【我爱羽兰】楼上楼下——他与她(清新,文艺,搞笑,回归之作)

一楼百度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3 14:10:00 +0800 CST  

引子
7单元的奇葩们
桑海这个地方有山有水自然风光很好,但也很繁华,如果有那个资本,可以考虑在市中心买一套房子,楼层在20楼以上,安一个落地窗,在窗前放一个摇椅,失眠的时候倒上一杯红酒,坐在摇椅上欣赏窗外风景,你会看见窗外高楼大厦密布,灯火通明,偶尔从隔壁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唱个什么“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玩一点小伤感,搞一点小文艺,生活滋润透了…
但桑海城的生活节奏是非常快的,除非你是一个无业游民不然不会有时间让你搞伤感,搞文艺的……
虽然生活节奏快但也不是没有乐趣,而活得最有乐趣的就是在桑海中最大的小区,秦时公寓,E区7单元15楼和16楼的奇葩们~~
此“奇葩”非讽刺人的那个“奇葩”,这个的意思就是人中极品。俗话说的好: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方为人中极品。
那么就来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些奇葩:
1501号————三个面瘫大叔和一个无厘头的大四学生:盖聂,卫庄,高渐离,盗跖。
1502号————三个美少年和一个萌系正太:项少羽,龙且,白凤,荆天明。
1601号————两个妩媚的美女和两个清丽的美女:赤练,大司命,端木蓉,雪女。
1602号————三个美少女:石兰,少司命,高月。
据知情人士透露15,16楼经常很热闹时不时的上演一场琼瑶剧;时不时上演个无间道什么的。
这一群人活得很戏剧,也很现实,活得霸气,活得认真。
如果要问这一群人是怎么聚到一起的,那要说人是最好的交流机器,层层递进,层层深入,这个团体的人就越来越多,某些人的感情也演变地越来越微妙。
谁暗恋了谁,谁捉弄了谁,谁伤了谁的心,谁误会了谁。
人一多,事就多了。
人一多,故事也多了。
人一多,感情就丰富了。
人一多,事情就复杂了。
若是说感情的产生有一见钟情,日久生情。一见钟情危险,日久生情不可抗拒。
他爱她,她不知道,她喜欢上他,自己却感觉不到;彼此慢慢喜欢上了却不敢承认…………
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了解这一群奇葩的生活乐趣和谁爱上谁的过程吧,感觉到生活真的很美好。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3 14:11:00 +0800 CST  
电脑不给力啊!我试着用手机打嘤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4 19:10:00 +0800 CST  
我真是无语了,在同学家,电脑慢的不行,好不容易用手机打完了,竟然手机死机了,一个字也没了,只能用慢的不行的电脑重打了一遍

下面发文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4 22:16:00 +0800 CST  

第二章
【山地车我所欲也,妹子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山地而取妹子者也】

少羽和石兰刚刚从教授的办公室出来,刚才在教授办公室,教授边看石兰的论文一边说:“真是奇才啊,国家就需要你这种思想先进,行事谨慎的人才,我儿子在这方面才不太灵通,你能不能给他辅导一下?我儿子跟你一般大,也在秦时大学上学,长得也算是一表人才了,不是我夸自己的孩子,他真的是一个素质很高的孩子了。

少羽在一旁听着心里越来越不爽,辅导就辅导呗,说这么详细干什么,又不是介绍对象。还好石兰还是婉言拒绝了,教授一副失去了一个好儿媳的痛心表情。

石兰在门外等教授给少羽批改论文。

男生女生就是不一样,对于少羽那一点也不亚于石兰的论文只给予了两个字:不错。

“老师啊,这样多好,以后别那么唧唧歪歪的,特别是对女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居心叵测呢。”少羽这话另有深意。
“你这个臭小子!”教授没听出来话中的内涵。
“嘿嘿,忠言逆耳嘛,老师再见。”

少羽出来后,心里很爽,看着神采飞扬的少羽,石兰问怎么了,少羽摇摇头说没什么。

两人走在操场上,有几个骑着山地车的男生穿过操场,嘴里谈论着什么中文系的女生全是美女啦,什么约会故意迟到五分钟的女人不能要啦。
石兰看着眼前的一切,沉沉地说“真让人讨厌。”
“什么讨厌?”少羽问。
“骑山地车的男生最讨厌了。”
少羽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却还是定了定神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讨厌,就像有人天生讨厌吃番茄一样。”
再次晴天霹雳……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昨天还让梁叔把自己的那个限量版山地送过来呢,还考虑着在后面安一个座子,没准有机会驮石兰上下学呢……
少羽欲哭无泪,拿出手机给梁叔发短信说:叔,那个山地不用送过来了,卖了吧。
过了一会,梁叔回复少羽:说什么呢,已经给你送过去了,龙且把它搬到你房间了。

你妹的……少羽暗暗吐槽,转身对石兰说:“我忽然想到有急事,我先走了。”
“什么事?”
“冰箱忘关了。”少羽觉得自己的理由特别二。
“这些都是随手的事吧?”
“是啊是啊,偶尔一次很正常。”

少羽迅速消失在石兰面前,石兰看着跑远的少羽,轻声笑了笑,可他却不知道。


回到公寓内,少羽把龙且扯到房间,说:“小龙,我跟你说件事。”
“神马?”
“你看我这个山地车怎么样?”
“很好啊,是限量版的呢。”
“想要吗?”
“当然想。”
“卖给你吧。”
“好啊!等等,你说什么?”龙且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说,我把它卖给你,一个月300块钱,一年半正好还完。”
“你是认真的?”
“是的。”
“为什么?”
“石兰讨厌有山地车的男生,不能让她知道。”
“这是什么怪癖。”
“也不算怪癖啦,就像有的人天生就讨厌西红柿一样啊。”
龙且汗颜,什么时候了,还帮她说话,不过这个车子他真的很喜欢,一直很羡慕少羽有,如今就要成自己的了~~~

少羽把车子钥匙给了龙且,“10秒钟之内消失,不要让我后悔。”
“你真的确定要给我?”
“确定。”
“你真的要放弃你辛辛苦苦攒的钱,辛辛苦苦买的车?”
“确定。”
“是啊舍不得山地追不到妹子嘛!以后还有什么不能让石兰知道的东西通通卖给我!”
“推着车子出去!”


少羽坐在楼下的流沙酒吧看书,现在人还不够多,到了晚上人就多了,少羽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
门忽然又被打开了,少羽无意抬头,看见的却是石兰,有些惊讶,石兰走过来坐到少羽对面,少羽冲石兰微微一笑。
“冰箱门真的没关?”石兰竟然还记得这个无厘头的理由。
“啊?是的。”
“那以后要注意点。”
“是是,再也不会了。”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4 22:17:00 +0800 CST  

第四章
【那年我们无厘头的相遇】

或许是上天眷顾少羽,从此石兰总能在少羽的视野里出现,而且过了一段时间,学校的宿舍要重建,宿舍的那一块地,已经成了废墟,少羽算了算,在大学毕业前,也不可能住新宿舍了,于是就找熟人们一块租了个公寓,石兰也在其中。

这是一个好兆头。


《相思河畔》唱完了,也代表着天明的末日来临。

大家知道了什么叫祸从口出,看着天明被少羽和白凤整的惨样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天明正在被白凤罚擦酒吧的地板,回去还要给大家洗衣服……
“少羽,我错了,我再也不提那个歌了,你饶了我吧。”天明破例瞪着泪汪汪的眼睛看着少羽,想着用卖萌糊弄过去。
“别在这跟我卖萌,这招对月儿管用,对我不管用,同性相克你不知道吗?”少羽坐在酒吧的沙发上,看着天明的表情又变得幽怨了。
少羽的话刚说完,一旁的龙且就开始笑,“天明卖萌……啊哈哈……”

“你们够了!你俩合起来欺负我!”天明把墩布一扔开始咆哮。“你们要是再这样……我就……”
“就怎样?”
“就不理你们了!”天明脸憋得通红,才憋出这句话。

羽龙二人沉默了两秒,比刚才笑的更欢了,“你说你都大一了,别这么幼稚!”少羽笑着说。
“他不是从15岁开始就一直这样吗?”龙且说。
“哪有,我变成熟了!”天明嚷到。
“是成熟了,可有时还是那么呆萌。”少羽似乎忘了还要天明干活的事情。

少羽和龙且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小学一个班,初中一个班,高中一个班。
两人在老师老师们的眼里一直都是互相帮助,团结上进的好孩子,每个老师都会说“你们都要向少羽和龙且同学学习,不要在一块老叽叽喳喳地说些没用的,你看看人家两个人总是探讨学习上的问题!”
每次少羽听到这句话,内心总会冷冷一笑。
老师,那是你以为,你还不知道每天放学后我们俩都打球打到10点然后回家狂补作业吧。不过老师要是知道了,一定会觉得祖国的未来没希望了。

那时候还没有“好基友”这个词,不知道以前和少羽龙且同班的同学在今天会不会发现,其实他俩有……咳咳。

至于和天明嘛,那是在初二的时候,那天少羽和龙且刚从补习班出来,正在探讨着一会吃什么,无意间抬头,看着一个人以五米每秒的速度向他们飞驰而来,丝毫没有要避让的意思,那个人就是天明,天一边滑着轮滑一边玩着手机,非常忘我,根本没注意到前面两人惊恐的表情。

“喂喂喂!!”天明渐渐逼近还是没有丝毫察觉,羽龙二人已丧失了语言能力,丧失了逃生能力,只能空喊:喂喂喂。
当天明察觉到时,已经晚了,眼前一黑,将羽龙二人扑到在地……

三声惨叫划破了苍穹,引得一旁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公元2006年时,那时候的人们思想还很纯洁,除了说了句:哎呦,真是太不小心了!还有什么:还好撞的不是女同学,要不惹麻烦了。

要是这件事搁在现在的公元2012年,不被腐女围观才怪。

天明呲牙咧嘴地想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脚崴了,疼得要死,心中充满了惶恐,想着这俩人不会揍我吧?我脚这么疼也不能跑,他俩不会是黑社会吧?我不会就此香消玉殒吧?
“你俩走路不看路啊!”天明或许是吓傻了,说了这么句话。
“这句话是我们该说的吧。”少羽本想就这么算了,可听这小子这么说,心里的火蹭蹭向上蹿。
“你们要是看路的话就不会被我撞倒了啊!”天明依旧死不悔改。
这句话彻底把少羽激怒了,咆哮到:“我特么告诉你!如果这算交通事故的话主要责任全在你!第一,你在玩手机属于驾驶的时候不专心!第二,你超速行驶了!你违反了两条交通规则!”
“那你叫**来抓我啊!只要**管!”天明开始耍赖了,还做了个鬼脸。

少羽彻底被天明的耍宝给击垮,“小龙,交给你了。”
“你想怎样?揍他?力度要多大?打脸还是打肚子?”
“不是,他脚崴了,送他去医院吧,要杀要剐以后再说!”少羽站起身。

纳尼??他俩要送我去医院?天明感到不可思议,还以为自己小命难保了。
“不,不用了,我自己走。”天明向后挪。
“脚崴了怎么走?小龙你背他,我胳膊也扭了一下抬不起来了。”
“都说了不用了,你俩别过来。”天明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我们可是很难拒绝的!”少羽挑了挑眉,开启了腹黑模式。

就这样天明被强行带到了医院,少羽和龙且帮天明掏了医药费,当天明被少羽和龙且扶回家时,痛哭流涕地说:“你俩真是好人~~”
“我们不是好人,等你好了再算账,手机号给我。”少羽的腹黑模式再次开启。
“呃……”天明就知道没这么简单。

过了几天,天明的脚伤好了,被迫请了羽龙二人吃了顿饭。
“尼玛,你们真的不是好人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发好人卡。




伏天六月走到尾声,迎来的是两个月的长假。
少羽又以借洗衣粉为借口去找石兰说话,却发现石兰的心情并不是那么好。
“你怎么了?”
“最近房租涨价了,兰姐姐比较苦恼,毕竟她无依无靠的。”月儿插话说。
“这样啊……”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平时省着点就行了。”石兰说。

少羽沉默了一会,忽然想到兜里的一张传单,脑海内出现了一个闪光点。
那个传单上写着:七夕节秦时公寓情侣游戏7月26日隆重开始,报名截止到7月3号,获胜的情侣组,房租减半!

“或许,我可以帮你,只要你同意。”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6 21:56:00 +0800 CST  
那啥今天不能更文了,我已经打了一半了,可是就是不让我打了,让我睡觉去【尼玛这么早睡什么觉!

顺预告一下,第五章的题目叫【情侣无需办证】

大家晚安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7 21:43:00 +0800 CST  
第五章
【情侣无需办证】

“什么办法?”石兰有些期待。
“这还不好说,和少羽假扮情侣去参赛啊。”月儿拍手道。

少羽在一旁微笑着点头,暗暗赞叹月儿的知心。

“这样不好吧,这是骗人啊。”石兰捋了捋头发,而且她这么严肃的人怎么会同意这种事。
“谁管你这个啊,就算报名截止的前一秒你俩在一起了,那也是情侣啊,再说了就算真的不是死不承认不就行了,这又不是结婚,谁还查你们有没有证啊。”月儿从冰箱里拿出了个甜筒给石兰,石兰剥着外面那一层包装纸,好像在考虑着。

“实在不行,我和小高也参加,你们要是输了还有我们呢,到时候把房屋半价的机会给你们不就行了。”雪女也开口了。
“小高他会答应吗?”少司命悠悠开口。
雪女冷笑一声“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一旁的少羽看着旁边这群人,目光还是停留到了石兰身上,她依旧在撕着冰激凌的外包装。
半晌终于开口:“我看还是算了。”
“哦,好吧。”众人表情落寞了,少羽更加落寞。
“那我先走了,你们慢吃。”少羽摆摆手,众人叹了口气。
“等一下!”石兰叫住少羽。
“嗯?”少羽还抱有一丝希望。
“你不要洗衣粉了?”石兰手里忽然出现了一袋“奥妙”洗衣粉。
“……不要了,我忽然不想洗衣服了。”少羽木着一张脸,关门走了。
“他怎么了?明明是来要洗衣粉的,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就走了。”石兰望向众人,众人眯了眯眼睛。
“不知道,或许他发现已经没衣服可洗了吧。”

石兰耸了耸肩。


晚上,流沙酒吧里客人不如往前多了,因为今天白凤没来唱歌,下午的时候白凤跟卫庄请假,说晚上要和少司命看电影。
卫庄说“我要扣工资哦。”
“扣吧,我不缺钱。”
“回来要把今天的班补上哦。”
“没问题。”
“补双倍哦。”
“都说了没问题了别这么矫情。”
“好吧,看来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你了。”

就这样,以前那些想要再次一睹白凤芳颜的花痴们,到了门口说:怎么没有来呢,咱们走吧明天再来。
本来就要到手的客人又一个个走了。
白凤!你是个罪人!卫庄内心咆哮。

于是,流沙酒吧就成了那些人的专场,少羽坐在一旁抱着ipad削水果。
“少羽,你是不是不高兴啊?”龙且问。
“没有。”少羽继续低头削水果。
“石兰不就没答应和你参加那个活动嘛,又不是拒绝表白了。”月儿安慰着。
“她连这个都拒绝更何况告白。”天明喝了口可乐,忽然感觉后脑勺被重重拍了一下,可乐喷了一桌子。
“你衣服没洗够是不是?”龙且揉了揉自己的手。

少羽停止了削水果,屏幕上的水果纷纷落下,GAME OVER……

“怎么了少羽?”卫庄走过来,找了个地方坐下。
“感情受打击了。”月儿解释到。
“庄叔,你和练姐那么好,有什么经验给少羽介绍一下呗。”龙且说。
“是啊,我也想听。”天明凑上去。
“这方面的事我可是很有经验呢。”卫庄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点了根烟,缓缓吐出一圈烟雾。
“你有什么可传授的,当初你可没怎么费心思追我。”赤练忽然出现在卫庄身后。
“呃……那你还不是跟着我了?”卫庄继续抽烟,无视赤练的讽刺,又转过头问少羽,“你喜欢上谁了,我来帮你出谋划策!”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石兰。”
卫庄愣了愣,抽烟的姿势保持了几秒,然后慢慢把烟摁到烟灰缸,沉吟了一下,都以为他要进行长篇大论的演说。
“少羽啊,其实追女孩的事情还是要自己摸索的。”

………………

众人刚要吐槽,少羽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屏幕上显示的是:石兰。少羽眼睛一亮,说到:“我要不要接?”
“石兰的?当然要接。”月儿说。
“好吧。”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8 21:42:00 +0800 CST  
我来吐嘈一下:对于第六章的内容我甚是纠结…不过今天肯定更文…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9 16:37:00 +0800 CST  
这一章的排版悲剧了…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6-29 22:33:00 +0800 CST  
“那个木头怎么忽然开窍了?知道约她出去。”盗跖语气有些酸,他曾暗恋端木蓉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只是最后还是悲剧收场……
“是啊,人总会变的嘛。”众人随声附和道。


从流沙酒吧里出来后,月儿和天明就飞奔回去看织女星了,少羽和石兰慢慢悠悠地走回去,道路上还有些水洼,路灯映在水洼里像破碎的月亮一般。
夜风很温柔,轻轻拂动着石兰的发丝,少羽在一旁,似乎又回到了三月在舞蹈室与她在舞蹈教室的蓦然擦肩,她的发香没有变,但他们之间的距离是否拉近了?
夜空散发着青草的香味,给这个夜晚增添了几分清新,少羽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今天最后在台上的尴尬一想起来就让人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你知道今天的比赛我学到了什么吗?”石兰开口。
“啊?什么?”少羽对石兰先说话有些惊讶。
“学到了要想以后不伤心还是单身为妙。”石兰微微一笑。
“这从何说起?!”少羽忽然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晴天霹雳。
“你看今天那些男生连女生的生日身高都不知道,惹人伤心啊。”石兰没有观察到少羽的异样,继续解释着。
“可……并不是每个男生都这样啊。”
“练姐说过,天下乌鸦一般黑。”石兰捋了捋被风吹散的头发,轻声说到。


少羽又产生了挫败感,在不知不觉之中石兰已把他列入那天下乌鸦之中的一个。


“可是,你看小高和白凤,还有盖大叔他们都不是这样啊!”
“他们是我的男朋友吗?”石兰轻松一笑。
“不……不是……”少羽无话可说。
“所以啊,以后我还是单身好了,处处靠自己,不谈恋爱,没有寄托也不错,你说呢?而且有你们这些朋友陪着我呢,我也不孤单啊。”石兰倒是看得开。


少羽不再说话了,看来只能等着石兰改变观念了,暂时就像她说的,做朋友吧。


夜晚的风止了,但就着月光,依稀能看到道路两旁的树枝在微微颤动,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管怎样,我不会放弃的。少羽叹了口气。


“走吧,去看看月儿他们有没有看到织女星。”


“嗯。”




离12点还有半小时,少司命在屋里上网看小说,忽然书桌上手机震动起来,少司命伸手看了看来电显示,“喂?白凤,有什么事?”

“你能下来一下吗?”
“怎么了?”
“你先下楼吧。”
“哦。”


少司命换了身衣服下楼,看见白凤在楼下站着,这时月亮更加明亮了,少司命隐隐约约地看见白凤手里握着一个盒子,似是明白了什么,露出一个难得一见的微笑,白凤却没有察觉到。
“有什么事?”少司命明知故问。
“这个送给你的,七夕快乐。”白凤把手中的盒子放到了少司命手中。“拆开看看。”
“好。”少司命轻轻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紫罗兰样式的胸针,做工精细,像真的一样,仿佛一碰即碎一般晶莹剔透。
“喜欢吗?”
“嗯,很漂亮。”

两人没有过多的言语,这样就够了,就像当初在一起一样,也是那么的云淡风清,都不知道是何时产生感觉的,只知道在一起就对了。
“对了,白凤,我跟你说件事。”少司命忽然想起什么。
“什么?”
“明天我姐姐就要搬过来了。”
“你有两个姐姐呢,哪个来?”
“大司命。”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1 21:06:00 +0800 CST  
我只能说第九章一点灵感也没有= =才思枯竭了?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2 16:27:00 +0800 CST  
虽说是没有灵感了,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打完了,希望这一次看得不要很蹩脚,下面发文~~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2 18:31:00 +0800 CST  
我真的一点都写不出来了!!明天中考就出成绩了,心里焦虑万分,本来说是马上码字的,结果这么半天就憋出一个题目来,熬过明天就好了,明天过了我什么也不管了,真是对不起大家了。

如果对剧情有什么疑问的只要不剧透太严重,我可以解答一下。

真是抱歉了。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3 22:04:00 +0800 CST  

第十章
【爱情顾问(中)】


今天又下雨了,公寓旁几棵高大的梧桐树伫立在一片雾气之中,叶子被雨水击打地微微颤动,叶片上积聚了太多了水,一低头,水顺着叶脉顺流而下。

石兰从公寓的楼里走下,虽然今天天气不好,却也依然风雨无阻地去打工了,雨水敲在伞上,叮叮咚咚的声音,石兰有些恍惚了,前一段时间也是这样的雨,忽然想到天明说的那个潲雨,自己却听错了,摇了摇头,非常希望这段记忆从记忆了抹去,可是越想抹去,天明那笑声就越来越清晰。
说到少羽,自己也是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了吧,石兰上了一辆公交车,车上的人很少,有好多空着的座位,随便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公交又缓缓开动了,窗外的景物渐渐倒退,石兰一直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知道喇叭里说到站了,才慌忙下车。


“兰姐,你来的好早,我以为你得晚来点呢。”阿悦听到门上的铃铛响了一声,迅速跑过去,石兰笑了笑,把伞放在门口。
“石兰,今天下班早,下班后唱歌去吧。”阿悦又说。
“唱歌?不去。”石兰摆摆手,拿起抹布开始擦桌子。
“去吧~难道你晚上有约会?”
石兰愣了愣,“没有。”
“那就好啦,阿谨说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一块唱歌去。”
“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他也太没追求了。”
“暂时的愿望啦。”
“下班再说吧,现在先好好干活。”
“好吧,你一定要答应啊。”




1502室内,三个美少年一块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今天没有NBA,世界杯还早着呢,有国足,但怕心肌梗塞就不敢看。
龙且在一旁按着遥控器,电视上的画面快速闪动着。
“你能安安生生地看一个吗?”白凤夺过遥控器。
“没有一个能看的,你好像也很无聊嘛。”
“嗯。”
“对了,你什么时候从墨西哥回来的?”少羽问。
“墨西哥?”
“月儿说少司命把你打发到墨西哥了。”
“什么啊,那天只不过她给我买了个墨西哥鸡肉卷打发我消失。”

少羽又想说点什么,门铃声忽然响起,白凤跑去开门,开门的一刹那,门外的人让白凤窒息了。
“你是……?”大司命打量了一下白凤。
“我是小司的同学。”
“小司?她的同学那么多,就你一个人叫她小司。”大司命诡异一笑,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人有、问、题。
“月儿她们也叫小司。”
“月儿她们是女孩,你也是?”
“不,不是。”
“算了,那么紧张干什么,我来找少羽的。”大司命走进屋内只留白凤一人石化在原地,半天才说“我忽然有事,先走了。”
“走好。”大司命现在没空打探白凤。


“对于昨天晚上我和石兰的交流,以及看她的空间我得出了结论。”大司命直接进入主题。
“什么结论?”少羽直了直身子,准备洗耳恭听。
“结论都在这里。”说完,大司命从包里拿出了五张A4纸。“首先,石兰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这个我们都知道。”龙且插话,瞬间被大司命的眼神秒杀。“我错了,我好好听。”
“由于这个原因,导致石兰从小到大缺少别人的关爱,即使那个孤儿院的老师是一个有爱心,爱孩子的人,可是那里的孩子那么多一份爱平分了好多,石兰得到的也就是基本上的关怀了,从此导致石兰缺少了父母的关爱,心里冷漠。”
“有道理,接着说。”少羽觉得眼前这个红色的鱼比较靠谱了。
“因为这样造就了石兰这样一个特立独行,自立自强的女孩,但是由于没有得到应得到的爱,石兰现在才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
“有吗?我怎么没看出来。”龙且说。
“对于我和石兰的交流,我可以断定她是一个外表看似冷漠,内心却温柔的人,她希望得到爱,但是由于对这个世界还是心存怀疑,她缺乏安全感,与人保持距离,所以就显得冷冰冰了。即使是这样你更要去让她觉得这个世界是很美好的,并不是每个男的都像那个连自己女朋友名字都记不清的那样二缺,让她觉得有人关心她,她不是一个人的,现在像她这么大的女生都是怀有少女情怀的,这样就很容易打消单身的念头啦。”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4 11:04:00 +0800 CST  

少羽点点头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既然这样,我该怎么办呢?”
“石兰今天不是打工去了吗?而且今天下雨,拿伞接她去啊。”
“可我看见她今天走的时候拿伞了。”
“你不会假装没看见啊。”
“对啊,那今天就谢谢你指点了,哪天我和小龙请你吃饭。”
“等等,为什么要扯上我。”龙且忽然被点名,感到奇怪。
“你在这里听了这么半天,理所应当的。”大司命说。
“好吧。”




转眼,六点钟到了,少羽看了看表,深吸一口气,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他暗暗打听到了石兰打工的那个餐厅,可是现在还在纠结着去还是不去的问题,而不是去的时候要说些什么。

15分钟过去了。


去吧,连山地车都舍得给人,这个有什么呢,少羽终于拿起门口的伞走了。

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比早晨要小点。

少羽来到了那个餐厅门口,隔着一条柏油路可以看见对面餐厅里那个隐隐约约熟悉的身影,因为下雨的缘故,天稍稍有点黑了,路灯提前亮了,不一会,那个餐厅渐渐没什么客人来往了。
餐厅里的员工出来了几个,说说笑笑的回家了,少羽依旧在对面等着,就当路过这里偶然到好了,雨又稍稍大了点,打在雨伞上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忽然餐厅的门再次打开,石兰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还有一男生一女生也跟着出来,像是跟石兰说些什么。


这一条柏油路的宽度很窄,可以清楚地听见他们再说什么。


“拜托了,兰姐,跟我们去唱歌吧。”阿悦依旧在说着早晨的事,可见她为这件事磨叽了一天。
“不去了,今天下雨不好走啊。”石兰扶了扶额,她不是不想去,而是明明自己刚来这个餐厅打工三天,他们就跟她这么嘻嘻哈哈的,什么玩笑都开,石兰在欣慰的同时,也有些不自在的,有时石兰觉得自己的戒心真是太重了。
“没关系,这样才有感觉好不好,别让我伤心哦。”阿谨说,眼神里还有一些期待,站在对面的少羽,虽然看不清阿谨的表情,但也能想象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这跟伤心有什么关系。”石兰瞥了阿谨一眼。
“就算没关系吧,算我求你好不好,给点面子嘛。”


石兰有些为难了,再说不去真的有点过分了,可是真的是不愿意去。


“石兰。”
石兰听到了个熟悉的声音,扭过头去,少羽已经过了马路走到他面前。
“少羽?你怎么在这里。”石兰像是找到救星一般。
“我碰巧路过这里,听月儿说你打工了,原来这里就是啊。”少羽四处打量了一下,觉得自己装傻的技巧还是不错的。
“嗯,对了今天晚上不是说去听讲座吗?”石兰说。
“啊?”
“你忘了,你昨天电话里跟我说的!”
我昨天有跟石兰打电话吗?少羽纳闷中,忽然觉得自己的胳膊被轻轻掐了一下,看了看石兰,忽然明白了什么意思。
“是啊,我想起来了,不过不是八点开始吗?现在还早着呢。”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4 11:04: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爱情顾问(下)】
阿悦对于犹如从天而降的项少羽有些凌乱,“石兰,你不是说你没有约会嘛。”阿悦撅了撅嘴。
“这不算约会吧。”石兰走到少羽旁边,以实际行动告诉了他们:我、不、去。
“那你为什么不说。”阿谨打量着少羽,他觉得他要是不出现,石兰就跟他们走了。
“谁让你们兄妹那么八卦,你们要改了这个嗜好,我什么都跟你们说。”石兰打着圆场。
“在你心里我就是八卦的形象啊,我好伤心。”阿谨做惆怅之状,想在最后赢得石兰几句安慰或者夸奖。
“那你慢慢伤心啊,我们先走了。”石兰朝他们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阿谨心里的希望彻底垮了,“拜拜。”阿谨幽怨地看着石兰和那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走远了。


天色又暗了些,月亮渐渐出现在夜空,日光也不知踪迹了。
石兰看少羽带伞了,就没有拿出包里的那把,少羽也感到很奇怪,但也没有问。
“你为什么不和他们去玩呢?”少羽打破了沉默。
“就是不愿意,刚认识三天没有那么熟。”
“哦,要不咱们在外面吃了饭再回去吧。”少羽低头看了看比自己矮一点的石兰。
“不要。”
“买点东西回去做饭?”
“不要。”
“那有卖冰糕的买个一吧。”
“不要。”
少羽无奈了,狡猾的笑了笑,“不要,我请你唱歌去?”
“不……”石兰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立马反应了少羽的话,“项少羽!”石兰的眼神闪过一丝杀气,离开有雨伞庇护的地方,快步往前走,明显感觉到雨噼里啪啦地打在身上,肩上明显感觉有很大潮气,又不好意思回去。
“喂。”少羽追上去,石兰又感觉不到雨淋的感觉了,只听见雨打在雨伞上的声音,石兰轻声咳了咳,有些不好意思。
“在外面吃点吧,我也饿了。”石兰改变主意了。
少羽有些惊讶,随之又笑了笑,“那走吧。”


今天的情况,少羽是很满意的。


打开公寓的门,就龙且一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也许是真的没有可以看的,龙且只能看中国队踢球。

龙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妹啊,你们傻啊。你们是不是人啊。国足没救了!

等等一系列的吐槽从龙且嘴里喷涌而出。


【此章未完,我妈叫我下了打不完可,明天我回我姥姥家,明天把这一章补完,争取把下一章也发了】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5 20:12:00 +0800 CST  
我妈出去了,我继续把剩下的打完,在她回来之前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5 21:23:00 +0800 CST  
接上文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5 22:19:00 +0800 CST  
度娘要审核= =
我也有今天= =



楼主 忧伤DE葵花  发布于 2012-07-05 22:21:00 +0800 CST  

楼主:忧伤DE葵花

字数:75270

发表时间:2012-06-23 22: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2-03 05:08:42 +0800 CST

评论数:35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