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3anguo+原创】愛你的資格。(羽脩)

這裡是弦……有看過最近那個很煩的段子樓就知道我了XD
是的,本人厚顏無恥地打文了!
在看文前,請先閱讀一下注意事項——
一、此文CP是羽脩,也就是關羽×脩哦,不喜者請快點退出吧。
二、本人毫無文筆,請輕拍嗚嗚嗚……
三、OOC是一定會有的……
四、請帶好救心丸還有一顆堅強的心(?)
另外,本人是絕對會日更的,自從入了同人圈就從來沒有棄坑的行為,所以請儘管放心地看。
再另外提一下,本人最多一天能三更,至於會更多少就要看留言數了,請多多鼓勵我或給我建議,請不要潛水哦!
謝謝願意看完我的廢話的人!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0 16:29:00 +0800 CST  
二樓留給一直支持我的小伙伴,當然沒艾特到的小伙伴我也很感謝,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鼓起勇氣發文的我ww
@_席墨娆[email protected]回忆都冻结成冰@脩_小嬿@浅夏余韵@______Neree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0 16:32:00 +0800 CST  
00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也說不清楚。
與看著她的時候不同,當她朝自己一笑,他便感覺整個世界都亮了起來;但當他朝自己一笑,他只覺得眼前的人,就是他的整個世界。
他分不清楚仰慕和愛慕,分不清楚喜歡和愛,也不敢去分。
若是分清了,便是將自己打入了無底深淵,無法將一切道明、無法將一切傾訴,只能告訴自己,你不能說出口、不能做出錯誤的事。
在有了這個想法的當下,其實事實已經很清楚了。
他愛上了那個人,卻永遠也沒有這個資格。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0 16:33:00 +0800 CST  
01
從鳳鳴寺走出後,關羽看向扶住自己的脩,正要道謝,卻被對方蒼白的臉色嚇了一跳。
正想問出口,卻被岔開了話題,脩似乎察覺到了他的視線,神色一凜,抬起頭朝他稍微勾起唇,恢復了正常的臉色。
就好像他方才所見皆是錯覺。
關羽手裡拿著華陀給的噩饃之沐,依然感覺無法釋懷,個性本就執著的他決心要問清楚,但眼尖的他卻先注意到被馬超扶住的趙雲有了動靜。
趙雲的臉色比起脩來說要差上太多了,大家都對他的狀況感到擔心,關羽自己當然也是,但在趙雲說要去洗臉而離開後,聽見脩說起趙雲的不尋常,他終於忍不住開口問起──
「大哥,我才覺得你不尋常吧?」他微皺起眉,並不是懷疑對方,而是對對方突然的出手感到有絲疑慮。
大哥明明這麼強,他們卻分毫不知,也完全沒聽說過,加上對方剛才糟糕的臉色,難道……大哥要出手,是必須付出很大的代價的嗎?
可是,這代價會有多大?會不會武功全失?甚至是……丟了性命?
他一愣神,脩和張飛便一唱一和地混了過去,而他也沒有再追究,或者該說沒有心情去追究。
無論他如何擔心,事實就是,脩一點事也沒有,但趙雲卻失去了武功。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0 16:33:00 +0800 CST  
02
在為趙雲擔心的當下,所有人都沒有心思再去思考其他,只能想著怎麼才能讓他恢復功力。
趙雲本該是最在乎的人,卻不願向其他人表露自己的脆弱,其他人縱然焦急,也沒辦法從他這裡得到線索。
一想起趙雲的問題,滿懷擔憂的關羽端著水杯,到自己房間的陽台吹風,想稍微沉澱一下思緒。
突然,在中庭的人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脩坐在中庭,手裡抱著吉他,不知是顧慮到已經入睡的眾人,還是此時他也正擔心著趙雲,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琴弦,只發出了雖悅耳,卻不成調的音節。
突然,脩整個人一怔,伸手摀住心口,輕輕將吉他放至一旁。
關羽被嚇住了,匆忙將水杯往旁邊一放,就想下去關心脩的身體,腳步卻又停滯不前。
因為脩正握緊拳頭,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稍微偏過了頭,似乎在聽著什麼。
他知道對方正在感知附近是否有人清醒,便連忙隱藏自己的氣息,直到對方似乎放下了心,蜷縮著身體躺在吉他旁。
他並不想讓任何人發現自己有任何異狀……關羽很明白這一點,他也做不到在對方正如此脆弱的時候去揭穿,只能默默看著他痛苦,拳頭也正緊緊握住,緊到指節泛白,緊到掌心也被他蹂躪出一道道的血痕。
他這才發現,原來看著別人痛苦,自己也會痛到這種程度。
看脩似乎已經緩了過來,他咬咬牙,還是回到了自己房間,決心當作今晚什麼都沒看見。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0 19:23:00 +0800 CST  
03
「早啊,二弟。今天怎麼這麼早起?」
身後傳來的聲音讓關羽整個人一僵,他緩緩轉過頭,便對上了脩那還未完全清醒的眼神。
「我……我那個……」他深吸一口氣,將手邊的工作完成,端到脩的面前,「我想說偶爾自己做早餐……結果不小心做多了。大哥,你能不能幫我吃掉這些?」
「啊?可以是可以……你也多做太多了吧!」脩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這根本是兩人份的早餐發愣。
「呃……那個,我不小心的嘛。」關羽尷尬地笑了笑,怕脩又會有什麼讓他答不上來的疑問,便又加上一句:「大哥,我去幫你倒牛奶!」然後又鑽回廚房。
背對著有些遲疑的脩,關羽一邊倒牛奶,一邊克制住心裡那種想撞牆的衝動。
他沒有說謊,他的確是想偶爾也做做早餐,也的確是做多了……他只是沒說,那些本來就是他為脩準備的而已。
大哥……他會喜歡嗎?
關羽偷偷探出頭,看脩剛好拿起叉子,戳了戳他剛煎好的蛋餅,然後才將它送進嘴裡。
脩眨了眨眼,又拿起湯匙,挖了勺馬鈴薯泥,唇邊勾起輕微的弧度。
看來好像是喜歡的樣子……關羽扒著牆,差點就要剝層皮下來了。待他回神,才慶幸起今天是假日,不用擔心會被兄弟們撞見……
「誒,羽,今天怎麼起這麼早啊?」
背後傳來的聲音讓關羽愣了下,他轉過頭,看見了這棟房子的主人──曹操,正漾著和藹可親的笑容看著他。
──忘了會長假日也很早起啦……
「呃,會、會長早……」他連忙直起身體。
「嗯。哦?劉兄也起啦。」曹操邁步走向飯廳,「真香,這應該不是我家大廚做的吧?」
「早啊,會長。」脩抬起頭朝曹操笑了下,「這是二弟做的,不過做得太多了點,會長也一起吃吧?」
「好啊。」曹操邊說邊走向脩身旁的位子坐下。
關羽將手上的兩杯牛奶放到兩人面前,然後自己又去廚房倒了杯,順便端出自己的早餐。他看了看已經開始用餐的兩人,便將餐盤放到了脩的對面。
「羽,真看不出來你做菜這麼拿手。」曹操誇讚道。
「還……還好啦。」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才不是還好呢,是真的很好吃。」脩終於從食物中又一次抬起頭,嘴角的弧度難得保留在同樣的位置,「以你這個手藝啊,貂蟬一定也會心動的。」
「劉兄說的是啊。」曹操也玩味地看著關羽。
也……?
那大哥,也對我(的廚藝)感到心動了嗎?
他不自覺紅了臉,然後又一次被兩人取笑。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1 09:30:00 +0800 CST  
04
後來,被小喬折磨到身心俱疲的趙雲終於鬆口向所有人坦白了自己的遭遇。
華陀想到要讓對方試試自己發明的芳香療法,便讓趙雲留在精油池療傷,將其他人領了出去。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麼,將關羽拉到一旁。
「關二哥,之前你跟我要的藥有沒有用啊?」華陀擔憂地看了看他,「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一定要馬上告訴我喔。」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那藥不是我要用的。」關羽轉頭看向脩的背影,「他現在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但究竟是不是有什麼,他就不清楚了。
「劉大哥?」華陀瞪大眼,「劉大哥受傷了嗎?嚴不嚴重?」
「我也不知道。」關羽低下頭,「他好像不希望別人知道,所以我將你給的藥放進了要給他吃的早餐裡,也親眼看到他吃下去了。」
「這樣啊……」華陀點點頭,「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你就多多關注一下劉大哥的狀況,有什麼問題就來找我。」
「好。」關羽說道,「謝謝你,華陀。」
「這是我這個大夫應該做的啦。」華陀擺了擺手,又擔心地說:「不過我還真沒看出劉大哥身體有什麼問題,他也太會硬撐了,要是出什麼大問題怎麼辦啊?」
聞言,關羽也有些擔憂。要不是他偶然發現,脩是絕對不會有讓他察覺到的機會的吧,他會跟華陀還有其他人一樣,對他的狀況一無所知。
想到對方那天晚上獨自忍著痛的模樣,關羽擰起眉,心裡又升起那種無法言明的疼痛的感覺。
「放心。」他看著華陀,卻像是在對著自己說,「我會隨時注意大哥的狀況,不會讓他出事的。」
沒錯。
他關羽,說到做到。
他也絕不會讓脩成為例外。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1 12:21:00 +0800 CST  
05
在趙雲的「鎖瑪麗亞」終於解除後,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但對於關羽來說,這只是讓他放下了他一直擔心著的其中一件事而已。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端著一杯水,站在自己房間的陽台,就像那天晚上一樣,看著坐在中庭的脩。
此時的他似乎也因為趙雲的事解決了而輕鬆不少,終於開始緩緩彈奏起來。
雖然有段距離,但練武之人,耳力總是會比較好,只要他想聽,當然還是能聽清那溫和的旋律。
──大哥看起來好像已經沒事了,那就好。
他不知道站在那裡多久,只覺得單單看著對方彈吉他的身影,就讓他感到滿足。
但卻也感到了一絲苦楚。
──我知道你喜歡音樂,我知道你隱藏起的脆弱,我知道你重視別人遠遠多過重視自己,我也知道你有些事不願說出口。
──但為什麼,我無法站在你的身邊聽你彈琴,無法為你撫平傷痛,無法讓你多擔心自己一點,也無法讓你放心把心裡的事都說給我聽?
──是因為我不夠資格,還是因為……我無法站在那個理所當然的立場上?
……是……什麼立場?
關羽愣了愣,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變得有些奇怪。
這些想法……真的是他應該有的嗎?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1 17:18:00 +0800 CST  
好的,今天的三更結束,很感謝大家的支持,我真的超級開心的,我會努力~
這篇文我預計分成三個部份來寫,第一部分是關羽視角,然後是脩大的視角,接下來是兩人的視角交錯還有一些旁人視角(這什麼鬼)
目前關羽的視角還沒有結束……可見這文還是有點長度的OTZ
我有一種要爆字的預感。過去打文每次我都會把短篇打成中短篇,中篇打成中長篇,真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這篇我本來估計要打中短篇的,看來很有可能發展成中篇了,請大家繼續支持,我說過我不會坑的><!
當然,雖然過程可能會有點曲折,但此文絕對HE!
以上報備一下,真的很感謝大家><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1-31 17:22:00 +0800 CST  
06
隔日,大家都還在為趙雲恢復武功的事感到開心,貂蟬也特地來向他祝賀。
關羽看著貂蟬,突然覺得不太對勁。
心跳沒有失序,臉也沒有發熱,就好像在面對一個稍微有些交情的同學,一點也沒有心動的感覺。
貂蟬似乎察覺到他的視線,朝他笑了下。
他一愣,也靦腆地對對方笑了笑。
像貂蟬這樣的女孩子,果然還是笑起來好看。他這麼想著,感覺自己好像懂了點什麼。
或許……一開始的驚艷給了他錯覺,讓他誤以為,自己鍾情於貂蟬?
若是如此……那也好。畢竟貂蟬應該還是忘不了呂布,他能站在朋友的立場為對方擔心,也不會再繼續痛苦了吧。
「別看了啦,人都走遠了。」
小喬的聲音拉回關羽的思緒,他回過神,才發現所有人都擔憂地看著自己。
「……你們有沒有發現,貂蟬好像很久沒有笑容了?」
雖然他是以朋友的立場擔心著對方,但顯然其他人都不這麼想,紛紛表示他們支持自己的戀情……那種熱情讓他有些招架不住。
就算解釋了也沒有人相信。這麼想的他無措地看向脩,卻發現對方也看著他,眼神好像有一絲不忍。
關羽愣了下,這才想起來。
……大哥也是,認為我喜歡著貂蟬吧。
對方為自己擔心,卻是為了這樣的理由。關羽覺得,這反而才是最打擊他的。
但是,為什麼?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1 09:34:00 +0800 CST  
07
既然有了疑問,就要想辦法解決。
關羽從來不是會逃避自己的問題的人,在心裡浮上疑問的當下,他便開始思考起了自己的問題。
在下課時間,他心不在焉地走出教室,到一處較安靜的地方坐下,想起了和脩有關的一切。
一開始對方給他的感覺並不好,就像是個……輕浮的人一樣。但在之後,對方的行為讓他對於這個第一印象感到非常羞愧。
他的大哥雖然寡言,也不常笑,卻是真心為他們著想,總是為他們考慮,在他們遇到困難時毫不猶豫地出手解決,卻在他們開心時靜靜地陪在一旁,並不過多參與。
雖同悲,同難,卻不能同喜。
他感覺得出對方為他們感到開心,但他卻總是不願意表示。他感覺對方似乎是在害怕什麼,所以總是站在他們身邊,卻與他們保持距離。
比起站在身邊,他似乎更願意站在他們面前,為他們擋下所有困難。
是啊,這就是他們的大哥,所以他才會如此地……
如此地……?
「二弟,你還好嗎?」
不知何時,脩已經來到他的身邊,有些遲疑地開口。
「大……大哥?」感覺自己的心變得更亂的關羽只能呆呆地看著脩,不知該如何開口回話。
見狀,脩無奈地嘆了口氣,「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但是我必須要老實告訴你……談戀愛跟練武功是完全不一樣的,有時候不管你再怎麼努力,都不會有結果。」
看著對方閃過一絲悲傷的眼神,關羽遲疑地說:「大哥,你……好像對愛情很了解的樣子?」
「……才沒有呢。」脩愣了下,隨即苦笑道,「我啊,是只彈琴,不談情的。」
只彈琴,不談情……
可是,你的樂聲,明明潛藏著深沉又壓抑的情感……
「怎麼聽起來……」他低下頭,感覺難以開口,「有點哀傷的感覺?」
「……」脩被他說得有些不知該怎麼反駁,只好扯回話題,「我現在說的是你的問題啦,我知道你喜歡貂蟬,但是我希望你──」
「我沒有啊!」關羽終於能開口反駁。
「二弟?」脩疑惑地看著他,「事到如今,你怎麼……」
「──我沒有喜歡貂蟬!」關羽拉住脩的手,「因為我喜歡的是──」
是──
「是……?」脩愣愣地看著他,竟忘了要甩開手。
關羽連忙搖了搖頭,收回手,「呃,沒什麼。快上課了,我們回教室吧。」
「……哦。」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1 12:38:00 +0800 CST  
08
關羽知道,為了大哥,他願意做任何事。
所以他信任對方、保護對方、關心對方、包容對方……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他是他關羽的大哥。
所以他一直不敢多想。
他不敢想,如果有一天,對方在他心目中,已經不再是「大哥」了的話,他應該怎麼做。
他也不敢想,如果他真的深深陷入了這種情緒,他該用什麼心態面對對方,該怎麼面對那個將他視作兄弟的人。
他更不敢想,如果哪天他在對方面前露餡了,讓對方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意,對方又會怎麼回應他。
上刀山下油鍋他都不怕,卻在認知到了一份深沉的感情時,有了這麼多的害怕。
比遍體鱗傷更讓他恐懼的,是會讓他的心千瘡百孔的疼痛。
所以,他可以不去想,不去把這一切複雜化,只要把他所有多餘的想法全部扼殺在搖籃之中,就不會有讓它增長的機會了。
這是為了他自己,也是為了……他。
那麼溫柔,為了他們竭盡心力的人,他不希望自己有一點讓對方感到困擾,甚至是擔驚受怕。
那比將自己送上刑台還要更令他難以忍受。
所以,就這樣吧。
──大哥,我說過,你一天是我的大哥,就永遠都是我的大哥。
這個承諾,一如他過往的所有承諾,他會拚死守住。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1 17:00:00 +0800 CST  
09
每到了午飯時間,五虎將等人都會在食堂一起吃飯,而這當中也會有身為學長的曹操的身影,這些早就是東漢書院的學生眼裡見怪不怪的日常之一了。
「欸,我怎麼覺得,這家的A套餐縮水了啊?」張飛戳著餐盤裡的麵食說道。
「有嗎?」趙雲探頭看了眼,「我看是你食量又增大了吧?」
「拜託,我一頓飯少說也要吃個八斤!不多也不少。」張飛撇撇嘴,「而且怎麼又有一堆討厭的菜了啊?大哥……」
「三弟。」關羽在張飛開口前便沉聲說,「自己點的東西就要自己吃完,不准挑食,你都已經幾歲了。」
「就是啊,飛你也太丟臉了吧,居然還想把不吃的東西丟給大哥。」馬超一邊吃一邊表示鄙視。
黃忠也在旁邊點頭。
「好啦,三弟啊,你二哥說的對,挑食是不好的習慣,蔬菜對你有好處的,自己吃完吧。」在張飛再次發難前,脩終於哭笑不得地回話。
「喔……」大哥的話不能不從,張飛只能一臉鬱悶地戳著盤裡的青菜。
看著這每天都得看幾遍的「溫馨」場景,曹操也笑著搖了搖頭,卻突然臉色一變,朝自己身邊撇去一眼。
「蔣幹,你偷偷摸摸的想幹什麼?」
在蔣幹開口前,張飛便搶先發言,「吼,幹!你又來幹嘛啦!」
「喂,你不要亂罵人啦。」蔣幹不快地扭了扭身體,「就說了叫人家班長,你們有沒有在聽人家說話啊?」
「蔣幹,說正事。」曹操皺起眉。
「哎……哎唷!會長你別這麼嚴肅嘛!」蔣幹整個人抖了抖,連忙將手上的東西呈到曹操面前,「其實也沒什麼事,不過之前我沒能幫忙偷到解鎖器,所以想來向您賠不是……請您看在我年紀輕輕貌美如花,還上有老下有小,跟我手中這杯香噴噴的奶茶的份上,就原諒小的我一次吧!」
「喂,你這狗腿得有點過了吧?」張飛鄙夷地說。
「你們不懂,這是我對會長大人滿滿的愛與景仰啦。」蔣幹嗔道。
「好了,你別噁心我了,東西放下就走吧。」曹操無奈地擺擺手。
「哎是~」蔣幹垂下頭,藏去眼裡的愧疚,隨後便轉身離開。
其他人沒注意到,脩卻是注意到了。他擰起眉,看了看那杯香氣四溢的奶茶,突然開口:「那個……會長啊,我剛才點錯飲料,其實我也想喝奶茶,你這杯……能不能跟我換?」
曹操聞言,很快便點了點頭,「當然可以。」
關羽見脩笑著收下奶茶,一口飲下,曹操也接過脩的紅茶喝了口,突然覺得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2 09:41:00 +0800 CST  
突如其來的小劇場之「張小飛,不准挑食」:
(這是我在打這一段的時候突然有的想法,很有病請慎入wwww)


張飛:「怎麼又有一堆討厭的菜了啊?媽……」
關羽:「小飛。自己點的東西就要自己吃完,不准挑食,你都幾歲了。」
馬超:「就是啊,小飛你也太丟臉了吧,居然想把不吃的東西丟給媽媽。」
脩:「好啦,小飛啊,你爸說的對,挑食是不好的習慣,蔬菜對你有好處的,自己吃完吧。」
張飛:「喔……」
曹操:(脩媽媽你整個人散發著母愛的光環啊……)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2 09:46:00 +0800 CST  
10
當天晚上,又一次睡不著的關羽端著空水杯下樓,想著要再到陽台去吹吹風,卻遇見了意想不到的人。
「二弟?這麼晚了,還沒睡啊?」剛倒好水的脩朝他打了招呼。
「嗯……有點睡不著,想喝杯水。」關羽揚了揚手裡的水杯,「大哥你呢?」
「寫歌寫到有點累了,想休息一下。」脩一邊說一邊喝下一口水。
「這麼晚了還在寫歌?」關羽微皺起眉,「大哥,我明白你真的很熱愛音樂,但是自己的身體也要好好照顧……」
「我知道啦。」脩好笑地拍了拍關羽的肩膀,「大概再半個小時我就會睡了,你也要快去睡喔。」
「好。」他朝對方燦爛一笑。
脩愣了下,也對他回以微笑,然後便要走回自己的房間。
關羽轉過頭,習慣性地想目送對方,卻注意到對方的身體有些不自然的晃動,便三步併作兩步地衝向前,「大哥,你怎麼了!」
「我……我沒……」
連忙接住即將墜落的水杯,關羽將杯子隨意往地上一放便摟住脩的身體,感覺對方下意識地掙動了兩下,卻在對上他的眼睛時停下了動作。
沒有時間為懷裡的溫度心動,關羽依然一臉擔憂,「大哥,我馬上帶你去找華陀,你忍耐一下。」
「我……」
脩皺起眉,卻還是沒把反駁的話說出口,而是放鬆了身體,讓自己的思緒隨著知覺飄散。
見對方閉上眼睛,關羽皺緊了眉頭,想扛起對方卻因慌亂而難以動作,只好把心一橫,一手環住對方脖頸處,一手從膝下繞過,小心地抱起脩。
心跳一陣混亂,不知是因為那人危急的情況,還是因為那人就在自己的懷裡。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2 12:52:00 +0800 CST  
11
關羽守了脩整整一夜。
看著對方受苦,他也不可能睡得著。
華陀的話在腦中徘徊不去,他想起中午的事,雖然很想去把罪魁禍首千刀萬剮,但他更想陪在脩的身邊。
脩正在昏睡,他便再也沒有顧忌,用力握住了脩的手。
那一瞬間,他好像懂了。
他不必站在他的身邊聽他彈琴,只要在能看到他溫柔撫琴的模樣的地方靜靜凝視;他不必為他撫平傷痛,只要在他身邊陪伴他撐過去;他不必要他多擔心自己一點,只要自己將他永遠擺在第一順位關心重視;他也不必讓他放心把心裡的事說給他聽,只要在他因隱瞞而感到愧疚時裝傻,讓他一次又一次地騙過自己。
他不用擁有那些資格,也不用站在那曖昧的立場上。
──因為我永遠也不會有機會。
所以,能做到這些事就已經足夠。
他看向床上的人,深深地凝視著他,像是要把他的樣貌都記在腦海裡,刻在自己心裡最深的地方。
那樣他便永遠不會遺忘,只有他們兩個人的這個時刻。
也不會遺忘,他有多麼……在意眼前的人。
他低下頭苦笑。就連在心裡,他也不敢說破自己的心意。
不過,這樣就夠了。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2 17:32:00 +0800 CST  
好的,雖然劇情沒有太多進步,但是其實還是有一個很重要的進度的。
那就是,關羽的視角正式完結XD
從下一段開始,就會是從脩大的視角出發囉~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2 17:34:00 +0800 CST  
12
脩睜開眼的那一刻,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關羽的臉。
「大哥,你醒了!」
說起來,在正式以「劉備」的身分留在銀時空時,他第一個看到的也是關羽這樣擔心的表情。
他不禁柔和了表情,「二弟,你不會在這邊坐了一整晚吧?」以對方的個性,這絕對是有可能的事。
「比起那個,大哥你先跟我說你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還是說感覺有哪邊不太對?」關羽依然一臉關切,「啊,對了,你等我一下,我先去給你倒水!」
「欸你……」脩舉起手,卻連他的背影也無法觸及,只能訕訕地放下。「不是要問我狀況的嗎……」
算了。他無奈地搖搖頭,對方總是一著急就掉鍊子,他也不是不清楚。
不久後,關羽便飛奔了回來,將水杯放在床頭櫃後,又將脩扶起,然後墊了枕頭在他身後,動作自然一氣呵成,讓脩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手上就被塞進了水杯。
「……謝謝你啊。」
「這沒什麼。對了,大哥,你現在覺得怎麼樣……?」
喝了口水後,脩便抬起頭看向關羽,「我沒什麼,倒是……我睡了多久?」
「放心,你只是睡了一晚。」關羽安心地笑了,「華陀說你在這兩天內能醒過來就說明問題不大,我剛才已經去通知他了,他馬上就會過來。」
「那……其他人呢?」
「……哦,他們去上學了,我有讓他們先幫我們請假,大哥你不用擔心。」
「……?」脩感覺關羽的態度有點奇怪,照理說其他人如果知道他出什麼事,應該不會乖乖去上學才對,尤其是張飛。「二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我……」關羽抬起頭,一對上脩的眼神便什麼也瞞不下去了,「那個,我想說,你應該不會希望兄弟們知道你中毒,所以就請華陀先幫忙瞞著……」
「……然後呢?」脩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關羽低下頭,不敢繼續看著脩了,「華陀說……說你昨天晚上吃壞東西所以拉肚子拉了一晚,現在因為身體虛弱正在休息……」
…………
華陀這傢伙!脩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關羽的貼心讓他很感動,可惜隊友實在有點腦殘……
「對了,大哥。」正想轉移話題的關羽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臉嚴肅地看向脩,「為什麼你會中毒?又是誰給你下的毒?」
正有些遲疑地垂下眼,脩剛好看見了關羽緊握住的雙拳,心裡頓時一暖。
「我想應該是昨天中午的那杯奶茶。」脩將水杯放回床頭櫃,「我當時覺得蔣幹的態度有點奇怪,但他畢竟是會長的人,我也不好直接開口懷疑,所以想說至少為了保險起見,把他那杯奶茶喝了,沒想到居然有毒……」
「蔣幹……他居然想毒害會長!」關羽擰起眉。「更加不能原諒的是他居然還害到了大哥──」
「好啦,你們也要慶幸下毒的是他,不然劉大哥就要不翼而飛了。」
兩人一同看向突然出現在門口的人。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3 09:17:00 +0800 CST  
我等一下有事要出門,下一更可能要等到晚上了,對不起~~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3 11:12:00 +0800 CST  
13
「華陀,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在華陀進門為脩檢查身體、並確認對方已經沒什麼大礙後,放下心來的關羽才能開口詢問這件事。
「他給劉大哥下的毒叫作『沒藥醫』,只要小小一包,保證讓被下毒的人沒藥醫,短短七天就會死翹翹。」華陀嘟起嘴,伸出食指彎了彎。
「那……大哥他……」關羽臉都白了。
「不過他只下了一點點,雖然會對中毒者的身體造成影響,不過至少生命安全是還能保證的。」華陀收回手,摸了摸下巴,「也要歸功於關二哥在劉大哥剛毒發的時候就來找我,還有我高超的醫術,不然對一般人來說,還是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
「而且……」華陀話鋒一轉,突然伸手搭上了脩的脈門,「劉大哥最近好像受了點內傷還未完全痊癒……」
脩連忙抽回手,不讓他繼續窺探下去,「那個,現在我比較擔心會長的處境,蔣幹在董卓身邊,一定是做了什麼被他懷疑了,才會被逼著對會長下藥。」
要是繼續被他這麼探下去,突然發現我的脈象不對還是怎樣就糟糕了。脩感覺腦門滑下冷汗,他也是顧忌到這點,當時才為了不讓華陀察覺他的異樣,拚命忍住在異時空施展異能的後遺症。
「……大哥說的對。」關羽眼神中的晦暗一閃而逝,倒也認真地開始思考這件事,「還是去向會長說一聲吧,讓他有點警覺心。」
「嗯……既然確定了有危險,就不用瞞他了。」脩點點頭。
「我會去跟他們說這件事,大哥你就繼續待著休息吧。」關羽站起身,拿起旁邊的制服外套穿上,「華陀,大哥就麻煩你了。」
「我知道了,關二哥儘管放心。」華陀看向似乎不太同意的脩,「劉大哥,你就別逞強了,還不能斷定你身體裡有沒有毒素殘留,你留著我也比較好觀察啊。」
「……我知道了。」脩撇撇嘴,還是躺了回去。
看他有些不太情願的樣子,關羽看上去有點無奈,卻又有點忍俊不住,眼神中的溫柔毫無保留,「那大哥,我先出門了。」
「嗯,再見。」他擺擺手,目送關羽走出房門。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7-02-03 17:09:00 +0800 CST  

楼主:弦外有音YX

字数:31663

发表时间:2017-01-31 00: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7-27 21:25:53 +0800 CST

评论数:4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