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3anguo+原创】以愛為戒。(戒脩)

注意事項請看二樓!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1 17:17:00 +0800 CST  
這裡一發文就被屏兩次的弦……
這次的CP,沒錯,不是兄弟向啊百分之百是CP向,就是戒×脩,不喜這對的請快點退出!
然後這次也是有點重要的注意事項!
一、此篇文一別我過去單純傻白甜的風格,可能會有一點點壓抑,不過請相信我虐不了……不用太擔心太虐之類的……
二、此篇文幾乎全是戒哥視角,後期才會開始有些脩的視角。
三、慣例提醒大家本人文筆真的有限請輕拍……
四、本人絕對日更、絕對不坑、絕對HE!這一條請看三次!
如果以上都能包含……請看文!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1 17:18:00 +0800 CST  
然後慣例艾特小天使們,真的很感謝你們支持!另外看到(待續)前請不要插樓哦……(雖然大家應該不會那麼快吧……)
@啊啊Him@浅夏余韵@回忆都冻结成冰@何其有馨@SZEBEEBEE@椿888 @静觅长安 @cg1521 @燕痕飛逝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1 17:20:00 +0800 CST  
00
「哥,為什麼你都不跟我玩?」
有著一頭柔軟黑髮的男孩在他身旁這麼問道,語氣裡是讓人忌妒的純真。
「……我沒時間跟你玩。」
這是實話,他也不想管自己的語氣是不是太差,畢竟剛因訓練成績不理想而被訓了一頓,面對還什麼都不懂的弟弟,在羨慕之餘,也只剩下「你很快就能明白了」的扭曲想法。
身旁的人似乎因為他冷淡的語氣而有些瑟縮,卻又像是給自己打氣一樣深吸一口氣──他真的無法理解,被自己這麼冷漠以待也不是第一次,對方為何總是要來與自己搭話?
然後對方突然從草地上摘了什麼遞給他。
「……?」
他接了下來,對方見狀便又用那種開朗的語氣開口:「心情不好的時候,吹一下蒲公英,看它們四處飄散的樣子,感覺會好很多喔。」
也許是對方的笑容太過燦爛、也許是他的心情已經沒那麼緊繃,他朝手中的蒲公英吹了口氣,看著種子在空中飛揚的模樣,心情似乎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怎麼樣,哥?是不是好多了?」
他看著身旁的人那帶著一絲期待的笑臉,答非所問:「為什麼老是纏著我?」
這話也不算過,呼延覺羅家的小少爺不像大少爺那樣總是冷著臉,反倒一直掛著可愛的笑容,雖然被父親嚴令不能隨意出去玩,在下人之間很受歡迎的他卻只會圍著冷冰冰的自己轉。
聞言,對方愣了一下,才說:「因為我很高興有你在啊!」
他更加不解地蹙起眉。
「哥你常常要忙,家裡的人也都沒空跟我玩,可是你回來之後,至少我還有你能陪我;在我出生之前,你一定比我還寂寞。」那人一邊笑著,一邊拉著他的手,「所以,我很高興有你在;哥,你也還有我在,我希望你也能不孤單。」
「……」
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看著對方那從未垮下的笑臉發愣。
然後,他勾起嘴角──他甚至不知道這能不能算是一個笑容──第一次看見他柔和表情的人就像剛才的他一樣愣愣地看著。
「那──」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1 17:22:00 +0800 CST  
01
睜開雙眼,看見的便是自己房間的天花板。
戒偏了偏頭,藉著微弱的光看清床邊時鐘上的數字,知道自己又一次在半夜醒來,還是因為夢見了過去的事。
原因他也心知肚明,夢裡的另一個主角被剛恢復異能、興奮不已的汪大東拐去金時空慶祝,昨天才無奈地傳音入密回報他恐怕還要多待兩天,那語氣怎麼聽怎麼心虛。
知道汪大東闖禍功力有多強,他也擔心過,不過脩說沒問題,他也只能由著他去──然後下一秒就聯繫丁小雨和王亞瑟,要他們管好汪大東,當然還有不准告訴脩自己聯絡他們的這件事。
至少那兩人比起汪大東還要可靠一些。
想是這麼想,終究還是放不下心。
他坐起身,想到昨天拿到手的東西,便伸手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將那小小的物品納入掌心。
畢竟現在寒已經無事,脩卻比現在的她還要需要神風,他便去將神風取了回來。當然他也明白脩遲遲不去拿回神風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不希望寒知道自己的付出,於是他是在夏天的同意下,在寒睡覺時拿回神風的。
如果讓脩知道他私自做了這件事,應該會不太高興吧。但至少現在神風在他手上,若脩有需要──雖然他希望最好不要──他隨時能交給脩。
他摩娑著紅色的吉他撥片,感覺上頭流淌著熟悉的氣息,而那氣息的主人卻遠在金時空陪著愛闖禍的友人。
神風閃著柔和的光暈,似乎是在安撫著也正等待自己主人的他。
「你想他了嗎?」他喃喃道,看著手中被鵝黃色光芒包覆住的神風,「離開脩的身邊那麼久,你一定比我還想他吧。抱歉,不能馬上把你還給他。」
神風的光芒又閃了閃,像是在說沒關係。
想到也常常說這三個字的人,戒的笑容變得有些無奈。
「我也很想他。」
他輕聲說道,就像是在這夜深人靜的此刻,他也依然擔心會被誰聽見自己難得吐露的心聲。
而給予他回應的依然只有手中神風的溫度。
他忍不住自嘲地笑笑,自己對神風自言自語的話恐怕要比平時的他說的話要多,但他也不覺得有什麼不自在。
「你會擔心你的主人吧?一直無法待在他身旁,卻與他有所感應,一定無時無刻都在擔心會感應到對方因遇到危險而奄奄一息吧?」
他將神風握入掌心。
「──我也是。」
「所以不用擔心,我會保護好他的。」
這是他多年來對自己的無聲承諾。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1 17:22:00 +0800 CST  
02
戒正坐在書桌前寫任務報告,冥和鐙則是一邊看他、又一邊看了看站在房間中央的人,對方高大的身材本來就很難以忽視,加上現在又苦著臉,嘴巴開開合合卻一點聲音也沒出,怎麼看怎麼詭異。
然而戒就像什麼也沒看到一樣專心寫著報告,如果忽視他握筆的手已經爆出了青筋的話。
戒已經很久沒這麼生氣了。這才第二天,他就背棄了對神風許下的承諾,要不是有冥和鐙攔著,他恐怕已經把上門道歉的汪大東轟成渣了。
只是用靜音術和凝結術晾著他一段時間,根本沒辦法解氣。
就在大概兩小時前,東城衛三人結束了一個緊急任務,正準備回據點寫報告然後彙報給灸舞,就看見汪大東一臉心虛地等著他們,身邊還不見他的那兩個好友。
與此同時,他們就收到了灸舞的傳音入密──脩和汪大東他們私自到銀時空去,間接造成銀時空的人重傷,於是為了時空秩序,恰好是那人分身的脩就被留在了銀時空,等人治好才能把他換回來。
於是汪大東還沒能開口,戒就冷著臉開始凝聚異能──接著被冥和鐙攔下。
然後事情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我說,戒啊。」鐙思考良久,在看見戒已經寫完報告、似乎也做完檢查後才敢開口,「你也讓汪大東罰站罰夠久了,這次就先原諒他吧?」
「對啊。」冥也難得幫人說話,「這次的事剛好讓金時空的人欠我們一筆,你先別急著罰他,日後有的是機會好好折磨他嘛。」
──好吧,或許他根本沒有想幫人說話的意思。
也許是被冥的提議說動了,戒終於將黏在紙上的目光放在屋裡的另外三人身上,然後丟了一個解除術給汪大東,伴隨著一句輕飄飄的話。
「你們不提我都要忘了。」
──大哥,你騙誰啊?你剛才的眼神都要噴火了好嗎,要是怒火能實體化,桌上的報告書早就被燒得連灰都不剩啦!
冥、鐙和剛恢復自由的汪大東都在內心如此吐槽。
「那、戒,我……」
「滾。」戒淡淡地說,「在我反悔之前。」
「咳……我知道了。」汪大東尷尬地揮別冥和鐙,在離去前向戒又道了一次歉,才關上門離開。
然後戒拿起報告書就要起身。
「欸,戒,你一個人把我們的報告都寫了,彙報這點小事我們去就好啦。」鐙連忙攔住戒,只希望他能先自己冷靜一下。
戒卻只是瞥了他一眼,「我還有話想問盟主。」
見狀,兩人也只好跟上對方,想到剛才慘兮兮被罰站三個小時的汪大東,不禁在心裡警醒自己千萬不能惹火戒。
其實也就是千萬不能惹到脩啦……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2 07:03:00 +0800 CST  
03
出乎兩人意料之外的是,戒在面對灸舞時已經冷靜了不少,還能將任務的事優先處理完,才問起脩的情況。
灸舞只是說銀時空那邊沒什麼問題,脩也開始適應了,不用擔心之類的話,就想將他們打發走。
戒這才提出一項踰矩的要求。
「若銀時空那裡有什麼事,請允許我們東城衛優先前往。」
灸舞似笑非笑地撇了戒一眼,才道:「不然呢?難不成你們團長那邊出了事,我還找北城衛他們去添亂啊?A Chord還不得被你打死。」
聽到「出了事」三個字,戒眉頭忍不住皺了一下,卻又很快恢復面癱臉,向灸舞道了聲謝就告退了。
「他吃炸藥啦?」
「呃,報告盟主,剛才汪大東來過……」
「哦,那他活著離開了沒?」
「……是的,盟主。」
他沒有去理會身後的議論,腳步無絲毫遲疑地回到據點,卻並沒有馬上進屋,而是沿著草坡走了一小段路,直到觸目皆是一片白茫茫的植物。
他在老地方坐下,想到了呼延覺羅家後院的那一小塊長著蒲公英的地方,還有一隻將蒲公英摘下、怯怯地遞到自己面前的小手。
他摘下一株蒲公英,輕吹了一口氣。
那一瞬間,他突然想:脩會不會也正在銀時空,因為被留下而感到煩悶不已,在路邊摘下一株蒲公英吐出忿忿的情緒?
雖然好久沒看見脩情緒外露,但他知道對方一直都沒變,他一直都看得出脩的心情和想法,也知道對方藏在冷淡面孔下的溫暖。
他再次起身,拍了拍褲子,發現不遠處曾禿了一塊的地方又一次能看見小小的黃花綻放,嘴角終於勾起笑容。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看著床頭櫃遲疑了一下,還是將神風拿了出來。
將那枚小小的撥片放入掌心,它卻沒有再發出柔和的光暈。
「你在生我的氣嗎?」戒嘆了口氣,有些挫敗地跌坐在地上,「我知道,因為我也是。」
理智的那一部份,他知道自己完全不需要自責,脩向他打過包票沒問題,闖禍的人還是汪大東,根本沒他什麼事;可是另外一部份,也是最大的一部份,卻在一次次對他說,你怎麼會沒錯呢?
你明明放不下心,為什麼卻什麼都沒做呢?
這時,他腦中浮現出一張臉,如此熟悉卻又如此陌生,那柔軟的神情讓他心臟一陣緊縮,血液也幾乎要倒流。
熱氣撲面而來,他的心卻如此冰冷,冷到自己的靈魂也要顫抖起來。
他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忘掉那時一樣「什麼都沒做」的自己。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2 07:04:00 +0800 CST  
04
他放下手中的花莖,看著眼前飄散的種子,終於舒展了眉頭。
銀時空與鐵時空有太多太多的不同,而他與自己的分身劉備也是一樣。他想不顧一切地回到鐵時空、想攤在書桌前把自己的心情化作樂譜、想抱著吉他彈個三天三夜,責任感與維護時空秩序的壓力卻不允許他這麼做。
他本來覺得自己已經快到極限了,卻在放學的路上看見了蒲公英。
他想起了戒。在想起對方的同時,也感到有些內疚──明明才說過沒問題,卻又要讓他擔心了。
在朝著蒲公英吹出一口氣的同時,他也在想,此時的戒會不會也正因為擔心他,而拿起一株蒲公英發洩情緒呢?
──怎麼可能。他嘆了口氣。
收拾好心情後,他又想到剛認的那兩個兄弟,還有幾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忍不住抓了抓頭。
「大哥!」
「……啊?」
陌生的稱謂讓脩愣了一下才想起要回應,他一回頭,果然看見朝他跑來的張飛。
「你怎麼突然就走掉了啊,嚇了我一跳,還以為你想落跑咧。」
「……你在說什麼啊。」脩無奈地回應。就算自己再怎麼想逃,他也不會真的這麼不負責任好不好?「我只是想過來走走而已。走吧。」
「喔……」
張飛連忙跟上脩的腳步,白色的種子在他們身後飄盪著,又墜落至地面。
此時的脩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轉變、還有自己對他們的縱容,自然也不會意識到自己會為這些人做出什麼樣的事。
他那小小的世界只有童年時飄散在記憶中的蒲公英種子,白色的絨毛似乎是他內心唯一柔軟的部分,然而天空卻破了一個洞,讓許多的回憶飄了出去。
於是他的柔軟,終於不再只是童年時襯著漫天飛舞的種子的小小笑容。
然而這樣的代價,卻不只是他一個人要承受的。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2 07:05:00 +0800 CST  
05
要說整個鐵時空最不可能徇私的人,所有人一定會先想到脩,才想到戒。
不是說脩無情,而是他會在最大限度的範圍內讓步,但只要超過一點,他就絕對不會留情;而戒呢?唯一有辦法讓他讓步的就只有脩,而脩卻永遠不會這麼要求。於是在這樣的問題上,兩人一向不相上下。
不過如今,天秤上屬於戒的那一邊似乎要稍微往下沉一些了。
冥和鐙黑著臉聽著震怒的灸舞所說的話,與他們相反,戒的臉色可以說是慘白。
脩在異時空使用了異能,在絕對不被允許的情況下。
要不是灸舞難得氣成這樣,他恐怕不會相信這樣的話──雖然現在的他還是有幾分不敢置信。
上次奉命短暫去銀時空一趟也不過幾天前,現在怎麼會出這種事?
擔心時空秩序只是一瞬間的事,他隨後便想到了脩的處境。跨時空使用異能的耗損情況、還有後來脩必須面對的處罰,光是想到這些,他就忍不住想向灸舞求情。
然而看對方還在氣頭上,屬於他的理智終於回籠。他向灸舞告退,拉著冥和鐙離開了九五虛擬招待所,就像平時他們彙報完任務一樣,直接回到了東城衛的據點。
躊躇了半天,冥終於開口:「喂,戒,你……」
「我累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他淡淡地打斷了冥,直接走進房間將門甩上。
冥和鐙面面相覷,只能聳聳肩離開。
戒聽著兩人的腳步聲漸漸遠離,才將放在床頭櫃抽屜裡的吉他撥片拿出來,手心的它閃著微弱的光芒,還越閃越急促。
戒的腦子一片混亂。
他與脩相處多久,他就有多了解脩。他知道脩心軟歸心軟,卻永遠不會忘了自己的身分,這次的事對對方來說已經算是嚴重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要讓對方在異時空使用異能?
戒無法想通,唯一清楚的是,無論發生了什麼,那一定是很糟糕的事情。
想到此,他不再遲疑,握緊神風就來到了時空之門前。掙扎不過三秒,他便來到了脩所在的銀時空。
要找到脩對他而言本就不是難事,心亂的戒什麼也沒辦法思考,只想先確認脩的安危再說。
好不容易見到脩時,他卻感覺雙腳被釘在了原地。
脩沒事。甚至可以說是比他所想的要好上不少。
那當然不是讓他愣住的原因。
他所見的脩,身邊圍繞著一些他不知道名字的人,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
他看著脩身邊的高個子將手粗魯地搭上脩的肩膀,脩卻沒有揮開、甚至沒有面露不悅,只是掛著無奈又縱容的微笑與對面的幾人說著什麼。
他看著看著,不久前灸舞氣急敗壞的聲音終於傳入腦海。
「真想不到他才去銀時空沒多久就被兄弟情沖昏頭,忘了自己的身分,為他們破壞規矩──」
他為什麼現在才聽見這席話呢?
因為當時的他根本沒去思考這種可能性。
他根本沒去思考,脩會因為一些認識不過幾天的人,而放棄自己守了十九年的原則和戒律。
可是他能說什麼呢?
戒鬆了鬆手,看著手心裡依然閃著微光的神風。
在他看見對方明明正忍著傷痛,卻還要對著自己的兄弟們微笑打鬧的模樣,他還能說什麼呢?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3 07:05:00 +0800 CST  
06
今晚的脩睡得特別沉。
戒想著,如果是平時,他根本不可能任別人站在自己床邊還毫無覺察。
不過這也代表了對方的內傷有多嚴重,而且對方還沒有做任何處理──至少就他觀察了大半天的結果是這樣的。
不得不說,他這段時間已經不知道幾次感覺自己要被無力感給壓垮了。
原因不盡相同,卻都是因為同一個人。
又一次沉默地嘆了口氣,他蹲坐在脩床邊,看著對方沉靜的睡顏,突然發覺他們也不過才分離了幾個禮拜,他卻感覺已經過去了好幾年。
脩的轉變實在太大,卻讓他有種異樣的熟悉感。
他想到了小時候的脩。
笑起來比太陽還耀眼,總是用溫暖的語氣治癒著他疲憊不堪的心,就算是想哭的時候,在他笨拙地出聲安慰的同時還是會揚起笑容。
經過種種磨礪後,那樣的笑容漸漸消失,深藏在他們兩人心底。
他依然如此溫暖,那樣的溫暖卻只有他能感覺到。
如今,他離開了鐵時空,又一次找回了當年的自己。他又可以笑得比太陽耀眼、溫暖,也找到了能讓他願意忍著傷痛露出笑容的人。
而且那不是自己。
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戒深吸一口氣,伸出手拉起脩的左手,將神風放在脩掌心,看著閃著微弱光芒的神風漸漸隱沒,這才鬆了口氣。
他又看了脩一眼──下次再見到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幫脩拉好被子後,他正準備起身離開,卻僵住了身體。
他低下頭,看著自己被包覆在脩掌心的手──他的手被脩牢牢握住了。
然而脩的呼吸依然平穩,眼皮也絲毫沒有掀動,似乎依然睡得很熟。戒此時卻已經不敢妄動,連呼吸都屏住了。
上一次脩主動握自己的手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他突然發現自己可悲地竊喜起來,忍不住在內心又唾棄了自己一番。
他又再看了脩一眼,終於去拉開了脩的手。
脩微蹙起眉,讓他內心暗叫不妙,連忙要轉身離開。
「戒……」
──哥……
他倒抽一口氣,將突然湧進腦海中的畫面甩開,連再轉身看脩一眼的勇氣也沒有,直接施展瞬間移動離開了。
床上的人握了握空蕩蕩的掌心,微睜開雙眼。
他看向自己的左手,眼底是一片迷茫,彷彿感覺到了不久前還依附在上頭的溫度,現在卻是什麼都沒有。
「……戒……?」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3 07:06:00 +0800 CST  
07
出乎戒的意料之外,再次見到脩也並沒有過去太久的時間。
而且這次還是脩主動連絡他們,見到他們後也只提了一個要求:幫他帶一本三國演義來。
冥和鐙對視一眼,想的都是一樣的事──他們都知道這要求有多不妥。
讓一個異時空的人待在這裡已經很危險了,再拿本三國演義,簡直是在炸彈旁邊又埋個地雷,要是被發現了,直接兩個一起炸掉。
脩明白了他們的意思,知道勸說無果,便直接看向戒。
「我一定會小心的。」他垂下眼,「能不能……再相信我一次?」
「……好。」
「──戒!你……」
「我們先回去了。」戒直接打斷了想說什麼的冥,對著一臉訝異的脩道:「你自己小心一點。」
脩還沒能回話,他們就消失在自己眼前了。
一時之間,他覺得心情有點複雜。他也只是下意識想尋求戒的認同,卻沒想到對方居然真的如此爽快地答應了自己。
怎麼有種……有恃無恐的感覺?
先不論脩的糾結,在鐵時空的這頭,戒已經被兩人圍攻了。冥和鐙你一句我一句地說著一本三國演義可能會引發的血案,還有各種戒早就考慮過的後果,希望能喚起這個工作狂的責任心,對方卻只是瞥了他們一眼。
「我明白你們的顧慮。」
兩人都鬆了一口氣。
「所以我自己拿去給他就好,出什麼事我來負責。」
兩人頓時瞪大雙眼,眼見戒就要離開,連忙拉住了他。
「好好好,算我怕了你了!」冥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我真是想不通,就你這種寵法,怎麼沒把脩寵壞啊?」
他也沒期望戒會回答,對方卻嘟囔著:「才不是我寵他……」
「啊?」冥疑惑地看著他。
戒卻不再回應。他們怎麼會明白,自己才是一直以來被脩照顧的那一個,然而現在說這些也沒有意義。
「那……我們這次……」鐙摘下帽子,搔了搔頭,「是不是要去跟盟主商量一下比較好?」
「廢話。」冥馬上回道。
「……不。」
兩人都驚訝地看向戒。
「先……別告訴盟主,等我把書送到脩手上,我會自己去找盟主……」請罪。
他沒說出的話,兩人都瞬間明白了,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冥甚至都沒力氣罵人了。
「知道了啦,你這死弟控。」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4 07:04:00 +0800 CST  
08
至於後來灸舞有沒有處罰東城衛呢?
答案是沒有。
雖然對方怒極反笑的模樣看得三人膽戰心驚,對方卻說了不會懲罰他們,只是後來又讓冥和鐙先退下,顯然很清楚幕後主使人是哪位。
兩人聳了聳肩,只能拍拍戒的肩膀,先回據點等戒。
灸舞看了戒良久,看到戒心裡有些發毛,跪久了的左膝有點麻痛,他卻還是一動也沒有動。
「……我有時候真受不了你們呼延覺羅家的人。」
戒不解地看著灸舞,後者卻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說:「呼延覺羅.戒,如果你再有下次,我就不會輕易放過你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是。」
他怎麼會不明白。灸舞已經對他們寬限太多了。
他心裡不禁感到愧疚,但也並沒有後悔自己幫了脩。
在回去給冥和鐙展示了一下毫髮無傷的自己後,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間,反射性地伸手去拉床頭櫃的抽屜,卻又突然收回手。
神風已經回到脩手上一段時間了,他卻總是會忘記。
少了它來分享自己的小秘密,戒心裡還是有一些遺憾。不過一想到神風又回到了脩的身邊,他還是感到寬慰不少。
在房間呆站了一段時間,他突然看向自己床邊的吉他,便去將它拾起。
今天要唱些什麼好呢?
偶爾也唱些脩寫的曲子以外的歌吧。自從東城衛出道以來,他就很少再唱其他的歌了。
反正就算唱別的歌,他也不會停止想脩的事,不是嗎?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4 07:05:00 +0800 CST  
09
他們都沒想到,一向安分守己的脩在去了銀時空後,闖禍的效率簡直比汪大東還要高,才沒過多久他們便又被叫到灸舞面前。
而且這次的嚴重程度還遠遠超過上次。
聽灸舞說明著來龍去脈,戒低著頭一言不發,臉色卻比身體還要僵硬。
不久前銀時空才發生一件大事,甚至牽扯到了滅──也就是銀時空的蟲洞──還好後來還是解決了,他們本來還以為暫時不會有事,誰知道變化來得這麼快。
「雖然是還沒有發生的事啦,不過你們也知道脩的個性,還是小心一點好……」
他是在作夢嗎?戒不禁這麼想。
「……我已經觀察一段時間了,現在看來好像還沒怎麼樣,但要是後來脩的心情變了,到時要再讓他收心可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他從來沒有想過……
「……所以,我也只能先來拜託你啦──戒。」
「是。」
「你是他哥,認識他的時間比我們都長,大概也只有你知道怎麼勸他。」灸舞似乎沒注意到戒的分心──或許該感謝他萬年不變的面癱臉。「你到銀時空去,跟脩單獨談一談吧。」
戒默默應下,直到他來到了銀時空、看見脩遠遠走來的身影,都還沒有從灸舞這次下達的命令回過神來。
他從來沒有想過……
「……戒?」脩一看見他就皺起眉,「盟主說有事要跟我說,怎麼只有你來?」
「脩。」戒沒有打算回答脩的問題,單刀直入地道:「希望你記得自己的身分,最好跟孫尚香保持適當距離。」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必須介入脩的感情。
脩是那麼好的孩子,他一點也不擔心沒人喜歡他,卻擔心他找不到能讓自己滿意的另一半。
如今脩找到了,他卻必須要求他們分開。
可是他明白灸舞的顧慮。脩是個多重感情的人,他們現在都深有體會了。若在對方用情還沒那麼深時阻止,或許還會有希望,但若再晚點,脩葬送的就不只是他一個人的未來而已了。
只要想到這點……
他甚至沒時間去顧慮自己的心情。
脩瞪大雙眼,顯然沒想到他會說出這樣的話,然而他卻很快冷下臉,眼裡的怒火讓戒感到訝異。
「為什麼?」
「脩,你應該明白,你不能愛上銀時空的──」
「──為什麼是你來告訴我?」
戒愣了下,不能明白對方是什麼意思。
「感情是無法控制的。」脩看著他,語氣像是努力壓抑著什麼,「卻是你來試圖要我控制我的感情,這是為什麼?」
戒突然明白了。
就像所有人認為的那樣,他是最了解脩、也是與脩關係最密切的人,在脩因為自己感情的問題而痛苦時,他卻無法表達任何支持,甚至制式地來要求他放棄。
脩的眼神幾乎讓他喘不過氣。
「脩……」
「戒。」脩抿了抿唇,話語當中的冰冷幾乎要凝結在空氣中。
「最不該干涉我感情問題的人,就是你。」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5 08:13:00 +0800 CST  
10
戒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麼回到自己的房间的了。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得很糟糕,灸舞却也没催促他去汇报,於是此刻的他感觉心脏又酸又胀,脑子里无**制地回放著修那冰冷的话语,难受的心情不断尝试著淹没他的脑袋。
他知道自己没错,他本来就该去阻止修,换做别人来,修也不会感觉比较好,对方如今的反应只是因为对方也对这件事感到苦恼。
可是,自己「让修感到痛苦」这件事却足够让他喘不过气来,那种感受是无法靠任何事缓解的。
蒲公英又有什麼用呢?只会让他想起修而已。
於是他传音入密给了灸舞。
「……怎麼啦,戒?如果你是想说任务的事,我——」
「盟主,你之前有提起过,你需要一位帮你批改公文的秘书吧?」
其实也不过就是帮忙改公文的倒楣鬼,还说什麼秘书,这根本不会让人比较有意愿的好不好——当时A Chord还如此吐槽过。
「…………是没错啊,怎麼,你想来应徵?那银时空的事呢?不管了?」
「银时空那边,我想冥跟镫都还能应付,如果真的出什麼他们处理不了的事,我会再出手帮忙。」
「哼嗯……?」
「而且,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在那之前,请先让我担任秘书一职。」
「你还在想这个啊?好啦,早该知道你有多死脑筋……那你明天早上就来我这领公文吧,改好再交给我就好。」
「……我能不能现在就去?」
「…………好啦好啦,你来吧。」
「多谢盟主。」
结束通话后,戒便直接动身前往九五虚拟招待所,一秒也没有浪费,就连灸舞看到他的身影时都有些诧异。
「……我说啊。」灸舞搔了搔脸,「你是要来领公文,不是领赏的吧?看你积极成这样,我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要是真那麼想,就好好改公文啊。
以往的戒一定会在内心如此吐槽,此时的他却只是默默看著灸舞的办公桌,没有接话。
见状,灸舞也不再多说,拿一个纸箱把公文装起来递给戒。
「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看著戒瞬间离去的身影,灸舞都要忍不住叹气了。
「那些应该足够让他逃避一阵子了吧……?」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5 08:14:00 +0800 CST  
11
事實證明,以工作來逃避的效果十分地好,埋在公文堆裡的戒終於能短暫忘了那些與脩有關的事。
然而,只要他開始休息,那些事情又會湧入他的腦海。
於是戒幾乎可以說是不眠不休,只有在真的睏到不行的時候會趴在桌上睡一下,然後又因為夢裡對他控訴的脩而驚醒,接著又馬上埋首公文堆中。
更讓人驚奇的是,以往洗澡時間長到讓冥和鐙咋舌的他甚至還縮減了洗澡的時間,讓兩人懷疑他是不是連吃飯都在改公文……
這樣工作的效率是顯著的,一整箱的公文只花了他一個禮拜的時間。
當他習慣性伸手拿公文,卻觸到紙箱的底部時,他就馬上將公文整理起來拿去九五虛擬招待所交差,順便再領新的回去。
「……戒,你是想害我變成讓你過勞死的元兇嗎?算我求你,你找點健康的方法逃避好不好啊──對,這是盟主的命令啦!」
於是手足無措的戒在回過神的同時,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開滿蒲公英的草坡上。
想離開,雙腳卻像是被釘在了原地。
灸舞說的沒錯,他這就是在逃避。說什麼會想辦法完成任務,他卻一直在避免想脩的事不是嗎?
看著遍地的白色植物,他顫抖地吐出一口氣。
一週前的事歷歷在目,他明明逃避了這麼久,脩說的話他卻一個字也沒忘,就好像他潛意識裡無時無刻都在念著一樣。
脩是做錯了,他本來就不該愛上銀時空的人,更不該指責好心去提醒他的戒。
可脩也說對了,他是最不該干涉對方感情問題的人。
無論從哪方面的立場而言……
他跌坐在草地上,摘下一個蒲公英吹散,腦海中浮現出小小的脩獻寶似的跟他說起蒲公英的好、那笑容燦爛得宛如豔陽。
再吹散一個蒲公英,他想起脩剛出生時,自己才剛學會走路,只能趴在玻璃窗外望著小小軟軟的弟弟,什麼都還不懂的他只覺得自己好喜歡對方,直到後來稍微長大了一點,他才明白那種心情,是想要永遠保護對方。
又吹散了一個蒲公英,他想起自己被密集的訓練剝奪了笑容,一開始他是為了能實現保護脩的願望而努力,後來卻漸漸無視了脩寂寞的眼神,甚至對他感到埋怨──然而脩卻總是在他最疲累的時候出現,給他一抹如太陽一樣燦爛的笑容。
最後的一株蒲公英,他看到了已經是少年的脩,對方那全然信任的溫暖眼神。
對方其實一直都沒有變過。
就算去了銀時空、闖了不少禍,他也很清楚,對方從來都沒變過。
那他呢?
曾經他說要保護脩,後來他想,他要無條件支持脩的一切決定,無論怎樣的困難都要為他斬斷,沒道理現在打破這個約定。
只要脩一直是脩,他也會一直是那個永遠站在對方身側的戒。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6 09:03:00 +0800 CST  
12
那之後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不管做什麼事,那天晚上的戒的眼神都無法從他腦海中消除。還有對方在那之後,不發一語、拖著僵硬的步伐離開的背影。
也或許是因為這樣,他感覺自己最近的行為開始有些失控了。
明明一直想著不能再干涉銀時空的發展,他卻同意了張飛的提議,來到江東準備把孫尚香帶回東漢。
於是他們被袁紹的部隊包圍,沒有任何退路。
就這樣了嗎?他想。曾經他以為自己會死在某次任務當中、死在某次的意外、甚至可能真的能壽終正寢也不一定,卻從未想過自己會死在異時空,還是由於自己的衝動行事。
在那時,他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自己再也見不到戒了吧。
與對方的最後一段對話如此不留情面,他光是想到這點,就感覺心臟被狠狠揪住,連呼吸都格外困難。
能與自己認同的兄弟們一起戰死,或許是他唯一的慰藉吧。
──然而曹操卻來救了他們。
直到危機解除,他都還驚疑不定地看著曹操,讓後者也有些莫名其妙。
他當然知道曹操會定位他們的Siman,但袁紹又不傻,他知道封鎖他們的訊號,難道就不知道要封鎖他們的定位系統嗎?
將心裡的疑問吐出後,孫尚香也一臉凝重。
「……一開始我的確沒辦法感應到你們的位置。」曹操也有些遲疑起來,「可是後來……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能看清了。」
「這樣啊……」原本還在思考的孫尚香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打趣道:「可是會長啊,那時候這裡應該只有小喬一個人在吧?」
「呃……!」
眾人的起鬨聲沒有傳進脩耳裡,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身分,他無法不對這件事情感到在意。
為什麼定位系統的封鎖會突然失效?難道會是……
……異能?
脩愣了下,又連忙將這種想法甩去。東城衛又不是無時無刻都看著自己,他到江東來的事也沒告訴過他們,沒道理他們會出手救自己。
他的目光在看到路邊的幾簇雜草時停頓住。
熟悉的白色絨毛佔據了他所有視線。
他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轉移目光,剛好看到身旁的孫尚香一臉擔憂地望著自己,他便連忙笑著說沒事。
──是嗎?
他又一次甩甩頭,強迫自己壓下那種不祥的預感。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6 09:03:00 +0800 CST  
13
「呼延覺羅.戒,你現在馬上到九五虛擬招待所來。」
收到灸舞的傳音入密時,戒絲毫沒有驚訝或驚慌的情緒,心跳的頻率甚至還沒恢復正常,直到眼見脩被救下,才鬆了一口氣。
原本想來找脩再好好談一下,沒想到剛好發現他們被包圍,他幾乎不用去算他們的存活機率,就算脩又一次破戒使用異能,對上幾百人的軍團,他就是異能透支了也不見得能清理一半。
要說時空秩序的問題,其實也只讓他猶豫了三分鐘。一分鐘過去時,他想著的是處處為他們著想讓步的灸舞;兩分鐘過去時,他想的是讓脩願意露出笑容的銀時空的人;第三分鐘過去時,他想的是脩。
於是他醒悟過來了。無論他想為脩保護什麼,要是對方不在了,那些對他而言都沒有意義。
但那份衝動過去後,他想到等等就得面對灸舞,又忍不住感到愧疚。
雖然……不後悔就是了。
又在內心跟灸舞道了歉後,他直接回到鐵時空、來到了九五虛擬招待所。出乎他意料的是,冥和鐙也在這裡,兩人還用那種「你到底幹了什麼」的眼神看著他。
見他來了,灸舞才開口:「你還記得我上次對你說了什麼嗎?」
「報告盟主,屬下記得。」
上一次灸舞對他說了下不為例,他在內心對對方感到抱歉、卻也絲毫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他已經有所覺悟,無論什麼處罰他都願意承受。
「那就是明知故犯了。」灸舞冷冷地說,突然指向冥和鐙,「你們兩個!」
兩人頓時站得直挺挺,「是!」
「從現在開始,銀時空的事就由你們全權負責了。」他道,連看都沒多看戒一眼,「至於呼延覺羅.戒,就處關禁閉的懲罰,直到脩完成任務回來為止。」
戒瞪大雙眼,「盟……」
「有意見?」灸舞朝他勾起嘴角,皮笑肉不笑。
……好吧,這就是灸亣镸荖.舞,他們鐵時空偉大的盟主。他永遠不會用那種皮痛的極刑來對付他們,而是會朝他們最在意的地方狠狠往下戳……
「那……」明知事情已經沒有轉機,戒還是想掙扎一下,「屬下的任務……」
「任務?」灸舞挑起眉,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不甚在意地揮了揮手,「那種事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從現在開始就乖乖待在這裡吧。不是很愛改公文嗎?本座絕對能讓你改個夠。」
然後他一彈手指,辦公桌上頓時多出了好幾個裝滿紙張的箱子……
戒不禁懷疑對方是不是一上任就沒做過文書工作。
在冥和鐙目瞪口呆地朝那一桌盛況咋舌時,灸舞又笑吟吟地看向他,道:「那,你的回答呢?」
「…………屬下遵命。」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7 08:14:00 +0800 CST  
14
於是戒就這麼開始了被「關禁閉」的懲罰。
說實話,這懲罰真的一點也不能算嚴厲。
仔細看了看那些公文,才發現其實都是些不怎麼重要的報告或明細表,幾乎都只是需要灸舞過目一下而已,大部分還都已經過了需要審查的期限。
而且他才在這裡待了兩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被灸舞關禁閉的事,打跑了來看他笑話的A Chord後,夏家人也陸陸續續來探望他,其中來得最勤的就要屬也曾在九五虛擬招待所待過的夏天了。
對方很熱心地跟他說哪裡有遊戲機、哪間房間能看電影、甚至還說有溫泉,讓他深深懷疑當初對方說一直待在九五虛擬招待所避風頭也不介意其實是認真的……
不過,對戒來說,這懲罰也是夠嚴厲了。
他待在這裡,雖然誰都能來看他,灸舞也從不限制他在九五虛擬招待所內的活動範圍,但他可以說是完全切斷了與脩的聯繫。
冥和鐙偶爾會來向他說說脩的情況,但他當然不能去見脩、脩也無法來見他。
尤其灸舞所謂的公文都是些廢紙,他連能逃避的方法也沒有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冥和鐙也快受不了了。
他們只是想幫一下眼前這個想弟弟想到茶不思飯不想的好哥哥,有空的時候就來幫忙傳達一下脩的情況,結果這個弟控對他們的情報完全不滿足,還要問些「好好吃飯了嗎?」、「有沒有熬夜?」、「有沒有記得多喝水」這類他們根本不會特別關注的問題,要不是戒的狀況真的很差,他們真的很想把人給掐死一了百了。
只有一次,冥來探望的時候,戒看起來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麼,聽他說脩的事時表情也沒有什麼變化,最後在他等待對方慣例的連珠砲式發問時,對方也只問了一個他從沒問過的問題。
他問,脩跟孫尚香的感情還好嗎?
也許就是這個時候,冥開始覺得有點奇怪,戒看起來跟平時沒什麼不同,那句話的語氣也再正常不過,他卻感覺萬分彆扭,就好像真空包裡那擠不出去的空氣一樣。
後來,他也的確關注了一下脩和孫尚香的關係,不得不說兩人感覺起來的確像一對校園情侶,他卻總覺得有什麼不對,要他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或許是因為脩那總是心事重重的表情吧。他沒去問過對方,但他總覺得那表情和現在的戒如出一轍,他還跟鐙吐槽過這兩人果然是兄弟。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那天他剛離開九五虛擬招待所沒多久,戒就久違地去找了灸舞。
看他的臉色,灸舞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挑挑眉表示疑問。
「……盟主,屬下……能不能回去一趟?我絕對不會跑去銀時空的,我只是有點事要──」
灸舞用手指叩著桌子,嘴角勾起了然的笑。
「可以啊。」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7 08:14:00 +0800 CST  
15
「你最近怎麼老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啊?」
「……有嗎?」脩放下了吉他,看著身邊的人。
「這種事要問你自己啊。」孫尚香戳了戳他的心口,「自己心裡有沒有事,自己還不知道嗎?」
脩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只能搖搖頭,「我沒事。」
突然,他的視線落在不遠處的植物上,不禁想怎麼最近自己身邊總會出現蒲公英,卻不知是他自己下意識地在意平時並不會多注意的地方。
自從上次見到戒……也就是那次不愉快的談話之後,已經過去了好一段時間,他也反省了自己很久。
戒的確沒有立場干涉他,而他卻也沒有立場指責戒。
說起來,戒恐怕還因為他的怒火而感到恨鐵不成鋼吧,說不定到都現在還在生他的氣……他這麼想,扶著吉他的手指也不禁施了點力。
一直以來,戒對他的態度總是格外溫和,與在面對其他人時完全不同。有時他會因對方把他當成孩子寵而感到不自在,更多的卻是窩心。
父親對他不管不問時,是戒在關心他。
沒有人想跟他交朋友時,是戒在陪伴他。
遇到挫折難以振作時,是戒在支持他。
這個人在他的生命中畫下了難以抹滅的印記,雖然他極力避免,卻還是會不自覺地想向對方尋求依賴。每當他摘下蒲公英,讓他心情好起來的卻總是浮現在腦中的戒。
然而這次……
他轉頭看向孫尚香,眼裡有些複雜的情緒,後者不解地看著他,他卻也沒有要開口解釋的意思。
於是孫尚香也不問,拍拍他的肩膀關心兩句,就回自己房間了。
目送對方的身影離去後,他才開口朝空蕩蕩的中庭道:「鐙,你在吧。」
他用的是陳述句,而他也的確相信自己的感覺沒有錯。果然沒過幾秒,鐙便扶著帽子出現在他面前。
「我要見戒。」
鐙訝異於他的直接,一時間沒有回應,直到他發現脩的臉色有些狐疑,才連忙回:「戒他現在沒空啦。」
脩微皺起眉,「為什麼?」
因為他被盟主關禁閉啦──這話當然不能說,他還不想被戒追殺。
「他最近有個重要的任務,我和冥偶爾也會去支援,所以你最近可能會常常找不到我們。」看脩還有些疑惑的神色,他便又道:「不過,如果你真的有事想找他,我可以幫你跟他說。」
果然,脩搖了搖頭,「算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打消脩疑慮的鐙鬆了口氣,卻總覺得有些良心不安。


(待續)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7 08:15:00 +0800 CST  
16
「脩。」
纖細的手臂拍了拍眼前的孩子,對方從書桌上抬起頭,臉上依稀能看見睡痕。
「哥……?」他迷茫了幾秒,隨後眼中閃爍著驚喜的光芒,「你怎麼會在這裡?今天沒有訓練嗎?」
「我向父親請假了。」戒摸了摸脩的頭,「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
脩還正處在「戒今天沒有訓練」的驚喜中,突然丟過來的問題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今天……?」
「真的不記得了?」戒好笑地看著他。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脩埋頭苦思,難道對方是為此才請假的?可是戒的生日也還沒到啊……生日?
他愣愣地抬起頭,面前是戒笑得溫柔的臉。前幾天他還在想自己生日時不知道戒能不能抽空陪自己,可是看對方這麼忙,他也就不抱希望了,直到剛才他都忘了今天就是他的生日……
「想起來了?」
「嗯……」
「那好。」戒突然拉過脩的手,「我們去買蛋糕吧。」
「咦?」脩乖順地任戒牽著自己的手走,「買……買蛋糕?」
「當然,生日怎麼能不吃蛋糕?」
脩眨了眨眼,突然覺得有點鼻酸──這句話是去年戒生日的時候,他對對方說的話。當時對方還對他很冷淡,他為此難過了很久,也不知道幫戒買的蛋糕對方有沒有記得吃掉。
「你喜歡什麼口味的?」戒這時轉頭過來看他,他頓時又揚起笑容,「巧克力、草莓,還是鮮奶油?」
「都好。」他緊了緊握著戒的手,「買哥喜歡的就好。」
戒忍不住失笑,「你傻啊,今天可是你生日。」
他沒回話,只是笑著任戒牽著他的手去糕點店買蛋糕,看他真的拿不定主意,便自己認真地挑選起來。脩則是看著認真的戒,在心裡默默記下對方喜歡的口味。
後來,他們回到家,戒看著脩許願望、吹蠟燭,兩人一起吃完了蛋糕。
「最近比較忙,所以沒準備禮物……」戒有些抱歉地說,「今天我一整天都沒事,你想做什麼,我都陪你。」
脩笑著搖搖頭,「哥,你知道我剛才許什麼願望嗎?」
戒又摸了摸脩的頭,「不知道。你想告訴我嗎?」
「我不要什麼生日禮物了。」脩任他揉亂自己的頭髮,再緩緩幫忙順好,輕聲道:「我只希望每年生日,你都能陪著我。」
「……好啊。」戒伸出手指跟脩勾勾手,「除此之外,每年生日我都要送你禮物,這是我的附加條件。」
他們那時還小,也不知道「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這個說法,而且未來離他們還好遙遠,遠到正滿心幸福的兩人一點也沒時間去想。
只覺得,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很好了。

楼主 弦外有音YX  发布于 2018-01-08 07:02:00 +0800 CST  

楼主:弦外有音YX

字数:44445

发表时间:2018-01-02 01: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13 23:09:57 +0800 CST

评论数:62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