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3anguo+原创】 一起(主修香+兄弟)

大家好啊,楼主杯子,一直在吧里潜水,希望各位多多指教。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1:58:00 +0800 CST  
楼主看过很多大大写的文,但自己写还是第一次,如果有不妥的地方希望吧里的各位指出,楼主会尽力修改的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1:58:00 +0800 CST  
Chapter1

“今有鸡兔同笼,上有三十五头,下有九十四足,问,鸡兔各几只?”数学老师在讲台上声情并茂地念出题目,推了推眼镜,视线往讲台下一扫,似乎对教室里学生们抓耳挠腮的神情很是满意,“哪位同学来回答一下啊?”

“老师是在开玩笑吗?这么难的题,谁答得上啊!”张飞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去跳楼。

马超往黄忠的方向偏了偏,压低声音问道:“忠,怎么办啊,你会吗?”

被求助的黄忠转过头,以一张苦瓜脸回应他的难兄难弟:“你说呢?”

“行了行了,你们都安静点,这是上课诶。”好孩子关羽实在看不过兄弟们扰乱课堂纪律的行为,只好低声制止。

……不过真的好难啊,看,连貂蝉都苦着脸在草稿纸上计算……

羽,你不是也在开小差嘛……赵云默默在心中吐槽。这么难的题目,大概也只有大哥答得上吧。

在连续欣赏了几个同学答不上问题的窘迫后,数学老师终于大发慈悲,喊出了同学们心中期待已久的救世主的名字:“咳,刘备同学,你来回答一下吧。刘备同学?刘备同学!”

随着数学老师的河东狮吼,修勉强睁开眼睛,双手撑住课桌站了起来,咬着嘴唇,一脸茫然地看着讲台上的老师,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

“老师,对不起,我睡着了,没听见问题。”修低声道歉。

“唉,刘备同学啊,不是老师批评你,就算你数学成绩再好,上课时间也不能睡觉啊是不是?学生啊,总是要安排好作息时间,劳逸结合,别总是熬夜,这样对身体不好。”数学老师语重心长地教导修一番诸如爱惜身体、提高效率的道理,话锋一转:“你们看看,什么是好学生?人家刘备成绩都这么好了,还天天熬夜学习,再看看你们,一个个整天不务正业,无所事事,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了,啊?就你们这样,还怎么顺利毕业,怎么报效盟主啊?都回去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哼,下课!”说完,转身离开教室,留下一众懵逼的学生。

不是刘备上课睡觉吗,怎么成了我们的锅了?

还有,老师您好歹把答案告诉我们啊……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2:03:00 +0800 CST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大哥居然会在课上睡着。”放学路上,黄忠感叹着。修严谨的性格让他不会做出违背课堂纪律的行为,像上课睡觉这种事真是难得一见。
“大哥,你昨晚是不是又没睡好啊?”关羽依旧满脸的担忧。
“刘大哥啊,你可真是的,害的我们被老师臭骂一通诶!”蒋干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夸张地冲到修的面前,向修控诉着他的不满。
“干,你说话声音小一点好不好,别吵到我大哥。”马超一脸嫌弃地推开蒋干,自己却粘到修的身上:“大哥,我感觉你这几天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哎,人家都担心你了。”
听闻马超与身材极度不符的撒娇,众人不由抖上一抖。马超虽长得人高马大,却比五虎中最小的黄忠更为孩子气,对大哥撒娇撒得自然而然,毫不做作。
“超,打住打住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赵云翻了翻白眼,忍不住吐槽道。不过吐槽归吐槽,他对自家大哥的担心却不作伪:“大哥,超后半句说得还是没错,你真的要多注意休息啊,兄弟们都很担心你。”
见其他兄弟们都诚恳地点头,修不由得心中涌上一分暖意:“恩,昨晚忘记看时间了,以后不会了。”就这样吧,让兄弟们放心就好,修嘴角轻扬,露出一个让人安心的微笑,“好了好了,赶快回会长家吧。今天的作业可不少啊,是不是,三弟?”
“噗嗤!”所有人都笑了出来,数学课上,张飞发挥出一贯的无厘头个性,面对提问,他一句“老师,你是不是疯了啊?哪有神经病会把鸡兔子装到一个笼子里啊?”噎得老师说不出话。而他本人却毫无察觉,坐下后还傻笑着补上一句,让老师差点撞墙……
“嘿嘿,老师,这些鸡和兔子不能浪费,那可以给我烤了吃吗?”
口无遮拦的后果是惨烈的,张飞同学今天多出一项额外作业:抄数学书三百遍。
看着张飞一脸痛苦的神情,关羽忍不住一本正经地出声“安慰”:“三弟,别担心,我刚刚买了一百个笔记本,你先用着,不够我会再去买的。”
二哥,你真的在安慰我吗……你真的是我二哥吗……
张飞心里苦。
“飞,我已经跟卢叔打好招呼了,今天晚饭就是烤鸡腿和烤兔肉哦。”黄忠坏笑着调侃,毫不介意自己揭开好兄弟伤疤的行为。
“哈哈哈……”大家都大笑起来。
“你们几个!都别跑!”张飞瞬间炸毛,扑向这几个不讲义气的兄弟。
修看向前面打闹的五只小虎,长出一口气,皱了皱眉,压下一阵眩晕:终于转移话题了。
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曹操悄悄靠近修,不着痕迹地扶了修一把。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2:04:00 +0800 CST  
“我吃饱了,你们继续。”修放下碗筷,转身离开餐厅。在银时空这个诡异的地方,饭量都是按斤计算,像修这样一顿只吃一碗饭的男生真的很奇怪。但久而久之,五虎将和曹操就像习惯了修其他莫名其妙的地方一样,也习惯了修的饭量。因此,对修的提前离开,其他人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这一次,这个“其他人”中并不包括曹操:

“我还有事,兄弟们慢慢吃啊。”说完,曹操也放下筷子,追着修上了二楼。

“刘兄,你还好吧?”曹操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目光直接落在地上散落的几瓶已经空掉的恶魔之沐。在他身旁不远处,修正半闭着眼,艰难地倚着墙,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

见此情形,曹操急忙一把扶住修,让他坐到床上,又拿来几个靠枕垫在修的背后。

“刘兄,你先休息一下,华佗马上就到了。”

“兄弟们发现了吗?”修有些担心。

“放心吧,他们没发现异常。”但此情此景,曹操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刘兄啊刘兄,我就不明白了,你伤得这么重,怎么就不让我告诉兄弟们呢?你看你,瞒得这么辛苦,还怎么好好养伤啊?”

修轻轻笑了笑。他在铁时空一贯以强大的形象示人,这样的虚弱还真不多见。凤鸣寺那一招惊艳的神风斩和随后为赵云解除锁玛利亚的电音的消耗远远超过他的想象,更何况现在的他缺少神风的保护。那个晚上,他差点以为自己撑不过去。

跨时空使用异能啊……

明明是严重违反时空秩序的行为,身为时空守护者的他,怎么一点也不后悔……

[“大哥,你受苦了!”]

[“大哥,你的匕首。我们帮你找回来了!”]

修摸了摸腰间失而复得的匕首,想起那五个灰头土脸却依旧傻笑着的少年,闭了闭眼睛,没有说话。

敲门声响起,一颗爆炸头从门外探了出来:“刘大哥,会长,我可以进来了吗?”

曹操打开房门,把华佗放了进来。“刘大哥,今天怎么样?”也不等修回答,华佗直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托起修的手腕给他诊脉,还气鼓鼓地嘟囔着:“肯定不好,听五虎大哥说,你今天在课堂上睡了过去,估计是疼得受不了晕过去了吧。真是的,刘大哥办别的事明明很靠谱啊,怎么一点伤员的自觉都没……嗯?”

曹操心头一颤,华佗突然的停顿令他很是不安,只见华佗眉头皱成一个“川”字,眼睛眯起,原本可爱的小脸上流露出深深地不解,连声音都带着几分迷惑和忧虑:“怎么会这样?”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2:05:00 +0800 CST  
终于发上来了……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09 22:06:00 +0800 CST  
谢谢吧主提醒,之前忘记了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3:51:00 +0800 CST  
Chapter2

“华佗,怎么了?是不是刘兄的伤势加重了?”曹操的语速很快,语气中透着焦急,不像是以往收拢人心的逢场作戏,而是一种真正的、对朋友的关心。
意识到这一点的曹操不由一愣:是因为和单纯的五虎将呆久了吗?还是因为刘备这个人本身的魅力?尽管他知道他认识的刘备与传言南辕北辙,尽管他知道刘备身上还有太多的秘密无法解释,可这个人淡然的神态、豁达的气度和他对兄弟毫不掩饰的关切,都让原本多疑的曹会长不知不觉间放下戒心,渐渐开始选择了相信和等待。
[“会长,如果我没出来,请记得我们一起奋斗过。”]
言犹在耳。
“怎么会?我的药从来没有失灵过啊,怎么会这样?”华佗的话打断了曹操的思路,让曹操回过神来。
“华佗,你别怎么会怎么会了,刘兄到底什么情况?”
华佗开口,声音中却露出浓浓的挫败感:“这些药在别人身上都很管用的,怎么一到刘大哥这里,再厉害的药效果都要大打折扣?就连恶魔之沐的效用都只剩一半了……”
曹操尚且有些迷糊,但修却是心下了然:自己毕竟来自铁时空,虽然本质上和银时空的大家一样都是两只胳膊两条腿的人,但微妙的差别还是存在的,对他们效果绝佳的药物,到了他这效用减半也是情理之中。
不是完全无效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了。
可是准神医华佗又怎会知道时空之间的差异,他只知道自己的药治不好一直对自己信任有加的刘大哥。此刻,他萌萌的小脸上尽是自责:“对不起,刘大哥,是我学艺不精。但你再等等,我保证,一定能做出更有效果的药!”
你又怎么可能做得出来……修暗暗叹道,但还是忍不住出言安慰在自责漩涡中无法自拔的华小神医:“华佗,别介意。人的体质不同,对药物的吸收程度也会有差异的。”
他没说谎,铁时空的人体质真的与银时空不同啊。
“是啊,华佗,研制新药这种事急不来的。你越急,越会适得其反。”曹操也出言相劝。
“……好吧……”华佗还是很低落,“那我再给刘大哥开几副比常规多一倍的药试试看吧。”
对于以成为一代名医为目标的华佗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了。
“刘大哥注意多休息啊,我走了……”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3:55:00 +0800 CST  
楼主的存稿用完了今天会把第二章发完,然后争取两天更一次文,大家多多支持哦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3:59:00 +0800 CST  
“刘兄,你……知道自己的情况?你这体质也太特殊了吧。”曹操犹豫再三才问出口。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当然知道。要是连异时空对人的影响都不知道的话,我这十八年可真是白活了。修在心中暗自想道。
不过,要是连我都是这样,那刘备……
刘备……
好久没有想起他了呢……
不同于刚开始一心想要治好刘备赶快回家的急切,修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匕首事件后,他就刻意忽略刘备的治疗进度,也许久没问过东城卫刘备的情况,甚至在心中的某个角落,他开始隐隐有些希望刘备可以不那么快好起来。
思及此处,修有些黯然。这就是鸵鸟心态吧。终究,自己是呼延觉罗修,是铁时空东城卫的团长,是呼延觉罗家的少主。
可银时空的他们是刘备的兄弟。
在认真投入感情后,修第一次清楚地认识到,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他。
“刘兄?”曹操一声惊醒了修。
“会长,这件事也……”
曹操看起来有些无奈地打断了修:“也不要告诉兄弟们,是吧?”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刘兄,你不就是不想让兄弟们担心嘛。”
那么,你又为什么告诉我呢?
“会长,你千万别误会啊。这里就是你家,养伤这种事,我想瞒着你也瞒不住啊。”修看出了曹操心中所想,出言解释。虽然有时还会为了在会长面前自圆其说而手忙脚乱,但银时空的曹会长与修记忆中三国里的枭雄曹操慢慢区别开来。会长对王允校长的感激、对兄弟们的种种照顾、校长晕倒后对学校尽心竭力的维护、凤鸣寺外的焦急担忧以及在知道他受伤后对他不着痕迹却细致入微的照顾让他愈加确定,他认识的曹操,是一个有情有义、心怀壮志、一心维护东汉正统的少年。
“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曹操掩下心中的失落,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刘兄,好好休息吧,学生会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
算了,再相信他一次吧。
不过,以刘兄的情况,接下来的计划还是先别告诉他了。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9:19:00 +0800 CST  
修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出神。
他在曹家的卧室并不大,布置也很简洁。当时搬进来时,修并没有抱着长住的打算,再加上他本人不喜欢那些繁琐的装饰,因此整个屋子里,只有一张单人床、一张学习用的书桌和一个大衣柜。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修发现这个屋子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卧室的窗子不仅采光良好,而且正对着曹家宽阔的练武场。
只要站在窗前,就可以看到兄弟们练武的场景。
热身结束的关羽抬头,看到大哥,向着他一笑,就屏气凝神,扎起马步,做着练拳的准备。其他几人也是全神贯注,丝毫不肯懈怠,全然没有刚才打闹时的孩子气。
兄弟们即使平日里再无厘头,像是练武这种事,却总是能在瞬间集中注意力。
在银时空这种武学兴盛的地方,五虎将之所以为五虎将,也是有其道理的。
这样的他们,即使只是看着,感觉也很好。
刚才修并没有告诉曹操,他隐瞒自己的伤势,不仅仅是怕兄弟们担心,更是一种习惯,习惯性地藏起自己的伤痛,以一副强大可靠的姿态面对所有人。
无论铁时空的夏家众人,还有金时空的大东亚瑟小雨,他们认识的是铁时空铁克禁卫军首席战斗团东城卫团长呼延觉罗修。长长的称呼,包含的是沉甸甸的责任。盟主健康状况堪忧,金时空局势尚不稳定,修必须随时做好支援的准备。在他们面前,呼延觉罗修永远不能倒下,永远是关心别人而不是被人关心的对象。
他若倒下,又有谁可以主持大局?
可银时空不同。银时空众人认识的,是刘备,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学生。他们不知道修的一身通天本事,只是以一种正常的状态与他相交,照顾他的感受,想他所想,急他所急,与他肝胆相照。虽然也会有诸如八门金锁阵、定军山救貂蝉这些不寻常的事发生,但在东汉书院的日常的学习生活也让修这个从小被单独严格训练、完全没有经历过学校生活的少年感到新鲜和放松。
是的,少年。修又比夏天大了多少呢?从前夏天甚至是大东给他讲学校里的趣事,修大多以淡淡的微笑回应。他们本以为是修的性格缘故,但实际上,对于这些事情,修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因为他对此完全没有概念。
而在银时空,修第一次放松下来,第一次完全不顾及身份地结交朋友,第一次理解夏天他们的快乐。
第一次意识到,做一个普通人真好……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9:20:00 +0800 CST  
好了,第二章发完了
后天发第三章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0 19:22:00 +0800 CST  
Chapter3

曹家客厅里,一群操心男人聚在一处,眼睛紧盯着大门。

“羽,终于主动去找貂蝉了?”马超似乎还是对这个事实有些怀疑。

“感觉有点像在做梦哦……”黄忠点头附和,配合以梦游般的表情。

曹操看着这搞怪二人组,出言调侃:“哎呀,也不知道是谁替羽给貂蝉写情书,到头来却射到了阿標嫂身上啊?”

“话是这么说啦,可当一直梦想着的事突然成真,总会有一点虚幻的感觉啊……”委屈超。

张飞实在看不过去了,这种时候,只有他这个发小可以挺一挺自家二哥了:“哎哎哎,至少二哥已经有勇气把貂蝉约出去了,已经迈出了一大步了好吗?”

“就是啊,三弟说的没错,这层窗户纸还需要二弟自己一点点捅破才好。”

屋里其他五人盯着修,表情中充满疑惑:“窗户纸?”

又来了!修在心里暗暗叫苦。“这只是一个比喻啊。”银时空没有这个用法吗?

一阵可疑的沉默后,好奇宝宝马超代表大家发问:“大哥,窗户纸……是什么?”

“古时候用来糊窗户的啊……”

“有玻璃为什么要用纸啊?”

“因为那时候还没有玻璃啊……”

“没有玻璃的时候,不是用铁栅栏直接把窗户挡住吗?”

“……”

银时空不是没有这种用法,是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话说银时空的古人这么喜欢监狱风云吗?

在修多番“温柔”的白眼之下,张飞终于从窗户纸这一新鲜事物中抽身,想起自己还有掩护大哥的艰巨任务。

可是大哥,这个怎么比“呜拉巴哈”还难啊……

“嗯……啊……呃……那个……”张飞一连蹦出好几个语气词,硬是把大家的注意力从修的身上转移到自己身上,都没憋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算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抱着这样的想法,修硬着头皮转移话题:“对了,刚才我看二弟出门时,好像带了烟花诶!”

一听这个“重磅”八卦,几人跑偏的注意力瞬间得到纠正。而其中,最兴奋的便是张飞:“肯定是跟貂蝉搞浪漫去了!二哥啊,你终于开窍了!”他一脸的老怀安慰,仿佛自家养了多年的猪终于会拱白菜了一般,“真是不负我多年的教导啊!”

“我好像明白羽为什么追不到貂蝉了……”赵云一个吐槽,直接把关羽不会追女生的锅扣到了张飞头上,“貌似你还没有可以搞浪漫的女孩子啊,飞。”

张飞自然不甘心被赵云压倒,反唇相讥:“切,好像你有女朋友一样。”

一屋子人突然用一种充满同情的眼神看向张飞,而张飞本人却毫无知觉。

本着怼怼更健康的原则,加之顾及张飞堪忧的智商,赵云回敬道:“我是没有女朋友,但我相信学校了会有很多女性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赵云真诚的眼神可以收获无数异性心碎的声音。长如阿標嫂,少如小乔,无不体会过心碎得感觉。

反观张飞自己,即使穿得再“帅”,也只有一个“狗狗正妹”看得上他。

明白过来的张飞表示,突然好想去死一死。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2 18:26:00 +0800 CST  
等一下还有一段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2 18:27:00 +0800 CST  
等着下文的朋友们,对不起啦。楼主在校对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挺严重的失误,然后一直在查资料和各种改……
纠结到现在还只是有一个很朦胧的想法,而且和原来列出的大纲有矛盾的地方,楼主恐怕需要点时间圆回来😭是楼主考虑得不周全
第三次更文就出现了这种事,真有点无地自容了……
再次抱歉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2 23:23:00 +0800 CST  
登记楼层46L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3 12:59:00 +0800 CST  
“春天来了,小草绿了,花儿红了……”年轻男老师以饱满的感情朗诵着对修来说如儿时睡前故事一般的课文。
睡前故事……
[“小修,今天想听哪个故事啊?”]
修摇了摇头,打散脑海中的胡思乱想,注意力重新集中在讲台上的人的身上。那人不过三十余岁,身着正装,扎着领带,脚上一双皮鞋无论何时都擦得锃亮。相貌不算帅气,却也称得上端正清秀。银时空尚武,即使是以温和著称的王允校长,也有一股江湖侠气。可这人却给了修一种别样的感受,就像是从前在铁时空的大学校园中游览时见过的那种潜心教书育人的老教授类似,儒雅而沉静。
卢植,字子干,现任东汉书院一年战班班导。
也是三国中刘备的老师。
偷偷养伤的这段时间,除了趴在阳台上看五虎练武,修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扫了一遍《三国演义》,虽有些细节还不算清楚,但对于大概的情节已是了然于心。然而越是如此,修的心中就越觉难过,每次看到大家没心没肺地打闹,他就控制不住地对号入座,想着大家在三国中的结局。三国之中,各方势力明争暗斗,你方唱罢我登场,且不说曹刘之间的对峙,就连五虎上将也并非铁板一块,也有过矛盾和分歧。而在银时空,这里发生的很多事情又确实和三国重合:桃园结义、八门金锁阵、定军山、凤鸣寺……
大家最后会和三国中的他们走上一样的道路吗?
[“三国是三国,银时空是银时空。”]
修想起戒把那本《三国演义》交给他时说的话。是的,银时空与三国有着很明显的不同。且不说东汉、河东、黄巾这些三国中的势力都变成了学校,三国名将都成了学生,很多事件的发生时间和出现人物都被打乱。八门金锁阵本应由徐庶指导赵云破解,在银时空却成为五虎聚齐的契机 ;定军山一役大放异彩的老将黄忠,如今却成了五虎将的老幺;凤鸣寺对应三国中的凤鸣山,也确实是赵云一生唯一一次真正的败绩,但救出赵云的应该是关兴、张苞两位小将而非自己假扮的刘备……
而且,修转头看向正在回答问题的女孩,小乔……几天前,修已经向曹操确认,周瑜是存在于银时空的,是江东高校的学生会副会长,那小乔又为什么在东汉就读呢?她本应出现在江东,和周瑜在一起。和曹操有些牵扯还可以解释,可与刘备、五虎将和貂蝉呢?
再看向小乔前排的貂蝉。不用回头,修也能感受到来自于自家二弟射向同一方向的炙热目光。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
修本以为,《三国演义》之于银时空,就如同《金笔点龙》之于金时空,能够完全预知银时空的发展。可现在,无论出于个人感情还是现实情况,修都有些质疑按照三国进程推测银时空发展的准确性。
“马超同学,”听到兄弟的名字,修的注意力一下子重新回到课堂上。东汉五虎将名震全校盟,学业上却是一塌糊涂,因此,他们成为了课堂提问的热门人选,各位老师总是喜欢拿他们开刀,“很遗憾啊,你又答错了。”
好吧,等会儿又要迎接一场狂风暴雨了。修暗暗为自己默哀一下。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5 21:11:00 +0800 CST  
楼主这几天曾经认真考虑过要不要弃文……
楼主现在特别理解那些弃文的朋友,而对那些能坚持把文写到完结的大大们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一直知道写文很难,但没想到会这么难。要考虑的真的太多了,感觉自己想的和写出来的完全是两码事。有的话不说根本交代不清楚,说多了连自己都感觉啰嗦。
本来以为两天一更时间会很充裕,结果自己打了自己的脸(ಥ_ಥ)
今后更文可能会慢一点,楼主需要时间去推敲一些东西。这是楼主的第一篇文,不想就这么放弃。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15 21:26:00 +0800 CST  
各位等文的小可爱们,楼主最近比较忙,一直没什么时间文。先跟等文的小可爱们说一声抱歉啦。
楼主今年高考,但考得几乎是高中三年最砸的一次😭报考的时候也很混乱,结果直到被录取了,楼主都不太了解自己报的大学和专业(之前都是在查第一志愿,其他的几个都没有认真看的说)。然后这几天两眼一抹黑,一直各种加群,各种问……
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楼主对那所学校和自己的专业有了新的期待,未来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现在只能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了😊
楼主现在闲下来了,近几天就会更文了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24 12:55:00 +0800 CST  
Chapter4
办公室里,面对卢植的迷之微笑,修表示有些忐忑。

五虎将中,除了关羽这个老实孩子不常惹事外,其他几个多少都有些问题学生的潜质,尤其是张飞这种时常犯二的傻大个儿,批评次数再多也不见得能改正。而令一般学生闻风丧胆的体罚,想想五虎将的威名,再看看自己瘦弱的身板儿,各位老师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没活够……

然而,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所谓一物降一物,对于骂不了打不过的猛虎,经过数位老师的长期实践,他们终于找到了“东汉动物园”的“王牌训虎师”:刘备同学。但凡直接教育五虎将没用的情况,那就改用迂回战术,“客气”地请修到办公室“喝茶”,提醒他履行大哥的职责,教育一下自己的小弟,保证几只不听话的小虎们立刻改过自新。到了后来,修甚至形成了自觉,不论五虎中哪一个出问题,下课他都会自动去老师办公室报到。

但偏偏这位新来的卢老师不走寻常路,虽然也十分关注兄弟几个,却没有如其他老师一样气急败坏地拎着修骂上一通。他只是很客气地让修坐在他对面,自己拿出一套精致的茶具,摆出两个干净的玻璃杯,悠哉悠哉地烧着水,似乎真的准备泡茶。

打开茶罐的那一刻,一股茶香悠然飘出,沁人心脾,细闻之下,还有一缕淡淡果香掺杂其中。

“碧螺春。”茶香舒缓了修紧张的心境,他不由自主地有些松懈,茶的名字也脱口而出。然而此言一出,修的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香气他再熟悉不过,可这“碧螺春”之名却是铁时空的说法,银时空……到底有没有这个名字啊?

这次要怎么蒙混过去啊……虽然越来越喜欢银时空,修还是忍不住在心中问候了一下汪大东的祖宗十八代:要不是他那枚硬币,自己怎么会圆这么多谎啊……

一旁的卢植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修丰富的心里活动,向杯中倒了少许烧好的水:“你倒是挺厉害,只靠闻就判断出茶的种类。”

所以,银时空也是这样叫的,这次不用编瞎话了。修松了一口气。

“一位长辈喜欢,所以特意研究过。”

“你这位长辈的爱好很高雅啊,看起来应该是个沉的住气的人物。”卢植笑了笑,温杯的动作不停,话锋却是一转,“很辛苦吧,他们五个都是让人操心的性格。”

“兄弟们只是有些孩子气罢了。”

“哦?有点儿意思。”卢植挑了挑眉毛,语气中带了几分调侃,“你这个大哥好像不比他们大多少吧?连你这个年轻人都这么说,那我这个老家伙情何以堪啊?”

“老师您说笑了。”面对曹家大院的几个长住客之外的人,修所表现出的,更多的还是铁时空修大师的形象,沉默寡言,却谦逊沉稳,不失礼节。

卢植爽朗地大笑:“哈哈哈,别那么老气横秋嘛,刘备同学,多向他们五个学学啊。不过啊,缘份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你们六个明明才刚刚结识,现在关系却好得像十几年的朋友一般。”

卢植眼中突然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几分怀念、几分羡慕,但显然,这些情绪并非全部,甚至可以说只是一小部分。剩下的到底是什么,连修都说不清楚。修只是觉得,通过那双眼睛,自己仿佛跨越了时间,来到了离他很远很远的过去。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老气横秋吧。

修暗想,对这位突如其来的卢老师的过去也多了一分好奇。

这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

楼主 MayZhao水瓶  发布于 2018-07-25 21:09:00 +0800 CST  

楼主:MayZhao水瓶

字数:40710

发表时间:2018-07-10 05: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07 02:02:34 +0800 CST

评论数:4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