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3anguo+原创】当阿香遇到呼延觉罗爷爷

让楼楼来给你们八一八阿香见家长的那些事。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3 17:16:00 +0800 CST  
先来一篇番外,甜蜜满分。
(1)铁时空,修家。修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还没开口,厨房里已经传出了他想了一整天的声音:“回来啦?”以前的从来没有奢想过的,回到家里时会有一个人在等自己的画面,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出现了。他关上门,换鞋,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伸手环住那个人的腰,在她耳边说:“嗯。”阿香微微偏过头:“怎么了?”“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老天待我不薄,虽然小时候很孤独,但是现在却可以有机会遇到你。”“好啦,快点去洗手拿碗,马上就开饭了。”修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选择去做她交代的事。
不久之后,修尝了一点阿香做的菜,笑着说:“没想到你进步这么快,上个月还连切菜都不会,现在却能做的有模有样了。”“那当然了,我可是孙尚香诶。”阿香因为听见修夸她,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但这笑很快就稍稍收敛了起来,“不对,应该是叶宇香。”修看着她倏然黯淡的脸色,有些心疼地说:“我想,在大家心里,你永远都是孙尚香。”“没关系,我没有很在意啦。”她强打着精神安慰修,“更何况,如果我永远都是以前那个孙尚香,那我就永远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跟你在一起啊。对了,你说,如果我二哥知道我现在会做饭了他会怎么样?我觉得他会说我还是跟以前一样没用,刚会做个饭就开始炫耀。”修轻轻握住她的手:“我倒是觉得他会说你做的很好。”阿香又忍不住笑了,修总是能让她安心。“是啊,无论是孙尚香还是叶宇香,我都是很厉害的,没有什么可以难住我。”“我倒是希望你什么都不会。”修小声嘟囔,阿香却听得很清楚:“为什么?”“因为那样你就会一直依赖我啦。”修一不小心脱口而出,阿香揶揄地看着他:“呼延觉罗修,原来你这么阴险啊,我以前居然都不知道。”眼看着修被她逗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又像以前无数次一样伸手去挠修的下巴:“逗你的啦,老是这么认真,我都不敢再逗你了。”……
那年初遇,我们还小;如今相爱,时光正好。我最幸运的事,就是遇见了你之后,再也没有让你离开。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3 17:19:00 +0800 CST  
正文。
铁时空,修家。
又是一天晚上,吃饭进行时。阿香盯着修,猛地问道:“修,我都到这边这么久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的家人啊?”修愣住,回道:“我爸妈过世很久了,家里只剩爷爷,没什么好见的。”“这样啊,那我就更要去见一下爷爷了,他可是你仅剩的亲人了。”阿香仍然在坚持,看起来十分认真。修只好临时转移话题:“阿香,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啊?”“灸舞提醒我的啊,否则我都快忘记这回事了。”阿香依然很认真。修突然明白原因了,灸舞明知道爷爷还没有接受阿香,却提醒阿香这件事,绝对是为了报复他因为阿香而一再拒绝帮他批公文。
阿香看着修有些犹豫的表情,突然就笑了:“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我是叶赫那拉家的人,所以爷爷对我有偏见?”“阿香你不要多心,爷爷他只是太顽固了,我……”“没关系啦,我知道这边年纪比较大的前辈都不太能接受魔化异能行者。但是你想想看,当初我老爸也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可是最后他还不是同意了。你的努力可以让老爸动容,我的努力未必就不能打动爷爷。”“阿香,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爷爷他不比你父亲讲理……”“我知道,但是你那么用心让我的家人认可你,我没有理由放弃跟你的家人交流。我知道你平时也很少和你爷爷交流,但是他毕竟还是你的血亲嘛,你不可能一辈子不理他啊。”“可是……”“没什么好可是的,不是有句话说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嘛,何况我又不丑,几乎所有见过我的长辈都会把我当成自己的亲孙女呢,我没什么好担心的。”修看着阿香极其认真的表情,无奈之下只能答应:“那我们这周末就回一趟家里吧,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必须小心一点,如果爷爷发怒了的话,就算是盟主也没有把握把你从他手里捞出来。知道吗?”“好啦,我记住了,保证完成任务!”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3 20:13:00 +0800 CST  
楼楼最敬业的一篇文,马上更。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7 13:32:00 +0800 CST  
周末。
“阿香,走了。”“来了!”阿香笑意盈盈的出现在修面前,手里提了一个精致的袋子。“这是什么?”修看着那个袋子,问道。“茶叶啊,一般老人家都喜欢喝点茶嘛。”“可是爷爷不喜欢。”修有些犹豫,这瓢冷水他不想泼,但是还是觉得先说了免得阿香到时候尴尬。“礼物嘛,不喜欢很正常,我也没指望能一举中的,诚意而已。”阿香有些幽怨的说,眼睛里写满了“都怪你不帮我”。(楼主:修也不知道他爷爷喜欢什么,阿香你别怪他。)“嗯,走吧,车已经在外面等了。”修选择无视她的眼神。
不久后,呼延觉罗家。
“少爷,您回来了。老爷已经在等你了。”一个体形有些臃肿的中年人看见修便说道。“我知道了。阿香,这是钟叔。”“钟叔好。”阿香对着他绽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嗯,您就是叶小姐吧?老爷脾气不太好,您待会多担待一点。”钟叔骤然看见这么一张笑脸,不由得多提醒了她一句。“您说的哪里话,应该是我要好好听爷爷教导才对。”“好了,我们先进去吧,别让爷爷久等了。”“叶小姐,你提的是茶叶吗?给我吧。”“好,谢谢钟叔。”阿香说着就真的把茶叶给他了,然后跟着修走了进去。钟老看着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不由得嘀咕:“真般配啊!”
“你为什么要给他?”“直觉他不是会使坏的人啊,我做错了吗?”“没有,你做得很好。”这样的话,爷爷就算间接收下了阿香送的礼物呢。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7 14:25:00 +0800 CST  
要搞事情咯,猜猜后面会发生什么吧。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7 14:28:00 +0800 CST  
比如修的爷爷知道老钟给他泡的茶用的是阿香送的茶叶会怎么样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7 15:02:00 +0800 CST  
“回来了。没事带什么外人回家?”呼延觉罗煜看到他们俩就来了这么一句。“爷爷,阿香不是外人。”修忍不住反驳,阿香拉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冲动。“爷爷您好,我是叶宇香,您叫我阿香就可以了。”阿香在心里默念着:对老古板就要不要脸,不能要脸,不能要脸,不能要脸!叶宇香你给我挺住,这可是第一印象啊第一印象!呼延觉罗煜看出她的别扭与紧张,忽然就有些想笑,多少年没有看到过这么有意思的后辈了。他也在心里默念道:她是叶赫那拉家的人啊叶赫那拉家的人,绝对不可以给好脸色!
双方相顾无言的时候,刚刚在门口遇到的老钟端了一壶茶进来,给呼延觉罗煜倒上:“老爷,喝茶。”呼延觉罗煜也没多想,拿起来就喝,末了还说了一句:“哪儿买的新茶?味道还不错。”“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得问问叶小姐呢。”他笑眯眯地看向阿香。老爷子一口茶就喷了出来:“这是她买的?”“是啊,叶小姐很有心呢。”老钟强壮没看见他的反应,心里说:叶小姐你可得感谢我,少爷你也得感谢我,老钟我可是冒着被老爷打死的危险帮你们来着。“那边有点远,以后爷爷要的话直接告诉修就好了,我买了给爷爷拿过来。”“我不记得我有你这么个孙女。”“不是啊,对长辈都应该这样叫吧。”阿香显得非常认真,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呼延觉罗煜突然就觉得这丫头说的没错,自己是不是太苛刻了,不对不对,她可是叶赫那拉家的人,不能被她的外表迷惑了!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8 14:12:00 +0800 CST  
呵呵,求自己爷爷偏袒自己老婆的时候修的心理阴影面积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8 15:01:00 +0800 CST  
刚看了点新的三国,我快要崩溃了,从来没有觉得以前的三国这么好过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19 19:23:00 +0800 CST  
来吧,本周最先更的,就说楼楼对这篇文最厚爱了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3 19:25:00 +0800 CST  
不过我都是现打的,可能要等个几十分钟吧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3 19:27:00 +0800 CST  
“砰砰”,敲门声轻轻响起,一个长发过肩的女孩随之走进来:“呼延觉罗爷爷,爷爷让我把他新炒的茶叶给您送过来。”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了愣,不过呼延觉罗煜立刻反应过来:“小苓,来,这是我孙子呼延觉罗修。修,这是吉吉如律苓。你们认识一下。”“啊,你,你好。”“吉吉如律苓小姐,你好。”修冷冷地开了口。吉吉如律苓感觉到他冷若寒冰的目光不由得抖了抖,心里呐喊道:你以为我是故意来当电灯泡的啊,要不是爷爷的命令我不敢违抗,谁要来这个阴森的地方。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3 19:43:00 +0800 CST  
被迫要走了,明天如果有空再更一点,相当于把一更拆成了两更,算补偿咯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3 19:44:00 +0800 CST  
继续咯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4 12:12:00 +0800 CST  
为了改善一下自己身边的温度,她当机立断的对着阿香露出一张笑脸:“这位就是叶小姐吧?你比传说中还要漂亮呢。”“哪有,叫我阿香就可以了。”唔,这是要给修相亲的节奏啊,阿香想着。
“那小苓既然来了,不如就留下来吃饭吧。修,你也留下。”呼延觉罗煜心想我都这样了就不信你还忍得住。然而事实是修忍不住要还嘴,阿香却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说话,随后笑道:“好吧,那我就先走了,爷爷再见!”然后,在呼延觉罗煜被惊呆了的目光中,阿香迈着极其轻盈的步子走!了!老头子晕了,搞什么,这丫头不是应该死皮赖脸留下来吃饭吗,这么爽快地走了算什么事啊?
其实阿香走了没多久吉吉如律苓也找了个借口开溜了,最后一顿饭吃下来,连修都忍不住怀疑自己爷爷是不是太不正常了,甚至修说要走了的时候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同意了,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自己什么时候连一个小丫头的行为都猜不透了啊啊啊啊啊啊!!
修走后不久,呼延觉罗煜终于忍不住问了老钟一个问题:“老钟啊,你觉得今天来的那个叶赫那拉宇香怎么样?”“叶小姐啊,活泼聪明,理智冷静还很识大体,脾气也不错,一看就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呢……”“没错啊,不对,谁让你说她优点了?!”下意识的赞同之后呼延觉罗煜才反应过来,老钟是那杯茶的帮凶,自己怎么这么糊涂问他呢。“诶,修呢?这小兔崽子跑哪儿去了?”“老爷,您不是让少爷走了嘛,您忘了?”“我怎么可能会忘?是他走了都不知道打个招呼太不礼貌了。”老钟心说是老爷你自己想事情太认真没听到吧,少爷可真是冤枉啊。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4 12:56:00 +0800 CST  
今天已经考了一天的试,但是我要说的是昨天晚上我做梦梦到沛慈跟我说考试要加油,我还有救吗?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7 17:55:00 +0800 CST  
当天晚上,修家。
“阿香,今天你就那么走了,不怕会出什么状况吗?”
“会出什么情况啊?最多不过就是你跟那个吉吉如律苓小姐相个亲而已,我很放心。况且如果我死皮赖脸要留下的话势必会影响到爷爷对我的印象,还会让他觉得我不够信任你,这样他一定会借题发挥,得不偿失嘛。”
“可是,我……”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们之间要是连这么点信任都没有的话还在一起干嘛啊?还是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很心虚?”
“当然不是,只是你不觉得这样的话爷爷也有可能会觉得你太没有毅力了吗?”修拼命组织语言以求完整地说出这句话,心里想着绝对不可以让阿香知道我因为今天白天的事吃醋了。
“安啦,我自有办法,明天早上送我去一下呼延觉罗家吧。”阿香一脸神秘地说着。
“什么办法啊?”“秘密!明天早上你自然会知道啊,我回房间睡了。晚安。”说完阿香就上楼去了,倒是这个办法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了修一整个晚上。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8 19:30:00 +0800 CST  
来猜一下阿香到底要做什么吧,我只能说我在思品考试里都没显露出来的情商全都用在这里了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6-28 19:38:00 +0800 CST  
我来了,今天能更多少跟多少吧

楼主 锦瑟无端生愁意  发布于 2017-07-01 19:48:00 +0800 CST  

楼主:锦瑟无端生愁意

字数:76466

发表时间:2017-06-14 01: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13 17:44:26 +0800 CST

评论数:6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