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睿文晟语s』【搬文】桃花断情缘,我心何在。

一楼给睿晟and度娘
本人婷婷,见到新还珠吧里面有篇很好的文章,便搬过来。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45:00 +0800 CST  
原文作者:@瞳语眸
原文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494117405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46:00 +0800 CST  
讨论楼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774441810


你曾说:不要离开我,求求你。你那满含深情的眸溢出了伤痛。可是,你可知,遗落在你身上的心早已被这冰冷的皇宫冷漠的人心折磨的疮痍满目,我连抽离的力气都已消磨,怎么还敢再爱,怎么有勇气再痛,怎么可以连最后得唯一也抛弃。情,一生,我难求。------序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49:00 +0800 CST  
讨论楼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774441810】 大家在讨论楼里面发言,不要在这里发言。

第一章
大红色的红幔随着夜晚的风于宫墙轻轻掠过,明亮的月辉照亮了漆黑的夜,宫外那欢快的唢呐声渐渐清晰,一声一声震痛了院子里桃花树下伫立的少女。 “小燕子,你几天没好好休息了,回屋歇着吧…”似乎这样的话每天都在不断重复,可是紫薇依旧不知疲惫地劝着,她希望那个月下凝望的姐姐能听她的话好好睡一觉,她明亮的眼眸中丝丝血丝就像一条条利刃割着她的心,生疼生疼。她看着小燕子,纤细的身影让她想去抱住她,安慰她。“紫薇,你去休息吧,你身子弱,这几天你都在陪我,别把你自己累病了。”小燕子说完终于转回了身,嘴角浅浅的微笑带着关切。又是这样,这几天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小燕子总是安安静静地,就连桂嬷嬷带人来漱房斋挂喜幔,她也是站在院子里安静的看着,仿佛她是置身事外的,眼眸中没有了他们熟悉的波动,一如一潭深水,那么深不可测,难以琢磨。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52:00 +0800 CST  
“可是...”紫薇想要说下搁置已久的话,而那远处的红色在缓慢而快速的向这方净土驶来,人们的恭贺声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套牢了整个漱房斋,紫薇担忧的看着小燕子,四大才子和两大美女都不敢出声,看着一瞬间身形僵硬的主子,他们的眼眶也濡湿了。“紫薇,你的琴可以借我用一下吗?”小燕子的声音有些空灵,似山间深处传来的低吟流淌缠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紫薇转身进屋把琴拿出来放在石桌上,她不知道小燕子要干什么,她平时根本就不碰这些东西的。小燕子缓缓走到琴旁坐下“紫薇,平时都是你弹琴唱歌给我听,今天换我,好不好?”语气中带着似过去般的撒娇时的调皮,但又增添了不属于小燕子的温软。“好,依你”紫薇一如从前,更甚带着不忍的宠溺,虽知小燕子不会弹琴,但她今天只要高兴就好,哪怕曲不成调,只求琴声能抵挡不断传来的迎亲队的弹唱,只求那热闹的人感受到这方难抑的悲鸣和伤痛。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55:00 +0800 CST  
原文作者已同意的证据:


@初初夏夏夏@fr42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3:58:00 +0800 CST  
小燕子的纤手放在琴弦上,月光下的手指圆润而绽放光华,仿佛她的手指能舞出璀璨生花。丝丝琴声响起,起伏的曲调亦缠绵亦哀伤,小燕子淡若如樱的唇轻启:【恰少年 ,凭三尺长剑,心无所系傲云天。御千山,不畏征途,险却难了人心乱。幽幽翠峰,何时梦还 一爱至斯,尽付笑谈。总参不透,天道非剑 是也非也,冷雨打丝弦。懵懂不知摘星事,直到流莹舞成眠。鸢尾花开何知旧颜,引弓落月酬离别。潇潇故人心已倦,下个故事回到起点】琴曲中,小燕子回忆着过去的种种,“永琪,我们的相遇或许本就是一场错误,但我不后悔,即使又太多的坎坷,太多的心酸,我仍然感激老天让我遇见你,是你让我平凡的生活不再苍白无趣,可是,我累了,真的好累,今晚后你身旁开始有了除我之外的女人,永琪,这红瓦高墙困住了我们的爱,锁住了我对你的情,甚至让我丧失自由的权利,我将心留在这陪你,我想自己去飞了”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4:02:00 +0800 CST  
【经流年,梦回曲水边,看烟花绽出月圆。别亦难,怎奈良宵短,徒留孤灯一盏。悠悠琴声,指伤弦断 一生怅惘,为谁而弹 几段唏嘘,几世悲欢。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懵懂不知摘星事,直到流莹舞成眠。鸢尾花开何知旧颜,引弓落月酬离别。潇潇故人心已倦,下个故事回到起点】歌声伴着琴声响彻了整个皇宫,紫薇怔怔地看着眼前弹琴唱歌地人,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此时,桃花片片飘落,星空下的小燕子美的惊人,美的动容,甚至没有人忍心去碰触这份朦胧地美。【啦啦啦...啦啦...啦...】最后一音落下,空气中抚过深深的叹息。

【第一章完。两个小时或一小时后继续。】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4:05:00 +0800 CST  
【继续,发第二章】
第二章
琴停,歌完“紫薇,我们进去吧。”小燕子站起身来向屋中走去,她转身的同时那个心念的人骑马从漱房斋门口走过,就那一个转身,小燕子错过了永琪向她传递的所有爱恋、疼惜、无奈、心痛...“小燕子...”紫薇的话还没有说完,永琪便已离开。紫薇看着远去的队伍,懊恼地嘀咕一声便也进屋去了。看到小燕子坐在梳妆台前,“小燕子,吃点东西吧,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身体会搞垮的,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紫薇,你会做桃花糕吗?”小燕子低低地寻问“桃花糕?那是什么?像紫气东来一样的点心吗?”紫薇从未听说过什么桃花糕,“恩...不,桃花糕吃起来软软的,里面有桃花的蕊,吃起来很苦,但却很清香,很久没吃了,我都忘了那个味道了。”小燕子说完便看向远处的桃花树。那种表情是紫薇从未看到过得,那样的眷恋,那样的想念,那么强烈,好像桃花是她的归宿。紫薇心中闪过不安,快到她来不及捕捉。小燕子回头,脸庞恢复了已往的平静。“紫薇,让四大才子和两大美女去随便做点吧,你不用亲自动手了,做好咱们一起吃”“好,我这就去吩咐去。”紫薇看小燕子终于愿意吃东西了,高兴地去准备。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5:12:00 +0800 CST  
而这时的景阳宫,永琪从开始拜堂都未笑过,面无表情使英俊的他变得冷酷而无情,宴会上的气氛变得尴尬而冷清,乾隆看着这样的场景心中一痛,他的一个决定使他的儿女们有了一个不可磨平的伤疤,那是他永远都无法弥补。
“拜完堂就散了吧,朕累了。”乾隆不想再在这样的环境下待下去,他不忍心看永琪满是痛苦的眼神。
“可是,皇帝,这是永琪第一次成亲,怎么也得热闹热闹啊”
“是呀,皇上,臣妾也盼这一天很久了。。。”老佛爷和愉妃都想让这次婚礼圆满结束。
“朕累了,没看到永琪也累了吗?明天还要上早朝,额娘不希望儿子这个皇帝做的“名不其实”吧?”乾隆话中有话,听得老佛爷面色一白,愉妃也不敢在说话。
喜帕下的人握紧了双拳。一声“送入洞房”便结束了这场在许多人心中荒唐的政治婚姻。
新房中,喜娘的一句“百年好合”一声“早生贵子”刺痛了永琪早已溃烂的心,永琪一把推翻了喜娘端过来的“合欢酒”,碎了的酒杯就像永琪的心一片片裂开,酒水中依稀看到小燕子那落寞的身影,一滴泪从永琪的眼角滑落,滴在红毯上,晕开了他撕心裂肺的痛苦。
“滚,都滚出去”永琪将喜娘吼出去后转身也准备离开,可看到门外的额娘,他僵直了脚步,颓然回到喜床上,掀起被子便翻身睡去。
“喜帕我不会揭,你自己最好知趣点,别试图靠近我,否则我不介意休了你”床的另一边的身影晃了一晃,她颤抖着手将喜帕取下,看着那背对自己的永琪,眼泪串珠般滑落了修饰精致的下颌。
“小燕子,我今天所承受的屈辱都要从你身上讨回来!”欣荣的面庞在红烛的跳跃中显得狰狞而残忍。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5:15:00 +0800 CST  
热闹的皇宫这时也已恢复了平静,漱芳斋中,四大才子和两大美女喝的醉醺醺的,七倒八歪的躺在地上,紫薇搂着小燕子在窗边的地上坐着。
“小燕子,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你别憋在心里,我和你是好姐妹,我是你最亲近的人,你为什么不把你的痛苦和悲伤告诉我,让我和你一起分担呢?”紫薇也有一些喝醉了,她看着小燕子毫无波澜的脸庞,红了眼睛,是什么时候小燕子也可以这么淡然优雅,是在皇阿玛宣布指婚吧。她那时看到小燕子眼中有一些东西消失了,从此便再没出现过,而他们也失去了那个天真活泼快乐的燕子,紫薇想着想着便倚在小燕子身上睡着了。小燕子将紫薇移回她的卧室,给她盖好被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就走了。
回到自己卧房的小燕子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拿出了她和紫薇生日时所穿的旗袍,红色的牡丹花浅浅的镶嵌在锦布之上,金色的丝线环绕着衣角,换好衣服后小燕子走到梳妆台前,取下旗头,拿着檀木梳将盘起的秀发梳散,三千青丝在空中荡起了阵阵涟漪,小燕子拿起永琪曾经给她买的发簪,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将发簪插在发间。看着镜中憔悴的自己,小燕子苦笑着,拿着眉笔细细的描绘着自己的眉角,一点一点,那样认真和谨慎,最后,她拿起朱砂笔在自己眉心画了一朵桃花,衬着小燕子越发显得脱俗。
小燕子走到床边,慢慢的躺在床上,想着这几年在这个皇宫所过的生活,想着皇阿玛,想着令妃娘娘,想着紫薇,想着永琪,想着想着一道寒光闪过,小燕子瓷白的脖颈涌出了大量的鲜红,嫣红的血顺着床沿流下,流到了小燕子拿匕首的手上。
“滴答。”最后流在了床边的红木之上,声音就这样回响在房间中,一滴一滴,没有停止,甚至最后愈来愈急促,似生命走向终点,到达尽头。最后一滴血伴着小燕子眼角滴落的泪水一起滑落。
“永琪,再见了”喃喃的低语后,小燕子闭上了她的眸,离开了这个她万分眷恋而将她伤害的体无完肤的地方。
窗外的朝阳渐渐攀升,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朝向床上的少女,但是,无论骄阳如何照射,那暖人的阳光再也暖不了那副冰凉的身体,永远永远。。。。

【lz写的是有点玄幻的。所以燕子得死】
【第二章,完。明天继续,一天发两章!有时候就三章!!】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6 15:17:00 +0800 CST  
第三章
朝阳依旧像往日一样升起,朝钟也已敲响,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永琪早早起床后向愉妃请安后便去上早朝了,和往常一样,就如景阳宫没有新福晋,他忘记了新婚要和妻子一起向长辈敬茶,亦或是他根本就没记住。因为新娘不是她,不是她心心念念的佳人,不是他愿意共度一生而无悔的妻子。
欣荣走出房门看到的便是永琪匆忙离去的身影,逃离般的离开了这个他所谓的“家”,欣荣用手紧紧扣着梁柱,她不甘,她恨,她更是在嫉妒。愉妃看到后走到欣荣身边,伸出手轻轻搭在她的肩上。
“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去给老佛爷和各宫娘娘请安吧。”愉妃叹了一口气,她不是看不出欣荣的心思,可是她相信时间久了,永琪就会忘了小燕子和欣荣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在她看来永琪不过是少年时的懵懂的情愫,况且男人本就很难做到情有独钟,更何况是帝王家的皇子,可是,她似乎忘了爱新觉罗家竟出情种。
曙光照在紫薇的脸上,紫薇挣扎的睁开眼睛,扶着头坐起身来,看着窗外的天色,似乎不早了,她推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看看了自己所在的房间。
“我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我记得我喝醉了,搂着小燕子说着话,对了,小燕子。。。”紫薇赶紧收拾起身,这时明月推门进来,手上端着脸盆毛巾。
“格格,您醒了,我伺候您梳洗吧”明月边说边向紫薇走去接过紫薇手中的被子整理好。
“小燕子呢?还没起吗?”
“格格应该还没醒了,昨个大家都有点喝多了,这时候才都迷糊过来,彩霞已经去准备了,马上就到请安的时辰了,这会儿彩霞应该准备过去伺候了吧”明月一边接过紫薇递来的毛巾一边说道。
“那我先去小燕子那看看,你去准备点吃的给小燕子垫垫肚子,我害怕一会请安她挺不住。”
“知道了,我这就去”明月说完就出来房间。紫薇随后也离开向小燕子的房间走去,正巧碰上彩霞,两人站在房门口。
“小燕子,醒了吗?该起身了哦,请安的时间快到了,小燕子,小燕子。。。”紫薇见屋内久久都没人回应,疑惑的看了看身旁的彩霞,两人面面相觑,平时都没见小燕子这么懒床过,今个是怎么了。
“小燕子,我进来了哦,你这个小懒虫。。。”紫薇开玩笑的说着,一边推开的房门,映入眼帘的一幕一瞬间让紫薇噤声,血红色的鲜血在床边积了一滩,小燕子的手就那样无力的垂着,平时爱笑的眼睛此时也紧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形成了一抹阴影。
“咣当”彩霞手中的脸盆坠落,溅起的水花荡在紫薇的衣角,点点水迹晕开,就像心中的痛在不断扩大。
“小燕子!”紫薇被声响拉回现实,一声凄惨的呼唤,紫薇一下子冲到床边,她用颤抖的手触摸小燕子的脸颊,彻骨的冰凉一下子从指尖传到心里。
“小燕子,你醒醒啊,我是紫薇,你的妹妹,你别开玩笑好不好,我们不是过两天就要出宫了吗?我们还给你准备了一份惊喜,你怎么可以偷懒在这睡懒觉啊,小燕子,小燕子。。。”紫薇哭的歇斯底里,她不断叫着唤着,可是床上的人终究没有回应她半分。
“彩霞,怎么了。。。”听到动静的四大才子和明月这时都赶了过来,看到眼前的画面都僵直了身体,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的安静的人是他们活泼开朗的主子。
“格格,格格。。。”四大才子和两大美女哭跪倒在地上,然后爬向了床边。
这时的漱芳斋惨淡一片,哭声起伏。
下朝后的永琪和尔康陪着乾隆向慈宁宫走去,向老佛爷请安,慈宁宫坐着满满的人,各个嫔妃阿哥格格都在,都向愉妃道喜。永琪和欣荣双双端起茶杯向乾隆和老佛爷敬茶。接过茶后的老佛爷眉开眼笑。拉着欣荣的手说:“欣荣啊,你可要为我们爱新觉罗家快点开枝散叶啊,我就盼着抱曾孙子呢。”
“是,欣荣遵命”欣荣知道这是老佛爷在众人面前立威便满口答应。
“咦,这就几时了,这小燕子和紫薇怎么还不来请安啊,明知道今天是她们五哥五嫂大喜,也不赶紧来请安,昨天没去宴会就已经宽恕她们了,今天怎么了,反了不成?”老佛爷厉声的问道,慈宁宫顿时寂静了下来。
“老佛爷,您别生气啊,您这一生气,这屋子里的老老小小可都遭殃了。”晴儿轻声安抚道
“老佛爷,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多不好啊,欣荣想啊,可能昨天两位格格太累了便误了时辰,您别在意。”
“她们累,有你累吗?真是民间来的不知一点分寸,没规矩”老佛爷冷哼说着
“皇额娘,小燕子最近不舒服,是儿子让她不用晨昏定省,儿子这就去瞧瞧,看看这丫头好了没,好了儿子就让她过来给您赔罪。”乾隆连忙说着情,虽不喜,但是不想小燕子在老佛爷心中的印象越来越坏。
“不舒服吗?那哀家也去看看,看看这丫头是不是真的起不来床!”老佛爷就这样带着嫔妃走向漱芳斋,乾隆示意尔康和永琪也赶紧跟上。
走到漱芳斋,没有一点动静,连通报的都没有。这让老佛爷更加恼火。
“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老佛爷说完便向内屋走去,依旧很安静,这让前来的乾隆尔康永琪晴儿心里都是一阵不安。终于在内屋前的走廊听到了一点动静,低低的啜泣声在不断回响,声声围绕在所有人周围。
“小燕子,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们,你怎么舍得,你用最残忍的方式选择永别,你就不怕我心痛吗?就不怕皇阿玛心痛吗?更不怕永琪心痛吗?你怎么可以,小燕子,你醒醒啊。。。”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26:00 +0800 CST  
【续上】
句句的呼唤,声声滴血的诉说使门外的众人听得如此清晰。 “永别”“离开”的字眼就这样炸开在永琪的脑海中,震的他脑中一片空白。乾隆尔康晴儿等人急步走进房中,眼前的一切让他们都停住了脚步,怔然的看着床塌上毫无生命力的小燕子。 “小燕子,皇阿玛来看你了,你怎么不请安啊,不要以为皇阿玛宠着你,你就可以这么有势无恐了吗?还不赶紧起来。”乾隆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燕子苍白的脸,他没有想到会有看到这样小燕子的一天,他不愿相信,他最宠爱的女儿就这样离开了他这个父亲。乾隆的眼眶中已满是泪水,“皇阿玛,小燕子离开了我们,她不要我们了,她什么都不要了。”紫薇站起身搂着乾隆,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自己心中的悲痛,小燕子的死去让她如此的无助,如此的悲凉。尔康走进从乾隆手中接过紫薇,搂着紫薇分担着她心中的痛,他没有想到那个大而化之的小燕子会已这种方式结束了她的苦苦挣扎,尔康担忧的转头看向永琪,他不敢想象永琪现再的心情,这样压抑的气氛让他都有些受不了。随后进来的老佛爷和嫔妃也都呆住了,令妃更是被刺激的差点摔倒,幸好有晴儿扶着。令妃和晴儿向前走去,越走进看到小燕子,越是哭的一发不可收拾。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29:00 +0800 CST  
【续上】
这个从进宫她就当亲生女儿疼爱的小燕子就这样香消玉陨了,晴儿也在低声呜咽。此时没有人说话,安静的让人惊颤,屋外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也阴沉了下来,朵朵阴云遮挡在漱房斋上空,一声雷鸣响起,轰鸣的声音使众人的耳膜发疼,也将呆立的永琪拉回了现实,现在的他眼中只有一片红色,如若昨天的红色让他厌烦,而今天的红色却让他心疼,疼的他心口也仿佛浸在了这样的红色中,永琪靠近床边,一步一步走得极其缓慢,他坐在床沿上,轻柔的搂过小燕子,至宝般的抱在怀里,手轻轻抚过小燕子头上的发簪。手指一点点掠过脸庞,最后停留在脖颈的伤口上,血已凝结,可是永琪的心开始流血。 “小燕子,你不是答应我不离开我吗?你说话不算数,你不要我了吗?没有你,我以后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我们之前约定得事情你也要反悔是不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永琪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再次红了眼睛,愉妃看着这样的儿子心痛不已,她没有想到小燕子会选择自杀,更没有想到永琪竟爱她如此至深。永琪紧紧抱住小燕子,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温暖怀里冰凉的身体,哭声渐渐变大,最后那嘶哑的哭声就如燕儿痛失终身伴侣的悲鸣,响彻大地,这是的雨倾盆而下,狂风吹开紧扣的窗户。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31:00 +0800 CST  
【续上】
风混合着雨水和大片桃花吹进屋内,雨滴滴在地上,洒在众人的身上,使得所有人感觉异常的寒冷,桃花随风飘到了小燕子身上,那种决然的美让人终生难忘,风过无痕,却卷起了桌上的一张宣纸,被风带到了地上,紫薇低头看见,忙弯腰捡起,小声念了出来:“皇阿玛,紫薇,永琪,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请原谅我已离你们而去,皇阿玛,小燕子走了,谢谢您给我一个家,一个父亲,一份不属于我的父爱,我知道我的任性让您有时十分为难,可是您无论什么时候都在包容我,我庆幸我可以得到这样的宠爱,可是,燕子累了,这样的皇宫让我活的很累,原谅燕子不能侍奉在您身边了,希望燕子走后,您能保重身体燕子会为您祈祷的。紫薇,原谅我这个姐姐的离开,我的存在让你在认父的路上走的如此坎坷,让你和尔康的爱情也倍受阻碍,我没什么可要求的,只希望你幸福平安。如果有一天你们结婚了,原谅我无法亲自的祝福,但是我想我知道我会开心的。永琪,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曾答应你的我没有遵守,我只能把我的心留在你身边,陪你,我会一直都在,永琪,我们定个约定好吗?来生不要投生帝王家,我害怕来生找不到你,那样我又该怎么活,永琪,来生,我不会再反悔,所以你也不要娶别人,好不好?”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32:00 +0800 CST  
【续上】
紫薇越往后念越泣不成声,最后那句“好不好”更是停顿了几次才念完,尔康搂着快要昏倒的紫薇,心中一阵抽痛,他在心疼小燕子,心疼永琪。“好,好,好我答应你,来生,我等你来找我”永琪的眼泪落下,和着一朵桃花落在了小燕子的颈上的伤口上,没有了发现那朵桃花就这样印在了那里,就如这个桃花的印记是一直存在的。大雨继续磅礴地下着,乾隆和紫薇还有尔康晴儿等人陪着小燕子了三天,三天来永琪没有放开过小燕子,一直搂着,陪着她说着过去的种种,语气是那样的轻柔和宠溺,仿佛把他一生的柔情都给了这个和他协约来生的至爱,雨也下了三天三夜,直到第四天才恢复晴朗。 “永琪,今天该封棺下葬了,放开小燕子吧”乾隆看着他憔悴的样子,心中的悔更深了几分,如果不是他的冲动赐婚,事情就不会发生。 “皇阿玛,可不可以不把小燕子葬在皇陵,她那么喜欢自由,我想给她找片净土,让她可以安息”永琪央求着。 “好,依你,小燕子估计也喜欢你的安排”乾隆说完便走了,没人看到他转身而去眼角滴落的泪。 “小燕子,我们出宫喽。”永琪抱起小燕子和紫薇尔康晴儿一起出宫向花海前去。来到花海,柳青柳红金锁萧剑都已到达,他们前几天准备给小燕子的惊喜变成了她的葬礼。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34:00 +0800 CST  
【续上】
小燕子的墓在一个竹屋的旁边,竹屋是柳青萧剑等人建的,是准备给小燕子的惊喜,没想到。。。永琪把小燕子放在棺中,伸手抚摸着小燕子的脸颊,仔细而认真“小燕子,我把你的长相记住了,来生我一定认出你,所以你也不要把我忘了,好吗?”说完在小燕子毫无血色的唇上印下深深一吻,紫薇和晴儿金锁柳红都不忍心的扭过头,这样的画面太揪心。尔康上前拉起永琪,“永琪,该封棺了”“恩,我自己来”棺盖缓缓上移,看着小燕子的容颜在永琪的视线里渐渐消失。 “啪”一声棺盖的扣响,小燕子便永远离开了十全十美家族,离开了这个她所深爱的男人,离开了她的兄弟姐妹。离开了这个她曾经创造多少欢喜的世界。一铲一铲的黄土也湮埋了她的痛苦与挣扎,她的所有一切。墓碑立好后,众人碑铭不知道该怎么写。 “我来写吧”永琪说完便上前开始写。隽永的朱砂字承载着深深的爱恋 【吾妻小燕子之墓】 “种棵桃花吧,小燕子在去世之前那几个月最喜欢的”紫薇看着墓碑想了想说道。 “好,小燕子,以后我们会经常来看你,你要记得我们,不要忘记,千万不要忘记”永琪和十全十美家族的人站在夕阳下,眼睛看着远方,默默祈祷逝去的人一路走好。

【第三章,完。一小时或两小时后,再发第四章。】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3:37:00 +0800 CST  
【我来了~~继续发文!!!】
第四章
又是一年过去,永琪坐在小燕子的墓旁,偷轻轻倚在墓碑上,眼神中充满柔和。 “小燕子,春天又来了,皇阿玛准备再一次南巡了,你还记得我们南巡的时候吗?你当时都快把我气死了,不过,我还是得到了你的心,呵呵...小燕子,我想你了,这次南巡一去几个月,你让我怎么舍得离开你这么长时间,你是不是也舍不得我啊,皇阿玛说是让我去散心,可是,没有你连心也没有了,怎么再有心可以去散呢!小燕子。。。”永琪的声声呢喃着。远方看着这情景的紫薇等人心中都一阵难过。快三年了,冬去春来,桃花开了又谢,终究没变得还是永琪的情。 “永琪,不早了,该回宫了”尔康看看天色在远处叫着。 “恩,知道了”永琪回答后摸着碑上的字“小燕子,今年你的忌日不能陪你了,等我回来我一定补偿你,你要记得想我啊,我在外面会一直想你的,我永远爱你”永琪说完后吻了吻碑上的字就离开了,桃花在永琪的身后摇曳,似回应他的承诺。傍晚,景阳宫内,愉妃和欣荣坐在餐桌旁等着永琪回来吃晚饭。 “额娘,我回来了”“回来了,来,赶紧过来吃饭吧,欣荣都等了好久了,菜都快凉了,你看。。。” “额娘,您吃吧,我在外面吃过了,我还得回书房帮皇阿玛批阅奏章”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5:20:00 +0800 CST  
【续上】
永琪打断愉妃说的话,眼睛从进门都没抬起过,说完就抬脚便走。这时,愉妃站起来说:“永琪,你站住,快三年了,忘掉小燕子就这么难吗?额娘知道你还再怨额娘,可是额娘不知小燕子会选择自杀,额娘也很愧疚,但是,永琪,你不可能守着一个死人一辈子,你要额娘怎么办,你又让欣荣怎么办,她从嫁给了你就没有拥有一个丈夫的关怀,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 “残忍,呵...额娘,当时我求你,小燕子求你,你都没有答应成全我们,好,我忍,因为你是我额娘,可是你在反对我和小燕子的同时又让我娶欣荣,你不觉得你太残忍了吗?你和老佛爷用这段婚姻逼死了小燕子难道就不残忍,小燕子死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现在在小燕子未满三年丧期,你又要我对别的女人好,你不觉得残忍吗?”永琪的一句句质问让愉妃步步后退,她没有办法回答儿子的话,是啊,要不是当年的阻挠永琪也不会这样恨她这个母亲,永琪也不至于现在过如此这般得行尸走肉,可是她是为他好啊!愉妃满脸苍白,永琪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不忍,可是一想到三年前小燕子自杀的场景,他就忍不住心痛。 “额娘,儿子的话言尽于此,不要让儿子更恨您”永琪的话使愉妃的身体抖了一抖。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5:25:00 +0800 CST  
【续上】
愉妃看着儿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知道当年做错了,可是,现在这个错再也没办法弥补。愉妃自悲自怜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旁边欣荣的表情,那狰狞的丑陋面容让这个夜晚越发阴森。慈宁宫中,晴儿给老佛爷解着旗头,烛光中,那位老人眼角又增添几丝皱纹,发间也多了许多白发。 “晴儿啊!三年快过去了,这三年皇宫就像个大冰窖,冷的人心都是凉的,小燕子这孩子走了以后,我都发现我老的更快了,晴儿,你是不是在怨哀家?”“晴儿不敢”晴儿闷闷的说道。 “哀家知道你在怨,可是皇家有皇家的苦衷,而且愉妃也是用死来威胁永琪,这就是命,小燕子有一句话还是对的,来生不要投生帝王家,哎...”老佛爷想着这三年永琪对她们的怨和恨,想着冰冷得皇宫,想着那个总是闯祸而被她罚的小燕子,她真的想小燕子了,也许,人老了,就开始怀念,怀念那段热闹的生活。晴儿听完老佛爷的话没有说什么扶起她便伺候她就寝了,月光照亮了整个皇宫,却照不亮人们心中那片阴霾。

【第四章,完。写暑假作业去了,还剩一张手抄报就写完了!!等一下,如果还有时间,就发第五章吧!!】

楼主 13543828351  发布于 2012-08-07 15:27:00 +0800 CST  

楼主:13543828351

字数:59953

发表时间:2012-08-06 21: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04 13:16:35 +0800 CST

评论数:14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