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总裁】看到了个富婆借子的广告,结果碰到了不好的事情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3:00 +0800 CST  
前段时间我发现了个奇怪事,校门口电线杆上,一个小广告已经帖了三天了,可是还没有被撕掉。
这不符合常理,那位置以前也出现过广告,但从来活不过两小时。
忍不住我就上去看了一眼,一下子我就被广告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老公是香港富商,不能生育,重金求男共生一子。”
旁边还贴了张照片,虽然重要部位打了马,但还是能分辨出来,这是个姿色不错的美女。
我摇摇头就离开了,一般这种都是骗人的,再说了有好事也轮不到咱啊,小区这么多人,肯定早就被捷足先登了。
没理会这广告,我就离开了。
可还没到三天的时间,我他妈悔的肠子都清了,自从看那个广告,我是神不清了,气不爽了,好运不在光倒霉了。
头天出门钱就包掉了,身无分文从市区走了两个半小时回学校,第二天寝室就被人家偷了,别人都是丢点小玩意,就我笔记本电脑没了,三千多块钱打水漂。
第三天出门的时候更是被车撞了,造事车辆逃逸一毛钱都没赔我,还好撞我的是自行车,只是受了点轻伤,但还是贴了好几百块的医药费。
可这些都不算什么,就在前两天下午,朋友说有个新开的地下麻将馆,人傻钱多,让我一起去把前段时间倒霉的钱都挣回来。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3:00 +0800 CST  
这还款的日期一天一天的逼近了,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疯了,都他妈是那个小广告害的,没看他以前,我一直都是人品很好的。
又路过了校门口,小广告居然还在那,我气的冲过去就想要撕了她,但是临走到跟前的时候,我又忍住了。
撕了它有啥用呢,还不如打个电话去问问,万一要是这女的还没找到人,我的高利贷不就有着落了么?
说干就干,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一阵温柔的女声,出现在我的耳边。
她居然真的要找人借子,而且,还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这不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么?
妹纸约好了,下午两点半和我在肯德基见面,本来以为会被放鸽子,没曾想到她真的来了。
乌黑的秀发,带着点齐刘海,开着兰博基尼,简直就是梦中的女神啊,不对,百分百白富美。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5:00 +0800 CST  
酒店钱当然是她付的,万达嘉华,屌丝从来没有住过这么高档的酒店。
能住这么好的酒店,上这么靓的妞,还有钱拿,我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之前的那些倒霉,肯定就是为了衬托我今天的幸运,没错!
白富美女神没有跟我过多的交流,不过她还是挺有情调的,一进门就脱下了外衣,爆棚的事业线,让我的整个神经都开始紧绷。
“一起喝一杯吧!”
说着,她开了瓶红酒,给我也倒了一杯。
本来以为,只是调情用的红酒,可喝下去以后,我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的时候,脑子就是一阵天旋地转,浑身的肌肉都是一阵的酸疼,白富美女神没有了,一爬起来,就看见室友毛楠,在我的眼前晃悠。
“我这是在哪呢?”
强行晃了晃脑袋,摆脱了迷糊的感觉。
“当然是在寝室啦!”
我不是应该,和白富美女神在酒店么?怎么到寝室来了?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5:00 +0800 CST  
“你小子,喝得烂醉,趴在宿舍楼底下,要不是我把你搬上来,你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不可能啊!”
我才喝了一杯酒,怎么可能烂醉呢?
“不跟你扯了!”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居然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我还有选修课要上呢!”
“你神经了吧?好选修课,今天星期三,你选修课是星期二!”
听到毛楠的话,我浑身就是一个哆嗦,星期三,不可能啊,今天明明应该是星期二,我早上还和女神白富美开房来着呢!
看了看手机,果然是星期三,我整个人的身上,开始有些发毛了。
我这该不会,是撞邪了吧?
越想我就越觉得诡异,突然,我鬼使神差的对着毛楠问道。
“校门口电线杆上的小广告还在么?”
毛楠听到这话,奇怪的笑了笑,摸了摸我的额头。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6:00 +0800 CST  
最近一个 月,上面都是光溜溜的,从来都没有过广告!”
本来我就有些被吓到了,听到毛楠这话,我更是有些毛骨悚然,赶紧给好几个朋友打了电话询问,他们都说没见过校门口电线杆上有过小广告。
不信邪的我,跑出去问保安,还被保安给鄙视了一顿。
真的没有?我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明晃晃的看见,那小广告还贴在电线杆上。
我注意了一下,过往的行人,都没有怎么注意电线杆,即使注意了,表情也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说,这个小广告,只有我能看得见,其他人看不见?
我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完了,完了,这下肯定中邪了。
这种中邪的事情,我不是没有碰到过,小时候我就曾经看见过不干净的东西,因此而发烧了好几天,到医院挂吊针,吃药都没用,最后是我妈死马当成活马医,请来了我家乡下跳大神的二姨,叽里呱啦的给我跳了一整天,最后莫名其妙的就痊愈了。
一想到二姨,我就想到了她那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的跳大神,还有身上难闻的,类似消毒水又不像消毒水一样的味道,不知道为何,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6:00 +0800 CST  
我立马就打电话朝老妈要二姨的地址,并且准备请个三 天假登门拜访,但没想到,老妈的回答,却是把我给吓了一跳。
“我直接让你二姨过来找你!她的公司跟你们学校不远。”
公司?二姨可是神婆出身啊,怎么也开始找地方上班了?我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老妈的要求做了,在学校门口等了半天,正当我快要不耐烦的时候,突然一个先当有特点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耳边。
“小星星,我在这呢!”
小星星,这正是小时候二姨对我的特殊称呼。
我转过头绕了一圈,却是一点也没看见二姨的踪影。
“朝哪看呢!”
朝着声源处看去,我整个人都有些吓尿了,我一点也不敢相信,这个带着墨镜,提着lv包,拿着ip6的女人,会是我的二姨,在我的印象中,她一直都是那种蓬头垢面,神叨叨的,跳起来群魔乱舞的模样。
“二姨,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吃惊道。
“我怎么就不能这样?难道,疯疯癫癫的才是我么?我可只比你妈大两岁呢!”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7:00 +0800 CST  
她刚刚看着我的时候,还是蛮开心的,但不知道为什 么,这句话一说完,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你最近是不是运气特别差,身边经常发生奇怪的事情?”
听到二姨这话,我就是一阵的兴奋,尼玛找对人了啊,虽然二姨看起来不是那么神叨叨的了,但有本事就是不一样,还是看的这么准。
“对对对!”
我赶紧把我最近的遭遇跟二姨说了,特别是那个电线杆上的小广告。
“快带我去看看!”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7:00 +0800 CST  
“二姨,就是这里!”
我指着电线杆上的小广告那个激动啊。
“别人都看不见,只有我能看见!”
还好现在周围没什么人,不然别人肯定会以为我是疯子。
“凤鸾阴缘纸,你这是日了鬼了啊,你怎么能看到这个东西?”
日了鬼?我擦,二姨居然连这个事情都知道,真是太神了。
“凤鸾姻缘纸,是什么东西?”
对于二姨的神奇,我已经是见怪不怪,我倒是对这张纸有些好奇。
“这是已经失传了老物件了,传说古代强大的雌性鬼物,想要诞生后代的时候,都会用这个来吸引姻缘。”
说到这里,二姨顿了顿。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8:00 +0800 CST  
我赶紧掀开了我的衣服,果然,在我的肚脐上面,有一颗黑痣,但是我敢肯定,昨天之前,我的肚脐下面,是绝对没有这个东西的。
难道说,我真的是日了鬼?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是一阵后怕。
“二姨,怎么办,快救救我啊,我这么年轻,我还不想死啊!”
这可不是什么人鬼情未了,从小受二姨的熏陶,我听说过的鬼吃人的故事,可是不少啊,那种纯洁的人鬼爱情故事,只能是在电影里面才会出现。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急什么,前段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特别是吃了什么东西,详细跟我说说。”
我赶紧把我最近干的事情一件不拉的全部都跟二姨说了,就连我上厕所用的什么牌子的纸,都说的一清二楚。
可二姨没有说话,摇了摇头,面上的表情严肃而又带着疑惑,我继续说吃的东西,当我说到荔枝的时候,她终于动容了。
“你是亲手选的荔枝?选完了之后,还擦过眼睛?”
“是啊!”
“那就没错了,用荔枝叶泡的水,擦过眉毛,能短暂的造成天眼的效果,不过,你现在还能看见,这就有问题了!”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9:00 +0800 CST  
“走,跟我上车回家,我感觉有些不妙,要赶紧给你算一卦。”
“等一下!”
我朝着电线杆走了过去,把那张凤鸾姻缘纸给扯了下来。
“这破纸,可不能让它在祸害了别人。”
二姨看着我扯那张纸的时候有些不悦,但终究没有阻止我。
一到二姨家,她就开始起卦,净手之后,拿起三个铜钱,开始往桌子上掷,我以前从来也不知道她会这玩意,只以为她会跳大神,现在倒有些刮目相看了。
二姨折腾了半天,我也看不大懂。
“你的生辰八字给我!”
我赶紧报给了二姨。
半响之后,她的脸色一黑,似乎是用掉了许多的力气。
“你的命格,被人家动了,本来你是平安一生的命格,现在却变得凶险异常,阴气极重,怪不得你的阴阳眼能保持这么长的时间。”
命格被人动了?我赶紧检查了一下身体,没发现什么异常,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我还是没能力感受到。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9:00 +0800 CST  
up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49:00 +0800 CST  
说着,二姨又开始丢铜钱。
“下卦为“坎”,上卦为“巽”,是涣卦!”
二姨说话的都有些虚弱了,我能感觉到她整个人那种巨大的小号,
“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知道她的状态很不好,但我还是咬着牙对着她问道。
二姨的脸色比之前更差,但似乎透露出更多的坚定。
“涣卦的卦辞是风行水上,你只要坚守本心,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再说了,有二姨在这呢,你能有什么事?”
听到这话,我放心了不少。
可我并不知道,一天之内为同一个人而且是有血缘关系之人起两卦,是多大的忌讳,而又要冒着多大的风险。
当然也不曾晓得,涣卦乃是下下签,当真不是什么好卦。涣,就是涣散的意思,人命即将涣散,也就是活不长了。
“那,二姨,我现在应该干什么?”
“该干啥干啥,今晚上你就住我这里吧,我估摸着不会安静。”
听到这话我瞬间就急眼了。
“难道说她利用了我,还要取我性命不成?”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0:00 +0800 CST  
卧槽哪有自己给自己贴up的啊撒!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0:00 +0800 CST  
“不是她,你的命格被人改动,又和修为强大的女鬼接触,身上充满了鬼气,带着强大鬼气的血食,对于在阳间游荡的鬼物来说,乃是不可多得的大补之物。”
我擦,这意思不就是说,我变成唐僧了,各个鬼鬼都想吃我?
二姨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点了点头,她说完这句话就开始打坐休息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愣着。
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就这么守着二姨,二姨这么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过去了。
她终于睁开了眼,脸色虽然还是很差,但终究还是恢复了许多。
“你怎么还在这?不是告诉你该干什么干什么?”
“二姨,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干什么啊,都快被鬼吃了,您快给我看看,我能干点什么,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你能干什么?你还能干得过鬼不成?再说了,有我在你怕啥?实在没事干,那边柜子上有本书,你拿去自己看看吧!别打扰我休息!”
说着,二姨有开始闭目。
我赶紧拿起了这本书,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1:00 +0800 CST  
不管了,死马当成活马医!
我拿起书就开始翻阅,里面的符咒一个比一个难,无奈之下,我选了一个最简单的包身符,拿着二姨书房里面的笔和纸,照着画了一个,有没有效果,就只有天知道了。
饶是如此,画完也是天色已黑,我如获至宝的踹着我的保身符,出了书房,却只见二姨已经在客厅里面开始摆弄一些什么。
“去那边的凳子上面坐着,闭上眼睛,阴气越来越重了,我怀疑他们就要来了。”
二姨的声音,略微带着点沙哑,更多的是谨慎和严肃。
我赶紧到凳子上坐着。
“需要我干点什么么?”
“闭上眼睛坐好就是了。”
二姨刚说完这话,我就感觉旁边一阵阴风习习,浑身就是一凉。
骤然间一股强烈的撞击声,传入了我的耳朵。
我不由自主的睁开眼,只见凳子前面银光一闪。
“啥情况?”
我有些稀奇的对着二姨问道。
“有两只小鬼,自己撞到结界上撞死了!”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3:00 +0800 CST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
“你要是想看,就把这个放在脑门正中间!”
一个黑色的珠子,被丢到了我的眼前,是一颗眼珠,我吓的差点把它丢出去,但最终还是稳住了。
一个死的眼珠,有什么好怕的?我把它放到了脑门中间,朝着四处看看,但一时半会,也没发现什么,似乎刚才那两个小鬼被撞死了以后,就没什么鬼再来了。
正当我松一口气,准备把这个奇怪的眼珠子放下去的时候,骤然又是一股冷气直冲脊梁骨。
我本能的抬起头,一团黑气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我冲过来,那架势,可比看3d电影刺激多了,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我第一次感觉大,自己距离死亡如此的接近。
跑是不可能的,这速度太快,我唯一来得及做的事情,就是抬起手挡在身前。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3:00 +0800 CST  
还好有那一道银光又出现了,挡住了黑影,不然我今天不死也残。
二姨这招略屌啊,我正感慨着,但突如其来的异变让我的心又揪了起来。
这团黑影,居然没有被银光干掉,而是活生生的漂浮在我的眼前。
他停了下来,我也终于得以看清,那黑雾之中,居然隐藏着一个人脸,它没有五官,只有一张嘴,这嘴看到我,骤然间张开。
越来越大,瞬间就到了极限,它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似乎是在威胁我。
我的心里就是一揪,不过有银光保护,我倒也不是很怕。
我的这一举动似乎把大嘴给激怒了,它又开始扩张,嘴巴两边的皮肉开始一点点的龟裂,血光四射,整个脸皮慢慢崩溃,直到大嘴吞噬了整张脸。
这下我才是真的怕了,如果说刚才的嘴只是示威的话,我确信现在这个,能一口吃掉我!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2:54:00 +0800 CST  
周围寒气大增,我浑身的汗毛也开始炸了起来。
我也不确定银光是不是能挡,赶紧朝着兜里的保身符抓过去,一旦银光无效,我就立刻拿出它来自救。
大嘴撞到了银光上,我的心也纠到了嗓子眼,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声如同雷霆一般的响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孽畜敢尔!”
是二姨到了。
一道黄色的符咒,正中鬼物,二者一起焚烧殆尽,没留下一点痕迹。
“二姨,你怎么才来啊,吓死我了!”
这个节奏,太他妈刺激了。
“你不是想看鬼么?我让你看看清楚啊,顺便测试一下你的胆量。”
我特么真是醉了,都快吓死了,原因居然是要测试我的胆量。
“二姨,咱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
“一个还没化形的,连小鬼都算不上的东西,就把你给吓成这样了!”
她看着我那眼神,就好像再说,你个怂逼。
“切,我只是以前没见过而已!”
这种时候我当然不能退缩。
本以为二姨会继续跟我开开玩笑,可她却脸色骤变。
“坐那里千万不要动,有大家伙来了!”
说着,二姨转过身,朝着窗户口看去,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难道说,它们要从窗户进来?我刚朝着窗户看过去,整个窗户却是一下子炸开。
令人惊悚的一幕出现了,无数张黑雾人脸,尖叫着朝着屋子里冲进来,她们更狰狞,更血腥,最重要的是它们都是冲着我来的。
要不是我的控制力好,现在绝壁吓的尿裤子了。
可二姨还是淡定的,这种程度,她完全不放在眼里。
“阵...起!”
简单的两个字,整个屋子里面却是风云突变,冲进来的黑雾人脸,犹如进入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瞬间化为了一缕缕黑岩,在强大的日光灯照射下,很快就消散了。
屌!之前我就知道二姨屌,但没想到她这么屌,所谓茅山传人,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二姨威武!”
我忍不住叫道。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3:02:00 +0800 CST  
二姨的声音,并不像我想象之中的那么有力,显然她维持这个阵法,也并不轻松。
这些鬼物的冲锋,持续了差不多三分钟,整个房间里的温度,也是直线下降,本来有些炎热的夏天,已经有些冰冷了。
我也有幸得见了各种各样的鬼物,他们大多都伴随着黑雾,有些是人脸,有些是胳膊腿,甚至有更强大的,还带着半截身子,但它们都在二姨的法术之下灰飞烟灭了。
一波鬼物终于退去了,二姨也是接连退后了好几步,显然是有些不济了。
“二姨你没事吧?”
她这样,完全是为了我,看着我的心里,也很是不好受。
“放心,就这些小家伙,还搞不定我!”
虽然二姨嘴上还厉害,但不管怎么看,我都觉得她有些力所不逮了。
就在我正着急的时候,头顶上的日光灯,突然闪了一下,我只以为是电压不稳,也没在意。
但紧接着,它开始闪烁第二下,第三下,然后开始抽风了一般亮和熄。周围的温度再次下降,如果说刚才是给人秋天的感觉,那么现在温度恐怕要入冬了。
头顶上灯泡啪的一声炸开了,饶是我的胆子已经增大了不少,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弄得一惊,然后更大的动静在后面,四周的窗户像放鞭炮一样接连破碎。
明明没有人去开门,所有的房门也在一瞬间敞开。
拿着二姨给的眼珠子,我分明的看见,一股股阴风,朝着屋子里面灌进来。
二姨住的是别墅区,二层小洋楼,因为知道今晚上会有事,到处都关的好好的,但我分明听见,从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有人上来了!
不对,是有鬼上来了。
二姨的家里,是装了摄像头的,而且显示屏就在我旁边,我分明看到楼梯上什么都没有。
但一阵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这脚步声不光传到我的耳朵里,还直击我的心脏,就像是催命的号角。
突然,这脚步声停了,二姨也朝着门口看过去,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愕,我从来没看见过她的有这样的脸色。
“阁下是哪一位鬼王?居然来此?”
二姨的声音里,居然带着点颤抖。
鬼王?门口有一位鬼王?我怎么看不见?
情急之下我才发现,那眼睛早已不在我的眉心,赶紧放上去,我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楼主 Amard_陌然  发布于 2015-08-09 13:03:00 +0800 CST  

楼主:Amard_陌然

字数:15205

发表时间:2015-08-09 20:4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5-09-01 23:06:15 +0800 CST

评论数:53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