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G】十里故清欢古风,穿越

【原创BG】十里故清欢
古风,穿越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5 10:56:00 +0800 CST  
顾十里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五官恍如雕刻,姿容清冷,宛若天人。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目光空洞的目视着前方,长发如墨散在玄衣之上,几乎融为一体。
下一秒,竟亲自下河去捞了人。
下人均是一阵惊呼:“王爷!”
他看不见,听力却是极好的,判断着她的方位,打横抱将人捞起丢在了按上,便居高临下的站在那静等。虽是盛夏,夜晚的河水对他却是极大的考验。手不着痕迹的搭在胃部,微微蹙起眉头,糟糕,怕是受寒了。
今夜,该要难熬了。
夏清欢被捞上岸好一会才缓过来,耳边是小翠叽叽喳喳的牢骚:“小姐,你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话未说完又继续掩面哭泣。
夏清欢打量着四周,仔仔细细观察着周围所站的人,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了下身上穿着,冷静分析出一个结论:她穿越了!
小翠见夏清欢迟迟没有反应,着急的摇晃着她的手臂:“小姐!小姐!怎么不说话,可是在喝水中泡傻了?”
婉转动听的声音响起,如空谷幽兰,那是顾十里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我是谁?”
在场之人皆是呼吸一屏,接着开始窃窃私语,王爷新娶不久的娇妻,竟真的傻了?
顾十里剑眉一挑,有意思。
还是小翠先反应过来:“小姐!你可不要吓奴婢!你乃夏侯府的郡主,小女夏清欢啊!”
夏清欢?这身子的前身,竟也叫夏清欢,该不会是自己的前世吧,讽刺一笑。
脑中是她生前最后的回忆。
她本是21世纪的医学生,刚刚实习结束。
她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与安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从高一就在一起,到现在有八年了吧
安时已经25了,她也有24了,两人准备等工作稳定下就结婚。可就在夏清欢递交简历的当天晚上,安然开车带她去一山许愿,可就在即将到达山顶的时候,刹车突然失灵,车坠落下悬崖,夏清欢脑中最后的画面,是安时浑身是血闭眼护着她的画面,随后,她心如死灰,没了意识,再睁眼,就是刚刚了。
安时不在了,上天为什么还要和她开这样的玩笑呢,为什么不让她随他而去。
想起安时最后护着她的画面,她知道,安时想让她活着。

夏清欢这才想起打量自己刚刚的救命恩人,他如神邸般笔直的站在那里,夏清欢自认自己知道的明星不少,却没见过哪个生的像他这样好看。伸出一根手指指向顾十里,像旁边的小翠发问:“他是谁?”
小翠将她的手指按下:“小姐怎可这样指着王爷。王爷乃是顾丞相长子,小姐的夫君,小姐已经嫁与王爷三月有余,小姐可是真傻了?”
“夫君?”疑惑的二字就这样从口中冒出。
正欲离开的顾十里被这二字叫的身形一顿,回头目光空洞的看了一眼她的方向,不带一丝犹豫的离开了。
夏清欢这下眉头拧的更紧了。瞎子?可惜了。
示意小翠扶她起来,冲着下人吩咐了句:“回府。”所幸她古装剧看得多,不至于太失分寸。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5 20:58:00 +0800 CST  
夏清欢迈下马车,首先入眼的是门旁两坐比人还要高大许多的石狮,夏清欢数着台阶,一步,两步,三步…十五步。古人可真不嫌麻烦,竟在大门前砌那么台阶,为显气派?
看着玄色的大门,她不禁想起刚刚穿着玄色长袍那人。
萧念念只觉得被小翠领着走了好远,才到了自己的住所,远远就看到了院口的牌匾:清雅阁。
走进门口两个白衣丫鬟行礼:“奴婢给王妃请安。”正在忙前忙后的几个小太监也都放下手中的活计一同向她请安。
顾清欢朝小翠低语:“这丫鬟怎都穿的如此寡淡,不显生机。”
小翠小声提醒:“小姐,这是之前您吩咐的,府中之人只可着白衣进出。”
夏清欢撇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白衣,这身子的旧主性格可真是古怪。她献身医学,整天与白色打交道,也见了不少生离死别,人死的时候,蒙面的是白布,但凡丧事,必定是一片白色,她觉得白色不吉利。
轻咳一声:“往后不必整日一身白衣,随了自己喜好便是。”
几个丫鬟似是不敢相信,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小翠用胳膊撞了下其中一个丫鬟,几人这才回神,赶忙行礼:“谢王妃恩典。”夏清欢微微颔首,踏进院子。小翠解释道:“小姐同王爷住一院处,位北朝南,阳光极好。因王爷眼睛看不到,所以这院处并不如府中其他院处广阔,里面摆设也极少,好在清净。不过小姐过门时王爷曾吩咐过,小姐需要什么,照办就是。”
夏清欢不用小翠说也感受到了,院中连盆花做装饰都没有,除了院中的几座宅子,放眼望去全是砌好的石板路。
进房左瞧右看,这屋子未免也太过简洁了些,一张黑色檀木雕花床,同色一张桌子,上面不摆放一小盒,应是妆奁了吧,离桌子不远处摆放一楠木箱子,再没有其他物件。与她在外面看到的豪华气派格格不入。
小翠琢磨不清主子现在的脾性,以为是在嫌弃,向她解释:“这屋子之前是王爷住的,小姐来后王爷便把这让了出来,自己搬去了书房。难免简洁了些,小姐需要什么且吩咐,小翠这就交代府上的丫鬟去置办。”
夏清欢摆摆手,她倒不觉得缺什么,该有的都有。忽地打了个喷嚏,这才想起自己不知在水中泡了多久,衣物尚还未干。
吩咐小翠:“你去膳房取块生姜,去皮切沫,再寻些红糖过来,水沸放入沫,稍煮片刻放入适量红糖,莫太甜了,再煮个一盏茶的功夫。”末了,想起那玄衣男子,不知他是否受寒,又交代了句:“煎上两碗,连瓦罐一并端来,食盒也给我备来。”
小翠记着她的话:“小姐要这作甚?”
“驱寒的,快去吧。”小翠还未继续发问,就被夏清欢撵了出去。
将小翠遣走,夏清欢只觉耳边也清净了一些,她尚需要一些时间接受上天和她开的这个玩笑。自己去打开那檀木箱子一阵翻腾,果真是盛放的衣物。都是白色?素!太素了!几乎翻到底才终于见了一件粉衣,腰间绣着两朵百合,罢了,就这件吧。抱起这身衣物,在门外随意唤进来一名丫鬟:“去打些热水来,我要沐浴。”
“翠姐姐方才出去时已吩咐过了,那边应是准备妥帖了,奴婢现引王妃过去。”丫鬟福了下身。
小翠这小丫头话虽多了些,心思倒还细腻。
那边果真是已准备妥帖,门前站的丫鬟显然是在等她。两个丫鬟对了个眼神,引她来的那丫鬟便退下了。
夏清欢知晓这是要伺候她沐浴更衣,想了想那场景,一阵恶寒,习惯了伺候别人,真要被人这么伺候,一时还接受不了:“退下吧,有事我自会叫你。”
“诺。”夏清欢有些意外,电视剧上演的这时候丫鬟不应该哭天喊地求着非要伺候她吗,这就退下了?
夏清欢看着眼前飘着层层叠叠的花瓣的浴桶,忍不住感叹,大户人家就是奢侈!估摸着姜茶该要好了,没敢多泡,利落的起来拿过屏风上的沐巾,将身子擦干换上衣物。她在现代时就喜爱汉服,因为繁琐,不经常穿,没想到这一爱好在这里竟还有了用武之地。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6 18:10:00 +0800 CST  
夏清欢回房看着镜中的自己,属实被惊艳了一把,十六岁的年纪,此刻长发披肩,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芙蓉如面柳如眉,鼻若琼瑶,皓齿红唇,眸中有光波流转,似有万种风情,小说中对绝世美女的描写此刻竟都有了画面,纤纤玉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一个如花似玉,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自己这算是走了狗屎运了?夏清欢想想自己在现代一抓一大把的大众脸,要是自己在现代有这样的容貌,一定被奉为天仙下凡。
不过一会的功夫,小翠便将她要的东西拿来了。
小翠帮她盛上递与她手中,顾清欢责问了句:“怎就拿了一个碗过来?”
小翠惊讶的张了张嘴巴:“小姐可是还要给谁?”
分明嘱咐了她煎上两碗,又让她备了食盒,方才还觉得她机灵,怎的现在脑子又转不过来了,罢了,怪她没有交代清楚。将勺羹先放进食盒,自己对着碗吹了会气大口喝了下去,要热着喝才好,另外也要尽快给那人送去。
小翠被自家小姐如今的豪迈惊的不轻,却未敢出声,小姐经过今日之事耐性似是差了一些。
夏清欢开口:“可有厚点的布匹。”
小翠思考了片刻,在那檀木箱底拿出一大块白色布匹,面料甚好。
夏清欢将剩下的姜茶盛进自己刚用过的碗中,放进食盒盖好盖子。又将布匹折了三折,蒙上食盒,对小翠道:“带路去王爷的住处。”
小翠只觉得下巴都要惊掉了:“小姐要去王爷那?”
夏清欢倪了她一眼:“小翠,做好本分便是。”
小翠委屈的努了努嘴。
书房与她那清雅阁离的倒不太远,还有一段距离时,小翠就自行告退了:“小姐,再往前就是了,王爷素来爱清净,不让下人叨扰,小翠就在此处等您。”
萧念念玉手一摆:“你且先回去。”
小翠现在自是不敢有异议。
不一会夏清欢就后悔了,这一段静谧的可怕,静到夏清欢连自己的脚步声都一清二楚,满脑子都是聊斋中吊死的长发女人,又不好再叫回小翠,索性把鞋子脱掉疾步往书房的方向跑,奔跑的过程中还不忘护住手中的食盒。
好不容易跑到书房门口,刚松了口气,就听到屋内陆续传出物品掉落的声音,夏清欢只觉得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咬住朱唇下了决心,敲了几下书房的门,没有丝毫动静,夏清欢越来越怕,用力捶打着:“王爷,可在房中?”
就在夏清欢以为得不到回应了的时候,房中传来,冷冽深沉的男声从房中传来:“何人。”
顾十里十五岁时,就曾首次去与北国谈判,虽赢了谈判,却不知被人下了什么药,自此留下了病根,肠胃娇气的很,时常胃绞腹泻,碰不得丁点辛辣刺激,寒凉更是不用说。
只是无人知晓此事,已被人知自己是个瞎子,怎能再被加上一个病弱,未曾瞧过大夫,这人忍耐力极强,每每都是自己生生硬扛下来。
今日自己也不知为何,竟亲自下河捞了人,在水中不过泡了那么一会,强撑着回到府中,这会,竟疼的几欲昏过去。粗糙的手不断抓按着自己的胃部,这才不小心将桌上的茶壶笔墨撞了下去,黑衣被溅上也显不出来,脸上被溅的几滴倒分外显眼。男人此刻被胃中绞痛折磨的面目狰狞,却硬是不肯发出任何声音。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6 21:40:00 +0800 CST  
我累了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6 21:40:00 +0800 CST  
古风我不配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6 21:40:00 +0800 CST  
今天没有,大家不要等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7 16:52:00 +0800 CST  
周一准时更,先去看看隔壁萧晨吧,追追别的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8 11:08:00 +0800 CST  
怎么好像顾十里要比萧晨受欢迎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18 19:57:00 +0800 CST  
夏清欢斟酌着应如何交代自己的身份,想来这具身子的旧主并不满意这妆婚事,虽只与这人不过一面之缘,却切实感受的到这男人对这身子的旧主也无爱慕之意,这倒为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不愿自称臣妾,只道出三字:“夏清欢。”
屋内又没了回应。
夏清欢有些微恼,这人看着温文尔雅,怎这般轻傲,亏她还念着他怕他染了风寒。
到底是救命恩人,夏清欢咬咬牙深呼了口气:“王爷,您既未歇下可否将房门打开,清欢并无别事,只是想着今日落水得王爷相救,心中歉疚,唯恐王爷染了风寒,才这时前来给王爷送碗驱寒的汤水。”
顿了顿:“清欢路上受了惊,既已到这,不看王爷把这汤水喝下,清欢断没有回去的道理。王爷若执意不给清欢开门,清欢可撞门进去了,王爷切莫怪清欢鲁莽。”
夏清欢作势真的要去撞门,就在这时,门打开了,夏清欢一个踉跄,撞上顾十里潮湿冰凉的胸膛,胳膊正捣在顾十里的胃部。
顾十里的双手抓紧门框,竭力控制住自己想要捂住腹部的手。好在尚未松开,否则经她这一下,自己必定被撞倒在地上,
夏清欢打了个寒颤暗中叫苦,这一天可真是刺激,三番五次受到惊吓。
从顾十里怀中退出来,口中念念有词:“早这样不得了。”
从他胸前退出来,正撞上那人苍白的面色:“脸色怎这般差,可是已染了风寒?”
玉手探上那人的额头,凉意传向自己的手背,那人将这玉手从额上拿开,这手一如额头寒凉,心中了然。
语气里含了警告之意:“郡主自重。”
夏清欢来了脾气,真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嗤笑一声:“王爷这是哪里话,你我本就已结为夫妻,清欢碰下夫君的额头都碰不得了?我便是轻薄了夫君,说出去也无人诟病。”
顾十里脸色青了几分:“以前倒并未听说,郡主竟如此轻浮。可真是今日在水中泡傻了。”
夏清欢将他扶在门框上的一只手拿开,自己进去把食盒放在书案上,将手中的鞋子放在一旁。顺手将地上的茶壶笔砚拾起来放在桌上,并未多问。
听着那人语气里几不可查的颤音,倒也不恼。看你能撑到几时“王爷此话说对了,清欢今日从河中出来,脑袋当真是混沌了些,好些事不记得了,王爷既是清欢的夫君,还要劳烦王爷往后多照拂些。”
从食盒中将一碗红糖姜水端出,这一路撒了不少,用盖食盒的布匹将碗外的水擦干递他:“险些被你耽搁凉了,趁还温着,快喝吧。”
端到唇边却停住了动作:“这碗怎带些香气。”
夏清欢一拍桌子:“我用过的,你一男子汉大丈夫怎这样婆婆妈妈,我尚未介意,快喝!”
一口下肚,竟真觉得身子暖了一些,即刻翻脸不认人:“汤水我已喝过,郡主请回吧。”
夏清欢百无聊赖的扣着指甲:“清欢方才来得急,将鞋脱了,此刻脚底痛的很,还要借王爷的地方歇上一会。”
顾十里思酌着她这话里几分真假,淡淡说了句:“你倒没有半分侯门千金的样子。”与她隔桌同坐,一手握拳放在桌上。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20 20:06:00 +0800 CST  
古风对我来说有难度,想给大家呈现一个完整的故事。只是爱好,文笔渣,更新不了那么快,还要上网课,码到1000字左右就会发,不会留库存吊大家胃口。希望大家理解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21 19:38:00 +0800 CST  
“王爷且说说,侯门千金该是什么样子。”夏清欢右手撑脸趴在桌上盯着他的容颜细细观赏着,是个瞎子也不错,不然换成旁人,即便是再好看,她也断然不敢这样盯着别人。
“听闻夏侯府的小女夏清欢知书达理,气质如兰,温柔典雅,如今看来,都是谣传。”顾十里那双空洞的眸子让人看不透他的所思所想。
夏清欢轻轻一笑:“王爷也说了不过是听闻
而已,我人就在你面前,何须从旁人口中去了解,王爷自己感受便是。”
顾十里不再搭话,胃中绞痛的他此刻头有些发昏,只盼望她早些离开,若在她面前失态,此处离旁的院子都要远些,又无家丁丫鬟,方才她自己也说自己来时路上受了惊,纵然再是牙尖嘴利,不过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莫要吓到她才是。
夏清欢到底是低估了这人的耐力,眼看着他越握越紧的拳头还愈发苍白的脸色到底是夏清欢先泄了气。自己这是在做什么,竟然无聊到跟一个病人计较,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你比我回来的要早些,方才进来就瞧见你这身上还是方才见到你时那身衣服,都已这个时辰,竟不知先沐浴更衣,岂能不染风寒。打我进来你就没给过我什么好脸色,清欢思来想去,许是之前清欢多有得罪王爷的地方,今日在这向王爷赔个不是。清欢不满这桩婚事,并非对王爷不满,只是清欢年纪尚小,尚不懂情爱之事,未有心仪之人,甚至未曾与王爷谋面过就被许给王爷做了做了夫人,这才心生了怨气。”
夏清欢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和他说开,毕竟自己不知道要在这个地方呆多久,得罪他,对自己百害无一利:“清欢知晓王爷心中也无清欢,如此甚好,你我既无男欢女爱之意,且先这样。我知是皇上赐婚,你本为臣,君为臣纲,你也为难,往后寻了机会,王爷再休了清欢便是。王爷若是愿意,与清欢做个知己也无妨。你这儿可能沐浴?你先去沐浴,我去寻大夫过来。”
才起身,就被顾十里握住的手腕,夏清欢有些吃痛:“王爷这是作何?”
因着激动突然的动作,牵扯到了胃部的疼痛,终是再承受不住的将左手捂在了胃部:“不必,请大夫,本王,无碍。”眉头紧锁,夏清欢一番言论属实让顾十里感到十分意外,她可知若他当真休了她,对她的影响该当如何,对她家族的影响又该当如何,流言蜚语她要如何承受,天真!
夏清欢没再动作,审视着他:“这般还说无碍?可是胃痛?”说着要抽走自己的手,男女力气本就悬殊,这不过是一具刚满十六的女子的身子,哪能敌的过身为习武之人的顾十里。
眼看去请大夫是行不通了,夏清欢只得在他身旁坐下,耐心询问:“为何不愿请大夫?”
顾十里抿唇,显然不愿回答。
夏清欢只得又问道:“清欢儿时体弱,素来爱翻看一些医书,因此对医术略知一二,王爷若是信得过,可否让清欢帮你瞧瞧?”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4-23 21:36:00 +0800 CST  
顾十里握住她手腕的力度又紧了些,眉头紧蹙。
夏清欢只觉得自己骨头都在隐隐作痛,却是咬咬牙没有吱声,静静等待着他的答复。
察觉到少女疼的有些微微发颤的手臂,顾十里这才恢复了一些意识,有些慌乱的将手松开,眼中却依旧是一片死寂:“如此就劳烦郡主了。”
夏清欢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看着那红红的一圈,埋怨着瞪着男人吹了吹,不停对自己默念着,不能和病人计较不能和病人计较:“这处没有下人?你如何沐浴,可要我先去烧些热水?”
顾十里有些意外:“你会生火?”
夏清欢耸耸肩,一本正经道:“不会,我可以试试。”凡事要多学会创新,不试怎么知道嘛。
若不是此刻胃疼的紧,顾十里怕是会被这丫头逗的笑出声,之前尚未与她有过接触,今日一来倒觉得她当真是有趣的很。
捂在胃部的手微用了些力道:“书房西侧有一小门,可通后院,丫鬟应早些就把热水备好了。”
夏清欢两手握住他的上臂,示意他起来:“我听小翠说,你爱清静,不喜下人叨扰?”
顾十里对她这般亲密的距离有些不适应,身体略有些僵硬,顺着她起身,并未答话。
夏清欢已经适应他话少的性子,她见过的病人不少,他这样的也并非没有,他不愿说,她就尽量不追问,否则往往会适得其反。
已经到达浴堂门口,顾十里摸索着房门,夏清欢理所应当的要随他进去,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头微微侧向夏清欢,用那双空洞的眸子看对着他:“郡主,男女授受不亲,本王明白郡主日后还有其他打算,莫要辱了郡主名节。”
夏清欢翻了个白眼,她在现代看过的男人多了,男性生殖器都不知道看了多少个,要说这就有辱名节,那她大概一点也没有了。
看着他那一路都没从胃部离开的修长的大手:“清欢知道王爷喜爱清净,清欢对王爷眼盲也并无偏见,相反清欢觉得王爷倒比清欢见过的人任何健全的人还要强上许多。只是今日我院中的丫鬟都知晓我来了王爷这儿,路上也遇到了几个家丁丫鬟,想必都是认得清欢的。王爷口口声声都是为我,那今日你染了风寒旁人不知,你胃疾不想旁人知,我若是把你一人放在这,你若是晕了死了,倒全成了我的不是。”
这是古代,女子名节尤为重要,知道他的担心,对这男子好感多了几分,是个君子:“你这院子没有吩咐旁人怕是也不敢过来,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王爷不必忧心。至于清欢,方才清欢和王爷说过了,清欢儿时体弱,也算是久病自成医,医者眼中无男女之分,王爷?”
顾十里抿了抿唇,算是默许了。人家一个小姑娘都如此豁达,他再拒绝倒显得是他扭捏了。
顾十里自记事以来就未被人这样伺候过,僵硬的接受着她为他宽衣。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4 20:10:00 +0800 CST  
夏清欢细细审视着男人身上恰到好处的肌肉,并非那种大块头,结实的臂膀,微微隆起的胸肌下面,是六块轮廓分明的腹肌,中间点缀着椭圆形的肚脐,应该能容下一指有余,脐心可被清晰的看到,男人皮肤与她差不多白,唯有肚脐,略有些发黑。
好在顾十里看不到,不然若是看到夏清欢对自己身体险些要流口水的表情,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夏清欢对他身上一些或深或浅的伤疤倒不意外,电视上古代习武之人大多如此,只是他脐周上下那一道道的指痕,还有或红或紫的痕迹让夏清欢皱起了眉头。亏他刚刚还没事人一样和她聊天,她只当他是普通的受凉,这会看着他开始自责自己来到这连专业水准都丢了,医生的职业是为病人减轻痛苦,她刚刚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为病人加重痛苦。
愣神期间手已抓住他的裤带,顾十里几乎是瞬间把她的手拿开,语气不明:“可以了,郡主。”
夏清欢讪讪的甩了甩手,暗叫差点色欲熏心了。
顾十里坐进浴桶,手紧抓住浴桶两侧,将那本就看不见的眸子轻轻闭上,任由夏清欢摆布。
夏清欢轻柔的帮他清洗着长发,看着他手指因用力而泛白的关节,语气难得的温柔:“对不起。”
顾十里那双空洞的眼睛缓缓睁开不解的偏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夏清欢小声道:“我方才早知你身体不适,还非要和你斗嘴,拖延了这么久。”
低沉的笑声响起:“你竟也会道歉。”
夏清欢看着他的笑容愣了神,这一笑,如春日花开,如雨后彩虹,这人,真是天上来的吧。
脸颊微微羞红:“我虽是性子直了些,却并非蛮不讲理之人,王爷何必如此打趣清欢。”
因着刚刚那一笑,胃部的疼痛仿佛也被撕扯了一瞬,一手离开浴桶边缘,转为继续掐着胃部:“郡主无需自责,本王胃疾多年,与郡主并无关系。”
夏清欢拍拍他摧残自己胃部的手:“莫再把自己弄伤了。这里没有旁人,你若是疼的紧,叫出来也无妨,都是血肉之躯,你…无需如此。”
顾十里感觉自己那颗本该已无坚不摧的心,似乎,软了一块,依言将手拿开。
夏清欢拿沐巾帮他擦去头发上的水滴,将沐巾递给他:“身子王爷且自己擦吧,清欢背过身去,不会偷看。擦完告诉清欢,清欢将衣物递与你。”
顾十里今日竟感觉,被人伺候似乎也没有那么使人厌烦,她不似旁人,处处记着他是个瞎子。正如她自己所说,她并不在意,只拿他与常人无异。
回到书房,夏清欢让他褪去上衣平躺,自己在床边坐下,埋怨了句:“你这床也太硬了些。”
“我接下来要为你进行腹部触诊,就是用触、摸、按、压的方法检查下你的病变部位,我知你现在正疼着,过程可能比较痛苦,你且…忍忍,现在,放松你的腹部,不要用力,相信我。”
夏清欢从他左下腹开始,逐步逆时针进行按压。
看着他抓着床单越来越用力的手还有那咬的嘎吱作响的牙齿,夏清欢眉头蹙的越来越深。
收手,肯定道:“你不只有胃疾,满腹痛?”
不等男人回答,又自言自语道:“从小腹,到脐周,再至上腹,无论我碰哪一处,你似乎都痛极。可我又察觉不出什么异样。”夏清欢观察着他的神态,将耳朵贴在他的腹部,听到的是正常的肠鸣音。
夏清欢飞速在脑中搜刮着专业知识,自己虽然不是什么天才,可在同届中,也算拔尖的。
想到一种可能,试探性的问:“是…毒吗?”夏清欢思来想去,也只有这种可能,不然自己怎么会诊不出来。
顾十里身体一瞬僵住:“你…能诊出?”
夏清欢为难的摇摇头,想到他看不见,出声解释:“我只是猜测,我…治不了,我最多,只能用药物和按摩帮你减轻痛苦。我现在帮你按摩,试试可有效果?”
顾十里没想到,一个十六岁仅仅是爱读医书的丫头,帮人瞧起病来居然头头是道,还仅靠猜测就诊出他是中了毒。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4 20:11:00 +0800 CST  
我才发现,五楼吞了是吗?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6 10:20:00 +0800 CST  
现代文链接在这http://tieba.baidu.com/p/6611720554?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1.4.8.0&st=1588736785&unique=3A921949D715AB8E0EAAC192E88CE5F5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6 11:46:00 +0800 CST  
少的那段也没啥,想看的话去群文件自取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6 11:48:00 +0800 CST  
夏清欢将本就温热的玉手迅速搓了几下,手心覆在他的肚脐上,顺时针用专业的手法逐步施力帮他按摩。
他整个人抖的厉害,手死死扯住垫絮,额头青筋暴起,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
夏清欢面前他的脸逐渐模糊,被记忆中的另一张脸替代。
她想起安时犯胃炎时候的样子,手下的按摩没停,另一只空闲的手小心翼翼抚摸着顾十里的脸,唯恐他消失一般:“阿时…疼就叫出来,我在这。”
顾十里何曾被人这样照顾过,他娘亲走的早,身边又没什么女子。
女孩的声音太过温柔,他一直紧绷的神经那一刻断了一根弦,口中溢出一声痛哼,耳边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即刻止住。
这一声极轻,却把夏清欢拉回了现实。
夏清欢苦涩的摇摇头,她怎么会把他看成安时。注意力继续集中在他的腹部。
他忍耐力极强,话又少的很,她必须通过观察他的神情和感受肌肉的紧张度来判断,手下是应该用力些还是轻一些。
顾十里开始在她按揉自己腹部的时候,觉得疼痛更甚,想让她收手,终究是没能说出口,这丫头是真心在为他的毒想办法。
这一会下来,竟真觉得疼痛减轻了许多,拍拍她的手,示意可以了。
夏清欢手仍旧没有停下,既然真的有用,且多帮他揉会。想起安时,都是爱死撑的人啊。
顾十里没再有动作,由着她,这是自他中毒发作以来,第一次,痛苦得到了慰藉。
“你方才,唤本王阿十?”顾十里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夏清欢的手顿了顿,又继续着手下的动作:“你是我恩人,我们又有夫妻的名义在,我既说了与王爷做个知己也无妨,就不会让王爷落为旁人话柄。我整日王爷王爷的叫你,你整日郡主郡主的叫我,岂不生分?以后,我唤你阿十,你唤我清欢便可。”
顾十里嘴角勾了勾:“欢儿。”
夏清欢是真看不得他笑,容易让人犯花痴:“依你。”
夏清欢直到手酸的厉害,才将手从他腹部拿开活动了几下:“王爷歇息吧,时辰已晚,清欢回去了。”
腹中的钝痛对他来说已不碍事,起身:“怎又叫我王爷了?我送你。”
夏清欢犹豫了下,她确实有些发怵,只是怎么能麻烦一个病人:“不必,阿十,好生歇着吧。”
顾十里低低一笑:“方才来的时候还说自己受了惊,鞋子都脱了,当真能自己回去?”
夏清欢又想起来时那恐惧的心情。不语。
开始是她和顾十里并排走着,慢慢她挨着顾十里越来越近,直到抱住顾十里的胳膊,顾十里好笑,这般还敢说自己回去:“欢儿?”
夏清欢一本正经道:“我我我,我是看你眼睛不好,怕你摔着。”
顾十里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路,自己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7 21:35:00 +0800 CST  
夏清欢没有撒手,小翠出来看到两人亲昵的这一幕,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
“你今晚就在这住下吧,本就是你的院子,你一人回去,我不放心。”就算知道他看不见,夏清欢还是注视着他的眼睛说。
“这丞相府我比你熟的很,欢儿不必忧心。”
夏清欢看向小翠:“小翠,院中可还有空的房间。”
小翠附在夏清欢耳边,用手将嘴挡住:“小姐,这院中除了柴房,其它房间尚都用着,总不能让王爷睡在柴房啊。”
夏清欢似是认真思量了一会:“今日着实晚了些。”招呼了下门口的小太监“你明日叫上几个人,看哪里有空闲的床铺,搬一张到我房内,贴墙放在我那床的南侧,有空的位置,现在送王爷回去,明日把他那书房的东西也一并搬到我房间来。”
小翠看她一本正经的安排,小声问了句:“小姐不问下王爷再说吗。”
哪知那人没有丝毫犹豫:“就依欢儿。”
夏清欢见人没有疑义,继续交代道“小翠,明日寻个厚点的垫絮给王爷铺上,他那床板太硬了些。”
下人们面面相觑,王爷和王妃,这是…那为何还要再搬张床铺,二人独特的乐子?
夏清欢看他们神情不对,却仍想不通自己说错了什么。
顾十里低低笑出声,无奈的唤了她一声:“欢儿。”
坏心眼的不肯开口替她解释。
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似不敢相信,王爷,刚刚是笑了吗,更是坐实了刚刚的想法。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9 17:29:00 +0800 CST  
顾十里已经搬过来已有月余。
他不愿让旁人看,夏清欢又不会解毒,只得时常给他研究着熬些能够止疼的药物。
这人忙的很。时常出去许久不回来,但每次用膳,都在这陪着夏清欢。
夏清欢在这里,除了小翠,也就和他熟,他在的时候,时常像个小跟班追在身后。
有时看着他狂野不羁的字体,会拿手在他眼前晃一晃,她时常怀疑,他其实能看见。
感受到面前的浮动,他将她的小手握住:“欢儿,莫再闹了。”
夏清欢掰着他的眼眶:“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能看见,不然这字怎写的这样好看。”
那人语气明显低落了许多:“我不是自幼就看不见。”
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夏清欢坐到他腿上:“夫君可否教我写字,清欢字丑,怕哪日在外面丢了夫君颜面。”
顾十里已经习惯了她这跳脱的性子,听到她叫夫君,心头一悸。握着她的手写下三个大字,夏 清 欢。
夏清欢看着那好看的字体,突然就开始心疼,他看不见,却能这般,背后,一定付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努力。

楼主 _兔姬  发布于 2020-05-09 17:32:00 +0800 CST  

楼主:_兔姬

字数:17978

发表时间:2020-04-15 18:5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8-14 20:43:53 +0800 CST

评论数:2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