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g】快穿 两个新手会发生什么?1v1

不知道说什么…飘走……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6 14:12:00 +0800 CST  
first world

看着眼前走来走去的婢女们,苏乐一边假意抿着手里已经凉了的茶,一边在脑海里和那个莫名冒出来的声音咆哮。
“什么系统不系统的?我才不管那些没用的,我要回家大哥!我就下班打了个车,你就给我整这么一场穿越?狗血不狗血啊?我不管,我要回家,我男朋友还在家等着我呢!我……诶……?我…男朋友……叫什么来着?……我有男朋友…么?”
苏乐脑海中的那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并没有回复她的最后一个问题,冰冷机械的重复了一次之前说过的话。
“抱歉宿主,您的要求我无法达成。我可以告知您,您在下班过程中遭遇了车祸,在现实世界中已确认死亡,而您被主系统选中,只需要完成五个不同世界的任务就能获得最后的重生奖励,也就是说,您只有满足了我所发布的任务要求才能回到现实世界。”
苏乐不知道,由于刚才她所表现的情绪过分激动,其实自己在刚刚已经被系统修改了部分记忆,再加上系统的强制镇定,所以现在一时还是有些蒙,但却好在已不再是最初的那般暴躁和惊骇,最起码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
在沉默了片刻后,苏乐的大致思路已经捋清,“……那,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只要每个世界的任务达成,我就可以回去了?没骗我?”
“没错,五个世界的任务只要完成,主系统会重塑您在现实世界的身体,您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另附,我不会说谎。”
苏乐再次陷入了沉默。
开玩笑,我日子过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卷进这种事情里了?
车祸,我才不信我出了哪门子的车祸……我……
我……车祸……似乎,还真的有些印象,似乎当时刚刚下班……坐上出租车,说了家里的地址后,正拿着手机回复信息……余光,便看到从一遍冲过来的一辆大货车……

啊,有点头疼。
所以说,一定要这么狗血么?
“啧啧,除了答应,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是么?……心里总有种被人坑了的感觉,又没有办法……”
“是。”
“嗯……所以,怎么称呼?”
“我的程序编码是07,您可以叫我七号。”
苏乐本来心情还挺,听到这忍不住笑了,“07,哈哈哈哈,你怎么不叫007,直接去当特工多好,当什么系统哈哈哈……
行吧,那七号,这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
她还是在不断打量着身边的婢女。苏乐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个房间,这些婢女们围上来七手八脚给她梳洗,她当时还蒙圈着在和七号进行第一次沟通,也就无意识的任她们摆弄。婢女们收拾着房间,有些有意无意的还会瞟她一眼,像是怕被发现一样,又会迅速的收回目光。
七号似乎并不感冒她的调侃,而是尽责的讲起了此次任务。“你在这个世界的身份是镇北王府的王妃。第一个世界的任务,让镇北王爱上你,并协助其取得下一次与漠北战争的胜利。”
“啊哈!?”
苏乐差一点一口茶水喷出来,虽然她及时控制住了如此不雅的行为,但还是避免不了的呛住了,她挥了挥手制止了婢女们想要上前查看的动作,示意自己没事。另一边在脑海中和七号几乎是咆哮着的。
“不是,爱上我这种套路我也算是见多了,也可以接受,这个帮他打胜仗是个什么鬼东西?嗯???我一个女孩家家的,我还要上战场帮他打仗?”
这什么鬼?战场那么危险,我要是在这个世界死了,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再说了,一个女人,还是老婆,这男的是要有多傻缺才能让她陪自己去上战场?想想都觉得有问题啊。
“这就是宿主您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镇北王顾湘自上次边疆大捷后,因伤准假两月,现在已经过去了半月有余。宿主是镇北王王妃,名苏月,安远郡主,二人的婚事由皇帝赐婚,他们没有爱情,因为突然的婚事,对对方都还有很深的芥蒂,虽然表现出来的还是相敬如宾,但私下里几乎是互相不闻不问,甚至抱有敌意。宿主您的任务分为两个分支,一是在镇北王伤假结束前让其爱上自己,二是跟随镇北王前往战场并取得战斗的胜利。”
“任务由主系统发布,发布后无法更改。”
“系统功能已开启,请您详细阅读后再进行启用。另注,宿主不能通过系统完成协助这一任务。”
苏乐趁着七号讲任务这会,已经读了一下系统功能这一项,此时看完了若有所思。
“控制身体机能疾病的功能么……也是,要是用在战争的确太作弊了。”
“如果宿主您觉得无误的话,任务便即刻开启了。”
“…嗯…”废话,我觉得有问题能怎样?还不是不能更改?我觉得这些都有问题啊啊啊。

不过嘛,这个身体控制还是不错的,一些原来只能靠YY的想象倒是都能实现了呢。
每个人都会有点小癖好,这很正常,苏乐也不例外,不过她的这个小癖好倒是很可能被人当做不正常。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6 14:31:00 +0800 CST  
她喜欢看长的好看的男人肚子疼,这个小癖好她都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只是慢慢发觉,自己对于这个癖好越来越摆脱不了,看到帅哥难受,她就觉得养眼的很,倒没有什么更严重的想法,就是觉得开心,甚至就是因为这个爱好,而才去学了医。之前男朋友身体很健康,她没什么好看的,又不能对男友下手,只能每天在医院挑几个长得勉强还行的过过瘾。
现在的这个系统,虽说坑爹了一点吧,但是却阴差阳错的给了她一个机会,一个,能去尽情享受的机会。

就当个游戏,爽够了顺便做点任务,嗯!

“那个镇北王现在在哪啊?”
既然任务是爱上我,那想来这夫妻俩必然不是因为爱情而结婚的,想想都是很费劲啊……苏乐在心中暗自吐槽的同时,也给七号下了指令。
“书房。”
“他不受伤了么?不好好待房间里养伤在书房干什么呢?”
“顾湘一直都不在主卧睡觉,主卧是苏月睡,他在王府期间一向是在书房。”
“行吧,我看看……嗯……先给他开个轻度肠痉挛,十五分钟升一级,重度痉挛半个小时后再给我降下来。”
“是。”

苏乐掐着时间,估摸着肠痉挛已经差不多在中度和重度之间的时候,炒出了门,慢悠悠的走向了书房。
书房门外并没有人候着,但那也并未出乎苏乐的意料。
她走到门外,刚想敲门,便听到了里面粗重的呼吸声。那强忍不发出声音的痛苦喘息让苏沫激动的很,她努力镇定了一下,抬手敲响了门。
“王爷?您在么?”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6 14:31:00 +0800 CST  
之前梦到过的类似一个故事…只能说我脑洞的确是大,文案现编现写的,可能最开始有点粗糙,之后慢慢会慢慢改进呀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6 18:04:00 +0800 CST  
房内沉重的呼吸声突然一滞,片刻后,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有事么?”

那声音虽然有些暗哑,却不失磁性,听的苏乐一呆。这声音好听……人长的怎样嘛,倒还待定,穿越这码事,肥猪毁容也不是不可能。
但转念一想,这系统也不可能这么没有人性吧,给她派个歪瓜裂枣?这个世界的苏月和原本的她生着同一副面孔,这刚刚在房间里已经确认过了,她也自认为长的不赖,如此一来,让一个丑男爱上她,这任务岂不是过分简单?
可能这胡乱的逻辑也就只有苏乐能念的通,不过这倒也安了她的心。苏乐定了定神,正欲开口之际,一直沉默的七号突然在她脑海中传话过来。

“提示,宿主的言行不可与本世界原人物差距过大,不可在任务完成前死亡,不可……”
苏乐不耐烦的打断他。
“话这么多,为什么刚才不说?”这合着成心玩她是吧,这么多规则刚才来时不说,偏偏在她回话时候说?本世界,苏月咯?郡主出身,夫妻不和?古代设定,还得处处端着文词说话。

“……不可暴露系统及相关一切。”
七号不带感情的声音带着欠揍。“此提示需在剧情开始后触发。”

……

“你还***的……行行行,不说就不说,再者,我和他们这些人说那些东西有个毛用?他们是能信还是怎样?传出去不得把我当疯子处置了。”

听着苏乐絮絮叨叨的抱怨,七号重新恢复了沉默,并没有再说话。

在对七号进行了一系列的吐槽过后,她朝着书房内回道。
“想和王爷讨论下后日宴会的事情。”

刚刚来的路上本来正编着理由,恰巧看到一群正忙碌装饰的下人跑来跑去,她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嘴,仆人老老实实的回了是为了后日宴会的准备,苏乐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个赞,没露馅不说,倒还套出来个好借口。


“……进来。”

果如她所料,顾湘没有拒绝。
苏乐满意推门进去,便看见顾湘正闭着眼,右手里拿着一本书,左手覆在下腹,恹恹地靠在椅子上。

她径直走了过去,不失戏谑的开口。
“王爷这是怎么了?”


七号好像说过来着,这俩人私下里关系可算不上好,这时候要是直接上去嘘寒问暖太假了,来波一旁看戏才是正确打开方式没错啊。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7 02:32:00 +0800 CST  
看戏的同时,她也在不断打量着难受的男人,啧啧,妥妥一病美人呐。好七号,给她分配的攻略对象果然不失所望,是个帅哥。

不过……怎么说,嗯……这帅哥……怎么有点……嗯……怎么……有点眼熟啊……

为什么呢?

苏乐心下有些疑惑,但美色当头,那疑惑也不过是一闪而过,很快便被她抛之脑后了。

如她所料一般,顾湘皱了皱好看的眉头,冰冷的开了口。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有什么话快说,说完了好赶紧走。”

呦,这看上去挺虚弱的,说话倒还是强硬的很嘛。

现在是中度偏高一点点,他还能死撑一会,马上就切换到重度痉挛了,看他怎么和她在这装。
苏乐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就站在那瞧着他,没有回话也没有动作。

顾湘可能是想着这人怎么还没了动静,刚睁开眼睛想要看看身侧,便觉得本就像有把刀在不断翻搅的下腹,仿佛又多了几把刀子,直像要把他的肠子尽数搅碎了一样,右手下剧烈的挛动好似按也按不住。

“呃……”
这剧痛来的太急,他根本做不出反应,闷哼一声后,只是一刹便忍不住将手直接插入腹中,另一只手也瞬间攥紧了书,那力道像是恨不得将其捏成粉末一样。

疼,除了疼,已经没有别的知觉了。

可即便这么疼,顾湘也咬紧了牙关,除了最开始忍不住的一声闷哼,再没出过任何声音。
苏乐在一旁看的也惊了一下,她不知道系统的疼痛等级是按什么来划分的,身为医生的她虽然没切身体会过肠痉挛发作起来到底有多疼,但见过的病人却不在少数。她见多了因为一点点疼就大呼小叫的病人,见过咬紧了嘴唇一声不吭的病人,也见过疼到把头往床栏上撞的病人。顾湘现在疼成这样,根本在她意料之外,据她对顾湘刚刚中度痉挛时的表现推断,重度不应该这么严重啊?

还是说,这人刚刚真的是,装的太好了?

看着顾湘如此难过,苏乐心下不忍,但又明白这痉挛要是直接关了怕是是个人都能觉察出不对来,所以她只能让七号提前降到了中度。

可降到中度的顾湘看起来并没有好多少,还是在那里紧紧按着肚子,表情痛苦神色苍白。

苏乐看事情不对,忙走上前去查看,“王爷你没事……啊!怎么有血?”

靠近了想要仔细查看的苏乐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顾湘紧压着腹部的指缝早已渗血,那鲜红的颜色在顾湘用力过度以至发白的手指上实在是过于扎眼,而且看样子血还没停,在不断的渗出莱。

苏乐一直不慌不慌此刻却也有些乱了阵脚,这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个肠痉挛么?怎么还流血了呢?

她也顾不得细想,忙唤了门口的婢女,“快来人,去叫大夫,快去啊!”

急匆匆赶进来的婢女被苏乐喊着,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7 02:33:00 +0800 CST  
苏乐着急又复杂的看着顾湘,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她刚刚问过七号这种能不能复原,却被告知非系统带来的损伤都是不能逆转的。
她正不解着这伤是从何而来,细细想着之前七号和她说过的背景,这才恍然大悟。

对了,七号曾经和她说过,顾湘此次,是因伤休假,它只说了因伤,却没说什么伤,伤在哪,现在看来,就是好死不死的偏偏伤在了小腹。
苏乐暗自咬牙,怎么就这么赶巧,本来就想看个帅哥肚子疼,现在倒好,疼的快没人样了不说,还平白引出了不少事端。

看着难受的顾湘,苏乐心中愧疚,但也混杂着部分恶趣味作祟,上前一步俯身按上了顾湘压在腹间的手,想要把它拿开。
“你不要这般用力按压,这样伤口会裂开的更大的。”

苏乐其实做好了手会被无情的甩掉,或是厌恶的躲开的准备。毕竟那些剧里小说里似乎都是这么演的,却没想到,顾湘除了不让她把他的手拿开外,并没有如何动作。

“我知道你疼,不过不能这么按,会出事的,轻一些,轻一些也好。”苏乐看他疼得厉害也软了口气,轻声劝着。

她看着顾湘费力的抬起满是汗水的脸,脸上毫无血色的苍白让人心惊。她做好了那人说什么滚开之类词语的准备,而……那个人居然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个字。

“疼……”

听到这声低低的疼,苏乐没来由的一阵难受,既歉疚又心疼的道。
“无碍,无碍,大夫马上就来了。”

苏乐看着疼到浑身颤抖却还是一言不发的顾湘,又想起了刚刚两人的对话。

不提别的,倒是个好开端,看来这顾湘倒没她想象中那么厌恶苏月,顶多是没感情而已,终究还是当她是妻子的。没感情。没感情能怎样?没感情可以慢慢培养感情啊,要不恋爱是怎么得?又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一见钟情。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7 02:33:00 +0800 CST  
果然瞎写文案不可取,差了好多东西都得后补补漏洞的过程好难过啊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7 02:34:00 +0800 CST  
等着大夫到了,她本想着将顾湘扶到床上去也好处理伤口,可顾湘此时痛极,身体曲展不开,苏乐根本挪不动他,也不敢挪他。她正愁着,好在大夫看她为难,忙道,先处理伤口,无需挪动。

“王爷,大夫来了,你先松松手,让他看看伤口。”
顾湘此时也缓过来不少,听到身旁苏乐的话,便勉强撤了手。任她拿手帕细细擦拭他染血的手指。

痛劲未过,他的手指还显得有些僵硬,苏乐也不恼,小心掰开擦着,直到把每一处都处理干净。

顾湘抬头瞧了一眼她认真的模样,复又低下头,藏去情绪。
大夫在一旁解了他的衣服,露出线条优美却并不夸张的肌肉,苏乐在一旁悄悄瞟着,忍不住在心里咽了口口水。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衣服架子这种东西果然名不虚传,嘿嘿。

待衣服完全解开,她看到了围在顾湘腰间的纱布,那上面染了不少血迹,但还没到血流不止的程度。以她的经验来看,伤口裂开的应该并不算太严重,想来这人就算痛到极致手下却还是留有分寸的。

解开了纱布后苏乐不禁微皱了皱眉,顾湘腹间那创面大小看的她阵阵心惊,看来这人之前受的伤可是不轻啊。不过好在伤口虽然是狰狞可怕了点,但恢复的还可以,如她所料一般,没有开裂的太严重,也无需缝合。等大夫重新上药包扎完,苏乐在一旁也算是松了口气。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8 01:42:00 +0800 CST  
“王爷近两天还是不要大动,伤口若是反复撕裂便不宜养好,此事烦请王妃多加注意了。”

“自然。”
苏乐应着,想了想,又故意装傻充愣的问道。

“方才王爷为何会腹痛难忍?”

那大夫思考片刻回道。“王爷应该是之前箭伤过重,伤及脏腑,我方才诊脉和触诊都发觉您肠脏痉挛的厉害,怕是伤后修养未好好调理致使内里有了炎症,我给仆人开些消炎镇痛的药物先服用些许时日看看效果,不过以王爷的身体,十来日也应复原了。”

苏乐恍然,哦,原来算是本身有伤,加上我定的肠痉挛引发了旧伤的意思?这就……嗯……比较巧了。
她…还是有些心虚的。
毕竟头一次真实的看着一个大活人,在自己面前疼成那样,是个正常人都会被吓到好吧。

所以,在仆人的帮助下安顿好顾湘躺上了床,苏乐就打着要去亲自看着药的借口逃一般的……嗯,逃了。

什么嘛?长相合格身材合格,性格也对胃口,明明大好的机会放在你眼前,这要是现实生活中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啊,呸,不对,是根本遇不着啊,你怎么就能这么不争气呢?啊?
苏乐一边逃,还一边后悔着,鄙视着自己的胆量。才多大点事,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就当他是个游戏人物,没感情没感情的!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没好那个意思折回去。她不断自我安慰着,下次再说,下次再说,机会有的是,下次绝对不心软了,哎呀,不着急嘛。


思想上战胜了自己后,老老实实的去看药了。

再说顾湘这边,一番狼狈后,书房里又只剩了他一个人。只见他躺在塌上,一手轻搭在伤口旁,看那依旧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应该还是难受着的,不过是没有之前疼的死去活来那样严重了而已。

“那个叫苏乐的姑娘好感值有没有上升?”
“好感度轻微幅度上升。”
“只是轻微么?遭了那么大的罪才轻微?唉,还真是难搞啊。”顾湘,不,应该说是顾封言感到有些头痛了。

没错,他也是和苏乐一样,被系统选中的宿主之一。
莫名其妙的和这个突然出现的八号签订了一个他不记得的条件契约,然后就被传到了这个世界。他的任务
也是攻略对方,让对方爱上自己,而和苏乐不同的是,他并没有系统所赋予的能力,不存在什么金手指,但却能继承本世界宿主在这之前的全部记忆,以及,知道苏乐的真实身份。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8 01:42:00 +0800 CST  
而且,他的第二个任务,是不让任何人看出破绽的,败了和漠北的仗。

顾封言小心避着伤口揉了揉还是在隐隐作痛的下腹,“刚才那姑娘演的真心一点都不像原来的苏月,看来没有宿主记忆的确不怎么方便。不过,能够控制身体机能这一项太作弊了,嘶,刚才真是险些没疼晕过去。”他至今还对刚才那场噩梦般的疼痛心有余悸。

当他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个瞬间便觉察到了身上有伤,本来一直持续着不轻不重的痛感就让他很是无奈,没想到八号趁着这个时候还告诉了他有关苏乐的信息。

这姑娘奇怪的癖好绝对会让他不好受的,他当时就已经做好觉悟了。

但他倒是真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狠,从下腹慢慢绞痛起来开始,他便知道一定是苏乐搞的鬼,他也知道苏乐既然开始了那肯定很快就会来。所以他一个人抱着肚子在那苦苦支撑了半天,直到肚子疼的他眼前已经有点发黑了,敲门声伴着清脆的女声才缓缓响起。

得,一直不见面也的确不是个事,不如趁这机会攻略一波。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8 01:43:00 +0800 CST  
我明明什么过分的都没写它就是在那吞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8 03:18:00 +0800 CST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08 03:35:00 +0800 CST  
大夫来的很快,不过那时中度痉挛已经转为轻度了,顾封言也已经好了不少。在拆纱布的时候,他没有制止苏乐执起他的手轻柔细致的擦拭,他趁她专心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心里情绪翻涌的厉害。

真是太奇怪了,我为什么瞧着她胸口莫名堵得慌?

不是那种厌恶的感觉……
就是……
说不清楚,好烦。
顾封言在心里抓着狂,好不容易慢慢平复了心境。听着大夫在哪说明发病原因,嘱咐着,然后,然后就听到了苏乐的那句话……
***为什么这么疼?你还是真好意思问啊你!?
看着苏乐那一幅认真求教的表情,顾封言抓紧了椅子扶手,在心里怒极反笑。

你行,你好样的!

就这样,生着气,却还受着伤,心里想法也尚不能表露的顾封言,被苏乐带着婢女安置在了床上。待大夫走后,那小妮子也一道打着借口跑了,留着他一个人在书房等着腹中那微微绞痛慢慢转变成了绵绵不绝的钝痛。
痛劲过去,顾封言深呼吸了一口水,总算活过来了。刚才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就和噩梦没什么差别,他在现实中曾经有过几次骨折,可他对比后发现,哪怕骨头断了都没有肚子疼磨人,那真是一种让人想死的疼法。

缓解平复了片刻心情,他一手搭在腹间,一边便阖了眼。

成吧,第一次尝试有觉悟了,未来一个月这种疼怕是少不了了,唉,能挺住就行。

他本还是难受的有些厉害,可再难受却也抵不过精神的疲倦,所以他不过片刻就缓缓睡去了。

顾封言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现实的梦。

在梦里,他过着平淡的日常生活,没有系统,没有穿越,没有该死的伤痛。
日子正常毫无波澜的过着,一起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异常。
可他,就是觉得不对劲。
为什么不对劲他还说不出来,但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

就好像,好像……

就好像……缺了什么一样……

那种空缺和失落几乎让他发疯,他感觉梦里的空气都已经凝固。

到底缺了什么啊……

“王爷……王爷…?”遥远的呼唤声从意识远处传来,将他慢慢拉出梦中的现实。

究竟……

“王爷?……顾湘……顾湘……”

究竟……

“顾湘你醒……啊,醒了?总算醒了,叫你许久了,快起来吃药。”

顾封言睁开双眼,便看见拿着药碗在那里轻吹的苏乐。

究竟,是缺了什么呢?

“来,我扶你坐起来然后吃药。”苏乐放了药碗,想要扶他起来。顾封言顺着她的东西,慢慢起身。

他看着小心翼翼扶着他的苏乐,突然紧捂着伤口又倒了下去。
“呃……好疼……呃嗯……”

他想试试,苏乐到底是真的关心他,还是只是装的,只是想看他疼而已。


为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苏乐看着突然倒下去脸色苍白的顾封言,吃了一惊,向七号求证道。
“我没开系统的对吧?”
“系统并未开启。”
“那他怎么会突然疼。”
“未知。猜测,可能是因为今天的痉挛加大了他本身肠脏的伤口,自身炎症引起的不适。”
苏乐听的一阵心惊,忙俯下身去查看顾湘的状况。

那人此时现在脸色煞白,满头大汗,紧紧咬着牙关。两只手臂换在肚子上不敢压下去,左右辗转。
不行啊,要真是这样,那就更需要吃药了。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11 00:43:00 +0800 CST  
终于能闲的没事了哈哈哈哈哈,晚上码字(๑>؂<๑)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0-27 21:37:00 +0800 CST  
“喂,你别吓我,要真是疼的狠了就快些起来吃药。吃了药就不疼了,乖。”

苏乐在一旁慌乱的四下忙着,顾湘一直的辗转反侧让她无从下手,一方面不敢用力,一方面又着急,实在是左右为难。

正当她不知所措的时候,顾湘忽的转了身子朝向她,脸上汗津津的,却带着笑。

“喂我。”

苏乐愣了一下,看他脸色虽然苍白,但眉眼含笑,哪里来的痛不可忍的样子,她站在那里半天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然后恍然大悟自己居然被人忽悠了。气的她是脸都红了,抬手砰的把药碗撂在了桌子上,气呼呼的就摔门走了。
“玩我?自己喝吧,慢慢喝!”

老娘吓的心都快蹦出来了,你小子居然是在玩我?

“七号,轻度肠痉挛十分钟!”苏乐生气的也没别的铺垫,直接和七号下了命令。
叫你装,不够难受是吧,我让你真疼试试看。

只不过哪怕苏乐再怎么摆出决绝的样子,鉴于刚才的情况她也没敢下手重了,怎么说他伤口裂了总不是假的,似乎还是因为她……
刚开了一分钟轻度,她就纠结着邮让七号关了选项。

啧啧,还是狠不下开心。

苏乐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心软,心软能当饭吃么?能让你回去吗?呸,成天净搅和事。
苏乐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最后还是自己安慰着自己,长出了一口气。
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把他身体养好一点再下手,嗯,这么反反复复的吓死个人她可吃不消。

嗯,没错。

就这么一边安慰着自己,苏乐一边开始逛起了偌大的王府,毕竟还要生活一段时间不是?熟悉熟悉这环境终归是好的。这就像打游戏一样,你不把地图摸透了,出现什么事情怎么玩?


这边苏乐把关于顾湘的不愉快都抛到了脑后,开开心心的逛起了王府。另一边,顾封言看着气跑了的苏乐几乎是直接笑出了声。全然不记得自己刚才疼的最狠的时候,连掐死她的心都有。
至于这心态转变的为什么,他也不知道。

顾封言护着腹部的伤笑的很拘谨,但是再怎么忍还是忍不住唇角的笑意。

这丫头刚才气呼呼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居然连脸都红了。
这个攻略对象似乎,有点意思。

顾封言的这份快乐并没有太长时间,没多久,他的笑容就变成了苦笑。
因为他感受到了掌下重新恢复的挛动,感受到熟悉的痛楚,他立刻就想到了是哪丫头在报复。但他也无暇多想,痉挛幅度虽不大,但腹中每一下痉挛都牵扯着肠脏上的伤口,那一阵一阵的绞痛,不禁让他疼出了一层冷汗。
好在这痛苦的持续时间不长,否则他还真就又要撑不住了。

大痛过后,顾封言躺在床上双手环着护着肚子,不敢碰不敢动,只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只能在心理苦笑。

果然不能惹女人,这报复心真是……太可怕了……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1-14 00:24:00 +0800 CST  
近些日子来,顾湘和苏月一直相敬如宾。无论是在外人前,还是两人独处的时候,戏都做的极足。让旁人瞧来,镇北王府这对新婚小夫妇无论怎么看,都是幸福恩爱的很。
嗯……可饶说是如此……那终究是些表面功夫,站在这两人角度来说,倒不如……倒不如说这些日子的相敬如宾是一直在互相试探……

“王爷,药给您放这了,您趁热喝,休等凉了,伤身子。”
“有劳王妃了,放哪罢,我稍后便喝。”
“那臣妾退下了。”
“好。”

……

“爱妃进府以来好些时候没出去过了,近些日子,王妃让婢女带你出去走一走,无妨些别的,你开心便好。”
“正好臣妾这段日子无聊的很,那就谢过王爷了。”


嗯……可以说,这段日子,这俩人都绞尽了脑汁,耗尽了演技,一个想着当好一个好妻子,一个想着做个好丈夫,小心翼翼的避免着那些古人讨厌的家伙什和言语,可就是那么让人崩溃的,即使费劲了心思,好感度几乎就没怎么涨过。
苏月也不是没想过动系统,不过顾湘伤未好,太禁不起折腾,她便一直没敢动,在这期间,她也问过七号顾湘的伤是从何而来,七号回答是在漠北大战中所受,顾湘大败漠北,但也受伤不轻,如今两国处于休战状态。
经历过之前那次过火的尝试后,苏月暂时是不敢下手了,但好在由于顾湘本身就有伤的原因,她没动过手,却也是没少看美男皱眉,极度满足了她的内心。

当然,这其中很多场景都是顾湘故意做给她看的,想借此刷几波好感度,可同时让他郁闷的是,这姑娘,除了眼睛会放星星且放的厉害外,内心的节操倒是坚定的很,一直都没什么波澜。

这让他们两个都很头痛。

眼看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没进展也不是个事啊。

可他们偏偏毫无办法。

许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在长达一周的无波无澜后,事情,终于迎来了转机。


“嗯?皇上要宴请漠北使者?”看着宫里来的邀函,顾湘皱了皱眉头。
按任务来看,这漠北一月后定会再次与安国开战,可目前的状况,大安与漠北之间,刚结束一场大战不久,还并未有什么开战理由,哪怕安国国力战力鼎盛,想乘胜追击,可两国交战,在休战状况下,没有开战动机,必遭天下人诟病。

所以,这场宴会,怕就是所谓的转机了。

顾湘看着那封纸函,眯了眯眼睛。

这其中,可以下下文章呢……


翌日,宫内

“呦,小湘来了?伤怎么样了?看你气色不错,看来这夫妻生活过的很和睦啊~月儿,他可没欺负过你吧?他要是敢欺负你,和姐姐说,姐姐帮你出气。”
宴会开始前,顾湘和苏月就被皇后娘娘拉到一旁眉飞色舞说个没完。看着皇后娘娘那八卦天成,但却又开朗明媚的样子,两人皆是一阵无语,可那副让人亲切的模样,又让人拒绝不得。
这皇后林殷儿是苏月的表姐,武候之女,和那些宫斗小说里的不同,这位皇后娘娘大方善良的很,更难得的是,和皇上,可算得上一对真爱。
看着皇后娘娘拉着他们叽叽喳喳说个没完的样子,两人可都是哭笑不得。
“小湘,最近伤好些了没?”就在这时,一个温厚的声音从他们后面传来。
苏月和顾湘像是看向救星一样的看向来人。

这目光让来人分外尴尬,他是未曾看到林殷儿的,如今看到,沉默许久,在逃走和留下之间似乎艰难抉择。两难半天后,只能硬着头皮道。

“殷儿,我还有话要和小湘和月儿说。你先去哪玩会去罢。”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安国皇帝,顾森恒。
林殷儿娇哼一声,白了顾森恒一眼,又嘱咐了苏月几句,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她走了。

嗯,临走时还踩了顾森恒一脚。

在一旁看着顾森恒吃痛又不敢说什么的样子,两人不禁笑出了声。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2-16 00:26:00 +0800 CST  
_(°:з」∠)_秃头。可能还会有一次过渡大概?啊啊啊,好懒啊,不想码字,事还多,原谅我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19-12-16 00:27:00 +0800 CST  
苏月在开席前又被皇后拽到后面谈了一顿心,主要内容就是……嗯……
例如,男人不听话怎么办,沟通不了怎么办,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走的近怎么办……

这一大堆技巧弄得苏月哭笑不得,看着这位精致优雅却又不失真性情的皇后娘娘,开始暗自感叹皇上这甜蜜又痛苦的生活。
总算挨到了开席,林殷儿才恋恋不舍的去了主座,放她回顾湘那里去了。
苏月背地里吐了口气,缓了缓神,唉,听了半天脑子都昏了。
她坐在顾湘身旁,端起茶水刚想一饮而尽,但又突然念及场合,悻悻的抿了一口又放了回去。
这一切都被顾湘看在眼中,他忍不住笑了笑,端起他的那杯茶问道。
“皇嫂都与你说了些什么?”
苏月真就认真的想了想,带着同样认真的神色看向顾湘。
“皇后娘娘告诉我,发现你和别的女人走的近的时候,用什么刑罚……哦,不,惩罚才好。”
顾湘笑容闻言凝住,手中的茶也停在半空中,转而望向顾森桓,眼中尽是同情之色。
刑罚……

啧啧……皇上这应该说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

“宴会马上开始,各位请赶快落座。”

苏月听到宴席即将开始,便端正了身子,安静等待入座完毕后皇上发话。
她不敢随意乱看,便只瞟了顾湘一眼,刚移开视线,就又望了回去。
她微低头凑了过去,压低了声音,但言语间却不免着急。
“你怎么了?”
顾湘此时脸色苍白,额角尽是虚汗,一只手掩在桌下,似乎在缓缓发着劲。
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怎么突然?
顾湘阖眼摇了摇头,可脸上的冷汗却越来越多。
苏月看的着急,不明白他怎么了,她又没让七号做什么,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正值不知所措之际,顾湘却睁了眼睛,望向她,眸中神色复杂。
她对上那眼神,猛然心神一震。
她突然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就仿佛,仿佛顾湘知道什么一样。

虽然这并不是她做的,可苏月还是心虚的错开了视线。

她就是心虚,心虚的厉害。
顾湘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复又垂下眼帘。压低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
“腹内突然疼得紧。”
苏月闻言忙又看向他,“是伤口裂开了?”
“不是,伤口还好,就是腹中翻搅的厉害。”
苏月看着他的样子,不知为何,如此上佳的美人腹痛场景,在她看来并没有什么快感,心中更多的,只是慌乱。

“那怎么办?要不我去和皇上说一声,我们先退下?”

顾湘又摇了摇头,但身子还是板的挺直。
“不可,漠北的使者就在对面,若是此刻退下,他们必定有所察觉。”
“那怎么办?你这么难受着也不是个事啊?”
“……没事。你靠过来些,我怕我有些坐不住。”
苏月忙和顾湘坐的紧凑了些,她见顾湘掐在侧腹的手时不时的抚上下腹,却碍于伤口,揉一下也不敢。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20-01-19 23:48:00 +0800 CST  
这被删自己还看不到太痛苦了
_(°:з」∠)_

楼主 冷色系kkxx  发布于 2020-01-20 00:05:00 +0800 CST  

楼主:冷色系kkxx

字数:37190

发表时间:2019-10-06 22: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11 21:08:15 +0800 CST

评论数:5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