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祤泽(bn呐~)

【原创bl】祤泽(bn呐~)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3 16:45:00 +0800 CST  
“可儿,今日瞳祤有难,我需去鼎力相助,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是,主上。”东泽摇摇头,出了门。东泽是松鼠一族中的长老,只不过他却不是松鼠一族,而瞳祤确是蛇族的,今日蛇族有难,他一定要过去一趟,只是不知瞳祤在那里是否安好。一路上披星戴月,终于在两天内赶到了蛇族,入眼皆是满目疮痍,一条小蛇妖跑过来问:“您就是东泽大人吧?瞳祤大人昨天受了重伤,至今未醒,我们这里的巫医说只有一个办法,但是需要您帮忙,您还是先去看看吧。”东泽听后微微颔首就快步走到了瞳祤的屋子里。一进门巫医就迎了上来:“大人好。”东泽问:“瞳祤怎么样了?”“瞳祤大人怕是醒不过来了,但是有一种方法需要您帮忙,您看……”“说”“是这样的,现在正至寒冬,我们蛇族是要冬眠的,只不过现在随便一个地方都不足以让瞳祤大人冬眠,太冷了,他的身子太弱,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他养到一个人的体内,他两天便可醒过来,只是那个人一定要内力深厚,我等是不行的,条件符合的也就只有您了。”“说吧,养在哪处?”“这……”“说”“……膀胱”“好”巫医微微瞪大了双眼,没有想到东泽可以为瞳祤付出这么多“东泽大人,这一旦养进去,您的膀胱的空位会变小,而且里面一直有东西,也就是说您以后每日每分每秒都会尿意不断,而且还会尿急,尿频,尿不尽,您每次排尿的时候一定要让瞳祤大人让开您的膀胱和尿道连接的那个口,不然会尿不出来,刚开始这几日瞳祤大人是昏睡着的,您需要憋到瞳祤大人醒来才能尿出来,您真的想好了吗?”“要多长时间”“少则五年,多则十年”“行了,开始吧”“是,东泽大人,请您躺好。”东泽躺下,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等他醒了就感觉到了浓浓的尿意,从床上起来,起身准备出去,刚站起来就感觉到膀胱被扯着往下坠,酥酥麻麻,让他很是不耐烦,只是想到这样可以救瞳祤,他也就静下心来。睡了一觉,膀胱中已经有了些许尿液,东泽刚迈开腿就牵扯到了小腹,他忍不住把手扶到小腹上,轻轻揉了揉,尿意更加急迫了。这时,巫医站在屋外敲门,东泽听到后快步走到桌子边坐下,他忍不住的想要把腿绞到一起,可是想了想,又把腿并排放好,微微分开,把小腹上的手放到腿上,然后开口“进”,巫医听到答复后就推门进来了,“东泽大人,您感觉怎么样,可有不适?”“没有,我睡了多久?”“一个时辰。”“我知道了,你出去吧。”“好的,东泽大人,等瞳祤大人醒了您就可以离开去办您的事儿了,有什么事情您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3 16:45:00 +0800 CST  
有什么事情您叫我就好。”“嗯。”巫医见东泽点了头,就退出去带上了门。巫医刚把门关好,东泽就把手放在了微微凸起的小腹上“嗯,好憋,这死小子,老子喜欢了他这么久,等他醒来老子一定要告诉他!”又轻轻的揉了揉小腹,感觉好了一点就用内力把一本书带了过来,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手里翻着书,看起来是那么的岁月静好,如果忽略掉汹涌的尿意的话。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东泽觉得自己膀胱中的尿意已经无法忽视了,他忍不住走到屏风后的恭桶前,把裤子一把扯下来,按揉这小腹的手微微用力,想要尿出来,哪怕是一点点也好,现在真的是忍不住了,然而按揉了一刻钟,不仅一滴尿都没有排出来,还让尿意更甚了“唔,嗯,快出来啊,憋死了,快尿出来啊,嗯,憋”不一会儿,东泽的眼眶就红了,自己的高冷都是在人前装的,这么大年龄了从来没有憋过尿,第一次真的是难受,小腹也微微刺痛,他见自己真的一点都尿不出来,就默默地提上了裤子,走到软塌上,看着自己涨满的小腹,委屈极了,想着,或许睡着就不难受了,他自我催眠这,还真是,不一会儿就又睡着了,一夜无梦。窗外的天空渐渐明亮起来,东泽睁开眼就感觉到了急迫的尿意,他心里清楚,自己真的一滴都尿不出来,就给这屋子设了个结界,然后想把自己的裤子脱掉,结果裤子被自己凸起来的小腹卡住了,小腹里一阵一阵的刺痛告诉他真的不能往下按了,实在没办法,东泽动了内力直接把裤子撕得粉碎。没了裤子的遮挡小腹里的酸痛微微减轻了一些,可依旧难以忍受。他双手拖住自己的小腹“啊,嗯,好憋,好疼,瞳祤这个死东西,怎么还不醒,嗯,憋”东泽憋的满头大汗,浑身一颤一颤的打着尿摆子,小腹又酸又疼,委屈的直接出了哭腔“让我尿啊,呃,我真的,嗯,不行了,啊,小腹要炸了,嗯”他的双腿不断地乱蹬,发丝凌乱不堪,脖子上的青筋凸起,看起来真的是一个病弱的翩翩公子。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3 16:46:00 +0800 CST  
日常宣传QQ群
群号:五四二舅舅其二三流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3 16:47:00 +0800 CST  
今晚十二点左右更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10:51:00 +0800 CST  
有人吗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23:54:00 +0800 CST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敲门:“东泽大人,您还好吗?需不需要帮忙?”东泽听到是巫医,就挥手开了结界,巫医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有些心疼:“东泽大人,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嗯~帮我~呃~上点麻醉”这一句话,东泽说的极其费力,他的小腹已经涨成了三个月大,看起来很是诱人。巫医听到后皱眉看了看,“这个只能用少量麻醉,因为一旦麻醉过量,瞳祤大人醒后您也是不可以自主排尿的。”“好”东泽喘了口气,忍住浑身不适,慢慢的躺在床上,巫医拿来麻醉说:“这个量对您来说只能维持三个时辰,预计三个时辰之后瞳祤大人就会醒来,如果那个时候瞳祤大人依旧没醒,我会一刻钟一刻钟的麻醉给您用的。”“嗯”东泽哼了一声,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不适还是真的回答。躺在床上,东泽被尿意折磨着意志,忍不住的把腿绞在一起。“大人,这个麻醉必须从您的玉胫进去,所以麻烦把腿分开。”巫医看着东泽的姿势,有些为难,却还是低声说了出来。东泽的双眸泛上了泪花,慢慢的把腿分开,露出私密的部位,这个姿势看起来极其羞耻,但他不得不这样。“好,就这样,请你慢慢的做出排尿的感觉,这样我的针才能进去。”东泽慢慢的想着排尿,玉胫口处慢慢的一张一合,巫医看准时机,把空心针插了进去。“嗯~啊~好疼~”东泽感觉到一阵刺痛,自己的私处就进入了异物,冰冰凉凉的,很不舒服,就忍不住哼出声来。“东泽大人,请您放松,我现在要往里面注入一些麻醉液,可能会很不适,但希望您可以忍一下。”说完,巫医就慢慢的开始注入麻醉液,要麻醉一个内力如此深厚的妖,需要的分量不会少,皱眉看了看现在东泽的模样,还是有些担心能不能忍住。越来越多的麻醉液进去,那小腹看起来竟是又大了几分,只不过可能是麻醉发挥了药效,东泽已经感觉不到憋涨了。不一会儿,麻醉已经全部注入进去了。“东泽大人,药已经用好了,您要不要趁着现在吃点东西?”“不了,你下去吧。”“是”巫医行了礼就退了出去带上了门。东泽看着自己的小腹不禁一阵苦笑,瞳祤呀瞳祤,你快醒来吧,不然你还要本尊忍多久。东泽已活了上万年,没人知道他到底多大了,这些年他以不同的身份穿梭在大江南北,人脉甚广,前几年见到瞳祤之后就一见倾心,只是这断袖之癖难以启齿,他还是没有对瞳祤说出口。等到这小蛇醒来,自己一定要亲口告诉他!毕竟这小蛇也是很抢手的,万一哪天被哪个小辈先一步抢走了,自己岂不是得不偿失?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不知瞳祤醒来会不会疼呢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23:54:00 +0800 CST  
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幕,不知瞳祤醒来会不会疼呢?受了那么重的伤,一定很不舒服吧?一直待在这么小的空间里,会不会很闷,不如等他醒来自己带他出去游山水吧,这样也不会如此无趣。这一想,三个时辰就过去了,酸疼的感觉布满了小腹和腰肢,麻醉的退散让感知慢慢苏醒。巫医进来看了一眼:“大人,瞳祤大人应该快要醒了,这麻醉就算了吧?”“嗯”东泽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果然不出所料,瞳祤醒了过来,一个翻身,东泽的呻吟就破口而出:“瞳祤,啊,你别动,嗯呃,好憋,别动了,求你了”说着,东泽的声音逗带了哭腔。瞳祤听到后立马不动了,思考了一会儿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于是他便开口:“阿泽,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我要先给你让开你才能尿出来,你忍一下,可能会很不舒服,忍一忍。”瞳祤说着就开始移动,东泽浑身颤抖,两条腿来回乱蹬,但是上半身却近乎没动,他怕伤到瞳祤:“瞳祤,我受不了了,嗯,我想尿,呃啊,嗯,好憋”“阿泽乖,你再忍忍,就快了”不一会儿,瞳祤就让开了出口,一股浑浊的尿液从东泽的双腿之间喷涌而出,然而也就是那一股,后面就一滴尿不出来了。这一点并不能解决东泽的燃眉之急,他的呻吟越来越痛苦:“瞳祤,我尿不出来,好憋,呃,帮我,疼,唔”瞳祤听着,这么冷的一个人竟然哭出来了,这该有多难受,只可惜自己也帮不了啊,这是脑子灵光一闪,瞳祤用内力慢慢的检查东泽的身体状况,发现就是憋的太久才这样的,瞳祤用内力帮东泽把尿道阔出一条道来,东泽只觉得自己的膀胱猛的一缩,剧烈的疼痛就从小腹传来,只是挺着大肚子又不能翻身,他只能躺在床上辗转呻吟:“好疼啊,嗯,怎么还是尿不出来,唔,阿祤,帮帮我,嗯,我难受”“好,你等我一下,马上就能尿出来了,阿泽忍一下。”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23:55:00 +0800 CST  
日常宣传QQ群
群号:五四二舅舅其二三流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23:55:00 +0800 CST  
晚点还有,大家可以明天起床再看哦~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5 23:56:00 +0800 CST  
在东泽的呻吟声和挣扎中,瞳祤慢慢的把东泽的尿道打开了,双腿间慢慢的流出尿液,东泽已经享受在排尿的舒畅中无暇顾及其他的了,过了一刻钟,膀胱内的尿液全部排完,东泽才感觉到自己的小腹生疼生疼的,他坐起来厌恶的看着这样的自己,挥手间就到了一处温泉边上,他把自己泡进去,温热得水泡的他越来越舒服,不一会儿就在那里睡着了。瞳祤感觉到他睡着了,这才开始微微活动身子,变成了人形,一头飘逸的墨绿色长发,看起来妖娆而又清秀,凤眸微微上挑,露出邪魅的表情。观察了一下,就默默地打坐让自己恢复的更快。东泽只睡了一小会儿就被小腹里的绞痛折磨醒了,他一向睡得不安稳,这次本该陷入深度睡眠,只是身体的不适已经让他无法忽略,他睁开双眸,里面满是疲惫,手狠狠地压在小腹上,整个人摔在水里,上半身和腿几乎叠在一起,本因为泡温泉而微红的脸也变得苍白。“嗯,怎么这么疼,难道是这次过头了?不至于啊?呃,唔”东泽压抑的呻吟声把正在打坐的瞳祤叫醒了:“阿泽,你怎么样?还好吗?哪里疼?”“阿祤,我小腹痛的厉害,怎么办”瞳祤知道东泽最怕疼了,只是为了自己却受了这么多罪,愧疚慢慢爬上心头。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00:17:00 +0800 CST  
今天就这样吧,放弃了,明天继续更这篇,还是晚上十二点左右,大家不见不散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00:19:00 +0800 CST  
日常宣传QQ群
群号:五四二舅舅其二三流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00:19:00 +0800 CST  
瞳祤一挥手,面前出现一个小小的晶状体,可以看到东泽的样子,看着东泽痛苦的表情,满头冷汗,他心中一疼,他慢慢的让自己飘起来,游走在东泽的小腹中,里面的软肉红得发紫,一看就是有些发炎了,有的地方已经出现一些小口,微微渗着血,看起来很是恐怖,瞳祤把手捂热后轻轻的放到了红肿处,轻轻的按揉着,眸中满是心疼的温柔,那神情满的快要溢出来了。东泽感觉到他的抚摸,他的手心暖暖的,放上去很舒服,就慢慢的放松了神经但是依旧很痛,不过为了不让瞳祤担心,他并没有呻吟出声,只是一只手虚虚的搭在小腹上,浑身有些僵硬,冷汗不断地冒出,这些症状正在预示着身体主人的极度不适。这时,一个微型飞镖冲着东泽飞了过来,东泽顾不上疼痛,飞身躲开,这一动牵扯到了小腹,让他的脸色又白了一个度,瞳祤看到后瞳孔猛地一缩,是东泽的死对头!只是他好像可以看到自己的存在,也知道自己蛇族秘术,通晓利弊。而且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催眠蛇族的人,哪怕是自己也不能幸免。自家这种秘术有一个坏处,腹内的人一旦睡过去或者昏过去,一定会自动回到膀胱与尿道的连接处现出原形死死的堵住那个口,等到苏醒才能移开,他不禁暗道不好,然而看到那人动作后,他心中一惊,就忍不住昏了过去,没错,瞳祤被催眠了。东泽感觉到属于那人的温度消失,就知道他被催眠了,痛处没了温暖,小腹又是猛的一绞,他不着痕迹的把右手扶上去,淡淡的看向对面的自己的死对头:“怎么?你来干什么?梓桐?”“东泽~我就是来看看你是否安好,毕竟,你只能死在我手里~看你没事儿我就放心啦~记得好好活着哦~”梓桐开口说了这句话就默默地转身离开了,没有人注意到他转身是邪魅的笑。梓桐的内力比瞳祤的内力深厚的多,最快瞳祤也要五天才能醒来,这五天,东泽怕是不会好过了。东泽起身,穿好衣物,用内力感知小腹中的人,确定并没有受伤,就放下心来,扭头,离开,回到蛇族。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23:24:00 +0800 CST  
日常宣传QQ群
群号:五四二舅舅其二三流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23:25:00 +0800 CST  
今天就这样吧~大家晚安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23:25:00 +0800 CST  
咳咳咳,那啥,讨论个事儿,是个题外话,大家别叫我大大,感觉别扭,还有那个叫太太的小可爱是肿么回事儿????叫我锦绣就好,谢谢陪合!嗯!就这样,大家晚安

楼主   发布于 2019-11-26 23:38:00 +0800 CST  
今晚十二点之前会有哦~等不到的就先睡吧~

楼主   发布于 2019-12-06 22:41:00 +0800 CST  
东泽知道,这次怕是比上次更加难熬,毕竟多了两天。东泽回到蛇族自己的住处,把房门关紧,自己拿着毛笔慢慢的在纸上勾勒,不一会儿,一个惟妙惟肖的小人儿就跃然纸上,没错,这一看,可不就是瞳祤么?作画之人可谓是画工极好。东泽把画收进一个箱子里,然后又画了一张动作神态都不一样的瞳祤。就这样一张一张,不知疲倦得画,连用膳的时间都没有留出来,就在这样的事情里,东泽度过了第一天,第二天早上刚醒,尿意就袭来,他忍不住把手扶上小腹,轻轻按揉后就把手放了下来。这两日,就像是东泽这样不吃不喝,他的小腹也凸起来了,他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可这才第三天,这时,东泽的父亲传话让他回去一趟,这几日族里选择配偶,让他也去看看。东泽一族是鸟族,而东泽却是凤凰,每一只凤凰陨落之后就会出现新的凤凰,而凤凰就是以后要继承族里的传承的。东泽知道躲不过去,就只能出门,化作一束光离开。一刻钟后,东泽就到了族内,父亲带着大家在等他,他微微颔首示意后就率先走入了宴席,只是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小腹内的汹涌,刚做到位置上,他就把腿紧紧并在一起,这种场合是不允许失态的,东泽知道自己一滴都不会漏出来,却还是忍不住的缩紧括约肌。这种宴会总是少不了推杯换盏,几杯酒下肚,尿急就更加急切了。东泽喝了一会儿,就推脱一会儿还有事,便没人再来灌酒,只是一直雌性白鹤走了过来,东泽记得,这个姑娘叫弥生,弥生走过来,手中端了两杯酒,她递给东泽一杯:“承蒙东泽大人,我鸟族这些年一直太平,这一杯,我敬你。”在场所有人都看了过来,东泽知道,这杯酒躲不过去了,只得接了过来一口喝下。

楼主   发布于 2019-12-06 23:18:00 +0800 CST  
今天就暂时先这样吧~大家晚安~

楼主   发布于 2019-12-06 23:19:00 +0800 CST  

楼主:

字数:11407

发表时间:2019-11-24 00: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7 14:11:13 +0800 CST

评论数:3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