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bl】不知何人(古风bn)

楚宁(受)×魏雍(攻)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2 14:53:00 +0800 CST  
深夜,大楚皇宫内,只听得一声咆哮,接着便是一阵花瓶落地四分五裂的声音。
“你们这群废人。”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将花瓶一一砸向了跪倒在殿内的御医,动作牵扯到了小腹,男子又一阵闷哼,一把扶住桌子,一手按在小腹上,这才看出他肚子前已经隆起了一个不小的弧度。
一旁的下人急忙上前扶住他,将他搀扶着坐在了龙床上,楚宁脸色发白,小腹内胀痛不已,看着眼前的御医们又气又难受,,一手撑在床上一手抱住肚子,竟是委屈的哭了出来,“你们快想想办法,朕憋了两天了,肚子都要被撑破了,你们想看着朕被憋死吗!!!”
“陛下,臣等可以先给陛下用药,增强陛下膀胱的柔韧性,免得膀胱破裂,损伤了龙体。”为首的御医赶紧说道。
听到这话楚宁更怒了,冲那御医喊道,“朕要尿出来!!不要用你们的破药!!”说着说着便扯开了身前的衣服,露出了那鼓胀的如同怀胎六月的肚子,拍着那里说道,“朕要把这些尿水都泄出去,你们身为御医,医术超群,连这个也不能帮朕吗!!”
从几日前起楚宁便发现自己排尿越来越困难了,龙根的小口只能吐出极细的水柱,每次都要尿上一刻钟才能将膀胱里的雨露卸干净,可是从昨日开始,龙根竟是一点水都吐不出了,到现在已经整整两日,小腹里的雨露越聚越多,憋的他根本无法行动,急召御医来诊治,可是召集整个太医院的人,也没一个能看出皇帝这是何病症,在小腹上施了半天针,除了刺激的他更加难受,没有一点要泄出的意思。
楚宁抱着肚子躺上了床,一脸痛苦的说道,“把这些庸医都拖出去,给朕砍了!!”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2 14:54:00 +0800 CST  
此话一出,那些御医急忙磕头饶命,服侍了楚宁多年的公公也忍不住开口,“陛下您将御医们全杀了可就更没人能为您治病了,不如先按他们刚才说的,先用点药免得憋破了肚子,再给御医们一点时间,如果最后还是治不好再杀也不迟。”
御医们也是连连附和,“请陛下再给臣等一点时间,一定可以为陛下解忧。”
楚宁无奈而又绝望,向两边岔开双腿放松着小腹,像是等人来给接生一般,“先用药吧。”
为首的御医赶紧叫了几个下手走到龙床前,拿出一盒子的玉膏便在楚宁的小腹上涂抹起来,楚宁连连呻吟,脸上都憋的出了冷汗,但是殿内众人都在也不好喊出来,便待他们将药涂好后,让一干人全都退了出去。
肚子上被涂了软膏变得又滑又嫩,雨露堵在里面,将肚子撑的如同一颗玉球,楚宁忍受不住,将亵裤慢慢褪下,龙根已经肿的发紫,摸上去还有些烫手,楚宁靠在枕靠上,一手按着肚子,一手握住同根套弄,脸上还挂着泪珠,看上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美人,“唔……憋死朕了……憋死朕了……”他何时受过这种委屈,越想心里越气,竟是哭的更大声,还气的砸了几拳肚子,“让你尿!!!让你尿啊!!!”殊不知宫内的景象,都被窗外黑暗中的一双眼睛看的一清二楚。
那人拿出一根香从窗户点了一个洞伸了进去,烟气全都向楚宁的床上飘去,看着楚宁哭声越来越弱,揉肚子的动作也缓了下来,那人缓缓将窗户打开,灵活的翻进了宫殿内。
楚宁正被腹内的酸胀折磨的痛苦不堪,突然眼睛被人从后面蒙上,有刺客!他扯着脖子正准备要叫,却连嘴巴也被捂上。“唔!!唔!!!”他挣扎起来,却发现四肢变得虚弱无力,整个人被那人从床上拽起拥入怀中。今天看来注定要命丧于此了,楚宁这样想着,没想到他这个皇帝没有憋尿憋死,却要被刺客杀死在寝宫里,想想都觉得委屈。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2 14:54:00 +0800 CST  
那人一手捂住他嘴巴,一手将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缠的更的更紧,然后拿出一把匕首抵在他脖子那里,示意他如果敢叫出声,就一刀结果了他。
楚宁自然知道这人的意思,连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出声,那人这才放开了他的嘴。楚宁生怕惹怒了那人,用极其小的声音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行刺朕。”
没想到那人根本不回他话,将他往自己身上拽了拽,抱着他坐到了龙床上,一只宽大的手掌按在了他肚子上开始蹂躏。
“唔不要!!!朕憋的厉害!!!”刚才被吓的半死一直都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肚子上,现在经这么一看,尿意全都涌上来,“肚子难受……肚子难受……”自己的亵裤已经脱去,就这样下圕身赤圕裸着坐在那人腿上,楚宁羞圕耻不堪,委动着屁股在他腿上不安分的磨动。
那人按了一会儿,便开始将手伸到他股圕缝下面摩挲,楚宁身为皇帝,又没有断袖之癖,那个位置哪被人如此对待过,顿时叫了出来,那人瞬间用手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只能发出非常细微的声音。
楚宁委屈的哭的更厉害,蒙着眼睛的黑布上都浸出了泪水,“要杀要剐随便,不要碰朕那里!!”
那人竟是笑了一声,楚宁更觉的绝望,可是更绝望的是,那人竟然将手指伸向了那片禁地,那里可是从来都未曾被进去过,如今被这样一个异物塞入还没有润圕滑,痛意袭来,楚宁脸红的都滴出血来,在他怀里疯狂挣扎,“滚开!!给朕滚!!!朕灭你九族,你住手啊!!!”
那人不顾他无力的咆哮,将他箍的更紧,生怕他从自己身上掉下去一般,然后将那根最长的手指又向里面伸了一截,待找准位置后在那里一戳,怀中之人顿时痉挛起来,“啊啊啊!!!!”楚宁叫唤着,没想到龙根那里竟被刺激的喷出了一股水柱。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2 14:55:00 +0800 CST  
楚宁愣住了,“尿……尿出来了……”楚宁将双手伸向了龙根,摸到了铃圕口那里片片湿润,不是错觉,憋了两天的雨露终于泄出来了。
那人搅动起手指继续戳着那个位置,龙根那里又喷出了一股一股的雨露,楚宁爽的大哭,“呜呜呜,尿了尿了啊。”听着雨露啪啪的落地声,楚宁也不管身后之人到底是谁,一心只想着快将满肚子的尿水泄出去。
那人戳了一会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楚宁羞耻的说道,“唔……你再弄弄……朕肚子还是憋的厉害……朕还要尿……朕都憋了两日了……呜呜呜呜……”
那人拾起御医刚才放在一旁的玉膏,手指蘸了一点抹在了他花瓣的周围,让那里变得润圕滑畅圕通,楚宁感觉自己屁股碰到了一根硬硬的东西,这才发现那人的长枪已经硬了,隔着他的裤子就顶在自己花瓣那里。
楚宁还未反应过来,那人便扯开自己的裤子,将那杆长枪一下子伸了进来,长枪又长又硬,一下子就顶到了最深处,“啊啊啊!!!!”楚宁高叫一声,整个人崩溃的大哭,他一个皇帝竟然被人从后面上圕了,自己还不知道是谁,长枪顶到了膀胱,里面受到刺圕激,龙根顿时喷出了一股激烈的水柱,楚宁觉得自己从来都没这么痛快的尿过,雨露冲刷的龙根又热又舒服,“尿了尿了啊!!!”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2 14:55:00 +0800 CST  
听到他喊叫,身后那人也变得异常兴奋,一杆长枪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
楚宁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那里,那里怎么可以用来……他这样想着,但是却无法抗拒排尿带来的快圌感,憋了两日的雨露如同决堤般从铃口喷出,射圌到了几丈之外的地上,地板上一片狼藉,传来淡淡的尿骚圌味。
楚宁羞愤不已,哭的越来越大声,也不知是因为终于尿出来舒服的哭了,还是****委屈的哭了。
那人腰力极好,抱着他坐在床上抽圌动的更厉害,正面看去两个人似乎合二为一,只能看到楚宁坐在床上浑身抽圌搐往外喷圌尿的样子。
“呜呜呜……你抱朕去恭桶好不好……尿地上了……”虽然眼睛被蒙上,但是声音听的清楚,他堂堂一国之君竟然在地上撒尿,虽然别人不敢把他怎样,但传出去还不叫人笑话。
寝殿的立柱旁就放着恭桶,里面干净的很,那人把楚宁抱到了恭桶旁,让他弯腰双手扶在立柱上,自己则抱住他的腰,从后面接着操干,兴许是太过舒服与激动,那人虽然不说话,但却一直发出喘息。
“尿出来了……太舒服了……”楚宁也舒服的不行,后面的痛意已经消失,被满满的快圌感代替,花瓣没被探入过,里面紧致的很,死死绞着那人的长枪,那人每次又还能找到他的敏感所在,每次一顶楚宁都要高叫一声,前面射圌出更多的尿,没一会儿膀圌胱里的雨露就基本排光了,恭桶里尿了一大桶。
尿完之后,楚宁身子舒畅了许多,呻圌吟也带上了些许媚色,“嗯……不要再操了……后面要坏了……”他无助的求饶,身上的力气越来越少,若非那人抱着,怕是要直接摔到在床上。
“啊!!!”一股热流猝不及防的进到了体内,那人竟然在自己体内圌射了,楚宁快疯了,他一个皇帝竟然被别人射圌到体内,他疯狂挣扎起来,“你放开朕!!!放开朕!!!”
射完后那人才饶过了他,楚宁浑身大汗淋漓,衣袍上还溅了一些尿圌液,那人抱起浑身无力的楚宁放回到了龙床上,又霸道的将嘴巴贴到他嘴上疯狂吻了起来,似乎想把他吞下去一般。
楚宁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不是遇到刺客,是碰上采花贼了,对方不会要自己性命,心里心安了不少,但是宫里那些禁卫统统都该杀,竟然让这么一个人轻而易举的进到皇帝的寝殿,若他真有意行刺,自己岂不是早就丧命了。
那人吻到楚宁满脸都变成通红色才作罢,最后又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像是告别一般,起身便离开了寝殿。
楚宁眼睛上还蒙着黑布,可是浑身没有力气,连将黑布扯下来的力气都没有,太累了,楚宁索性也不再去想,沉沉的睡了过去。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3 09:53:00 +0800 CST  
“哼,若是靠太医院那帮人,朕怕是早憋死了。”楚宁气愤的说道。
“陛下息怒,御医们已经连夜在查阅古籍,找病症所在了,相信一定能为陛下根治此病。”
想起昨夜被一个人闯入寝殿,还对自己做了那事,楚宁越想越生气,自己堂堂一国之君,宫里宫外禁军把守,竟然被这么一个采花贼如入无人之境就轻易进到了皇帝寝殿。
“传令,昨夜值夜的禁军,每人杖责三十大板,值夜统领就地正法!”
李公公一听还有些不解,正要问楚宁为何下次命令,楚宁便将昨夜有刺客闯入寝殿的事情说了一番,但却省略了刺客对他做的事情,“若非朕命大,你们今天怕是就得找新皇帝上朝了。”
皇帝遇刺,这可不是小事,下人们顿时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传令下去整个皇宫搜寻刺客的踪迹。楚宁最后犹豫了一番,说道:“找到之后要留活口,务必带他来见朕。”
刺客的事安排了下去,楚宁发现了一件更绝望的事,那就是自己依然尿不出来。原本昨晚泄圌了干净身子好受了一些,可是第二日用膳后,雨露又慢慢积在了膀圌胱里,御医们依然束手无策,楚宁大怒,传令一日治不好他,便一日杀一个御医。皇帝遇刺,又得了难解之症,宫里一时间都人心惶惶。
有了前一晚被刺客闯入的经历,到了晚上寝殿周围围了三层禁军,连只苍蝇也放不进去。肚子又憋了一天,楚宁心里烦闷不已,连妃嫔的牌子都没翻,将下人们赶了出去。想起了前一晚上的经历,又不免脸红脖子粗。自己偷偷躺在床上,将手伸向了花瓣里,学着那人的指法在里面搅动。
“嗯……嗯……”他觉得太过于羞耻了,堂堂皇帝竟然靠这种方法来自WEI,他一手套圌弄着龙圌根,一手又扣着后圌穴,但是总感觉缺了什么东西,始终找不到那个位置所在,还把自己的情圌欲都勾了上来。
兴许是速度还不够快,楚宁加快了双手套圌弄的动作,脸上也慢慢染上了红晕,可是龙圌根依旧放不出雨露,反倒还刺圌激的膀圌胱更加酸痛,楚宁憋出了眼泪,心里又急又气,“尿啊……怎么就尿不出……”

楼主 后青春的诗73  发布于 2019-11-24 12:06:00 +0800 CST  

楼主:后青春的诗73

字数:4236

发表时间:2019-11-22 22: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1-24 15:09:48 +0800 CST

评论数: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