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受伤吧】(bg)《不负》

古风短篇,很短。
糖里有刀,刀里有糖,乖,张嘴吃糖。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19:31:00 +0800 CST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19:33:00 +0800 CST  
在?看看小宁?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19:42:00 +0800 CST  
二(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19:58:00 +0800 CST  
二(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20:00:00 +0800 CST  
三(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22:02:00 +0800 CST  
三(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22:04:00 +0800 CST  
四(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23:07:00 +0800 CST  
四(上)(2)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2 23:12:00 +0800 CST  
四(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3 01:51:00 +0800 CST  
看的姐妹和评论的姐妹那么少,阿宁不配拥有喜欢吗?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3 09:53:00 +0800 CST  
五(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3 22:16:00 +0800 CST  
五(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7 18:39:00 +0800 CST  
六(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8 13:47:00 +0800 CST  
六(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9 17:21:00 +0800 CST  
小宁长小宁短,更了小宁又不管。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19 19:47:00 +0800 CST  
七(上)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26 00:42:00 +0800 CST  
七(中)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29 01:22:00 +0800 CST  
七(下)
薛宁病得久了,常有散去意识的时候,找回来也快。

以往他蛊虫发作,昏倒在地上能躺一夜,没人发现,撑过去便罢了,并不当回事。他这个人浑身上下尽是毛病,独一个长处,命硬,轻易死不去。

待梁景跟着阿依娜跑前跑后把药端回来,他已经半倚在床上翻账本了,身上没力气就不下地,太冷就盖着被子,倒不为难自己。

听见响动,他把手中账本一合搁在枕旁,抬起头对着踏进屋子的小姑娘笑,嘴角轻抿,眉眼弯弯,面颊浮层因高热而烧出的红晕,而散下的长发乌稠一般,掩不住秀丽出挑的五官,活像只山野间作怪成精的野狐狸。

梁景被笑红了脸,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把药碗摔出去。

野狐狸笑得愈发灿烂,等逗弄够了,慢吞吞终于开口,只是嗓音嘶哑粗砾实在不够好听,话也轻佻:“我就说蓁蓁心里有我,怎么还不肯承认呢?”

这下梁景的两只耳朵尖也红透了。

她并无反驳,反而快步行至他面前,一只手端着药,腾出另一只手俯下身去探他的额头,烫得更厉害了,又在强撑。

“伤口还疼不疼?”她的视线移到他微微颤抖的手腕。

病糊涂了在割过的血口子上再划一道,傻得离谱,但哪能不疼?整只手没废已然是上天眷顾。

薛宁神情一怔,将那只可笑的手腕向后藏了藏,氤氲着雾气的眼底爬满殷红血丝,他稍歪了歪头,藏去其中一闪即逝的难堪与自厌,笑着打趣:“蓁蓁若亲我一下,就不疼了……”

话未说完,神色郑重的小姑娘忽然凑近,在他愣怔的目光中,垂下眉梢。紧接着温软的唇正正落在他的嘴角,亲昵似撒娇的啄了一下,像只认主的小雀,认真地看着他问:“这样,还疼么?”声音又轻又小,怯生生的小雀甜软乖巧。

这情景,好比大旱三年,老天却毫无预兆开了眼,瓢泼大雨倾盆而下,浇得淋漓透彻。

薛宁不甚清明的瞳仁儿剧烈颤了一下,浑身僵住,面上烧出的血色迅速褪去变得煞白,苍白干裂的嘴唇不断嗫嚅着半天没能说出话,受伤的那只手腕抖得更加厉害,疼出了一身冷汗。

梁景挫败地皱起眉头:“怎么疼得那么厉害,”她端起药,舀一勺吹凉了递到他唇边,“有些苦,不过阿依娜姐姐说,对止痛很有好处。”

薛宁神情逐渐变得莫测,他任梁景将一碗药都给他喂下去,又奖励小孩子般不知从哪里摸出颗蜜饯塞到他嘴里。

“你病中不宜吃甜食,所以只能吃一颗,不然嘴里太苦了。”小姑娘煞有其事地哄道。

薛宁含着蜜饯,咬碎了咽下去,笑意收敛,望着她定定道:“我不是他。”

梁景正回身替他绞热水里的帕子,没听清,只是见他面色不虞,当他病里身体不舒坦,并不作回事,要拿帕子替他擦拭额上的冷汗。

他恼怒地躲过,因药里加了安神的成分,倦意上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仍气狠狠推开她的手,“我不是他!”说完就是阵止不住的呛咳,胸口剧烈起伏,发出拉风箱般的嗬嗬声。

梁景吓得赶忙扶着他顺背,“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薛宁,不是别人,我没把你当别人。”

不断推拒的人闻言,剧烈颤抖着,骤然被抽去力气,垂目不再动作。

梁景见他止住咳嗽,扶抱着他躺下,替他把被角掖好,十分坚定地重复道:“薛宁,我没把你当成别人。”

薛宁双眼半阖,已疲惫得撑不住精神,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低哑的应声,眼皮重得抬不起来,他闭上眼睛,叹息一般呢喃:“我不是他……你莫要,也认错了……”

梁景鼻头一酸,忍了许久的泪水落下来。

她将帕子拧干净搭在他额上,低头用鼻子碰了碰他的鼻尖,他已沉沉睡过去,眉头轻轻压了一下,并未醒来,气息灼热烫得她眼泪怎么都流不尽。

梁景偏头凑到他耳边,缓缓开口,细如蚊呐,却字字清晰。

“承认,心里有你。”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31 15:20:00 +0800 CST  
虽短但干了件大事

楼主 苏安诺1  发布于 2020-03-31 15:24:00 +0800 CST  

楼主:苏安诺1

字数:1527

发表时间:2020-03-13 03: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02 04:20:36 +0800 CST

评论数:28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