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孕夫中心(bg男生子,可能含bl)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喜

【原创】孕夫中心(bg男生子,可能含bl)
这个世界总有一些喜欢怀孕,但不喜欢被一个人绊住,或者不想屈居人下;这时,也许你可以去孕夫中心,想要几胎,从几月开始,加强/减弱/屏蔽孕时反应,你还可以聘雇一位孕夫中心的孕娘陪你整个孕期哦啊,可以陪你虐孕,可以照顾你。
要想孕期最舒心的服务,欢迎来孕夫中心。
更不为人知的是,孕夫中心的孕娘在不接客时,还是穿越到各个世界里拯救不熟悉孕期知识的孕夫,以免他们本要经历的死亡,当然这是义务的,相当于义诊一般。
新人初发,文笔小白,各位看官见谅。*^_^*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6:03:00 +0800 CST  
本文分做不同小故事,可以当成短故事集看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6:04:00 +0800 CST  
(一)
夜尘若目前是孕夫中心最受欢迎的孕娘。她自小就是孕夫中心培养的孕娘中的佼佼者,在同一批未来孕娘里孕期知识学的最好,实践评价也是S,并且她17岁时就成为孕娘、开始接单子,是同一批未来孕娘里最先成为孕娘的人,如今她已20岁了,也可以参加“义诊”(戏称)活动。
孕夫中心培养的孕娘一般都是从五六岁的孤儿开始,因为那时候的孩子已颇懂事了,而且有了一些行为能力,不需要太多的照料。
因为小时候艰难的经历,夜尘若比较早熟,她是6岁时被孕夫中心培养的,一位刚完成一单生意的孕娘在路过公园时看到她睡在长椅上,激发了慈母情怀,在问过她的意愿后带她回了孕夫中心。
今天,夜尘若要开始她的第一次“义诊”,草草吃过早餐后就整装待发,和相约一同“出诊”的孕娘们来到总部的时空传送阵,开始随机传送。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6:05:00 +0800 CST  
夜尘若被传送的地点是一间现代卧室,她大概地看了看房间。并未花太多的时间在房间装置上,略略扫视一番后,夜尘若便闭眼假寐来梳理脑中的信息。
此次“义诊”的对象是林瑜,这个身体的男朋友。
林瑜是夜尘若的老师,两人在一次师生联谊会上正式相识,将彼此引为知己,在后来的不断接触中感情渐渐升温,顺理成章的成了男女朋友。
后来两人开始同居,现在已是珠胎暗结。可夜尘若虽然学识出众、专业扎实,但从小被家人娇养,不懂照顾、体谅人。在同居后仍然我行我素,有时并不顾及林瑜,这也导致两人同居生活也有一些不大愉快的回忆。后来,夜尘若也在慢慢学习如何顾看人,两人相互包容着也还行,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可林瑜在怀孕后对有些事便开始感到力不从心,再加上“夜大小姐”慢慢好了一些但仍时不时发脾气,于是更加心力憔悴,因此而导致身体素质直线下降。
夜尘若认为林瑜在同居、有孕之后没有之前宠自己,有时便会无理取闹,耍耍小脾气,而林瑜便一直包容着她。
毕竟还很年轻,没有经过社会的打磨,再加上过早承担责任,夜尘若这几个月像是叛逆期迟来一般,不断跟林瑜唱反调,喝酒、抽烟,当着林瑜面不顾林瑜与同桌调笑等等,回了家还与林瑜吵架,甚至有时心里还有着林瑜辜负了自己的青春,想林瑜打掉孩子等危险想法。
林瑜因为年纪比夜尘若大,不断包容着夜尘若,面对夜尘若的辱骂也一直保持沉默。
虽然林瑜在怀孕前几个月一直在产检,可到回来月份大时兼顾着工作,就忽视了产检,后来生产时又恰逢国庆假,因还未结婚夜尘若被叫回家陪父母。
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里,手机又刚好没电,隔壁全家还出去旅行,当时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得自己独自生产,虽然胎儿不是很大,可因着没有多了解生产知识,也几乎没有扩充过产道。最终只能含恨难.产死去。
而在磨的父母同意后,夜尘若兴致冲冲地赶在假期结束前回到同居的地方时,只见已干涸得发黑的血迹和已经不能再宠她的人的尸体。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6:08:00 +0800 CST  
夜尘若睁开眼,轻叹,可惜林瑜的人生永远停在了31岁,博士生毕业,知名大学的老师,性格温和,长相英俊,前途一片大好,折在产.子上。
现在,林瑜怀.胎四月,刚过孕.吐期。如果现在开始做准备工作,那产.子应是没问题的。
林瑜洗完澡穿好睡衣出来,就看见自家女朋友低着头坐在床上发呆,快走几步,“在想什么?”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夜尘若抬头,看着林瑜的脸,不得不感叹,这林瑜,果然很帅,只是瘦了点,眼下发青,脸上有着疲态。
“呵呵”,林瑜看着女朋友盯着自己的脸发呆,不由笑出声。
夜尘若听着林瑜的笑声,暗恼,又不是没见过帅哥,刚刚只是看他的脸色苍白,才多看一会儿,肯定是这样。夜尘若一下就给自己找好借口。
“在想,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夜尘若找到借口就开始回击林瑜的美人计。
林瑜愣住,脸色泛红,小女朋友不是一直不肯公开,怎么现在就说起结.婚了吗。
“怎么?孩子都有了,你还不想结.婚?想做渣男啊你。”夜尘若恶劣地说道。
“不是,只是你以前都不准公开,现在突然说起结.婚,这跨越度是不是太大了?”林瑜表示,他需要缓一缓。
“结.婚,又不是一定要公开,我们先领证,等我毕业后再补办婚礼。”夜尘若不负责任地说,反正那时自己应该早回孕夫中心了。
“还是,你不愿意结?”夜尘若的声音变得危险起来。
“当然不是”林瑜摸了摸夜尘若的头。
“那我们明天就去领.证。”夜尘若享受着林瑜的顺毛,同时,也不忘自己的计划,领证后,一切就方便多了。早领证早放心。
“明天?是不是太早……好”林瑜看着小女朋友的眼神,瞬间改口。
“时候不早了,睡吧”夜尘若往床里面挪了挪。
“好”林瑜想着明天还有工作,可下午没课,就去领证吧。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6:11:00 +0800 CST  
待到第二天下午领完证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林瑜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没缓过来,盼了许久的事这就实现了?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夜尘若看着林瑜眼里的迷茫,忍不住踮脚摸摸林瑜的头进行安抚。
嗯,这手感不错,夜尘若眯了眯眼,继续上手蹂躏。
在夜尘若把林瑜揉成鸡窝头前,林瑜终于被迫缓过来,拯救了自己的头发,至于发型……好吧,由于时间过晚,这个词在已经不存在于林瑜现在的字典里了。
“回学校吗?”修整好发型的林瑜坐在驾驶座上,看着新出炉的小媳妇,轻声询问。
“下午没课,不回了。”夜尘若懒懒地靠在椅背。不得不说,这林瑜,活脱脱二十四孝老公一枚,非常贴心。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7:35:00 +0800 CST  
啊哦,又被吞了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7:44:00 +0800 CST  
只能发图片了,各位小天使凑合凑合吧😄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8:00:00 +0800 CST  
开学了,刚过完暑假的学生们,变得异常懒散。
数学课上,林瑜看着讲台下一片人昏昏欲睡,只有少数近人还挺直腰听课,忍不住捏断了手中的粉笔。
注意到平时温和的林瑜这般不同于平常的动作,一半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的学生马上清醒,挺直腰,还有些实在困的学生也强迫着自己醒来。虽然已经熬过高考,进入大学,但是学分也是绝对要的啊。
‘老林这是咋了,火气有些大啊,不怕伤到孩子?’
夜尘若看到同桌传来的小纸条,皱眉,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一边继续听课,一边想着,林瑜今年也就31,不老啊,男人三十一枝花呢。
又想到后面的内容,一直注意着林瑜的夜尘若挑眉,她也不太清楚,林瑜刚上课时表情还好,后来越来越难看,然后就扳断了粉笔。
也许是,欲.求不满?或者孩子闹他了?
因为是上午的最后一堂课,熬到下课后,同学们忙着祭五脏庙,也没太关注林瑜的情况,而是三三两两地结伴觅食去了。
林瑜则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上课时还好,现在孩子闹得厉害,许是刚刚的怒气扰到了孩子,但现在学生还没走完,他也不好做出什么大动作,只能先闭目养神了。
况且他自己只会没什么章法地乱揉,并不起作用。月份大的这几月一直是小媳妇给他揉的,每次揉完林瑜都感觉舒服了许多,难道,这孩子更亲近妈妈?就是不承认揉腹技术烂。
行吧,孩子向妈就向着吧
“林老师,我帮你把教案搬回办公室吧!”夜尘若走上讲台。
几个还没走的学生听到这句话也不是很惊讶,夜尘若是数学课代表,而数学老师又怀着孕,课代表帮着拿教案送老师回办公室也是应该的,唉,就是可惜了那么温柔的林老师已经结婚了。
林瑜睁开眼,点头。
此时同学已走完,教室里只剩夜尘若和林瑜两人,夜尘若也没忙着走,而是蹲下来帮林瑜揉着肚子。
而林瑜则享受着这美好时光,在学校时,两人都没有太多亲密相处的时间,现在当然要享受一番了。
“还好吗,孩子闹得厉害?”夜尘若柔声问。
“嗯,没那么闹了。”林瑜眯眯眼。
夜尘若失笑,“什么时候请假?”
“再等等”林瑜不想请假,主要是不请假白天还能多看看夜尘若,请假了只能等晚上了,而且他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可干的。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8:09:00 +0800 CST  
转眼就要十一了,林瑜却仍不肯请假。夜尘若看着林瑜不断鼓胀起来的肚子也有些心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没照看到,他会出事。
不会的,夜尘若又一次安慰着自己,相信自己,一切都会顺利,他和孩子都会平安。
今天上完自习就可以放国庆假了,而林瑜的预产期也就这几天了。
下课铃响起时,夜尘若终于松口气,接下来就剩接生了。
夜尘若径直走向老师办公室,先是敲了敲门,待门打开后,夜尘若正准备向老师问好,却发现是林瑜开的门。
夜尘若刚一进门,就被林瑜摁住吻了一番,深吻过后,两人都有些气喘。
“怎么了?”夜尘若问,林瑜这么明目张胆,不怕别人目光?还是想公布了?
“现在办公室就我一个老师。”林瑜拉着夜尘若的手走到他的办公桌前,不过,以林瑜现在的速度,还是用挪比较合适。
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夜尘若捧着林瑜的脸,用自己的鼻子碰了碰林瑜的鼻子,“走吧,回家。”
林瑜点头,夜尘若问过林瑜后就帮他整理好东西,把包挂到肩上后就扶着林瑜往停车场走去。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9:04:00 +0800 CST  
――――――
进门时,林瑜突然身.子一颤,差点摔倒,幸好有夜尘若在一旁扶住他,“怎么了?”
“…没事”林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夜尘若皱眉,“孩子闹你了?”
“嗯”林瑜说完这个字就整个人瘫在夜尘若身上。
夜尘若开了灯才发现林瑜的脸色极度苍白。
“我可能……要生了。”
夜尘若还没再次发问,就听见林瑜挤出来的一句话。
夜尘若正想打横抱起林瑜,忽而想到这样的姿势不适合临产的孕夫,于是从林瑜后面分开托起林瑜的双腿,抱起林瑜就走向产房。
林瑜忍耐着这与以往不同的阵痛,夜尘若这样为小孩把尿似的姿势让他有些别扭,但是无疑使他好受许多。
夜尘若把林瑜放在专门为孕夫准备的产床上,以待接下来的生产,她轻轻揉了揉林瑜因疼痛蹙紧的眉头,“羊水还没破,你先忍忍,别用力,留着体力生产。”
林瑜点头,这阵阵痛过去,他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没有多少力气。
“我给你煮点吃的,补充力气。”夜尘若拍拍林瑜的手,转身走去厨房。
林瑜虽想夜尘若一直陪在身边,但是现在他的确需要补充力气。离晚饭已过了几个小时,双身子的人本就易饿,忍痛更是耗费力气,他现在已是饥肠辘辘。
因为时间原因,夜尘若只够煮了肉粥,冲了些藕粉给孕夫补充气力。
每逢阵痛过去,夜尘若就抓住这越来越短的间隙给孕夫投喂,林瑜也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尽量进食。
等一碗粥见底已过了近两个小时,而林瑜的阵痛却到了七八分钟一次。
这有点快了,夜尘若皱眉暗忖,等等,还有种可能,林瑜早就开始了阵痛而自己却不知道。
想到这种可能,夜尘若脸色马上变得有点不好,若不是到家了林瑜才撑不住露出马脚,而是在路上,甚至在车上破了羊水,那极有可能会使生产的不顺利,而一旦生产不顺,林瑜和孩子……她甚至不敢想象后果。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9:05:00 +0800 CST  
林瑜被阵痛折磨许久,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呃……痛…好痛…阿若……”
夜尘若不停地帮林瑜揉着发硬的肚腹,但是这往常极有用的方法这时却没能使林瑜好受多少。
看着已然全开的宫口,和迟迟未下来的羊水,夜尘若心里略有些不安。
“我扶你走走,羊水下来快些。”夜尘若狠狠心,把林瑜扶下产床,几乎是拖着他向前走。
“啊…痛…好痛……”林瑜有些受不住这仿佛比在床上时更剧烈了一倍的疼痛,一迈步子就不住呼痛。看着往常极隐忍的林瑜被生产之痛折磨成这样,夜尘若心里也不大好受。
“破…破了…”走了一会后,林瑜感到两腿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流出,很是粘腻,便马上告诉夜尘若。
夜尘若听到这话,将林瑜再次放平躺在床上,将他的腿成M型折起。
“伴着阵痛用力。”
林瑜感到下身一阵阵剧烈的疼痛,身体不住弓起,以此借力生产。
“好痛…嗯呃……痛…”平常坚忍的林瑜此时忍不住流下泪。
“加油,瑜,孩子需要你,我已经看见孩子的头了。”夜尘若看着林瑜宫.口处隐约的黑色,料想这应该就是孩子的胎发了。
孩子,为了孩子,林瑜想着孩子,感觉自己又有了力气。
“呃…啊…啊”再一次用力,林瑜感到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但这股疼痛过去,林瑜却感到轻松了不少。
“孩子头快出来了,瑜,再加把劲。”
林瑜继续用力,头出来了,接下来的生产顺利多了,不到半小时孩子就出来了,还是个男孩。
夜尘若剪断脐带,仔细帮林瑜揉出胎盘。
给孩子清洗一下后就放到林瑜身边,这时才发现林瑜早已经脱力睡着了。
夜尘若端来热水帮林瑜简单清洗后就把他和孩子抱回主卧,因为空调一直开着,夜尘若也没有担心林瑜受凉。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9:14:00 +0800 CST  
等到夜尘若将产房收拾好,回到卧室,看着林瑜柔和的睡颜,见他和孩子都没什么异状,这才放下心。
在林瑜的额上落下一吻,又亲了亲孩子,夜尘若按下穿越来一直隐身的手环。
夜尘若朝卧室轻声说了句“再见”
一阵光芒闪过,沙发上还剩一个睡着的一模一样的夜尘若,只是不再是那个人了。
只是夜尘若不知道,在她离开后床上的人也睁开眼,盯着房间许久。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0 19:20:00 +0800 CST  
(二)
夜尘若回到本源世界后有些不适,不过听前辈说过,这是正常现象,何况过了一会儿也好多了。
义诊过后,孕娘可以休息几天缓解,不仅是休整身体,也是调整心理,免得被义诊里所遇到的人扰乱心绪,甚至是,一生。
正是闲适的休假时间,夜尘若惬意地躺在上个月刚买却没什么时间躺的躺椅上看书。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夜尘若看了看来电显示,立即拿过手机上滑一下。
“院长?”夜尘若的声音有点疑惑,听前辈说,义诊后是有两天假期的。
“小若啊,打扰到你了,这里有一个人申请你的卵.细胞。”院长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虽经过电子磨合有些失真,却不难听出手机那头话里的歉意。
孕夫中心对孕娘的私人时间是非常尊重的,虽是院长,可打扰员工的私人时间也是不大好的,可是,那是院长,是给了夜尘若新生的人;再说,孕娘们私下的关系都挺不错。
夜尘若疑惑,虽然孕夫中心有提供卵细胞,可是那些“顾客”一般最烦麻烦了,怎么会真要孩子?
“院长,可以告诉我是谁吗?”夜尘若的脾气向来很好,何况她本来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她对假期也不是很看重……好吧,有一点看重,真的只是一点点。
“…宁邵源”院长先是沉默了一阵,才缓缓说出一个名字。
宁邵源,泽山集团执行总裁,年少就表现出惊人的商业天赋,钻石单身汉一枚,同时,他也是,夜尘若的第一位客人。
“宁先生?”夜尘若皱眉,她还记得,这是一个对自己身体很不上心的人,肠胃有些脆弱,又不好好吃饭,胃病常犯,偏当时他又选了中高级孕时反应,孕期不久就瘦了好多,让夜尘若很是花费心思补了很长时间,天天做药膳食补,还有每日的护理工作,偏偏他还不肯配合,仍是折腾自己的身体。
当然,那时的夜尘若还不知有些人孕期渴望的并不是精心照顾,或者说,不仅仅是精心照顾。
夜尘若甚至怀疑他有m倾向,虽然这样想是很不礼貌的。
可作为一名受过专业医学教育的孕娘,她对这样伤害自己身体的行为很是反感。不过在孕期后面一段时间时,宁总裁还是比较配合的,只是要求每天束.腹,最后将自己疼得满身汗,如果是为了工作时不被人看出来,她倒能理解。但在后几次,明明将工作的地方都移到家里了,却仍要求束腹,这又是为什么,她就不明白了。
反正,是一个很不让孕娘省心的孕夫。
“院长,我马上过来。”作为一名优秀的孕娘兼医生,夜尘若对病人是非常耐心和关心的。
何况,照顾申请自己卵细胞的孕夫是自己应该做的。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09:18:00 +0800 CST  
夜尘若马上收拾好,去车库开了车出去。幸好回家时自己拒绝了前辈的好意,是开着车回来的。
匆匆将车停在停车场里,夜尘若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
而此时,院长办公室也只有院长一人,或者,表面上只有院长一人。
“院长”夜尘若敲了敲门,得到许可后推门进了办公室,在办公室里只看到院长一人。
“坐吧。”院长面色有些疲惫,但声音依旧温柔。
“院长,我……”夜尘若坐下后,就想直奔主题。
院长抬手止住了夜尘若接下来的话,“小若,宁先生已经做完了手术。”
手术做完了?意思是,宁先生已经成为了孕夫,怀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夜尘若顿了顿,收回自己先前想要说的话,改了另一句。
“小若,你知道的。申请三天如果你不否认就默认通过,而你那时在出诊……小若,宁先生,他对你还不错。”虽然夜尘若说了不介意,院长还是解释。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09:20:00 +0800 CST  
义诊时间与现实时间流速不一样,每个世界都有差别,但一般比现实要过的更快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09:21:00 +0800 CST  
夜尘若点点头,走出院长办公室,向综合大楼进发。
而里面的院长却是一扫先前的温柔,眼神冷淡,“宁荧羽,小若答应了,你也该走了。”
宁荧羽从隔间出来,看着眼前的女人冷淡的神情,心里苦涩,想着刚刚听到的温柔的声音,又是一阵恍惚,那时,她也是这样温柔地对着自己的。
虽是内心十分苦涩,宁荧羽面上却未显分毫,点点头,跨步走到办公室门前。
宁荧羽已经接近出口,却见她仍没有说话的意思,停下脚步,“这次,多谢你了。”随而继续走出去,邵源,叔叔也只能帮你到这了,希望你不要步叔叔的后尘。
床上的人正在发呆,双手交叉在小腹前,脸上面无表情,眼神却是涣散的,目光没有聚焦。
夜尘若到门口时就看见宁邵源这副样子,不禁愣住,这样的男人,也会有这种时候吗?她向来见到的都是他冷静自持的样子,即使胃疼到痉挛,脸上尽是冷汗,面上仍旧冷静。却原来,她也忘了,每个人都会有发呆在他身上也是存在的。
夜尘若轻轻敲了敲门,唤回宁邵源的神志。
待宁邵源看过来后,夜尘若才出声,“宁先生”
宁邵源淡淡点了点头,却没人注意到他原本交叉在小腹前的双手抓紧了被子。
夜尘若对宁邵源现在的态度也不惊讶,毕竟他一直是这样子,对任何人都是淡淡的。
“宁先生,我想你应该知道了,接下来这几个月我会一直照顾你。”夜尘若走到床边对宁邵源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何会强调‘一直’这个词。
“嗯”仍是轻轻的一个字,听辨不出什么情绪。
“现在你刚手术完,需要在床上再躺几天,这几天我便开始负责你的饮食起居。”夜尘若缓缓地说,似是想到了什么,她顿了顿,再次开口,“请问你现在的口味与以前有什么不同吗?”
照顾宁邵源,断断续续加起来大概有两年多的时间,说起来,宁邵源应该还是她照顾次数最多,总时长最长的客人了,她当正式孕娘有四年,有一多半的时间与眼前的人一起。
宁邵源摇头,也不说话,一直看着夜尘若。
夜尘若垂下眸,掩住眼中的复杂“宁先生的口味没变,那倒也方便我照顾。听其他孕娘说你还未吃,那我便先去准备晚饭了。”
宁邵源见他一直垂眸,收回目光,微微点头,怕她看不见,又“嗯”了一声。
夜尘若听到应答后转身,体贴地带上门。
一出门,夜尘若的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谁家少女不怀春?她只是在一个恰当的时间,遇上一个各方面都符合的人罢了,一个已有婚约的男人。
恰当的地点,恰当的时间,良人却不是她的良人。
夜尘若的眼神再次归于沉静,大步走向中心的厨房。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10:33:00 +0800 CST  
再次申明一下,本文有cp,但是没有固定的主角
可以当故事集看,不是快穿文,一个孕娘大概有1~2个故事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15:09:00 +0800 CST  
夜尘若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房间不久,房间里就迎来了两个客人――宁家的管家和宁邵源的未婚妻,君家大小姐,君殷浅。
“少爷,君小姐来找你了。”管家温和的声音唤回夜尘若走后就一直神游的宁邵源。
宁邵源点头,示意管家他知道了。
而君殷浅则是一直挂着温婉的笑容,“管家叔叔,你先去外面吧,我和邵源说会儿话再去拜访宁伯伯。”
管家欣慰地点头,走出去的时候顺带带上了门。
“身体还好吗?”君殷浅语气听起来很担忧,面上却是微微发红。
宁邵源点头,顿了顿,开口道,“还好。”
“我很担心你。”君殷浅的声音越来越小,听着像是渐渐靠近病床,实则眼睛一直瞄着门口。
直到在门下再看不到鞋影后一会,君殷浅才恢复平常的语气。
君殷浅拍拍胸口,直接搬了板凳在离宁邵源比较远的地方坐下,“吓死我了,今天我正准备出门找男朋友,就见我爸站在门口,幸好我机智,说去你家拜访。本来警报已经解除,结果碰上你家管家,管家叔叔热心地带我过来看你。话说,你这次来这儿的理由是什么?不再是因为孕夫中心对治疗胃病更有效果或者温养胞宫了?我怎么听说你是为了给我一个孩子好适应适应?”
宁邵源抬眼,带有压迫性的目光扫向君殷浅。
“好吧好吧,你是为了你的小女朋友”君殷浅接收到宁邵源的目光有些畏缩,马上换了话题,心里在想,也是我男朋友不在,不然,哼,谁会怕!君大小姐坚持从小在宁邵源的阴影下生存的自己只是因为没有男朋友,因为女孩子的天然弱势,绝不是因为她怂。
“哦,你还没追到人?”君殷浅虽然对上宁邵源的目光有些怕,但仍然坚持作死,心里暗爽,我就是欺负你现在动不了,欺负你还是个单身狗∪・ω・∪,为明智地选了一个离床头较远的位置的自己点赞。
“也是,就你这表情,人小姑娘不是被你吓跑,就是情商低,没看出来。”君殷浅自言自语。这几天不能出门找男盆友,在家里要维持淑女形象,可把她这话痨憋惨了。
“你很闲?”一个疑问句被宁邵源硬生生说成陈述句。看着她,心里就不怎么好受,一想到她都有了男朋友,而自己还没追到人,心里就更是不爽。
宁少爷压制大小姐从来不是因为暴力,因为没必要,眼神压制和语言威胁足矣。
“没没没……你别生气……在你接管宁家前还要靠我给你客串女朋友帮你挡婚呢。”说到这,君殷浅说话又渐渐有了底气,似找到了理由。
宁邵源不语,却是移开了眼光。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15:13:00 +0800 CST  
夜尘若知道宁邵源饮食不规律,也不知道他在自己来前多久没吃了,所以简单弄了几个清淡些的小菜,稀粥则是在食堂打的。
(孕夫中心的食堂伙食还是很不错的😊,只是孕娘们对雇主的话,特别是熟悉的雇主,一般会选择自己动手)

楼主 夜若渊雪  发布于 2020-01-31 18:11:00 +0800 CST  

楼主:夜若渊雪

字数:45315

发表时间:2020-01-31 00: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03 10:08:15 +0800 CST

评论数:7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