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メ桦の┪【王道文】《情路》(EH\/中篇)

一楼烧给百度大神

eh信心重建中,缓慢更新…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2 14:21:00 +0800 CST  
楼主睡了,今儿没了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2 22:12:00 +0800 CST  
小bet,好久不见,我正在写,等会就发出来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3 23:51:00 +0800 CST  
这段卡死我了,改了很多遍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6 17:36:00 +0800 CST  
所以缓慢更新吧,找到感觉再写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6 17:40:00 +0800 CST  
回复:49楼
多谢捧场,今晚估计很难有,看状态吧,最近写东西比较慢。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6 20:33:00 +0800 CST  
其实内地也用多谢这个词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6 20:42:00 +0800 CST  
好多香港的朋友!!!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8 07:53:00 +0800 CST  
写的不清楚么?我混乱了,越写越没信心了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8 08:26:00 +0800 CST  
五、
    陈嘉桦换好衣服,出了餐厅,表哥已经等在路边。
    “嘉桦”贺言靠在路边护栏上,招着手。
    “下班晚了,抱歉”帮厨的小工请了假,陈嘉桦帮忙收拾完才出来。
    “没事,那个……”贺言说的有点迟疑“听说你有田馥甄的电话?”
    “呃,对,我有”陈嘉桦边说,边用眼光上下打量表哥“你要干什么?”
    “能不能给我?”贺言眼中闪出一丝光亮。
    “不能”
    “为什么?”
    “你要想要电话,自己去问她要啊!”
    “我这不是要不来嘛!”说完贺言似乎想到些什么“对了,她怎么会给你电话号码?”
    “奇怪了,为什么不能给我?”陈嘉桦被盯得有点不自在。
    “她不会对你……”贺言欲言又止。
    “神经病,因……因为她脚受伤了,我照顾了她一天,而…而且,我是女生,她不需要对我有防备吧!”陈嘉桦说的都是事实,只是刻意颠倒了顺序。
    陈嘉桦给出了个看似合理的解释,所以贺言没有再追问下去,伸手勾住陈嘉桦的脖子,“嘉桦,你说,从小到大,是不是表哥对你最好?”
   “当……当然”陈嘉桦附和着。
“那表哥求你帮忙,你一定不会不帮,是吧!”
    “你先说帮什么忙”陈嘉桦预感到表哥的‘不良’企图。
    “你能不能帮我约田馥甄出来”
    “不行”陈嘉桦想都没想直接回绝了。
    “这也不行!”贺言有些不高兴。
    “我可以帮你问一下她,她愿意见你才行,但如果打着我的名号约她出来,就有点过分了。”察觉出表哥的不悦,陈嘉桦作出让步。
    “那跟我自己约没差啊,她一定不同意的!”贺言有点泄气“那这样,你约她出来我们一起,怎么样?”
    陈嘉桦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也不一定能约的出来,其实我们也不是很熟。”
    “试试,试试”贺言马上掏出手机递给陈嘉桦。


    田馥甄正蜷在沙发上发呆,突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
    “喂”按下通话键,声音懒懒的。
    “……喂,我是…我是陈嘉桦”
    “……有事么?”听到陈嘉桦的声音,电话那边语气变得冷淡。
    “呃,那个,你的脚伤好点了么?”
    “好多了。”
    “……本想过去看看你的,不过这几天一直在忙,而且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没关系,还有别的事吗?”
    “……”陈嘉桦一时说不出话。
    “没事我挂了”
    “等…等一下,想约你出来玩。”是谁想约陈嘉桦还是没说得出口。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
    “可以吗?”陈嘉桦小声问到。
    “什么时候?”


    陈嘉桦说晚上去迪吧玩,所以田馥甄选了一件粉色吊带裙。粉色,曾经是田馥甄多么不齿的颜色。粉色是发情的颜色,田馥甄总拿这话亏家萱,因为家萱是那么狂热的迷恋这个颜色。而今天,试来试去,最终挑了这件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田馥甄脸微微发烫,也许是粉色的关系,脸色映的有些红润。
    按时间到达约定的地点,看见陈嘉桦旁边还站着个人,田馥甄愣了一下,情绪低落了不少。
    “嗨”贺言笑着打了招呼。
    “刚好表哥也有空,我就把他叫上了”看田馥甄脸色不好,陈嘉桦急忙解释。
    “哦”田馥甄低下头,没再说什么。
    三人一起走着,田馥甄一路不语,贺言陪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而陈嘉桦很知趣的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离两三米远的距离。

    迪吧里音乐声很大,震耳欲聋,说话必须趴在耳边才能听到。田馥甄小口抿着甜酒,耳边感受着贺言呼出的气息,眼睛则直直盯着陈嘉桦。
    感受到逼人的目光,陈嘉桦不自在的一直左顾右盼,闪躲着不看田馥甄。
    看时间差不多了,表哥也开始跟自己频频使眼色,陈嘉桦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而后皱着眉头,捂住肚子,凑到田馥甄耳边“酒喝得有点急,现在胃很痛,我想我得先走了。”
    田馥甄面无表情,也不做回应。
    “哥,我胃痛,”陈嘉桦故意大声对贺言喊道,“我想先回去了,你们……”陈嘉桦话还没说完,一杯酒迎面泼来。
    田馥甄拿起包,准备往门口走,被陈嘉桦一把拉住“你发什么疯啊!”
    没想到等到的不是田馥甄的回答,而是一声清脆的耳光。陈嘉桦呆住了,贺言也呆住了,等到反应过来,追出门外,田馥甄已不见了人影。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9 15:59:00 +0800 CST  
回复:91楼
faifai,什么叫终于?我昨天也有更新好吧!你这个就不更文的人……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9 16:07:00 +0800 CST  
更正一下:是久不更文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9 16:08:00 +0800 CST  
如有疑问,请看一楼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9 16:38:00 +0800 CST  
今晚,也许吧……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29 20:45:00 +0800 CST  
水一句,faifai那两篇我怎么都回复不了,谁知道怎么回事?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3:35:00 +0800 CST  
其他帖子都能回,但回faifai的帖子就提示出错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3:40:00 +0800 CST  
小b,你去帮我试试,看能不能回复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3:42:00 +0800 CST  
谢啦,看来不是我的问题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3:47:00 +0800 CST  
楼主真的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总之在努力了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5:11:00 +0800 CST  
七、
    “大骗子!谁是大骗子?”家萱把头探到田馥甄身边,看着她写了满纸的这三个字。
    “没有”田馥甄吊着脸,陈嘉桦答应满足自己三个要求,但却没留下联系方式,这么大的校园叫田馥甄到哪里找人去“敢叫我撞见你你就死定了”田馥甄心里默念着。
    “哎呦,本来还想借你笔记来抄一下,没想到你整堂课都在练这三个字!”
    “嗯”田馥甄心情不好,随口答到。
    “田馥甄,你最近状态很奇怪,你怎么了?”说着把手伸向田馥甄的额头。
    “没事啦”田馥甄把头偏向一边。
    “你!你竟然对我如此的暴躁!”任家萱装着哭腔对田馥甄提起抗议。
    “我一向都对你很暴躁啊!”意识到自己的无理,田馥甄缓和着气氛“好啦,去吃饭啦”
    “要吃你自己吃吧!”家萱把头偏向一旁,嘟着嘴说到。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最爱你了”田馥甄说着就要亲任家萱,这是对付任家萱生气最有效的‘武器’。
    “你少来”知道田馥甄想要‘骚扰’自己,任家萱拿手抵住了正在接近自己的脑袋。
    “哎,你也粗暴的拒绝我了,我们扯平了”
    “田馥甄,你还敢给我耍赖,你想绝交吗?”任家萱手叉到腰上,看起来像是真的生气了。
    “别气了,我中午请你吃饭,当做赔罪”田馥甄谄媚的笑着,被家萱一打扰,也忘了生陈嘉桦的气了。
    “不要,我不饿”
    “那你到底要怎样?”
    “赔罪是吧?你这周末陪我去看篮球赛”
    “哈?”田馥甄撅着嘴,不情愿的答应“好吧!谁让我得罪你了”
    在篮球场边发花痴一向是田馥甄不耻的行为,她认为大多数围在球场边的女生都不是为了看球,而是为了看那群接近190的‘电线杆’们,家萱就是如此,最近她正迷恋篮球队的一个中锋。


    下午两点的太阳毒的可以蛰死人,可还是有大批的球迷来看球,这是学校和外校组织的一次友谊赛,人围得球场里三层外三层。田馥甄悄悄塞了耳机进耳朵,一旁的家萱吵的让她很受不了。
    “诶!你戴这个能看清球吗?”任家萱取下田馥甄的墨镜,“还给我听歌,你认真点行不行?”
    “太阳这么大,很晃眼。”田馥甄夺回眼睛,重新戴上“再说了,你是来看球的吗?干嘛一直盯着那个欧宇文?”
    “有啊,当然是看球”任家萱嘴硬着不承认。
    “好好,你先看球,我去买瓶水”站在人群里热得很,田馥甄想出去透透气。


    “师傅,这个我来修理好了”陈嘉桦结果师傅手里的椅子“您歇会儿”
    “哦,好,我抽根烟”库房里不让吸烟,师傅取出一根点燃,走到旁边的球场边上,现在里边正在进行一场比赛。
    陈嘉桦取了钳子夹住旧钉子,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固定着,吃力的拔着,突然脑袋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
    “真是见鬼了”陈嘉桦懊恼最近时运不济,总是头伤不断,皱着眉转过身看见田馥甄,马上转怒为喜“馥甄!你怎么在这儿?”
    “对呀,真是见鬼了,怎么在这儿被我撞见?”
    “呃…你怎么了?”看田馥甄脸色不对,陈嘉桦怯怯的问。
    “没事,我很好”
    “呵呵,很好还拿饮料砸我?”陈嘉桦从地上捡起水瓶,笑嘻嘻的递还给田馥甄。
    田馥甄接过饮料,转身要走,被陈嘉桦一把拉住“喜怒无常小姐,请问我又得罪你了吗?”
    “没有”田馥甄说着想甩掉陈嘉桦的手。
    “好啦,快说,不然变大花脸”陈嘉桦拽了田馥甄到身边,抱住,然后用沾满油的左手在田馥甄脸前边摆动。
    被陈嘉桦突然抱住,距离近的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田馥甄顿时脸红了,“你…你先放开我”
    陈嘉桦似乎也意识到动作过于亲密,马上放开了田馥甄,油手在自己工装上胡乱的蹭着。
    “我在旁边看球,买水路过这里,刚好看见你在这”田馥甄此刻心里小鹿乱撞,完全不记得陈嘉桦刚才在问什么。
    “我在这里帮学校修理桌椅,算是勤工俭学”陈嘉桦也慌乱的忘了自己是发问的一方。
    “那你忙,我去看球了”田馥甄脑筋暂时短路,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等一下我修完椅子去找你”
    “哦”田馥甄点了点头,脸比刚才更红了。


    回到球场,田馥甄完全没了看球的心思,不停地回想着之前发生的画面。
    “馥甄,你中暑了?”家萱看着满脸通红的田馥甄,关切的问到。
    “啊?没…没有,只是有点热”田馥甄拿起饮料敷在脸上。
    “要不要回去休息?”
    若换了平时,听到这话田馥甄肯定立即开溜,但是,今天她要在这里等人,所以“不用了,我没事,继续看球吧!”


楼主 hb1271  发布于 2010-07-30 16:37:00 +0800 CST  

楼主:hb1271

字数:72583

发表时间:2010-07-22 22: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14 19:59:08 +0800 CST

评论数:32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