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桦 EHer]【王道文】《此情無計》(EH\/不写实\/长\/古文)

大家好,我是唯希。
在寫完了女王和小家鼠的故事後,我就開始下筆這篇我已想寫很久的古文。可惜我文筆有限,歷史的認知更是零,所以我除了亂寫就是亂寫。這篇的歷史固然是架空,希望大家不要深究,實在看不下去我的亂作一通我就先向大家道歉。古文對我來說有很大的困難,所以寫了多月才到了5萬字,我想之後更新會稍慢,請大家多多包涵。
現在我不知還有多少人還會看王道文,又有多少人還在愛EH,不管多與少我還是願意開新文讓還在愛她們的人能有幻想的喜悅。我是個老粉了,不忘初心是我的堅持,希望大家看得愉快。


這篇有些不成氣候的宮鬥劇情,不過看過小家鼠的文的人都知道我對EH的互動著墨很多,所以有些權謀劇情也只是過渡,兩人的感情才是我的重點。
下層開始序章,希望大家喜歡。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10 21:19:00 +0800 CST  
暫時小田小陳還沒出現,過兩章就會有了,大家將就看看吧,過渡劇情還是要有的。
謝謝,希望你們會喜歡這設定。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10 21:57:00 +0800 CST  
今天更了兩章,因為害怕大家棄文所以更到有公主出現的章節,哈哈。
下一章就到三少爺出場了,謝謝大家支持新文!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12 19:29:00 +0800 CST  
早安,看到幾個熟悉的ID讓我倍感激動!謝謝你們從小家鼠起一直看我的文,希望這一篇你們也會愛上!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16 09:51:00 +0800 CST  
第四章

作為禮部尚書的嫡子,陳嘉樺從小就在書卷中成長,琴棋書畫更是不一不精,可是他最喜愛的還是琴。每當情緒起伏時,只要陳嘉樺一撫琴,滿腔想要說的話和想要發洩的情感都能以琴音表達。可惜的是別人只道陳嘉樺的琴技無雙,卻從未有人聽出那琴外之音,他內心一直盼望能在某天遇上一位知音之人。

「聽小三爺撫琴真是一大享受。」
紫玉很喜歡看撫琴時的陳嘉樺,脫去了平日的慵懶稚氣,換上沉穩恬靜的模樣實在讓人心馳神往。
「那紫玉聽出什麼來了嗎?」
「小三爺就別打趣我了,您明知道我不懂音律。」
「那你還說享受。」
「是因為您的琴好聽呀!就連不懂音律的我都覺得享受,小三爺的琴技想必這世人沒多少人能比得過。」
「我倒不知道紫玉的拍馬屁功夫又見長了。」
紫玉瞪了眼已經變回平日調皮的人兒,啊~~~還她剛剛那個嫻靜的小三爺啊!
「紫玉,我想吃桂花糕了。」
「不行,快吃晚飯了,您要是現在吃了糕點,晚飯肯定又吃不願吃了。」
陳嘉樺素來愛甜食,特別是香甜軟糯的桂花糕。可是這位少爺卻常常把甜食當正餐,惹得紫玉頭痛不已。
「不會的,我就吃一點點,晚飯肯定會吃的。好嗎紫玉?」
陳嘉樺一雙無辜的杏眼讓紫玉又無奈又生氣,氣的是自己又要心軟了。
「都這麼大個人了還跟個小孩一樣撒嬌!」
「我才十六,自然還是個小孩。」
「別人家十六歲都要成親了你還…」
紫玉說到這裡臉色突的刷白,自己肯定是瘋了!在陳嘉樺的身邊實在太放鬆了,她居然會說出這樣的混話?!這一刻她以死謝罪的心都有了。
「我…我…」
「紫玉,我要吃桂花糕,快給我拿來吧。」
「我這就去!馬上回來」
看著飛奔疾走的人,陳嘉樺無奈一笑,她並沒想責怪於紫玉,都過去這麼多年了,她能責怪誰呢?自己早就已經釋懷了,可惜紫玉的話卻提醒著她這樣一個大謊言要怎麼收尾呢?她真的能夠瞞騙一輩子嗎?
陳嘉樺再次埋首撫琴,躁動不安的琴聲傳遍整個後院,可惜…仍然沒人能懂….

果不其然,晚飯的時候,陳嘉樺撐著了。
紫玉拿了一大盤糕點她全都吃了,面對桌上的佳餚陳嘉樺只有噁心的感覺。
陳嘉樺隨意夾了幾口素菜就真的吃不下了,她怯怯地看了眼紫玉的臉色,只見她除了無奈就無怒意,陳嘉樺的心也安了不少。
其實紫玉還因著剛才自己衝口而出的蠢話而懊悔不已,所以她還怎麼捨得責備陳嘉樺呢?
「紫玉,我真的吃不下了,不如你坐這兒一起吃吧?」
「不行,小三爺如果真吃不下我就把這些飯菜徹了。」
雖然平日會隨陳嘉樺給予自己的特權,可是有些事情紫玉還是絕不會逾越,同桌吃飯就是其中一件。
「那就徹了吧。」
「是。」
紫玉應到便離開了,其實陳嘉樺也能猜到她的拒絕,看著恆久不變只有一雙碗筷的桌面,不能說失望,只是心頭那一塊漏空的地方始終空著…
從陳嘉樺懂性開始,他都是一個人在自己的宅院中吃飯,以前爹娘偶爾會陪著他,可是隨著陳允之當了尚書一職之後非常忙碌,就連歸家的次數屈指可算,更別說陪他吃飯了。至於陳嘉樺的娘,秦燕菁,陳允之一直不讓陳嘉樺和她有過多的接觸,加上她近些年的狀況愈來愈差,可以對談的時間愈來愈少。
「紫玉,我們去娘那裡坐坐。」
等紫玉忙完回來陳嘉樺便提議到,沒有等紫玉反應她就起身準備出門了。
「小三爺等等!這….」
「我有一段時間沒有看望娘親了,你也不想我落個不孝的名目吧。」
「可是…」
「放心吧,我…就坐一會兒。」
說完陳嘉樺就轉身離開了,雖然只有一瞬,可是紫玉還是看到她微笑背後的黯然。跟陳允之一樣,紫玉也很不希望陳嘉樺單獨去和秦燕菁見面,因為那時候的小三爺總是一副愁思茫茫的樣子。
紫玉擔憂了一會兒就趕緊追上陳嘉樺,雖然不能為她分擔,可是至少要陪在她的身邊。

一踏進秦燕菁的院子,冰冷的氣息讓陳嘉樺忍不住縮了縮身子,這裡雖然和自己的院子一樣沒多少人氣,可卻多了一份蕭條寂然,讓這裡顯得更冷清。
來到了門前,聽到門內斷斷續續傳來的人聲,陳嘉樺默默作了個深呼吸才輕輕敲了一下門。
「誰?!」門裡立刻有了回應,隱約地還能聽到一聲驚呼。
「是我,樺兒。」
「別怕,是三少爺。」
大門很快就打開了,柳冬梅忙迎接好陳嘉樺就準備去添茶。
「柳姨別忙了,你就陪在娘身邊吧。」
看著一臉驚魂未定的秦燕菁,陳嘉樺知道剛剛的門聲還是把她給嚇著了。
「娘別怕,是我,樺兒,認得嗎?」
「樺兒?」
「嗯,是的,我是樺兒。」
金仔細看了看陳嘉樺,臉上終於浮出了笑意。
「對!是樺兒!我的兒子樺兒!!」
秦燕菁高興地抓起陳嘉樺的手,慈愛地摸著他的臉,手輕的就像碰一件易碎品似的。這一幕母子情深的畫面在場並沒有人感到溫馨感動,紫玉和柳冬梅的內心除了愁悵就是苦澀。
「我的樺兒一下子就長這麼大啦,真好。」
「娘,我上個月滿十六了。」陳嘉樺記得那一天他也有偷偷來過看望秦燕菁,可顯然她又忘了。
「已經十六啦?!你看娘這記性!那樺兒有看中哪家姑娘了嗎?」
「嗯?」
「樺兒既然已經十六也該成親了,你說你看中哪家姑娘娘就幫你提親去。」
「並沒有…」
「那娘幫你找個好媒人,然後娘會好好置辨你的大婚!」
「一切都聽娘的…」
陳嘉樺拚命忍住要掉下的淚水,握住秦燕菁的手也愈來愈緊,心疼、無助、悲愴,各種情緒狠狠插入他的心,他該怎麼做才能讓他的娘安穩一生呢?
「夫人,您不是繡了個香囊給三少爺嗎?放哪兒去了?」
「對對對!我有個香囊要給樺兒,我得找找!」
看到秦燕菁忙著找香囊去,柳冬梅輕輕握住陳嘉樺的手以給予安慰,她不忍心再看到這個她一直當作自己孩子的人兒再受這樣的折磨。
一旁的紫玉也早已濕了眼眶,她的小三爺又受傷害了,可惜自己除了站著就什麼都做不了,她討厭無用的自己。
就這樣,在柳冬梅的引導下,幾人話了幾句家常就讓陳嘉樺離開了。
「柳姨,這些年您辛苦了。」
「三少爺,奴婢心裡清楚最苦的不是自己。」
陳嘉樺淡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就沒再接話了。
「三少爺,下次再來…就和老爺一起來吧。」柳冬梅實在心疼陳嘉樺要獨承受這一切。
「我曉得的。」
跟柳冬梅道了別,陳嘉樺邁著有些沉重的腳步回那個一樣寂寥的院子去。
紫玉默默地跟在陳嘉樺的後頭,兩人一路無話。
彷彿走了千年般,好不容易到了卻看到一人坐在大廳上….
「爹。」「老爺。」
陳允之今日難得早歸,本想來看看陳嘉樺,沒想到卻撲了個空。這個時辰不見人,陳允之心裡也能猜到他跑去哪裡了,所以他就坐在這兒等著人。
「爹怎麼坐在這兒?」
「爹想找你談些話。」
「奴婢先行告退了。」紫玉知趣地離開了。
「坐吧。」
「謝謝爹。」
陳允之有點好笑地看著一臉膽怯的陳嘉樺,難不成真怕自己會責備他嗎?
「去看你娘了?」
「是的…對不起…」陳嘉樺知道陳允之一直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去秦燕菁那裡,因此理虧地低著頭。
「傻孩兒,爹沒有怪你。」
「可是…」
「爹不讓你自己去是因為爹怕你受不了,爹不想你難過。」
陳允之嘆了嘆氣,明明是自己害了孩子,怎麼可能還會怪他呢。
「一切都是爹的錯,如果不是當年我的懦弱,你的娘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而你…也不會過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
「爹,別說了,孩兒一點都不難過,這樣的生活挺好的。」
「怎麼會好?這樣藏著抑著,終日不得見人的生活怎麼會好…」
陳允之愈說愈激動,對陳嘉樺的愧疚一下子爆發了出來,堂堂一個男子漢也不禁紅了眼。
「爹….」
「樺兒,是爹對不起你,你本該…本該可以覓個良人,可如今…卻要過這種虛龍假鳳的日子!」
陳嘉樺聽後,一如以往地強忍著眼淚和情緒,她努力保持著咀角往上,無聲地陪著陳允之,不論如何激盪萬千也只存在在她的內心裡。
沒錯,當朝戶部尚書陳允之的嫡子陳嘉樺…是個女子!
雖然陳允之一直沒有詳說過當年她出生的事,只知每次談及都能感受到他對自己和娘親的悔疚,陳嘉樺於是也不想追根究底,陳允之不說總有他的道理。
這個隱瞞了十六年的謊言正是陳嘉樺的最大心結,她不求恢復女兒身,不求恢復正常人的生活,她只求這個秘密可以保守一輩子,而她的親人也得以平安一輩子….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21 13:43:00 +0800 CST  
讓大家久等了,本人進度緩慢,看來要週更了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21 13:45:00 +0800 CST  
再多忍兩三章,小三爺和公主就會碰面啦,辛苦大家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0-27 15:07:00 +0800 CST  
第七章

陳府中,這位『體弱多病』的三少爺,正在像往日般『病厭厭』地窩在躺椅上,吃著桂花糕,曬著太陽。
看著甜不離咀卻還是如此瘦弱的人兒,紫玉不知是心疼還是妒忌,不過也還好正因這小身板才更貼合她『病公子』的外號。
「紫玉,桂花糕都吃完了。」
「不行。」
「我還沒說話呢。」
「小三爺不就是想再吃嗎?就這些桂花糕了,吃完就沒了。」
「那…吃別的都行。」
「其他也沒有!」
「紫玉….」
紫玉這次是鐵了心不讓陳嘉樺再吃了,她強迫自己不去看她那裝無辜的臉,不能一而再地被這張臉給騙了。
「我的小弟怎麼還像個小孩子呀?」
突然出現的女聲嚇了紫玉一跳,要知道平日不會有人敢進這院子。正當紫玉要回頭時,就見陳嘉樺已經站了起來,雙眼發光地往聲音方向走去。
「二姐!」
「小弟。」
「二小姐。」
來人竟是陳嘉凝,是陳嘉樺非常喜歡的二姐。
「紫玉真是辛苦,要照顧這個任性的孩子。」
「二姐你一來就笑話我…」
紫玉忍住笑意,這二小姐從小就這麼活潑逗趣,總愛逗弄陳嘉樺。
「二小姐您慢坐,奴婢去給您倒茶。」
「喝什麼茶啊這麼無趣,給我來壺酒還差不多。」
「是,奴婢這兒就去拿來。」
紫玉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二小姐的豪邁實在讓人討厭不起來。
「二姐,您都是當娘的人了,怎麼可以一大早就酗酒呢?」
「什麼酗酒?我這叫小酌,很高雅的好嗎?」
陳嘉樺聽後不禁莞爾一笑,她的二姐還是這般可愛有趣,卻不知她是怎樣吸引到那個認真木然的二姐夫。
「小弟還說我,你都是個男子漢了還在跟紫玉撒嬌,你這樣怎麼娶媳婦。」
這個話題似乎從他過了十六歲的生日後不停被提起,可經過了與父母對談的那一晚,陳嘉樺已經對這話題釋懷了。
「我這模樣怕是一輩子都娶不了媳婦的,誰會願意嫁給病怏子。」
「胡說!我家小弟不是什麼病怏子!」
陳嘉樺從來沒看到過陳嘉凝發這麼大的脾氣,她的心內疚得很,她的二姐是真的在為她著急,然而自己卻一直欺瞞著她。
「二姐別氣,我不這麼說就是了。」
看到陳嘉樺難過的樣子,陳嘉凝也不好受。這個差了她有十二歲的小弟,從小就把他當自己孩子般疼愛的小弟,當陳允之告訴自己她的小弟先天不足,這一輩子恐怕都要以藥為伴的時候,陳嘉凝的心疼得幾乎要裂開,她整整大哭了兩天。小時候,陳允之總是不讓她和大姐去打擾小陳嘉樺,說是讓他能好好調養。可當陳嘉樺的年歲慢慢增長後,自己和大姐終於可以多些機會和陳嘉樺相處。看到陳嘉樺的皮膚雖然白晢卻不是病態的白,臉上也總是喜眉笑眼的好不可愛。因此,陳嘉凝以為他的身體已經無礙,可陳允之卻告訴她陳嘉樺的身子是沒有辦法根治的,他這一輩子都得待在家中靜養。
「小弟,你老實告訴二姐,大夫到底是怎樣說的?」
「其實大夫也不知是何病,只知道不能停藥,一停藥我就會發病,下不了床。」
「都是些什麼破大夫!?回去我就讓你二姐夫找個太醫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二姐~你就別煩二姐夫了,爹找的已經是全京城最好的大夫了。」
陳嘉凝疼她如此,陳嘉樺的心已經被愧疚淹沒了。
「對了,二姐你怎麼有空來看我呢?」
「別說了,我最近最有的就是空!你二姐夫現在天天在皇宮留到三更半夜的不回家,連休沐都待在皇宮!我快要悶壞了!」
「戶部之務有這麼忙嗎?」
「忙是忙了,因為那戶部尚書犯了事被革職了,你二姐夫自然多了事做。可他最忙的不是公務,是天天跑去會四皇子。」
要不是了解蔡文康的性格,他這般夜不歸家,陳嘉凝都要懷疑他是否去了尋花問柳。可是他這樣天天去找四皇子還是惹她不高興,難道自己還不如一個男人麼?!
「四皇子?二姐夫是替他做事嗎?」
「聽文康說倒也不像,他與四皇子只是聚在一起談天論地,聽起來他非常欣賞四皇子的為人以及才華。」
「皇家之人竟然還有二姐夫欣賞的人。」陳嘉樺知道蔡文康為人,最討厭的就是趨炎付勢,要不是他真心欣賞之人絕不會深交如此,更何況這人是位高權重的皇家子弟。
「小弟久在家中所以不知道,這四皇子很不一般,雖是皇子卻是在宮中地位低微,因他是皇上最不疼愛的兒子。」
「為何?」
「這我就不清楚了,文康也沒有和我說太多,畢竟是皇家的事,輪不到我們誹議。」
陳嘉樺點了點頭,事實上皇家之事她也沒什麼興趣。
「對了,不受寵的還有四皇子的親妹妹,三公主,聽說也是位從小被欺負的公主。」
陳嘉樺再次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心思已經飄到正捧著一大盤東西來的紫玉身上。
「真是可惜了,聽說四皇子是個有才之人,而三公主更是個才貌雙全的美人兒。對了,她和小弟你一樣精於琴藝呢!」
「是麼?」
陳嘉樺淡淡地應了一句就再無心思說下去了。
就這樣,陳嘉樺第一次聽到田馥甄的事跡時,在紫玉把第二盤的桂花糕拿來後就徹底拋在腦後了。這時候的陳嘉樺萬萬沒有想過,在日後自己將會和這位三公主相遇相知,並且糾纏一輩子,羈絆一輩子…..


二皇子宮外的府邸
田晟軒脫去了往日的溫文儒雅,身上的陰冷氣息不禁讓旁人畏懼,有多少人會知道這位彬彬有禮的二皇子是個陰森可怕的人呢?
「吳俊。」
「下官在!」
「郭金寶那事查得怎樣了?」
「回二皇子,郭金寶嫖妓傷人之事是坐定的了,至於其他職務上的過失,卑職…還需要多一點時間…」
「哼!都五天了還沒查好?!」田晟軒氣得幾乎把桌子拍碎,這明明是一個大好機會可以把田晟璋拉下去。可眼看都過去多天了,竟沒有查出任何一件影響郭家的證據,他就不相信這郭金寶會是個清官!
「二皇子息怒,卑職不是不想查,可是戶部的帳目亂得很,根本無從查起,而且…而且皇上似乎也有派人調查,所以卑職也不敢逾越皇上的人。」吳俊覺得這刑部尚書真的不好當,皇上一個命令,二皇子一個命令,他都不知道該怎樣服從了。
「父皇…?怎麼回事?」
「卑職也不清楚,卑職只接到聖喻不讓刑部調查戶部內政,所以卑職只能偷偷派人去查。」
田晟軒聽後沈默了好一段時間,吳俊的額頭佈滿了冷汗,等待二皇子發落的這期間對他來說就是煎熬。
「算了,就把郭金寶犯的事判了吧,其他你不要插手了。」
田晟軒不願冒險與安帝對抗,他能派人查也就是他不相信郭家的人,既然如此自己就不用再插手了。
「對了,找到那個告密者了嗎?」
「這…實在是一點兒頭緒都沒有,員外郎也不知道那一封信是怎樣出現的。」
「罷了罷了,你退下吧。」
「卑職告退。」吳俊如獲大赦般快步離開了。
田晟軒的心很不安,前些天一挫田晟璋的興奮已經耗盡了,太多的疑惑讓他無法釋懷。就拿把郭金寶傷人一事告上刑部員外郎的人來說,這神秘的人是誰? 是郭金寶的仇人?如果不是,那這人的目的又是什麼?如果說是幫助自己的人又為何不表身份得取賞賜? 難道…這背後還有更深沉更不可告人的目的嗎?
田晟灝….不知為何,田晟軒的腦海突然蹦出這位沈默寡言的四皇弟。
田晟灝從小就不愛說話,也不合群,本就是一個容易被忽視的人,加上皇上對他明顯的厭棄態度,田晟軒一直都沒把這個人放在心上。可是田晟灝隱隱透出的一些才能和難以形容的神秘感,讓田晟軒不自覺地留意起來。
可是…田晟灝真的會是這件事的推手嗎?這樣做對他有何好處?安帝厭他如此,難道他還奢望可以繼承帝位嗎?
不管怎樣,田晟軒決定今後要開始多注意一下這位神秘的四皇子….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07 16:11:00 +0800 CST  
下章就會相遇了!希望你們會繼續看下去!!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07 16:12:00 +0800 CST  
雙十一快樂呀!!今日特更一章兩人的初次相遇,用糖來過節,不知道甜度夠嗎?
古文實在不易寫,希望大家繼續包涵我的拙劣緩慢的文筆!謝謝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11 17:27:00 +0800 CST  
度娘好像又抽了?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11 18:11:00 +0800 CST  
更新了!好像我的舊文比較受到大家喜愛,哈哈。古文還是難接受,不過我會繼續努力寫好!
寫給自己看,哈哈!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18 18:38:00 +0800 CST  
第九章

看到陳嘉凝旁邊的人時,紫玉幾乎是本能地擋在了陳嘉樺身前。
「二小姐….請問這位姑娘是…」
「我姓甄。」
「甄姑娘是我的好友,她就陪我來看看小弟。」
「可您知道的,小三爺需要靜養。」紫玉已經顧不得主僕的身份,對於陳嘉凝帶陌生人來讓她很是不滿。
「我…知道,可是…晴兒吵著非得要來,甄姑娘又…剛好在我家作客,我也是迫於無奈啊..」陳嘉凝被訓得一點兒尚書家二小姐的樣都沒有。
兩人雖然說得小聲,但田馥甄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冒昧打擾的確是我的不是,陳公子莫要怪罪。」
「甄姑娘言重了,也要請甄姑娘莫要怪罪在下未能好好招待。」陳嘉樺的聲音清亮好聽,不像已經十六的男子,倒像是個未長成的小男童。
「我聽說陳公子身子抱恙已久,今天一見陳公子臉色紅潤,神采飛揚,想必身子已然恢復多了?」
「承蒙甄姑娘的貴言,在下的身子比起以前的確好點兒了。」
「那就好。」
又是一陣沉默,田馥甄剛剛的話激起了不小的波浪,紫玉是緊張不已,而陳嘉樺雖然心有不安,可也沒有露出一絲心虛,只是直覺告訴她這位甄姑娘不宜多接觸。
「呀….小弟,甄姑娘是我的好友,今日恰好在我家作客,所以我就順便….都怪晴兒!非得要今天來找你!」說到後頭陳嘉凝愈發理虧,直把苗頭轉移到自己的女兒身上,這事做得心安理得。
「晴兒就是想樺樺了嘛!」蔡芸晴緊緊抱著陳嘉樺,生怕會被人分開似的。
「哼…你和舅舅都快要比娘還親。」
「樺樺知道的事可多了!講的故事又有趣!又會做些小玩意兒給晴兒!我最喜歡樺樺了。」
「是是是,你的樺樺最好了。」蔡芸晴這麼直白的喜歡讓陳嘉凝心裡不是個滋味兒,卻忘了自己剛剛把自家女兒拱出去的事了。
「嗯嗯!而且樺樺還很漂亮的!」
「哈哈哈哈~小弟啊!我就說你平日該練練功別總是躺著,你那小臉俊成這樣,加上這小身板哪裡像個男子漢?!你看吧,晴兒都把你當姑娘看了。」
陳嘉凝笑得沒心沒肺,全然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話在其他人的心裡掀起了多大的風波。陳嘉樺臉上雖掛著尷尬的笑可內心卻是惶惶,因為她已經感受到一道目光瞬間投放在自己的身上。而紫玉卻已經氣得想要捂住陳嘉凝的咀巴,這二小姐說者無心,可是她怕的是聽者有意,更何況現在還有一位不認識的甄姑娘在。
「小三爺身體虛弱不能勞動過多,消瘦也是因為久病之故。」
「紫玉就是太保護小弟了。」
「二小姐!」
「以後我多動動就是了,要不然又要被二姐取笑了。」
陳嘉樺打斷了紫玉的話,過於激動的反駁只會本末倒置。
「就是嘛!以後二姐來教你幾套強身的功夫,不複雜的。」
陳嘉樺笑著點了點頭就沒再作聲,紫玉轉過了頭也不再說話,氣氛一下子又冷場了下來。
「樺樺~我的琴做好了嗎?!」蔡芸晴是小孩,所以沒有讀懂凝重的氣氛,她的心裡只有舅舅給她親手做的古琴。
「做好了,在書房裡呢。」
「太好了!我可以去拿嗎?!」
「當然。」
陳嘉樺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地方。
「我和晴兒去一下書房試琴,紫玉你就在這兒好好招待二姐和甄姑娘吧。」
「是的小三爺。」
田馥甄看著那瘦小的背影,咀角不自覺地勾了起來,今天來陳府是對的,這位病公子的確是個有趣之人。回想到剛剛那悽愴的琴聲,那張毫無病色的臉,還有眾人對陳嘉樺的維護......
陳嘉樺,你身上有著什麼樣的秘密呢?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18 18:42:00 +0800 CST  
原來之前一直被封 ,不知現在好了沒?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1-25 22:39: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陳嘉凝念記了好幾天的小弟,今天終於可以去看望了。本來憂慮的心在看到尚算精神的陳嘉樺時,陳嘉凝總算放下了心。
「小弟呀,身體沒什麼事了吧?」
「現在好多了,讓二姐擔心了。」
「怎麼突然又病得怎麼厲害了?前陣子不是說身體好點兒了嗎?」
「受了點兒風寒而已,不知為何就病倒了。」
「你得注意些!!不許再嚇你二姐了!我聽到時都快要昏倒了,偏偏還不讓我去看看你!」一家子從小就把陳嘉樺當寶貝般養著,難得養大了也絕少聽到她再大病的消息,所以這次陳嘉凝是真的嚇壞了。
「大夫說這病會傳染的,晴兒還小,二姐可不能把病氣帶回家。」
陳嘉凝還想說些什麼,陳嘉樺立刻打斷了,她不想再圍繞著生病一事。
「對了,聽爹說二姐夫當上尚書了?」
「對呀,還是皇上親自下的旨,聽文康說皇上相當欣賞他的政策。」
蔡文康入宮的當天皇上就宣了旨,陳嘉凝沒有太大的驚喜,她一直相信只要蔡文康肯去擔當,尚書一位非他莫屬,沒有人比她更了解他的能力了。
「二姐夫真厲害,朝中沒有幾個大臣是皇上親自策封的,想必二姐夫深得皇上的喜愛。」
「這人本來還不願去當尚書呢,幸好四皇子和三公主惜才,三公主還…嗯嗯…」
陳嘉凝的話凝在了咀邊,她家小弟還不知道三公主的身份。
「反正文康與他們交好我也很放心,四皇子與一般的皇子不一樣,是個一心為民的好皇子。」
陳嘉樺沒有錯過陳嘉凝的不自然,不過她也沒打算尋根到底,有些事放在心上就好。
「現在時局動盪,太子之爭牽連甚廣,不過我相信二姐夫定能獨善其身。」
「小弟,沒想到你足不出戶也能如此了解宮中之事?」
「阿爹偶有提及朝中事我便記下了,我也不想只當個無用無知的陳三少爺。」其實除了聽陳允之說,陳嘉樺也有讓紫玉為她買下不少民間的書籍,論政的異誌的批判的任何書類她都有涉獵,讓她待在家中也能知天下事。
「我家小弟就是聰慧!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長得又俊!誰家姑娘要是能嫁給你當是多大的福氣呀!」
陳嘉樺無奈地笑笑當做回應,陳嘉凝總是三不五時提起她的婚事,真不知道為何她如此看重。
「又這樣敷衍我!罷了罷了!我就不嘮叨了,你呀就好好養病,沒事多鍛鍊鍛鍊,二姐今天把那練身子的功夫秘笈帶來了,你跟著練。」
「謝謝二姐~~」
陳嘉凝捏了捏那笑得一臉開花的臉蛋,嘖嘖,這小臉以後得迷倒多少芳心呀?!
「啊對了,前些天甄姑娘問起你的身子,她讓我給你送個問候。」
陳嘉樺聽到這人心中不禁一陣騷動,看來這次的生病恰好有用了。
這次之所以傳出自己重病一事,本就是因為自見過甄姑娘後,陳嘉樺一直有種隱隱的不安,於是她故意讓紫玉誇大了自己受了風寒的事,直覺地認為甄姑娘會從中得知。
「二姐跟甄姑娘的交情看來不錯?」
「嗯…其實也不算是,就…偶爾會來我家做客。」陳嘉凝可不覺得自己能跟位公主交情好。
「那二姐是怎樣認識甄姑娘的?」
「她…是文康的…同僚…的…妹妹,對,是同僚的妹妹,這一來二去的就認識了。」陳嘉凝為自己的解圍在心中暗暗給一個讚。
「甄姑娘的氣質從容高雅,倒不像是尋常人家的小姐。」
看到陳嘉凝的反應,陳嘉樺心中的想法也逐漸被印證,這位甄姑娘的身分恐怕真的不一般。
「小弟似乎對甄姑娘很好奇?」
「是有一點兒。」
陳嘉凝探究地盯著陳嘉樺看,這個小弟往日像是對任何事都興趣缺缺的樣子,鮮少會過問一個人的事。可今天卻問了這麼多關於甄姑娘的事,難不成?!
陳嘉凝又突然想起田馥甄說過想來看望陳嘉樺一事,似乎也對她小弟很是上心,這兩人該不會在那天看對眼了吧?!想到此,陳嘉凝一陣竊喜,小弟總算是有個心儀的女子了。
「甄姑娘說也想來看看你,你怎麼想?」
「嗯。」
陳嘉樺陷入了沉思當中,壓根兒就沒有在聽,這一個『嗯』讓陳嘉凝激動不已!看來她的猜測是對的!雖然田馥甄的身份高貴,可是陳嘉樺也不差,兩人男才女貌的相配極了。
陳嘉凝在心中已暗暗計劃著下一次再帶田馥甄過來,然後為兩人製造些獨處的機會。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5 16:17:00 +0800 CST  
惜喬宮
雖說這次順利讓田晟灝的計劃進行,可是田馥甄的內心沒有太大的喜悅。和淑妃上次的對話仍然猶新,田馥甄的心一直被焦慮重重壓住,這種像是等待被處決的感覺她非常討厭。這些天田馥甄一直讓阿三打聽淑妃所指的婚配人選,可是至今都沒有任何消息,這更加重她的無助感。
「甄兒又在煩惱些什麼呢?」
「哥…」田馥甄已經習慣了田晟灝我突然到訪。
「奴婢參見四殿下。」
「不必多禮了。」
「謝殿下,奴婢告退了。」
清平離開時順道把大門一關,並守在院外靜候兩位主子。
「清平愈來愈識大體了。」田晟灝記得當初清平還是一個毛毛躁躁的小女孩兒,動不動就叩頭哭鼻子,做事也沒有其他人的精明俐落。
「偶爾還是會犯蠢,而且太嘮叨了。」
「不過我看你還是挺喜歡她的。」
「還好。」
當初清平年齡小,又笨手笨腳的,後宮沒有人把她挑去,最後被指派到不得寵的三公主身邊侍候。因為從小的經歷讓田馥甄不容易信任他人,可是相處久了,清平的單純愚笨漸漸讓田馥甄卸下了防備,即使共處一室她也能放鬆心情。
田晟灝笑而不語,他的妹妹就是個咀硬的人。
「甄兒還沒告訴我為何事煩惱呢?」
「先前和你說過的,淑妃那事。」
「甄兒是打聽出要嫁誰了?」
田馥甄睥了眼笑得一臉壞意的田晟灝,彷彿這事與他無關。
「難道你一點兒都無所謂嗎?」
「她安排什麼女人給我也不會阻礙我的計劃,即便她是要安插眼線,我也不會讓她得逞。」
「嫁予你的人是將與你共渡一生之人,怎麼能草率地被他人左右呢?」
「甄兒,你看看這宮中的人,看看我們的娘,難道你對所謂的夫妻之情還有任何的期盼嗎?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世間上最脆弱不堪的情便是夫妻情。」
田晟灝說得不無道理,想這後宮裡的女人,窮盡一生去爭奪皇上的寵幸,可是她們是真的愛皇上嗎?她們最終的目的還不是要一朝為鳳,為的都是自己。而他們的娘….如此愛著田明義,最終她都得到什麼了?!田明義厭倦了娘就放她不顧,難道這世上的所有夫妻都是這樣的嗎?難道就沒有真正能做到相知相許,同偕百老的夫妻嗎?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想自己的婚事由別人來安排,更不想嫁一個素昧平生的人。」
「放心吧,為兄會想辦法不讓甄兒吃虧的。」
田馥甄還是不能理解田晟灝的無謂態度,而他也顯然沒有懂得自己的擔憂和在乎的事。從田晟灝的話聽得出他並沒有阻止這件事情發生的打算,就連親兄都不重視自己的婚嫁大事,田馥甄頓覺無力。
「哥…你從來都沒有過心儀的女子嗎?」
「沒有,也不需要有。」
田晟灝似乎從小就是個薄情之人,田馥甄能明白是為何讓他變成這樣的人。當年自己年少還有很多事不懂,可田晟灝不一樣,身為長兄,外面的風風雨雨都是他一力承擔,年齡不大卻已看盡人情冷暖,比起自己,田晟灝更不輕易相信他人。
「甄兒這樣問,難道是有了中意的郎君?」
「我是隨口一問,並無此事。」
「當真?」
「我沒必要說謊。」
田晟灝收起了戲謔的笑意,換上平日那張無情的臉。
「沒有便好,我們此刻不能讓無用的情愛之事影響到你。至於淑妃這事你就別再想了,你若不願委身於別人,為兄自會有方法,你就安心繼續助我。」
田馥甄輕點了頭就不再作回應,因她不想讓田晟灝察覺到自己的異色。

『甄兒這樣問,難道是有了中意的郎君?』

那一刻,田馥甄的腦海竟浮現出一張最近經常想起的俊逸少年模樣….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5 16:18:00 +0800 CST  
久等了!抱歉最近工作比較忙。
二姐來助攻了!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5 16:19: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皇宮
下了朝,田晟睿一如既往地跟在他大皇兄的身後,他當了田晟璋的隨從多年,也忍氣吞聲了許多年。田晟璋目中無人,驕傲自大,偏偏又是個頭腦簡單的人,田晟睿最是清楚這人絕對入不了父皇的眼。可是從小他的母后就讓他多接觸大皇兄,奉承他,攀附他,好讓自己在宮中平安過日。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田晟睿愈來愈不願只當田晟璋的傀儡,不論文武自己都勝他一籌,為何還要受這愚蠢皇兄的擺佈?! 田晟睿開始暗中廣招文人謀士,表面上他還是那個田晟璋身邊附設的三皇子,內裡他已漸漸開始脫離田晟璋的掌控。
「都是些無能的廢物!」中書省出了差漏,安帝在朝堂上直指田晟璋的過失。自從郭蓉的娘家發生郭金寶這一件大醜事後,安帝對田晟璋愈發嚴厲,在朝堂上也常常沒有顧及他大皇子的身份而痛斥一番。
「現在這麼敏感的時候這班人竟然還給我出亂子!害本王又被父皇罵了一頓!回頭本王定要好好懲治一下這些廢物! 晟睿,你去幫本王把這事辦了!」
「………」
「喂!你聽到本王說話了嗎?!」
「…..是的皇兄。」
「哼!個個都是廢物!!」
田晟睿噤著聲,咬著牙不讓自己沖田晟璋發火,在他還沒能獨當一面時,都要忍受這一切。
「本王要去母后處,你先回吧!」
待田晟璋走遠,田晟睿用力地甩了甩衣袖準備離去,卻碰上了一直躲在暗處的田晟軒。
「堂堂一個二殿下竟在暗處偷聽,說出去實在丟人。」看到田晟軒,田晟睿不得不說是有點兒心驚,不知道這人看到了多少又看透了多少。
「三弟誤會了,本王只是剛好經過,看到大皇兄和三弟似乎起了爭執所以不好出面,並非有意偷聽。」
「哼,倒是讓二皇兄見笑了。」田晟睿冷笑一聲,他可不相信田晟軒任何一句。
「本王是擔心三弟是否和大皇兄之間有什麼誤會。」
「二皇兄,收起你那假惺惺的好心,你是什麼人我很清楚。」
「那三弟不如把你真正的心思告訴大皇兄,不必繼續委曲求全。」
「你…!」田晟軒果然都猜透了。
兩人對視了一陣,看到田晟睿已然發白的臉,田晟軒暗自偷笑,這人這麼不會隱藏情緒,真不知道這些年是怎麼騙到田晟璋的。不過….想到田晟璋的蠢鈍,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三弟放心,本王並沒有打算把你的事說出去,包括大皇兄。」
「你想怎樣?!」田晟睿不相信田晟軒有這麼好心。
「本王只是不想看到本來和睦的兄弟情受破壞。」
「別給我繞圈子,直接說吧。」
「三弟別著急,本王的話並不是假話,本王確實是想跟三弟你多多增進感情。」
「目的為何?」
「現在的局面我們誰都沒有佔到上風,所以本王想跟三弟合作,剷除一個敵人是一個。」
「敵人?不就是我跟你嗎?難道你覺得大皇兄也是?」
「除了他,還有一人。」
「你指的是…..田晟灝?」
「正是。」
「二皇兄真會說笑,這人無才無權,何以成了我們的對手?」
「他並不簡單。」
「三皇兄是否想太多了?要數最沒有威脅的人便是他。」安帝從沒有把田晟灝當成兒子對待,反而百般刁難,田晟睿一直都沒有當他是一回事。
「你沒聽說過嗎?無聲狗咬人最痛,田晟灝容忍了這麼多年我們都沒有發現端倪,這樣的人實在太可怕了。」最近種種的不順事讓田晟軒對田晟灝的懷疑升到最高點,失去了掌握戶部的機會對他來說更是一個打擊。偏偏他打聽到新任的戶部尚書在前陣子突然跟田晟灝交好的事,難道真的是巧合? 與其相信巧合,田晟軒更相信自己的直覺,田晟灝是個有野心的人。
「二皇兄知道些什麼?」
「那些我以後會跟你詳說,你只需回答我剛才的問題便可。」
「……..好。」
田晟軒心裡總算有了一點兒踏實感,現在的情況有個同盟是好事。

『田晟灝,本王就要看看你是否真的如此能耐。』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9 11:17:00 +0800 CST  
蔡府
蔡文康再次把田晟灝和田馥甄領到家中作宴,不過汲取了上一次的教訓,他早在前一天就告知了陳嘉凝,所以這次她不再是那丟人的打扮。
「甄公子,這一杯是敬你的!我能提昇尚書全賴你的幫助。」
「蔡兄此言錯了,提昇是因你的才能,況且你是皇上親自提拔的,實在沒有我的功勞。」
「並非如此,若不是公子你的信任和多次的相勸,我定不會當上尚書。」
「說起來我倒是很好奇蔡兄為何突然改變了心意?前先蔡兄明明態度一直堅決。」
「因為我有一位善解人意的好妻子。」
蔡文康臉不紅心不跳地說得直白,一點兒都沒有自覺說了讓人害羞的話。
陳嘉凝卻被鬧了個大紅臉,蔡文康的耿直常常讓她既生氣又無奈,這恩愛秀得太不分場合了。
「蔡兄和夫人真是鶼鰈情深,羨煞旁人。」
陳嘉凝嗔怒地捏住了蔡文康的大腿,耿直人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又說了蠢話,於是他輕握住了陳嘉凝的手用眼神來安撫她的情緒。田馥甄一直默默地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兩人每一次的相視,每一個互動,田馥甄竟有種心馳神往的感受,夫妻就應當是他們這樣的。
「蔡兄,初期接管了戶部,你有什麼打算嗎?」比起田馥甄,田晟灝對他們的夫妻恩愛沒有什麼感觸,他只急於想要進行計劃的第二步。
「郭金寶把戶部弄了個污煙瘴氣,帳目也是凌亂不堪,我必須先要好好整頓一番。」
「有聞何侍郎和王書郎和郭金寶同是一丘之貂,這些人萬萬不可用。」剷除異己是田晟灝迫切想要達到的目的,他要完整地掌控整個戶部。
「嗯,何侍郎的確不是一個什麼好東西,我會多加注意,絕不讓人再把污衊帶進戶部。」
「我相信以蔡兄的魄力定會成功。」
蔡文康是個結結實實的好官,做任何事都是清白磊落,若是讓他知道被田晟灝這樣利用只為達到自己最終的目的,不知他會作何感想呢?再想起蔡文康夫妻倆的和睦相處,田馥甄突然有種煩悶之感。
「甄姑娘,這杯我敬你。」
田馥甄聞聲回了神,只見眼前已出現一酒盞和陳嘉凝真誠的雙眼,這時候田馥甄才發現她和陳嘉樺的眼睛很是相似,都是這般的清澈明亮。
陳嘉凝雖沒有明說,但田馥甄知道這杯敬酒何來。
兩人輕碰著酒杯細細品嚐酒香,陳嘉凝俏俏看著已然放下杯子的田馥甄,躊躇著該如何開口心裡的打算。
「不知甄姑娘今日午後是否有空閒?」
「有。」明明前兩次見面陳嘉凝還一副牙疼的模樣,不知為何今日竟主動邀約自己?
「晴兒昨日吵著要跟我娘家的人學做點心,所以我今日打算和她一起回去,順道看看我家小弟,不知…甄姑娘可有空隨同?」
「自然是有的,正好我也想去拜訪一下三公子,不知他身體可好俐索了?」不得不說田馥甄聽到陳嘉凝的話很是驚奇,陳家人不是不喜歡有人打擾到陳嘉樺嗎?觀乎上次的經驗,田馥甄以為不太有可能被邀去了。不過在陣陣的驚奇中,一絲喜悅悄然湧進心頭。
「承蒙甄姑娘的關心,小弟好很多了,上回見他精神還不錯。」
「那便好。」
「待晴兒下了早課我們就出發。」
「好。」
田晟灝若有所思地聽著她們的對話,能讓田馥甄主動拜會的人讓他也開始對這位三公子不禁好奇起來。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9 11:18:00 +0800 CST  
下一章全是小三爺和三公主了!我這緩慢速度辛苦大家了!

楼主 mylasthope  发布于 2018-12-09 11:19:00 +0800 CST  

楼主:mylasthope

字数:64041

发表时间:2018-10-11 05: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5 17:43:00 +0800 CST

评论数:6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