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吴邪的第二人格》

下斗文,瓶邪,黑花。接盗八。
不定期更新哦~
简介:
吴邪从长白山回杭州之后,脑子里尽是闷油瓶说的话,全是闷油瓶和他一起的日子。
他想着啊,盼着啊,就像要疯魔了一般,不过好在最后,我们的小三爷下定决心,还是回去找那么闷油瓶子吧……
然后,就得到一个惊天大秘密。
带着大秘密回长白山找瓶子,顺便改造一下自个儿,哎哟没想到的是,那个和他长的一毛一样的姓齐的****先他一步抢了闷油瓶子,这可咋整?
哼哼,看我们小三爷白天(伪)傻白甜晚上(真)捅刀子的操作吧。
瓶子怎么可能拱手让人,卖破烂去还能得几毛钱呢。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7:40:00 +0800 CST  
咳咳,各位看文的小可爱好,本人接受批评,但是不接受任何引战的话题。如果我在哪些方面有不足请各位尽情来骚扰我。还有!千万,千万,不要,ky!!!!
会有原创人物在里面,绝对的HE。
再次感谢小可爱们的阅读!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9:13:00 +0800 CST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9:13:00 +0800 CST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9:13:00 +0800 CST  
一(别问我在干啥,问就是水经验)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9:14:00 +0800 CST  
第一章:他是的我的灯
远方边际已泛起淡淡的白肚皮,昨夜的雨带着的湿气依旧围转在城市里,花草上沾着点点滴雨,城市仿佛在天空般,被雾气围绕着。
一个暗沉沉的房间里,窗帘封锁着窗口,就像是要阻挡一切的光明。一眼览去,房间很简洁,但却围绕着一股令人难受的气氛。床上的被子微微鼓起来,随着包裹着的人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地起伏着。仔细看去,床边叠着整齐的衣物,床脚还有许多摆放得很整齐的酒瓶。再看过去,瓶子里面早已是空无一物。
忽的,门似乎被敲了下。床上的主人只是动了动,并没有第一时间下床查看。也许是因为昨夜的醉酒至今日的后果,又或许是,他在逃避着什么。于是,他等来了再一次的敲门声。
吴邪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带着血丝的眼睛,随后他掀开被子,赤脚踩着地面就向门口走去。打开房门,他惊讶地看着来人。脱口而出:“妈?!”
站在门口的吴妈妈看着面前的儿子,不由得红了眼眶。眼前的人,消瘦得就好像一阵微风就能把他吹走了一样,因为许久没有出门,没有见过阳光,青年的脸透着苍白。原本以前红润的嘴唇现在变得干燥透紫。吴妈妈心里很疼,从小到大疼着的儿子,现在是为了什么变成这个样子。想着,吴妈妈抱住了他,紧紧地,就好像他随时能伴着微风而去一样。
吴邪被妈妈抱得一愣,怀里是妈妈的温度,那是一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得情感,那是来自亲情的眷顾。母子俩在门口抱了许久,最后,吴妈妈先松了手。她拍了拍吴邪的肩膀,红着眼眶笑着说:“我的宝贝儿子,走,妈给你做好吃的去。”吴邪避开身子让妈妈过去,他就关了门。原本从门透进屋子的阳光又被隔绝了。房间又变得黑暗阴沉。
吴妈妈看着迷糊的吴邪,面带苦涩地笑了笑,“儿子,那个人真的让你那么难忘吗?”
吴邪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知道了母亲的意思,他沉默了一下,随后抬起那双无神的双眼看着母亲,说:“他是我在另一个黑暗中,仅存的一盏灯。”
吴妈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抬手摸了摸吴邪的头,又笑着说:“把窗帘打开,去洗个澡,就能吃饭了。”
吴邪眼睛似乎亮了下,然后说:“好。”吴妈妈转身进了厨房,吴邪就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在吴邪从长白山回杭州的三个月里,吴邪一直都在想,他,和张起灵的事情,他,对张起灵的感情。他看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的日记,当他觉得他要疯魔的时候,找到了一个,他以前从未敢想的突破口。
他喜欢张起灵。
这句话,绕着他的心口,逐渐,流向他的全身。
当吴邪想到这个的时候,他笑了,释然而又,异常的苦涩。
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有了解释。但是,这样的喜欢,他吴邪,承受得住吗?
于是,吴邪又把自己关了三个星期,最后,他想,他必须承受。
他心里已然有了决定,他把这件事情,他把这份感情,告诉了他的亲人,他的朋友。
父母知道他喜欢的是一个男人的时候,自然是很震惊的,毕竟他们吴家,就他一个小子了。他们带着他去看了很多的心理医生,无果。又去查了很多办法想要把他拉回异性恋,依旧无果。因为吴邪知道,他只是喜欢上了一个人,而那个人的性别刚好和他相同而已。这不是病,这就是一种爱。他执着的爱。最后吴邪索性不再理会他们,闭门不再见客,因为三叔二叔的眼线,吴邪也没有办法去找张起灵,吴邪就把自己关在家里,以酒代思念,以烟代眷恋。
胖子瞎子和小花他们虽然很想帮他,但吴邪知道,他们无可奈何,吴二白和吴三省的势力可不是盖的,帮他等于自找麻烦。所以吴邪告诉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他可以让时间证明一切。而他们也绝对不可能看他十年。
时间的确会冲淡一切,但吴邪知道,他对张起灵的喜欢,是入了骨髓,是进了心底。再怎么挖,也掏不走的。
吴邪就这么人不人鬼不鬼地又在家里关了一个月,最后,还是吴妈妈先败下阵。
吴邪脑袋顶着毛巾头发滴着水就出来了。鼻尖围绕着饭菜的香味,竟是把他肚子的馋虫给勾了出来。他边擦着头发边坐到桌边,而吴妈妈早已在桌上等着他。
他有些粗鲁地擦着头发,吴妈妈看着眼前的儿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去帮他。吴邪擦好头发后,把毛巾放在靠背上,抬头看向母亲。吴妈妈依旧笑着,她轻声说:“吃吧,儿子。”吴邪顺从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餐桌上异常的沉默,吴邪看到母亲一直看着自己,他说:“妈,你不吃?”
“妈吃过了,你吃吧。”
吴邪闷闷地“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吴邪吃完了饭,放下碗筷,他知道这次的早饭意味着什么。
吴妈妈看着吴邪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问道:“小邪,告诉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吴邪的目光渐渐地转向窗边,窗帘已经被他拉开,现在也已经不再是清晨,阳光毫不犹豫地穿过窗口洒在他的房间里,暖暖的光芒。
“他,是我爱的人。”
吴妈妈看着吴邪眼中的光,看着吴邪嘴角淡淡的笑。
仅这一句话,就打碎了吴妈妈所有想要劝他的程词。
吴邪依旧看着那片阳光,似乎透过远方,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人。
二人再次沉默了。
良久,吴妈妈说,“吴邪,去吧。”
吴邪有些不敢置信,他看向母亲。
母亲眼中有泪光,但却仍然笑着。
“吴邪,去吧,把他带回来,让你的爱得到一个归宿。”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19:15:00 +0800 CST  
第二章:霍青
不得不说,母亲往往是最能理解你的人。
吴邪问道:“那爸他们那边……”
吴妈妈走到他身边,重重地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说:“妈妈帮你搞定,你就尽管去追你喜欢的人就可以了。”吴邪站了起来,看着母亲已经比自己要矮一个头的身形,张开双臂,拥住了这从小到大的心灵鸡汤。
依恋过后,就是分别了。吴邪整理好自己的行李,看了一眼床边整齐的衣服和床脚整齐的酒瓶,不由得诧异了一下,现在才注意到,在他的印象中他似乎没有整理的习惯。随后又望了一眼在帮他洗碗的吴妈妈,心里便想着应该是妈妈帮整理的,就不再多想。
一切都准备好了。就差一样,同伴。
不过此次回那青铜门太过凶险,吴邪瞥了一眼母亲,暗暗松了一口气,幸亏没有把这个说出去,不然妈妈一定不会让他去的。他拿起手机,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放回了兜里。他不希望他的朋友再因为他而受到任何伤害了。随即,那手机忽的一震。吴邪诧异地拿出来查看,心里还想着莫不是胖子他们消息那么灵通。然而,事实是否,他们指不定还在哪happy呢。吴邪看着上面未知的电话号码,再看了眼短信内容。不由得瞳孔一缩。
“吴小三爷,你现在去找他,万一他失魂症发作已经忘了你了呢?”吴邪看着这条短信出神,连吴妈妈来到自己身边都不知道。吴妈妈奇怪地把手放在吴邪肩上,吴邪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把手机收了起来。
“妈……”
吴妈妈有些担心地看着吴邪,“怎么了?”
吴邪勉强笑了几下,“没什么,就是有点紧张。想着万一人家看不上怎么办。”
吴妈妈听此即刻瞪眼,“我家小邪这么白净,又那么善良可爱,怎么可能看不上!除非你们是个连面都没见过的陌生人!”
吴邪嘴角抽了抽,换个角度讲,失忆了的闷油瓶还真像您说的那样。
吴妈妈鼓励般拍了拍吴邪的肩膀,“没问题的小邪!大不了就强上!”吴邪真的想说,他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强上就等于被失忆的瓶子摁在地上摩擦。
但尽管心里这么想,嘴上还是说:“妈,放心吧!您说的没错!大不了就强上!”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1:41:00 +0800 CST  
吴妈妈听儿子这么说颇为欣慰地点了地点头。然后眼珠子一转,又说:“小邪啊,不到万不得已你可不能强上了人家啊,不然给人家留下心理阴影怕了你可咋办。”
吴邪轻轻地叹了口气,“妈,放宽心啊,你儿子知道轻重。”吴妈妈看着儿子势在必得的眼神,点了点头。
吴妈妈送儿子出门后,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刚想感慨一下,就听到手机的铃声,她看了眼备注,随即点了接通。手机那边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大嫂!你怎么能把小邪就这么放走呢?”吴妈妈眉头一挑,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竟是生出几分黑帮大姐头的气势,“怎么,你们不心疼我儿子,我还心疼呢!那是我掉的肉!你们别再管了,孩子长这么大也知道什么是黑白了!他看得清楚,也想得明白,让他去吧!”吴三省皱着眉,“这这……大嫂,那咱们吴家不就绝后了吗?!”
吴妈妈翻了个白眼,“绝后?你和二白是干什么吃的?多大年纪了也不结婚,是不是没女人管管就那么放肆,我觉着还是帮你们物色几个女人好了。”电话那头的吴三省一脸黑线,连忙道:“错了,错了!大嫂!我不会再管吴邪和那人的事了!您可千万别给我物色什么女人,男人还是以事业为重!还有啊,大嫂,你能让你那些手下把我的人放了吗?现在有点缺人手。”
吴妈妈冷哼一声,“知道了。”随后挂断了电话。
再次望向这空荡荡的房间。
“小邪,妈妈只能帮你到这了。”
火车站——
吴邪低头盯着手机,那个陌生号码又发来了一条短信,“小三爷,想知道失魂症怎么解决吗?我有办法,如果你想知道,来广西柳州。”
“啧,装神弄鬼。”吴邪嘟哝了一句,却还是坐上了去广西的火车。
到柳州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晚霞铺满天空,夏天的蝉鸣,依旧没有停歇。吴邪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已经到了。”没过多久,短信立刻就回了一句:“我看到你了,小三爷。”
吴邪瞪大了双眼,转着头看向四周。然后感觉手中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小三爷,向左转。”
吴邪看向左边,入目的是一个戴着白色鸭嘴帽,穿着一身白色T恤加牛仔裤的,学生??这人正笑着看他,吴邪看着他那张秀气的脸,似曾相识。
那人坐在长椅上,见吴邪愣愣地看着自己,笑意更浓,他自己先起身,走到吴邪身边,吴邪发现,这个人比他矮半个脑袋。他伸出手对着吴邪,说:“小三爷,你好,我叫霍青。”吴邪挑眉,“你是霍家人?”霍青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姓霍而已。”吴邪看着他,“那你还是认识霍家,对么?”霍青拍了拍吴邪的肩膀,“小三爷,别那么重的疑心,我真的只是单纯姓霍而已。”
吴邪不再听他的题外话,直接问道:“你说的失魂症解决方法是什么?”霍青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但依旧微笑着,轻声说:“小三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如果不嫌弃,请到我家去怎么样?”吴邪皱着眉,本想拒绝,但心系闷油瓶,还是同意了。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1:42:00 +0800 CST  
第二章完。(继续水经验emmmm)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1:43:00 +0800 CST  
对了,小伙伴们看这个文要有点耐心哦!张大族长戏份还没到!而且导演说张大族长因为暂时被齐羽那个清(yao)纯(yan)善(jian)良(huo)给骗了,所以还不能出现!(狗头)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1:48:00 +0800 CST  
第三章:帛文
吴邪跟着霍青来到他家,是一间很小的租房,里面很乱,和霍青的人模狗样显得格格不入。霍青却毫不在乎地笑着说:“小三爷,别介意啊,出门太急忘了收拾了。随便坐。”吴邪看着他的笑脸,强忍下想抽他一巴掌的欲望,这人分明是不想收拾,虽然自己也不喜欢收拾,但至少比这人爱干净多了!吴邪深深地想念张起灵。
坐?沙发上全是衣服,地上全是灰尘,桌子上更别说了,椅子?哦,上面也有东西。吴邪感觉自己额角在突突地跳。霍青似乎发觉了吴邪的情况,总算是有些尴尬浮现在面上,他上前一把“呼啦”把沙发上的衣服推到边上,留出空位给吴邪坐。吴邪带着嫌弃的心情坐了下去,然后不悦地看向站着的人,“你说的方法,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霍青脸上又浮现出比黑瞎子还要欠揍的假笑,他毫不介意地粗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脸对上吴邪的眼睛,说,:“当然,但是小三爷,你也明白‘天上不会掉馅饼’这句话吧。”
吴邪深深吸了一口气,“你要什么?”
霍青见吴邪这么容易就妥协了眼睛立刻亮了一起来,说:“小三爷英明!只求小三爷去长白带上小的!”
吴邪听到他要去长白皱起了眉,心里有着淡淡的危机感,“你去长白干什么?”吴邪忽的眯起了眼睛,盯着霍青,“你不会是去找张起灵的吧?”霍青脸上的笑容立刻更大了,那头点的比拨浪鼓还快。吴邪脸上逐渐泛上阴沉,他不会刚认识自己的感情就有了个情敌吧。“你找他干什么?”霍青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吴邪的脸色,说:“偶像啊!”
吴邪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找抽?”
霍青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吴邪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是不是喜欢张起灵?”对于喜欢的人,占有欲是很正常的。吴邪觉得,眼前这个人威胁到他和张起灵的感情。所以他决定要先把这个懵懵懂懂的情敌扼杀在发芽初期。正当吴邪以为霍青会大大方方承认的时候,没想到霍青听到吴邪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哈”地大笑起来。边笑还边说:“吴邪,你真是太够了啊!哈哈哈哈!我……我喜欢张起灵?我怎么不知道呢?哈哈哈哈!”然后在吴邪面色逐渐尴尬恢复过来,他定定地看着吴邪,忽的笑了一声,“小三爷,我喜欢张起灵,还不如喜欢你呢。”吴邪觉得这厮就是在调戏自己,于是毫不犹豫的直截了当地拒绝了他,“我不喜欢你。”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3:13:00 +0800 CST  
还有一些,明天再发,睡觉了,晚安可爱们。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0 23:14:00 +0800 CST  
hhh早上好可爱们,睡饱饱的我来更新啦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0:22:00 +0800 CST  
霍青极其不雅地坐在地上“啧啧”感叹,“怎么就喜欢那个棺材脸呢?”吴邪瞪了他一眼,“说谁棺材脸呢?”霍青一挑眉毛:“是是是,只有您能说他。”
吴邪再次毫不犹豫地送了个白眼给他,随即问道:“行了,你给我说明白了,你去长白干什么?”霍青笑容渐渐淡了下来,有些忧愁地望向窗外的黄昏,“我和你一样,去找一个人。”然后又立刻变脸,满脸堆笑对吴邪说:“他是谁我就不方便透露了。”说完,霍青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对吴邪说:“好了,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办法了。不过,这个办法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而且如果张起灵失忆了,你帮他消除了失魂症,他的记忆也不会那么快恢复过来。所以,小三爷要快在他们一步找到张起灵哦!如果张起灵真的失忆了,那些人又装作是帮他了一个天大的忙,你说,他会不会帮那些人?”
吴邪想着之前闷油瓶失忆后帮一些坏人做事,心里就一沉,对霍青说:“那就快点告诉我,我已经订好机票了,明天就走。”霍青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你也帮我订了?”吴邪突然阴恻恻的笑了笑,“我说的是,我。”霍青立刻僵硬了笑脸,然后又摆摆手说:“没关系,小三爷,我早就知道这样,我提早就订好了。”吴邪不理他,只是又冷笑了一声。
霍青让吴邪在沙发上等着他。他去房间拿东西。吴邪再次打量了霍青的房间,有一个小厨房,厨房边上接着厕所,还有一间卧室,看客厅的空间就知道里面肯定不大,至少容不下他们两个。吴邪摸着下巴想着,待会是不是要出去找个酒店了。
霍青去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吴邪真的很想冲进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用得着花那么长的时间。千等万等,霍青终于出来了,也在他出来的那一刻,吴邪才勉强压下心底的暴躁情绪。吴邪骂道:“你他|妈干事儿去了?这么久?”霍青知道自己确实有点久,所以面带歉意的对吴邪说:“不好意思啊小三爷,我刚才一直在找它呢。之前喜欢乱丢东西,所以才这么久。”
吴邪心想,你现在也是丢三落四。
霍青把找到的东西丢给吴邪,吴邪单手接住,看到是什么后震惊起来。他没有第一时间去翻,而是抬头看向正要去厕所的霍青,问他:“这东西你是从哪来的?”霍青转了转眼珠子,“就……就抢来的呗。”吴邪猛地站起来,大步走过去提起霍青的领子就将他压在墙上,霍青明显是被吴邪这样的大动静吓到了,颤着唇问道:“怎……怎么了?”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0:24:00 +0800 CST  
“我再问你一次,从,哪,来,的?!”霍青慌吴邪会揍他,对他说:“是我要去长白山找的那个人给我的!”
“那你看了吗?”
“看、看了——”
“你看懂了吗?”
“没……真的!完全看不懂!”
问完这些,吴邪就松开了他的领子。对他摆摆手,“上你的厕所去吧。”霍青立刻逃一般跑去厕所了。是谁跟我说吴邪性格很好相处的!
他当然好相处,前提是你没有碰到他的底线。
吴邪手上拿着的,正是一张帛文,而上面记载的,不仅仅关乎张起灵的失魂症,还有,张家长生的秘密,甚至于那个闷油瓶一直说要守护的终极,也提到了不少。
这样的东西,很明显就是闷油瓶以前和他说过的,张家丢了的秘宝。无论是谁偷出来的,那个人绝对不简单。
看来去长白山,是必须要带上那个霍青了。
吴邪又像想到什么一样,如果这样说,那么霍青要去找的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偷出这张帛文的人,既然如此张起灵岂不是有危险?!
吴邪这么想着,恨不得现在立刻飞去长白山,但现在再担心也是徒劳无用,只能自己给自己催眠,像闷油瓶那样的人,绝对不可能那么容易被伤到的。
那万一那个傻瓶子失忆了怎么办……吴邪立刻晃晃脑袋,不能再想了!!
————第三章完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0:25:00 +0800 CST  
看文的小可爱们,在下要写寒假作业,所以第四章就等到晚上七点吧!准时哦!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2:04:00 +0800 CST  
hhhhh我来啦!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9:00:00 +0800 CST  
第四章准备出炉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9:01:00 +0800 CST  
第四章:关根
吴邪带着复杂的心情看完了这张密密麻麻的帛文,原来一直困扰着闷油瓶的东西,竟然只是他们祖先的规则。吴邪真的很想大笑,然后跑到闷油瓶面前对他说,规则是人定的,我们可以改变它。但吴邪不能,一直困扰着他的规则,是千年来张家的可以说是固定不变的责任。是他们张家族长的责任。
而这个所谓的责任,让他张起灵一人承担,未免太过冷酷。他一个人走了那么久,一个人孤独了这么久,以至于他如此淡漠,就像一泉清水,不会弥留在某个地方,却永远也无法逃离源头。一直徘徊,一直循环,永无止境地一人行走在这个偌大而又冷漠的世界。即使失忆了,也无法忘怀他身上的枷锁,似乎已经将他困入骨髓,他再也无法逃离。吴邪想着,眼中早已不自知地湿润,他爱的人,被困在一个牢笼里,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的责任太重,即使将他带走,他也不会抛下那些责任。吴邪似乎明白了,张起灵说他的存在没有意义那句话的意思。
但也是他说的,意义这个词本身就没有意义。那么为什么,他吴邪没有办法闯进去。不,一切的来源都只是在吴邪始终残留在心底的害怕。他怕什么,也是很简单的,他害怕张起灵失踪。吴邪知道,张起灵如果不让他找着,他绝对没有办法找到。他害怕张起灵在他挖掘出他的秘密后,因为什么而远离自己。说白了,他对张起灵,对自己还未表达出来的爱意,没有信心。
吴邪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手上紧紧抓着那张帛文,脑中一片混乱。
“小三爷?”霍青出来了,看见吴邪似乎状态不对,就蹲下身子抬头去看他的脸,“小三爷?你怎么了?”吴邪的刘海挡住了霍青的视线,霍青没有办法看清,只好放弃,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对吴邪说:“小三爷,可别是后悔了,难道这时候想打退堂鼓?”等了一会儿,霍青依旧不见吴邪,不由得挑了挑眉,“小三爷……”话未说完,吴邪忽的一个抬头,眼中的阴霾看得霍青一怔,他淡然地瞥了一眼霍青。霍青被他那一眼看得浑身发憷,那种极其沧桑的瞳孔是怎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练成的?!
“那个……吴、吴邪?”吴邪没有理他,反而看了看周围,在看到那些脏乱的衣物时眉头一皱,说了句:“真脏。”
霍青又被吴邪的语气弄得一愣,这种风尘仆仆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然后猛地一惊,这不是给他帛文的人的声音吗??!!
那是一个可怕的夜晚,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把他打趴之后,给他灌了一口毒药,然后又给了他一个帛文,然后又让他去找一个叫“吴邪”的人再按着他说的计划走,还说要跟着那个叫吴邪的人去长白山。霍青苦啊,他一个好好的刺客就这么简单地被迫营业了,还是要去保护一个菜鸟!但迫于那个人的淫威,霍青没有办法,只好照办。谁让那个蛇精病动不动就威胁啊!如果不是自己小命在那个人的手里,霍青怎么可能做无偿保镖!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9:01:00 +0800 CST  
他就觉得这个叫吴邪的人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他绝对不会想到那个人和这个人***同一个人啊!
吴邪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外面已经黑下来的天空,再抬头看向霍青。
此时霍青已经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吴邪看着他眼底的愤恨不由得冷笑。他嘴角勾起一抹笑,问道:“霍青?”霍青看着他那抹笑,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霍青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吴邪倚着沙发,对霍青说:“还记得我么?”霍青脸都快笑僵了,近乎咬牙切齿般说:“关根关大老爷,小的怎么可能忘记。”
是的,这个叫吴邪的人打趴他之后又告诉他他叫“关根”。而这个名字,他也去道上查过了,根本不知道哪来的。以至于霍青一直郁闷,他一个名列前茅的刺客居然被一个连名儿都没有的人就这么打趴了。但霍青想了想那时候关根的身手,令人防不胜防。虽然比不上他们道上赫赫有名的张起灵,但他这样的功夫,绝对不亚于那个解家的当家。
关根笑了下,不经意地瞥了眼手中的帛文,然后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愚蠢,纠结那么多干什么,我可不信家族命脉被别人掌握了还能当没事儿人一样消失无踪。”
霍青对关根说:“那个,您能告诉我您和吴邪是怎么回事吗?”关根终于施舍了他一个眼神,然后有些慵懒地把脑袋偏着靠在后面的沙发上。黑沉沉的目光看向窗外,“我和吴邪,呵呵……我就是吴邪,吴邪就是我,这有什么好问的呢?”霍青嘴角抽了抽,就差没把白眼翻出来了,关根说的他霍青当然看得出来,还没有再等霍青问,关根就道:“听说过,人格分裂吗?”

楼主 在下字曰不中二  发布于 2020-01-31 19:03:00 +0800 CST  

楼主:在下字曰不中二

字数:54725

发表时间:2020-01-31 01: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14 16:28:25 +0800 CST

评论数:6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