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年今日(原著向,半邪帝 HE)

【原创】明年今日(原著向,半邪帝 HE)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1 20:09:00 +0800 CST  
引言
闷油瓶去青铜门已经就快三年了,依然毫无音讯
胖子仍然守在巴乃,守着云彩。而我本应继续过回我小老板的生活,却因为三叔的又一次失踪结束。
在那之前,我还记得他见过我一次,交给了我一个木盒子,但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仅仅十几块青花碎瓷片而已,我本想多问几嘴,但三叔面色发白,嘴里嘀咕着“时间不多了,我要去找它”这样的话,容不得我多问。
找它?
我寻思着,心里不由的有些暴躁。他娘的,有什么话倒是说清楚啊!狗屁时间不多了?
究竟要找的是什么?
这次三叔真的失踪了,和以往不同,三叔没有带走任何东西,一点消息也没有。显然这老狐狸精明的很,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但没有什么保得住的秘密,吴家三爷折在斗里,至今下落不明,吴家连个当家的都没有了,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多不怪了。底下的堂口不断来人找,要求给出个说法来。可谁又不知道,这只是盼着吴家倒了,他们好可以分得上一口羹。
我突然想起了潘子,心里想着要是潘子在,站在这厅中,还会有几人敢在这时候咄咄逼人?怕是潘子要是听说三叔死了,怕是会发了疯似的,顶天立地的站在这堂上,狠狠的骂一句,然后说“三爷要是不在了,我潘子只要多活一天,这吴家就由我替三爷看着,你们敢来抢,就把命留下给我家三爷。”可他却永永远远的长埋地下了。潘子是条汉子,这些年来在吴家守着我三叔。外面的谁不知道,潘子疯起来,连人骨头都要嚼碎了咽下去。对三叔而言,潘子是过命的兄弟。对我而言,潘子更是个长辈。想到这我的心,沉的就像是要将我整个人向下坠。那首红高粱我永远都忘不掉,潘子的命,我吴邪怕是还不清了。
吴家既然担到了我身上,我总要有些表现。看着底下反水的伙计不计其数。我终于明白了,爷爷教给我说的,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从闷油瓶进青铜门开始,这三年,虽然我不出面,但是盘口上的生意我却一直有帮忙打理。这三年我的为人处世也圆滑周到了不少,坐上这当家开始,我就发现原来命运如此,是人为改变不了的。闷油瓶为了我守在长白山,潘子为了救我,尸骨无存。而我却是逃不出宿命,身不由己。
疑问依旧很多,我很想弄清楚,三叔,闷油瓶,他们知道些什么?
又为什么甘愿被卷进这场谜局?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1 20:10:00 +0800 CST  
🙋🙋这里ty。对于盗墓笔记,我应该算是有很深的执念。一直想把我心里的天真和小哥写出来。在我这里小三爷是半邪帝性格,张起灵非盘格,也不会失忆。
引言先放上来,另外提一下👇
副cp 黑花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1 20:24:00 +0800 CST  
第一章
临近年关,胖子给我打了通电话,听他的声音已经好了不少。但我了解胖子,他平时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正经,满嘴跑火车,却是友情有义。
“小天真?”这声天真逼的我眼眶发酸,心里却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胖子,你在巴乃是不是滋润的都快把小爷忘了。”我讪讪的回了他一句。
我听的很认真,甚至能在电话里听出胖子激动的拍着桌子,接着就听胖子嚷嚷“哪能啊,你,我,小哥,那是兄弟,是铁三角。胖爷我这不是正准备上杭州与组织会和呢吗。”胖子说完在那头嘿嘿的乐。
胖子要来杭州,说不高兴那是假的。这么久不见其实挺惦记他的。
“行,也快过年了,回头我叫上小花和黑瞎子,一起热闹热闹。”
“得嘞,就这么定。”说罢胖子挂上了电话。

我拿着电话,有些楞住。脑海里都是这些年发生的事,经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我想着,胖子这次来了,说什么也不再放他回巴乃了。等过一段时间安稳下来,我准备在西湖旁边买套房,等小哥出来了,把他和胖子安顿进去。什么都不用做,我只想他们有命在我身边多待几年。虽然不似以前那样以为可以安稳的过生活。但对于小哥和胖子,我还是想让他们好好的活下去。
给小花打过电话,黑瞎子和小花买了当晚的飞机连夜便飞了过来,我把他俩刚带到家里坐下,茶还没来得及倒,就接到了宋承的电话,电话里的杂音很重,打斗和摔碎东西的声音不绝于耳,宋承在电话那头草草说了一句“小三爷,速来。”便挂断了电话。
我悠悠的收起手机,和小花说“小花,你俩自己早点休息,我得出去一趟。”
“下面的人不省心?”小花难得把眼睛从粉红色手机上移开,看向我。
“你还不知道,现在吴家可是块肥肉。”我回答。
“陪你?”他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他们会反水也是意料之中,我这小三爷总要拿出点样子。”
小花笑笑没有反驳,看向我的眼睛里却有些不明的意味,我知道是他最明白我的,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他再清楚不过,他不会阻拦我,也不会多过问。
小花向来是我们这群人中最会拿捏轻重的。
盘口离的不是很远,下楼便有吴家伙计在那等,我淡淡的松了口气,宋承还有心思顾得上给我安排车,便说明情况至少比我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
关于宋承,我对他是信任的,他虽不向是王萌那种跟了我好多年的伙计,却也算是我的右臂。
他是之前二叔借给我的伙计,在那之前,我一直不敢相信二叔身边也会有这样的伙计,如果说潘子疯且狠,那宋承还要在这基础上更狂上几分。
刚来的时候宋承并不信任我,这不同于潘子,他甚至连二叔也并不信服,对我便更没有那种爱屋及乌的感情,对他来说我虽是吴家小三爷,但那并不是他信服我的理由。
也许这些年我真的成长了许多吧,我并没有急的跳脚,反而是态然自若。既然二叔把他给我,必然有用得到的地方。却没想到他会被突然反水的伙计暗算,估计是将他当成了我?
那墓凶险的狠,即使他身手再好,那几刀的伤口他也绝对没命出去,一起下来的几个伙计纷纷摇头叹气,我脸上挂着苦笑,吴家正乱谁也不愿意真心实意的干活,更别说搭上性命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虽是当家,却有名无实。无法,我就自己背着宋承找出口,当时究竟走了多久?我自己都不知道了。
宋承在我背上有些挣扎“小三爷把我放下吧,宋承是明白人,这样下去你也会出不去。”
“是吴家带进来的人,我吴邪就得活着带出去。”我就是那倔脾气,我决定的事就算搭上命我也得做。
再见到阳光的时候,我的胸口剧痛,一口血喷出去,我只觉的两眼发黑,我把宋承放下,想摸出根烟抽抽,却发现早他娘的丢在那墓里了,我莫名的烦躁可能是太疼了,想抽烟压压顺便提提精神。
我看向宋承问他:“你那又烟没?”
宋承没给我却急的眼睛发红“小三爷,你可不能抽。”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自己的肚子,虽然衣服被染的发红遮挡着,却也不难想象里面的血肉模糊。那是铁块打穿的,我背着宋承躲不过的。又不能用他做挡箭牌,再说他也坚持不了这一下。我甚至能觉得出,它打穿我时冰凉的温度。
我抬头望着天叹了口气,疲倦的狠。我提醒着自己快点看清楚,一定要清楚点,你是吴家当家的,是小三爷,你不能让他们失望。
再醒来时便是在医院了,医生在给我做最后的一次检查,看到我醒了,问了我几句身体上的状况便出去了。目送着医生出去,我扭过头看见宋承坐在我床旁边的椅子上,他身上缠了不少的纱布。我没说话就是淡淡的盯着他。
“小三爷”他整个人透着一种拘谨的感觉继续说“以后我就跟你干。”
我对他笑了笑了告诉他“好好干,给王萌那小子打个样。”
后来的两年里宋承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现在想想欠我的那条命他早已经默默的还清了。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2 15:10:00 +0800 CST  
晚上好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7 19:49:00 +0800 CST  
第二章
车程不过十分钟,远远的便看见宋承在门口等着,我下车以后,宋承先是叫了声小三爷随后恭敬的跟在我后面。
“小三爷,小心着点,这帮孙子黑着呢。”宋承虽在我后面说着,声音没有丝毫的放低。我知道他是话里有话,所以只是笑了笑表示我知道了。
还没等我进到屋子里,堂口的马六子从屋子里出来,显然没想过我会真的过来,连忙急急的迎了上来。
“呦,小三爷!今个怎亲自来了?”他笑的谄媚又底气十足。
“我再不来,这吴家,还不成了你当家?”我回他。
其实我说这话,是想告诉他,我吴邪容不下他了。我声音压的又低又沉的
“还记得三叔教给我的,自己眼里的沙子,总要早点揉出来”
六子在我边上没接我的话,我转过头看了眼宋承又说“现在我这眼里可不干净啊。”
“老九门不太平,我是新当家。这有沙子的眼可不干净。”
边往里走,边想刚才的话。
话出口的一瞬间,突然我觉得自己突然越发的像三叔,又想起了小花送我出门时的嘱咐,要我稳住性子。我说我不害怕,只是有些心烦。小花笑笑说:“吴邪,当家的不好做。命由天可不由己。”
命不由己?
我翻着盘口的账本,觉得我骨子里还是有些我吴家的脾气,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可以随便拿捏的。我突然很想笑,便仰着头笑起来,那样子可能天真吧?
“好一个人走茶凉,我吴邪也算认识了。”我一下一下的拍着手,又突然想起,歪着头问他“你说我何时赶得上三叔。”
他没说话,只是盯盯的看我,怕也是没反应过来。我拿起茶盏,用盖子隔了隔茶叶,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把那杯子狠狠砸过去。
屋子里半点热气都没有,水早就凉了。
那是个要下雨的日子,我在自家的盘口杀的红了眼。然后在那个朱红色的大门里堂堂正正的走出去。我伤了胳膊,可能伤到了血管,血流个不停。
我给小花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今天不回去了。便叫宋承给我送到我的铺子去。回到那我可能更舒服些?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喜欢呆在那,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然后给自己一点暗示,暗示自己还是一个又天真又拖油瓶的小老板。
到了铺子,王萌出来接我。
我和王盟看着宋承离开,一直等到他的车开出去好远,我点上了一支烟,递给王萌“三叔还没有消息?”王萌摇了摇头,我不动声色,只是抽了口烟,对他说“后悔吗?一直跟着我。”王萌不说话,我又说:“你小子其实有时挺可靠的。”
“老板?可靠可以涨工资吗?”
“可以,这次给你涨。”我说。
“那老板要多涨一些才好,才不枉我在这铺子里卖命。”他回答我说。
王萌这些年也为我帮了不少的忙,不再是那个愣头愣脑,爱打瞌睡的小伙计了。
王萌帮我包扎了胳膊,我摇着头,转悠到柜子边上。我以前的拓本,还是很整齐的摆在上面。我抽出两本随意的翻了翻,又放了回去,拿起了旁边的檀木盒子。那里面装的是三叔留给我的青花碎瓷片和小哥留给我的鬼玺。我抽出青花碎瓷片,已经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他留给我?
我曾经试着将他拼起来,但却发现它并不完整,甚至都不是一种瓷器的碎片。这东西有什么用?正当我想的入迷时,我居然流鼻血了?虽然我近期我经常流鼻血,但每次却都在晚上。我赶紧放下手里的碎瓷片,去处理一下鼻子。再回来的时候发现瓷片上也粘上血了,便一并拿手纸了擦起来。擦到一半我突然发现这血,似乎印进去了?在白瓷的那面留下的是交纵的线条。
“王萌?”
“老板,伤口裂开了?”王萌看见了我丢在地上带血的手纸问我。
“没事,是鼻血。”我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你来看”
我又找了块干净的手纸擦了擦。那瓷片并没有什么变化。
擦不掉了?
麒麟竭。
没错,我有那半吊子的宝血。也许这就是三叔留给这些碎瓷片的关键,也是我现在能找到他的唯一线索。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7 20:29:00 +0800 CST  
王萌摇摇头,对我说:“这瓷片是有了几条清楚的线条,但又有什么用?并不表示这瓷片有用,可以找到三爷。这瓷片虽然是三爷留下的,可能有某种联系,但要靠这几条线找到与三爷的联系,那就是大海捞针。
我听了郁闷,三叔你这不是存心玩你侄子吗?你不说也就算了,还弄出这么一堆青花碎瓷片,我岂不是更想知道?

时间还不算太晚,但今天忙了一天我也是非常疲倦,告诉王萌一声,收好青花碎瓷片和鬼玺我就上楼睡觉了。躺在床上时睡意还是很足的,结果入夜之后,反而睡不着了。我翻来覆去的转着身体,最后干脆平躺着,望着天花板。我想起了闷油瓶,也不知道那青铜门后面有没有天花板让他看。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背负着巨大的责任。想想闷油瓶为我做的那些,我心里最多的不是感激,而是心疼。其实要说起来,最开始看见霍老太太那样一个在北京城里可以呼风唤雨的老太太,跪了下来,跪得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决绝。好像只有这种举动,才能体现她的虔诚时。除了压迫感和惊讶外,当时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有一种感觉,我和闷油瓶可能是不同的,他的世界里,也许有我永远也无法理解的东西。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在试着理解他,却没有个结果。一直到他准备自己去长白山守门向我告别,并告诉我,我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时。我才发现他背负的责任太重了。他真正需要的也许从来都不是有人理解,更不是份帮助。而是和这世界的联系,一份让他有理由期盼继续活在这世界上的联系。
我,闷油瓶,胖子。在一起出生入死的次数不少,铁三角的感情更是不用说的。但对闷油瓶我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特殊感觉,要不然我也用不着这些年来执着的追着他到处跑,我的这种做法早就越过了开始的那种好奇。道上也是传开了的,在吴家小三爷那可提不得哑巴张。脑袋越来越沉,可能是着了凉?我不想再去想。
也可能是我真的困了。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4-28 17:30:00 +0800 CST  
第三章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胖子的电话惊醒的,被惊醒前我做了一个有点好笑的梦。
我坐起来往窗外面看了看,等清醒过来赶紧接起电话,胖子说他已经快到我的铺子了,要我收拾收拾。我一看时间八点多了,也该起来了。就随便找了几件衣服穿好,站在镜子前准备用冷水冲把脸。可刚打开水龙头,还没等我弯下身,头就疼了起来。我只好缓缓的的蹲下去,又站来,反复来回的这样,来缓解头疼的感觉。
就这样好长时间我才把自己打理妥当。
铺子里一如既往的冷清。王萌看见我一脸疲惫的样子,脸上也只能苦笑,以为我是没有休息好的缘故。而那些青花碎瓷片,也搞的我心神不宁。就算待在铺子里等着胖子,也是一副冷淡的表情,送走了不少客人。说来也奇怪,到了铺子之后。想的虽然多了起来,但却非常的放松。

电话里胖子说在北京又置了铺子。这年头不像以前,有东西就开铺子。看来小花也是费了心思的。我正想着,就听到有人一路骂着人过来。抬头一看,竟然是胖子。我一边自己去倒茶,一边就问他发什么火。
“小天真,不是胖爷说,你这地方忒堵了啊。”胖子也不管什么茶,端到手就是一口闷。
“这还堵?不比北京的。”我回答他,胖子左瞄瞄右看看,问我“花儿爷和黑瞎子去哪了?”
我虽然不是个心细的人,却也发现了胖子对小花的态度明显不同了,从前胖子爱打趣小花人妖此类的称呼,现在也变成了一声花儿爷。
我笑笑:“他俩在我家呢,总不能一起睡地板。”
“咱们都聚齐了,就差小哥。”胖子叹气。我继续道:“我找了黑金古刀。”
“咱小哥那把?行啊,天真!”胖子问道。
我道:“有人邮来的,我还没查到是谁。胖子,我总觉得事情有一些蹊跷。”
对于那把黑金古刀,我曾经亲自去找过很多次,却一直都找不到。我放弃了,它却自己送上门来了。行了,就当捡了便宜。
“胖子,中午吃楼外楼?”我又给他添了一杯水问他。
“听你的,胖爷我随便看看。”说着自己到处看了起来,我给小花发短信告诉他胖子到了,中午去楼外楼吃饭,一会我叫王萌去接他。
不一会小花回了一条,就一个字好。我拉着胖子去开我的破金杯,边走胖子这嘴也没闲着“我说天真,你这思想咋不进步呢!你这小破金杯胖爷都不忍心坐。”
我问他“就我这老伙计除了破点,你就说它哪点不好?”
胖子又努了努嘴巴道“”它没我结实”
我一把打开车门给他推上去,胖子就开始坐在我那小破金杯里继续嘀咕“你看看,不是我说吧,就你这车太脆。”
此时此刻我的金杯车正呈现着诡异的角度向一边倾斜着,我心里一边为我这老伙计捏着一把汗,一边上车向楼外楼开。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5-01 20:46:00 +0800 CST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5-10 22:59:00 +0800 CST  
哪有敏感词?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5-10 23:00:00 +0800 CST  
长白山🙇幸运的看见,而它却在结冰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5-19 14:18:00 +0800 CST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5-24 23:23:00 +0800 CST  
楼外楼离我的铺子没多远,路程超不过十分钟。估计这个时候小花和黑瞎子都已经到了。我现在的生活,对与我本身来讲,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但和他们又一次聚在一起,让我莫名其妙的振作了许多。
到了门口,我把车停下,让胖子下车先进去。自己一个人停好车,站在饭店门口抽烟。这些年来接手吴家,烟瘾也是越来越大,小花那嗓子金贵,我又不能憋着,所以我就干脆在外面抽完。因为常来所以也认识几个楼外楼的伙计,看见我在外面抽烟,都是搭上几句客套话,然后各忙各的去了。在楼外楼和朋友这样吃上一顿饭,就这股子人情味,作为吴家当家后都是少有的了。虽然我早就发现三叔其实活得挺苦逼的,但等我现在坐上他这个位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比他更苦逼。苦逼的原因,却不是因为当家的艰辛,而是因为自己有个失踪专业户且一意孤行的兄弟和一个耍自己侄子团团转的三叔。
我摇了摇头,把烟头熄灭,往包厢里走。还没等推门进去,就听见了黑瞎子在说什么地图?但等我进去以后,这三个人好像就绕过了这个话题。我浑身涌上一阵寒意,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瞒我?这桌上的一个是我发小,一个算是我的师傅,最后一个是我过命的兄弟。都是我最相信的人,我深信他们不会害我,却又实在想不通,他们又什么好瞒我的。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习惯了谨慎的活着,因为所有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离开。
我不动声色的低头吃着,时不时地答应两句。可心里还是合计着究竟是怎么个事,也许是我多心了?
久违的吃饭,却各有心事。我拿起酒杯对小花说“小花,最近也顾不上给你打电话,你可不要怪我,盘口就没一天让人省心。”小花赶紧也笑了起来,拿起酒杯迎合着我喝了一杯。但我却觉的他有些心不在焉,看着我的眼神里总有一股不忍心的意味。
“小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我开门见山的问他,他没回答我,脸上少有的有些紧张。仿佛他也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问。
“小三爷”黑瞎子又给我倒了一杯酒,站到小花后面去,开口和我说“别问花儿爷了,瞎子觉的这事应该让你知道,所以由我来说。”
“瞎子!”小花给他拽回到他的位子上问他“别让他陷进去不行吗?你明明知道他会怎么选。”
黑瞎子摇了摇头,依旧看向我“花儿爷,也许他们对彼此的执念我们都不懂。”听他说完小花叹了口气,把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下去,并示意黑瞎子继续说。
其实说真的,我有些猜到了。
但等我真的听见黑瞎子一字一句的告诉我“小三爷,哑巴回来了。”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全身都在颤抖,好像压在最心底的东西,被别人突然翻了出来。全身上下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向了大脑。
张起灵?他这个人三年没出现在我生活里了。现在的我,究竟该以怎样的感情面对他?是过命兄弟?还是该感激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感觉我的心里,有一种很委屈的感觉。我不知道我他娘的有什么好委屈的,但就是有一种好想流眼泪的感觉。那种感觉,比担起吴家时,挨自己人刀子还要疼。
我听见胖子摇着我喊“天真?天真!你听见没。咱小哥要回来了,我们铁三角在一起,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过不去?”
小花用力的拉着我,让我听黑瞎子说完,但他能从青铜门里提前出来是我出来不敢去想的。一瞬间可以说,我的心情很复杂但最多的就是高兴,高兴他不用再守什么破门,我的肩膀抑制不住的颤抖“小哥回来了,怎么不来找我?你又是怎么知道的?他要干什么?”我一连问了黑瞎子三个问题。
黑瞎子摸了摸鼻子“小三爷,你了解哑巴,他要做的,怎么会告诉我?”
他的事情,他要去完成,从不需要给任何人解释?***潇洒。
“不管了,真的。追着他跑,为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真相?我现在是吴家当家的,就算为了吴家我也不能像当年一样了。”我把目光又放到小花身上,像是说给他听的,但其实这话我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在压下自己的感情,告诉自己,有太多的责任是我放不下的。也是我不可以放下的。所以他现在出来了,就不要再执着下去。
我在告诉我自己,吴邪,别执迷不悟别害死大家。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6-01 11:04:00 +0800 CST  
这段时间真的很谢谢大家,也不知道我的帖子都怎么了,这个帖子无论怎么回复都顶不上去,永远沉底。开的新帖莫名其妙被删,我还在努力中,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还有小可爱们要是发现我有什么错误,可以告诉我,我一定虚心改正。

(如果不喜欢我的文,请勿喷)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6-01 12:52:00 +0800 CST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6-04 20:22:00 +0800 CST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6-04 20:22:00 +0800 CST  
又打电话约了胖子一起,相互有个照应。准备先去了解了解情况,确定一下墓穴的基本位置。
因为习惯性的偏头痛,我已经将我手中的烟,抽掉了大半包。外面的天,也已经完全亮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我一头疼,便总想着用烟来减轻缓解。想到三叔遇到麻烦时,抽烟那不要命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苦笑了一下,突然有些理解三叔。虽然感同身受,却又有些无奈。
大概十点左右,胖子才到。但来的不只他一个,一起来的还有黑瞎子。我对黑瞎子笑了笑,让他们进来收拾装备。胖子不客气的拉着黑瞎子进来,然后一把伸出胳膊把门关好。黑瞎子站在原地,看胖子把门关上了,对我说:“花儿爷,放心不下,解家那边又脱不开身。这不,叫瞎子我过来帮忙。”我低着头在装登山绳,听他说,我也没抬头。小花的心意我领,而且这次情况未知,多出个黑瞎子总是好的。所以客套话也不必多说,说多了反倒是疏远。
三个大老爷们收拾点行李倒是麻利,也就个二十分钟,我们就全都收拾妥当了。踏出家门的一刻,我突然有些莫名的激动,胖子可能也看出来了。上前拍拍我的肩膀,黑瞎子则悠悠的跟在后面,不时的和胖子斗上两句嘴,我回头看了一眼黑瞎子,却意外发现他笑的相当玩味,还没等我理解这个笑的含义,他自己开口说道“小三爷,怕是急不得”
见我有些疑问,他继续说:“瞎子没有身份证,花儿爷说那东西没什么用,也就没急着办。”
还没等我说什么,黑瞎子又说:“不过瞎子出门时,花儿爷特意交代了,说吴家小三爷自有办法。”
我知道小花对于闷油瓶和三叔的事情,他不想让我去深究,却也没办法阻拦。所以虽然不放心我,让黑瞎子过来帮忙,心中却难免有些怨气。小花是解当家,想给黑瞎子办张假(防吞)证还不容易?
“唉唉唉,不是胖爷我说,瞎子你跟那解语花,连张身份证都没有?要不你改明跟着胖爷,保证那玩意你想有几个就有几个。”胖子颇有些挖墙脚的意思。
我却没空和他俩闲扯,改变计划,放弃了火车,改成客车。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6-04 21:15:00 +0800 CST  
第五章
到达地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们现在在浙江省的一个小村庄里,这里的条件是真的很不好。由于还没吃饭,所以找到地方落脚后,我们也顾不上环境怎么样了,就先去找吃饭的地方。胖子早就饿了,和黑瞎子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
“小天真,这菜上的也忒慢了。”
我没说话,心里在想关于这个斗的事情。
胖子有些着急了,招手叫了一个正坐在门口看电视的伙计过来“我说你们这家店开了几年了?”胖子问他。
“七八年,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店里的人手也就不多”那伙计以为胖子因为上菜慢,心有些急了,所以又解释道“您别嫌上菜慢,咱这小店人少,来人了都嘚现准备。”
胖子笑笑说“没事,这咱都理解。就是这人生地不熟的,反正也是闲着。找小兄弟你打听打听。”
既然胖子说了,那人也不好拒绝,给我们又添了一壶茶,就搬了把椅子做到胖子旁边。
胖子拿起手边的烟,递给他一根又给他点上,然后问他“你可知道赤城是怎么一回事?”
“赤城?”那人顿了一下“知道是知道,不过那地方现在去的人到是少的很。你们要是想了解,我便讲讲。”他抿了口茶继续说“这赤城之所以叫赤城,是因为那里的土是赤色的,形状又像是一座城堡而得名,每当晨曦高照的时候,那是满山的紫气氤氲,霞光笼罩,我们都说那是赤城栖霞。”
说完他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抬起头,认真的扫视了一下我们每一个人,神色有些怪异。
“你们可是来找什么的?”他问。
胖子忙笑道“不是,不是。咱们哥几个就是寻思找个地方踏踏青,这地方难道有什么?”
那人听胖子否决了,好像放心了似的点了点头,接着说了下去“你们是外来的不知道,几年前一场大雨后,山后面突然塌了一块下去,漏出了一个洞来,外来了不少人寻找,所以要我猜那洞里一定有什么好东西。”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7-28 22:45:00 +0800 CST  
我说:“既然有东西,那你有进去过吗?”
他有些慌张,赶紧回答我:“那可是万万不敢进去的。那洞没人能活着出来,不是失踪,就是死了。就之前进去的那些人,我劝过他们危险,可他们执着要进。结果到现在还没出来。
大概聊会,有一些情况,我们也了解的差不多了,胖子便和他又称兄道弟的说了会家常,他便去厨房帮忙去了。不一会儿,菜便上了桌,胖子不语,专心的夹菜吃饭。黑瞎子掏出只手机,接嘴说:“小三爷,小心为好。”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我也没有再问,拿起筷子准备吃饭,可是黑瞎子到像是故意吊我胃口。
他说:“花儿爷来过电话了,他说哑巴在浙江”。
我一惊“小哥?他在这出现,也是因为这个斗?”。
我不知道这个斗里究竟有什么,为什么三叔和小哥都会如此关心,但能肯定的是,这必然和终极有关。
我问“黑瞎子,你说终极究竟是什么。”
他并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他说:“小三爷,你是九门中人,应该比瞎子更清楚。”
瞎子点了根烟,好像有话说不出。我知道无论是黑瞎子小哥或是三叔他们都不愿意,我知道其中真相。虽然我知道他们是出于对我的保护,但是我不会选择逆来顺受。
这个局太深了,而我早就明白自己深陷其中。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7-28 22:46:00 +0800 CST  
第六章
吃过饭,我们也没什么心情在外面逛了,就一起回到落脚的地方,洗洗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个人检查好装备,趁着天还没有亮,赶紧按照地图进了山,洞在一个不是太明显的地方。还是胖子眼尖,嚷嚷道“这***,是狗洞?”
可能是因为这大山中潮湿的原因,这洞口满是青苔,但从石头边缘来看,可以看出塌陷裂开过的痕迹。
一进了洞里,我才发现这洞里,其实别有洞天,地面上有许多的碎石。不像是自然形成。
“爷爷的你看,小天真,这洞是越走越深。”胖子在我旁边说道。
胖子在我身边,他随身带来的水壶打翻在地上,胖子水壶中流出的水,竟向前流淌,形成了一条直线,从水的流速来看,很明显我们脚下的这条路是一个倾斜角度不小的斜坡。但是这斜坡走起来,却没有丝毫的轻松,给人一种向上走的错觉。如果不是胖子意外打翻水壶。怕是我们都不会察觉,越走越深。
“小三爷,在没有真正进去前,你现在还有选择的机会。”黑瞎子语气轻松,却是没有半点提醒我退出的意味。
“你来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我问他
“小三爷聪明,但瞎子的确是因为花儿爷来的,不过倒是真的有些自己的目的”
我看着他,因为我无法确定黑瞎子是否可靠,只是单纯相信小花不会将她不信任的人安排到我身边。
黑瞎子抽完手里的烟,随手捡了块石头自顾自地在墙壁上画了起来,边画边和我说“就算是为了花儿爷,我也会帮你”
虽然他依旧的不正经,但我却选择信任。
“行了行了,小天真你赶紧的。”胖子见我们两个没跟上去,转头催促着。
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多深了。我们像爬山一样走着下坡路。胖子倒是和黑瞎子混得不错,边招呼我,边扯着黑瞎子往前走。一只手在黑瞎子的口袋里翻着。随后给了我一颗糖,我剥开放到嘴里。味道不错。
我觉得这糖很特别,倒一点也不像市面上卖的那种,黑瞎子这糖不是很甜。有一种麦芽和蜂蜜的混合香味,还丝丝透着种中草药的味道,在舌尖上凉凉的。
“不错。”我说
“诶诶,胖爷也这么觉得,这糖就是特别,之前也没吃过。”
胖子,很明显不是第一次吃,黑瞎子在一旁苦笑,
“瞎子这糖怕是牺牲在胖爷这了”话落便听胖子拉着黑瞎子,在那嘀咕着什么。不用想我都知道他在讲什么。无非是想在黑瞎子那多套些吃的。
我们一路向前,走了大概走了四十多分钟,四周便完全不同了。墙壁也是人为垒在一起的。
我说:“我们应该是进来了。”
“天真跟你说,就我这么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油斗啊。”胖子倒是不客气,继续说“摸金那可是咱看家的本事。”
“还是小心一点,我们大家尽量不要分开行动。”我有些不放心嘱咐道。
黑瞎子在安装他的枪,胖子也自己找地方放水。
“哑巴在这里面也应该有两天了,他有交代过我不让你下这个墓。”
我不解,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黑瞎子调侃似的笑着,就是不回答我。
和黑瞎子相处久了,我才发现黑瞎子才是让人最看不懂的。他的笑隐去了太多情绪。
我的想法被胖子打断。
“你们俩快来,胖爷我发现个洞!”
洞?我和黑瞎子顺着声音寻了过去,看见了胖子所说的那洞。
“是个盗洞,炸药炸的。”胖子说
在这里面用炸药?在这里用炸药对炸药的掌控量,需要很精准。

楼主 2000baekhyun  发布于 2018-07-28 22:47:00 +0800 CST  

楼主:2000baekhyun

字数:40192

发表时间:2018-04-22 04: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13 13:26:13 +0800 CST

评论数:3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