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意外》大瓶小邪 温馨无虐

就随便写个大瓶养小邪的小甜饼,应该比较短……
镇楼图就还那样……
楼下发文……
看过上一个帖子的大家假装没看见……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0 11:50:00 +0800 CST  
1
虽然是夜晚,也能感觉到天色阴沉沉的,乌云盖住了月光,环境比往常暗很多。
张起灵刚刚做完一单生意,那人身边保护的人比对方提供的信息里多了一倍,他受了不轻的伤才从里面跑出来。追来的人也不少,直到开到郊外小镇也没甩掉后面的人,张起灵索性拐进一个路口后弃车,躲进了一家福利院。
这个时间院里的孩子自然都睡了,工作人员那边也没了活动的声响,只有打更室的方向有一点点灯光。
张起灵腰侧的刀伤有点深,血已经浸透了衣裳,再不处理会有些麻烦。他大概分辨了一下方向,避开监控翻进了医务室,又因为这边靠近打更室,找到需要的东西又退到了走廊尽头的杂物间里。
刚刚进入杂物间张起灵便察觉不对,角落里有些窸窸窣窣的声响,又在他进门的一瞬消失了,像是偷吃东西被发现的仓鼠,被主人发现后吓得僵住不敢动作。
张起灵不确定里面到底是人还是动物,靠在门边没有出声,半晌,一束手电光量起,慢悠悠地照了过来,接着传来一声被刻意压下去的几不可闻的惊呼。
张起灵眯起眼睛,借着光线看向那边,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五官被黑暗模糊,只能看清一双映着灯光的大眼睛眨了眨,带着一点恐惧,一点好奇。这男孩刚刚大概真的在偷吃东西,似乎是被他闯进来打断了,地上还掉了半块饼干。
张起灵确定他不会叫喊招来工作人员之后便没再理会,在离门最近的墙角坐下处理伤口,手上动作利落,心神却放在另一边偷偷磨蹭过来的小孩身上。
那小孩在一米之外就停下了,没有靠太近,手电照在张起灵身上,小心翼翼地只用微弱气音问道,“你是坏人吗?”似乎是靠近后闻到了血腥味,说完又不安地向后挪了点。
张起灵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竟配合地“嗯”了一声,如愿看到了对方无措的样子,过了半天才听到他的回答,“你不是坏人。”说着顿了顿,声音小得像自言自语,“……周老师才是坏人。”
张起灵意识到了什么,“周老师?”
那小孩害怕地左右看看,又往张起灵那边蹭近了点,放下手电挽起了袖子,细瘦点胳膊上新旧伤痕交叠,还有两块烟头烫伤的疤痕。
张起灵看着那些伤有些沉默。他腰上伤口刚刚处理好,从医务室带来的东西还没用完,抬手握住男孩的手腕,简单帮他清理包扎了一下还新鲜的两道伤。
最后一点纱布用完,张起灵看了一眼表,时间差不多了。
男孩也看出他要走了,突然出手抓住了他的手,又放开,改为抓衣袖,“我叫吴邪,你能不能……带我一起出去?”
张起灵低头看着自己被扯住的袖子没说话,也没挣开,吴邪抓得很紧,“我会很听话,不给你惹麻烦的。”说着低下头,声音带了一点克制的哭腔,“……求你了。”
一大一小两个人像是在这个狭小空间里对峙,结果竟是张起灵先败下阵来,“嗯。”
吴邪以为自己听错了,茫然地抬头看过去,张起灵叹了口气,抬手把他睫毛上还挂着的眼泪抹掉,“一会儿跟着我,别出声。”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0 11:50:00 +0800 CST  
2
虽然受着伤又带了个小拖油瓶,但只是简单地翻墙离开福利院对张起灵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追来的人不知道是否还在周围,漆黑的天色造就了绝佳的藏匿身形的环境,张起灵没有再去找原来的车,而是上了一辆路边的出租。
张起灵报了地址后就没再说话,看着窗外,吴邪坐在他旁边,似乎是一路过来的紧张气氛还没消散,不安地偷偷抓住了张起灵的衣角。
夜里天凉,司机没开窗,似乎是闻到了血腥味,频频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不像父子的一大一小。
张起灵察觉目光皱了皱眉,司机被他的眼神吓得一抖,偷看的目光带着审视与怀疑。
“哥哥,我今天和小朋友打架的事你能不能不要告诉爸爸呀?”略显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司机的猜测,吴邪抬手抱住张起灵的胳膊撒娇似的轻轻晃了晃,自己的袖口露出了一点纱布的边,“我保证下次不一个人跑出来了。”
张起灵低头静静看了吴邪几秒,没抽回手,“下不为例。”
吴邪突然起身在张起灵的侧脸上亲了一口,圆眼一弯甜甜笑了,“哥哥最好了。”
张起灵整个人都僵住了,脸上那一瞬间柔软的触感似乎一直无法散去,他愣愣看着吴邪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司机倒是松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寂寞地打开了话匣子,大谈孩子教育问题,“嗨,原来你是他哥哥啊。这小孩到了年纪就是爱淘气,我家儿子也差不多这么大,平时不管着点简直能上房揭瓦……”
吴邪一直在后面笑着听,张起灵回过神后也只是偶尔被问得实在受不了了才“嗯”一两声,那司机天赋异禀地一个人一直说到他们下车,还热情地跟他们说再见。
眼前是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吴邪礼貌地回了声再见便下车跟紧了张起灵,时不时四周看看,最后在他的默许下跟着进了一间公寓。
公寓空间不小,一眼能看到的有三个房间,家具却很少,看起来空空荡荡的。
屋子很干净,吴邪看着一身灰还沾了点血迹的自己,站在门口的垫子上什么都不敢碰。
张起灵关上门脱了鞋和外套,走到沙发边了才发现小尾巴没跟上来,回头看了看,“进来。”
吴邪脱掉鞋,低头看了看,把脏兮兮的袜子也脱了放在鞋边,光着脚走了过去,听到张起灵说“坐”才小心地坐下,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自己腿上。
张起灵看了眼自己腰上一直在渗血的伤口,“啧”了一声,去柜子里翻出了急救箱,先是问道,“还有没有其他伤?”
吴邪点点头,又摇摇头,“其他都快要好了。”
张起灵点点头,给他手臂的伤处做了防水处理,把他带到了浴室里,调低了淋浴的高度,“洗吧。”说完拉上帘子转身出去了。
吴邪听到浴室门关上的声音又怔怔看了会儿才开始动作,脱下衣裳放在帘子外的地上,摸摸手臂刚刚贴上的防水胶布,打开淋浴开始冲洗。
吴邪洗完用张起灵留下的浴巾擦干身上,站在门口不知道该穿什么出去。唯一的一身衣裳脏得没法再穿,犹豫半天最后只穿着一条内裤披着浴巾走了出去。
张起灵似乎也洗了澡,头发还在滴水,正坐在沙发上重新包扎伤口。吴邪这才看到张起灵肩膀也有一道伤,没有腰上的深,但抱着他翻墙时他竟完全没有发现。
张起灵听见声响看过去像是才想起吴邪没有衣服穿的问题,皱了皱眉。
吴邪不知道他的意思,回头就看见了自己光脚踩出的一串湿漉漉的脚印,脚趾紧张地抓了抓地板,停在原地不知道还该不该继续上前。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0 11:51:00 +0800 CST  
3
张起灵不知道他这又是怎么了,让他在沙发上等着,去翻了一件T恤一条系带的短裤给他。吴邪本就很瘦,穿着不合身的衣裤看起来单薄得让人心疼,何况露出的胳膊和小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淤青和伤痕。
张起灵让他坐过来给他重新处理了伤处,又给淤青和旧伤上了点药,觉得捏在手里的手腕 实在是细得过分,“你多大?”
“十一岁。”吴邪怕他觉得自己太小,想想又补充道,“过完年就十二了。”说完肚子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又叫了一声。
吴邪捂着肚子脸渐渐红了,他原本就是在偷偷吃东西才遇到张起灵的,这一路跑出来又费了不少体力,真的是很饿。
张起灵看着空荡荡的冰箱陷入思考,最后勉强在柜子里翻出了两碗泡面,烧了开水一人一碗分着吃了。
吴邪到底年纪小,吃饱了后便在沙发上靠着扶手眼皮打架,眼睛一开始强撑着跟着张起灵来回晃,最后越来越慢一点点失焦。
张起灵收拾好东西,回头就看见吴邪缩成一团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无奈过去把人抱起,走了两步想起这里只有一间卧室,只好把他放在了这张唯一的大床的一边,自己躺在了另一边。
张起灵并不适应和其他人一起睡觉,但一是小孩没什么威胁性,二是他今天失血太多迫切需要休息,听着旁边小孩子的清浅呼吸,意料之外地没过太久也睡着了。
天还没亮张起灵就被一条抱住自己胳膊的温热小手惊醒了,小孩子体温原就比成年人高一些,张起灵又是成年人中体温偏低的,这就显得吴邪的手暖得格外明显。
张起灵试图把那只不老实的手放回去,但没多久他就又摸了回来,还抱得比刚才紧了点。张起灵索性不再挣扎,习惯了一会儿,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第二天竟是吴邪比张起灵还早醒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抓着张起灵的手,轻轻下床,在卧室自带的洗手间门口看了看,跑到前一晚洗澡的浴室去洗脸了。
吴邪的脸往下滴着水,想抽一张纸巾擦一擦,转身却撞到了人,小小惊呼一声,瞪大眼睛抬头去看,发现是张起灵才松了口气地叫了声,“哥哥?”
张起灵默许了这个称呼,点点头,把找出的新毛巾牙刷递给他,看着吴邪身上唯一还带点肉的小脸,没忍住动手捏了捏出去考虑早上吃什么。
张起灵家里几乎不开火,锅碗瓢盆都不齐全,更别说现在那些品种丰富的调料。张起灵最后还是叫了楼下早餐的外卖,然后对着空旷的次卧想了想,播出了一个电话。
两个人安静吃着早饭的功夫就有人敲门,吴邪看看张起灵,放下筷子跑去开了门。
门外的是一个胖子,进门就喊着“小哥”,发现开门的人不对,笑成一条缝的眼睛睁大些许,对着还在餐厅坐着吃饭的张起灵嚷嚷,“小哥你不仗义啊,儿子都这么大了才给我看。”说着弯腰一下把吴邪抱起来,“长得真好,随你,来让叔叔看看……”
吴邪被抱得猝不及防,扭头看着张起灵的方向,被放下后转身就跑,躲在张起灵身后抓着一点衣角仔细打量来人。
他并没有从这个胖子身上感受到恶意,所以不是很紧张,只是这两年在福利院的经历让他本能地排斥陌生人的亲近。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0 11:52:00 +0800 CST  
能看见第四章的更新嘛?怎么有人说看不见?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1 21:10:00 +0800 CST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1 21:15:00 +0800 CST  
5
工人结账离去,胖子吆喝着叫张起灵和吴邪一起出去吃饭。
张起灵身上有伤,吴邪有些担心,最后在胖子问想吃什么时选了些清淡的小菜和补汤。
已经有些过了饭点,私房菜馆人不多,但吴邪本就长得乖巧,这一副偷穿大人衣裳的扮相还是十分惹人目光。
吴邪不挑食,安静吃着胖子给他夹的堆满盘子的菜。
胖子吃着菜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他得上学吧?”说着看向张起灵,“户口呢?”
张起灵摇摇头,看了看吴邪,示意他饭后再说。
胖子倒是说话算话,饭后揽着吴邪像带着自己儿子似的走进商场童装区。吴邪长得好,白白净净的大眼睛一眨看着就乖巧,导购也喜欢,弯下腰笑眯眯地问他喜欢什么样子的。
吴邪还是怕生人,进了商场就频频看张起灵,确认他还在自己身边。胖子倒像是找到了乐子,拿着导购推荐的衣服挨个在吴邪身上比划,时不时地还问张起灵两句。
吴邪只是站着被胖子当洋娃娃摆弄,在被张起灵点头肯定过的里面选出了一套,拿着去试衣间换。
胖子看着试衣间门关上,小声问张起灵,“小孩你在哪捡的啊?很难办?”
“福利院。”张起灵也看着那边,大致说了一下经过,末了道,“过两天你跟我去一趟。”
胖子点点头,让导购把刚刚试过的衣服都装起来,又恶趣味地在旁边亲子区要了两套小黄鸡套装,这才刷卡结账,还不忘倚着柜台问两句,“这十多岁的小男孩现在都喜欢什么玩具?”
吴邪换好衣服出来只见张起灵在站着等他,四周看了看都没有找到胖子的身影。吴邪回头照了下镜子,有些拘谨地抬头问张起灵,“哥哥,好看吗?”
张起灵揉下他的头,“嗯”了一声。
吴邪很开心地笑了,想说点什么就看胖子提着大包小裹的从对面玩具区回来,先是把抱着的半人高的小恐龙玩偶塞吴邪怀里让他抱着,又把提着的其他乐高遥控车之类的玩具递给张起灵,自己去接过了导购送来的打包好的衣服。
吴邪看着这么多东西,知道都是买给自己的,抱着小恐龙玩偶看了胖子半天,抿抿唇道,“谢谢胖爷。”
胖子乐了,腾出一只手在他脸上捏了捏,开玩笑道,“胖爷这么好,要不你来给我当儿子?”
吴邪闻言后退了一小步,又抓上了张起灵的衣角,没吭声。
胖子简直要气笑了,对着张起灵颇为不解,“小哥你话都没说几句,怎么哄的这小子?这一天还没到怎么就对你死心塌地的?”
张起灵低头看了看吴邪抓着自己衣服的小手,犹豫了一下牵住了,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软还小,温温热热的感觉不坏,“走,回家。”
吴邪被张起灵牵住,眼睛都要笑没了,回头看了看在后面仍在啧啧感叹的胖子,跟着张起灵往前走,乖巧又殷勤,“哥哥,重不重呀?我来拎吧……”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2 13:04:00 +0800 CST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哪吒……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2 13:05:00 +0800 CST  
6
刚到家胖子就接了个电话,有事去忙了。张起灵把买的东西先堆在了沙发上,带着吴邪走进次卧。
因为不了解吴邪的喜好,里面布置得比较简单,衣柜,书桌,宽敞的单人床,整体是暖色的,有些地方带着一点小图案的装饰,但不花哨,桌边椅子下铺着一小块爪印形状的防滑毯。
吴邪走进去轻轻摸摸书桌,又碰碰还没铺上被褥的床垫,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转头去找张起灵。
张起灵正在试衣柜的拉门和书桌抽屉,察觉目光道,“哪里不喜欢可以再换。”
“喜欢”吴邪使劲摇摇头,“特别喜欢。”
房间刚买的家具,吴邪怎么也要等两周后再住进去,张起灵让吴邪先挑几件这周想穿的衣服暂时搁在自己的衣柜里。
吴邪本想让张起灵挑,却突然在袋子堆里看到了之前没见过的样式,纯白底色黄色图案。吴邪好奇拆开包装袋,发现里面是一大一小的两件卫衣,上面印满了小黄鸡的图案。
吴邪拿起那个大号的看了看,又转头看向张起灵,“哥哥,这个是……你的?”
张起灵似乎之前也没注意到胖子买了这个,接过来看了看。他向来不太在意穿着,衣柜里就那么几样T恤卫衣连帽衫换着穿,用胖子的话说就是浪费了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张起灵看到吴邪眼里露出的一点期待,点头道,“换上看看。”说完脱了身上的连帽衫把衣裳往头上套。
吴邪眼睛一下子亮了,也拆开自己那件换上了,跑到洗手间的镜子前去看。张起灵换好也跟着走过去,站在他身后。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一个没什么表情却十分放松,另一个大眼睛笑成一道月牙,里面是藏不住的激动雀跃,像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却出奇的和谐。
这两套衣服自然被留在了衣柜里,吴邪又随便留了两件衣服一套睡衣在外面,剩下的和玩具一起收在了客厅的储物柜里。
两个人还得一起睡两周,吴邪在征得张起灵同意后把小恐龙玩偶摆在了他的床头。
吴邪只是伤处多,但不至于太严重,最新的两处伤都已经完全结痂了。张起灵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以前的伤处,确认他是和自己一样不容易留疤的体质,放他去洗澡了。
睡衣也是胖子挑的,那种连体小恐龙的样式,看着毛茸茸的,身后坠着一条尾巴。
现在是秋季,这个厚度正合适,吴邪把头发擦到不滴水走回卧室,张起灵看了他一会儿,放下手里的书,拍了下床示意他上来坐,“以前在哪上学?”
吴邪听话坐下,被尾巴硌到动了动,把尾巴抱在了怀里,“以前在xx小学,读到五年级。”说着想起什么,有些失落地低头,“今年总是受伤生病,没有再去了。”
张起灵摸摸他还有点湿的头发问道,“想重读五年级还是直接上六年级?
吴邪先是惊喜地抬头,而后表情一点点暗淡下来,别开目光,“他们不喜欢我……我不想上学了。”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3 16:52:00 +0800 CST  
每天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吃什么……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3 16:53:00 +0800 CST  
7
吴邪进了福利院后就从中心小学转到了xx小学,家庭变故使刚懂事的他敏感而脆弱,不愿与人交流。
他成绩好,长得好看,原本就较大部分同龄人早上了一年学,后来又因为情绪问题和营养跟不上而比班里其他人瘦小不少,没有家长护着也没有认识的朋友,没多久就成为了班里恶劣小团体欺凌的对象。
一个被班里最“不好惹”的团体视作玩具的孤儿,遭遇可想而知。
然而即便是放学后回到福利院,等待他的也是那个对外慈祥和善背地里以凌虐儿童为乐的周老师,甚至后面会因为经常受伤生病请假最后不得不休学。
难以想象吴邪现在与年龄不符的乖巧懂事的性子是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养成的。
听了吴邪简单的讲述,张起灵抬手抱起他放在自己腿间空处,两条胳膊绕过他伸手捏了一把那条尾巴,觉得手感不错,又捏了几下,“可以换个学校。”
吴邪被张起灵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又因为这充满保护意味的姿势化解了心中的恐惧,变成了一点委屈,仰脸问道,“新同学会喜欢我吗?”
张起灵点头,“会。”
吴邪又问,“那哥哥会喜欢我吗?”
张起灵在他头上揉了揉,“会。”
“我也喜欢哥哥。”吴邪又笑起来,像是阴霾散去的明媚,“最喜欢哥哥。”
那小恐龙玩偶太大,睡觉时只能放在一边。吴邪睡觉喜欢抱住旁边的东西,然后把自己缩成一团,起初是抱着自己的尾巴,后来一翻身找不到了,便迷迷糊糊去抱张起灵。
张起灵睡眠极浅,一点动静都会醒,一开始还试图帮他找尾巴,后来便放弃了,直接把人扣在怀里,省得他乱动。吴邪被抱住后竟真的老实了,比醒着时还乖,一动不动地缩在张起灵怀里,配合他的睡衣倒像是一个更大一点的小恐龙玩偶。
第二天吴邪醒来时张起灵已经起了,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吴邪开门看一眼确认张起灵还在,说了声“哥哥早上好。”就回去叠被洗漱了。
“先不吃饭,也别喝水,带你体检。”张起灵放下书去换衣服,见吴邪应声后站在衣柜前半天最后还是穿了那件小黄鸡,也跟着换上了那件。
从这里到医院并不远,开车过去不过十分钟。
张起灵昨晚打电话预约了体检项目,来了不用等直接一项项检查,吴邪足够配合,进行得很快,引路的护士连夸他听话懂事。
私人医院的儿科区域可谓鬼哭狼嚎,能来的起这家医院的小孩都是锦衣玉食养起来,半点委屈受不得,抽血化验区尤为惨烈。
张起灵站在他旁边陪着,看针扎进去低头哄了句,“疼就告诉我。”
吴邪摇头,“不疼的。”
吴邪前面那个刚抽完血的男孩哭得可谓惊天地泣鬼神,震得护士目送他走远都还有点恍惚,一抬头遇上个乖乖伸胳膊一声不吭的,怎么看都觉得像天使,又看了看和他穿一样衣服的张起灵,不禁道,“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
吴邪听到便抬头看着张起灵笑,脸侧露出一点浅浅的酒窝,甜得一边的护士心都化了,拔针的动作轻了又轻。
他的身体还是有些差,没吃饭又抽了血,脸都白了,站起来就晃了晃,被张起灵抱住,塞进嘴里了一颗糖,草莓味的。
吴邪看着张起灵,想起对方的伤拒绝了背自己的动作,牵住他的手跟着他往外走,脸色不太好但还是笑着的,“甜的。”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4 12:12:00 +0800 CST  
早上好啊……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4 12:14:00 +0800 CST  
8
两个人就近找了家环境还不错的地方吃了饭,张起灵给吴邪叫了碗店里推荐的汤,热乎乎地喝下去吴邪的脸色好了很多。
吴邪和张起灵的衣服特别,俩人又长得好看,很吸引人目光,坐在靠窗的位置路过的人都不自觉地往里多看两眼。
吴邪吃饭时安安静静的,吃得不多,但张起灵发现他会吃干净碗里的所有东西,就给他夹了点菜,又盛了一碗汤。
吃完饭也不过中午时分,吴邪看起来还是需要休息,张起灵想了一下,带他去了附近的图书城。
吴邪不想张起灵再破费给他买书,被问喜不喜欢想不想要只是摇头。张起灵看了一会儿,直接问了导购这个年纪的小孩都喜欢什么,把她推荐的都打包付了款,填上地址让下午送上门。
吴邪一直没吭声,跟着张起灵在图书城里走了一圈,又买了不少文具,路过礼品区还顺手买了一个小钟,最后一起坐在休息区,一人抱着一杯橙汁吸。
周末的图书城很多吴邪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家长带着来看书的,吴邪见张起灵已经拿一本书看了起来,自己也找了一本书来看。
吴邪其实很喜欢看书,之前一直没什么机会,他在最近的书架上看到了老师曾经推荐过的《小王子》,没犹豫就拿了下来。
故事很吸引人,时间过得飞快,吴邪被张起灵叫起来时才发现竟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他稍微有点不舍,但还是马上起来放回了书。张起灵看了一眼封皮,“送回家的有这本,晚上可以继续看。”
吴邪发觉自己的小心思被张起灵发现,有点不好意思,小声说了句,“谢谢哥哥。”抿抿唇抓住张起灵的衣角,再被对方反牵住手,跟着他往外走。
两个人一起吃了饭回家,又各自看书洗澡睡觉,互不打扰又偶尔有点交流,明明才相处了两天,却异常和谐。
第二天张起灵和吴邪一起吃完早餐外卖,问道,“我有事出去,你自己在家可以吗?”
吴邪点头,张起灵想了一下把自己手机留下了,又找张纸写了个号码,“有事就打这个电话找我。”
吴邪小心收下手机和纸,看着张起灵,张了下嘴又合上,最后只应了声,“好。”
张起灵简单嘱咐了一点关于“不给人开门”的注意事项,临出门看见吴邪站在门口眨也不眨盯着自己看的大眼睛,抬手揉揉他有些乱却软得不可思议的头发,“我下午就能回来,冰箱里有零食饿了可以吃。”
张起灵说什么吴邪都听话应声,然后继续看着他。张起灵被看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胖子又打过来电话催,他挂断电话又说了句“等我回来”转身出门。
吴邪按照张起灵说的锁上了门,跑到客厅的窗边向下看,张起灵出了单元门上了一辆车,那辆车他见过,是昨天来的王叔叔的。他看到那辆车转弯开到了看不见的角度里,转身跑到厨房,还能看到车开出小区的一小段路,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外。
吴邪又看了会儿,阳光晃得眼睛有点不舒服才坐回沙发上看那本没看完的《小王子》。才看了几行,他又起来去把张起灵留下的手机和纸条拿过来,放在自己余光可以看到,抬手就能碰到的地方,低头继续看书。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6 10:52:00 +0800 CST  
太困了……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6 10:53:00 +0800 CST  
9
张起灵一去就是大半天,吴邪看完了整本《小王子》也没等到人回来。
吴邪抚平书留下的一点痕迹,放在茶几边缘,拿起手机和纸条,解锁屏幕看了眼时间,摸摸纸条上的字,又锁上了。
他不想打扰张起灵做事。
吴邪在客厅走了一圈,边走边看。张起灵在时吴邪的目光总是放在他的身上,这是第一次认真观察他的家。
该有的家具都有,只是有些没什么使用过的痕迹,厨房最冷清,本该沾染油渍的吸油烟机干干净净摆在那里,炒锅蒸锅也像新的一样放在各自的位置。
吴邪并不开箱开柜,明面上有什么就看什么,走过这两天张起灵从没开过门的书房,到了次卧门前。张起灵说这里以后是他的房间。
吴邪进门在桌前坐了会儿,抽屉里是昨天买的文具,书架上都是昨天送来后张起灵帮他分类摆好的书,他起身去取来《小王子》放了进去。
吴邪正看着书架发呆,客厅传来了手机铃声,他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飞快跑到沙发边,来电显示:胖子。
吴邪接起电话没有出声,听到那边熟悉的声音,才露出了一个很惊喜的笑,“哥哥。”
张起灵那边有点吵,又等了一会儿似乎是进到车里才安静下来,“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带回去给你。”
吴邪回了句,“吃什么都行。”就听到了旁边胖子的声音,“他们这么大的小孩不都爱吃什么肯德基麦当劳的吗,我记着前面路口左拐就有一家。”
张起灵没应声,问道,“想吃吗?”
吴邪点点头,想起张起灵看不到,开口说了声想。
吴邪没有很想吃东西,只是想多听听张起灵的声音,可惜对方话实在少,最后说了句,“一会儿就到。”便挂断了电话。可吴邪还是很高兴,跑到厨房盯着张起灵离开的地方,等人回来。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没过多久,胖子那辆车就出现在了吴邪的视野里,越开越近,一转到了客厅落地窗可以清晰看到人的位置停下。
两个人手上都提了不少东西,胖子还背了个鼓鼓囊囊的小书包,有点滑稽。
张起灵家在四楼,张起灵和胖子很快上来了,吴邪垫脚趴在门镜前,看到张起灵就开了门,“哥哥!”喊着伸手去帮忙拿他手里的东西。
胖子背着那小书包跟乌龟抢了蜗牛的壳似的,两首拎着袋子浑身炸鸡香味,进门放下东西有些愤愤,“天真无邪小朋友你怎么就光能看见你家哥哥呢?你胖爷白疼你了?”
吴邪放下东西乖乖叫了声“胖爷。”
胖子这才高兴,叫他来吃东西。
炸鸡汉堡吴邪只吃过一次,是二年级刚转学的时候一个同学分给他吃的,那是他这些年来唯一一个朋友,只是没过一个学期就转走了。
吴邪洗了手才过来,他和其他孩子一样还是喜欢这些东西的。他接过一块胖子递来的鸡翅说了谢谢,等张起灵洗完手坐下才开吃。
胖子就百无禁忌了,等两个人开始吃他已经消灭了半个汉堡一块原味鸡,看吴邪要喝可乐举起自己的和他碰杯,“为庆祝天真无邪小朋友下周开始去附小上学,干杯!”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7 15:36:00 +0800 CST  
10
吴邪有些懵懂地看着胖子,胖子喝了一口可乐,难得正经地给他解释了一下。
因为张起灵特殊的职业和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没办法直接领养吴邪,只能由胖子出面领养。胖子的人脉广,领养流程和办理入学也进行得更加顺利,不过两天时间就办好了。
吴邪的户口从福利院迁出要落在胖子那里,胖子起初想直接把户主关系写成养父子,被张起灵阻止了,通过了点关系改成了兄弟。
他们知道吴邪懂事,也不瞒着他,重要的事情都一点一点地讲给他听。
这是张起灵要求的,告诉吴邪一些真相远比让他糊里糊涂地待在这里更能给他安全感。
吴邪认真地听完,安静想了一会儿,轻轻地回碰了下胖子的可乐杯,小声道,“……谢谢。”
胖子显然很是受用,笑着逗他,“这都有法律效力了,你是不是也得叫我一声哥哥?”
吴邪转头看了一眼张起灵,又看了看胖子,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叫了声,“胖爷。”
话音未落吴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轻笑,转过头看到张起灵唇边还未散去的浅淡笑意,瞬间呆住了,“……哥哥?”眨眨眼睛又道,“哥哥笑起来真好看……嗯……不笑也好看。”
张起灵觉得好笑地在吴邪脸上捏了一下,给他开了一盒鸡块撕开酱放在手边。
吴邪似是被刚刚张起灵的笑感染,相比这两天的紧绷的状态轻松了一点,咬了口鸡块,对着胖子笑了一下。
胖子被吴邪这小小年纪就重色轻自己的模样气得“嘿”了一声,看见这个笑容又拿他没办法,恨恨咬了口汉堡妥协道,“也行吧,你就仗着胖爷我疼你。”
饭后胖子把背了一路的书包交给吴邪,里面都是六年级的教材,“我就为了给你背这书包路上还让一小孩笑话了,不好好学习都对不起胖爷我。”
张起灵正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不知道是在看新闻还是发呆,吴邪放好书包拿了一本教材坐到他旁边看。
胖子天黑前离开的,说过两天再来看吴邪。剩下的一大一小早就习惯了两人独处,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到时间便洗澡上床看书。
往后的几天都是两个人这么和谐地一起渡过,只在吴邪的体检报告送到家那天出了点小插曲。
吴邪的身体没有大问题,但因为之前的经历营养不良和贫血之类的小毛病不少,张起灵到了叫外卖的时间拿起手机想了一会,带着他去了趟超市,不仅补齐了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还猜测着吴邪的爱好补了两大袋零食。
晚饭时间,两个人坐在桌边看着张起灵弄出的一锅不知道什么东西相对无言。这东西是按着菜谱做的,虽然看起来丑味道也不怎么样,但还是能吃的,最后在吴邪的强烈要求之下一人一半分着吃了。
而后每天张起灵做饭时吴邪都会跟进厨房,帮点小忙,最后再一起分享并不美味的劳动果实。
吴邪是真的不挑食,而且可能对张起灵做出的东西格外宽容一些,无论张起灵做成什么样子,只要不是没熟或是焦得太离谱,他总能慢慢吃完,再真诚赞美一下对方的进步。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9 10:49:00 +0800 CST  
炫耀一下……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29 10:49:00 +0800 CST  
11
周一一早,张起灵到楼下买好早饭,吃过后送吴邪上学。
附小离张起灵家有点远,开车过去需要十五分钟左右,上班早高峰日常堵车,两个人到校门口已经有不少学生到了。
之前和班主任打过招呼,张起灵把吴邪送到了办公室,和班主任交谈两句便要离开,余光看到吴邪手紧抓着书包带,定定看着自己。
班主任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像是刚刚大学毕业,对学生很有耐心,见吴邪一直看着张起灵便柔声问道,“那是你哥哥吗?”说着手轻轻搭上吴邪的肩膀以示亲近。
吴邪警惕地躲了一下,向张起灵那边迈了一小步又停下,回头看看老师,低下了头,“是。”
老师似是想说些什么,却见张起灵又走了回来,“抱歉,我忘了些事。”
张起灵在老师点头后把吴邪带到了一边,掏出手机递给他,“一会儿发短信给你,有事打那个号码,找不到我就打给胖子。”说完张起灵简短地约法三章,“在学校里要静音,学习时间不可以拿出来,可以和同学交换联系方式。”
吴邪攥着手机点头,汗湿指尖在屏幕上印了几个指印。
“没有人能再欺负你。”张起灵动动手指在他头上揉了揉,“放学我来接你。”
吴邪突然抱了一下张起灵,很快松开,像是终于稍微放松了一点,“哥哥再见。”
“嗯。”张起灵对班主任点头示意后转身出去了。
吴邪被班主任带进教室,在讲台前介绍给班里的同学。
吴邪被下面齐齐看来的目光吓得后退了一步,撞到了黑板,手心出了更多的汗,摸摸口袋里的手机心神稍定,可除了一句,“我叫吴邪。”再说不出其他。
班主任见他实在内向没有强求,笑着让大家和新同学好好相处,看了一圈准备给他安排座位。
一道很清亮的声音从后排传来,“老师,我想和吴邪做同桌。”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小孩,用粉雕玉琢形容都不为过。吴邪看到他先是一怔,眼睛惊喜地睁大了。
“解雨臣?”老师也有些惊讶,这孩子也是那种不太合群的类型,没想到今天这么主动。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学生都能交到朋友的,问过吴邪的意见后笑着同意了。
吴邪和解雨臣好几年没见了,小孩子长得快,模样都变了不少。吴邪印象里的解雨臣像个模样精致的小姑娘,此时已经有了点少年的影子,但依旧是漂亮的,穿着件粉色的儿童衬衫,干干净净地坐在那里。
吴邪坐好后就开始上课了,两个人不方便说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开始在草稿纸上写字交流。
解雨臣知道吴邪生活在福利院,以前两个人是同学的时候就经常给他分享零食或者午饭,只是年纪实在太小,因为家里原因转学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吴邪只是说自己最近被一个哥哥收养了,转到这里来上学,再多也不知道怎么说起。
老师见他们没有讲话,就对这两个还在磨合的小朋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课后过来关心了几句吴邪就回办公室了。
解雨臣接着刚刚纸上聊的继续说,“你说的哥哥人怎么样?对你好吗?”
吴邪一提起张起灵露出一点笑来,还没回答就感觉到兜里传来一点震动,拿出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内容只有“张起灵”三个字,吴邪还是反复看了好几遍,把号码存好抬头回答解雨臣的问题,“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31 17:18:00 +0800 CST  
上学之后时间就会过得很快了!一眨眼就到了大邪开窍的年纪……[不是]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7-31 17:21:00 +0800 CST  
12
解雨臣听到他的回答有些惊讶但没多问,觉得收养他的人既然能给他准备手机,至少在物质上不会短了他的,只是让他存上了自己的号码。
因为遇到了解雨臣,吴邪上学的第一天过得异常轻松。他自小聪明,小学课程看书就能基本掌握,一边听讲一边和解雨臣传传纸条说说小话,你来我往的时间过得很快。
放学后吴邪和解雨臣一起走到校门口,解家司机早在固定的地方等好了,解雨臣把书包递过去后问吴邪,“有人来接你吗?”
吴邪四周看了看,见张起灵从一辆眼熟的车上下来走了过来,眼睛一弯笑了起来,“哥哥来接我了!”说完跟解雨臣挥挥手就跑了过去。
解雨臣看到那边的青年接过吴邪的书包低头说了些什么,后者笑容满面地回答,被摸了下头后笑容越发灿烂。解雨臣在吴邪再次回头对他挥手时也笑了笑,转身上车回家。
吴邪在回家路上表现出了一点类似初次上学的兴奋,比前段时间话多了一些,认认真真和张起灵介绍解雨臣,讲他和解雨臣以前一起玩的小事。
他的语速不快,也没有其他小孩子说话语无伦次的毛病,张起灵虽在开车却是一副听得很认真的样子,偶尔还会开口问一两句。
到家后两个人依旧像平常一样一起做饭,吃饭时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张起灵像是想起了什么,把自己今天买的新手机给吴邪,“你以后用这个,我和胖子的号码已经存好了。”早上把手机给吴邪是临时起意,那张电话卡比较特殊不方便给他长期用,张起灵离开学校后去买了个新款手机又重新办了张卡,正是递给吴邪的这个。
吴邪去拿来张起灵的手机,看了一下果然是解雨臣发来的短信,简洁回复了一下后把手机递回给张起灵的动作有一点迟疑。
相比于新手机他更想要张起灵用过的,这两段和张起灵分开的时间总让他有种,有一个张起灵就藏在这个手机里的感觉,带着它就像对方陪在身边他一样。
张起灵看着他像不舍得的样子有些不解,“喜欢这个?”见吴邪点头,想了一下,给两个手机换了卡,重新把旧手机递过去,“喜欢就用这个。”
饭后两个人像往常一样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电视上放着不知道什么剧,哭哭啼啼的,吴邪一边给解雨臣发短信让他重新存号码一边看,看得一知半解。
时间快到七点吴邪突然道想学习,张起灵想着胖子嘱咐的过半个月才能让吴邪住进次卧,把他带进了一直没开过门的书房。
书房里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角落放了几个箱子,桌上电脑很久没人用过的样子。张起灵擦去了办公桌上的浮灰,让吴邪在这里学习,“电脑可以用,书也可以看。”
吴邪点点头,提来书包,翻出了解雨臣白天送给他的奥数题。
解雨臣让他有时间也学学自己课后学的东西,明年上同一所中学。

楼主 N_长夜未央  发布于 2019-08-01 19:33:00 +0800 CST  

楼主:N_长夜未央

字数:88826

发表时间:2019-07-20 19:5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05 03:22:27 +0800 CST

评论数:16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