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百年之前》原著风/HE

看过太多的十年之后,我只想写下他们未被记载的百年之前。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2 15:35:00 +0800 CST  
二楼碎碎念:
①这里谓风,随意称呼就好。当然你们叫我齐夫人我更开心。
②缘更,可能日更,也有可能几天一更。大概是个记录日常生活的长篇。
③坑品极好,不会弃坑。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2 15:36:00 +0800 CST  
【壹】


一九八六年,春。

晚快边儿的时候太阳刚落下去,吴邪背着书包窜出家门,快的就跟他爷爷院儿里养的小狗一样,一眨眼就跑没了影。
早春的天气还挺冷,夜里小风一吹更是抖的像筛糠。吴邪轻车熟路的摸到了他三叔家,门果然是锁着的。
吴邪也懒得吱一声,把书包先丢过去就绕到墙根,两脚踩着石头一蹬,嘿!上来了。
吴邪翻身坐在墙头上,刚准备跳下去捡书包,就发现有哪儿不太对劲儿。
“大侄子?”吴三省坐在院子里,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墙头的吴邪。吴邪投给吴三省一个同样的眼神,然后趁着人不注意跳了下去。
“三叔!”吴邪大喊道,跑过去搂住他三叔的腰就不撒手。
“咋了大侄子,大晚上的咋跑过来了?”吴三省从见到吴邪就感觉这小崽子委屈,只好一边拍着他的头一边问道。
“我不想写作业。”吴邪道。
吴三省撇了地上的书包一眼,得,感情这是过来销赃了。
“不想写就不写!先找你潘子叔玩儿去,三叔有正事儿要谈,乖。”吴三省把吴邪往里屋赶,自己又坐了回去。
“张小哥,这次下斗就麻烦你了。”
吴邪一边走一边扭头去看他三叔口中的“张小哥”,只是天实在是太黑了,院儿里灯又没开,隔的远了连人畜都分不清。
吴邪扭过头,差点儿没被门槛给绊倒。
潘子坐在椅子上打哈欠,见到吴邪也没有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了句什么,就彻底睡了过去。
吴邪也没打算把人给叫醒,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儿吃桌子上的绿豆糕,却被突然打来的电话吓的噎住了。刚顺过气儿,吴邪就跳下椅子,边跑边大喊:“三叔!三叔!电话来了!”
八成是他老子的电话,毕竟他往他三叔这儿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吴三省一把把吴邪捞过来拎回了椅子上,犹豫了许久还是接了电话。
“诶……大哥,是我是我。”
“是是是,吴邪是在我这里。”
“你和嫂子放心嘛……反正明天是周末……”
“我不会再带他乱跑的!真的!明天我就盯着他写作业!”
吴邪开始听还挺开心,至少吴一穷是答应他住在这里了。但听到后面“写作业”三个字就不乐意了,扭了扭身子又跳下椅子朝外跑。
吴三省挂掉电话,一扭头小崽子又不见了。潘子刚清醒过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吴三省追出去,就看见小崽子抱着张小哥的大腿不放,见他三叔来了一边往后躲一边嚷嚷:“我不要写作业!我不要!”
后来想想吴邪当时是真厉害,连张起灵是谁都不知道就抱人家大腿。好在张起灵没有一刀把他劈成两半。
小孩子就是傻的没边儿,跑出来才想起根本就没用,该写的作业还是要写,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心里就是不服气,非要举起武器和邪恶势力干个痛快。吴邪一想到自己的下场是被揪回去写作业,那还不如拉个垫底儿的。
于是他就瞅上了张起灵。
张起灵也有些无奈,他此次前来只是为了和吴三省商量下周下斗的事儿,却没想到莫名其妙的就成了挡箭牌。
吴三省把吴邪往自己这边拽,见吴小崽子还不过来,“啪”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屁股上。张起灵看着上一秒还抱着自己大腿哭哭啼啼的小崽子下一秒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不禁觉得好笑。
“张小哥,他还小,不懂事儿,你别计较。”吴三省把吴邪抗在肩上,笑嘻嘻的对张起灵道。
张起灵摇摇头,背上刀走出了院子。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2 15:37:00 +0800 CST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4 10:18:00 +0800 CST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4 15:44:00 +0800 CST  
我,拒绝折叠,拒绝更新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4 15:49:00 +0800 CST  
【叁】


“你家在哪儿?”张起灵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把小崽子拎到了一边儿,还用胳膊拦着防止人再扑上来。
“我不知道。”吴邪可怜兮兮的抬起头,退而求其次,抱住了张起灵的胳膊。
张起灵:……
“小哥你不能丢下我!”吴邪见张起灵抬腿要走,把人一拽又拽了回来。
一大一小的两人就在路口干瞪眼,后面的车司机一拍喇叭,头探出窗外:“走不走啦?不走别挡路呀!”
张起灵努力忍住抽出刀的冲动,把小崽子又拎到了路边。
“走,回家。”
张起灵是要去张家的,前几天他刚从西藏回来。本来是打算直接回杭州的,却被黑瞎子给丢回了长沙,美名其曰回去探亲。
“小哥小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吴邪小跑着跟上张起灵,盯着人家的脸连路都不看。
“……前面。”
“啊?”
吴邪刚还在想张小哥说的“前面”是什么意思,就撞到了前面的树上。
好嘛,原来是这个意思。
张起灵扭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往前走。
吴邪顾不上疼,小跑着追上去。明明都是一样的走,可人家就是走的快些。
“小哥小哥!你走慢点儿!”吴邪又被甩了一段距离,懒得追只能扯开嗓子喊。
“我走的很快?”张起灵站在原地,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小崽子。
吴邪一边点头一边揉脸。
张起灵也点头,走的更快了些。
“小哥!——”
吴邪追了好久才追上张起灵,因为人家已经停下来了。面前是胡同口的小院儿,朱红的门上还有两个狮子头门环。就算吴邪再蠢也知道这不是自己家,见张起灵开门走进去,想都没想就跟着张起灵也往里走。要是吴三省看到不得气死,平时天天告诉这小崽子不要跟陌生人走都是在吹风。
张家的伙计看到吴邪难免要惊讶一下,把小崽子打量了一遍再回过头问张起灵:“族长,这是……?”
“送回吴家去。”张起灵往里走,完全就当吴邪不存在。
“哦……好的 ”伙计走到一旁打电话,一没注意吴邪就不见了。
“诶?那小崽子呢?”打完电话的伙计看着空空的客厅一头雾水,挠了挠头发也只能在一旁坐下。
“小哥!”吴邪追着张起灵上了楼梯,眼看着都走到人家房间门口了又没赶上。张起灵“啪”的关上门,把吴邪挡在了外面。
吴三省接到电话的时候吓了一跳,他本来就没咋担心那个小崽子,笑呵呵的和人嗑瓜子唠嗑儿呢。结果突然被张家的伙计告知自己大侄子在人家家里,可不得吓一跳嘛,连忙赶过去把吴邪给揪了回来。
“你小子,咋跑那儿去了?”吴三省蹲下身,摁住吴邪的脑袋恶狠狠说道。
“小哥带我去的!”吴邪一把拍开吴三省的手,还顺了顺自己的头发。
“小哥?什么小哥?哪个小哥?”吴三省皱起眉头,带吴邪去张家的小哥肯定是张家人。九门的事情他不想让吴邪知道,哪成想吴邪自己给撞上了。
“就是……就是三年前的那个张小哥!”吴邪没咋在意他三叔的表情,反而在为自己想起了人家的姓感到高兴。
“你这个小崽子,三年了你还记得人家?”吴三省一巴掌拍上吴邪的脑袋,站起身牵着人的手准备回家。
“一直穿着蓝色连帽衫又背着刀的人很少见嘛……”吴邪揉揉自己的小脑袋,有点儿委屈。
“以后离他远点儿,你听到没?”吴三省偏过头看向吴邪,小崽子嘟着嘴没有理他。
“明明是你跟他比较熟悉嘛……”吴邪小声嘟囔道,就怕被他三叔听见。
“回家喽……”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5 15:52:00 +0800 CST  
要艾特的欢迎在此楼留名~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5 15:53:00 +0800 CST  
今天也是做齐夫人的一天晚点儿更文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17 11:15:00 +0800 CST  
【肆】


“小邪哥哥!小邪哥哥!”
“干嘛啦!”
吴邪揉着眼睛,穿上拖鞋“嗒嗒嗒”的走到窗口边儿上,楼下是朝他招手的解雨臣。
“阿花!小花!”吴邪一下子全清醒了,激动的一边跳一边探出头往楼下看。
“大清早的,你这个小崽子吵什么吵!”吴三省推开门,刚想把吴邪揪出来丢到客厅,就见人家又“嗒嗒嗒”的推开他跑了出去。
“小花!”
吴邪推开大门,刚想扑过去抱住解雨臣,又别扭的在门口停了下来。
大家都是大孩子了……男女授受不亲!
“小邪哥哥?”解雨臣站在院儿中间也不动,歪着头看向他。
“呦?花伢子来啦?”吴三省追出门差点儿撞到吴邪,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的解雨臣。
“三叔好。”解雨臣踩着小皮鞋跳过来,拉住吴邪的手就不放。
“花伢子难得回来过年啊,快进来,外面冷!”吴三省说完,一手一个小崽子把两人给拎了进去。
“小花,你怎么来啦?”吴邪有几年没见到解雨臣了,也就最开始别扭会儿,聊起来哪里还有什么男女有别的观念?甚至忽略了解雨臣拉住他的手。
“他们今年叫我回来……我就回来了。”解雨臣低下头,两条羊角小辫儿在空中晃呀晃,吴邪忍不住伸手揪了一下。
“痛啦!”解雨臣把吴邪的手拍开,又理了理自己的衣领。
后天就是除夕了,这几天来吴家做客的也多。吴三省忙着跟吴老狗聊天儿,听见门铃响了就把吴邪推过去。小崽子选择性认生,捂着脸把门打开,然后就看见了外面张起灵的脸。
“小哥——!”
吴三省一愣,站起身朝门口看。他不知道今天是张家人过来,否则早就把小崽子藏屋里了,哪里还会把自己大侄子往狼窝里推。
“大侄子!三叔带你和花伢子煞子儿去!”吴三省牵着解雨臣想带着吴邪溜,结果人家还不乐意。
“我不要!我要跟小哥一起!”吴邪又抱上张起灵的腰,不让人家进来也不让吴三省出去,硬生生堵死了门口。
“小邪!快把人带进来!不能没有礼貌!”吴老狗站起身招呼吴邪过来,似乎没有多在意吴邪和张家小哥认识的事儿。
吴三省欲哭无泪,难道吴邪是我大侄子就不是你孙子了吗?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先让咱家宝贝儿离张起灵远点儿吗?
吴老狗看起来没有什么反应,乐呵呵的招呼人坐下沏了茶,见吴邪还黏着张起灵,也只是拍了拍吴三省的肩膀,笑而不语。
吴三省急躁的想掀桌子赶人,但当着老爷子的面儿却又不敢。只能忍着,直到吴老狗叫他出去一下。
两个人出了门,沿着街道往前走,吴老狗不开口,吴三省纵使千言万语也堵在嗓子眼儿里说不出来。
“爹,不能让我大侄子跟九门扯上关系啊!”吴三省急的走不下去了,正好周围没人,也不遮掩就说了出来。
“谁?是谁?让你混!让你混!让你去倒斗!这下好了,要是小邪被扯进来我就打断你的腿!”吴老狗抄起拐杖就敲在吴三省腿上,看样子是真生了气,每一下都打的实实在在。要不是冬天衣服穿的多,吴三省肯定落的一身伤。
“我也不是故意的……爹你别打了行不行?我丢脸啊!”吴三省哀嚎,底气减弱了不少。
“你还知道丢脸!丢脸!”吴老狗收起拐杖,“哼”了一声往回走。
这边儿从张起灵进来气氛就挺尴尬的,上次见过吴邪的伙计坐在一旁也不知道该说啥,捧着茶杯一直往嘴里灌,茶壶被提起又放下,跟茶几撞的叮当响。
张起灵看着天花板出神,来别人家窜门儿就真的只是窜进门。吴邪和解雨臣两个人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张起灵在想什么。
解雨臣突然一拍脑袋,凑近吴邪,对着他的耳朵说道:“那小哥会不会精神有问题?”
吴邪摇摇头,也凑到解雨臣耳边说道:“他是个好人。”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0 00:03:00 +0800 CST  
@nice蒲公英在飞@cbs小黄鸡@雪兮Lucy@诺你半生誓言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0 00:04:00 +0800 CST  
第四章看得到嘛“煞子儿”是杭州方言“玩儿”的意思。小时候的吴邪和花花都可爱爆了想太阳呜呜呜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0 00:07:00 +0800 CST  
我有点儿事请个假啦,二十八号再回来。所以这几天消息可能不会及时回复了……回来的时候应该能放上几章吧,爱你们呀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1 13:31:00 +0800 CST  
码了两章了还没修改……现在还没有回家,下午七点多的火车,到家是凌晨一点多。大家先睡,明天早上起来就能看到更新啦~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8 13:24:00 +0800 CST  
【伍】


吴邪和解雨臣也学着张起灵的样子看天花板,一炷香的功夫不到就直喊脖子疼。张起灵难得的从天花板上移开视线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又抬起头来。
解雨臣扭过头和吴邪咬耳朵,时不时还扭回来看看张起灵,捂着脸好像觉得别人看不见他。
“你说那个小哥是不是脖子也有问题?”
“好像是的……他的脖子为什么能折上去?”
“那是颈椎病吧……”
“那他好可怜的。”
张家伙计在旁边儿差点没笑死,两个小屁孩警惕的看着他,见人还是笑的停不下来,颇有些疑惑的问出声:“你怎么啦?”
张家伙计咳咳几声停下来,一边喘一边道:“你们俩声音那么大是当我们听不见吗哈哈哈哈哈哈……”
吴邪:“我觉得他精神才有问题……”
解雨臣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吴老狗和吴三省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两小崽子坐在门口,冻的只打哆嗦也不进门。吴邪一看到吴三省就扑过去,一边喊三叔一边呜呜呜的抹眼泪。
“咋了大侄子?谁欺负你了?”吴三省把吴邪拎到面前左看右看,也没见人有哪里受了伤。但吴邪就是不开口,问急了还差点跟他三叔动手。
解雨臣打着喷嚏说不利索话,吴三省叹气,怎么十几岁的孩子还是这么难养,别是脑子有问题?想到这里吴三省又把吴邪拎到面前仔细看了一番,直到吴邪被领子勒的喘不过气才把人放了下来。
“到底怎么啦?”吴老狗敲敲拐杖,一下子就把吴邪的眼泪给吓了回去。
“他……他……他喂我们吃辣椒!咳咳……”吴邪“哇”的哭的更大声了。相比之下解雨臣好了太多,他可是被塞了满满一嘴。
“……开门红,开门红。”吴老狗强笑着开了门,就见“凶手”还悠哉悠哉的嗑着瓜子儿。
“呦~回来啦~回来了咱就开饭吧~”张家伙计捉弄完人显然心情好了不少,倒是反客为主招呼起别人了。
吴邪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却在看到人手里的辣椒时蔫儿了下来。
张起灵来的目的不一定单纯,吴老狗想的比吴三省周全,先把吴邪和解雨臣打发到偏厅吃午饭,再坐下来摆出谈事儿的样子。
“狗五爷,三爷,叨扰了。我们这次来,确实是有事情想请你们帮忙。”张家伙计倒了杯茶,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更诚恳一些。
“你说。”吴老狗接过茶,看这样子就准没好事儿。
“我们……要再进一次云顶天宫。”
吴老狗和吴三省皆是一愣,大过年的忒不吉利。先不说现在是大冬天,重点在云顶天宫谁不知道?过去干啥?找刺激还是找死?
“小子,你们认真的?”
张起灵点头,伸手去翻外套口袋。吴老狗和吴三省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的黄金二指,生怕一不留神就变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结果盯了半天,人家也就拿了两个红包出来。
“新年快乐。”
张起灵定下的日期就在大年初三,吴老狗不愿意去,但是吴三省忍不住啊,嘴上忽悠着老爷子说不去不去,结果大年初二就跑的不见了人影儿。
吴老狗越想越烦躁,总觉得吴三省这个不靠谱的老小子要带坏吴邪。九门水太深了,吴老狗是过来人,自然不想让儿孙再一脚踏进去。拉着吴邪好说歹说说了大半天,小崽子好不容易答应以后不跟吴三省乱跑,结果打了个哈欠就忘的一干二净。
“爷爷,我三叔到底去哪儿了啊?”吴邪蹬着小腿,脑袋一点一点的,看样子就快要睡着了。
“别跟我提那个小兔崽子!他就不是个东西!”吴老狗一拐杖敲在沙发上,把吴邪吓得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
“过几天爷爷送你回家,正好我有事儿找你爹谈谈。”吴老狗叹气,老三算是废了,老二又找不着人,还是老大靠谱。
“那我三叔怎么办……”吴邪弱弱道。
“你以后就没有三叔了!”吴老狗刚平息的怒火又窜上来,老大也不靠谱,自己的儿子张口三叔闭口三叔的,到底是谁儿子?
“哦……”吴邪点头,心想他三叔在吴家也真不容易。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9 02:01:00 +0800 CST  
【陆】


改革开放后盗墓就跟进局子挂钩儿,没被逮住自然是幸运,而被逮住了就只能怨命不好。九门之前不仅下斗,黑色交易做的也不少。吴邪是吴家的独苗儿,更是现如今九门唯一一个活在阳光下的孩子。吴老狗没有理由不护着、宠着。现在吴家早就洗白了,可吴三省偏偏什么不该做就做什么,自己干这行就算了,还差点儿带坏他大侄子,吴老狗越想就越打算打断吴三省的腿。
“小邪,你以后也不要理那个张小哥了,他不是好人。”
吴邪“哦”了一声。心想今天自己真可怜,先是没了三叔后又看走了眼。
“以后你三叔或者那个张小哥要带你出去,千万不要跟他们走。”吴老狗怕吴邪听不进去,加重语气又强调了一遍。
“您不是刚才说过我没有三叔了嘛……”吴邪小声嘟囔道,吴老狗没听清,再问的时候小崽子怎么也不开口了。
可惜吴老狗没有想到,吴邪最后不仅跟他三叔跑了,还跟张起灵跑了,甚至几次差点儿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吴邪听了他爷爷的话,回杭州后看到他三叔就绕道走,搞的吴三省一头雾水,大侄子咋回去一趟就跟自己不亲了?吴老狗和吴一穷聊的内容吴邪也没有偷听,但他直觉是在说他三叔坏话。本来想着问一问自己老爹,结果还没过几天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小邪,爸妈要回长沙几天,这个星期你就先去你三叔家住啊!”吴妈妈收拾好东西,把吴邪往吴三省院儿门口一推,就和吴一穷坐上车赶去火车站,留人家一个站在门口别扭。
“呦!来了咋不进去?”潘子正巧出去扔垃圾,结果一开门就看见吴邪杵那儿当雕像。
“咋?谁来啦?”吴三省探出头,一看是吴邪就高兴的不得了,毕竟小崽子有好一段儿时间没来了。
吴邪张口就想喊三叔,但又想起了爷爷的话,硬生生把到嘴边儿的话给咽了下去。
吴三省自然是看出了吴邪的不对劲儿,做了好些吃的才把小崽子的嘴给撬开。但一撬开事情的发展就不对了。
“最近干嘛躲着我啊?”吴三省把剥好的虾放进吴邪碗里,见人嚼嚼嚼总算是打算开口说话。
“爷爷说你以后就不是我三叔了。”吴邪忙着吃肉,想都不想就把吴老狗给卖了。
“哈?”吴三省怀疑自己听错了,质疑出声。
“不对不对,爷爷说你就不是个东西!诶不是不是……”吴邪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但为时已晚,吴三省已经先他一步反应过来他老爹骂他。
“我咋就不是个东西了呢……”吴三省不解。
“我看确实不是。”吴邪点头,然后抄起鸡腿就往外跑。
“你个小兔崽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吴邪十二岁的时候还觉得这世界真美好,毕竟他除了作业就没有什么要考虑的。国家大事轮不着他,攒老婆本儿也轮不着他。很多年后的吴邪就会回来想,自己小时候真是天真无邪。可惜长大以后想的事儿就多了,挂念的人儿也多了。慢慢的他学会带上面具,学会控制情绪,学会逼迫自己成为更加强大的人。吴邪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时他听了爷爷的话不过多依赖他三叔会怎样,如果当时在金万堂刚进门的时候就把他踢出去会怎样,如果当时不执意要和吴三省下斗会怎样。
如果……当时不去抱张起灵的大腿会怎样。
渐渐的吴邪就都想明白了。没有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什么?注定他跟张起灵天生一对。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9 15:05:00 +0800 CST  
@nice蒲公英在飞@cbs小黄鸡@雪兮Lucy@诺你半生誓言@浑身疼哈哈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9 15:05:00 +0800 CST  
第六章看得到嘛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29 15:06:00 +0800 CST  
第七章码了一半了,想问问大家看不看下斗的情节啊,没有吴邪的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7-31 12:09:00 +0800 CST  
【柒】


一九九零年,春。

“三叔?三叔。”吴邪放下书包往里屋瞄,只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应他。
“三叔?我知道你在屋子里!”吴邪猛地推开门,结果就看见张起灵搁那儿淡定的喝茶。
“你三叔不在。”张起灵乜了他一眼答道。
吴邪一下子就警惕起来。这不对啊,自己老爹老妈前几天又出去了没回来,明儿个就是惊蛰,吴三省说好今天在家等他,明天陪他过生日的啊。
张起灵见小崽子扒在门框上探出个脑袋不进也不退,怂了吧唧又假装正经的小表情就觉得好笑。但脸上又什么都没有显露出来,给吴邪的感觉就是他在酝酿干坏事儿。
吴邪前段时间磕着了脑袋,现在记性不太好。盯着张起灵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人是谁。紧接着想起的还有吴老狗的那句“张小哥不是好人”。
但看着也不像是坏人啊……
“大侄子?今儿个放学挺早哈!”吴三省一进门就看见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刚准备招呼他们喝茶吃点心就突然想起什么,把吴邪一拎锁到了里屋去。
“你能不能不要用拎的啊!”吴邪一踢房门,坐在地板上生闷气。他明天就十三岁了,一米六几的人了还被当成小孩子对待。
“你给我在里面待着!不叫你出来你就别出来!”吴三省把钥匙揣进兜里,回头看着张起灵神色复杂。
“小哥啊,我们找着个汉墓,在秦岭附……”吴三省话还没说完,就被从门口进来的小崽子打断。
“三叔!你们说啥呢?什么墓啊?谁死了?”
吴邪是从里屋窗户翻出去的,绕了一圈又回到客厅。碰巧只听到后面几句,还没咋听清,到了开口时就只记得个“墓”字。
“瞎说,大人谈事情你回避。”吴三省把小崽子的耳朵捂上丢到院儿里,又坐下来跟张起灵面对面谈话。
“我也是大人了好吧!”吴邪狂拍门板。
“你要找什么?”张起灵无视吴邪的叫喊问道。
“随缘。”吴三省摊手。
“三叔!你们去哪儿!我也要去!”吴邪执着的拍着门板,其实两个人说的话全被他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你再叫我就把你丢回长沙!”吴三省从客厅窗户探出头,说完又缩回去关上了窗户。
“奇奇怪怪!”吴邪嘟着嘴一脚踢在门上。
今儿个是周五,明后天都不用去上学。张起灵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小崽子吊在树上没有动静。刚打算走进看看,就听见吴邪带着惊恐和绝望的叫声。
“小哥小哥小哥!我被卡住了!树枝要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结果吴邪刚喊完,树枝就断了。
好在吴三省院子里的树都不是很高,小崽子拍拍屁股又站了起来。倒是正准备出手相助的张起灵愣在原地,拔出一半的刀还握在手里。
所以刚出来的吴三省差点没吓出心脏病。
“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张起灵“咳咳”两声,把刀收回鞘里。
“哎~小哥!都晚上头了!留下来一起吃饭吧!”吴邪窜过去拉住人的手腕,想想觉得不妥又往上挪了点儿。
吴三省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见张起灵点了头。
这剧情发展不对啊??!
直到张起灵又折回客厅的时候吴三省才拦住了小崽子。在门口说了不下三遍“离张小哥远点儿”,才见吴邪点点头勉强算是答应。
“下次不许再留人家吃饭了!听到没?”吴三省心虚的往屋里瞧,确定张起灵听不到才拍了吴邪的脑袋。
“不是你教我的待客之道嘛!现在都多晚了,你看看?”吴邪毫不客气的回道,毕竟现在他长高了,翅膀硬了。
吴三省没有话说,只能自认倒霉。他跟老爷子一样,不想让吴邪卷进这些事情当中。只是……
现实越来越偏离希望的轨道了。

——TBC——

楼主 璃夏_谓风  发布于 2019-08-02 00:00:00 +0800 CST  

楼主:璃夏_谓风

字数:8783

发表时间:2019-07-12 23: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4 17:30:04 +0800 CST

评论数:10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