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墨色黎明》by剑麟的狐耳

《墨色黎明》又名:史上最牛终极拯救计划
《不死》已经开始搬了,于是把《墨色》也搬过来,谢谢太太的授权!

1L敬太太
2L放授权
3L食用说明
铁三角镇(图源:藏九归一)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47:00 +0800 CST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47:00 +0800 CST  
作者:
前言
1.先说明一下背景:此篇为1/5架空文。接盗八,会用一些藏海花和沙海的梗。(本来沙海虐太惨,不想沿用设定,但没办法,最近官方逼死同人啊。。趴。。)
时间设定为盗八雪途送别的第七年。但由于藏海花和沙海的设定时间太紧,我怎么想也安排不下情节,所以盗八后的七年内藏海花和沙海部分情节的发生时间会改变,情节为了解密也会有一定的修改。请各位看官注意并谅解。
2.此篇的目的是写出我心目中的铁三角间的兄弟感情和瓶邪二人间的牵绊与纠缠。所以暂定无其他cp,会有原创炮灰与手下。注意:后期会有一个万分重要的原创人物(是个大叔,不是情敌且很重要,会有一定戏份,但绝不影响瓶邪二人,请各位不要激动且给予一定的期待,谢谢♪(´ε`))
3.该文第一人称,结局HE一定。全书分为三部,分别为《孤身墓中》《携手地狱》《一缕阳光》。第一部最短,因为其主要概括这七年的琐事与小三爷成熟的历程与他设下的“终极拯救计划”。(PS:我笔下的小三爷不会黑化,但绝对是慧智聪明的,身手和反应有一定强化,会很帅哦!小三爷本命的酷爱来。)放心,初期会更得很快,因为小哥不早出来哪来的瓶邪互动?Hhhh!(何况怕被诸位看官撕了)第二、三部就不剧透了,请期待!谢谢!(鞠躬)
4.这篇文是斗内居家,爱情友情兼顾的全能文。(虽然我学得是生物,只能在墓中怪兽和受伤上下功夫,但我会努力做好的!另,考据党请手下留情QAQ)我的文风大概是那种一边欢乐吐槽一边有点小虐又一边在治愈和伪解密的模式。小哥的台词会很少,但在文里绝对是行动派,希望大家喜欢!
5.啰嗦了这么多,大家就应该明白,这是大长篇。我的更文速度努力保持日更。坑品保证!绝对不坑!!!
6.更文期间大家可随意插楼,反正有只看楼主,不用白不用。之后会开无水楼。
7.该文中会出现萌萌的吉祥物,大概以作者为原型,名字稍囧,你闷绝对会一眼认出来的。。趴。。。
8.最后吐槽下题目。。。《墨色黎明》是我七老婆订下的题目,而《史上最牛终极拯救计划》是区区不才的命题。是不是攻受立判啊?↖(^ω^)↗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48:00 +0800 CST  
因为吞贴吞的太严重,没法补,所以我转的所有转载贴重发。
请大家一旦发现吞贴务必尽快回复或者私信告诉我。因为评论区有140字限制,吞的少还好,如果吞的多了就很难在评论里补。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48:00 +0800 CST  
属性:原著风,HE

张起灵入青铜门后,张、汪两大家族的真实目的渐渐浮出水面,已成长为吴家佛爷的吴邪终于知道了终极的真相。
他不甘任“它”摆布,于是用时七年拼尽一切为张起灵安排了“终极拯救计划”。
七年后,吴邪单挑烛九阴取得“替石”,靠诅咒的力量接张起灵出青铜门。
可终极未破、诅咒未竭,铁三角伙同黑眼镜一行踏上了遥遥的“寻命”之路。
闷油瓶七年前留下的遗书、神秘的冰山男人、能诠释生命的鬼舍利、张家上层长老的绝命通缉、汪家族长的骤然现身……太多的意外,太多的生死之间,且看瓶邪二人如何携手地狱,共破终极!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53:00 +0800 CST  
【第一部:孤身墓中】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53:00 +0800 CST  
第一章 前瞻

在四年前的墨脱,刚从尼泊尔淘货回来的我被人设计,“偶遇”了张海客一行。
那时的局势已经极其复杂:当我到长白雪山送那苦逼的闷油瓶去青铜门上岗上线、替我代班时,吴家内部已经暗中选定我作为继三叔之后的正统吴家继承人。
或许在碰到大金牙前,我还会觉得这事理所当然,是我大学毕业找不到建筑工作后逃不掉的二世子命运。但经历了这么多非人类事件后,这便由不得我不琢磨:三叔继蛇沼失踪后,早过了3年。而我有一整年的时间,都乖乖呆在杭州西湖边我冷清的小铺子里做最原本的宅男——这是所有杭州势力有目共睹的。那么也就是说:我离开的这一段时间,或者说在我与闷油瓶时隔一年的再次接触后,有什么悄悄改变了。
最先出问题的竟是吴家,生我养我的本家。——这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而吴家召集令上,写的是我二叔的名字。他是当初为了不让我卷入谜团而花费苦心最多的、也是我从小最敬畏爱戴的长辈,但他现在竟然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这让刚从雪山孤身回来、还没来得及把自己从“无法挽救自己最好的兄弟”这个断崖里拉扯回来的我,感觉心一下子凉透了。
问题出在长沙。
局势已经不受控制。
一切来得太快,回到杭州的第三天,我被不可抗拒的因素引至长沙。当天中午,我已是道上万众瞩目,或者现实点说,是正被虎视眈眈的吴家现任当家。
整个陷害我的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期间参与的监视人员不下一个独立团,且幕后**为了保证不出纰漏,每4个小时换一次班,保证他们的警惕性和工作效率。
我曾试过在正午装作自己因雪盲症发作疼得在地上打滚;在住处地下室用72%硝酸钾12%硫磺16%木炭自制土地雷制造小范围非承重墙爆破;甚至换上我定制的阿玛尼西装企图对两个所谓的“吴家”女保镖进行色诱。但那群人恐怕在基因组上和初见的小哥有相似处,完全连正眼都不给一个:淡定地注射麻醉剂后验伤、淡定地灭火安排善后事宜,尤其是那两个cos十万个冷笑话里哪吒的女保镖,她们淡定地看着我耍帅,然后淡定地拉上了窗户,差点把我闷死在屋里。
这帮人***是恶心吴邪培训班里满分毕业的吧,太无耻了。太。无。耻。了。
身份切换成吴家当家后,张家人、汪家人,甚至海外德国、裘德考公司后援人员都相继出现在视野内,而且异常强势。我终归比不上小花,半路出家的人即使脑袋转得再快,面对乱麻一样看不透彻的生意与道上众势力的利害关系,也没太大意义。一切只能慢慢来。
胖子那家伙在巴乃壮膘,短时间内我也不想打扰他…个重情的死胖子,他来了也帮不上忙,局势太乱,我自身难保,何苦再牵连他?让他在偏远山区过过安稳日子也算是我这泥菩萨现阶段唯一能为他做的了。
我已经不小心弄丢了闷油瓶,铁三角已经失了一角,不再是那个结构最稳定的几何图形,我不能再失去胖子,千万不能。这是我的底线,永远不能逾越的底线。
之后的三年我过的很累,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不再是2003年之前的我,我开始懂得反击了。
如果再不行动,我会失去更多。因为不会再有人对我说“小邪,谁欺负你了?跟叔叔说。”,不会再有人站在我身前,用他们手里的古刀和阿雷斯折叠冲锋枪,为我争取逃脱黑暗的希望,更不会再有人默默地转身对我伸出修长有力的手,把我拉出深渊,用张扬霸道的麒麟护我周全。
整整三年,我表面上被动地接受控制,按“它”的意思管理吴家干涉整个盗墓行当的次序和走向,背地里,我没日没夜地在脑中演算着我的秘密计划,默默等待时机,等待“它”的信任与疏忽。
2008年,胖子回归。张海客一行出现,我跟随他们进入青铜门。九死一生回来后,得到了一条较为具体的有关终极的附属陵墓消息。
自此,“终极拯救计划”正式启动。
而四年后的今天,我正身处墓中。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5:54:00 +0800 CST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6:00:00 +0800 CST  
从雪山回来,我好好的想过这件事,若果说真的要我等上十年,别说我是否能让自己相信闷油瓶还活着的这个事实,光是那种沉重的负罪感和心痛所带来的自我毁灭倾向会先在生活中打倒我——这让我感到由衷的恐惧:那些在试图寻找他的汪家人和裘德考余党,他们的目的在于他身上的永生秘密,如果落入他们手中,闷油瓶的结局一定不是我能接受的。而同样在寻找他的张家族人,他们看中的是他的身手和统领张家的能力——说白了,都是作为一种实验品或者吸收信仰的工具罢了。
换句话说,真正在等他出来,想为他安排更好的、作为一个“人”应有的生活的,只有我而已。
这让我有一种如被紧紧攥住心脏的恐慌感与急迫感——我怕我自己因为各种意外,没等到十年就死在不知名的凶斗,更怕闷油瓶他等不了十年。可与此同时,不知为何,我有种不厚道的、莫名其妙的窃喜感,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被逼出像精神分裂一样的症状来了——要命,这种多基因遗传病可不好治啊。倒霉的为什么总是我呢…
后来的四年,我未踏出吴家一步,接受了吴家最良好的教育,每一天的行程都被专人安排得极满:每天早上我必须起得比鸟还早,在5位师父的带领,或者说虐待下完成各种训练柔韧性、抗打击性、力量运用性基础课程。什么鸭子跳、俯卧撑、跑圈、引体向上什么的简直是他们眼里的小儿科,但要命的是,这些对我可不是好掌握的。
我一直认为我应该是盗墓队伍中适合动脑的军师类角色,但师父们说:一只会算微积分的兔子也只是只兔子,何况你还没兔子能跑…
事实上,我的体能天赋没我想像中好,大师傅说我全身上下大概只有长长的眼睫毛适合利用于近身搏斗。我当时听完心说:你这不是玩我呢么。说我不适合不就完了,何必这么委婉呢。
结果那位能人还真教会我一种“快速脱衣法”,要领是把头套衣服之后,立即缩紧脖子,把衣服往前拉,这样就很难再把头穿回去,接着双手交叉从下方把衣服翻上来脱掉。用处则是在丛林里对付比自己小的东西时,防范脖子。
练这个的时候讲究熟练度,那倒霉催的老师经常在我坐在床上累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偷袭,往我后脖子上扔东西。一开始是石子什么的,后来就是家养仓鼠,最后是蛇。(当时反应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直接从床上跳起来,把衬衫甩到窗外,但后来被告知是没毒的…这帮人太缺德了,不愧是二叔的手下,那阴险得,和上司一样一样的!)
下午则一部分时间用来恶补大学课上睡觉时丢掉的建筑知识、各种道上常识和吴家祖传的盗墓技巧、历史典故。
剩下的时间用来训狗。托吴家高人的福,我先后发现了猪哥具备:定时闹钟叫醒服务、危险警报、吓唬中小型动物、将美女的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走和狂吃装备里的干粮为我减轻背包重量等等诸多用途…实是下斗杀人必备良品。
那四年我过得异常充实,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让我冷静下来,让我的计划更完备充实,给了我不同以往的信心和斗中存活能力。
我明白,我所付出的所有努力不一定会获得等价的回报,但我必须去做。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力所能及的,为胖子、小哥抵挡外界压力和危险的唯一途径。
我只知道,只有我变强,才能有资格接闷油瓶回家,才能有能力给他安定的生活,不让他继续颠沛流离。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6:00:00 +0800 CST  
第二章的图能看到吗?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08 06:04:00 +0800 CST  
这四年,我把最基本的盗墓技巧大致学了个遍,其中就包括炮灰才必须具备的一种趟雷技巧,道上叫“鬼步”,经过相关训练,我可以保证自己每一步的间距是一米,且落地时先脚尖点地,并不踩实。
这么走了约莫十几分钟,仍是一成不变的景色,目力所及,不见尽头。就在我稍有些疲累、注意力稍不集中时,猪哥突然低低地吠了一声。
他毕竟是吴家训练出来的精锐,在清醒的时候绝对以主人的安全为狗生第一准则,所以在斗里绝对不会诓我。
我马上知道前方有机关——这几年,我恶补了建筑空间和机关枢纽学,一翻探查后,我忍不住想骂这机关设计者——先人设机关,其实就是和后来的盗墓者斗智斗勇。一句话,机关就是拿来破的,巧破不了的机关都是耍流氓!
但这机关据我推测应该是横向发射类的,攻击覆盖范围很大,至于机关启动后会射出毒箭还是凌镖就不得而知了。最恶心我的是,机关角度刁钻,附近没任何可借力、可攀附躲避的事物——也就是说,这机关只能主动触发后硬闯。
要命,岔路口刚挑战了小爷的硬件设施,现在马上又要挑战小爷的体术极限了?!
那小爷就秀给你看!Who怕who!
我把背包勒紧,将猪哥反绑在背上,凝了凝神,挑了一个从理论上最安全的机关感受器,一咬牙,踩了下去。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12 20:12:00 +0800 CST  
第三章 (下)机关

几乎是踩下去的一瞬间,我就听到沉闷的齿轮转动声。——这机关的启动速度大大超出预计,明显不是走常规路线,利用气压等手段制动的。
短短两秒,我就感到身处的这部分墓道猛地一震,只闻“咔咔”两声,头顶的墓砖一下弹开,露出黑色而泛着冷光的弩箭发射枢纽。
而这时,发射口离我头顶只有小半个解放卡车的间距。
几乎是一刹之间,箭便以迅雷之势激射下来!
其实在这种突发情况下,人的脑子是来不及反应的。
我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完全凭这四年特训出的战斗本能。
——猛地吸气,一个蹲身,左手撑地,右脚下死劲狠跺地面!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身体已照一个刁钻的倾斜角度腾跃而起!我在半空中猛地扭腰,借着这一扭之力一下离地,两腿后踢,蹦了开去。
手电闪烁的光下,我只感觉几道劲风擦着我的先驰衬衫呼啸而过。甚至其中一支在我两腿之间取道,疾掠过去,顿时感觉胯下甚凉。
身在半空,我刚想稳住身形,脚尖落地,又是一道黑光激射而来!而此时的我肌肉舒展,正处在旧力已竭新力未生、无处借力的境地。眼看拔刀已是不及,我抬起右手,举起狼眼就是一个横向狠抽!
就听耳边“当!”的一声爆响,我的右手手腕一阵刺痛,一下就没了知觉。
狼眼壮烈牺牲,墓道一下黑得墨染一般。
我其实从小到大都挺怕黑,更何况在凶斗里了。
这么一分神,脚下不经意间用了实力,第二块地砖很不幸地被我“咯”地一声,踩了下去。
我心知不妙,翻身就往去路狂冲。就听身后响起一连串机关启动的声音,噼里啪啦,好不热闹。
机关启动、激发的速度极快,我的长腿刚倒腾了两下,枢纽齿轮旋转的声音便已经响在耳侧。
来不及了!!!
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紧接着就听到“嘶嘶”的声音,有点像我私人花园里自动洒水器的那种动静。
一股微凉的气流骤地从左前方袭来——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先前的四年里,师傅们为了训练我的反应和皮肤、听觉感知能力,总在夜黑风高的晚上,猫在我去如厕的必经之路上端着水枪,时刻准备着随时彪我一脸水。一开始完全躲不过去,去一次茅房湿一次身。后来却完全可以脱身并反击了。而水柱激射过来时产生的气流就和我现在所感受到的如出一辙。
没想到那种像儿童嬉耍、一开始惹得我火大的缺德训练,会在这时救下我一条老命。
我条件反射地一扯衣衫,一个侧空翻,在墙上借力一踏,翻了出去,一下就逃开了攻击范围。落地时只听身后传来“哗”的一声,好像用盆泼脏水的怪异动静。
但这时候压根来不及让人多想,我快步前冲的同时,这种危险感又接二连三地不断袭来。我只能在黑暗中凭直觉以一种类似跑酷的方式不停地躲闪。
到最后这倒霉催的机关甚至刁钻地两面夹击!我只能吸气收腹缩臀,以一个侧撑翻滚的姿势险险地避过,吓出一头冷汗来。
其实这一串机关顶多也就覆盖了大致12米远的墓道范围,我这一连串堪堪在超越极限边缘的动作也十分迅速,基本是不太过脑子就连贯地做了出来。
所以当我的右脚终于踏到夯实的地面时(触发机关的墓砖下都是有缓冲结构的,踩上去的感觉是略松软的,与不联通机关的砖石脚感不同),身体依旧凭惯性做出一个流畅的前滚翻——直到连人带包“砰”的一声撞在墓道拐脚的汉墙上。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12 20:12:00 +0800 CST  
我不敢懈怠,扶着墓墙很快手脚并用地爬起身,一边平缓呼吸一边用心聆听——墓道里终又回复平静,只剩我像脱兔般的心跳声渐渐平缓。
精神一松,几乎立马就感觉从全身传来酸痛感。尤其是右手,有刺痛感不断袭上脑海,不知不觉间,血已经从右腕顺着手淌下,染红了黄色的防护手套。
我忍不住摸摸冷汗:太他妈悬了,要是这机关的覆盖范围再大上一倍,我肯定就折在这儿了。不过,要是四年前碰到这个?估计我在第一关弩箭那就得挂蛋了。想到这,我心里还是有一丝的得意和窃喜的——啧,可惜胖子小哥不在,不然绝对震他们一下!
不过毕竟还是受伤了,其实这也是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吴家小三爷比不上闷油瓶、小花、黑眼睛等等道上成名已久,各种牛逼哄哄的人的地方。
他们应对再阴险狠毒的机关,都不会因为一步的失算或者一时的防守失误导致自己的狼狈。对于机关,我的体术再怎么提升,也只能说是“躲”机关。而像闷油瓶,他贯彻落实的则是最干脆高效地“破”机关。像刚才的,估计他只要冲上去横刀四劈,肯定能立马解决。哪里还用像我一样,跟耍猴似的连翻带滚的?——除非他是恶意耍帅。
对于“走一步看三步”,我总归还是体悟得不够深刻。
从包里摸出备用狼眼打开,我靠在墙上稍事平复了一下,才记起猪哥在刚才他的主人躲机关时一直很乖巧地没有出声让我分神。
然后我突然想起他还在我背上,就赶紧反手把他接下来,看看有没有被勒得(吓得)翻白眼。
结果就看到他神志异常清醒地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发现我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还伸出舌头“哈,哈,哈”地喘气,一副兴奋得不得了的样子。
得了,这小子肯定把刚才我那套危险万分的逃命动作当成游乐园里的“云霄飞车”或者“激流勇进”之类的项目了——貌似玩得还挺高兴嘿。
我很绝望,不再理他,包扎了一下右手,掏出葱油味的压缩干粮(不是我喜欢,是小祖宗猪哥喜欢的味道)就着水稍微吃了一点儿,就转头去研究刚才袭击我的液状不明物质。
身后墓道的地砖比起原先整片地沉下去半寸,里面铺了一层透明液体,远看就像纯净水一样。我用压缩毛巾捂住口鼻,凑过去细细打量,发现这玩意近看还是像水一样。
我心说这他妈耍我玩呢,这设计者什么狗屁的恶趣味!谁进我的墓我就射谁一脸…水玩?他也是恶心吴邪培训班出来的吧?!
我不甘心,在猪哥幽怨的目光下掏出一盒他的便携狗粮,远远地抛入那滩透明液体里。就听见传来像是路边铁板烧炸锅的声音,再一看,那里应然连那铜质罐头的影子都没了,就一缕青烟在手电光下袅袅上升,最终消散不见——真真正正是渣都不剩。
我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这墓主心太黑了,不但机关狠辣,还直接断了后路!要是刚才沾上一点儿,我怕是直接能在河对岸看见爷爷冲我招手了!
那闷油瓶的十年之约怎么办?深陷敌手的吴家又该怎么办?
这时候,那股后怕才迟迟袭来,深深地腐蚀着,在我心中肆虐妄为。
可我知道,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害怕。
为什么?因为我现在是吴家小佛爷。闷油瓶、胖子的期望与幸福落在我肩上;吴家老小的命运握在我手上;甚至那个从中国历史存在以来就在和“它”抗争的所有人的希望也只能在我身上映现。如果我垮了,那么他们怎么办?他们,还能怎么办?
跟这谜团周旋了这么多年,我也会累,但死一直不是我最害怕的。
我最害怕的是,在这条布满荆棘和白骨的路上,我走着走着,就只剩一个人了。那些最重要的人,或者是把最真的兄弟情谊毫无保留地交给我;或者是把宝贵的生命平白送给了我;抑或者是把使命交托给我,却替我去了一个压根有去无回的门里。然后,他们拍拍屁股,都走了,还是只剩下我一个,在一片墨色里独自挣扎、独自追寻,担起一切的职责,奢望着想救他们中的每一个。——虽然自己内心知道,追寻的结果,很可能只有一句话:终是求不得。
但我依旧不能放弃,因为我不能辜负,不敢辜负,也不愿辜负。
不停下脚步,这,或许是我能为重要的人做的唯一一件事。
所以我不允许我的脑海里存在害怕、想着退缩。
我不能放弃。
我要一直走下去。
直到迎来我们每个人的终局。
应有的终局。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12 20:13:00 +0800 CST  
补第二十楼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15 10:58:00 +0800 CST  
请假:目前期末复习,时间比较紧张,到7月4号考完会如期更新,我转的其他文亦然。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6-18 20:24:00 +0800 CST  
考完了!!!今天把杂七杂八的整理一下明天正式恢复更新!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7-06 08:56:00 +0800 CST  
第四章 眼睛

自己在那里文艺感伤陶醉了一会儿,待疼痛因为刻意的分散注意力而稍缓之后,我摸摸裤兜掏出一支纯黑碳棒在机关危险区三步远的位置刻下了一个特殊的吴家专用符号——其实这是我和胖子前几年在闷油瓶那儿偷的师。他不知是出于对失忆格盘的担忧还是家族传统,总会在去过的墓里刻下那种简单得有点儿像英文字母形式却能清晰表达含义的记号。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个人习惯。但闷油瓶是什么人啊?道上有名的哑巴张啊!那绝高的工作效率、绝长的工作时间、绝险的工作环境堪比21世纪新新劳模啊。于是几乎我随便去一个道上有名的凶斗,就有60%的几率能看见小哥那独家符号跟连环画似的在墙上标着,一下就让我有了家的感觉。
而且说到这我还真想起来一件事:
前几年刚当上吴家正统当家那会儿,我有一次为了在陕县新开的盘口里立威,硬着头皮和十几个伙计下了附近有名的观音堂镇西河村凶斗。
开盗洞时洛阳铲打上来的土,都红得诡异。亏我当时还能镇定地想:下墓前紧张流的汗,都是我当初逞能答应时脑袋里进的水。
可一入斗,我几乎马上就发现了闷油瓶刻在墓道拐角上的标志性符号。
这转变太快、太突然。那时候的感受,啧啧,怎么形容呢?有点儿吃惊,但更多的是心安,有一种骤然在生死边缘被人拿绳索套住、拉回身后的飘飘欲仙而不敢相信的感觉。
而之后的事情就好说了,毕竟我追了一根筋的那货这么些年,他哪个符号代表“基本安全”哪个符号代表“前方有坑,傻子才踩”,我还是门儿清的。
一路畅通无阻,跟先知似的进了主墓室,身后的那群伙计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不能用“惊呆”和“崇敬”来形容了。我一边拿眼角瞄着闷油瓶刻在梓木棺椁上代表安全的印记,一边在众伙计愣愣的注目礼下,得瑟得瑟地大步上前,点了根软装黄鹤楼,渲染**效果,然后一把推开了棺套启封。——果然正主已经被闷油瓶做掉了,丫手太黑,尸体都身首分离了。那尸身边散落的全是闪着暗光的明器,小哥几乎都没动过,这下全便宜了我。
——其实以他的能力,想有富足的生活实在太容易,可惜众势力不放过他,家族不放过他,注定的命运更不放过他。他一生辛劳,恭维献媚的人不少,却没有一个人曾对他真心实意地说:“嘿,够了,这些年你做的真不错,谢谢你了。”
但我是真的希望自己能成为第一个这么对他说的人。
以前我的能力确实不够,甚至现在也不能保证自己能绝对地护他周全、替他抵挡来自外界的所有利剑、刀刃与险恶的人心。
可是,我确实在努力。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7-07 17:26:00 +0800 CST  
“终极拯救计划”如果真的能成功,如果我…真的能再见到他,那么我一定会告诉他,他只是一个病人,现在开始,他可以休息了。(此处化用自沙海)
收回思绪,我装模作样地四处摸了摸,然后头也不回地一招手,对众伙计道:“行了,有我在,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过来分了吧,按自己的份拿,别惹事。动作都麻利点,我还赶着回去吃夜宵呢。”
就因为这件事,我在道上的名声达到了一个新的顶峰,造就了小佛爷不灭的传奇。
后来我和胖子又因为这一便利沾过小哥不少光,也发现了标记号的好处。胖子就发挥他的绘画特长(我的专业素描被他贬得一文不值,而他的“著作”在我看来顶多幼儿园大班水平!),设计出吴家专用暗号,并发扬光大,一时惹来道上各种闲人参观瞩目。
旧事休提,虽然我知道不会有后续部队了,但仍按照习惯刻下代表“机关全部触发,人未受重伤,将继续深入”的吴家暗号。
猪哥在我刻那个一点儿也不简洁易懂的暗号时已经又神游爪哇国了,不过值得表扬的是他终于闭上了眼睛。
我拿脚拨了拨他,他翻个身继续睡。我不理他了,拎起包继续走,他赶紧爬起来,一跃跳上我肩膀,讨好地舔了舔我的脖子。
墓道拐弯后,规模竟又大了一些。我本行是干建筑的,空间结构感较他人略强一些,这三天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在走下坡路,不过坡度极浅,不易被他人察觉罢了。
因为这墓里的东西,对我的“终极拯救计划”,对我提前救回闷油瓶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我走这一趟前,对这附近做过很深入的调查:柞水溶洞,于1990年被陕西省人民政府首批公布列为全省十大风景区之一,1999年又被评为全国名洞。
回想当初我站在西安市南秦岭山中柞水县城南13公里的叉路口,看着张海客那厮晃着手里82块一张的门票,用小爷的脸闪瞎小爷的眼时,我一直以为我九死一生又期盼了这么多年的希望终于成了镜花水月。
可谁成想,主景区的天佛洞下竟又有溶洞,自成另一番天地。
这里的岩石都是由溶有碳酸氢钙的水从溶洞顶上滴落,随着水分和二氧化碳的挥发,析出碳酸钙形成的,坚实无比,连政府都未曾发现这里别有洞天。
照理说,这么坚硬的岩石地貌下不可能有规模过大的陵墓,而为了节省工本,只是用来行走的墓道更不应如此奢侈宽敞。
那么墓主为何要留这么大的空间呢?
2个小时后,我知道我不用再煞费苦心地寻找答案了。
猪哥的毛炸起的一瞬间,前方阴暗的墓道中央出现了一双惨黄惨黄的眼睛。
竖瞳,如人头般大,正用寒冷阴森的眼神,默默地打量着我。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7-07 17:27:00 +0800 CST  
而张家族长坚定的意识和极强的肉身力量都是它最好的补品。如果到了一定时间,祭品用完了,那么后果恐怕要比你们所说的2012严重百倍。”
难怪,难怪闷油瓶他就算失忆了,脑子里唯一的念头还是“没有时间了…没有时间了…”,原来世人的存亡都压在他身上,难怪他舍得抛弃一切美好,固执地追寻真相,决绝地走入终极。
“吴邪。其实如果是你去的话,虽然各方面差距太大,但毕竟是九门的后人,十年之内定可保世界安稳。但十年后,门后的你,不论从精神还是肉体上,绝对连渣都不剩。多少年后,后世的人也不会再记得你。”
难怪,难怪在柴达木的篝火边,他会说:“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难怪,在我对他说:“没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时,他对我淡淡地笑了一下。原来世上从来没有人对他这么承诺过——即使当时的我还没有资格、没有能力去承诺,即使这承诺在他看来如此苍白。
我一直无法相信一个人能如此伟大,但小哥做到了。
可我真的不希望他做到,更不希望他如此伟大,真的。
我看了看少见的低着头的胖子,忍住控制不住往上翻腾的感情,问张海客:“既然你提出合作,那就说明你们族长还有救?”
“是啊,不过要看你了。”
“怎么说?”
“历代张起灵在青铜门内不能离开,最多只能护自己周全六年,第七年开始,终极的力量就会开始从肉体和精神上对张起灵进行剥夺。大概先是受过重伤的脆弱部位,然后就是嗅觉、味觉、触觉等五感、脏器,最后是脑部,侵蚀完成,这个人也就不复存在。而意志力越坚定的人,坚持的时间越长。你们口中的小哥,是我们张家历代最强族长,没有之一。不知能撑几年呢?”
“别废话,救他对于你,是互利共赢的事。你只需要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烛九阴的阴眼。”
“……”
“我的意思是,烛九阴在正常蛰伏状态下,眼睛其实有两只,黄色的,竖瞳的。但受到惊吓时,它的眼睛是横过来长的,正中央是紫色的本眼,而在它出奇愤怒的时候,长在头顶的阴眼便会睁开,是鲜艳的血红色。”
“至于你,吴邪,你要激怒它,夺取阴眼。里面有一颗同是血红色的兽核,我们称它替石。你要在上面滴下自己的血,把它放入族长所在的青铜门里把他换出来。”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7-08 20:24:00 +0800 CST  
“这效果是永恒的?”
“自然不是,你们会共享生命,说白了,就是你替族长续命,但你们就算在青铜门外,也要一起接受终极的惩罚。刚才说的剥夺仍会进行,不过是对象变为两人,发作得慢点罢了。当然,好处是族长能从青铜门脱身,坏处么,就是如果你们一直找不到彻底解决终极的方法,那么顶多撑上8、9年,你们还是会因为身体衰竭,精神损耗,一起见佛祖去了。你可要想好哦,吴小佛爷?”
我不打算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他:“张家能人倍出,哦,不,应该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随便挑个女的,都能揍得胖子嗷嗷叫,为何选上我?你还有事情瞒着我。这就是你合作的态度?”
“冤枉啊,小三爷。你在秦岭见过烛九阴的阴眼,对不对?烛九阴只对这样的人类感兴趣,且对人数多的队伍极其敏感。我们去了,连它的影子都摸不到。”
我摆了一下手,无视胖子使劲对我使的眼刀,站起身,掸了掸藏袍上的褶皱,对有点惊异的张海客笑了:“小子,以前的小哥多谢你的照顾,但从今往后,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其实秦岭的柞水溶洞,就是张家替我精心挑选的主战场。地势复杂,对我还算有利。
而以上也就是我现在,站在这里,面前一米就是传说中的凶兽烛九阴的原因。
实际上虽然我数年前曾有幸见过它一面,但现在——贴着鼻子的巨大舌头,满眼蠕动的鳞片,我不知道怎么来和别人说这种震撼,一下子我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浑身僵硬得犹如石头一样。
这种神话中走出来的东西,本就透出一种不真实感。可是这条巨大的黑色蟒蛇是如此的真实,每一片鳞片,空气中的气味,那种无处不在的摩擦声都毫无破绽地预示着我将要面对的对手是个怎样恐怖的家伙。
蟒蛇的嗅觉和视觉都很灵敏,更何况这烛九阴了。或许,几年前的我还能寄希望于它对于我这样的体形不感兴趣,不会捕食体积太小的东西,我只要坐着不动,不引起它的恐慌,它可能就会放任我不管。
但现在不行,只有现在不行。
不是因为我吴小佛爷的身份不允许我的退缩,而是因为它对小哥实在太重要,非常重要。
不论心中多恐慌,我必须正面打败它。
不论这有多疯狂,我也只能用命去搏。
毕竟,它真的是小哥最后的希望。

楼主 芮小主  发布于 2019-07-08 20:24:00 +0800 CST  

楼主:芮小主

字数:63995

发表时间:2019-06-08 13: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4 12:09:41 +0800 CST

评论数:1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