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转载】《小酒仙》BY夏槿茉(酒仙瓶X树灵邪)短篇 完结

来卖个萌233

总觉得标题有错字orz

这镇楼我的爱!!

-
-
我的小鱼你醒了。
还认识早晨吗?
-
-


- -来自助手版贴吧客户端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0:09:00 +0800 CST  
作者不老歌原地址:
http://bulaoge.cn/topic.blg?tuid=72061&tid=3081990#Comment
授权图: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0:12:00 +0800 CST  
等会回复
赶快发点
我要去陪我妹

艾特
@无法抵挡心会伤@在那瑶远的地方@花满楼时起灵归@狼月2001@会风水的草

-
-
那时时光太远。
她一生只能爱她一人。
-
-

--来自助手版贴吧客户端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0:15:00 +0800 CST  
小酒仙

(一)

张起灵是一个小酒仙,住在酒窖里很多年。

很多年是多少年呢?张起灵也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身边有过很多种类的酒,这些酒有的修炼出了实体,有些只来得及修炼出了魂魄,更有些年岁小到来不及修炼的。酒窖里有段时间还来过一只桃花酒仙,是个漂亮的姑娘,但是特别吵,酒窖里没有别人,她就整天缠着他说话,时不时被一起寄居在这里的蜘蛛吓得尖声大叫……后来她也被带走了,只留下张起灵一个人。

时间过去了太久,贴在酒坛外面的红纸也渐渐没有了,身边人来人往,又各自消失。失去了这些,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酒,只隐约记得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做些什么,身边有过什么样的人,以后又会怎样。

他后来修炼出了实体,虽然只是很小的一只,但好歹能离开酒窖了,就走到外面去,看看外面的东西,试着找找他自己的身份,然后回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再离开。

然而很长时间过去了,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倒是修为有了非常了不起的提高。

他并不自怨自艾,只是有的时候,也会觉得非常孤独。

=======
未完待续
先去找我妹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0:20:00 +0800 CST  
(二)

张起灵又一次回到酒窖的时候,住在里面最后一只蜘蛛已经很老了,老蜘蛛从祖祖辈辈的传说里听说过他,很是感慨地跟他聊了会儿,说到前两天刚被带走的一坛女儿红,絮絮叨叨说了不少,张起灵刚听完,还没来得及回复,它就已经断气了。

张起灵见惯了生死,如今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是想着毕竟是聊过一场的,于是施了个法术,把老蜘蛛送到外面埋了起来。

他打开酒窖的动作不大,然而就这么一点儿功夫,有一个小东西掉了进来。

张起灵先开始没有注意,关上酒窖门才感应到这里有别的灵气,眉目一凛,沉声道:“谁?出来!”

头顶上发出一点嘤嘤的响声,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上面有一片叶子正往下落,一边掉一边发出一团绿色的光。

“快点闪开!”从那一片绿里传来一个细细的声音,“要砸到你了!”

张起灵皱了皱眉,面无表情地往旁边的酒坛上一跳,看着那团光慢慢散开,叶子消失了,变成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绿衣服小人儿,闭着眼,一副紧张的表情。
张起灵动了动手指,施了一个简单的法术,小人儿下落的速度逐渐变缓,最后轻飘飘地落在了他旁边的酒坛上。

小人儿喘了口气,从酒坛上坐起来,仰起脸一脸感激地看着他:“这位小哥,真是多谢你!不然我今天一定会被摔死的!——我叫吴邪,是外面桑树上的树灵,你叫什么名字呀?”

张起灵心头一跳,似乎有什么很熟悉的东西从心头划过又很快不见了。他默不作声地看着对方,吴邪身上的灵气很淡,显然是刚修炼成形不久,什么都没见过,力量也很弱。树灵的修炼大多需要从阳光里汲取养分和灵气,他如今掉进这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只怕于修为无益。再严重一点,甚至性命堪忧。

“小哥?小哥?”吴邪看他没有反应,伸手用力在他眼前晃了一圈,“说话呀!”

“……我叫张起灵。”他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是住在这里的酒仙。”

“酒仙?”吴邪好奇地睁大眼睛,重复了一遍,“什么是酒?”

“……”张起灵被他的无知所震惊,但是对上他一双睁得格外大的眼睛,又说不出什么别的话,于是拉着他盘腿坐在酒盖上,认真解释了半天。

“哦——”吴邪听得发困,一边摇摇晃晃一边拖长了调子哦了一声,茫然地眨了眨困倦的眼睛,“还是没听懂……这些酒在这儿多久了呀?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能吃吗?吃起来味道好吗?我看到外面的果子都不长这样……嗯,米也一定不长这样。”


张起灵被他吵得头晕,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白费口舌解释这半天,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随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酒坛子:“你自己尝一口不就知道了。”

吴邪听到这话眼睛一亮,迈着小短腿颠颠跑过去,想要用力地把盖子揭开,奈何个子太小法力又不足,他用力得脸都憋红了,酒盖也没有移动半点。

张起灵瘫着一张脸在旁边看了半天,还是觉得他蠢到看不下去,于是施了个小法术,帮他揭开了盖子。

吴邪欢喜得很,连道谢都来不及,高高兴兴地跳到了酒坛边缘。他长得太小了,张起灵刚要提醒他小心一点,就见他回头一笑,还冲他远远地挥了挥手,结果动作幅度太大,张起灵只听扑通一声——

他愣了一会,飘过去扒着酒坛边缘看了半天,终于看到一点浅浅的绿色。

……掉下去了。

吴邪在酒里漂着,一副呆到极点的表情,晕晕乎乎跟张起灵对视。所幸因为他是木系灵根,也并没有沉到坛底。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又看了一会,默默把头扭过来,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转身一跳一跳地走了。

吴邪在酒坛里游了一圈,喝了一肚子酒,终于从里面爬了出来。他倒是高兴得很,并不害怕,一边嘀咕着自己以前也有一次掉进河里结果又被风吹到树上的经历,一边兴致勃勃地跳下去看酒坛上贴着的字:“竹叶青——小哥这是什么?”

张起灵靠着墙闭目养神,懒得理他,吴邪也很有自娱自乐精神,蹦蹦跳跳地一个一个扒开酒盖,时不时跳进去喝一口。这个酒窖里藏着不少果酒,尝起来滋味甘甜,但是因着年岁久远,后劲可谓绵长。吴邪第一次喝酒,哪里懂得这些,只是一味贪甜,把所有酒挨个尝了一遍。张起灵在一旁打坐没留心,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吴邪已经喝得头晕眼花,摔在酒坛旁边呆呆地缩成一团。张起灵皱着眉头走过去,弯腰戳了一下,吴邪睡得死去活来,一边滚来滚去一边说梦话,口水都流出来了,还差点伸长脖子去咬对方的手指。

“……”张起灵默默把手收回来,盯着吴邪睡得酡红的脸看了一会,想了想,用术法变出一条薄被来,盖在了吴邪身上。

========
未完


-
-
那时时光太远。
她一生只能爱她一人。
-
-

--来自助手版贴吧客户端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0:43:00 +0800 CST  
是不是每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都会得到我男神的优待我也要成为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 三 )
吴邪睡了一天一夜,终于艰难地从酒坛旁边醒了过来,揉了揉脸,觉得脑袋生疼,在地上滚了几滚,小脸都疼得发白了。

张起灵靠在墙上看了半天,觉得看不过眼,走过去在他头顶摸了一下,用了一个小术法。吴邪呆呆地看了他一会,觉得脑袋似乎也没那么疼了。

张起灵靠回酒坛,淡淡道:“你昨晚喝多了。”

“是吗?”吴邪疑惑地挠了挠头发,一脸茫然,“喝起来也没什么味道……”

张起灵回想了一下,补充道:“大概是那坛竹叶青——其他酒也很厉害。”

吴邪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有这么多种酒啊……还挺好喝的,就是头疼。”一边说一边苦恼地揉了揉脑袋,心不在焉地补充道,“哦对了小哥,为什么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别的酒都没能修炼成功吗?我觉得也并不难呀。”说着比了个数字,“我只用十几年就修炼成现在这幅模样了。”

张起灵有些意外地睁开了眼睛——难怪吴邪力量这么弱,见识也比其他树灵少了很多,原来是修炼的时间太短。不过以普通树灵的标准来看,这么短时间可以修炼成形的,吴邪的天分也可以算是相当不错了。

“他们大多资历太差,又不肯下功夫。”张起灵又闭上了眼,淡淡道,“也有些早早被带出去入了凡世,我不曾再见过,想来也于修行无益。”

吴邪听得认真,听完了还点了点头,开始盘着腿坐在那儿发呆,一时间四野俱静。张起灵半天听不到声音,以为他又睡着了,冷不丁听到吴邪突然问道:“对了小哥,这里有这么多种类的酒,你是哪一种啊?”

张起灵听到这句话,收在袖子下的手不易察觉地动了动,,没说话。

吴邪并不懂得察言观色,等了半天见他不吭声,闷闷不乐地低下头嘟囔道:“小气——又不是什么大秘密,还藏着不让人知道。”

“……”张起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了一会才闭着眼轻声道,“……我不知道。”

吴邪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字面意思。”张起灵闭着眼,淡淡道,“我不记得了。”

吴邪有些吃惊地张大了嘴,又很快闭上了,一脸非常惊讶的表情。

“我也很想知道。”张起灵继续道,“但是这百余年来,我去过了很多地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像你一样,抓住去问。”

吴邪没有说话,一时间酒窖里非常安静,只听得到张起灵低沉的声音。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我消失,没有人会发现……”

张起灵说这话的时候也依旧闭着眼,脸上淡淡的,没有多余的表情,看起来并不伤心。然而吴邪听着他的话,看着对方因为长年不见天日而分外苍白的脸,内心涌上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异的酸楚。

“你不要这么说啊……你看,我也在这里,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吴邪想了想,一边蹭过去一边认真道,“以后,一直到我消失为止,我都可以陪着你,直到你不再需要我的那一天。”

张起灵一震,有些惊讶地睁开了眼睛。吴邪仰起脸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像一个小太阳一样明亮而无辜,眼神清澈。他的声音还带着一点稚气,就这样轻飘飘地说出了承诺的话,听上去却又意外地郑重无比。

张起灵微微笑了笑,靠在身后的墙上,低声道:“我知道了。”

===========
未完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1:14:00 +0800 CST  
(四)
吴邪自从掉进这里以后,在张起灵的指导之下想尽了办法,但是这个酒窖好像突然有了一个专门针对吴邪的结界一样,让他根本出不去。张起灵倒是依旧行动自如,但是也帮不到他什么。这位新舍友非常活泼,每天跳来跳去的,偶尔被张起灵按着修行一下,总之板着脸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快点修行,你才能出去。”张起灵第一百次板着脸说教。

“像个老头子。”吴邪偷偷翻了个白眼,又嘟囔道,“出去干什么?这里挺好的。”

张起灵不说话了,一边在旁边看着他,一边暗自忧心忡忡。



事情果然如张起灵所料,不容乐观。这里的环境阴暗潮湿终日不见阳光,并不适合木系灵根修行。吴邪无法汲取养分,没过多久就蔫了,无精打采地提不起精神来。张起灵暗自忧虑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吴邪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身上的灵气也越来越弱。

这样不行。张起灵想。要赶快让他出去。


张起灵趁着吴邪入睡的出去了好几趟,相关法术的书翻了好几遍,之前认识的灵体也询问过不少,然而都没有什么效果。他眼看着吴邪一天比一天睡的时间长,他们之间的灵力又无法互通,甚至连输一点灵力给吴邪都做不到。他只能从外面找些滋补灵气的药材,趁吴邪醒来的时候给他吃一点。

这一次吴邪又睡了很久,醒过来的时候正被张起灵半抱在怀里,张起灵的脸凑得很近,鼻尖几乎点在他脸上。他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笑:“……小哥。”

张起灵看着他因为缺乏灵气而格外苍白的脸和毫无血色的嘴唇,手指贴着他的面颊和嘴唇摩挲了一下,轻声道:“你会没事的。”

吴邪费力地摇了摇头,笑了起来:“小哥,你最近都是在忙这件事吗?”

张起灵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我没事啦,三叔一直说我运气特别好。”吴邪在他怀里没有什么说服力地笑了笑,“我说过要一直陪你玩的,现在时间也太短了。”

张起灵沉默了一瞬,摸了摸他的头,轻声重复道:“你会没事的。”

吴邪嗯了一声,又道:“小哥,你去过外面吗?”

张起灵一边感受着他身上的灵气,一边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真好啊,我都没见过外面的东西。”吴邪老成地叹了口气,“我一直住在桑树上,第一次从树上下来就掉进了这里……在外面都没有人跟我说话,这里真好。”

张起灵摸了摸他的脸,想了想低声道:“以后带你出去。”

吴邪嗯了一声:“三叔说外面很好玩,南边有花,北边有雪……”他这么说着,又有些惆怅地看了看自己小小的身子,“可惜我哪里也没去过……什么时候能去看看,就好了。”

吴邪还在低声呢喃着什么,很快体力不支,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声音也越来越低。张起灵看着他,心跳越来越快,某种莫名的情绪紧紧地攥住了他的心脏,他皱着眉看了一会,轻轻地拍了拍吴邪的脸:“吴邪?”

对方睡得很安静,一动不动地躺在他怀里,只有脸色似乎愈发白了。

他开始有些惊慌,用力捏了捏吴邪的脸——对方没有反应。

他有些发抖地去抓吴邪的手,那双手那么小,握起来也是冰凉的,就像是——

他猛地抬起头来,吴邪说过的话在脑中快速划过。

我一直住在桑树上,第一次从树上下来就掉进了这里……什么时候能出去看看,就好了……

张起灵眼前一片白光,耳中嗡嗡作响,过了好久才终于平静下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


几百年前,他的本体是一棵桑树上的一枝,与旁边的另一枝桑叶一起,逐渐修炼成了灵体,约好修炼成形以后一同走遍大江南北,十里风光。后来世殊事异,几番变故流离,他被拿去做了这一坛桑果酒,而另一枝则被重新种下,长成了另一棵桑树。
后来时隔百年,他们终于相见。纵然不再记得彼此,也无关其他。



张起灵想起了这一切,不由地叹了口气,摸了摸吴邪细细的头发,把他抱在怀里。吴邪睡得很沉,灵力稀薄,但是所幸并无大碍。

而他找回了失去的记忆,也继承了之前修炼所得的力量,灵力足以破开这个地方的“结界”。

张起灵心念一动,站起身来施了一个法术,酒窖门应声而开。他把吴邪抱紧一点,脚下一掠,朝着有光的地方飞去。

风声和阳光从他耳边划过,他听到极远处传来断断续续的鸟鸣声,吴邪安详地在他怀里沉睡,风微微拂动他的发丝。

张起灵把他抱得更紧了,素来没有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笑意。

他想,等吴邪醒来了,他就把这一切都告诉他。

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此后,还会有更多漫长的、美好的一生。



END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1:17:00 +0800 CST  
完结了
我又搬了篇短萌文
以前我喜欢大长篇来着其实
后来因为小黑的文看多了就喜欢上了短萌文。
夏夏的文很甜
比如白露
虐也在不知不觉
比如青门
从夏夏很多文中都流露着作者本人的文艺,古风
夏夏很有名的燕歌辞我并没有看
因为对近代那段历史太不喜
不过小伙伴狼月一直在向我推
打算改天看完
夏夏填词也很棒
第十一年就是她的,欢迎B站围观
么么哒。
-
-
昨夜你还对我说。
愿夜幕永不开启。
-
-
--   来自助手版贴吧客户端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7-15 21:28:00 +0800 CST  
817了,夏夏
-
“时间到了啊。“
“回家了。“



-来自八月十七我们回家吧客户端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08-17 00:05:00 +0800 CST  
http://vote.weibo.com/poll/136152224扔个二刷印调……
《燕歌辞》 燕歌辞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p/3494567616?share=9105&fr=share

下面放印调地址

十年灯+燕歌辞 印调
印调:http://vote.weibo.com/poll/136152224
[十年灯]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3963
[燕歌辞]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532

么么哒 ~谢谢支持www
爱你,扑倒蹭蹭

楼主 浮真澈白  发布于 2015-10-14 19:42:00 +0800 CST  

楼主:浮真澈白

字数:5882

发表时间:2015-07-16 04:0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6 10:01:07 +0800 CST

评论数:2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