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辰未老》BY檀樱倚扇(正剧HE 绝对!只是!微虐!)

万年老图镇楼


献给所有《十年一梦》的老读者和新读者们,你们是扇子最大的码文动力!爱你们
其实本来想写绝对不虐的。。。。后来还是换成了微虐。。。你们看,扇子还是有良心的(摊手~)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3:45:00 +0800 CST  
声明:此文接《十年一梦》第四部的HE结局,前四部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404621227?pn=1
不看前四部的话……也不会看不懂,但还是建议有兴趣的新读者们先搬着小板凳去补补课呦~么么哒~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3:48:00 +0800 CST  
重要的话要说两遍!


新文开始!故事接十年一梦最后一部不如归去的HE版本,看过的亲们都造扇子的尿性,故事一如既往的正剧风,甜虐都有,扇子已坏,尝不出到底写得虐不虐了……


不过!非全清水……扇子喷鼻血的初次炖肉,各位轻拍~嗯,以上!

十年一梦 第五部(卧槽都第五部了我真TM能写。。。):北辰未老


这个题目取得也很纠结,完整的意思其实是北辰未老心已转。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看看文章就造了,我真不是来放虐的。。。。真的,真的不虐。。。。


好吧,先放文案……:


百年等得风光嫁娶,吴邪站在张家门口时,觉得古时入赘差不多也就这意思了。


Happy ending 之后是什么?甜甜蜜蜜,和和美美,举案齐眉,夫唱夫随的好日子?


想得美。


刘伯对他说,“你会后悔”,吴邪以为自己最头疼的,大概就是古老的沉重秘密,汪家风云再起,老九门暗流涌动,张家内部你来我往的权力斗争。


但是后来他发现,最严重的问题,在于他和张起灵自身。


抛弃了名字和身份,以此为代价得以留在张起灵身边,却被他忘得干干净净。


他已换了一张脸,而他遗失了记忆。


“你是谁?”


“张师禹,我的名字,叫做张师禹。”


从最亲密的爱人,变为互相忌惮提防的陌路,被巨大阴谋卷入黑色漩涡的两人,用藏着利剑的手怀抱彼此,在用冰冷剑刃刺入对方心脏,还是宁愿自戕的选择面前,到底该何去何从?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3:51:00 +0800 CST  
张起灵什么都没说,他只是将身上的装备卸下来不轻不重的往地上一扔,那声音在吴邪听来也如惊雷一般,他蚱蜢一样猛地跳脚站起来,久未活动的骨节发出生涩的响声。


张起灵到底心疼他,猛地抓紧他的手臂,冷冷道,“慢一点,你不要命了。”


吴邪的身体一动也如火烧般难受,但现下管不了这许多,知他已是盛怒,自己又理亏,忙露出讨好的神情笑道,“好好,别生气别生气,我现在就去休息。”


他将手上的资料恋恋不舍的合上,一边起身一边还说着,“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一定很累吧,我让人替你烧水洗澡,再……再去吃点……东……西……”


吴邪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他蹙着眉脸色苍白,身体晃了晃,突然两眼一黑直直的向着地上倒去,张起灵早已察觉不好,及时接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子抱起来,大步往内室走去,沉声交代着,“去请医生,快。”


下人们自然不敢怠慢,慌里慌张的应了跑出去。


张起灵将他放在榻上,伸手去探他额头,手指所触竟是一片冰凉,吴邪在昏迷中仍旧皱着眉头,唇色惨白,眼下微青,张起灵心下懊丧,忍不住苛责下人疏忽至此,连他的身体虚弱到了晕倒的程度都不知道。


面对冷着一张脸阴沉骇人的族长,众人纷纷垂首站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医生不久便跑着过来了,药包都未放下就被张起灵一把拎了过来,中医西医的法子都用了,再三确认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张起灵,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起灵难得如此焦急,出声问道,“如何?”


医生心知他的厉害,战战兢兢施了一礼才道,“先生连日未得休息,身体自然是疲惫不堪,但是此次昏迷的主要缘由却并非在此。”


张起灵的心慢慢沉下去,“你是说,他还有别的问题?”


那医生犹豫再三才道,“恕我直言,先生身体本就满是旧疾,已有多年耗损过度,此刻脉象虚浮,气力孱弱,竟似是风烛……残年……”


张起灵本就一身血腥戾气非凡,听了他的话周身气息愈加阴沉凝重,逼得医生舌头直打结,话都说不完整了。
静默许久,张起灵才出声询问,“那要怎么办?”


医生直吞口水,犹犹豫豫的道,“人如树木,若伤根基,恐怕再怎么精心呵护也是……药石无医的。”


张起灵沉声道,“出去。”


医生如蒙大赦,立刻写了一份固本的药方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张起灵坐在床边,一双眼睛牢牢看住他,话却是对下人说的,“让宅子里的医生都过来,还有……命人准备鬼青玉。”


自数年前他们取得这只鬼青玉以来,张起灵就将他严密保管起来,这个东西是吴邪完成世代转换所必须的东西,张起灵无法得知其中隐秘,唯一能做的只有帮他做好万全准备。


本以为要等上个几十年才会派上用场,却没想到十年还未满,他又要尝尽无望等待的苦楚了。


上一次他等到了,这一次呢……


这一次如果他没那么幸运……


将心中所有的忧虑和恐惧勉强挤出,张起灵面上沉静如水,胸口却如火烧般焦灼。


张家的医生呼啦啦来了,给了几乎相同的结论后,留下几张无多大用处的方子,又都战战兢兢的退下了。


张起灵石像似的在床边坐着,一身阴霾未退,都来不及换一件衣服。


夜色降临的时候,吴邪终于轻哼一声,张开了眼睛。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4:23:00 +0800 CST  
————————第一章 完(忘了说在每章看到这个完字之前亲爱的们表茶楼表茶楼表茶楼哇~)————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4:26:00 +0800 CST  
————————第二章 完——————————
别怪我卡肉这个后面实在尺度太开不敢放上来啊,本子里会有嗯~~(捂脸~)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4:36:00 +0800 CST  
好!现在!开始!艾特!手残星人才不是我艾特顺序就从老帖的第一页开始,排名不分先后!
@_林景之@嗜血550@千濑雨@Miley杨颖@雪西迪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4:40:00 +0800 CST  
没想到艾特的工作量有这么大,不小心被扇子召唤了两次三次乃至更多的童鞋,原谅扇子七秒不到的记忆力吧先去歇歇~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5:09:00 +0800 CST  
还有一些童鞋在原帖里是偶尔路过打个酱油的。。。不小心被艾特进来的话。。。就。。。就当没看见吧,抱歉啦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5:12:00 +0800 CST  
果然被吞了一段,这个真不能怪我。。。


吴邪更是吃惊,急着起身,“别听他的,你们快——”


话未说完,张起灵已然又含了一口药汁俯身下来,将他压在床上,捏着他的下巴吻上去,苦涩药汁浸染下两人的唇研磨发热,吴邪的抗拒越来越微弱,来不及吞咽的药顺着嘴角留下,弄脏了衣服和床单,张起灵将最后一口汤药喂完,才抬头居高临下的看他,漆黑双眸里似有微弱火光闪烁,让吴邪只是直视他的眼睛便觉心跳加快,难以自持,“现在可以……可以让他们离开了吧!”


张起灵目光灼灼的盯着吴邪,话却是冲着外面人说的,“下去。”


言语中竟也有些微喘,下人们自然如蒙大赦,慌慌张张的出去了,双开的房门悄悄合上,房间里终于只余他们二人。


“你这个听不懂人话的……”吴邪不自在的开始骂他,张起灵却又俯下身体压在他身上,伸出舌尖将他唇边残余的药汁一点一点舔去,他的动作缓慢而暧昧,舌尖慢条斯理滑过唇瓣脸颊的感觉令吴邪莫名发抖,他最终什么也说不出来,用手去推张起灵的肩膀,才发现他的身体也已滚烫如火。


再往后是喜闻乐见的情节所以放。。。不。。。粗。。。来。。。有要本的不要大意去本子里看吧!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15:21:00 +0800 CST  
————————————————第三章 完————————————————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1 20:28:00 +0800 CST  
今天我在外面就没法放文了噢_(:_」∠)_明天继续,前面都是甜哪甜得要死~扇子只说四个字:好好珍惜!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2 18:32:00 +0800 CST  
第四章 面具之下




难得跟张起灵一起出去玩,吴邪心里还是有些兴奋的,休息了这么久脸色也变好了很多,起身洗漱之后老老实实坐在桌边吃下晚饭,吴邪在席间对他道,“你来之前张北临还有事情要跟我报告来着,我这么昏倒之后也一直没听到,要不……”


“不行。”张起灵听都没听完就回道。


尼玛,不行是你丫的口头禅吗?!


吴邪恨恨的腹诽一句,耐着性子磨他到吃完饭,才争取了五分钟听张北临说话的机会。


天色渐暗,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张起灵在一旁看着,老俞丝毫不敢怠慢吴邪的着装,给他套上了两件毛衫,又拿来一件特别厚的外套,吴邪刚一皱眉,张起灵就抬眼无声的瞪他,他只得把反驳的话吞下肚子,臭着一张脸把自己套得像个没扒皮的粽子。


外边传来张北临的通报,吴邪一心急就往外跑,被张起灵拉住,用下巴指了指他大衣上没系上的扣子,吴邪拼命点头,“知道了知道了,现在就系,你开始计时了?先不算啊,我还没看到他呢。”


一边手里不停的系着扣子,一边心急的打开门放张北临进来,张北临低头施了一礼,也被吴邪匆匆打断,“快点!五分钟内说完,挑重点!”


余光里看到张起灵居然真的盯着墙上的表开始数着时间,吴邪心急如焚,张北临虽吃了一惊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快速说道,“齐家三日前是在我们堂口地盘上做了一笔交易。”


“卖了什么东西?”


“东西倒不是多稀奇,无非就是个成色还不错的明器,但是并非走的黑市,全部过程丝毫没有过我们的手,盘口当家也是交易完之后才知道的。”


现今张家的势力可谓一家独大,老九门其余各家无论是做明面生意还是在黑市里走动,大的交易和动作跟张家当地的盘口通一口气是道上一个不成文的规矩。


“齐家坏了规矩,还不走地下交易,大白天明晃晃的包个酒楼,这是要给我们还有其他几家看的啊……”吴邪细思了一会儿,问道,“跟他们交易的是哪家,道上的古董大亨不会不知道这是会开罪我们的行为,那家什么来头?”


张北临便道,“比起那件明器,这家的身份更加是问题,好像从没在黑市里见过他们,身份资料都不甚明确,只是能一次就谈妥这种大手笔生意的,要么是个没势力不懂行但是一夜暴富了的人,要么,就是个势力大到足够跟我们叫板的大家。”


“有这样的大人物,张家却对人家一无所知?哈,这可确实是有意思了……”吴邪想了想,又跟张北临讨论了几个猜测,正说得热烈,张起灵忽然过来侧身挡在了两人中间,打断了对话,他向着张北临简单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走。


张北临下意识的越过他去看吴邪,张起灵挪了挪位置,牢牢挡住了他,“走。”


冷冰冰的话一出,张北临立刻懂了他的意思,快速说了句,“先生放心,我会继续调查。”


吴邪生气但也无法,只得吆喝着应道,“嗯!多留意下跟齐家交易的那家!”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3 19:11:00 +0800 CST  
夜色初降的时候,吴邪才总算是过了衣服这一关,与张起灵一起从后门出去了,他久不露面,倒也不怕遇到什么人,但是张起灵不一样,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一向是他,吴邪就有点担心要是他们一出门就被跟踪,以张起灵的身手虽然不至于怎么样,但是总归要破坏看灯会的兴致。


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出个家门,也要在腰间揣好硬硬的手枪,心情总有点奇怪。


灯会在城北江边,渐渐进入闹市人多起来,吴邪便没来由的紧张,注意力集中在路过的每一个人,远处每一栋建筑上,张起灵看了他一眼,靠近过来与他贴身走,在他耳边轻声道,“没人跟着。”


吴邪不自在的移开几步,扯住了张起灵,“我话先说在前面,这里这么多人,你要离我远一点,不准碰到我。”
张起灵倒是无所谓,但是看吴邪的样子真的很紧张,也便打消了去牵他手的想法,不用想也知道他一定会炸毛。


两人便并肩而行,在吴邪仍旧放不下的紧张中平安无事的走到了江边,远远的就能看到各色花灯排成华丽的鱼龙阵,金碧的颜色倒映在流动缓慢的江水中,留下一江的蜿蜒碎光,仿古的建筑在灯下被照亮,穿着各种衣服的游人来来去去,小孩子们拿着发光的烟花在人群中穿梭追逐,夜市特有的小吃香味远远传来,让吴邪久居的心情也高兴起来。


刚一进入灯会,吴邪就直冲门口的面具小摊,过来玩的也多有应景戴面具穿奇装异服的,混在人群中反而不扎眼,他挑了一张能挡住全脸的面具,又拽过张起灵让他买。


张起灵不甚在乎的摇了摇头,吴邪也只好作罢。


但是两人逛了没多久,吴邪就发现他这张脸和与庆典格格不入的冰冷神情实在是太出众了,路过的女孩子几乎没有一个不盯着他看的,吴邪走在他身边,即使是戴着面具也能感觉到她们用亮晶晶的目光打量了张起灵之后,又狐疑的戳在自己脸上,揣测自己和他的关系。最终忍无可忍的吴邪买了一张遮住上半张脸的面具,强迫他戴在了头上。


“嗯……这样好多了。”吴邪满意的点着头,看着张起灵暗色面具之下的眼睛,在灯会璀璨琉璃的光芒下仍旧黑如曜石,他忽然愣了愣,脸上的表情僵了片刻,“你……”


好像……好像……


但他立刻又回过神来,笑道,“怎么感觉……我好像不是第一次看你戴这种面具。”


张起灵什么也没说,吴邪就权当是记错了。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3 19:13:00 +0800 CST  
——————————————————第三章 完————————————————(意思是可以来茶楼了闲不住的话篓子们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3 19:15:00 +0800 CST  
——————————第五章 完————————————————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4 20:23:00 +0800 CST  
“小哥,”吴邪像被梦魇住了一样突然开口。


张起灵侧头看他的那一刻,正值第一束烟花发出爽利的声音冲上云霄,绽开的灿烂光芒笼罩着两人,吴邪的眼睛在火光的映衬下似遥远神秘的星辰。


张起灵被他的目光吸引住了全部精神,在色彩变幻的暖光里对望的两人,似乎都对已经开始燃放的烟花一无所知。


“嗯。”张起灵应了他。


“小哥。”他又唤他,“对不起。”


张起灵倒是没料到他说这个,微微怔住了。


那个时候没有相信你,让你无所依凭的在世上空等了百年,对不起……


对不起,可是……


“我真的很喜欢你。”


春夜微凉的风声里,吴邪的声音缥缈如云烟,像是能惑人迷乱的咒语,张起灵的瞳孔猛地一缩,胸中传来愈演愈烈的心跳声,仿佛有人忽然堵住了他的耳朵,唯一听得清晰,看得清晰的,只有眼前这个人。


璀璨琉璃的烟花绽放在墨蓝的夜空中,光芒笼罩下吴邪的神情看上去却不安而紧张,连着语调都有些发抖,“小哥,我喜欢你,一分一秒也不愿和你分开,所以我会尽快完成张师禹的职责,尽快回到你身边,到时候哪怕……你不再当我是吴邪也……没关系,但是——”吴邪紧张得舌头都开始打结,小心翼翼的问他,“你能不能……能不能等我?”


即使会花费一点时间,能不能……也先等等我?


张起灵从躺椅上直起身体慢慢向惴惴不安的吴邪靠去,吴邪一惊之下推了推他的胸膛,阻止了他的贴近,固执道,“别想糊弄过去,你先……先回答我。”


吴邪带着点慌乱的眼睛在琉璃光华中映得格外漂亮,张起灵压着吴邪的手俯身,在他眼眉上亲了一下又离开,慢条斯理的问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这个……当然。”


“那么,”他托起吴邪的下巴,让他避无可避的直视他的眼睛,“我等你回来,吴邪。”


谢谢你愿意等我回来,即使……我已不再是吴邪。


顺从的迎上张起灵的唇,吴邪垂下了眼眸,没有泄露一丝一毫的暗淡情绪,两人在无人企及的万丈高空进行着最柔情蜜意的亲吻,却各怀难以告人的心思,因着不同的原因将两颗心熬得发烫。


一定要回来,吴邪。


即使要遭受多么大的苦痛,即使面临生死关头的威胁,即使你要浴火焚毁成灰,也必须是死在我身边。


哪怕是为了不值得的自私的我,你也一定要回来。


否则,我会日夜不休的追逐你,让你的余生都在不安和躲藏中度过,让你永无宁日,直到海角天涯,直到我们中间任何一人身赴黄泉。


盛世高歌的烟火晚宴才热络的刚刚开始,两人彼此相守的时间却已如沙漏,坠入了冰冷残忍的倒计时。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5 19:59:00 +0800 CST  
——————————————————第六章 完——————————————————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5 19:59:00 +0800 CST  
第七章 杀手


一周之后,吴邪只身离开了张家,更迭一事是历代张师禹才能知晓的特权,张起灵连派人守在他身边都不能,只能看着他离开。


他在他车上装满了齐全的装备和枪支武器,弹药多到足以支撑一年,各种名贵古老的药物古方,仔仔细细写明了用法用量,整整一天他都在交代吴邪所有的危险应对技巧和方法,虽然其中的大部分吴邪都已明了,为了让他放心,吴邪还是耐心的坐在一边听他讲。


张起灵没有变装,没有面具,没有其他身份,就这么冷着一张万年不变的脸持续的说了一天的话,吴邪一边觉得不可思议,一边又觉得新鲜有趣,倒也不算无聊。


他将手头的事情都交给了张起灵和下任族长的有力候选之一,曾在数年前一次突袭中奉张起灵的命令拼死保护过他的年轻人——张北临,包括他牵挂已久的吴家,虽然他已与他们并无牵连。


世代更迭,他早已被吴家遗忘。


张起灵似是明白他心中所想,临走之前让他放心,待他回来之时定会给他一个交代。


“别太勉强,小哥,此事涉及甚广,你切记小心谨慎,还有……”他在张家一个清净少人的别院出发,站在门外,他犹豫了许久才道,“你记得你答应了我,要等我回来。”


张起灵只是无言的点头,深邃目光一直胶着在他身上。


吴邪站在台阶下仰头看他,“至于我到底该以张师禹的身份,还是吴邪的身份,就等我回来再加定夺。”


他拍了拍张起灵的胳膊,勉强笑了笑,转身便要出发。


“吴邪,”张起灵终于出声叫他。


吴邪蹙着眉,并未回头。



“你究竟是什么身份,我并不在乎。”


他淡淡的这样说道,缓慢的脚步声接近,他从身后抱住了吴邪,轻声道,“等你回来,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他用力抱了他一下,慢慢松开了手。


吴邪看了看四下无人,回头快速的亲了男人的嘴唇,然后不再看他,慌张的跳上黑色的SUV,一脚油门踩到底,就这么绝尘而去。


吴邪离开很久,张起灵也仍然静静站在清净少人的别院门口,四月新叶正浓,暖风中他目光深邃而明远,将他本身冷漠强硬的气质柔缓了许多,不再是上三门当家的气势。


他只是心有所望的一介凡人,怀着微小而迫切的心愿,所能做的,唯有等待。


而吴邪这里,当他终于开始着手转载记忆之时,时间又变成从前一般模糊而黏稠的存在。


他像是做了一个痛苦不堪的噩梦。


醒来时觉得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情,出山后却发现已过了半年之久。


他站在山脚下的客栈里翻了翻柜台上的日历,露出十分疲惫的神情。


偏远的小镇蜗居在深山里,青碧的远山环绕,除了贯穿镇子的一条大路,其余都是黄土小道,外来人最多也不过是路过的背包客,客栈老板的日子过得悠闲惬意,故而随性,与吴邪攀谈了几句,“小伙子,你要上山吗?看你年纪不大,脸色也不太好,还是劝你算了吧,何况你带的东西也太少了,别看现在天气还暖,这个时节山上可冷得很呦。”


吴邪侧头看了看木制厅堂里挂着的全身镜子,里面映出的年轻人清秀干净,脸色苍白,眼仁却乌黑明亮,不过二十岁上下,一副体弱多病的样子,却显出与年龄不相称的特别气质,令人不由得多看几眼。


第一次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镜中的自己,他还是觉得有些不习惯,连弯起嘴角笑的模样也让他感到极度陌生,“我只是路过,休整几个钟头,待会儿就上路。”


“噢……”老板坐在安乐椅上摇摇晃晃,不怎么上心的眯眼问,“接下来什么行程啊?”


吴邪将房费连同登记簿一同递还给他,淡笑儒雅温和,“回家。”


老板没了回应,仿佛已经舒服得睡了过去。


吴邪沉默的将行李拿在手上,一步一步走上吱呀乱叫的楼梯,直到最里面的房间,年久发酵的木头味道并不难闻,他将行李一股脑的扔进去,谨慎的将门窗锁上,帘子拉紧,便往床上一躺,腰间的枪支硬硬的硌着他的腰,吴邪也没那个力气将它拿出来。


他所用的这个身体是个脑死亡的年轻人,长年的医院生活令他的肌肉有些萎靡,吴邪光复健便花了好久,到现在身体的灵活度和力气仍不能与过去同日而语,至于漫长繁杂的记忆所造成的不利影响就更不消说,他的转换工作未做完全,每一次的梳理冥思都会带来挥之不去的剧烈疼痛,无一例外。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6 23:17:00 +0800 CST  
————————————————第七章 完————————————————————

楼主 檀樱倚扇  发布于 2015-09-06 23:17:00 +0800 CST  

楼主:檀樱倚扇

字数:176468

发表时间:2015-09-01 21: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2-20 21:56:31 +0800 CST

评论数:53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