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都市】《相爱倒计时》(瓶邪 甜 温情 HE )

表示。。先祝愿亲爱的们情人节快乐。。。
一楼惯例给瓶邪。。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3 23:59:00 +0800 CST  
于是。。各位要我艾特的孩子们,为了出现错漏的现象我就还是不艾特了。。
但是连接我会在《幸福阴谋论》里放的。。
接下来甩文。。
不见TBC勿沙。。
复制粘贴也是要时间的。。。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01:00 +0800 CST  

相爱倒计时 (瓶邪 架空都市 甜 温馨 HE)




抬头看了看时钟,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半。
空空荡荡的酒店大厅没有了白天的喧闹,玻璃大门紧紧的关着,昏黄的路灯漫不经心的照射着门口停车场上的那一排轿车。马路上偶尔有车开过,带着炫耀般的速度和呼啸。
确定了不会有人经过,吴邪小心的避开前台天花板上的摄像头,意犹未尽的伸了个懒腰。擦掉眼角因为哈欠带出的泪水,吴邪对身边的同事云彩说,“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儿吧,过夜审的时候我叫你。”
云彩刚来酒店还没几天,本来还对这个在白天上班时,因为自己的疏漏而狠狠教训了自己的主管心怀怨言,此时听见吴邪这么说,心里的怨念瞬间变成了感激。酒店前台原本就是个需要一直站立的职业,更何况还是这不到夜里两点之后就不能坐下休息的夜班。“谢谢吴主管,那我先进去坐一会儿啦!”说完,云彩就一溜儿小跑的拐进了前台侧门后的休息室。
整理着手上的房卡,吴邪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着。自己在这个酒店已经干了快要两年了,从最初的一个小小前台做到了现在的前台主管,也许再过不了多久,就能变成前厅经理。到时候工资也会提高,再加上兼职赚来的钱,婚房的首付应该就没问题了。
尽管当初家人极力反对自己从事酒店这个行业,特别还是站前台。可是揣着酒店管理专业的大学毕业证书,无论去哪家酒店都只能从基层开始干起。现在这个大学生一抓一大把的年代,根本没人稀罕那所谓的本科毕业证了。
更何况,吴邪在工作了一个月之后,发现自己是真心的喜欢前台这个职业。看着来来往往的过客,观察着浮生百态,其实也是一种乐事。

数完了手里的房卡,吴邪正准备再核对一下房态,就听着那玻璃门发出了咔叽的旋转声。“晚上好,欢迎光临!”职业性的说着,吴邪挂着笑脸抬头一看,原来是对面咖啡厅的外卖小哥。拎着一盒子外卖慢慢悠悠的往里走着。
靠,怎么老子上夜班他也上夜班。吴邪笑眯眯的看着那一张面瘫脸,心里有些发虚。直到那人看都没看吴邪一眼就拐进了电梯,吴邪这才算是松了口气。
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好心虚的,毕竟这都相安无事的过去了一个月了。

从一进这酒店开始,吴邪就知道私自兼职是明令禁止的。可是这前台的工资实在是低的有些可怜,自己的女友霍秀秀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这买房子的事情不落实,吴邪就知道自己一天都不能在未来的岳父岳母面前曝光。两人在一起差不多也都两年了,结婚的事情也就慢慢提上了日程,只要有了婚房,就不怕双方的家长不同意。但是以吴邪这小前台的工资,就是站到五十岁,估计也就买一间卧室。
就这么,吴邪动起了兼职的念头。可是这酒店前台的工作三班轮换,要找到个能当好搭上时间的兼职,还真是没那么容易。说来也巧,吴邪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大学同学解语花毕业之后似乎开了家酒吧,当初两人还组过乐队,自己去驻个唱什么的,应该不是难事。升上了主管之后闲暇的时间也相对多了些,于是吴邪便在半年前联系上了解语花。得到了对方的肯定答复后,一唱就唱了小半年。
不过直到现在,吴邪还记得当时自己初入解语花酒吧时的诧异心情。

酒吧位于西街的结尾,吴邪在按照解语花短信上的地址在下午下班后赶过去时,天色已经接近全黑。初春的夜风里还是带着乍暖还寒的凉意。看着眼前那黑底红字的霓虹招牌“荼蘼”,吴邪知道自己找对了。
打电话给解语花没有人接,吴邪只好自己走了进去。和自己想象之中的差不多,音响里传出的是淡淡的蓝调爵士乐,昏黄的灯光有些暧昧的低垂着,酒吧面积不是很大,漆木的桌椅和雕栏的窗棂还有那青石堆砌而成的吧台,透露出微妙的古风韵味,却与这爵士的调调意外的相辅相成。
吴邪走到吧台在高脚凳上坐下,调酒师便热情的凑了上来。只是要了一杯柠檬苏打,吴邪继续给解语花打电话。
一边听着手机里的彩铃,吴邪看着这酒吧心里突然觉得有些奇妙的违和感。酒吧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人也不少。看的出来,都是结束了一天的繁忙工作,在这里偷些闲暇的成功男人。
诶?男人?吴邪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马上就明白了自己奇妙的违和感来自哪里,整个酒吧里没有一个女性的存在,而且细心看去,不难察觉出那些坐在一起的男人之间流转的暧昧气息。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GAY吧?!被口中的苏打水狠狠呛了一口,吴邪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赶紧起身离开。

“小邪?”解语花从酒吧二楼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吧台前局促不安的吴邪。
“小花,”吴邪赶紧起身走到解语花身边,很明显的感觉到自从解语花出现后,便有N道意味不明的眼神聚焦到了解语花的身上,“你这里,不会是。。。。。”
“嗯,是的。”解语花点点头,对着调酒师要了杯咖啡,在吧台坐了下来。
没想到解语花竟然还真就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吴邪看着他那姣好的容貌在橘色的灯光下竟是透着说不出的妖媚,心里突然一个激灵。自己和他同学了四年,怎么就一直没发现他是个GAY?
“小邪,你别乱想。”一看吴邪那躲躲闪闪的眼神,解语花就知道吴邪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我不是,这酒吧开张的时候原本也不是。但是到了后来不知怎么的,男人就比女人来的多,到了最后连女人都没有了。于是就干脆成了这样。”
酒吧老板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美的脸,谁都会觉得这吧会是个GAY吧的。在心里腹诽着,吴邪有些局促的问,“那我在这驻唱,没问题吧?”
“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怕什么。”解语花喝了一口浓郁的意式咖啡,笑语盈盈的说,“大家都是明白游戏规则的人,放心。”
于是,尽管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但是吴邪还是答应了。毕竟解语花给出的酬劳相当的丰厚,而且时间也很自由。自己下午晚上没有排班的时候,都可以过来唱。吉他和钢琴都是现成的,设备也都有。吴邪驻唱的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了。

最初的忐忑和犹豫过去了之后,在和大家的接触中,吴邪也就慢慢的安定了下来。荼蘼里的基本都是些常客,经过解语花的介绍之后大家也就明白吴邪并不是这个圈子的。一周去唱个几次,偶尔也喝上一杯咖啡。吴邪对于这样有些小资的生活也开始享受了起来。不用担心被人揪住兼职,又有钱赚,何乐不为呢。
但是吴邪的这种安心还没持续多久,就被打破了。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04:00 +0800 CST  

那天是轮休,吴邪在宿舍睡到夕阳西沉才算是把觉给补了回来。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八点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吴邪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荼蘼。
一进大门,吴邪就觉得坐在吧台上的解语花脸色不太对,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迟到了所以不高兴,可是凑过去道歉了之后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解语花身边还坐着一个穿了个全身黑的男人,连脸上都还架着副墨镜。嬉皮笑脸的正和解语花没话找话。看来又是个不怕死的追求者。
吴邪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解语花的肩膀,转身就往唱台走。回头的时候,突然觉得怎么那个黑眼镜旁边坐着的人,好像有些眼熟。吴邪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是谁,也就径直去唱了歌。
跟柔和的相貌一样,吴邪的声音也是属于相对温润些的。软软的嗓音低低唱着回旋的调子,从音箱里拖出浅浅的回音。
自顾自的唱着,吴邪突然想起了那个坐在黑眼镜旁边的人是谁。虽然只是瞟了一眼,而且那人还带着兜帽。可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不就是自己酒店对面咖啡厅的外卖小哥么?!
虽然两人平日从没有交谈过,可是却也是打过不少照面的。只不过平日里的他都是穿着燕尾马甲和白衬衫来送外卖,所以这猛地换了衣服,自己半天没想起来。

吴邪越唱越没有底气,虽然那坐在吧台的人并没有看着自己,可是吴邪却感觉早已是坐如针毡,恨不得现在就扔了吉他赶紧闪人。好不容易结束了一首歌,吴邪哆哆嗦嗦的不敢往吧台去,要是被这人认了出来然后在送外卖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那自己也就直接卷铺盖走人算了。
“小邪,过来休息会儿吧。”还不知道吴邪现在的状况,解语花一看吴邪下了麦就赶紧招呼着他来给自己解围。那黑眼镜还在不依不饶的纠缠着,看来还真是有些本事。
犹豫了半天,吴邪估摸着自己既然会因为衣服没认出来那小哥,那他也不一定能认得出的自己。走到解语花身边坐下,吴邪接过调酒师递来的柠檬水,头都不敢抬。
完全将那个黑眼镜无视,解语花开始跟吴邪闲聊。可是没想到那黑眼镜竟然不死心的又开始在两人的聊天里插话。
看着他哪句话都能插上的样子,吴邪总算明白为什么连一天能让十多个追求者颜面扫地的解语花都怕了这黑眼镜了。这人简直就是把死皮赖脸这个词发挥到了极致。
吴邪心不在焉的应着解语花的话,一边小心的提防着黑眼镜边上的那小哥看向自己。听着黑眼镜的话,看来他也是被这死皮赖脸的人硬拽来的。
后来吴邪干脆都没再唱,就推脱着先走了。在宿舍里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就怕遇见他来送外卖。惴惴不安的上完了早班,晚上还得去荼蘼驻唱。本以为算是逃过了一劫,却没想到那黑眼镜竟然又拽着那小哥去了。
而且这一回,解语花怕吴邪又跟昨天一样跑了,干脆把吴邪夹在了自己和黑眼镜中间坐着。看着那小哥若有所思的看了自己一眼,吴邪只觉得心都要凉了。

可是就算现在不唱了,只要酒店知道了还是得被开除。但好不容易转了正当上了主管,吴邪可不想就这么被炒鱿鱼。就这么纠结着提心吊胆的过了将近一个月,少说也又碰上了那小哥五六次。吴邪觉得自己一看到那穿着燕尾马甲白衬衫的人就紧张的毛病,估计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虽然他不管是在荼蘼还是在酒店送餐,都从没和吴邪说过一句话,可是两人视线相交的次数也还是能用指头数出来的。对于吴邪来说,这小哥无异于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把自己还没影儿的婚房炸的灰飞烟灭。虽然看他的那样子确实不会是嚼舌根的人,但是俗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04:00 +0800 CST  

“叮咚——”电梯的声音打断了吴邪的回忆,看着慢慢走过来的身影,吴邪心里又是一阵打鼓。只见那小哥绷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燕尾礼服显得整个人的身材更加英挺。
“主管,我休息好啦,什么时候夜审?”侧门被拉开,云彩从里面探出了头。随即,视线便牢牢粘在了那小哥身上。
等那小哥依旧是连看都没看前台一眼就推开门走了出去,云彩才从休息室里出来,看着她那满面飞霞的样子,吴邪不得不承认这个虽然没有表情,但是全身上下都透着冷峻气息的小哥非常的吸引女孩子的目光。
“主管主管,你知不知道刚那个小哥叫什么?”看到帅哥马上就有了精神的云彩期待的问着吴邪。
“额,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吴邪摇了摇头,虽然自己见过他不少次了,但是进进出出的从未见他和前台的任何人打过招呼。而且那黑眼镜也很少在闲聊里说起他的事情,只知道他好像是姓张。“看上了?”
“嘿嘿嘿,就是觉得他蛮帅的~主管下次帮我问问他叫什么呗?”云彩凑在吴邪身边笑嘻嘻的央求着。
“上班儿的时候怎么没看你这么积极?”打开电脑的酒店操作系统,吴邪开始准备过着夜审。
“嘿嘿嘿,这不是先从朋友做起嘛~”看来这小姑娘的算盘也不是打了一两天了。
“还不过来学着怎么夜审?”收起了嬉笑的样子,吴邪招呼着云彩正事要紧。一边点击着电脑里的房态,一边对照着RC柜里的单子,吴邪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办法。
与其这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担心那炸弹会不定时爆炸,为什么不主动出击把那炸弹的引子直接给熄灭了呢。要是自己和那小哥能成为朋友,不就不用担心他会把自己兼职的事情说出去了么?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办法可行,吴邪就差没捶胸顿足怎么没早想到这主意了。仔细回忆一下,那小哥的排班似乎和自己的排班差不多,好几个班都是在一起的。再加上现在黑眼镜没事就拉着他往荼蘼跑,要成为朋友的什么的,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吧?
努力抑制着就快浮现在嘴角的奸笑,吴邪绷着脸继续教着云彩怎么过夜审,但是脑子里已经开始盘算着这第一步该怎么走了。嘿嘿嘿,这下自己终于不用担心婚房会飞灰湮灭啦!

钟表的指针滴滴答答的指向了下一个数字,像是在计算着距离天亮还要多长的时间。整个世界仍旧被漆黑的夜色笼罩着,街上偶尔往来的车辆也不见了踪影。空荡荡的马路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孤单而落寞。
灯火通明的酒店对面,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也是一片霓虹交错。两栋建筑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面对面矗立着,像是在安静的等待着命运的轮盘开始旋转,将两条原本各自平行的命运线,紧紧相交。

TBC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05:00 +0800 CST  
word真是用着各种不顺手。。。
尼玛我还是接着记事本去吧。。。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07:00 +0800 CST  
嗯。。
我现在各种哆嗦没底气。。
接着去码字了。。。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19:00 +0800 CST  
回21楼 嗯,外卖小哥和前台天真。。这个设定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喜欢啊。。。而且天真还有个女盆友。。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28:00 +0800 CST  
嗯,我知道,其实我也挺喜欢她的,所以尽量不会让她太杯具的。。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0:45:00 +0800 CST  


俗话说,怕什么来什么。相对应的,你越是想要什么,就越是够不着。
自从吴邪决定了要和那西餐厅的外卖小哥套套近乎开始,就再也没见着那小哥来送过外卖。而随后的几天在荼蘼,吴邪也没看见那黑眼镜和小哥。
这看不见不定时炸弹在眼前晃悠确实是好事,可是看不见不代表不存在,只要这能威胁到婚房的隐患一直存在,吴邪这心里一天就不得安生。

趁着终于熬到了轮休,吴邪起了个大早赶着公交车,去看远在城市另一头的霍秀秀。其实说远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程,大清早的公交车上没有多少人,吴邪靠在车窗上补眠,道路两旁枝繁叶茂的香樟树迅速的向后退着,夏日的晨光带着夜里还未褪干净的微凉。
其实吴邪最初并没有想到,被誉为校花的霍秀秀会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两人并不是同系,认识的时候都已经是在大四了。当时所有的学生基本上都在忙着工作的落实或者是做着考研的准备,谈了恋爱的不是闹着分手就是在纠结以后的出路。
所以当两人在结识了不到一个月就闪电般的在一起了之后,还引起了一场算是不小的轰动。大家都预测着这段恋情早晚要随着毕业的各奔东西而劳燕分飞,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竟然一直到毕业两年后,吴邪和霍秀秀依然在一起,并且在同学会上委婉的表达了可能会结婚的喜讯。
真的要说起来自己喜欢霍秀秀什么,吴邪自己都说不上来。当初答应霍秀秀的追求到底是因为什么,怕是吴邪自己都不明白。
但是,既然两个人在一起了,自己就必须对她负责。

变得有些炙热的阳光照在吴邪的脸上,暖洋洋的温度让每一个毛孔都懒懒的舒张了开来。耳机里的歌又自动跳回了第一首,温柔的男声和清澈的吉他和弦,搭配着金色的朝阳,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放晴了心情。
下了车的时候,霍秀秀发来短信说正在吃早饭,让吴邪在外面等一会儿。霍秀秀决定考研是在大四马上就要毕业的时候。当时吴邪已经决定了工作单位,霍秀秀这个突然的决定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但是当她哭着跟吴邪解释这是家里的要求时,吴邪还是放弃了分手的念头,决定了在本地工作。至少两个人还在同一个城市,那就试试吧。
于是这一试,两年就这么过去了。褪去了刚在一起时的冲动和腻歪,感情早已经被各种现实的棱角磨成了平淡。与其说是爱,倒还不如说是习惯。
习惯了轮休的时候坐大半个小时的公交穿越半个城市,只为陪她吃一顿午饭,逛一个下午的街。习惯了以结婚买房为目标而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承担起一个男人应尽的责任。习惯了两个人永远搭不上的时间,短信和电话永远的匆忙。
两年的职业生涯,足够把吴邪从一个青涩的学生,渐渐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社会人。爱情早就不再是生活和生命的重心,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就是最好的幸福了。

站在霍秀秀家的小区门口等了半天还是不见她人下来,吴邪正准备大打个电话去问问,手机就自己先响起来了。“喂?你怎么还没出来?”接起电话,吴邪被这日头烤的脸都要红了。
“亲爱的对不起啊,我妈突然要我陪她去花鸟市场,我今天没办法跟你吃饭了~~”电话那头,霍秀秀的声音被压到了最低,看来是躲在房里偷偷打的。
“没事儿,你陪阿姨去吧。”无声的叹了口气,吴邪在心里开始盘算着自己这回该去哪。这个时候回职工宿舍肯定会打扰下夜班的同事休息,可是要在大街上转悠一天也实在无聊。
“对不起对不起嘛~~”霍秀秀像是听出了吴邪语气中的无奈,小声的撒着娇,“等你下一次轮休我去看你~”
这样的下一次已经下了无数次了,却始终没有实现过。吴邪不置可否的笑笑,“没关系的,你就安心和阿姨去逛吧。”挂上了电话,吴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去荼蘼坐坐好了。
现在这个点,也不知道解语花开门了没有。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4:14:00 +0800 CST  
又是将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吴邪顶着头上越发强烈的阳光站在荼蘼的大门口,看见侍应生们正在打扫着卫生,看样子是刚刚才准备开开门。
和几个熟识的男孩子打了招呼,吴邪熟门熟路的拐上了二楼。敲了敲解语花卧室的房门,听着里面的人应了一声吴邪便推门走了进去。

解语花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质衬衫,看着吴邪被太阳晒的一脸菜色,赶紧倒了杯冰水递了过去。“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又被霍秀秀放了鸽子了?”
大大咧咧的在解语花的粉色大床上躺下,吴邪长叹了一口道,“可不是么。她要陪她老妈去花鸟市场,我就只能来投奔你了。”
“起来起来,一身的臭汗就往我床上躺。”解语花皱着眉头拉起吴邪,把人给撵到了沙发上,“小邪,不是我说,你就没想着跟她分手么?”
小口的喝着冰柠檬水,身体里的暑热总算是消退了些,吴邪看着杯子里那亮晶晶的透明气泡,淡淡的说,“分手了然后呢?”
“然后找个更好的。你们两才在一起多久,就弄得跟几十年的夫妻一样,那要真是倒了几十年以后,你要怎么办?”解语花这样收留被放鸽子的吴邪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小半年里,吴邪一周轮休一天,一个月四天的休息,半年里基本上有一半的轮休时间都泡在了自己这。解语花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吴邪和霍秀秀这样慢慢磨着却也让他实在看不下去。吴邪毕竟是自己的好哥们儿,解语花不希望看着一个大好青年被现实逼迫的提前步入了中年大叔的行列。“你说你们这个样子,还算是相爱么?”
沉默的听着解语花最后那个尖锐的问题,吴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到底爱不爱霍秀秀,这两年来自己也问过自己无数次。而到底什么是爱,吴邪也不明白该怎样去理解。自己这样拼命的挣钱买房,是不是也可以算是爱的表现?

“行了行了啊,别每次小爷一来你就长篇大论的,怎么不见你应付那黑眼镜的时候这么话多啊。”喝光了杯子里的柠檬水,吴邪突然想起来那小哥的事情,又接着问道,“最近怎么没看黑眼镜来找你?”
解语花有些埋怨的瞪了吴邪一眼,像是在怪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不来,不来最好。”
“啧,看来是又被拒绝了啊?”看多了荼蘼里的百态,吴邪对于同性之间的爱情,也已经从一开始的恐惧排斥,转变成了现在的接受和祝福。
“你这么热心那黑眼镜做什么?”解语花接过空杯子兑满递回去。
“我热心他干什么,一身黑的简直扔进夜里就找不出来。”想起每次见到那黑眼镜时他都是一副骇客帝国里的打扮,吴邪就觉得有点无力。“我热心他边上那个人。”
“嗯?怎么了?”有些不解的在吴邪身边坐下,解语花还从没看到吴邪主动对哪个男人表示过好奇和热心。
“之前我一直没告诉你,他是我们酒店对面西餐厅的外卖小哥。”一说起这事儿吴邪就郁闷,“我就怕他不小心说漏嘴了我在你这儿驻唱的事情。”
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解语花明白了吴邪的担忧。让在酒店进进出出的人撞见了在 GAY吧驻唱,与公与私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都不是什么好事。
话题就停在了这个地方,两人下了楼吃了顿简单的工作餐,吴邪刚站到歌台上调吉他的音,手机就突然的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胖子。
说是胖子,其实是吴邪的顶头上司前厅部经理。此人姓王,但是因为性格非常的随和也确实是有着相当重量级的体重,开始还只是经理间互相开着玩笑叫着他胖子,日子久了就连职工也都这么叫他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干什么?吴邪看着那吵个不停的手机心里突然开始发慌,别是自己兼职的事情被发现了吧?!老子的婚房老子的首付啊!!“喂,王经理——”吴邪连平日里和胖子开玩笑的心思都没了。私下关系再好,可是他毕竟还是上司。
“哎哟小天真,你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胖爷我的事儿啊,还王经理?”胖子倒还是和往常一样开着吴邪的玩笑,“除了职工大会上,你什么时候叫过我经理啊?”
“王胖子,到底有什么事!”听着胖子调侃着自己,吴邪这才算是放下了心,看样子不是因为自己兼职的事情。
“你今儿晚上帮我带个晚班吧,胖爷我手头有点儿事走不开。”胖子连商量的口气都不带,直接就下达了命令。
“那晚上不就我一个人?”想起来今天的排班,吴邪郁闷的朝着电话里吼,“胖子你倒是会打算盘,让小爷一个人上晚班?”
“我补你一天休息怎么样?”胖子开出的条件还是很诱人的。
握着电话想了一会儿,晚上除了困一点也没什么别的事情,这几天酒店也没接到团,早上退房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应该也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啊,补给小爷一天假,一整天!别又拿着什么晚班之后的白天来糊弄小爷!”吴邪已经有了经验,和资本家讨价还价是一定要明码标价的,不然谁知道他又要怎么偷换概念。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啊。”胖子乐呵呵的挂了电话。

又在解语花这里蹭了一顿晚饭,晚上黑眼镜和那小哥还是没有出现。吴邪唱了两首歌就匆忙往酒店赶。虽然晚班是12点上班,但是公交车可不会等你到这么晚。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4:15:00 +0800 CST  
一整天,霍秀秀没有主动发一条短信过来,吴邪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没有互动的互动。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吴邪赶紧去更衣室换了制服,出来和中班的同事开始接班。等到一切交接完毕,时钟的指针也走到了零点。
零零星星的来了几个开午夜房的散客后,一点多的深夜里已经是一片寂静。站在前台里看着那玻璃门如同镜子一样,照映出自己西装革履的身影,吴邪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堵得慌。安保部的潘子又不知道晃荡到了哪去,整个大厅就剩下吴邪一个人。
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照的整个天花板一派金碧辉煌,到了两点的时候,这灯也要熄灭了,只开几盏普通的照明灯。摸着口袋里没有任何动静的手机,吴邪又想起了白天解语花的话。自己从一开始答应和霍秀秀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个错误呢。

正想着,玻璃门传来了咔叽的旋转声,“晚上好,欢迎光临~”抬起头,吴邪才发现又是那个燕尾马甲白衬衫的外卖小哥。正愁着找不到你呢,这回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吴邪按捺住自己果然变成了习惯的剧烈心跳,等着他送完了外卖下楼。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电梯就发出了到达的叮咚声,吴邪探着身子看着那小哥从走廊径直就往大门走,还是看都没看前台一眼,心里不由的有些恼火。别的人送外卖怎么样也会和前台打个招呼,你这是当老子是空气么?!
“那个小哥,你等下!”急忙叫住了正要推门的外卖小哥,吴邪叫完了才突然发现自己这后一句话不知道该怎么接。
那小哥果然也就停下了推门的动作,转过身定定的看着吴邪,像是在等着他的后话。不同于自己的衬衫领带,小哥的领口是一个精致的蝴蝶结。修长的脖子和凸起的喉结在这领结的衬托下,显得充满了贵族般的气息。

“额,那个,你们那儿都有什么吃的?”伪装成要订餐的样子,吴邪总算是找到了把他叫过来的理由,然后就可以借着这话题开始往下套近乎了。
那小哥几步走到前台,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西餐厅的名片放在了前台。然后转身就走,连给吴邪多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靠!要不要这么目中无人啊?!吴邪原本的计划被彻底给击败,“喂,我要订餐啊!”
“打电话。”随着开门的声音,一个低沉淡漠的嗓音同时传了过来。下一秒,那高挺的背影就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中。
吴邪攥着手里的名片气结,原本还想套近乎的念头都变成了郁闷,自己在前台站了两年,见过无数送外卖的人,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儿的。
看着名片上的那串数字,吴邪直接拿起前台的电话就开始拨号。打电话是吧,小爷我就不信还不能把你召过来!恶狠狠的按着那按键,吴邪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如此情绪化了。

电波在两栋建筑物中间悄无声息的传播着,两点了,大厅的水晶吊灯在瞬间熄灭,顿时变得暗淡无光的大厅显得有些寥落。听筒里还是嘟嘟的忙音,但也许下一秒就会被人接起,然后殷切询问着需要什么。
远处的天空仍旧是一片无际的黑暗,城市中的霓虹还在不眠不休的闪耀着,像是在应和着这漫天的星光点点。 似乎是在期待下一秒,谁与谁之间的陌生定义,便将就此被推翻。

TBC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04:15:00 +0800 CST  
回49楼 嗯。。面对着买房结婚这样沉重的负担。。不大叔也难吧。。。所以小哥来拯救他啦哇咔咔。。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1:44:00 +0800 CST  
@痒咪苏嘛。。其实要真说秀秀是炮灰。。嗯。。也不完全是的。。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1:47:00 +0800 CST  
嗯嗯,我已经看到了,继续加油哦~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1:48:00 +0800 CST  
确切的说。。其实小哥才是小三。。。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1:48:00 +0800 CST  
是有点儿时差来着。。。
嗯嗯,这几天我会注意的~
现在赶紧去码字了。。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1:51:00 +0800 CST  
没有啊。。我在码字。。。
今天亲戚来了。。有点不舒服。。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5:28:00 +0800 CST  
刚刚帮着同学做了个房地产的广告词,耽误了点时间。。
现在接着码字。。
表示今儿的甩文时间完全不确定。。因为痛【哔——】你懂得。。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5:30:00 +0800 CST  
额。。我来甩文了。。
还是罗嗦一句。。不见TBC勿沙。。。


楼主 夏灬安兰  发布于 2012-02-14 16:30:00 +0800 CST  

楼主:夏灬安兰

字数:117212

发表时间:2012-02-14 07: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8-26 16:27:07 +0800 CST

评论数:283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