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临渊(大学,瓶邪黑花,娱乐圈,HE,不坑)

闲来无事看了吧里好多同人文,手痒开楼自己塑造世界。
表示比较喜欢过程虐结局好的文,所以先试着写这个(其实还有俩不错的想法,等有人看再慢慢来),虐的话主要是黑花,瓶邪还好些,不过HE绝对的,我不后妈。
先开楼,我默默去写文了。
新人一枚,前辈们请多指教!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7 08:54:00 +0800 CST  
01
“我们分手吧。”
吴邪错愕地看着桌子那边的女人,端着杯子的手停在距离嘴唇两厘米的地方。
女人勾了勾嘴角,身子向后靠在软沙发的背上,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我能问为什么么?”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女人,端杯子的手微微发抖。
“出现了一个男人,比你好。”女人站起身,伸手拿起桌上的太阳镜,转身向门口走去。“咖啡钱我来付,你喝完就直接走吧。”
“梁湾。”吴邪出声叫住女人。“你之前是真的喜欢我吗?”
“现在问这个有意义么?”梁湾低头戴上墨镜,然后隔着镜片看了还坐在沙发里的男孩一眼。
“重要的是,我现在不喜欢你了。”
关门声响起,吴邪放下杯子,把自己摔进沙发靠背里,闭着眼睛,没力气去理看着他窃窃私语的咖啡店服务生。

“有谁知道我心中的苦闷……”KTV 里,王胖子坐在角落,双手堵着耳朵愁眉苦脸地看着站在茶几上吼得脸红脖子粗的吴邪。
接到他的电话时他已经在烧烤摊喝得说话都大舌头了,赶过去一看,人正趴在桌子上,抱着个空啤酒瓶睡得high,烧烤签子上的油蹭得袖子上全是,一小撮头发还泡在菜汤里。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7 09:46:00 +0800 CST  
02
王胖子连拉带拽好不容易把吴邪拉到大街上,准备打车回学校,谁知道吴邪突然吵着要去唱歌,不去不行,又哭又闹,王胖子没办法,就带着他到学校旁边的KTV,于是就出现了之前说的那个画面。
“分手快乐,祝我快乐……”当吴邪换个姿势站在沙发上,一脚踩在沙发背上时,王胖子终于受不了,出了包间关上门,还用力拉了两下关严。
“那个……失恋了哈。”服务生小哥一脸同情地看着胖子,手指了指屋里。
胖子点点头,用一种“小同志苦了你了你是无辜的”的表情拍了拍服务生的肩。
“没事,理解,理解。”服务生小哥拍拍手。“你们要不要酸梅汤,解酒。”
“去拿吧,慢点拿,我们不急着喝。”服务生听了如获特赦,感激地看了胖子一眼,飞快地跑走了。
“自你走后心憔悴……哎?这麦怎么不好使了?服务员!服务员!”
王胖子心说你终于把麦克风折磨死了,回身推门进去。“吴邪,你TM有完没完,不就是失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从沙发背上下来,穿上鞋和外套,跟我回学校,你明天要交两份设计图你不会忘了吧,那可是荒山魔人的作业!”
“什么荒山魔人,这名真有意思……魔人……卧槽!”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7 09:47:00 +0800 CST  
03
如果说有什么事能让烂醉的吴邪瞬间清醒,并且完全顾不上醉酒的头痛和失恋的难过,那么绝对是西泠大学造型设计专业的教授荒山魔人。
为什么叫荒山魔人,吴邪的解释是,她的课用心摧残着祖国的鲜花嫩草,全力奉行着把生态园灭成荒山的原则!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王胖子在自己的房间呼噜震天,而吴邪一身脏兮兮地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对着电脑泪流满面。
屋漏偏逢连夜雨,失恋还要赶作业!

“喂,吴邪,你没事吧。”好不容易熬到荒山魔人霍老太说出“下课”两字,吴邪全身无力在桌子上瘫成一片儿。
“胖子,你下午有课吗?”吴邪没精打采地问过来找他吃饭的王胖子。
“没课了,怎么?”
“陪我去喝酒吧。”
“喝个屁喝。我就奇怪了吴邪,那梁湾除了漂亮还有哪吸引人?你怎么就对她这么念念不忘?”
“我念念不忘的其实可能不是她,而是TM的被甩的是我!”吴邪一拍桌子,把还没走的同学吓了一跳。
“来来来,出来说,被甩了还嫌不丢人是吧。”胖子大手一抓把吴邪拎起来,胳膊夹着他的脑袋把他拉出教室。
“脖子脖子脖子疼疼疼!”吴邪两手抓着胖子的粗胳膊挣扎着,脚下的步子歪歪扭扭。
王胖子放开他,吴邪乱着头发歪着衣服站在走廊里瞪着他喘了半天。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7 14:02:00 +0800 CST  
04
“你看看你,一副被侮辱的小媳妇样。”王胖子从头到脚打量了吴邪一番,一脸鄙视。“有件事本来没想和你说,不过看样子现在说了也没什么事了。昨天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就看见梁湾那女人和一个男人在一起。”
“哼,她和我分手就是因为又找了个男人。”吴邪冷笑。“你看到那男人了?和我比怎么样?”
“听实话?”
“有屁快放!”
“吴邪,说真的,我感觉你挺帅,梁湾能答应和你交往不是没理由,之前有个非官方民间校草排行,你都进前三了。”
“然后呢?”吴邪隐约感觉这话的重点不是夸自己。
“但是和梁湾身边那个男人比……”胖子再次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吴邪。“相貌,气质,家境,嗯,还有谈吐,实话说,你差远了。”
“……胖子你是不是我兄弟?”
“那当然!”
“是我兄弟为什么还帮我的情敌说话?”
“我也想胳膊肘往你这拐啊,不过……”胖子皱着眉想了想。“我实在看不出他哪里比你差啊!”
“他声音没我好听!”
“不不,他声音比你的好听多了。”
咣!一锤。
“他成绩没我好!”
“吴邪,你的成绩真的低到很难有人超越了。”
咣!两锤。
“他是个年龄比我大的老男人!”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7 14:35:00 +0800 CST  
05
“嗯……这倒是可能,不过我完全看不出来他比我们大很多啊,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而且气质成熟现在比较受女人欢迎吧。”
咣!
吴邪颤颤巍巍地扶着墙,指着王胖子的手抖啊抖。
“没事啊吴邪,虽然你哪样都比不过他,但是在广大普通男同胞眼里,你还是非常有优势的!”
“胖子。”
“嗯?”
“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西泠大学是全国最好的艺术类院校,不但专业考试的要求和分数比其他艺术学校高出一大截,连文化课的成绩要求也达到了重点大学的水平。一批批俊男美女通过困难的考试,走进这个向往已久的神圣学府,等着他们的则是全国最专业最顶尖的艺术类老师,他们教出的学生正作为娱乐圈各个领域各个位置的顶梁柱。
今年暑期上映的《假想情人》短短一天时间就创下了一亿三千万的票房,主演解雨臣更是因为这部片子享誉国际人气暴涨,身负十三条天价广告合约。同时这部电影的主演导演制片音乐造型全部都是出自西泠大学,更让国内外许多影评人士连连称奇。
当然,这所大学的好也并不只是体现在他的师资力量和专业教学。收藏丰富的图书馆和艺术馆,齐全且昂贵的专业器材,出自本校毕业的名家之手的建筑和环境设计,甚至还有全国唯一一个评上三星级饭店的食堂。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9 10:55:00 +0800 CST  
这里说明一下,楼楼用手机便签写文,所以每章比较短小,更文呢尽量每天更,故事主线还没展开,我保证不坑,所以要看的可以收藏,另外,我尽量把要说的话跟在正文后面,所以不会伪更(尽量),就算没达到每天更也不会隔超过两天不更!
路漫漫,我继续去码字。。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9 11:07:00 +0800 CST  
06
此时,吴邪和王胖子正站在食堂门口,看着里面的人山人海目瞪口呆。
“新来的学弟学妹们简直太凶残了!”吴邪摇摇头转身朝着校门口方向走。“咱们出去吃吧,学校旁边也有几家餐馆不错。”
胖子不甘心地又看了一眼食堂里面,不过在听到一个男生咆哮着:“卧槽谁把老子的皮带刮开了?”后,立刻头也不回地跟着吴邪走。
两个人走到前广场,距离很远就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一身黑色西服,身材消瘦挺拔,长相即使在专门培养一线演员的高等院校也属于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的那种,女的一身红裙,脸上化着浓妆,但是看起来却相当舒服漂亮,踩着十二厘米的恨天高刚刚比男人矮了半头。
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门口,简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男的吴邪不认识,不过看到女的之后也猜到了。
“吴邪?”梁湾看到他,红唇一勾笑了笑。“这你男朋友啊。”吴邪看了胖子一眼,胖子给了他一个“你自己解决老子帮不了你”的眼神,吴邪没办法,只好客套一句。
上下打量了她身边那个男人,嗯,好像胖子说的确实没有错,怎么看都比我强。
“这是我男朋友,张起灵。”梁湾的手挽住张起灵的手臂。“起灵,这是吴邪,我的前男友。”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0-29 22:33:00 +0800 CST  
07
梁湾刚说完这话胖子心里就暗叫不好,再看吴邪,虽然还努力保持着笑容,不过估计心里的小人早都小脸煞白了。
听到梁湾的话,张起灵的目光第一次认真落到吴邪身上,吴邪被他看的不自在,可是这时候又不能服软,就抬头想瞪回去。
一抬头就对上双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
卧槽!
吴邪瞬间心中一万只马景涛呼啸而过。一个大男人眼睛这么好看干毛?干毛?
“啊,那个,你好,我是吴邪,是梁湾的……前男友……”
“谢谢你之前照顾梁湾。”张起灵说。
“啊?啊,没事,我应该做的。”吴邪顺口回答。
这对话怎么这么奇怪?
“吴邪,走吧,再晚餐馆也没位置了。”身后王胖子的声音响起。
“啊对,我们要去吃饭,你们忙着。”吴邪冲梁湾和张起灵笑了笑,回头招呼胖子走。
“卧槽那女人什么意思啊?炫耀自己甩了你又找了个好男人……”胖子本来想替吴邪抱怨两句,可是看吴邪脸色难看得很,就识相地闭了嘴。
两个人找了一家人比较少的餐馆,在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行了吴邪,你别想了,那样的女人分手了也挺好,没什么可惜的。”胖子一边往杯里倒水一边说。
“张起灵比我优秀是事实,这件事对于梁湾和我来说都没什么可惜的,要是我我也会选他。”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1 16:24:00 +0800 CST  
08
“你选他?哈哈,下辈子吧!”胖子抓过菜谱开始翻。“你要吃什么?”
“解雨臣。”
“解雨臣?没这道菜吧,他不是……”胖子抬起头,就看到吴邪的目光盯着挂在餐厅墙上的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前两天的电影颁奖典礼,解雨臣拿到了最佳新人奖,舞台上的他黑色的西服外套里面是粉色的衬衫,一脸淡淡的笑容,甚是耀眼。
“那小子虽然岁数小,不过演技真是没的说。”胖子难得夸一回人。
“这个学校的学生,哪个不想一夜成名享誉国际?可是真的能像他那么幸运的又有几个?”吴邪说。
“这玩意,一部分是外形条件,一部分是人品。胖爷我呢,基本上不怎么考虑台前了,做做幕后也不错。不过吴邪你啊,先天条件都不错,要是有好机会可得抓牢了啊。”
“这也不一定,成功的胖子也是很多的。”吴邪随意地往窗外一看,看到张起灵正一个人从学校门口往他们所在的小餐馆走,然后真的推门走进了这间餐馆,直接向里面的包房走去。
“他怎么来了?”胖子也奇怪。“他那身穿着不是应该去那种高档餐厅吃饭吗?”
“你在这坐着,我去看看。”吴邪说着站起身。
“哎哎哎你过去干嘛?小心被人家发现把你当变态!”胖子抬手爪吴邪没抓住,只好摇摇头继续看电视。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3 00:21:00 +0800 CST  
09
吴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好奇这个前情敌来餐馆做什么,来的人基本上就是吃饭,也没什么别的事,但是他偏偏有种这人不只是来吃饭的感觉。
要是在里面看到别的什么女孩子……吴邪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虽然梁湾是因为这个男人才和他分手的,但是他从心底还是希望这个男人能对梁湾一心一意,不然岂不是梁湾因为一个渣男而甩了他,他心里就更不平衡了。
包房的门是关着的,吴邪看不到屋里什么情况。他在门口来来回回走了两圈,正要放弃,这时服务员给包房上菜,正好推开了门。
吴邪后退两步不让屋里的人看到自己,然后快速扫了一眼包房。
屋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张起灵,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身穿粉红色衬衫,外套随意地搭在旁边的椅子背上,一脸淡淡的笑容,竟然是解雨臣。
吴邪后退一步,膝弯磕在椅子板上,一屁股坐下去,瞪大眼睛愣住了。
这个张起灵,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没有他的消息。”张起灵看了一眼门外偷着往屋里看的吴邪,目光快速落回解雨臣的脸上。
“我知道。”解雨臣拿筷子搅拌透明玻璃杯里已经冷掉的茶水,然后看里面的茶叶打着转缓缓沉到杯底。“现在问你不过只是习惯性的了,说实话,从他突然离开的那天开始,我就没奢望过还能见到他。”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3 13:45:00 +0800 CST  
10
“他希望你忘了他。”张起灵说。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你说的,但是这肯定是他说的,你不会说这么矫情的话。”解雨臣轻笑出声。“他供我念高中,上大学,现在我出名了,倒是也不辜负他花在我身上的钱。”
张起灵看着他不说话。
“哑巴,你知道么,他刚离开那两年,我经常梦到他,但是现在很少了,我太忙了,每天都累到躺下就能睡熟,没力气做梦。偶尔有那么一两次梦到他,但是我却看不清他的脸。不是看不清,而是记不得了,对吧。”
张起灵默默闭上眼睛,并没有回答。
“我现在的身份和工作,想见到他更难了。”
“我努力爬到这个位置,只是希望不论是电视报纸还是网络,他能够看到我,知道我过的还不错。”
“他都知道。”张起灵说。“你了解他。”
“我了解他,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和他说,也不会要求他什么。”解雨臣丢开筷子。“我们谁都留不住他。”
“你该走了。”张起灵扫了一眼他那正无声闪烁的手机。
解雨臣没应他,只是靠在椅子上懒洋洋看着手机屏幕,直到对方放弃挂断,显示出19个未接来电。
“假如有一天他联系你了,请帮我转达,我再等他两年,如果我毕业之前他还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在毕业典礼那天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从行政楼楼顶跳下去。”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3 14:44:00 +0800 CST  
11
“你这是在逼他。”张起灵的眼神并没有因为解雨臣的话而产生变化。
“我没有逼他,我是在逼我自己。”解雨臣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抓过外套穿好,然后戴上墨镜口罩。“我走了,你慢慢吃,这家的水煮鱼很好吃。”
解雨臣从包房出来的时候,吴邪还坐在门口发呆,直到人推门出去了他才反应过来。
“你在这做什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吴邪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张起灵。
“在这吃饭啊。”吴邪说。
“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张起灵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哎,等一下。”吴邪叫住他。
张起灵回头看他。
“啊,那个……”本来想问他怎么会认识解雨臣,不过又一想人家认识谁和自己有毛线关系,而且自己和张起灵又不熟,嗯啊了两声,弱弱地说:“路上小心哈。”
张起灵:“……”
灰溜溜回到胖子那,胖子正被他刚才的怂样逗得直拍桌子,他瞪了一眼胖子,目光落到外面站在门口打电话的张起灵身上。
梁湾这个新男朋友真的很不简单。
梁湾的长相在西泠大学这样有名的艺术院校也属于校花级别的,不过她虽然漂亮,性格却不是吴邪喜欢的类型,吴邪和她在一起完全是恶作剧和意外的产物。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3 14:44:00 +0800 CST  
12
之前和老痒、王胖子还有王盟一起打网游,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吴邪惨败,输了之后,那三个人起哄让他去找校花梁湾表白,没想到他玩笑的表白,梁湾听完想了半分钟,竟然同意了,把那三个人的下巴直接惊到了地上。
人家答应了,吴邪想想也不亏,没准慢慢了解一下真能成,两个人就开始了一段有点尴尬的恋爱关系。
吴邪挺认真对待这份感情,不过答应他的梁湾倒是好像没进入角色,依然出去吃喝玩乐,甚至很少见到人影。
当梁湾提分手时,吴邪心里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难过,但是一来女友和自己分手了肯定不舒服,二来她竟然是因为另一个男人,所以着实消沉了一阵。
如果说自己配不上她倒也不是,不论家境还是外貌吴邪都不差,梁湾和他在一起也算男才女貌,但现在看着张起灵,想到梁湾的性格,吴邪竟然有点感觉梁湾可能配不上张起灵。
对于这个今天刚认识的人,他只能用第一印象去判断,也不知道准不准,不过和他吴邪也没什么关系。
“吴邪,你看到他来这干嘛了么?”胖子问。
“吃饭。”吴邪觉得还是不说看到了解雨臣比较好。
“哎?还真是啊,没想到他这么省啊。”胖子感叹。
省什么省,一桌子菜没动几筷子全不要了!吴邪心里吐槽。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3 14:45:00 +0800 CST  
13
吃完午饭,王胖子回宿舍睡午觉,吴邪则向打工的咖啡店走去。
推开店门,门上挂着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声音,但是并没有引起吧台后面仰躺在长椅上睡得毫无形象的人的注意。
“老板,你抬头看我一眼行么?万一是顾客,看到你这个样子多不好。”吴邪无奈地说。
“啊……”一只大手艰难地抓住吧台的边沿,手的主人打着呵欠慢慢坐起来,揉着头发看着吴邪。“你来了啊。”
“老板,作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大白天就睡觉不好吧。”他完全忘了寝室里那个天天吵着要和床相亲相爱的胖子。
“老板我啊,再过四年就三十岁了,已经告别了朝气蓬勃的青壮年时代了,很快就要……”男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步入老年了。”
“老板,这根本不是一个二十六的男人该说的话好么?”吴邪轻车熟路地打开柜子拿出围裙穿在身上,然后开始洗之前收回来的杯子和碟子。
“那你说,我这年纪的老人家该说什么话?”
“二十六就自称老人家?老板,如果不活的积极年轻点,你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你找到了又怎么样?不还是分了?”男人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怎么知道?”吴邪吃惊地看着自家老板。
“哈哈。”男人没回答他,而是自己接了一杯冰水,站在窗边喝了起来。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5 18:39:00 +0800 CST  
14
吴邪在这家咖啡店打工快两年了,老板是个一直戴着墨镜的年轻人,第一次见到吴邪的时候自我介绍时说他叫黑瞎子。
吴邪感觉很奇怪也很有趣,但是并没有追问他真正的名字,就一直这么叫着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通过营业执照啊身份证啊之类的东西看看老板叫什么,不过说来奇怪,他在这里兼职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任何文件证件,有时候他甚至怀疑老板是无照营业,这是家黑店!
虽然是咖啡店的老板,吴邪见到黑瞎子的时候却不多。店里一共两个人,吴邪是兼职,只在客流高峰时间上班,另一个店员叫苏万,是全职员工。
吴邪来打工十次能有一次看到老板在店里,而且基本上他都躲在吧台后面睡觉。
店不大,装修却显示出主人不俗的品位,吴邪没看黑瞎子有什么文雅的爱好,举止和优雅也绝对挂不上边,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老板倒真是个奇怪的组合。
不过他不怎么在店里,吴邪也就懒得想那么多了。
“吴邪我肚子饿了你快去给我买饭!”黑瞎子反骑在椅子上看着吴邪开始撒娇。
“我是来咖啡店打工的不是给你跑腿的!”吴邪怒。
“店是我的,我是老板,所以你就是给我打工,快去快去,不算你偷懒旷工啦!”二十六岁的老年人开始卖萌。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6 10:17:00 +0800 CST  
15
吴邪叹了口气。老板的表情和语言明明那么欠扁,他却并没有感觉反感和讨厌,而且他竟然不讨厌老板这种嬉皮笑脸自来熟的性格。
“你要吃什么?”“青椒肉丝炒饭!”
“……”吴邪脱下围裙扔在吧台桌子上,拉出钱匣子拿给老板买饭的钱。
风铃声响起,吴邪头也不抬地说着:“欢迎光临!”就听见黑瞎子的声音:“呦,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吹来了?”
吴邪抬起头看清进来的人,当场石化在原地。
要么就没见过,一见就三四次,他俩缘分够深……深个屁!
“你怎么来了?”吴邪下意识问出口,完全忘了是老板先打得招呼。
“你怎么在这。”张起灵看到吴邪也有点意外,不过问完这句话立刻看向骑在椅子上嘿嘿傻笑的黑瞎子。
“原来你们俩认识啊。”瞎子站起身。“正好我要吃饭,哑巴你吃了么,一起?”
“他吃过了。”没等张起灵开口,吴邪就说。那一桌子扔掉的好菜啊!他现在想一想还感觉肉疼啊!
“你怎么知道?你俩一起吃的?”瞎子一脸发现新大陆的八卦。
“在餐馆碰巧看到的。”吴邪说。
“哑巴你下馆子竟然不叫上我!太过分了!”吴邪看不到老板的眼睛,不过他猜老板一定在瞪张起灵。
“我和解雨臣一起吃的,你要去么。”张起灵看着瞎子。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6 10:18:00 +0800 CST  
16
听到这句话,吴邪心里立刻开始咆哮“是解雨臣是解雨臣果然是解雨臣啊!”
再看瞎子,笑容半僵在脸上,然后慢慢垮了下去。
“吴邪,你去买饭吧。”听到声音的吴邪感觉有点不对劲,他看看老板,那样玩世不恭的不正经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疲惫哀伤的神色。
“老人家你没事吧。”吴邪问。
瞎子挥挥手让他快去,然后指了指座位让张起灵坐,自己亲自去给他倒水。
吴邪刚出店门就遇到了午休结束回来的苏万,他拉着苏万快速跑到店里人看不到的地方,把钱塞进他手里说:“去给老板买饭,青椒肉丝炒饭,我肚子疼,去个厕所。”
苏万爽快地答应了,还关心地问吴邪带没带纸。
自古屎盾尿盾屡试不爽啊!
吴邪等着苏万借买饭之由又溜达去了,连忙跑回店里和瞎子说“苏万去买了,我上厕所。”
瞎子没看他,只是微微点头。
张起灵看了吴邪一眼,吴邪急忙跑进厕所。
因为不是真想上厕所,吴邪就把门虚掩着站在门后,这样他们看不到自己,自己又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老板和张起灵进行关于解雨臣的对话,这可是大爆点啊!
吴邪感觉自己的八卦之魂燃起来了。
张起灵心里暗叹吴邪怎么好奇心这么大,但是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不让他听到。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7 10:53:00 +0800 CST  
17
“解雨臣让我转告你,如果他毕业之前你不去见他,他就死给你看。”
“我见过的死人多了,他想吓住我得死得恶心点。”瞎子懒懒的声音响起。
“如果你认为‘当红影星解雨臣毕业典礼当众跳楼自杀’这个新闻不够恶心,我没什么意见发表。”
张起灵听到厕所有什么东西被碰到地上的声音,瞟了一眼厕所,然后继续看着瞎子。
“让他跳,这不还有两年呢么,小孩子没定性,过几天说不定就被别的事吸引走了。”
“他是你养大的你不了解他么,他放出来的狠话,什么时候食言过?”张起灵的声音依然没有一丝波澜,让吴邪有种错觉他们谈论的并不是那么震撼可怕的事。
解雨臣是老板养大的?解雨臣要见老板?张起灵能见到解雨臣,也知道老板在哪?那老板为什么不去见解雨臣啊?
贵圈真乱!
吴邪从厕所出来,还不忘冲了次水表示自己上过厕所,见坐在那的两人都没注意自己,就穿回围裙老老实实站在吧台后。
反正现在店里没客人,我站在这也不算偷懒。
他拿着抹布在桌子上擦来擦去,注意力却全在那两人身上。
“我现在不能去见他。其实我打算这辈子都不再见他的,对他对我来说,都不算好事。”
“你们做什么决定和我无关,有什么后果也和我无关。”张起灵说。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7 10:54:00 +0800 CST  
18
“这是自然。”瞎子说。“梁湾的事已经很麻烦你了。以后那孩子再叫你传话,你就说联系不上我,让他别费力气了。”
梁湾?吴邪擦桌子的手停住了。怎么又扯上梁湾了?
“行了吴邪,别偷听了,过来吧,我们和你说清楚,省的你瞎想。”
瞎子突然提高声音,把吴邪吓了一跳。
“老板,我没瞎想,你们聊你们的,我干活。”吴邪挠挠头发说。
“过来吧。”张起灵说。
“啊?好吧。”吴邪放下抹布走过去,在瞎子身边乖乖坐好。
“我不喜欢梁湾。”张起灵开门见山。
“不喜欢她为什么和她在一起?”吴邪想站起来,被自家老板抬手轻轻一压肩膀,腿瞬间没了力气。
“你急什么,你不是也不喜欢她么。”瞎子不在乎地说。
吴邪张了张嘴想反驳却不知道说什么,眨了两下眼睛才说:“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她?我不喜欢她能和她交往么?”
“行了行了,你以为我瞎看不出来啊。”这屋里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人说出来脸都不变一下颜色。“那女人和你在一起的同时和多少男人还保持联系你知道么?你俩一起出去吃过几回饭?在我这打工从来没见你接过她的电话,也没给她打过电话发过短信,这是恋爱中的年轻人的样子?”

楼主 Feikas  发布于 2014-11-07 13:43:00 +0800 CST  

楼主:Feikas

字数:415548

发表时间:2014-10-27 16: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1 16:26:25 +0800 CST

评论数:1670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