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婷相依】 『原创』☆【重生劫】

当一切来的是如此意外,又无法选择的人生,是否还有那个机会,让我们相守至永远,那怕是只能让我静静的守著你,但我还是盼望著那一天,你会醒来对我再说一次...
「我爱你,永远比你爱我还要多一点。」




本来是为了促进跟同事阿姨之间的话题而第一次追八点档,意外地陷入坑,然后就开始跟自己想像的故事结合,文笔不好,烦请见谅。
PS:因大部分剧情为上班神游手机码字,若出现奇怪片段请自行喀片。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29 23:16:00 +0800 CST  
小i爬下床,跑到医师前开心的说著『方叔叔,我可不可以去看樱花,你给我请假去玩好不好? 』甜甜的笑容,又再次深深得刺进方医师的心中,因为他想起,妈妈只有在跟她说著以前的回忆时,才会偶尔露出久违的笑容,甚至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妈妈曾经在提到樱花时露出甜美的笑容...


『方医师! 方医师! 』琳在看著小i对方医师使出小朋友的眼光闪闪攻势,却一脸冷冷恍神发呆中的人拍肩叫喊著。


『啊! 对不起... 琳。』方医师急忙向琳道歉,接著蹲下去摸著小i的头,和蔼地说『你今天乖乖的把检查做完,然后我去给医院请假,再打电话跟爸爸说,好不好? 』,看著穿著尺寸略大病服,眼神发光直点头的小i,方医师微笑的拿出手机,转过身去拨打电话给小i爸爸。


『道尔森,事情是这样的..................,你放心,我也会跟在i身边的,你就交给我跟琳吧! 你跟衣里就不需再跑一趟了,是...是...好...』


挂断电话后,方医师帅气的转过身对著她们,微笑著扎了眼,意思一切OK,接著...就听到一大一小的欢呼声环绕在病房内。


第二天,方医师开著休旅车载著小i与琳,来到了位於郊区的住宅区。其实i家是有专属司机管家的,只是因为像这种热闹的祭典,一台加长豪华劳斯莱斯出现真的没那麼方便...


『对不起,请你们稍等我一下,我想先回家一下告知我妈。』方医师下车小i也解开安全带开门跑下车,拉著方医师的大衣衣角,跟著走进去,方医师也只是笑著就走进家门。


回家后的方医师,慢慢的走到某个能找到母亲的房间,敲敲门进房后,果然就看到一位美丽的女性,正坐在床上靠著床头,手中正拿著本书,而旁边静静躺著一个人...


『妈,我回来了。』方医师露出了元气满满的笑容,大声说著。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29 23:19:00 +0800 CST  
在外头等候的琳终於看到开门的一行人,晓尧推著轮椅,小i让晓尧妈妈牵著,笑嘻嘻的走出来,五人一同前往华府樱花祭活动。
到地点后,开心的小i到处跑,琳则负责追人,就差没绑起来而已,方晓尧则陪著两位母亲在后头慢慢走⋯


「妈,姐说她开完会会直接从超文明总公司过来,今天方氏机构跟超文明的罕见疾病医药方案正式启动,妈咪当年留下的关键资料相信未来妈咪跟小i一定都非常有帮助!」


「嗯,这些年你们姐弟都辛苦了,你跟思婷一个进方氏帮小熊一个为了罕见疾病研究,两人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她⋯」
晓尧妈妈边说边从后方抱住轮椅上依旧沉睡的人,红了眼框,看著周围粉红茂盛的樱花林,落了泪,心底诉说著
(曾经这是我们共同的回忆,为何你却不再睁开眼,牵起我的手走向我们说好的未来十年二十年⋯)


满满人海中,终於找到一个很是不错的位置,草地上已准备了日系风格的毯子与餐点,小i嘟著嘴,看著旁边站两排的佣人与方圆五百尺外的黑保镳,外加温和白须管家一枚,直接钻进晓尧妈妈怀里,**哼**的老大一声,像是怕全世界听不到一样,琳虽然老早习惯这阵仗,但是在看到小i发现身边出现一堆穿西装打领带的人开始叮咛她,别这个别那个⋯最后管家也出现,她就了解到这接下来的发展了⋯。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29 23:22:00 +0800 CST  
不好意思,因为是上班即兴写的,可能会有些非常不合理,外加⋯上班脑补没法这麼快⋯所以,就先发到这了,晚安~
Ps:这篇基本上方思瑶是个衰神,请可以接受再看,人物也很多新角,至於电视剧人物⋯会不会穿插我也说不准,都看上班状况。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0 00:38:00 +0800 CST  
接下来是回到过去告诉大家为什麼院长昏迷28年了⋯
上班去~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0 07:46:00 +0800 CST  
《第二章》
你我曾经是小三与大老婆的关系,但现在的我们却彼此相爱,但⋯我们有资格永远拥有吗⋯?


在kiss集团20周年庆祝游艇上,贵宾云集,沈曼娟依依招待客人,虽然说是周年庆,但其实就是想推动医美事业做的宣传活动,集团跟集团的聚会,彼此也是寒宣交际生意的地方,这当然,除了kiss在台湾的合作关系伙伴,天成集团、济仁医院等,还有海外专人来访,这也让她忙到连跟老朋友讲两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甚至某些小状况也没发现⋯。


张秀丽气冲冲的从甲板走进来,后面跟著谢子奇,刚刚在外面的谈话让她几乎躁郁症要发作,低声自言自语的牢叨著「这ㄧ切都是方思瑶⋯ㄧ定是她洗脑晓婷⋯要破坏我们母女的感情,为了晓婷的未来,我会不惜一切的代价...叫她离开晓婷,或者...只要让她永远消失就行了⋯」


眼神逐渐由急躁转为阴狠,谢子奇连忙要拿过她的包包赶紧拿出药来,但或许是过於慌张动作太大,撞到了两个路过的年轻女孩,其中ㄧ个短发比较毛燥的,因为手上的红酒泼了她ㄧ身晚礼服,这可让她无法淡定了⋯最讨厌黏黏的。

谢子奇急忙道歉,另ㄧ个女孩温文长发戴眼镜的女孩说没关系,接著变很温柔的帮忙想擦拭乾礼服,俩人说不出的默契,让已经很闪眼的张秀丽想到自家女儿刚刚在外面的情形,再度抓狂了。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0 12:32:00 +0800 CST  
这边的钟伟哲与柯展裕神秘的不知道在讨论著什麼,被支开的金佩芳百无聊赖的到处走走逛逛,来到了自助吧!想说看点餐点,走著走著眼角瞄到了ㄧ到蓝光闪过,她被吸引了缓缓走向ㄧ只配带著玉珮在腰间的女孩。
虽然她的目光完全被玉珮所放射出的幽幽炫蓝光芒给迷惑,但嘴巴还是犯贝戈戈的讲出「都什麼年代了还有人腰悬玉珮,现在是在清朝吗?演戏说台湾喔!」
虽然讲的不大声但是耳尖的二人早已听见,只是没戳破的对她微笑,不过其中ㄧ人却彷佛恍然大悟ㄧ样对著她走来喊了声「金董,你好。」佩佩愣了一下,眼前这长相摆明是无害生物的人,怎麼会叫她金董,那是她爸好不好!
这时,刚好带客人来到自助吧的沈曼娟看到后走过来,跟佩佩打了招呼,看向俩个年轻女孩,在助理提示下,沈曼娟惊讶的表情出卖了她,因为眼前两个看起来起码小她一轮的人竟然是''隐林阁''的代表,这太不科学了,一秒变淡定,笑容满面的举手说「你好,我是kiss集团的沈曼娟,欢迎您俩位的到来!」
「你好,敝姓艾,单名尹字」长发女孩握手说道。
「青林」短发女孩简洁的说,顺道翻了手算是打招乎。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1 07:26:00 +0800 CST  
〔第三章〕
死亡
「方医师,你好,我叫艾尹,因想与您洽谈关於医疗合作的问题,希望能约ㄧ个时间,让我们能坐下来聊聊。」艾尹很礼貌的跟方思瑶握手,俩人简短的洽谈著,为了不打扰对方太久,艾尹从包裏拿出了名片,ㄧ张黑色深具质感的名片上,只写著''隐林阁''三个镶金的文字。
方思瑶其实本来就很纳闷眼前的年轻女孩竟然说要跟自己谈合作,ㄧ张看起来价值不斐的名片却只印了三个字,不过''隐林阁''⋯好像在哪听过⋯。
艾尹依旧带著些许稚气的笑容对著方思瑶,她接著又拿出一块带著外圈散著浅蓝光芒的玉珮,外型跟深玄蓝几乎一样,但是小了一些,交给方思瑶,用著不予许拒绝的口气说「请方医师务必收下这件物品,若是将来遇到任何问题,可以拿这两样来隐林,阁内的人与我都将会满足你尽可能的需要!」
拿到玉珮后方思瑶手中竟有一种力量似乎在手中化开,中央透澈的白玉,慢慢的浮现用恰似古篆体写的一个''恤''字。
(想不到你竟然会把蓝玉给她,凭什麼我要买说是无价之宝,转头却是送给她,到底她有什麼好,为什麼连女人也爱她还不只ㄧ个,为什麼爸爸总是信任她,明明她就是个杀死我孩子的杀人凶手,凭什麼可以拥有那麽多!)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1 11:51:00 +0800 CST  
艾尹离开后,方思瑶又独自一人了,她想著江晓婷是不是一会儿会回来找她,所以她也没离开的打算,她拿起了刚刚被放在一旁的酒杯,夜晚的凉意,需要让她来点酒驱寒⋯
「呃⋯这酒⋯」喉咙ㄧ阵又一阵的刺痛,开始慢慢的向体内燃烧,痛的感觉让她的脑袋像是失去了运作,连双眼都开始模糊⋯开始出现了多重的幻影,让她无法分辨真假,只感觉到有好多人正对她露出了狰狞笑容,也开始出现了声音...
「方思瑶,你让我失去了一切,我要你付出代价。」
「方思瑶,自从你回来台湾后就处处与我作对,你以后没那个机会了!」
「方思瑶,我给过你机会,但这是你逼我的。」
「方思瑶,你害死我的孩子,所以你该死!」



「方思瑶」「方思瑶」「方思瑶」「方思瑶」「方思瑶」「方思瑶」
「一切都是方思瑶!」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1 11:53:00 +0800 CST  
已经无法思考的大脑,让身体不受控制,感受到有人的靠近,本能的害怕只能让她从口中惊慌带著沙哑声叫著⋯「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全身颤抖著,感觉到自己已逼近疯狂,等到退无可退时已到了船头,身体的极限也已爆发,吐了口血身体僵直的向后仰,跌入了海中⋯



「方思瑶,当年你想与我同归於尽,现在我就了了你的心愿,但就恕我不奉陪了,哈~」
ㄧ道影子迅速飞过,没人看的清,但是⋯出现了第二次的水声⋯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1 11:54:00 +0800 CST  
港口


警方拉起了封锁线,扣留所有船客,封锁线中央躺著ㄧ个人被白布盖著。检查官郑义走进管制区内⋯翻起白布确认死者⋯方思瑶。


他没注意的是⋯她手中缠著的东西,正发著难以发现的蓝光。


大多的人都是吓著的,但他们也是经世面的人,反应都不会太久,只有几人露出不太ㄧ样的表情⋯
他⋯是高傲的笑著。
他⋯是信心的笑著。
她⋯是放心的笑著。
她⋯是低沉的笑著。



她⋯是直接晕倒了。




在台大医院急诊室,送来了一辆疾驶的救护车与警车,被抬下车的患者,正被一群医护人员七手八脚地紧急推往手术室,当门关上的那一刻,手术灯亮起,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医生,已经将病患血液送往化验。」
「医生,病人血压心跳状况出现急速下降!」


"逼............"


「医生!」


「准备电击!」


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


「时间,2014年3月25日凌晨4点05分,病患方思瑶宣告急救无效,死亡。」


被盖上的白布,还未被送离手术室,旁边的所有护理人员已然全部倒下,而方思瑶的尸体,也不知去向...




==============================================================================
外人只是前面出现打酱油而已,艾尹像院长,青林偏晓婷,在我的故事里,艾尹就跟院长一样,只负责坦,动脑袋的都是青林,抱歉让大家疑惑,因为讲故事给我哥听(没看过瑶婷),所以内容偏多在解释吧!
后面会把任务都交给院长二人组了。
PS:至於关系的解释....我....想的太长了,借我一点时间厘清好了。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0-31 18:08:00 +0800 CST  
『第四章』
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我所做的一切,希望你能谅解,虽然我不知道,这麼做将会对你的未来产生极大的变化,但这一刻...我狠下心的选择沉默。





一天后...


济仁医院里,谢家人马正围绕在江晓婷的病床前,当然,也有钟伟哲,医师检查完后,确认只是情绪激动造成的昏迷,小孩也没影响后就离开了,当江晓婷终於缓苏醒,开口第一件事就是在问方思瑶,但得到的答案终究是她不愿知道,之后钟伟哲支开了谢家人,来到她的面前,质问她为什麼会这麼关心方思瑶,为了复仇,她找了方思瑶是好姊妹与不希望肚子里小孩的爸爸是杀人凶手的理由搪塞他。


(钟伟哲,我一定会替思瑶报仇的..)


江晓婷让钟伟哲帮自己办了出院手续后俩人走向了地下停车场,趁著钟伟哲不备,拿著不知打哪来的棍子将他敲昏拖上车后座,驶离出医院,远远看到事情发生,却连呼喊的还来不及的谢子奇赶紧追了出去。


====接下来这里请自行脑补音乐=====


山崖边,江晓婷缓缓地推著车,准备给钟伟哲来个女性的复仇,在她的心理,他害过她千百次,她是她...脑里想的还她...


「思瑶,等我带这人渣去地狱,我就去陪你,你说好不好? 你可得等我,别走太快了...呵⋯」笑的凄美,令人了心碎,如此美丽的女人却正做著...企图谋杀的举动。


看著车子终於被推下山坡,她笑了,她大笑的叫嚣著钟伟哲这就是你的报应,疯魔的状态,直到赶来的谢子奇将她拉离了崖边,直接带入车里,肇事逃逸,才结束了这场小三密谋杀人事件。



「这姊姊也太酷了,我们应该会很合...不过我想家里两个人应该不愿意见到你变成杀人凶手吧...唉~ 真是麻烦。」
只不过是想到医院追查游艇杀人事件的青林,没想到遇到这一出好戏,默默地飞身下山崖,在车子没爆炸前将人丢出车外报警后才离开。


青林一路开著深黑BMW Z4一路飙回郊区住宅。




===这段太HIGH了,请原谅我的拷贝贴上===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1 12:38:00 +0800 CST  
「你真的决定这麼做? 」


「恩...时间太紧急了,再不决定她就真的会死,阿桂,我打算让她用药换血,请你帮忙协助,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什麼问题,若是出现当年的情形,一定要想办法弄醒我。」


「我知道了!」


看著眼前俩人开始紧急治疗手术,她走出了房门,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冰冷的语气,透露出与她年龄不符的戾气...
「古月先生,帮我通知欧洲那边,计画开始执行,还有给我弄一间公司。」



回房后


看著盘坐在和室木板上的俩人,前面正是先前失踪的方思瑶,脸色已回复红润,但是被针灸的全身像刺猬一样,而后方的艾尹,正双手贴合著方思瑶的背,认真坚定的输入真气,看著她双眼已呈现一红一蓝,脸色变得惨白,额头止不住的薄汗,就知道这家伙一定又是动用过多力量了。


「换了多少? 多久了? 」


「血应该有1000cc,这两天共吃了两颗死药,小尹昨天有先帮她强制驱除体内过多的药物毒素,今天我改控制死药不让它药效急速扩散,等小尹输入完真气体内血液完全融会应该就没问题了。」


「哇靠,尼玛...再强也不是这样玩的,她不知道她的血是多珍贵吗? 我计画才刚刚开始,她可保证绝对不要给我出错!」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1 21:16:00 +0800 CST  
半个月后...
床上的人终於醒了,只是想坐起来而且却感到脑袋一阵晕眩...
这时艾尹开门走进来,看到这情形连忙协助让她坐好,并开口叫唤外面的人进来。方思瑶看著眼前,不熟悉的三人,或许是昏迷太久或者是频死药物中毒溺水的后遗症,不管了,反正她现在人还是懵的,身体感觉像上万只的虫蚁在流串啃咬,那反正就是痛到骨子里去了⋯
「你⋯们⋯是谁⋯? 我⋯在哪⋯里? 」
三人面对方思瑶的问题,面面相觑,坐到房间内的沙发椅上,艾尹正经地说道「方医师,我与你第一次的见面应该是在kiss集团周年游艇上,我叫艾尹,旁边两位是桂儿与青林,是我的朋友,这是我家,不过请你放心我们不会害你。」
这时方思瑶才想起自己好像真的记得这一个年轻人,还给自己一张名片与一块蓝玉,不过自己后来好像...独自喝了红酒,然后就不太记得发生什麼事了...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2 10:23:00 +0800 CST  
不过回忆总是特别的,刚醒来的喉咙想再开口却是沙哑无声,这也让她想到了,对!!! 酒有问题,她当时好像中毒了,摸著自己彷佛还能感受到当时喉咙的炽热感,眉宇开始锁紧,情绪逐渐因为恐惧而开始焦虑颤抖⋯
艾尹走到床边,手扶上她的肩,ㄧ道道暖流,使她慢慢地回复原本急促的呼吸,但自己却咳嗽不止了起来。
「你的身体因为过於虚弱导致回复力较慢,先把这半颗药吃下去,然后我能知道你之前发生过的事吗?」桂儿拿了床边的半颗黑药丸与水递给方思瑶。
方思瑶刚拿过就闻到一股比臭药丸还恶心的味道,吃下药之后,ㄧ整个就是苦啊!
接下来短短五分钟,血液的燥动,将痛苦尽数冲破,心脏从原来沉稳却微弱,这时也开始强而有力的跳动著,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运转效率就像年轻了30岁ㄧ样,不,甚至是更强,原先所有的痛楚,ㄧ扫而尽,精神也变回跟以前一样的自信傲然!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2 17:55:00 +0800 CST  
应该说是恢复成青春的肉体了⋯
身体机能全部改造,比SKII还有效!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2 20:56:00 +0800 CST  
「想不到,你竟然能迅速接受这药物的荼毒而没事,果然是我们要找的人!」青林清冷的表情看著方思瑶的变化,一丝不易令人查觉的狡黠笑容浮起。


「方医师,你好,我⋯算是中医,所以方便我为您把脉吗?」

听诊过后,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对著艾尹青林说「一如预料,血液没有出现排斥现象,如果没有意外,时间到了,就会完全恢复,但是小尹你为了帮方医师快速融汇血液与药物,输入的真气或许是碰到了熟悉的血液,迅速的刺激,看来⋯你直接帮方医师打通任督二脉了⋯」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2 22:01:00 +0800 CST  
青林满意的嘴角上扬,接著说「我现在有件公事与私事要跟你说,先说公事好了,我们是**隐林阁**的人相信艾尹已经跟你说过了,这玉请你妥善保管,我不希望你再弄丢了(接著直直的抛给方思瑶,是有**恤**字的那一块),这是隐林给你的认证,见玉如见人,可直接代表上位者,我们希望你能加入,并且协助研发**死药**(手里突然有盒药盒出现),这种药的作用,相信你亲身体验过了,所以我不作解释。」


方思瑶其实不是很能懂对方为什麼硬是要自己加入隐林阁,甚至不惜给了貌似不小的权位,她直觉反应其实这应该比较像是帮派吧⋯


有点想撇清关系的说「你们不是已经研发出来了吗?为什麼还需要再投入研究,甚至是找上我?我想我⋯只是一个台湾医院的外科医师,应该帮不上你们的忙吧⋯很抱歉!」

「这药是假的,原来不应该是这样的,太过於原始的药材所提炼出来,造就它异常强大的药性,容易使人体产生依赖性,你会克制的住,只是因为我用内力与阿桂施针才强行压下,放心⋯你会没事的!」艾尹没有说实话,因为她看过太多真人自爆了,她不想方思瑶有阴影,会影响研究,所以很难得的说了谎言。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3 12:31:00 +0800 CST  
想想刚刚吃完药后,那令人著迷的药性,看著自己握了握双手,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要形容,应该就是七龙珠里的仙豆了吧!但是转眼又想,这充满全身的力量,太可怕了⋯如果流落到军方或有心人士的手裏,后果可不堪设想,想著想著便坚毅的对著三人说「对不起!虽然你们对我有救命之恩,但是请恕我无法答应!」
青林轻藐的看著方思瑶,想著这阿姨到底是想到哪去了,冷洌的笑著说「你想不答应也不行了,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活生生的活体白老鼠,你确定你能反悔吗?还有⋯我记得还有一位江小姐,如果你希望她来当我的试验者,我也很乐意。」
她这些话是带著恐吓意味在的,因为她不接受拒绝!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3 19:10:00 +0800 CST  
「你已经死了!」



简洁有力的五个字足矣令她再次抓狂,呼闪呼闪的眼睛,向闪红灯一样的在变换,要不是被点了禁锢,应该又要爆炸了。


「晓婷⋯晓婷!我要回去找她,快放开我,她知道一定会担心的!」


看著她不停的颤抖流泪,青林这时眼中才出现了一丝暖意(这俩人也太有爱了吧!要不要这麼八点档,一个不顾自己身体一切回到她身边只为了让她放心,一个不顾自己身怀六甲杀人只为了帮她报仇,天杀的果然够狗血!)


「她没事,我会帮你照顾她的,现在你要的是修复好你自己的身体,你以为死药能帮你一辈子吗!这裏是最后一盒,我希望你能协助我们开发,我们没有任何商业或军事用途的,我也能保证!」青林不再冷言冷语,但她依旧隐去了江晓婷疯狂大爆走新闻。

「所以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吗?」方思瑶恢复了一贯的冷静,闭上了双眼说道。

楼主 cindy00149  发布于 2014-11-03 22:25:00 +0800 CST  

楼主:cindy00149

字数:264974

发表时间:2014-10-30 07: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09 13:11:34 +0800 CST

评论数:54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