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脑洞+胡言乱语17-我的森(苏凰)

我的森作者:goofaround分类:女频/同人排名:第6名

平均分

4.78

351人评价

5星92.59%4星1.71%3星0.85%2星0.57%1星4.27%一楼祭长苏跟霓凰


这篇可能比较长,所以决定单独拉出一篇来放外头。其余的16个故事都在这里:

http://tieba.baidu.com/p/3597703172?fr=frs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6-30 11:35:00 +0800 CST  
前提:



1. 没有聂铎。



2. 霓凰并非一定要守,唯心而已。只是曾经沧海,被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孩爱过,她没找到更好的…简言之就是沙子版希望霓凰眼界高点。



3. 长苏一直很爱她,只是自制到极点。



4. 这篇架空的厉害,许多场景跟回答都会不一样了。乱改榜榜原文非常不好意思。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6-30 11:38:00 +0800 CST  
“哎呀你别闹,看你,我刚分好的梅果子全散了。”坐在树下的少女气鼓鼓的噘著嘴。

“干嘛分,都很甜呀…噢,这个涩。”身旁的少年眼睛一转,慧黠道:”啊,原来是’嫣红嫩紫凭侬挑’。可人家都是郎给妹挑,你怎麼对我这麼好?”

“你说甚麼?谁给你挑?谁要对你好?我就是分两堆,一人一堆,你不许抢我的。”少女胀著了脸,红扑扑的简直跟熟透的梅果子一个颜色。少年恣意地大声笑著,随即用力抓住了少女的手,躺在了草地上。少女甩了半天没甩开,反被少年一带,也跟著并头躺下。

“林殊哥哥你很坏。”少女索性不理他,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白云如团团绵羊一样,只是似乎每只羊都在咩咩的笑。

“可霓凰你来不及了。”林殊眉眼弯弯,尽是种得意之色:”皇帝舅舅刚刚下旨把你许给我,你是我的人了。”

“我才不是。我是爹爹娘亲青弟跟自己的。霓凰侧头哼著,只见林殊一个危险的眼神望过去,随即伸手轻点霓凰腰际,霓凰怕痒,顿时笑不可抑。

“说,你是谁的?”林殊恶狠狠地问。

“我是我自己的…最多将来带上你,我们一起玩。”霓凰一点也不怕,回瞪著林殊,看了片刻,两人都笑了。

林殊噙著笑,温和的看著她。霓凰只觉得他的睫毛,像极了飘垂在翠湖边的柳树嫩芽,又像是蝴蝶泉边的翩翩比翼,小翅膀扑呀扑的飞舞。

而他的眼睛,乌黑的发亮。彷佛是梅里雪山上看到的星星,温柔的像滇池里的倒影,又好像阿庐古洞深邃的让人不自觉得想要永远凝视著。

然后是他的眉,他的唇,他的…………。

这就是我的人了…霓凰模模糊糊的想。他这麼漂亮,这麼好,怎麼可能会是我的?

可他却这样霸道的问我,我是谁的?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6-30 11:39:00 +0800 CST  
霓凰不说话,只是慢慢的拿食指与中指交错轻点,顺著林殊的右手臂点爬上去。林殊抿住唇,眼睛更亮更黑更深。霓凰的手指触及了林殊的手肘,却感觉指下一道粗起的皮肤,不由得问:

“这是什麼?”

“伤疤。”林殊很骄傲的的开口。

“你还得意?”霓凰说不出心里的感觉,似乎有点酸涩,又用手温柔的抚了抚:”很痛吧,以后要小心。”

“这麼一小道,哪里会痛。你看你看。”林殊猛的坐起身,一把拉开领口漏出肩胛骨上的ㄧ道深疤给霓凰看,凸起狰狞,显是当时伤的极为严重,只怕深可见骨。

“有倒刺的箭羽,父帅割开了倒刺旁的肉,一把拔了出来我都没喊痛。”林殊更得意了:”父帅说,男人的疤就是勋章。”

霓凰看著那块勋章,不知道为什麼忽然间心头疼痛,忙闭上眼睛别过头去。

“啊,你怎麼哭了?你别哭嘛,一点也不痛。”林殊急忙把衣领拉好,又躺回原处,伸手握住霓凰的手:”真的不痛啦,早知道不给你看了。”

“我哪里有哭,就是沙迷了眼。”侧过头去抹了把眼睛的霓凰软软的回了句嘴,却是让林殊低低的笑了起来。良久方道:

“最多以后我小心点,不留疤让你掉眼泪。”

“好,答应了可不许赖,不许留疤要不我跟你没完。”

“你当然跟我没完,我们有一辈子呢。”霓凰又瞪了林殊一眼,后者却笑眯了眼:“等所有的仗都打完了,我们到处玩好不好?我们可以跟当年父帅一样,化名闯荡江湖快意恩仇。”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6-30 11:40:00 +0800 CST  
霓凰温柔地说:”嗯,那你想叫甚麼名字?”

“让我想想…殊字的半边是朱,也就是红色,那我单名一个赤好了。”

“那我叫霓凰,半边就是雨跟白…嗯,白色的雨那就是雪了。”

“雪?!你哪点像雪?你明明就是只冒火小凤凰,凶的很…啊,你别掐我。”林殊想了想:”凤凰羽禽,你该叫’羽’才是。羽儿…羽儿小凤凰,多美。所以我是赤,你是羽...嗯,父帅说如果不出意外,最晚年底以前我就可以拥有我自己的营。决定了我要叫它赤羽营。”

“怎样,你这位来少帅夫人可威风?”林殊的眼睛亮晶晶。

“林殊哥哥…你很…坏。”霓凰眨著眼睛,唇畔却凝出一抹笑,好甜好甜,像嫣红的梅果子化在了口里。

“姓呢?”林殊不怀好意的嬉笑。

霓凰撇了他一眼:”我姓穆,音同木,反正不姓林。”

林殊本来想反唇,听到这里却忽然住了嘴,反而脸上一红,低低道:”所以你姓木,我姓林,合起来就是一个森字,就是好多好多的树,就是好多好多的…孩子。”

“啊,林殊哥哥你胡说甚麼呀?你你你…”霓凰羞红了脸,想坐起身来却忘记自己的手,仍被林殊紧紧握住。林殊一用力,霓凰反跌在他的胸口,来不及反应,便被一把抱住。

“你不给我生孩子?难道要我娶几房侍妾?”

“你敢,我告诉你,以后连丫头也不许。最多我吃点亏,服侍你。”林殊始终把她攫在怀里,霓凰动不了也怕他有更过分的动作,便乖乖伏著,只是口里不让。

“我告诉你,即便我…暂时…生不出来,你也不许,最多…最多我努力点。”霓凰越说越小声,如果不是林殊自幼练功武艺高强,只怕也听不清她在低哼甚麼。

霓凰枕在林殊胸口,听见他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两人都不说话。林殊更用力地抱住霓凰,低沉宛若耳语却似允诺:

”谁在乎!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是我的整座森林。”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6-30 11:40:00 +0800 CST  

谁在乎!只要我们在一起,你就是我的整座森林…我的…整座…森林……

霓凰猛的起身,自迷茫中惊醒,一看,天色才方方拂晓。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

是魇住了,可这梦里不断重复的回忆却是如此清晰,那时的少男少女多麼欢快无忧?只是现在…

独木不成林,而自己的森林早在十二年前,被梅岭的那场大火烧得乾乾净净,白茫茫的大雪一覆盖,什麼痕迹也没有留下。

“林殊哥哥…你很…坏。”霓凰默默的哼了句。是的,很坏,总是时不时就在以为模糊忘记的时候,重新跳出来提醒自己一次。

霓凰甩了甩头,似乎想把所有忽然冒出来的软弱自脑中驱散开来。今天,今天可是场重头戏。青儿上个月已承爵,皇帝要挑人给自己赐婚,别人瞧著是眼红艳羡,只是谁知道被后的政治手腕,是多麼冷酷可悲?

比武招亲,只怕是自己唯一能为自己争取的事情。总要努力试试不伤朝廷颜面的抗争,这样,自己至少有一半的机会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是决意守身,年少时的懵懂留在心头的,只怕早已变成了如亲人般的怀念。长孙很好,张将军很好,他们都很好很好…

只是他们还担不上…我的整座森林…我的森…。

霓凰翻身下床起来洗漱,多年来的军旅生涯,总惯以冷水汲面,更增清醒。只是今天俯身看著铜盆里的倒影,却忍不住带上了几分痴意。

水里映射出的自己已不再是少女模样,至少没有那对澄澈乾净,不知人间疾苦的眸子。轻轻将手自颈子向下摸索,只觉触手疙瘩,毫不平滑。这些都是多年浴血征战在身体上留下来的印记伤疤。

他说伤疤是勋章。只是凤凰浴火,谁都赞叹铮铮烈焰,光华灿美,却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浴火,有多麼痛多麼难以承受?

一把将冷水拍上面颊,溅起无数水花。爹爹娘亲还有…林殊哥哥,霓凰是自己的,霓凰会走的好走的稳,谁也不需要担心。

我会自己好好的。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1 12:07:00 +0800 CST  

“这麼早,姊姊起来啦!”小王爷穆青笑嘻嘻的走进厅堂里,见到姊姊已斯斯文文喝著浆:”是不是紧张呀?”

霓凰看了穆青一眼:”这有甚麼好紧张的?”

“说不定里面有为来姊夫呀,当然别像那个短命的…。”

“小青。”霓凰喝道:”满嘴胡噤什麼。你已经承了爵,凡事都要沉稳,说话要经过脑子。”

“好啦姊姊。”穆青拉了张椅,坐在姊姊身边,拿起个酥饼,刚啃了两口,满嘴芝麻的又问:”姊姊就真的一点也不好奇未来姊夫的样子?”

霓凰饮尽碗里最后一口浆,拿绢抿了抿,这才回道:”有甚麼好好奇的,打的过再说吧。”

“苏先生也要来呦。”穆青追了句。

苏先生…霓凰在心里画过一道,说不出来的感觉。

初见苏先生,是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麼,他忽然以布衣白身,自称苏哲,只携一仆来到云南求见自己。因战事危殆,本来是没有时间见他,但他呈上的军略草图,以及对应的水战方针,著实令自己大吃一惊。

破格用人,连身家背景也不知道,本是战时大忌。但不知道为什麼,打从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位苏先生,第一次直视他的眼睛,无来由的便知道,他,足以信任。

他的眼睛,黝黑宛若故人。但眼神,却更是沉稳内敛,光晕皎洁,好似月华。

他以谋士之身,层层毒计,连环相扣,似乎比自己更加了解战场变化,人心弱点。短短不过十日,首战便宣告大捷。自己麾下本持怀疑态度的人,也不再持反向或是观望态度,反而众志成城。之后众人齐心更是趁胜追击,一举焚毁敌方补给大船,使敌难以为继,惨败下仓皇逃逸…连穆青这个平素绝不服人的,看著苏先生也是眼里崇敬脸上发光。

自己有一度,甚至想…也许树苗,也有机会长程参天大树,甚至一片森林…………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1 12:08:00 +0800 CST  
霓凰本想请示朝廷,加表封赏。但先生却总是摇头不允,显是人各有志。霓凰因为对苏先生万分感激敬重,不愿违逆,只得作罢。想他一介清高澹泊之人,只怕也不愿意在庙堂之上受到拘束。

只是苏先生虽高洁雅致,却是身体不好,一个多月下来,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常以袖掩口咳个不停,后来似乎还引发带血之症。自己每次相劝保重,来日方长不急於一时,他便是微微一笑,继续低头埋首撰写方略,夜夜都至鱼肚见白,这才熄灯。

只是霓凰始终想不明白,苏哲,究竟为何如此这般沥血相助?

某夜,因为先生咳喘得著实厉害,状似不好,下人来报便延请府中大夫看诊。但夜深后,自己仍是放不下心,悄悄披衣汲鞋,独至客院之中。却是发现苏先生的房里,除了平素护卫之外,尚有另一人影。

霓凰一惊,刚想扬眉喝声,便听到屋内两人低声交谈:

”我不走…咳咳…虽然方略…咳咳…写的差不多了…咳咳但我…咳咳…还没有校过…或咳咳…或对霓凰…咳咳解释过…咳咳咳…我怕有疏缺…咳咳咳咳。”

苏先生虽然咳喘著,却是语意坚持。只是另一人似乎也毫不妥协,极不客气的回嘴道:

“你不走?你敢不走?舍不得也不能不走?你答应我二十天就会搞定,我才勉强同意你来这一趟的。现在都过去快两个月了。你自己看看,你熬成甚麼样子?”

“再几天…就再几天…咳咳…。”梅长苏很勉强的一边咳一边说:

“再几天…几天前跟好几个几天前你就已经说再几天了,你自己数数现在已经又过了几个天了?”只听那人像绕口令一般说了一大串,绕的人头晕,自己却似乎怒的可以:“你这人在这方面毫无信用。我不管,反正今晚非走不可。”

“蔺晨…咳咳咳,真的,就再几天…呃…”却是忽然之间,再无声息。

‘苏哥哥!”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1 12:10:00 +0800 CST  

霓凰心中一紧,本想冲入,却听见里面那人低声却屌儿啷当道:”我就知道会这样,你再任性呀!搞你自己就算了,搞得我也麻烦。对付你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甭理你,干了再说。飞流,你这麼大惊小怪干嘛,晕了就晕了,你不见你蔺晨哥哥在?死不了。喂喂喂,你慢点,他烧的厉害。喂喂喂喂,你别冲,先给长苏搭上件衣挡风…。”

霓凰轻声一叹,止住了自己的步伐。待屋内再无人声后,方开门踏入,只见桌上一本水战方略,墨渍油然未乾,人却已无声离去。

霓凰捧起水战方略,心中默祷,天下无不算的宴席,但愿苏先生病体早愈,福寿安康。霓凰代云南所有将士百姓,敬谢先生高义。

“苏先生也要来呦。”穆青重复了一遍,饶富兴味的看著发愣的姐姐。

“苏先生只是因为琅琊阁的锦囊之句来京城的。跟我有甚麼关系?”霓凰收敛住心神回道:”还有你,当时为什麼偷偷追了去?”

“不去哪里知道他是江左盟的人?哪里能想到他居然还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宗主梅长苏?你说他为什麼千里迢迢从廊州跑到云南来帮助我—们?现在迟不迟早不早又在你比武招亲来到金陵?很明显嘛。你说他对你没意思,我断然不信。”

“所以姐姐你当时就不该比武招亲,应该要比文招亲或是可派代表来招亲,你看,你现在多让苏先生为难呀?”

“苏先生心系天下,助我云南,乃是大节。”霓凰很严肃的开口:”小青你如果还在继续这样掰下去,你今天就留在家里抄穆氏家训,别去了。”

穆青抿著唇,立时住了嘴。只是眨了眨眼睛,一脸捉狭的笑,又无声的动动嘴。

给—自—己,也—给—苏—先—生一—个—机—会—嘛。

霓凰不理他,只是默默的想著昨日在谢府上与苏先生缘铿一面。两年未见,也不知先生如今可大安了?

想著想著,霓凰却没有注意到心里原来卷起的片芽苗叶子,似乎搷开了些。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1 12:11:00 +0800 CST  

“苏先生请留步。”霓凰郡主身姿优美地走了过来,神态举止落落大方,一派强者风范,径直走到了梅长苏面前,微微一笑:

“暖阁里实在太闷,不适合我这样的军旅之人。苏先生如不介意,可愿陪我到廊上走走,看看下方的比试进行的如何了?”

“郡主相邀,岂有不从?”梅长苏一笑领命,轻声向飞流下了指令后,便陪著郡主缓步走向楼阁房间外的长廊。

“苏先生,”两人并立在廊上,一人沉稳凝鍊,宛若皓月千里,一人英姿勃勃,仿佛烈羽彩凤,赏心悦目好似一对璧人。霓凰郡主凤目中波光流转,凝于梅长苏的侧面,问道:

“昨日在甯国府上恭候了多时,听说贵体不适,竟无缘得见。看今天的情况,可是好些了?”

“是的,已然康复了。”梅长苏颌首,浑不在意地答著。

霓凰郡主莞尔:“其实霓凰真正想问的是先生自云南离开后,两年来身子可有调养好?”

“已大好,劳郡主挂心。”梅常苏轻轻开口,似乎又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刻意冷漠,踌躇半晌,随即又补了句:”苏某当年不告而别,实因…。”

“我知道。”霓凰郡主似乎不想他费神再编藉口,轻声回道:”其实那日先生…跟朋友离开,霓凰就在门外。知道先生有如此好友照顾,霓凰很是放心,您留下的水战方略,字字珠玑却是浅白易懂,还佐以图示,连青弟都很容易明白。霓凰知先生费心,却一直没有机会正式跟先生道谢。”

“郡主客气,郡主以一介女流之身,执掌南境十万边防铁骑,安邦定国,奇才统帅,一本粗略,苏某只不过微尽棉力而已。”

“青弟鲁莽,轻骑追至江左涂州境内,先生行迹却如泥流入海,方知先生乃江左之人。之后辗转得之,这才清楚先生乃是手掌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梅宗主,无怪乎有此等灼灼见识,天下胸怀。倒显得霓凰此番追探是小气了。”

“苏某出手相助,实乃以个人身分,与江左无关。郡主多年为国为民,心系百姓,但凡有血性男儿,自当站出。”梅长苏微微一笑:

“只可惜苏某身体赢弱,倒叫郡主笑话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2 12:34:00 +0800 CST  

“寸短尺长,先生胸中丘壑,人所不及。只是身体可真是要好好保养才行。”霓凰顿了顿,续道:

“听闻先生此番进京,便是以调养身体为名。不过虽说如此,只怕还是跟琅琊阁的锦囊之句脱不了干系是吧?”

梅长苏两道长长的秀眉微挑,这才有些动容似的侧过身子直视郡主:“郡主知道了?”

“是呀。” 霓凰郡主,半转过身子,侧靠在栏杆上,轻声道:”江左梅郎,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梅长苏看了她好一会儿,却是不再说话,转回头,眼神远远眺至下方比试平台,霓凰郡主凝目於他,也不再开口,只是两人心中都知道此十四个字的背后,该是场怎样的腥风血雨,惨烈夺嫡之路。

夏尽秋初,金陵的天气却仍是微微的热,令人有些浮躁。霓凰看著苏先生说了会儿子话,额上便渗出薄薄的ㄧ层汗,气息也似乎略略时弱时乱,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刚想自怀中取出丝帕递给他拭汗,又发现此念头有些造次,只好缩手袖中。

良久,霓凰郡主慢慢转回身子,与梅长苏并肩而立,却是很突兀地提了句:“先生可愿帮我主持文试?陛下有旨,武试前十名,方有资格参加文试。我想请苏先生担任文试的考官,帮霓凰排定一下这些求婚者的座次。”

梅长苏沉吟,似乎在想办法为婉拒绝。霓凰郡主没有给他机会,迳自便道:

“有了’麒麟之才’,先生想必日后麻烦不断,既是如此,可否让霓凰略尽棉薄?”霓凰目光漠然凝视场中比试之人:”先生替霓凰主持文试,穆王府上下均感激敬重,倘若有人想妄动干戈,无论是太子或是誉王殿下,好歹得先惦量一下我云南穆氏。”

“这样不好。”梅长苏轻声打断。

“除此之外,就女儿心态,也想请先生援手。先生才华无双,文采斐然,想来霓凰提出,陛下也不会反对的。而且除了您,只怕旁人霓凰也难以信服。”

梅长苏知道如今的态势,自己再低调也无济於事,郡主既然有心,倒也不怕再出这个风头,当下缓缓点头,凝目看向楼前平台上一直没有停止过的刀光剑影,叹道:“若这里面真有一个郡主的有缘人就好了……”

“是吗?”霓凰郡主唇畔一抹谑笑,神情悠悠不可置否。

“是的。我想总是会有些顶尖人物配得上郡主的。”

“嗯,那就全靠先生了,霓凰在这里先行谢过。”霓凰扬眉一笑。炫亮有如朝阳,似乎灼烫了梅长苏,忙侧过头去不忍逼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2 12:34:00 +0800 CST  
<沙子>


这里可能写的不是很好,直接解释一下我的想法,希望合乎逻辑。皇帝想要指婚,霓凰不能抗旨,所以她就提了个条件说要比武招亲,她是女武将,想要自己夫婿比自己强,很合理而且比较有藉口跟皇帝讨价还价,所以皇帝应允了。这也就是为什麼之前提到政治皇权以及她告诉穆青打得过再说…因为她根本不想嫁只是想暂时逃过一劫。(海棠花你的建议很好,但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该怎麼改,放牛吃草说。)

长苏当时在云南殚精竭虑地帮过她,霓凰觉对如果太子誉王相争麒麟才子,有个穆氏挡一下,起码不会太过分一开始就演出全武行,所以她要长苏帮她主持文试。也因为她希望长苏接受她的好意,所以提到女儿心态动之以情,当然也是没必要坦白一个也不选,万一皇帝知道这只是推托就完蛋了。倒不是在这里就已经喜欢长苏。一直到了情思绕事件,她发现长苏非常关心她,之前穆青又一直在旁边说呀说,说呀说呀的霓凰也就觉得也许是真的而心理活络了几分……穆青这次倒是没说错,嘿嘿。


明天上完班,米老鼠国就开始放国庆假,沙子公休呦...其实是后面觉得写得暴烂,迟疑了一晚上最终全部扔掉了,汗。我是自己找虐受,没事来挑战这篇,真是头壳坏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2 12:38:00 +0800 CST  

但众人万万没有想到,在接二连三的发生三稚子大战百里奇,情丝绕事件,越妃降位等等后,这场声势浩大的选婿大会至此已完全变成了一块鸡肋。虽然多少仍是有些新秀钻出头来,但最最出彩的便当是这位麒麟才子梅长苏了。

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病弱青年,先是有个少年护卫武功高绝,因此颇得蒙大统领赏识交好,接著又调教幼童以奇幻手法击败武试第一人,展示出了他本人的超强实力,后来主持郡主文试时满腹锦韬秀略,耀目的才华颇得圣上赞誉,听说还曾以白衣之身蒙御书房私召,对谈了近两个时辰,虽然谁都不知道他们谈了些什麼,但其后的丰厚赏赐和客卿尊称,无一不表明了这是个正当红的新人,绝对不可小瞧,甚至已有号称消息灵通人士断言,这苏哲百分百是早就内定好的郡马人选,其他所有人都是陪他来玩的。让他主持文试,根本就是要他凌驾於众求亲者之上,不过是过个场而已。

尤其霓凰郡主的态度扑朔迷离,似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穆小王爷某次被偶问到此事时,那种嘻嘻笑的神情,更使得这个传闻甚嚣尘土,成为京城茶余饭后最引人谈论的话题。

“姐姐真的喜欢那个叫苏哲的?” 萧景宁忍不住的开口问。

之后再进宫时,萧景宁钜细靡遗地描绘到当时在殿上,本来委顿发病都快站不起来的苏先生,听见霓凰被越妃招唤到昭仁宫时,猛地站起来,紧紧攥住靖王的手,那种凄厉的神色,简直没有办法想像会在这个举止风雅的麒麟才子身上看到…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后,霓凰虽面上仍维持平静,但内心却是第一次感觉到汹涌震动。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3 12:01:00 +0800 CST  

麒麟才子…苏哲…梅长苏………苏先生。

是这样吗?他对自己事事上心,他朋友说他舍不得,情丝绕事件中连景宁说他面色凄厉,以苏先生这样一个素来不形於色的谋士,却屡屡在跟我有关系的事情里让人轻易窥视到他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是个局…还是…真的是因为我吗?

扶额苦笑,霓凰呀霓凰你在胡思乱想什麼呀?你已经不是十四岁的小姑娘了。莫说苏先生有没有这份心思。即便有,自己真可以跟随著他以全穆氏上下安危来押宝赌注?太子誉王,兄弟阋墙煮豆燃萁,哪一个是好相与的?皇权党争,鲜血淋漓之下,又哪里求得一分慈悲可言?

当年因为皇权斗争,一纸婚书让整个穆氏付出的代价难道还不够?流言蜚语不绝於耳,朝廷的犹豫与不信任纷乱人心,几乎动摇了整个云南。父亲在凄惶无援下,惨淡力战却死於流箭之下。青弟年幼,穆氏无人,自己已经不孝至斯,又如何能不一肩扛起?

连林殊哥哥,最后也只能锁在梦里,徒留一阵唏嘘。

几年过去,历尽万难才重新站稳,难道又要因为自己这种莫名的小儿女心态,让历史悲剧重蹈覆辙?

霓凰抬头遥望远处峰峦,山顶已开始略略染白了头。雪下的太早,醉霞槭枫尚未红透,便成了银妆素裹。深深叹了口气…是的,从来就没有,什麼也没有,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雪虽然下的太早,但白茫茫的ㄧ片终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掩盖的完美无缺。

……这样也好。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3 12:02:00 +0800 CST  

只是霓凰这头刚下了决定,自此对苏先生不听不闻不问不关心,就发现这几乎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任务。甚至不知道是打从何时开始,皇帝喜爱提到他,后宫娘娘们茶余饭后聊到他,太子、誉王、靖王、景宁、蒙挚、景睿、豫津、甚至夏冬都在不停的谈论著他,待到兰园枯井埋尸案后,整个京城老百姓八卦的最多也是他…简直几乎是抬头不听低头听。现在连穆青也插上一脚。

“苏先生好像病好了,今天又去看宅子。”穆青说道。

“嗯。”霓凰轻哼。其实她知道,那天喝了那杯酒,他就一直不好,虽是勉强压下,但据说自文试后便闭门谢客,大底还是累著了。之后好容易好些,却又碰上兰园惨案,宅子须得重新再挑。穆青之前还推荐了穆府隔壁的宅子,只是苏先生没能中眼。

“我们再去帮著看看吧,可惜隔壁的苏先生不喜欢,没办法跟我们做邻居。”

霓凰随口回道:”真正做邻居得去云南,我们在京城又不久待,你别瞎凑了,多事。”

穆青若有所思的望著姐姐,霓凰不解:”看我什麼?”

“姐姐…。”穆青很正经的问:”苏先生是未来姐夫吧?”

“咳咳咳…又在胡说。”正在喝茶的霓凰瞬间被呛住,咳了半天才轻叱:”我说过很多次,苏先生人品高洁…”

“人品高洁才衬的上,最重要的是姐姐喜欢。”

“你…不许胡说。”

穆青打断她:”姐姐,我没胡说,我是认真的。难道你自己没注意到,你提起苏先生,态度都不一样了?”

“你…我…”一向爽朗的霓凰,忽然之间却有些口吃说不出话来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3 15:49:00 +0800 CST  

“姐姐,其实你为了那短命的守了这麼多年,也真是够了…好好好,我知道你要说你没守只是没看上,但无论如何,要找到一个配的上你的,实在也太难了。”

“苏先生虽然身体糟些,又是文人,但打起仗比长孙将军还厉害,而且手掌天下第一大帮,对你对我们云南也算上心,勉强过的了我这一关。”

穆青鼓励霓凰:“我都已经承爵了,你还担心什麼?难得碰到一个,干嘛不试试?”

“试?怎麼试?”霓凰愣了半天,忽然发现穆青说的没错,自己居然问怎…麼…试?

“啊……”霓凰低低的发出一个啊声,倒在了靠椅背上。

穆青面露得色:“看吧,之前你都会乱骂一气说我胡说八道,但你自己…其实是骗不了你自己的。打仗杀敌你不怕,你还怕个手无缚鸡之力文弱书生?”

“青儿,别说了。我跟苏先生…不可能。” 霓凰无力的回答。

“为什麼不可能?”穆青张大眼睛:”你未嫁他未婚,皇上反正要赐婚,你就告诉他郡马的名字是苏哲然后叫他赐呗。这样苏先生也不能不同意了。”

“哪里能够这样,青儿,你不懂。”霓凰苦笑。

“我的确很多都不懂,但我懂一件事情。”穆青严肃的说:”我要姐姐幸福快乐。”

幸福快乐?霓凰仰头望著墙上装饰用的宝剑弓弩,脑中模糊的想。谁不想寻常人家,采菊东篱归卧南山?足不踏名利之场,口不言朝政之事?多年来的沙场征战,那骨子的倦跟疲惫,早就冷浸浸的渗到骨髓里头,都麻木了。只是……

幸福快乐这麼平凡简单的四个字,哪里是自己能够奢望拥有的?穆青,还是太小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3 15:49:00 +0800 CST  

给穆青这麼掇唆一番,虽然仍板著脸摆出态度要他回房抄上两遍兵法,但霓凰顿觉府里气闷,便策马出门去了。

驾马徐行,似乎漫无目的。只是等自己留意到时,才发现居然已来到光华东街,蒙统领今日给苏先生介绍的房子据说便在这一带。

霓凰止韁勒马,暗暗思顿自己到底在干嘛:

”我从不是婆妈之人,要便要,不要便不要,可为什麼这次却是如此思前想后患得患失?”又是轻轻叹了口气,本想掉转马头,却在远处街口转角见一青布小轿,霓凰一愣,反轻叱坐骑迎了上去。

轿帘掀起一角,露出梅长苏的清素容色,霓凰翻身下马,走上前去打招呼:“苏先生?真巧呀。”

梅长苏给飞流作了一个手势,随即含笑点头:“郡主有礼。”虽是客气温和,却是倍感疏离。

忽然间霓凰不知道该说什麼,见他那样平平淡淡的表情,彷佛万事不盈余怀,忽地一阵气恼,只觉得这两日的翻来覆去胡思乱想的自己,简直莫名其妙,定了定神,刚想开口,却感觉一股杀气自顶上传来,她想也没想,一把扯住梅长苏,将他自轿中拖出,耳旁只听到一阵木头碎裂跟几声闷哼,以及飞流飞身冲上与来人快速交手的声音。

“你没事吧?”两人同声开口,随即又点点头同声道:”我没事。”

话刚出口,梅长苏已觉不妥,正想抽出霓凰紧攥住的胳臂,却是瞳孔ㄧ缩眼角微颤。猛然间,他一把抱住霓凰护在怀里,扑倒在地便往墙角滚去,同时间撮唇作啸,竟是指挥战马音调。

电光石火间,霓凰下意识想推开身前男子,却不知道为何手足酸软,使不上半分力气。轻轻挣了挣,却被梅长苏攫的更紧。很难想像如此清瘦之人,怎忽生如此气力。自梅长苏肩头后方斜望过去,自己的坐骑因此啸声扬蹄长嘶而立,身后刺客手执一把蓝幽幽的匕首,显是淬了剧毒,却是因此硬生生的被阻了一阻,以毫厘之差让自己跟苏先生堪堪避过。刺客一击不中,便如游鱼飞雁,转瞬消失在巷道中。

本来大惊回身飞扑的飞流,却是被另一个武功高强的人强行缠住,眼见苏哥哥无恙,便重新开始专心致志的与对方交起手来了。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4 10:56:00 +0800 CST  

梅长苏仍然伏在霓凰身上,紧紧拥她在胸口。他抱的那麼紧,几乎就要把她嵌进骨头里。恍惚之间霓凰只感觉梅长苏瘦的离谱,每一根肋骨都能清晰可辨,彷佛连自己的心尖尖都被他铬楞一下,生疼生疼的,梅长苏死死的环著不肯放手。他的手腕极其细弱,比自己这种常年练武的还要绵软几分,现在却因为过度用力,青筋暴露,整个手臂压的泛白了。

贴在梅常苏胸口,霓凰觉得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勒的,有些不能呼吸。耳边只听见他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那种感觉,似曾相识。

霓凰觉得自己一定有毛病,身为朝廷郡主,南境统帅,不管是什麼理由,被这样的无理相待,自己却居然还在胡思乱想,研究苏先生的肋骨手腕,心脏噗通,简直荒谬到了极点。勉强从梅长苏胸前挣出个头,却发现他还下意识的护著揽著自己,万分惊惧,虽然力气用尽,却是全身都在颤抖,牢牢不肯不松手。霓凰躺在地上,直视著梅长苏的眼睛,平素如月晕般清冷柔和的眸子不复,这次确毫不掩饰的带著烈烈光华,半是心疼半是害怕,半是心慌半是紧张,却亮的让人灼痛,却也亮的令人眩惑。

这是少女时在梅里雪山上看到的星星,天地之间,只余这道星芒散发著光。

时间忽然像是静止一般,十二年的弹指错身,却相交在这样的眼眸了悟,无力压抑也无处可藏。霓凰彷佛被吸入这样黝黑的眼眸深处,整个人飘呀飘晃呀晃,全身都发烫。天空还是当年暖洋洋的蔚蓝色,绵羊般的云朵还在咩咩笑著,嫣红色的梅果子酸酸甜甜,原野上的青草香,而当年的自己在他的怀里是那样的恣意快乐,无忧无虑…霓凰迷茫之中只来的及脱口说了个字:

“是(赤)……”声音略哑,急切的伸手想抓住却从来没能抓住的他。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4 10:57:00 +0800 CST  

郡主开口说话,所有的一切在瞬间逼回了原点。梅长苏大惊之下自知不妥,连忙翻了开身,退至一旁远远避开。霓凰再看,谋士的眼中清清冷冷,连点余光也没有留下,似乎刚刚的ㄧ切都仅仅只是自己的错觉:

“郡主可有受伤?苏某失礼,冒犯郡主,罪…咳咳。” 温文有礼的梅长苏试图道歉解释,却是忽然捂著嘴喘嗽起来。

霓凰跟著翻身坐起,面上红晕,拼命掠著其实并不算零乱的发鬓:”先生可有伤到?”

“多谢…郡主…咳咳…挂心,苏某安好。”也不知道人是在喘在咳还是在结巴。

“霓凰无事,事急从权,感念先生出手相救。”嘴里说的客气,只是整颗心都在纠结翻搅著,尴尬到了极点。远处听见蒙挚运起内力遥遥呼喝行人闪开的声音,似乎急纵马朝这里狂奔而来,霓凰像事做错事情被人抓到ㄧ般,手足无措。梅长苏当机立断,起身牵马,将韁绳递给霓凰:

“你快走,这里我来善后,我没事,蒙统领马上就到。”

“你可以…ㄧ个人?”接过韁绳,霓凰开口却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麼。

“嗯。”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情形太急,或是苏先生太过用力,霓凰隐约觉得他喘得厉害,苍白的脸上也带著ㄧ抹红晕。还在胡乱想,梅长苏尚未收回的手指又轻轻按了按她持著绳的手,示意她快走。

霓凰只觉得心乱如麻,多少次战场撕杀都不曾给她这样的感觉。眼见虽然轿仆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飞流却是交手稳当,又想蒙统领转眼便至,也不说话,骑马狼狈而去,连头都不敢回。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4 10:58:00 +0800 CST  
@雨润心晴


我本来已经睡觉了,在床上偷看手机,嘿嘿,但看到你这段有忍不住地又爬起来回复一下:

我觉得长苏抱著霓凰时,霓凰忽然有些昏晕,像是回到当年的草地上的感觉,那时他说他是赤,他叫著她羽儿小凤凰….总之就是咳咳比较情欲高涨的时侯两人说的亲密话,这个名字该在她心里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脱口而出。她不会叫他林殊哥哥的,那是”正常时候”叫的名字,不会是你开始…玩耍时候叫的名字。

霓凰很被梅长苏吸引,当然不是因为影子而是长苏本身的吸引力,再加上长苏对她很上心所以很暧昧朦胧。但是如果光这样或是长苏其实不是林殊,我是霓凰我觉得我会选择放弃,因为要承担的东西太多了。可因为这一场拥抱,这种无来由的熟悉感,我觉得女孩子在这方面其实很敏锐,之后霓凰很快就会猜到(书里是没有拥抱但霓凰很快也猜到了)。在我的版本里,霓凰会爱长苏或是林殊,那是因为她爱他,很简单如此而已,为什麼说是梅皮林骨,就是因为他们根本是同一个人,本质不改变。我爱你只是因为你是你而我非你不可。我倒觉得别扭的其实应该是长苏,而且长苏会一直觉得霓凰爱他是因为她爱林殊,然后很纠结。

第三个问题是说为何有危险让霓凰跑掉…真实故事的原文如下:
“蒙大哥,你是不是以为那个假冒的骑尉,是拓跋昊派来引开你的?…………………我所能推测的,便是有人意图趁我出门时下手,只是忌惮你在旁边,所以设计调开了你。没想到拓跋昊从中横插进来,打乱了他们的计画,还没等他们应变而动,你又识破假像赶了回来。所以自始至终,这些人都未敢轻易露面………
换句话说长苏知道刺客是对他而来,不是对霓凰,所以霓凰跟他在一起才不会安全。我这里是让刺客在原文的基础上出了一次手,其实被行刺长苏应该早有准备,知道就在这几天,否则雪芦那夜就不会一下子就搞定了。再加上霓凰可是琅琊榜十大高手之一,偷袭失败你要再想攻击霓凰,我看你得找一队人了。

这篇设定是霓凰喜欢长苏,但在这个时间点,1.长苏不知道霓凰有没有改变,2.即便没改变长苏多半也不想让霓凰太深入,会想保护她。所以一定不会让她跟蒙挚太亲近,知道太多秘密。以蒙挚那个个性,要是以为?!小殊跟霓凰约会,指不定哇啦哇啦兴奋说出一堆不该说的话。

这是我写这段时候的想法,跟你分享一下。

楼主 goofaround  发布于 2015-07-04 15:09:00 +0800 CST  

楼主:goofaround

字数:393576

发表时间:2015-06-30 19: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4 16:15:09 +0800 CST

评论数:548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