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灸舞』〖原创〗 虞美人。

新人第一次发帖
为何一直发不上,莫非是我一楼没有给百度?
好吧,一楼百度。
现在可以了么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40:00 +0800 CST  
果然一楼给了百度就发上了!!
我刚才发了三遍都不行啊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41:00 +0800 CST  
先放图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43:00 +0800 CST  

2013年,台北。
体育场的灯光打的一直很足,年轻的男孩子们在场地里不知疲倦地打了四个小时篮球。
一身黑色金属气息的朋克少年走了过来,静默站立在旁侧,并不说话。球场上那个打的最high却一滴汗都没有流的男孩子只好走过去。
“修,现在天下那么太平,安啦,我打球又没有什么问题。”
“盟主,属下是担心你的身体,现在已经晚上十点了,你需要休息。”
灸舞并不想再跟他争辩下去,他知道修总有办法把他弄回去,上次好像是在海边看比基尼妹看久了一点,修就叫了一只兵团把他扛了回去。绝对是用扛的,灸舞清楚记得自己只穿了一条宽松的沙滩裤就被丢到至尊王座上。
现在当这个盟主,太没面子了。
“我要辞职!”灸舞气呼呼地说,并掏出至尊金牌往刚要下跪的修怀里一塞:“这个也送你。”
修哭笑不得:“那么在您辞职之前,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您”
“快讲!”
“禁卫军巡逻时从灭找回了婉儿,现正在九五科学院接受检查。”
灸舞明显有些不敢相信,念了句“婉儿”就瞬移过去,没了踪影。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45:00 +0800 CST  
首先声明可能是短篇,如果反应不错再写续
手机码字表示很辛苦
可是为什么没人来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48:00 +0800 CST  
九五科学院。
2号房就是婉儿,她被固定在白色的金属实验台上,被玻璃罩隔绝。灸舞来时实验台翻转90°,婉儿好像面对面站在他面前一样,右边的计时器已经进去倒计时。
她和原来一样,六年前被冰封起来,现在的婉儿依然是当年的16岁,娃娃脸。倒计时走入最后30秒。
灸舞科学院的前辈提醒:“盟主,当年婉儿跌落魔界,能完好回来确实奇怪,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是要被抹杀的。”
灸舞抬手制止他继续说话:“如果有任何不妥,本座亲自动手。”
说话间,玻璃罩中的人睁开了眼,茫然地望着眼前熟悉的人和不熟悉的高科技。她的记忆依然停留在2007年。
“婉儿,现在是2013年,你被魔类冰封起来直到现在,不要害怕好么。”灸舞打开玻璃罩解开束缚,把刚走出一步的女孩儿牢牢圈在怀里。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50:00 +0800 CST  
“灸舞,你比原来帅多了!”
“灸舞,2013年的科技好发达!”
“灸舞,2013年的夏天比2007年的热很多诶。”
“灸舞,我想吃2013”年的蚵仔煎~”
婉儿像个刚出门的小孩,感叹世界的发展。
灸舞把她带到夜市吃蚵仔煎,看她狼吞虎咽自己格外开心,同时科学院的检验报告也写成简讯传了过来,形式不妙,多项指标不合格,要求灸舞即刻将婉儿送回科学院。
灸舞默默把简讯删干净,给修打了电话:“我记得我刚才有把至尊金牌丢给你?”
“是,盟主。在体育场”
“你还在科学院吧?”
“盟主有要求么?”
“你把至尊金牌丢到那几个老头面前就好。”
“属下遵命。”

“灸舞,你不知道魔界的人有多可怕,他们昼夜不停地折磨我,用我的血做实验,给我注射各种针剂。”婉儿的脸充斥着惊恐不安。
“没事,我在呢。以后他们想再动你一根头发,就必须踩着我的尸体过去。”灸舞紧紧握住她的手放在心口:“我灸亣镸老·舞起誓,今后,婉儿在,我在;你若被伤害殒命,我灸舞绝不苟活。”
“灸舞,你不能……”“婉儿,”灸舞打断她:“我等了你六年,不是让你在我面前再死一次的。听话。”
他的语气无一例外的霸道,婉儿自知无法说服,只能笑了笑,继续吃自己的蚵仔煎。
灸舞握着她的左手,从未松开过。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6:52:00 +0800 CST  
贰 灸舞
回到异能转换所,婉儿还是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房间,钻进棉被里蜷成一团儿。
转换所有三间客房,其中有一间是原来专门给她的,衣柜里有她size的外穿连衣裙,外套,牛仔裤,还有家居的睡衣裙,抽屉里甚至还有她自己码放好的内衣棉袜。可她还是喜欢睡我的床。
“洗个澡换了衣服再睡吧,”我坐在床边:“你有六年没有换衣服了哦。”
“灸舞你嫌弃我”委屈的撇撇嘴。
“我怕你睡着不舒服,好啦快去”
听到浴室传来水声,我走到大厅看修放在桌子上的文件。科学院在婉儿身上发现的魔毒就十几种,靠药物可以暂时压下去,异能倒没有完全丧失。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情况确实很糟糕,婉儿说魔毒是通过针剂注射的,那么找到解药就好了吧。
“婉儿,我突然饿了,我再去夜市买点东西来吃,你要不要带什么?”我朝浴室喊。
“我饱了!”她探出脑袋嘱咐我:“路上小心。”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8:09:00 +0800 CST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有。
大标题后如果有出现人名,就是以这个人为第一人称叙述这一章的故事。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8:11:00 +0800 CST  
我从科学院拿了一箱药,又装模作样地买了三份鸡排,回到转换所婉儿已经睡熟了。
九五科学院的人说婉儿是魔界的重要试验品,从底层被挖掘出来的可能几乎为零,除非开放了魔界,同时底层的其他一些东西也出来了。
其实听到魔类入侵我还没有惊讶,反正仗还是要打,早晚都无所谓,只是他们把婉儿当试验品,确实让我心里不好受。
三份鸡排,我吃了一个晚上。早上婉儿推门出来,闭着眼懒洋洋地往我怀里钻,终于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把脑袋枕在我胸口:“再睡十分钟。”我扯过扶手上的外套盖在她身上,搂紧她。
如果我不是盟主,婉儿也不用受那么大罪。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8:12:00 +0800 CST  
叁 婉儿
灸舞带我来到夏家,这里有一对一对活宝,温馨又可爱。夏天和寒,兰陵王和夏美,修和阿香。他们相依相惜。
刚看到那么多人我有点不习惯,拼命往灸舞身后躲,谁知他反手把我拖出来见光:“我女朋友,婉儿”
众人楞了楞就开始起哄:“盟主夫人哦,年轻又漂亮,有没有18岁?”
灸舞把我搂在怀里:“人家16岁,不要再起哄了哦。”
他们当然不知道我已经16岁6年了。
一群人打打闹闹已经到了晚上,雄哥甚至搬来一箱啤酒:“为2013年和平的铁时空干杯!”大家看起来都那么幸福。
可是雄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情况不妙了,6年前灸舞就曾告诉过我,看似平静的背后,必定掀起惊天巨浪。
我惊恐地望着灸舞,他对我笑了笑示意我不要慌张,笑容和平时一样暖人,然后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最后,客厅杯盘狼藉。夏宇滴酒不沾,把醉倒的大家分别扶回房间,修时刻保持冷静与清醒,即使他已经喝了三斤白酒都会面不改色地向灸舞汇报文件。灸舞甩甩脑袋,迷离的眸子像蒙着一层水雾:“婉儿,我们回家吧。”
修拿起外套:“我送你们。”
午夜的河边很冷,灸舞早把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身上,冷风一激也清醒了许多。
“修,时隔六年,铁时空又要经历一场浩劫。不过终极铁克人已经诞生,我们的负担轻了不少。”灸舞停下来,扶着堤坝的栏杆。
“我相信盟主能像上次一样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很明显灸舞不想听到那么官腔的回答,他头一歪:“说起来你和阿香进展如何?”
修脸红的低头,其实我也在等他的回答,然而一阵突如其来的魔气直逼命门,抬头看见一个魔化人划开防护磁场进去白道领域,天空中绿色的防护网破开一道裂口再慢慢愈合。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9:05:00 +0800 CST  
“灸舞,你还是乖乖等死吧!”魔化人上来就呛声。
“拜托,”灸舞伤脑筋地扶额:“这是你们的固定台词吗?每次一来魔化人就要我等死等死的,等到现在不是还没死吗?而且像你这种小角色,我要是轻易被你打败了,盟主的名号不是徒有虚名?”
魔化人狰狞着嘴脸瞬移过来,灸舞动都没动,三米外魔化人已经尖叫着化为乌有了。
“修,我看你也不用送我了,夏家人都醉成一片,发生什么变故也来不及出手。”灸舞牵过我的手,转身走向异能转换所。
说来也奇怪,那天晚上出现了很多低等魔化人,虽然这些程度的魔连我都能轻松解决,可数量多的还是让我惊讶。灸舞之后调动巡夜的禁卫军,报告说其他地方非常安全,没有魔类踪迹。难道魔是专门冲着灸舞来的?
回到转换所,灸舞立刻去内室加强防护网。我突然觉得身上莫名冷,这种情况过了一会儿又加剧了。
我只觉得自己可能是吹了河风感冒了,我去药箱里拿了一些感冒冲剂和胶囊,这一会儿的功夫寒冷更甚。
不是外界的冰冷,而是从血肉骨骼中一点点蔓延出来,可以吞噬我的寒冷。
我丢掉药,直接抱团蜷缩在角落里。
适逢灸舞从内室出来,我听到跑来的灸舞轻轻问我:“婉儿你有哪里不舒服?”
我打着哆嗦说不出一句话。
灸舞吻了吻我的额头,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不一会儿不知从哪里拿来一根针剂,直接注射到我的脖颈,一阵剧烈的刺痛后,我慢慢失去了所有感觉。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19:06:00 +0800 CST  
有木有人来啊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20:18:00 +0800 CST  
肆 修
夜色已深,我在夏家待到至少看起来安全无疑,才走出门。刚出门明显感觉到盟主的异能不稳定,来不及休息,用最快的速度赶去异能转换所。
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婉儿显然被魔性侵蚀,虽然被盟主用异能牵制住,但还在死命挣扎,看她行走的方向,是转换所的内部。难道魔放她回白道的目的是毁掉时空防护网,击垮铁时空。
这六年来盟主的异能一直在训练进步。六年前盟主一面投入大量精力在防护磁场上已分不出多余力量来魔类,而现在几乎面对各种场面也能轻松应对。只怕魔类这次下对了棋,用了盟主不忍心下狠手的人。
我虽身为禁卫军首席团长,跟随此任灸舞盟主六年已久,也不完全了解他。我不能判断他是不是真的能为了时空人民抹杀自己的爱人。
我还在斟酌如何对盟主开口,他却先开口了:“修,我承诺过科学院的前辈,如若婉儿出现任何不妥,我会亲手了结她。”
我看着他决绝的目光,没有再说话。
下一秒,他已经用巨大的能量球击穿了婉儿的五脏六腑,能量球的余波在屋内振荡。
我down了小黄蜂,准备弹奏一曲安度婉儿的魂魄。
“不必了。”盟主淡淡阻止我:“让我和她单独待一下。”
他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可能收到的打击太大,他甚至站在原地不靠近婉儿的……尸体。
“盟主,如果你的正确选择可以拯救一个时空,和时空里的人民,我想婉儿会理解你的。”
看他依然沉默,我只好退出了转换所。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20:20:00 +0800 CST  

灸舞已经不吃不喝在婉儿墓前坐了两天,修不会安慰人,灸莱也毫无办法。
直到第三天,一个魇魁出现在灸舞旁边,他对灸舞颓废的状态非常满意。
“灸舞,是白道的人教唆你亲手杀了你最爱的女人,你还要这样为白道卖命吗?”
灸舞望着婉儿墓碑上的照片出神。
东城卫害怕三天不眠不休的盟主顶不住,埋伏在草丛里已经准备直接上了,修突然阻止他们,因为修分明听见灸舞传音给他:“修,告诉所有人原地待命。”
魇魁胜券在握:“魔尊把你的女人从底层放出来,就是为了让她毁掉异能转换器,破坏你们的防护网。如果你不忍心下手杀她,我们就赢了。如果你杀了她,也没坏处,你看你现在这幅样子。”说着连发两击,正中灸舞胸口,他的嘴脸溢出鲜血,皱眉。
灸舞站起来,有些摇晃,颓然一笑:“那你就杀了我吧。”
“好!”魇魁得意忘形:“我这就解除了对你女人婉儿的控制,让你们两个的魂魄双宿双飞。”
他把和婉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傀儡人向天空一抛,用异能炸的粉碎。
“灸舞,你受死吧!”
“东城卫备战。”灸舞轻轻说道,魇魁顺势被禁卫军包围。
回头灸舞早已倒在修怀中,昏厥前呢喃道:“婉儿得救了。”
修突然间明白了一切的事情。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0 21:36:00 +0800 CST  
修只觉得自己明白的太晚,同时也敬佩灸舞的战略规划。
灸舞一开始杀死的那个人就不是婉儿,他只是随便捉住了一个攻击他的魔化人,用异能封住他的喉咙,把他变成了婉儿的样子。再演一出把婉儿杀死的戏,在假墓碑前坐了三天是为了引人耳目,消息散播出去必定有魔会找上门。
真正的婉儿在魔毒发作初始就被灸舞用针剂压制住送往九五科学院。在解除联系后清除了残存魔性,可以完全回到灸舞身边了。
修从科学院把婉儿接到灸舞身边的时候,灸舞还因为那两击躺在床上,微微移动都能牵扯剧痛。
婉儿不忍,每过两小时亲自为灸舞调制加量版灸亣能量水,帮他调理异能气息,正餐时间还会做很多有营养又好吃的食物。
灸舞养伤期间魔类见缝插针这是都能料到的,东城卫在修领导下驻扎在异能转换所,非常羡慕灸舞有这么一个漂亮又善良的女朋友。尤其是当大家称赞她煮的菜,她会羞涩的把脸埋在灸舞怀里。
A Chord问:“小学同学,你这个女朋友那么会煮菜,而且那么好吃,你干嘛还要去吃雄哥难吃到不行的菜啊?”
灸舞笑:“我海纳百川嘛,各种菜色我都喜欢吃,况且婉儿六年前做菜才没那么好吃。”
A Chord听到这有些疑问:“你老说六年前六年前,可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根本没见过婉儿啊。”
灸舞低头,他实在不想回忆六年前,A Chord的话让他不得不打开心里尘封的匣子,把里面血肉模糊的碎片一片片拼成一道过不去的疤。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1 00:41:00 +0800 CST  
陆 六年前
世界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以人不易察觉的速度缓慢旋转,发出低沉的轰鸣。
白道异能界维护着磨盘的速度,使世界井然有序,规律分明。魔界要倒行逆施,改变和破坏磨盘,使得人间变成炼狱,魔得以称霸时空。

17岁的灸舞身穿黑色西装站在家族的祠堂里,脸上的稚嫩尚未褪去,眼神却有不相符合的凌厉。
大长老念了两个小时的判词,所有人脸上可见敬畏。最后他说:“灸亣长荖·舞,你去向你的前任宣誓。”
灸舞整理了领带,走到祠堂中的黑白遗像前:“父亲,灸舞已年满17岁,将继任您盟主之位,我灸亣长荖·舞向您和家族起誓,”他把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口:“为保护铁时空,至死方休。”
说完灸舞闭上了眼睛,他将自己的生命与异能防护磁场连结起来,一道绿光冲破天空形成严密的防护网,向白道异能界召示新主上任。
从此灸舞搬进了异能转换所。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1 16:44:00 +0800 CST  
提到秋天能想到的是满地落满金黄的枫叶,秋风冷冽卷起叶子,一片肃杀而沉寂。秋天是压抑和怨怼的代表,如同蓝色代表压抑。
台北的秋天从来不冷,但这并不代表他像表面那样温暖祥和。
『支配善良战士的行动,只剩信仰』
在修出现告诉灸舞这句话之前,灸舞并不是不知道。他清楚的明白自己也只剩下了这点薄弱的希望渴求,才一次一次坚持下来。
无数个混沌的黑夜,灸舞在房间里失眠焦虑,他不了解未来也不想了解,他必须面对牺牲却难以接受。他不是惧怕死亡,只是死亡会把自己与所爱之人逐步拉远直至永不接触。
灸舞亲眼目睹身边的人一个个逝去,大多为了保护他,挡在他前面的时候,没了呼吸,甚至连句交代的话都没有。而他没有抱紧尸体痛哭的时间,只有踏过尸体,杀出重围。
就这么,恬不知耻的活了下来。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2 00:36:00 +0800 CST  
“灸舞,别想那么多,趁今天没任务,我带你跑吧。”
容不得拒绝,婉儿牵起他的手,熟练的躲过层层禁卫军和守卫,穿过热闹的街道广场人群,到了静谧的树林里。
“你没必要这么躲躲藏藏的。你想到哪里玩,我给禁卫军说一声,他们就会送我们去。”灸舞无奈。
“当上盟主就是好,还有那么多人可供使唤。可是你不觉得禁卫军一直看着咱们两个很别扭嘛。”婉儿靠着树坐下来,随便揪下草丛里拔高的草丝玩着。
“婉儿,你知道我现在是盟主,我不能像以前那么爱玩那么的…幼稚。我不能总陪你。”灸舞看着她亮亮的眸子。
“我没想让你因为我分心,我看你不好过,我心里也难受。”婉儿拍拍身旁的空地,示意他坐下来。
灸舞闭上了眼睛,周围脱离世俗的喧闹只剩风吹树叶的声音和鸟叫。他想起小时候那个在父亲治理下富足美好的铁时空:灸莱看起来还没有那么像个老头,母亲贤淑温柔,一家四口在用新漆帮管家刷府邸的房子。灸舞还记得父亲闲下来时最喜欢把他和灸莱分别扛在两个肩头转圈,玩累了永远有母亲热好的饭菜还有温暖的床。
“现在的我一无所有。”灸舞把头埋在臂弯里,声音沉闷。
“我把我有的,都给你。”婉儿拖起灸舞的脸,认真的看他的眼睛。
灸舞笑了,他抱住她,直接吻上她的唇,狂烈几近撕咬,不留一丝余地。
这个吻让婉儿惊讶不已,直到灸舞吻了她的额头把她紧抱在怀中,她才回过神来。
“笨婉儿,现在你正式是我女朋友了。”
从好朋友到女朋友经历了一个吻,似乎在情理之中。
婉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灸舞的怀中有满满的安全感。她几乎忘了自己是来安慰灸舞的。
天色似乎更好了,云软绵绵的靠在一起,风吹树叶的声音还在继续,鸟叫也依旧。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2 01:13:00 +0800 CST  
柒 六年前,婉儿。
我和灸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科学院对我的白道血统和异能做过检验,认定我的血统纯正。换句话说,我从小就知道我未来会是盟主夫人。所以他们从我6岁起就把我送到了灸舞身边,幸运的是,他的父母亲切和蔼。我却抓住一切机会逃走,逃到自己家里,去见我的父母。灸家府邸几乎见不到我的身影。
我从小就怕将来我不会爱上灸舞,更怕灸舞不会爱上我。
电视剧和电影里都讲,青梅竹马或者指腹为婚长大后都不可能彼此相爱。
灸舞对我一直无微不至,就像对灸莱一样,把我当成了妹妹。
应科学院的要求,我经常陪他去做任务。面临攻击他总是不着痕迹的把我护在身后,解决魔类后第一时间回头确认我的安全,即使接下来他体力不支会立刻昏厥,也要回头看我一眼。
我陪他的最后一次任务,是在一个强大的结界里对付五层的魔类,他的精力明显有些捉襟见肘。还剩三个魇魁的时候他跪在地上喘息,我不能看他送死,我异能点数虽没他高,却也能简单对付几个小角色。
最后三个魇魁趴伏在地上,我赶忙背过身去看灸舞,就在这一瞬间,背部传来电击般的剧痛。

楼主 聪明小小姐  发布于 2014-02-12 17:55:00 +0800 CST  

楼主:聪明小小姐

字数:8552

发表时间:2014-02-11 00: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2-31 10:59:59 +0800 CST

评论数:2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