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功名余事(父子,训诫)

一楼还是给百度吧,刚刚没祭楼,就忘了格式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3 11:41:00 +0800 CST  

我是夏酉,上有哥哥夏清,谦谦君子,下有弟弟夏晏,朗朗少年。偏剩我一个,夹在中间,不求上进,真真的不招人待见。这可不是我妄自菲薄,这是我爹的原话。我爹,大名鼎鼎的开国元帅,惟一的异姓王,靖王夏冕。
其实我的不招人待见,从名字上就显而易见,他们兄弟俩和一块是河清海晏,我呢,据说是壬酉年生的,便取个酉字。纵然我再没心没肺,听了也不免失落。
我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这是我哥说的,还算好听,用我爹的话来说,就是没皮没脸。只要是我与我爹一打照面,最轻被呵斥一顿,次之便是扇两耳光,踹两脚,最重的的嘛,就是拳脚相加毫无上限。而我呢,下次照犯不误。其实呢,我犯的着实不是什么大错,无非是走路低着头,精神萎顿。笑话,我看见您,没让您看出来双股战战就不错了,还昂着头和您对视?那是真真的找抽做死了。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3 11:43:00 +0800 CST  

不过要说我爹平日里也算是谦和有度,风度翩翩。可到了我这里,这点好品质就消失殆尽。这种情况在我哥身上也同样应验。每每听人夸奖我哥,我心里都不住唏嘘,你们是没瞧见他在家里对我凶神恶煞的样子,对,说的就是你,那个谄笑着,不住推销自己妹妹的家伙,你们家那丫头就是再丑,也不能把亲生的姑娘往火坑里推啊。
要说这亲生的问题,我真怀疑自己的身世。虽说我不似我哥那么优秀,却也是文武双全。远的不比,就说那王知府家的老二,日日寻欢,夜夜笙歌。不还是被一家子哄着惯着。再说那林尚书家的老三,横行霸道,无恶不作,还不是惹了祸事,他老爹给担着保着。就说我们家老三,那小东西也是个不干活的,却小嘴跟抹了蜜似的,把我们家王爷哄得眉开眼笑。要是我稍稍给自己做个辩解,怎的就被斥为调嘴弄舌。行,我知道您靖王夏王爷治下严谨,可用不着一家子就我遭遇横眉冷对,就我承着怒火吧。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3 21:12:00 +0800 CST  

不过这身世上的疑问,我跟谁也没提过。我估摸着与王爷说了我只有两个结果,一是气的王爷大骂孽障,将我打个半死。一是他老人家冷笑一声,我夏冕替人养了这么多年孩子,还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然后把我逐出家门。显然,这两者都是我不愿意见到的。
我们一家子倒也说得差不多,还有的便是王爷现今的宠妃林白杏,也就是老三的娘亲。王爷的正室之位空悬已久,因为我大哥的娘亲去世已久,那是谁也不能触的逆鳞。至于我母亲,小时候也曾傻傻的问过王爷,均以被揍一顿打包送回住处告终。久而久之的,也就不想了,反正我还有更亲的人,那就是我奶娘。一个温婉善良的女人。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3 21:14:00 +0800 CST  
楼楼的更新时间会比较奇怪,周六日一般不更···
前面会是自叙,把该交待的交待完,然后一三人称不定··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3 21:17:00 +0800 CST  
其实,我对奶娘的印象很是模糊,毕竟六岁那年我就被我爹拎到外面书房读书,就在也没见过她。那时候小,也不懂事,倒也没觉得分开怎样,只是后来大了,孤身一人,被王爷责罚,便常常想起那温暖的体温和随之而来的淡淡芬芳。 除了奶娘,我大概再也找不到一个人能对我宠爱纵容。王府的侧王妃与我向来与我井水不犯河水,我爹更是指望不上。他老人家只要一天不和我发生身体接触我就谢天谢地,若是心情好了给个笑脸,更是感激涕零。 所以,说我这个二少爷是徒有虚名,倒也妥贴,我往日里到也不在乎。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失落感终归是逐渐增长,我离我最亲的人,仿佛越走越远。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4 16:26:00 +0800 CST  
自叙告一段落,下面将是情节展开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4 16:27:00 +0800 CST  
帝都虽是在北国,夏日却也燥热。我独自跪在书房外的石棱子上,被正午的烈白日烤的蔫头耷脑。这石棱子的正地儿原本不在这儿,它完完全全是王爷为了整治我方便专门叫人修的。而原本的那个设在夏家祠堂边儿上,确确实实是用作惩治家人家仆的。只不过夏王爷对待下人宽厚,那些棱子经风吹雨打的,早没了锋利的外表。纵是有不着调的被发配到那跪上一个时辰,倒也能经受的住。 而这书房外的,去真真是我的“独享”,“贵宾”待遇了。其实罚跪我有两个“选择”,一是在这该死的石棱上,二是在王爷的书房里。书房自是冬暖夏凉,环境优良。可是别忘了,跪在角落里,身后还有双眼睛“虎视眈眈”。我是在夏天也能冷汗直冒,生怕一个不慎,就有不明物体往我身上招呼。当然,最令人难堪的就是,我往往是被教训一顿再被勒令面壁,所以裤子常常就是耷拉在腿上。我就是在没皮没脸,也觉得羞愧。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4 18:04:00 +0800 CST  
我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有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跟我别了一会儿的冷汗有重新爬到我背上,我试图通过缓慢移动将我的各部位回归原位。可惜,这一计划还未实行成功,身后就挨了一脚。 我猜是我大哥。 也只能是我大哥。 我就是背着身子,也能感受到他对我浑身审视的目光,他一定不会错过我月白衣服上的脚印,凌乱的碎发,和颤抖的双腿。 “你有做什么好事,惹着爹了。” 我内心大喊冤枉,明明是他老人家气不顺,把火撒在我身上。这话我自是不敢宣之于口,只得唯唯诺诺:“我从园子里来,路过书房,被爹瞧见了,说我不务正业。”大哥拧眉训我:“你就不能安生些,整日的给我惹事。”我心里诽腹“我如何招惹得起您们这两尊大佛。”面上恭恭敬敬称是。说罢,他也不再理我,扣门进书房去了。 我这下是决计不敢放松了,按以往经验,王爷待会儿便会出来验收反省结果,若是再惹他不高兴,我怕是真不能安生了。 果不出我所料,不过一盏茶时间,就听见雕花的门响,我忙不叠地低下头去,心里念着佛祖保佑。 随着那双黑色银纹的后底靴一步步逼近,我只听见,我的心咚咚地狂跳。“唔……”我的脸颊被毫无征兆地揪起,“知道错了吗”王爷看着我痛苦皱脸的样子不露声色地问道,我虽是聚精会神应对脸上的铁掌,却也听出他声音里戏谑的味道。我心中暗松一口气,连忙信誓旦旦:“不敢了,不敢了,爹——嘶——”“滚起来吧,这些日子给我好好读书练武,仔细我哪日考教你”我忙不叠地答了,正要起来揉揉酸痛的膝盖,便听见王爷瞧着那石棱子吩咐“清儿,这棱子钝了,改明叫人磨磨。”我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双腿发软,仿佛再也起不来似的。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4 19:42:00 +0800 CST  
我跛着脚一路挺回思作园,将自己甩在床上,望着床顶挺尸。要说,我这也算是病号,却无福享受病号待遇。王爷他老人家明白吩咐过,不准下人们惯着我养那些少爷毛病。这可真真是不公平,若说我们家老三受尽万千宠爱,丫头小厮们千呼后拥,我觉得也罢,那小东西娇气的很,稍微受寒受暑的,就头疼脑热的,不让人精心伺候着不行。但我们家老大,自命清高,跟王爷一样以廉简自居,不还是仆役一百。其实,我也不是少爷身子,只是,这思作园冷冷清清的,不免让人堵得慌。不过,我自嘲笑笑,反正打小就如此,我现在矫情什么。 “我的少爷,您有让王爷收拾了?!唉,您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如此大放厥词的必是我那胆大包天的奴才阿成,这厮十分放肆,敢随意对本少爷指手画脚。 “干什么,你!别对本少爷动手动脚的!”我扒拉开阿成往我身后探的那双不安分的手,“哎哟我的爷,您浑身上下哪处没被我看过。就说上回,您被王爷收拾得有进气没出气,还不是我尽心尽力地伺候。再说上上次……” “得,得,省省吧,王爷这回没动我!”我急忙打断他,一是想让他宣扬我的血泪史,二是上次实在惨烈,想想就觉得身后某个地方隐隐作痛……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5 10:59:00 +0800 CST  
这所谓上回,正是我爹带着我去林尚书家赴宴。说实话,我爹赴宴很少带上我,他平日里就看我不顺眼,可绝不希望我出去给他靖王府丢人。只是上次经了我哥的劝说“老二也大了,早晚要入仕为官的,也该带他跟这些相熟的会见会见” 我当时正在书房中央垂首站着,却被那审视的目光扫的心里发凉。“嗯,说的倒是。”王爷微微颔首,”夏酉,明儿个跟着你大哥,好好学着点。给我惹事前,先想想后果。听见没,你!” 王爷瞧见我走神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就要上前抽我,好在我大哥及时拦住他。“咱们后个再算账!”说罢,便摆了摆手让我们下去。 我与大哥走出书房,他见我没精打采的样子,颇觉不满:“夏酉,你这几天又舒坦了是吧,刚才爹跟你说话也敢走神,一天不挨教训难受是吧!?” 我心里真是七个不服:反正您两位共商国是也没我的事,不就是叫我在那伺候着。但面上却不敢表现出八个不忿:“我知道错了,哥。” “头抬起了,挺胸!看你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哪像是王府里的少爷!” 我啥时候享受过少爷待遇,开什么玩笑!月钱被克扣不说,连下人也就有个笨蛋阿成! 我正神游天外,就恍惚听见一句释放我的话,就好像千斤的担子被他大少爷卸去。我突然想,坏了,逃跑的脚步太过轻浮,怕是被他看出了破绽! 二日清晨,我就被阿成折腾起来洗洗涮涮。好不容易穿戴完毕,出门前阿成扯着我上下打量一番。“啧啧啧,您都这么精心打扮了,还是没咱大少爷俊啊!” 我只觉得心里冒火,面上却笑眯眯的“阿成啊,咱大少爷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不?” 这家伙点头如捣蒜! 我凑近了,扒住他肩膀“我是永远也比不上他不?” 这家伙竟然头点如擂鼓! “成!改明儿我跟大少爷说去,这阿成仰慕您得紧,就把他调您身边去呗。” 我看他两眼放光,更是恨得牙根痒痒“当然了,我也少不的说’您可得管教管教,这奴才是专挑着过节耍滑,冒犯主子的事时有发生,还有……’” “哎哟我的爷,我对您可是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啊!” 我冷笑一声正要回嘴,他就连推带搡地把我轰出思作园“我的爷,你可不能让王爷就等。”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6 18:29:00 +0800 CST  
大家耐心等等,风尘废话太多,下一段再虐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6 18:30:00 +0800 CST  

我站在正德厅外面,无聊地数着丁香花的花串。我破天荒地来得比我大哥还要早,让我显得如此勤奋,倒使我第一次感谢阿成不怀好意的折腾。倏尔远处传来小东西叽叽喳喳的童音,我忙整了整衣襟,规规矩矩的站好。待他们一行人走近,我便跪下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儿子夏酉给父亲请安。”我跪在那,天知道我有多不爽!除了王爷,我给另两人,一个我哥,一个林姨娘跪了也罢,这是我应该的。可是小东西还在王爷怀里抱着呢!我是他哥,偌大的王府内也就能欺负欺负他,凭啥还要给他跪!
“起来吧,”王爷吩咐道,又把小东西放下来,拍拍他后背“去给你哥哥见礼。”
这小东西绝绝对对把我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的话当作耳旁风,他径直冲到我怀里狠狠搂着我脖子撒娇:“二哥——你骗人,爹说李太白‘举头望明月’根本不是因为月亮很好吃嘛。”
我呵呵强笑,偷偷瞄了眼王爷,被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吓的心里发毛,只得应付道:“哥逗你呢啊,嘿嘿嘿······”要不是我的克星都在,我非狠狠拧这小东西的屁股!
<?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xml:namespace>
我们父子三人临近正午时到了林尚书府,我和大哥跟在王爷身后陪同应酬,期间,众人一致对我这个不太让人熟悉的二少爷赞许有加,所以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是哪里入不了他夏王爷的眼!就算是其他人趋炎附势对我阿谀奉承,但是,我哥对我的假笑功力也认可点头。
终于能有个间歇活动活动脸部僵硬的肌肉,我忙去寻一个熟人——我唯一的朋友苏沂,我跟他关系好得紧。对于这点,王爷和我哥都曾表现出莫大的惊奇。
苏沂是何人?他爹是与我爹齐名的苏闻。苏闻又是何人?这么和你说吧,当今天子就姓苏!没错,他爹是皇上的胞弟,他是堂堂正正的小王爷。身份显赫不说,关键此人的爹丰神俊朗,此人也就气质不凡。更难得的是,他可不像他爹一样气势压人,反倒最是温润如玉,平易近人。这些个达官贵人的子弟,竟没有一个与他不友好的。当然了,最让人眼红的就是这位小王爷可是受尽了他伯父和父亲的疼爱。不过以我之见,他伯父倒是对他极好,他父亲么,咳咳,就很难说了。
我终于挤过万千人马,扯着苏沂的胳膊走到宴厅偏处说话。我俩正跟他“亲亲热热”地闲扯,林尚书的三子就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挑衅。不知各位还是否记得,我曾说过,这林老三是个混蛋。
我虽很少同我爹出来,这些大家公子们的聚会还是没少参加。这林老三因着他姑姑林白杏的关系,大致知道我在王府地位低下,常常被王爷教训。所以经常到我这儿寻是非。天知道我有多不想惹事,王爷的鞭子可不是挥着玩玩的。他说对了一点,我确实被管教的服服帖帖。
当然,我不跟他发生激烈冲突是真,但不代表见面会避免一场口舌之战。这家伙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倒是真真觉得奇怪,这家伙家里人没一个笨的啊,就说他姑姑,虽然她对我不冷不淡,但我也知道这女人不俗。那怎么就这个幺儿是个没脑子的?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7 12:04:00 +0800 CST  
这个,楼楼写文的时候经常不按预定进行,有好多情节边写边跳到脑子里。而且文章刚刚开始,有好多事要交代,所以可能进展的较慢。大家不要着急,精彩需要铺垫。好吧,总之一句话,又没虐上……楼主表示知道错了……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7 12:12:00 +0800 CST  
“夏酉,稀奇啊,夏王爷怎的肯带你出来丢人啦,哈哈” 我真想上前抽他,不过,我家王爷近在咫尺,我可不傻。 “怎么,王爷在呢你就草鸡了?连还嘴都不敢了,啊?” 我呵呵冷笑,却不想理他。说实话,这小子说的到真没错,要不是王爷在这儿压着,我非给他些颜色瞧瞧。 可是,这世上像林老三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真不在少数。 “哈哈,夏酉,挺有本事啊,咱们小王爷都被你勾搭来了。” 我只听见人群中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声,顿时觉得头脑发热,气血上涌。 别人怎么说我,我倒是无所谓,可是扯上苏沂,我可就不干了。 这林绛今日不知抽了什么风,话到如此还不算完,只见他笑眯眯地凑到苏沂身边“我劝小王爷离这小子远点,他在王府里就不受待见,听说是因为妨人,据说他娘就是这么死的啊!” 我只觉得脑子里崩的一根弦断了,一个拳头结结实实地印在他脸上。 林绛懵了,看热闹的也懵了,全场就静了。 大人们讯声而来,林尚书连忙打着圆场,我看见我爹的脸黑了,苏王爷却玩味地笑着。 我已经彻底傻了,不仅仅因为王爷,还因为林老三刚刚说的话。 我被吓的浑身僵硬,没什么动作,却敏锐的感受到苏沂指尖几不可见的颤抖。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8 00:26:00 +0800 CST  
先把废话说完,明天开虐。去看世界杯……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8 00:28:00 +0800 CST  

宴会草草收场,我本被勒令道歉,却被林尚书打着哈哈糊弄过去。我爹倒也没做坚持,我看得出来,他控制要扇我耳光的欲望控制的很艰难。他在公共场合一般是不与我动手的,当然,是为了顾及他自己的面子。<?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回程的马车里,气氛堪称恐怖。刚一到站,我脚还没来得及着地,就被王爷揪着领子往书房拎。我哥冷着脸跟在后面,我挨打,他向来冷眼旁观。
王爷走的又快又急,我被扯得难受,手舞足蹈地挣扎。身后立时挨了两脚。“你还有脸叫唤!”王爷将我扔进院子,我只觉得膝盖与粗糙的石砖狠狠摩擦,差点把我的眼泪逼出来。
咣!又是一脚,“给我跪直了!”
我勉力爬起来,刚跪好,又是一脚。
我怕极了王爷这种漫无目的的“严刑拷打”忙认错道:“我错了,真知道错了,爹。”
没想到,此话适得其反,王爷竟加力往我身上又连补三脚,踹的我有点恶心,趴在地上直不起腰。
“错了?说得倒好听,你倒说说错哪了?”
“我不该,不该打林少爷。”一句话说得我冷汗直冒。
“我来之前有没有吩咐你不准惹事?有没有提醒你承担后果??!”
王爷越说越气,他是真真将愤怒转化为动力,接连不断的往我身上招呼。
我被他踢的抱头翻滚,可就是怎么也躲不开他的铁脚。终于滚到墙角,无路可逃。
大力的疼痛终于停下,我估摸着王爷也累了。可是,一波波绵延的剧痛向我袭来。
“说吧,为什么打他。”
我愣了。王爷打我很少问我原因,就是想打就打呗。如今这为什么,我真不想说。
王爷显然也被我的不正常的反应弄得有点不正常。
要知道,我敢不回他老人家的话,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不过让我骗他,那绝对是吃了龙王胆。
显然我是不敢吃龙王胆的。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8 11:11:00 +0800 CST  

于是,场面诡异地寂静了一段时间。<?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终是王爷最先反应过来,他怒极反笑:“好,好,我们家二少爷长本事了。谁都敢不放在眼里了,长辈问话也敢不答了。”
我不知怎么回答,只觉得身子一轻,又被提了起来。
这下王爷更加粗暴,我双腿直蹭着地被拖拽着,又狠狠磕过门槛,直被扔到书案上。
我知道,今天不会好过了。
“裤子脱了。”王爷淡淡吩咐道。
我颤抖着将手伸向腰带处,不是怕羞,而是怕疼。
身后已被踹到红肿,却还有一轮狂风暴雨等它承受。
一下,我嘶的一声,咬住手臂。是王爷的马鞭。我最讨厌挨鞭子,可偏偏王爷使着鞭子最顺手。
鞭子跟雨点似的落下来,我狠咬着手臂默不作声。
其实平日里若是王爷亲自教训我,是默许我胡喊乱叫的,这是多年挨打的经验。我对王爷的情绪有敏锐的洞察力,即使是一丝细微的变化,我也能明白的捕捉到。
所以,我很清楚,现在由着性子乱叫,只会火上浇油,对我绝无好处。
我被凌厉的鞭子抽的有点发昏,王爷泄愤似的把我后面抽的血肉模糊。我终于受不了,微微挣扎。终于使王爷停了手。
“怎么,想说了。”
我就是想说也虚弱的说不出话来,当然,我的确是不想,我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好,真是我的好儿子。”
我能说我听见这话心中窃喜吗?
鞭子又毫不留情的落下来,一层叠着一层,皮肉翻滚着,鞭子被血肉糊了一层,我感觉到鲜血在大腿上纵横流淌。可王爷没有停手的意思。
我不窃喜了,我只想说,夏酉你真他娘的贱!
我脑海里又冒出林绛说的话。
我觉得疼。
我觉得难受。
我觉得委屈。
我哭了。
我竟然在王爷面前哭了!
我疼得叫也叫不出来,我疼得闭上眼睛。眼泪却止不住的流。
在我昏过去之前的一刻,我感到鞭子停了。
“夏酉,夏酉!”王爷摸到我脸上得一片冰凉,大概是也颇感诧异。
那么,大概是他把我抱回的思作园,是他吩咐人找的大夫吧。
后来我很策略地问了问阿成,这小子竟然不上钩,只东拉西扯些没用的,说我昏迷了一天一夜,跟个小姑娘似的不停地哭。害得他不安生,一个劲儿守着我喂水。
这混账奴才,我想起了林老三脸上那一拳,暗暗寻思,等体力恢复了,原模原样地照搬在他脸上。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8 11:12:00 +0800 CST  
我知道木有文却水楼很欠抽,但是发现已经顶上去就多说两句。因为楼主自己写文,感觉不出来好坏,还请大家多多发言,是好是坏告诉楼主一声。然后就是想问问大家,现在真的觉得虐吗?看了留言后,楼主被弄的纠结了,我觉得远远不到啊。还有老夏现在就很渣吗?我觉得他真正渣的时候还没表现出来呢。最后就是大家觉得楼楼每次更的很少吗,可能是能力问题,我写这些就用了小一上午……如果真的觉得少,我会努力的!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8 23:30:00 +0800 CST  

亲王府,暗阁内。<?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只见一锦衣少年垂首跪于阶下青石板上,身后一人手持刑杖,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三层台阶上于案后坐着的人,正把玩着一个白玉杯,另一只手轻轻叩着桌案,声音虽轻,在偌大的暗阁内也听得清清楚楚。
远处置着香炉,有淡淡兰香弥漫在室内,只是好像还掺杂着血腥味。这室内的布置虽空旷,却也能从那仅有的几件物什上看出主人的格调高雅,身份高贵。
“怎么沂儿,还不肯说么?”苏王爷终于开了尊口。
苏小王爷抿唇不语。
王爷挥了挥手,刑杖声又规则地响起。
“沂儿,如今你与那夏家老二愈走愈近,可是越来越不听爹爹的话了。爹爹很久没狠心罚你了吧?”
苏沂听着只觉黯然,暗暗数着刑杖数目,冷汗将他额前的碎发浸得湿透,嘴中的嫩肉也几近咬破。六十,又熬过一轮。
原来这是王爷定下的规矩,审问之责,二十为一轮。
“请爹爹明鉴,日前刺杀皇上之人,与十六年前并非一路。沂儿认为,此路人马只是山寇流贼,对朝廷构不成威胁。”
“呵——沂儿可还记得第一次与爹爹说谎,爹爹是怎么罚你的?”
苏沂闻言身子竟微微颤抖,脑海中映现出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瑟瑟的秋风里,被摁趴在冰冷的院门台阶上,裤子被完全褪下,板子毫不留情地一下下落在光裸的身后,他拼命地喊着爹爹,拼命地认错,终于惹得王爷烦了,下令堵上嘴接着打。昏过去就被泼醒,不知往复了几次,他终于被允许膝行进阁内,他转身想找裤子,却发现已没了踪影。
小小的孩子红着脸咬着牙,手脚并用地爬进阁内,看见王爷招手令他过去。他怯怯地蹭到他爹身边,正要认错,就觉得身后一痛。原来王爷掐住了他臀径之间的已被打得肿胀欲破的皮肤,他只觉得痛的心颤。扭动着身子想要避开,可是越动王爷的力道就收的越紧。他只好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亲爹,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流。

楼主 瞭望风尘  发布于 2014-06-19 10:47:00 +0800 CST  

楼主:瞭望风尘

字数:35733

发表时间:2014-06-13 19: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08 12:00:42 +0800 CST

评论数:10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