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无脚鸟(父子)

无脚鸟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那就是他死的时候。——《阿飞正传》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1-30 01:16:00 +0800 CST  
喉间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汗水将全身冲了个通透,初秋微凉的风不断地吹干汗水,带来阵阵寒意。
小腿撕裂般地疼。陈辰咬了咬牙,仰起头艰难地将腿抬高,努力做出标准的长跑姿态来,而不是走。
他知道,这样很耗费体力;他知道,他还有两圈要跑;可是……他也知道,父亲或许就站在家中的阳台上,看着他。
陈辰仰起头,试图寻找些什么,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然后,在这一圈的拐角处,他看到了主席台高高的棚子的檐角处,伫立着一只喜鹊。
他凭借着灰蒙蒙的天色,才勉强能辨认出喜鹊的轮廓。
陈辰却忽然觉得肌肉的酸胀感轻了好多,脚步渐渐加快,微风从背后吹来,温柔地抚过他单薄的衣衫,陈辰始终仰头凝望这那只鸟,只觉得风几欲把他推向云端。
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飞累了就在风里睡觉……陈辰忽然想起语文课上同学们讨论到的素材。当时他还觉得荒谬,现在想来,做一只无脚鸟,也还不错。
这么胡思乱想着,最后两圈倒是很快就跑完了。陈辰放慢步子,缓缓地走着。
他的腿在昨天拉练时不小心拉伤了,每迈一步,都像是刀割一般。可是他俊气的面容沉静,步子也迈得利落,若不是看到他紧抿的嘴唇和有些发白的脸色,真看不出这个少年在隐忍着身体的不适。
腿被拉伤这种事,是不能告诉父亲的。他会责怪自己的不小心,或者质疑自己未曾做好准备活动,而罚跑,是免不了的。
微风渐渐转急,陈辰被寒意激得呛咳几声,不由加快了步子,向教职工宿舍区走去。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1-30 01:17:00 +0800 CST  
人设:
陈辰——16岁的蓝孩纸,高二。青城五中高二年级的尖子生,身为抑郁症患者而不自知。
陈勘——青城大学副教授,陈辰的父亲。
卫妤冰——摄影师,走南闯北将大半个世界装进镜头的旅游狂热爱好者。一心扑在事业上,被吐槽“要事业不要家庭”的女文青。陈辰母亲。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1-30 01:18:00 +0800 CST  
脑洞出来了就压不住不坑,那篇文完结前更的比较慢。镇楼图这只鸟是引发这篇文的罪魁祸首。我开始跑步时亲眼看到它落在了那里,这之后的半个小时里,它都没有走……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1-30 01:20:00 +0800 CST  
上楼梯的时候,被拉伤的肌肉吃不上力,每一步都迈得艰难。
家在六楼,才爬了一半。
陈辰停下脚步,撑着楼梯转角的扶手楷了把汗。眼前的景象有些模糊,他微阖上眼,想着或许是因为跑了太久耗尽了体力所致。
我真没用……六层楼都爬不上去。
又出现了……这几日脑海里总有个声音不断地叫嚣着,不眠不休地陈述着一个个残忍的事实。
少年眼底划过浓重的悲伤,转瞬又恢复正常。我这是怎么了……以前也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可是这一回,似乎是有些不一样的。
一步步艰难地挪着步子,每挪一步,被拉伤的那条腿都疼得他冷汗直流,真希望这时候父亲会因为自己的晚归而愤怒地下楼,即使是把自己扛回去就开打。
陈辰烦躁地摇摇头,自己这都是在想什么呢。
——————
进家门的时候,陈勘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份杂志。
“爸爸,我回来了。”陈辰抿了抿唇,轻声说着。
“嗯。”陈勘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手上翻着杂志,看得很专注的样子。
陈辰站在玄关处,一时有些难堪。
明明这次晚回来那么久,他为什么没生气?是不是已经懒得管自己了……那,要不要主动道歉呢?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回房间?
陈辰深吸口气,努力抑制住心中的忐忑不安。然后他垂下头,轻轻开口:“爸爸,我不是故意……”
抬眼轻瞄一眼,父亲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没听见他说话一样,就好像……他不存在一样。
他终究没有再开口,而是默默地换了鞋,走进自己的房间。
——————
窗外,是浓得化不开的墨色。
万千家灯火,在浓稠的墨色里发出微弱光芒。
还有两张数学卷子没有写,陈辰放下书包,却连卷子都懒得拿出来。
泪水顺着少年精致的脸颊滑下,滑落进嘴里,带着些微凉意,以及满口的酸涩。
陈辰烦闷地倒在松软的小床上,任由泪水啪嗒啪嗒地往下落。
他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正在自己身上发生着。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1 22:01:00 +0800 CST  
『第一章』
高二三班。
被称为“生化怪人”的该市王牌化学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辛勤地用口水灌溉着前排的同学。
教室中间的窗户大开着,阵阵微风轻拂。满教室的学生皆是聚精会神地听着课,笔走龙蛇地记着老师强调的要点。窗边的少年却在明媚到晃眼的阳光里睡得香甜。
“陈辰,你来回答下这道题。”幻灯片放映出第一道习题的时候,老师瞥了眼少年,别有深意地开口。
少年旁边的同学瞬间躁动起来,同桌慌张地晃着他,试图把他叫醒。
“嗯……嗯。”少年抬起头,揉了揉惺忪睡眼,忽然间意识到这是在上课,慌乱地起身,瞬间清醒了。
“嗯……这道题……选C。”还好暑假的辅导班讲到这里了。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解每个选项。条理清晰,声线清朗。
上课睡觉人家是有资本的啊,学神同学原来早就会了。同学们向他投来倾羡的目光。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刚在自己课上睡了觉,老师都忍不住想夸奖他一下了。
“嗯。下次注意上课不要睡着。”老师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1 22:01:00 +0800 CST  
更的不会很快,因为还有两个坑……并且快期末了。
只是看了些资料,如果文章里有Bug欢迎大家提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1 22:02:00 +0800 CST  
抱歉出了点事,晚点更……也可能推迟一天。(鞠躬)实在抱歉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3 23:00:00 +0800 CST  
“我说哥们你胆子也真够大的,老周的课你也敢睡!”才下课,好友秦绅便赶走了陈辰的前排同学,坐在了他的位子上。
“我困。”陈辰有些懊恼地笑笑,枕着胳膊趴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想隔壁班那同为学神的妹子想得睡不着了?”秦绅把脑袋凑过来,一脸地捉狭。
“秦绅你能不能正经点!”听了这话,陈辰坐直了身子哭笑不得地回他,眉头微拧,显然是有些生气了。
自己不过是那次别人起哄时说了句“她的确挺好看”的,自此被秦绅抓了把柄,动不动就用这个拿他开涮。
“好好好正经点。”秦绅口中答应着,笑容依旧不怀好意:“你让我帮你找的家教,喏,我表妹。”说着便递来一张纸,龙飞凤舞的字迹,纸上一串数字几乎要腾云而去。
陈辰接过纸,不由嫌弃地“噫”了一声,却是笑得开怀:“您这字儿……不去开方子可惜了。……哎等等,你表妹你怎么不自己辅导?”
说着便抬眼凝望着秦绅,明眸澄净、如星空般璀璨。
“嗨,我从小宠着她长大的,根本管不了她。再说了,你比我会讲题啊。辅导一次五十,你干不干?”
陈辰刚想答应下来,开口时却有一个想法转瞬即逝。
“干什么,那么麻烦……而且你能肯定你能教好?”
这想法如从黑暗沟壑中攀爬出来,在陈辰脑海中不停回放。陈辰迟疑片刻,终究是说了句“让我再想想”。
——————
璀璨阳光下,少年将头深深埋在臂弯里,阳光透过眼睫,在他俊俏的脸颊上投下一剪暗影。
刚才那个想法,在脑海中循环往复、挥之不去。
陈辰,你不觉得麻烦吗?干嘛要给自己找事做。
陈辰,你根本没能力去做这件事。
陈辰,你不行,不要误人子弟……
渐渐地,眼眶酸涩、潮湿,氤氲衣袖上一片水痕。
陈辰想停下这种想法,即使是放空、什么也不想也好,可是他做不到。他觉得这些黑暗的想法,就如毒瘤一般,扎根于脑中。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4 17:35:00 +0800 CST  
正是周六,五点多上完课了就放了学。
想着父亲可能没回来,陈辰没有尝试敲门,而是掏出家门钥匙,自己把房门打开。
才推开门,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前。
陈辰慌得垂了头,低声喊一句“爸爸”。
陈勘沉着脸打量着他,陈辰低着头都能感受到来自父亲的低气压。他才抬起的腿又尴尬地放下,不知是该进门还是不该。
“进来。”陈勘侧过身子让出一条路来,声音是陈辰意想不到的温和。
陈辰慌忙答应一声,换了鞋便自觉地朝着父亲站着,听候发落。
轻咬的嘴唇透露着他的紧张。这种情况太常见了,自己做错了事,他常常是见到自己就出手教训,教训完才告诉自己受罚的原因的。
“辰辰,你的腿怎么回事?”
谁知等来的不是挥落的巴掌,却是父亲探寻的声音。
他……难道是在关心自己吗?陈辰微微抬起头,不敢置信地偷瞄父亲一眼。“我……那天拉练,肌肉拉伤了。”
想起来了。那天拉练时,自己嫌儿子跑得太慢,要他跟上。他似乎是在自己身后痛呼了一声。
眉头轻锁,陈勘严厉地注视着儿子,轻声斥责:“我前几天出差你是不是偷懒没跑步?日常拉练都能弄伤自己。”
“没有……爸爸,我跑了的。”陈辰慌乱地抬头争辩,语气却因为害怕而显得瑟缩。
“姑且信你一次,这两天跑步免了,等你腿好了自己补上。”陈勘点点头,吩咐了一句便转身走了。
陈辰依旧垂头站在那里,安静地如一尊雕塑。
姑且……信你一次。
父亲不信任自己。
怪谁呢?怪自己。谁让自己那一次骗了他。
陈辰用力咬着嘴唇,直咬得满口血腥。他轻啜着鲜血,口鼻间浓重的血腥味蔓延,心中竟然格外地畅快,畅快得他几乎感觉不到嘴唇的疼痛。
那还是上初三的时候,有一次逃了补习班,去看望一个生病住院的朋友。知道父亲不会同意自己因为其他事耽误学习,陈辰便没有告诉他,直到陈勘问起,陈辰都依旧说自己是去上课了。
然后他迎来了有生以来最狠的一次打。父亲用他的那条皮带,把自己打得近三天爬不起床。整个臀腿,都是一片乌青。之后他被抛弃在家里,父亲不知去了哪,第三天晚上才回家。还是自己捱不过打了母亲的电话,她从国外赶回来照顾自己。不然……也许等父亲回来自己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吧。
忽然觉得那样也挺好的,就不会再惹父亲生气了,也不会让妈妈再难过。陈辰撇撇嘴,扯出一个有些怪诞的微笑。
所以只能怪自己那时欺骗了父亲。
所以只能怪自己给妈妈打了那通电话。
陈辰甩甩头,烦躁地抱头低吼一声。
他烦透了这两天脑子里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以前的自己不是这样的,这是怎么了……
深吸几口气,待情绪稍微平稳,陈辰抬起头,朝着自己房间踱去。
陈勘正站在书房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发的什么疯,想挨打就自己收拾好了过来趴好,不然就老实点。”
话音才落,陈勘便转过身。
书房的大门,连同从书房窗外照射进来的光亮一并消失。整个走廊陷入沉闷的黑暗中。
陈辰只是怔了怔,便面色如常地走回自己房中。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04 21:16:00 +0800 CST  
睡不着觉,很抱歉地跑来说一声,这个帖子不会再更了。鞠躬,小玉食言了。我会再开一个帖子作为补偿。
不更的原因听起来或许有些荒谬:我写这篇文完全是因为听到了贰婶的《无脚鸟》,想起哥哥的阿飞正传来,然后跑步时看到了那只鸟,灵感就来了。
之后为了让这篇文丰满真实一些,我开始查阅抑郁症的相关资料。说实话我在现实生活中就是比较闷,不,非常闷的人。也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上了大学有些独来独往,除了发小和舍友就没有亲密点的朋友,也羡慕同学的呼朋引伴,但是因为高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始终没从阴影中走出来,所以做不到像那件事之前一样乐观开朗。
然后看了很多抑郁症的资料,为了让故事更贴近生活,也去了很多论坛去看抑郁症患者、康复者、他们的亲友的想法和经历。
然后我发现我慢慢变了,我本来还是挺看得开的,比较乐观,自从看了几天这些,我的思维越来越奇怪,情绪也一直很低迷。似乎的确是看多了这些东西给我带来了消极的影响。
如果不去继续看这些,我的帖子就不会充实。开贴的本意是传播正能量,远离负面情绪,原谅我自己却先踏入了怪圈难以脱身。
既然无法肯定自己可以让大家看文时也不会受消极影响,那还是不更了。或许等某天,当我战胜而今怯懦的自己,重新开朗起来,并且对抑郁情绪真的有了很深的体会时,我还会再回来。续写这篇文。
再次抱歉。
新文的链接会尽快发上来。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11 03:25: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4910700142?share=9105&fr=share新文链接,还是来点欢乐的吧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23 10:54:00 +0800 CST  
我我我又回来了。这篇文接着更吧,不过要到考完试5号往后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6-12-30 12:33:00 +0800 CST  
度受狂吞文,无可奈何只好发图。下回更再发文字试试。




楼主 片玉无心  发布于 2017-02-14 00:48:00 +0800 CST  

楼主:片玉无心

字数:4564

发表时间:2016-11-30 09: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52:39 +0800 CST

评论数: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