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花重锦官(下)(严厉父子训诫文)

不知道为什么帖子又被抽了,而且显示的是我自己删除的,自己删除的没办法恢复。接下去的内容我只有新起一个帖子了。之前的内容麻烦大家移步去jj看了。十分抱歉。之前帖子的互动很想留下来的,感觉很好呢。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接下来的新文,不是今天晚上更,就是明天早上。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0 12:02:00 +0800 CST  
第六十章 两相折磨
天还暗着,今夕的羞耻感也稍微弱了些,一路从西苑跪行到东院,竟也有心思欣赏起相府来。清雅别致,如果它的主人留给外人的映像。
他先来到纪宁海的房间,将外屋的便器提到后道倒在便桶内,接着又同样倒了其他的房间。将便器一起拿到后院洗涤干净了放回各自屋里,此时仆从才晨起。
倒夜香,洗便器,这种活儿,他真没做过,中途干呕了好几回,后来不得不憋着气。他明白,没有纪宁海的吩咐,陈管家昨天不会特意交代一番。
由于他还要去伺候纪宁海,因此下人洗澡熏香的椒房一早就有人为他打开了。先用冷水冲一遍,晒干的花瓣兑上温水再泡一刻钟,定然不能有异味。
昨晚那三十板子,最终还是打得他屁股开花。责罚下奴的板子是泡了盐水的毛竹大板,更何况大哥还特意吩咐了狠狠教训。现在被热水一泡,真真是销魂极了。他不得不紧紧的扣住木桶边缘,不敢坐下去。
泡完热汤还得熏香,从头到脚。背上和屁股大腿的伤遇了热烟焦灼得厉害。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0 21:51:00 +0800 CST  
收拾好了,今夕便跪在东院侧门外墙根处,随时侯着里面传。
陈管家如今摸不准自家老爷对二公子到底还要如何教训,给不给吃饭,吃多少,在哪里吃,怎么吃,这都是问题。带主子吃罢早饭,他才敢问。
纪宁海却说“一切按规矩来,以后不必问我。你要敢护那孽障一分,或听了旁人的,我总能十分找回来”
因此今夕早饭只得了一碗粥和两个黄面馒头,馒头落在地上沾了灰,他正要拿起来却被人踩住。
“大哥,不是,大少爷”发现叫错,今夕连忙改口。无论大哥如何对他,见着大哥,他便觉得安稳,就是忍不住想喊。
“捡起来吃了”纪予挚不知,自己也能说出如此冰冷的话来。
今夕不动只望着纪予挚。
今夕眼睛总是能说话,至少在看他时。昨天挨板子,今夕紧握着凳头咬紧了牙关,疼得厉害,眼睛也说着,大哥,误儿不疼,大哥别心疼,大哥。
现在今夕眼里说着,不吃,就不吃,大哥舍得就打死我!硬是把他好不容易营造的悲情气氛打碎成了渣。
如果今夕也能和他相处这么和爹爹相处,大概爹也舍不得了。
“下贱东西!你既然不饿,这几天都不用吃了!”纪予挚抡圆了胳膊抽了今夕一耳光骂道。
“是,大少爷”今夕故意装了委屈的声音,大哥转身走时瞟他那一眼别提多心疼。
大哥若果真想收拾他,就该向纪宁海好好学。纪宁海打他何时心疼过,纪宁海要他吃地上的东西就一定得吃进肚子里,根本没有回环余地。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0 23:11:00 +0800 CST  
纪予挚走后不久,今夕便被纪宁海叫了进去。
“去里面收拾一下,跟我进宫”
内间,热水已经准备妥当,旁边还放了纪宁海往年的久衣,该是纪宁海懒得派人去西苑取。
纪宁海收拾好了奏章,还不见儿子出来。两步跨进去,一把将儿子从澡盆子里拎起来,扯过毛巾胡乱擦干了水,末了顺手拿擦水的帕子抽了今夕两下。
“磨蹭的毛病又是哪时惯的?!老子叫你进来收拾你倒享受起来了?……”纪宁海骂今夕期间,已是拿熏香熏了衣服和儿子,还顺手抽了两下。
今夕心里不平,纪宁海真是没有一刻讲理,您老都准备了泡澡水,我若不泡不是又错?
上了马车,今夕本是要跪着的,还没跪下去就被纪宁海一把拉住趴在了大腿上。紧接着裤子就被退了下来。今夕等着挨打,触上来的却是柔软的棉布。
上完药,今夕伸到背后拉裤子的手被纪宁海一把打落“晾着!药还没干!等会儿又出了脓!在圣上面前,岂容得半点失礼?”
“纪误跪着,不劳您,啊!”话未完,纪宁海几记铁沙掌,脆响生疼,今夕不妨叫出了声。
可这么趴着实在不伦不类“丞相大人,您要打便打”在外面纪宁海要今夕称呼他官职倒是不用叫老爷。
“你以为老子喜欢打你?膝盖肿成那样,再跪出了血,哪里有衣服给你换?此番进宫不是去你皇上舅舅家顽,许多朝臣均在,是要商议国家大事!”
今夕只觉膝盖疼得厉害,这两天疼惯了他也没去管,倒是不知已经这么严重了。
一路这么趴着,纪宁海一两句不高兴起来就要揍他几下,巴掌打在光肉上声音响的很。
纪宁海何时关心过他在外面出丑?以前打成重伤还不是照样上朝?如此虚情假意做给谁看?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1 00:31:00 +0800 CST  
见到了皇上和长公主,纪宁海方知被骗,哪里是什么国家大事,哪里朝里重臣都等着他?明明就是长公主怕今夕多在相府一刻便多受一刻欺负,故意让皇帝用急召。

“皇上,臣以为……”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要说烽火戏诸葛的典故。朕就是心疼误儿,就愿意当一回昏君!”纪宁海所有的话便都被挡了回去。

“误儿,过来,让舅舅看看,可又是瘦了!致远,你看,这误儿穿你的衣服,简直就和你年轻时一模一样!”

“可不是吗,皇兄。初见二郎时,二郎和误儿一般大,站在一堆殿试的人里,果真是个孩子。误儿现在还小是没有二郎如今高大魁梧,穿二郎那时的衣服却是正好合适。现在衣服的款式也变了几回了,我倒觉得还是以前的衣服好看!”

“皇上,小遥,你们别护着这孽障!你看多少人为你担心,你倒好,想干嘛就干嘛,何时想过父母亲人?着实该好好收拾,小畜生!”纪宁海说到气愤,拉过今夕来抬手又要打,见儿子吓得缩了脖子,举起的手最终还是放了下去。

轩辕琰一把拉过今夕来要了玉凝霜往今夕脸上摸“打人不打脸,误儿还上朝,你打他脸做什么!打孩子就得打屁股!再不听话,舅舅也打你!”轩辕琰本轻轻的一巴掌打在今夕屁股上,却疼的今夕猛的皱眉,轩辕琰瞪了纪宁海两眼,招了轩辕旬带今夕去外面顽,也免得在纪宁海面前挨打挨骂。

这皇宫原本几乎没什么地方是今夕和轩辕旬没去过的,可这次太子爷带他来的这地儿,他还真没来过。

“这是谁的寝宫?旬儿?”

“是我皇祖母的。表哥你带我进去好不好?不要被守卫发现。爹爹越不要我去,我越想去”今夕明知被发现后,定会受罚,却有一种魔力牵着,就是想进去看看。

这里很是偏僻,原本该寂静萧条,却花团锦簇,窗明几净,桌上竟然还有温的茶水。

无不有巧,四个并排的寝卧内都有一个小摇篮,摇篮上吊着玉佩,其中一个和娘亲给他的一模一样。

直直的冲击,让他无法回避!他要如何才能做到杀了一边的亲人成就另一边的?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1 08:18:00 +0800 CST  
大晚上,我睡不着。还是更文吧。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2 03:30:00 +0800 CST  
第六十一章 血缘血缘


这宫殿华贵而清雅,即便是最不起眼的柴房,挂在门顶的两个灯笼里罩着的竟然是东海夜明珠。更遑论其他。

这院子的主人是喜欢雅静的,并不喜奢华,可有人偏偏要将世上最好的都给她。才导致了许多珍贵的东西都被想方设法的掩盖其价值。

“嘘~珏儿,是你回来看娘了么?珏儿,玱儿,你们跟娘来,娘带你们捉迷藏呀~”今夕和轩辕旬被这苍老的声音吸引,转身便见着一个杵着拐杖的慈祥老人。

此人正是当今皇上娘亲,开国皇后,安媚儿,封为荣皇后。

荣皇后一只手抓了今夕一只手抓来轩辕旬,领着两人从小径去了禅室。

“皇祖母,我是旬儿,不是二叔,我是您儿子轩辕琰的儿子”既然这位老人这么熟练的直呼二叔和姑姑的小名,定是皇祖母无疑。

“哦,旬儿呀,听说你可调皮了,皇祖母喜欢调皮的孙儿”荣皇后闭口不提轩辕琰,转而对今夕说“珏儿,娘对不起你,呜呜,娘对不起你”

“皇祖母,这是大姑的儿子纪误,表哥你快喊外祖母”轩辕旬和今夕拿手在老人眼前晃了晃,才发现老人竟然是失明了。

珏儿的儿子?老人不断念叨。轩辕旬不断纠正是大姑的儿子不是小姑。轩辕旬虽年幼,却也知道,小姑在战争中走丢,至今了无音讯。

老人一把搂住今夕啜泣起来“误儿!祖母的心肝宝贝!”原来这便是娘亲的娘,是自己的外祖母么?

轩辕旬还在强调这是大姑的儿子,老人摸着今夕哽咽“珏儿下巴比瑶儿浑圆一些,鼻子又直又挺,瑶儿鼻子小巧一些,珏儿后脖处有一颗红痣是胎记!误儿,你脖子上是烧伤的?怎么这么不小心!

娘亲脖子上确有一颗红痣,他原本也是有的,被纪宁海烧成了一个黑疤。

“误儿你娘亲呢?”

今夕十分想靠在这个怀抱里将自己这么多年的委屈说出来,告诉这个念儿成病的祖母,娘亲虽然不在了,误儿也会好好孝顺您。

可最终说出来的还是“外祖母,误儿的娘亲是长公主”荣皇后脸色巨变厉声道“你给我跪下!”今夕贴身跪在荣皇后脚边,荣皇后抬起拐杖便要打,却终是举到一半便放了下来,用手照着屁股给了两下“还敢骗祖母!娘亲也是乱认的?该不该打?!”

今夕并未认错,只是叫了两声祖母,荣皇后抱着今夕哭得几乎断气。

就在轩辕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皇祖母时,轩辕琰一步跨了进来,厉声吩咐“带太子和纪误到暖阁,等候处置!”

两人被带走,随从也退了出去,轩辕琰默然跪在母亲身边承受拐杖沉闷的击打和荣皇后丝毫不留情面的责骂“老二,你要你爹的命,你要玱儿的命,你都拿走了,还要怎么样!把误儿还给我!你怎么不杀了我!”

今夕和轩辕旬被带至暖阁,轩辕旬倒也是知道怕了,跟着今夕规矩跪着。

“小孽障!一会儿功夫不见,你就能给老子闯出这么大祸事来!看老子今天轻饶得了你!”纪宁海一脚将今夕踹翻在地,便去解今夕玉带。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3 08:40:00 +0800 CST  
关于大家要前面的文,都留了邮箱,我家里面大概周三能联网,到时候一起给哈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3 11:54:00 +0800 CST  
周末值班就是这么无聊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3 15:18:00 +0800 CST  
我要睡着了。即便是憋尿也无法让我清醒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3 16:35:00 +0800 CST  
今天没有文了,晚上k歌到两点,k完还要搬箱啤酒回来喝……睡觉都难了,所以肯定不会有文了。大家别等了。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3 22:13:00 +0800 CST  
纪宁海解他腰带,接下来一定得脱了裤子挨打,可他还不想在敬仰爱戴他的轩辕旬和以往乃至以后的一干下属面前被这么没脸的揍。
前不久纪宁海给他补了加冠礼,原本去年生日就该加冠,因他离家出走,也就没人主持。加冠便代表他已经算是男人,就算犯错也不应该还像小孩子一样脱了裤子打屁股。
在纪府也罢了,全府上下谁没见过他挨打,可在宫里,他还想留点最后的颜面。
今夕巧妙一滚,纪宁海双手落空,更是气难当,心想这回非抽得这孽障动弹不得,还再忤逆老子!
今夕一个翻身跪起来扯着纪宁海衣摆求“爹爹,误儿顽劣闯下滔天大祸,皇上下旨要纪误在此等候处置。所谓先国法后家法,求爹爹暂饶误儿片刻,回去任由爹爹责罚”
纪宁海方见儿子抓他的手微微颤抖,脸色吓得惨白,才想到,这臭小子脸薄。暖阁里守卫重重,均是儿子下属。往日在宫里被这孽障气急了,隔着衣服揍两下踢几脚,别人瞧见了,儿子还羞的很呢。
今夕怕就怕这理由虽好,却不充分,纪宁海一句“国法家法都不会饶你!腰带解给老子,裤子脱了,撅好!”那就必定是要打无疑,以后在这些人面前和如何抬头?!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15:26:00 +0800 CST  
插自己楼,最近被一首神曲洗脑,不会告诉乃们写文时我都哼着“贴,贴,贴膜boys,放心贴,用心贴,贴出时髦,贴出珍贵,贴,贴,贴膜boys……”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15:31:00 +0800 CST  
小孽障这回闯祸非小,定不是打一顿就能完。
“说得倒也有理,暂且记着,回去定剥了你这孽障的皮!”说完不忘在今夕胸口又补上一脚。
这脚踢的好,端端和刚才挨的重叠,一股甜腥涌上喉头,今夕猛的倒吸一口气才使其没有喷出来,胸口憋的仿佛要炸开,连连喘息“谢,,爹,爹”
轩辕琰回来,守卫将太子从隔间带出,他也是怕了,轩辕琰一拍桌子,直吓得跌跪在地。
太子身份尊贵,方才跟着今夕跪便有人来带去了隔间,他倒也规矩,没有偷懒。因此刚才腿一软顺势跪下去,砸得地板咚的一响,又惹了轩辕琰心疼。
“纪宁海,你调,教的好儿子!擅闯皇宫禁地如何罚?”
“回禀皇上,杀无赦”
“好!把纪误给我拉下去斩了!”
说时已有两人上前来押今夕,轩辕旬却是站起来一把抱住今夕大腿“爹爹!你这么处置不公平!那里去旬儿要去,旬儿不带表哥,表哥如何知道那里?爹爹要杀就先杀旬儿”
“把太子拉开!纪误待下去斩首,立即执行”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17:00:00 +0800 CST  
纪宁海一看便知这回是真触了轩辕琰逆鳞,只怕是萌生了杀今夕之心。这孽障,惯是会闯祸!
方才想轩辕琰疼太子,太子一定会给今夕求情比自己有用。现在如何还能稳着,慌忙跪下“皇上!臣教子无方,请皇上赐罪!求皇上饶他一命,罪臣愿受千刀万剐之刑!”
轩辕琰此时想啥今夕,无非是那孽障知道了皇上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并不是能一命换一命,得杀人灭口!可他只能赌一把,赌皇上还想用他,赌那个秘密皇上拿不准今夕是否知道。
若那孽障真知道,只怕活不长了!除非让秘密不再是秘密。
……整个宫殿一片死寂,只有今夕稳健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把误儿带回来!看他以后还敢带坏弟弟!没个哥哥样儿!”轩辕琰神色转化如此自然,就像真是孩子做错事,长辈吓唬要打死,最后肯定不会。
今夕重新跪回来,斜眼看纪宁海,冷汗从腮帮子直往下掉。就在方才轩辕琰沉默的那片刻,纪宁海的紧张,可想而知。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18:16:00 +0800 CST  
人说伴君如伴虎,果然不假。今夕平日里也觉得轩辕琰是真对他好,有时还想,是不是有血缘的羁绊,便更容易信赖亲近。现才知道,那只是天子御人之术!
若不是经过纪宁海的专门训练,今夕定然也以为轩辕琰只是吓唬他,方才轩辕琰眼中的杀气,隐藏很深,却还是可见。
纪宁海常说,轩辕琰心狠手辣,今夕原本没有深刻体会,毕竟轩辕琰对他真算好。可现在反想,轩辕昱,轩辕玱,而今的自己。天家无情,果真不假。
纪宁海为了皇位,不也要自己的命么。原也正常。
轩辕琰摒退众人后吩咐大太监“去把太子爷的那两把戒尺拿来!”
“误儿即是小摇之子,便也算是我轩辕子孙,受的皇家家法。各一百戒尺,揽月阁禁足一月。都跪过来,旬儿按规矩在床沿趴好,误儿一旁看着”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18:39:00 +0800 CST  
纪宁海不知道轩辕琰打的什么主意,并不插话。
待轩辕旬自己退了裤子撩起后襟别玉带之上,塌腰耸臀的姿势摆好,轩辕琰还嫌不满意,拿着戒尺又压了压轩辕旬的腰“屁股撅好!塌下去了重新打!”轩辕旬哭着答“是,爹爹”
今夕已看得满面潮红,在家里挨打,纪宁海也不会刻意要求撅屁股到这种程度。
轩辕琰的戒尺落了第一下,今夕跪的近,清楚见着三指宽白痕在臀峰上变红变肿。密密的一道一道逐渐遍布原本雪白的臀部。
爹爹叫他太子不是旬儿,轩辕旬便知闯了大祸,屁股是越痛越撅得高,迎着戒尺挨。
“爹啊!爹爹!轻,轻点呜呜啊!旬儿不敢了!再也不敢不听话……求爹爹轻点!求求爹爹!爹爹!啊!……”
今夕不曾想轩辕旬真能挨完一百,更让他意外的是,就算后来屁股已经肿成了发糕,紫黑紫黑,甚至有的地方开始冒血珠,轩辕旬嗓子哭哑了,双手扣床沿太紧,食指指甲盖都翻了,也不敢躲一下。
轩辕旬不敢提裤子,他才不想裤子粘在屁股上,扯都扯不下来,遭罪。跪到今夕旁边时还快速耳语了一句“表哥别怕羞,只把屁股撅好就不会加罚。千万别躲。越痛越撅高点,绷着劲儿,就好忍一些”
待今夕趴好,轩辕琰拿尺子使劲儿压了压今夕腰,站起来对纪宁海说“你儿子,你自己来管教,致远,误儿聪慧之极,可看你把他往哪条路上带了”
今夕屁股上的伤,疤还没结,只这么撅着,就又绷裂开了几处。
纪宁海接过戒尺,心知皇上留今夕在揽月阁禁足,心里还是怀疑,定要等事情明朗之后才肯放出来。这打不但要打惨,还要打得皇上高兴,才能表明态度。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4 21:39:00 +0800 CST  
第六十三章,暗度陈仓
纪宁海接过戒尺,心知皇上留今夕在揽月阁禁足,心里还是怀疑,定要等事情明朗之后,才肯放出来。这打不仅要打惨,还要打得皇上高兴,才能表明态度。
他瞅准了今夕臀峰上开裂严重的口子,端端打在里面露出的嫩肉上,今夕眼前一晃,本能的把屁股猛的往回缩,原本不大的叫嚷和沉闷的戒尺声比起来,竟格外响亮。
“屁股撅起来!再敢嚎!把你在家气我和我犟,打死不认错的本事拿出来!老子叫你乱跑,管不住脚是不是!今天就打得你站不起来!看你还怎么作!不省心的东西!”
今夕在纪宁海的骂声和责打中重新摆好姿势,纪宁海按照方才轩辕琰的标准又压了压儿子腰,戒尺照样落在臀峰上那处,今夕痛的眼花,硬生生逼出眼泪来。
轩辕旬不知道今夕屁股挨过打,还这么严重,不管不顾得去拦,被轩辕琰下令带到了内阁跪着。
纪宁海戒尺紧追着一处打,五六下后仍未换地方,今夕哪里承得住,双腿不住打颤,直喊爹爹,可求饶的话却怎么也无法像轩辕旬一般自然说出。直在一处打满二十,今夕眼前已是一片模糊,戒尺上也沾满了细碎的血肉。
接下来纪宁海看上了大腿根一处开裂的口子,故意拿戒尺压了压,示意要开始另一个二十。之后便也是选中一处压实了才打,仿佛做标记。今夕袖子死死咬在嘴里,只发出一声声闷哼。
轩辕旬笑看着今夕挨打,五道深刻的肉色肉槽出现在他面前时,纪宁海跪在地上说“请皇上验刑”
“朕素知你管教儿子严厉,半年前打得误儿差点没命,这五道伤太深只怕要留一辈子。但朕还是要说,严厉点好,今日打在他身上的痛也许明日就能救他的命”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5 22:47:00 +0800 CST  
“养不教,父之过。皇上宽厚仁慈饶了这畜牲,臣却不能轻饶他。求皇上允了臣每日进宫管教,定改了这孽障任性胡为的性子!”
“打也打了,罚也罚了。就你那暴脾气,天天来看,误儿还不得天天挨打?朕也知是你心疼儿子,想每日进宫还看便看了,找这许多理由做甚。伤好之前,朕不许你再打,这是圣旨!”
“臣遵命。孽障!还不滚过来谢恩!”今夕已是疼的虚脱,趴床沿上根本动不了,轩辕琰摆摆手“好了,好了,你带误儿去揽月阁,朕也要去看旬儿了”
“还能不能自己走?”纪宁海问完也觉多余,儿子挣扎了许久想从地上站起来都不行,他两步跨过去抱了今夕起来。
今儿他用的劲儿阴,轩辕琰如此满意,也是知道这伤远不止看上的惨,一时半刻下半身都不可能使得上力。
儿子比半年前挨杖刑时高了也壮实了,抱起来竟也比独自在西苑照料儿子恢复时费力一些。若不是练家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抱得动这么大的儿子。
快出了暖阁大门,今夕硬是要从纪宁海怀里下来,气得纪宁海吹胡子瞪眼“又要闹哪样!打还没挨够?”今夕道出“外面人多,爹爹扶着误儿,误儿自己走”想来也是,这么大的孩子,又不是重伤昏迷,还让爹爹抱着,让人见笑。
纪宁海放了今夕下来,儿子站不稳,哪里算是自己走,全靠了纪宁海手上使力,不知情的人竟也看不出许多来。
后面渐渐感到下半身有些力了,今夕便扶也不要纪宁海扶了。
好容易挨到揽月阁,全身力气都像是被疼痛抽光了,纪宁海大步流星走在前面,今夕只能自己扶着墙一点点挪。
到了二门他是真走不动了,扶着门框喊了两声爹爹,怕纪宁海走得远没听见,又大着嗓子喊了声爹爹。
纪宁海顿了片刻继续往前走,今夕懊恼极了,怎么就能依赖上了这个人呢?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刚才喊纪宁海确是下意识,不受控的。
今夕把头抵在门上心想缓缓就能走了,却是一阵天旋地转,已然在一个熟悉的怀抱。淡淡的龙涎香,厉声呵斥“不是能的很?自己走回去啊!还要老子抱?”
而一份熟悉全然是因为趴这人退让挨打挨的太多,打得无法行走或者昏迷的次数太多,儿变得熟悉。
揽月阁这条宫道狭长幽深,儿子喊他的三声爹爹,在巷道里激起悠长回音。这是纪宁海第一次这么明确得收到这个儿子也需要他,儿子等着自己去抱,在唤爹爹。
这么多年,儿子从未主动要过他的怀抱和依靠,也是知道等来的永远只会是责罚和酷刑,不敢要。这是唯一一次,这么真切,发自内心。
以至于,后来,他jam做梦,梦见儿子在这巷道里喊他,一声又一声爹爹,可等他急匆匆赶来,哪里还有儿子身影?
上药时,疼的儿子浑身打颤,哭都压着嗓子,更不用说对自己撒娇依赖。
纪宁海给今夕上完药也不许穿裤子,便一把扯他下来跪在地上,拿今夕双手盖在五道伤处说“摸着!认错!以后早中晚都给我好好跪着晾半个时辰,认错声音要大。看你是记得住不!爹爹现在出去一会儿,回来再收拾你!”
尽管这揽月阁寂静无人,今夕也是羞的满脸通红。摸着挨了打的光屁股大声认错,这简直让他无地自容!
纪宁海不走等着他,等他说出来的“误儿错了,再也不敢任性胡闹!”足够大声了才走。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6 00:13:00 +0800 CST  
网络已经安装好,这过程简直让我心力交瘁,都是新房子的错啊,新房子安网络好麻烦。我还要洗澡洗头,吃饭,所以今天会比较晚更新。

楼主 板子更猛烈些吧  发布于 2014-09-17 20:27:00 +0800 CST  

楼主:板子更猛烈些吧

字数:92123

发表时间:2014-09-10 20:0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09 20:18:53 +0800 CST

评论数:70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