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逆光(bl 小虐怡情)

将将将…将!开坑喽^_^
突然想写虐心文,所以就果断开坑。哈哈。
本剧,演员未定,剧本暂无。狗血颇多。属三无产品。
最后,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1 17:51:00 +0800 CST  
【1】
【情爱有两苦,求不得,放不下。阿湛是我的求不得,而我却不是他的放不下】
“啪!”萧远山一个嘴巴打的高湛一个趔趄。
“你就是这么保护少爷的?!”萧远山的怒吼冲出了书房,吓的跪在门口的萧衍一哆嗦。父亲发怒了。今天自己是逃不过去了。可是阿湛是无辜的。萧衍担心的想门里是个什么情形。
“属下无能,请老爷责罚”高湛面无表情的屈膝跪下,虽然这样说却没有一点悔过的意思,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
萧远山眯了眸子打量跪在地上却依旧挺直脊背的人。果然是个人物,虽为自己所用但到底是高家人。萧远山一摆手。
“去刑堂领三十鞭,叫那畜生滚进来”
“是,老爷”高湛点头起身退出房门一气呵成。
萧衍看着房门开启高湛走出来。有些焦急的扶着墙站起来。
“阿湛。你没事吧”
“老爷让三少爷进去”高湛恭敬又疏离的话让萧衍心中一痛。果然你的眼里只看的到二哥么?萧衍看着高湛的背影有一种委屈在心底蔓延扩大。半晌才深吸一口气整理了衣裤。敲门进书房。
“父亲”萧衍上前恭敬的打招呼。还没来的及跪下。便被萧远山赏了四个大耳刮子。打的萧衍耳朵嗡嗡响,火辣辣的脸颊,让萧衍忘记了想说的话,就这样呆呆的站着。
萧远山不喜欢萧衍,每每看见这个儿子就让他想起自己背叛妻子的事情。让自己心底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如今在看这孩子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就让萧远山怒不可接。
“畜生,还不给我跪下”萧远山随手抽出一根藤条,披头盖脸的抽在萧衍的身上。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1 17:52:00 +0800 CST  
萧衍痛的一哆嗦,连忙俯身跪好。藤条从脊背抽到臀上。这样的痛对萧衍来说是家常便饭。萧衍知道父亲不喜欢他。从小就知道。因为他和哥哥们不是一个妈妈。因为父亲从来不抱他,因为哥哥们也不喜欢他。虽然如此,可是萧衍还记得母亲去逝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小衍要开心快乐的长大,敬爱爸爸,有爱兄弟”。萧衍一直带着这样的期待在这个家里生活。然而,十几年过去,萧衍还是有一种外来人进入了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有时候萧衍真的想就这样离开这个家。可是他还没有长大。离开这里他要如何养活自己?
痛,萧衍浑身上下都痛。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顺着脸颊滑落。
萧远山看着伏趴在地上的儿子,眯了眸子。用脚尖踢了萧衍的侧腰,淡声。
“衣服脱了,说说为什么打你”
萧衍直起身子,到抽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也知道今天这顿打不好过。只是满满的委屈似乎要爆发出胸腔。可又卡在喉咙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按照吩咐脱了衣裤,赤裸的跪在父亲面前。
“是我不好,害二哥受伤。请父亲责罚”萧衍的声音有些颤抖,按照规矩跪趴将屁股高高撅起。双腿打开。
萧远山冷笑一声看着已经被藤条抽的一条一条棱子的身子,臀上还有上次挨打的淤青。依旧可以看出有些肿胀。
“把你那小心思给我收起来,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故意激怒小让去赛车,心思当真是歹毒!”萧远山说到这怒气涌出,丝毫没客气的抽上萧衍的臀峰。
“嗖啪~……”一连五下都抽在一个位置。瞬间破皮出血。
“啊呜~”萧衍破声而出、连忙咬住唇不让自己叫出声音。“父亲,父亲饶了我,我没有,没有”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1 17:52:00 +0800 CST  
自己顶!木人看>_<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1 18:48:00 +0800 CST  
“啊呜~”[url]http://萧衍[/url]破声而出、连忙咬住唇不让自己叫出声音。“父亲,父亲饶了我,我没有,没有”
“闭嘴”萧远山一藤条抽在萧衍的股缝处,疼的萧衍往前一窜,整个额头磕在茶几腿上。眼睛一花差点摔倒,连忙又爬回来跪爬好。萧远山半眯了眸子,并未言语,只是挥下去的藤条越发带了狠劲。
“嗖啪~嗖啪~嗖啪~······”一连十几下都抽在臀腿处,疼的萧衍只得小幅度的左摇右晃,可是稍微动一下就换来更狠的一下。很快萧衍便在也坚持不住了,开口小声求饶
“父亲,真,真的不是,不是我,我没有,唔嗯,”冷汗混着泪水滴在地毯上湿了一片。萧衍小声呜咽着,虽然痛的厉害,却依旧不敢动弹一下。死死的咬着下唇,臀上如同热油泼过一般,似乎要揭掉一层皮。萧衍的手指揪着地毯,关节泛白,隐忍的闷哼,让萧远山更加使劲抽上去。
萧远山也不知道怒火到底从何处而来,明明不许人叫不许人求饶,可是看见眼前的人隐忍,却有有一种怒不可解的感觉。不知是几岁的时候,小小的人跪爬到自己面前扯着自己的裤脚求饶,当时自己似乎是狠狠的给了人两脚训斥“萧家人都是硬骨头,怎么有你这样的软蛋”
“嗖啪~咔~”藤条应声而断。萧远山扔了藤条,转身坐在沙发上。皱着眉看着努力想直起身子的人,淡声“滚回你房间,闭门思过”
”是,父亲“萧衍如同大赦一般,轻轻呼出一口气,唇角早已经咬懒,但此时也感觉不到疼痛,痛神经都在臀上叫嚣,萧衍知道自己现在连裤子都穿不上,可是还是倔强的穿好衣服,此时已经是一身冷汗,头上的冷汗跟洗过澡一样,一瘸一拐的走出书房。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00:42:00 +0800 CST  
萧衍回到房间关上房门就瘫在地上,臀上的痛的萧衍直哆嗦,稍稍侧身倚在门上轻轻合上眼眸,所谓思过就是不许出门,不能出门自然也不能吃饭了。如今这伤怕是也不能上药。萧衍抬头看见床头上母亲的照片,泪水就这样悄然滑落,萧衍已经十六了,他很少因为挨打而哭,可是这次他委屈,不,他这么多年都委屈,可是,这委屈要如何与人道来。
”妈妈”萧衍小声的叫着,似乎那个微笑的母亲就在眼前。萧衍捂住眼睛哽咽。
---------------------------------------------------------------
“胡闹!”萧晟瞪着眼前嬉皮笑脸的弟弟,伸手在人脸上狠狠掐上一把。“你竟然敢跟刘家那几个少爷飙车,你不要命了,爸知道了要打死你的”
“爸已经知道了,所以我来找哥你了啊”萧让一脸不在乎的看着萧晟,伸手揉了揉被哥哥捏痛的脸颊。他可是装病才跑到哥哥这里避难的,要是被爸爸逮到他可就完蛋了。
“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恩?”萧晟一巴掌呼萧让后脑勺上,恨铁不成钢的叹气。
“哎呦~哥,你要把我打傻了”萧让夸张的捂着脑袋唉唉叫。
“你在给我贫嘴,我就真跟你动真格的”萧晟作势打开抽屉拿出一根藤条。
“哎,哎,哎,别啊,哥,我不敢回家,爸爸肯定会打我的,还有阿湛和萧衍被爸爸带走了,我怕···”萧让想的老爸那个面无表情的样子,某个地方的肉就疼了起来。
“你就不能少惹点事?萧衍是你弟弟,就算再不好也是他妈妈的事情,和他没关系,”萧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混账弟弟,想到家里的萧衍怕是要挨一顿狠的了。萧晟有时也想,毕竟是个孩子爸爸似乎有些过分了,可是想起母亲惨死,萧晟每每想要求情的话就咽了回去。
"哎呀!!哥,怎么办,怎么办,阿湛一定会被爸爸修理的,都是我连累了阿湛哥哥“萧让一惊一乍的,又带着悔过的表情。可是萧晟知道,这个弟弟悔过的心思也只有一小会,很快又变成了一个没心没肺到处闯祸的二愣子。
萧晟狠狠瞪了萧让一眼。加快速度处理手上的文件。希望晚上回家爸爸没有那么生气了,也好让他的宝贝弟弟少受点苦。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01:34:00 +0800 CST  
自己顶^_^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07:45:00 +0800 CST  
【2】
所谓刑堂不过是一个地下室,萧家是黑道出身,虽然日渐洗白,但是还是改不了早晚供着关二爷,刑堂以前是处罚犯了帮规的兄弟,现在萧家要洗白帮里的兄弟也都做了正经生意,但刑堂的威慑还是存在的。小打小闹的事情,萧远山自然不会动用刑堂。
高湛来到刑堂的时候,乐天正在吃饭,抬头看见高湛不禁一愣,这个时候高湛应该跟着二少爷才对,怎么会来这里?
“我发现自从你跟了二少爷,连来我这里都越发勤快了”乐天调侃高湛起身帮高湛倒水。
“三十鞭,快点”高湛面无表情的看着乐天递过来的水没有动。自顾自的解了 衣裳,转身伏在刑架上。
乐天不以为意的耸耸肩,早知道这个面瘫话少也不生气,转身把杯子放下,走到一旁的柜子边,打开柜子拿出一根黝黑的鞭子,来到高湛身边。鞭子凌空一甩发出啪的一声。随即又是啪的一声抽在高湛的背上。一道红红的痕迹斜画在小麦色的肌肤上。
高湛闭上眼睛紧成拳,鞭子有规律的抽打下来,乐天的技巧很好,让人痛的厉害却还能不伤肌理,很快三十鞭打完,乐天将鞭子一扔,斜斜的靠在墙上,看着高湛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仿佛刚才那三十鞭子似乎是打在别人身上一样,乐天没皮没脸的凑过去。
“高湛啊,你天天这副死人脸,你家有丧事?”
“谢谢”高湛驴唇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拿起桌子上的那杯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没在多给乐天一个眼神,就潇洒的走了。
乐天嘴角抽搐,怯怯的摸摸鼻子“妈的,你多说一句话能死啊。”
-----------------------------------------------------------------------------------
人物介绍
萧远山49
萧晟 25
萧让 16
萧衍16
高湛25
乐天27
萧家大管家 许伯 60
目前这些人物的年龄。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10:54:00 +0800 CST  
高湛回来的时候,萧远山父子三人正在吃晚饭,一桌上其乐融融,如果忽略萧让的呲牙咧嘴的话,画面就更和谐了。高湛在饭桌两米的距离站定。恭敬的打招呼。
“老爷,大少爷,二少爷晚上好”
“恩,你先下去吃饭吧”萧远山抬抬眼皮,夹了一块排骨放进萧让的碗里。
萧让朝高湛挤眉弄眼的,被萧晟一巴掌拍在后脑勺。撅了撅嘴低头吃饭。萧晟看着高湛离去,抬头欲言又止的看着萧远山,心想萧衍那孩子没下来吃饭,怕是伤的不轻,或者又被爸爸禁止吃饭了。
“吃饭”萧远山看着欲言又止的儿子,冷哼。萧晟只得作罢。
-----------------------------------------------------------------------------
萧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自己依旧维持着倒在门口的姿势,不禁自嘲一笑,心道“怕是自己此刻死了,大概也无人知晓”月光透着窗户照进来,室内一切都看的清楚,一天没吃饭胃里泛着酸水,臀上的伤已经肿的老高,刺激着疼痛神经。萧衍勉强动了一下发麻的腿,这一动又是一身冷汗。
萧衍的伤药早已经用完了,摸了摸额头果然发烧了,从抽屉里拿了止痛药和感冒药直接倒进嘴里咽下去,一张嘴也疼的厉害。慢慢的站稳自己一步一步挪到门口,打开门,萧衍要去找些吃的,不然他真的抗不过去,虽然他现在真的一点胃口也没有。
萧衍房间门斜对着萧让的房间,此时萧让的房间门半掩着,萧衍一抬头就看见萧让房间的情形,只见,高湛轻柔的将萧让伸出的一条腿塞进被子,又为萧让掖好被角,然后俯身在萧让的额头轻轻一吻。这一幕刺痛了萧衍的眼睛,不知道为何鼻子一酸就红了眼圈。高湛猛然回头盯着萧衍,萧衍被吓了一跳,匆匆忙忙的挪着步子离开了,虽然臀上疼的要命,可他还是想逃离那个地方。
萧衍在厨房找到了佣人们剩下的饭菜,虽然不多但足够果腹,萧远山们的剩饭不会给萧衍留着,就算有剩下的也会在下桌后给佣人们吃了。萧衍如同嚼蜡般的咽着硬饭冷菜,冷不丁的感觉后面有人一回身就看见高湛站在身后,吓得萧衍筷子掉在了地上。
“你,你,阿湛你有事么“萧衍磕磕巴巴的有些紧张,高湛似乎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闭紧你的嘴“高湛冷清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高湛看着眼前怯怯看着他的萧衍,不禁皱紧眉头,他不喜欢这个孩子,没错应该算作孩子,因为跟萧让比起来,萧衍瘦小许多看上去不像十六岁的孩子。在家里的时候每次都低着头,说话也小声小气的,像个女孩子,不像萧让活泼可爱又自信就像一缕阳光有朝气。
听见高湛的话,萧衍很伤心,可是他也习惯了,习惯了高湛的不理睬和冷言冷语,萧衍把每一次高湛和他接触都当做是自己的幸运。虽然很难过,每一次萧衍都主动接近萧让虽然这让他被打的次数增加许多,可是萧衍还是忍不住的想要靠近高湛。萧衍怯怯的问问高湛的伤势。
”你,阿湛,你的伤···“
”以后不要叫我阿湛“高湛没有在多看萧衍一眼,转身离去。厨房传来一声碗碎的声音,高湛没有停顿直径走了。若是高湛肯回头看一眼,他就能看见那个总是用渴望目光追随他的孩子,握着脖子上的一条项链,难过的哭泣。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13:17:00 +0800 CST  
【3】
萧衍一大早拖着混浑身酸痛的身子起床,萧家的早餐时不能迟到的,也许这条规矩只针对萧衍,若是去晚了不是被说耍少爷脾气不准吃早饭就是会被父亲扇耳光。萧衍不想也不敢迟到。匆匆用冷水洗了脸,过了一夜臀上的疼好多了,只要不动变不觉得疼,可是萧衍的伤都在臀腿处,这处伤最磨人,因为坐下的时候都是这块肉挨着椅子,那样的疼痛不言而喻,萧衍也做好来了一场硬仗的打算。
当萧衍来到餐厅的时候不由得一愣,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萧衍不解的看着在餐桌忙活的萧家老管家许伯。
”三少爷早上好,过来吃饭吧,“许伯是这个家里对萧衍少有笑脸的人之一。大概是年纪大了,什么事情都看的开,只觉得萧衍是个可怜的孩子,有时候萧远山在饭桌上要打萧衍的时候许伯都会拦着一二,许伯是萧远山父亲的发小,也一辈子跟着萧远山的父亲,在萧远山还年幼的时候都是许伯带着他,后来萧远山少年时叛逆对许伯不敬,被萧远山的父亲吊起来打了个半死,后来萧远山的父亲被人陷害而死,许伯用生命保护萧远山,后来萧远山发迹就一直和许伯在一起,说许伯是管家,倒不如说是这个家里的老太爷,但是许伯很有分寸本职工作一直不肯懈怠,虽然萧远山也想让许伯颐养天年,但是许伯不肯,萧远山无法这得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来,许伯从不干涉萧远山的事情,但偶尔有一二的时候,萧远山一定是不折不扣听许伯的。
”许爷爷早上好“萧衍咧开嘴甜甜一笑。
”你大哥早早去公司了,你爸爸带着你二哥去旅游了,你二哥说要去看什么演唱会,你先来吃饭吧“许伯絮絮叨叨的说着,一边给萧衍摆好碗筷。盯着小孩不动,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许伯昨天去参加票友的聚会,不在家,回来时候听说小孩挨打了。许伯早上竟然把这茬给忘记了,猛然想起来,也觉得自己疏忽。朝萧衍招招手。
”三少爷先站着吃一点。我去给三少爷熬一晚中药”许伯不带萧衍反应就转身进了厨房。
萧衍一瘸一拐的站在桌子边拿起小笼包一口一口的吃着,心里满满的感动,许伯对他最好,每次他受罚许伯都会给他上药或者熬中药,虽然中药真的好难喝,可是萧衍还是高兴有人这样关心他。
不多时就从厨房传来弄弄的中药味。许伯回头看看小孩已经吃好了,又给小孩拿了涂外伤的药膏。
“三少爷先回房间吧,我一会就把中药给三少爷送上去”许伯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发,有些宠溺。
“谢谢许爷爷”萧衍没有拒绝许伯的好意,拿了药膏又一瘸一拐的回了房间。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13:48:00 +0800 CST  
好像不虐啊,有没有人在看啊,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13:51:00 +0800 CST  
萧衍被许伯灌了好些中药又有伤药,又有食补,萧远山和萧让又不在家,萧衍心情也好起来,虽然看不见阿湛但是没有了萧远山的低气压,萧衍的伤也好的快了些,很快臀上的伤口渐渐好了起来,虽然坐时间久了还是会痛但是比起前几天好太多了。
转眼一个星期要过去了,很快就要到日子开学了,萧衍和萧让一起考上了市里的第一中学,萧让以第一的成绩保送,而萧衍则是抓着录取的尾巴,这还是看了萧远山的面子,为了学习萧衍没少挨打,可是萧衍真的努力了,那些公式字母他看了很多遍还是记不住,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真的努力认真的在学,想要跟上萧让的脚步,可是他真的做不到,他不喜欢学习,他喜欢唱歌喜欢跳舞,还记得去年他代替学校参加全国青少年拉丁舞比赛得了冠军,满心欢喜的他回家却的得到了一顿狠揍。理由就是不务正业。萧家的儿子不许学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天知道萧衍多喜欢舞蹈和唱歌。
想到开学后自己悲惨的命运萧衍就病恹恹的。”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萧衍的思路。
”喂,你好“
”阿衍,你知不知道,林峰,林峰来了本市,今晚在零点演出!!“电话那头传来了好友左忆的兴奋之语。
”什么??!!真的!!!“萧衍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差点头朝下的栽在地上。
”当然是真的,我糊弄你干嘛,小三子在零点打工呢,刚给我打的电话,你不是一直喜欢林峰把他当偶像么,今晚咱们就去零点见你偶像去,说不定还能要个签名呢“左忆在那头絮絮叨叨的说着。说起左忆那还真是发小了,从幼儿园开始左忆就认识萧衍了,两个人还是邻居,后来萧衍回了萧家,但是没影响两个人的友情,就这样一直很多年。

”好,好的,我一定去,一定“萧衍兴奋的挂了电话,说起林峰那真是一个传奇,出身不好的他早年也被大众所不知,但凭借一己之力和这么多年的努力奋斗终于熬到了天王级别的人物。舞蹈唱歌那都是无人能敌的。萧衍一直喜欢他,如今能近距离接触偶像让他如何能不兴奋。可是萧家门禁怎么办?萧衍思虑半天,最后下定决心反正他在家也是透明的存在,偷偷出去也不一定被知道,于是下定决定的萧衍,早早的跟许伯打好招呼说晚上不吃饭了,趁着佣人不注意溜出了门。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23:01:00 +0800 CST  
”左左,我们别进去了“萧衍拉着左忆看着员工休息室的牌子犹豫这。
”你不想见你偶像啊“左忆好不容易从小三子那打听了今晚林峰就在这里落脚,他打算在这里守株待兔好让好友以偿心愿。
”这样不好吧,我们会害了小三子丢了工作的“萧衍摇头不肯。
”没关系,咱们不说谁知道啊,再说你真的想放弃你接近偶像的机会?“左忆扯着萧衍认真的说。
”······“萧衍犹豫的看着房门,自己的确很像看见偶像,最后还是点头。”好吧,那你帮我在外面把风,我一会就出了“
”这就对了,我在外面等你,去吧“左忆满意的拍拍萧衍的肩膀。看着萧衍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然后自己找了一个角落用一个大箱子挡住自己的身体。
萧衍看门进去休息室竟然还有两间屋子,萧衍正好奇的想看看到底那间屋子是偶像的休息室,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呻吟声音。萧衍走到门口,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一个小缝隙。竟然看到一个赤裸的男人跪爬在地上,臀上纵横交错的鞭痕,菊花里还被塞入了一个【按摩】棒发出嗡嗡的声音,男人似乎是痛苦又似乎享受的呻吟着,萧衍看不见男人的表情,在男人前面还有一个人,那个人西装革履一副玩味的看盯着地上的男人,萧衍说不出来那个男人的长相,只是觉得那个人的眼睛很厉害,萧衍有些害怕,自己无意竟然撞见这种事,想要悄悄离去。转身突然碰到了衣服架子。
”谁!!?出来“屋里传出一个低沉是声音,显然是那个很厉害的男人。
”俊,俊,不要,不要,求你,饶了我“地上的男人惊恐的缩了身子,哀求着。
”你不是很厉害么?还怕人看?骚货!“男人俯身捏着赤裸男人的下巴,抬手一巴掌扇在男人的脸颊上。
”你还不进来?“那人如鹰一般的眼睛盯着门口,萧衍感觉那眼神似乎要把自己看穿了。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挪到门口边上站着。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来找人的,“萧衍低着头不去看那两个人。
”找人?找这个骚货?“那人捏着男人的手微微用力掰过男人的脸,好让萧衍看清。
”!!!!“萧衍抬眼的瞬间就震惊了,那个赤裸的那人竟然是他的偶像林峰。这真么可能。
“看来又是一个被你外面迷惑的小孩子,你这张脸到底迷惑了多少人?恩?”男人掐着林峰的脖子盯着人。
”我没有,俊,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呜呜~~“林峰慌忙的摇头。
”啪!“男人并没有听林峰的求饶,而是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住手!!“萧衍看着男人不留情面的打自己的偶像,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冲了过去,一把推开男人讲林峰护在身后。”我不许你打他“萧衍这话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很显然萧衍瘦弱的男人一只手就能拎起来。
”不许?你凭什么不许?恩?“男人好整以暇的靠在椅子上看着这个看上去跟小鸡仔似的男孩。
”我,我就是,就是不许你打他!“萧衍张着双手昂着头,又怕男人的巴掌挥过来,微微侧头怯怯的看着男人。
”俊,俊,让他离开吧,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你放过这个孩子吧“林峰挣扎的从地上想要爬起来。
”放他离开?“男人勾起唇角,眯了眸子盯着林峰满脸的嘲弄。
”我不走,除非你也放了,放了林峰哥哥!“萧衍往前一小步。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男人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男孩,伸手在萧衍脸上掐一把。”真想让我饶过他?“
”想“萧衍干脆的回答。
”那你今天晚上替他演出吧“男人看这男孩震惊的样子,笑容更加扩大。
”演出?“萧衍惊的嘴巴张开忘记了合上,半天才回神”可是,可是我不会啊“
”这我可不管,条件我提了,你答应,我今天就放过你的偶像,不答应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2 23:46:00 +0800 CST  
【4】
”你和我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答应俊的要求“林峰此时已经穿好衣服,在为萧衍上妆。刚才那一幕虽然还是让林峰有些尴尬但是对于这个没见过面却愿意为他挺身而出的小孩,林峰是有好感的。
”我很早以前就喜欢林峰哥哥了,你是我的偶像!我可以这样叫你吧“萧衍眨了眼睛,甜甜一笑,还露出一个小小梨涡。
”当然可以“林峰伸手揉了揉萧衍的头发,淡淡笑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门口的高俊的保镖,林峰凑近萧衍小声说”一会你就说肚子疼,然后趁机就回家吧“
”我不要,我走了林峰哥哥怎么办?那个男人会打你的“萧衍抬头皱了眉头。
”没事的,他叫高俊,是我的爱人“林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
”既然是爱人,为什么要打林峰哥哥“萧衍不解的看着林峰。
”我们之间有误会,误会解除了就没事了“
”可是现在误会没解除啊,如果以后高俊哥哥知道他误会了林峰哥哥还打了你,那他不要悔恨死了,所以我更不能走了“萧衍认真的看着林峰,其实萧衍是想让林峰指导一下他唱歌和跳舞。也借机会认识偶像。
”好吧,如今我这样怕也演出不了,你要是会唱歌跳舞,我也不怕开天窗了“林峰一边说着一边给萧衍找合适的演出服。
高俊站着门口听着门里两个人的话,眯了眸子,林峰,如果一切都是误会,那么我将护你一世无忧,如若你还是存心欺骗于我,那我便叫你知道 什么叫生不如死。
-------------------------------------------------------------------
”林峰哥哥,我害怕“萧衍站在台下怯场了,零点是非常有名的酒吧,经常有明星来驻唱。因为他的老板高明远旗下有两家娱乐公司,所以旗下的艺人自然都是要来捧老板的场,今天因为有林峰要来,所以酒吧早早就挤满了人。
”小衍不怕,你歌唱的非常棒,就像刚才你给我唱的那样。不用怕,我在下面看着你“林峰鼓励的拍着萧衍的脑袋。
”真的么“萧衍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说不出什么感觉,但是萧衍知道在萧家他一辈子都没办法实现他的理想,也许今天是以契机,他可以圆了自己的梦想。
突然大厅安静下来,全场灯光暗下来,一束锥光打在舞台中央,清扬的钢琴音乐想起,萧衍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着,这就是在学校文艺汇演,慢慢的走上舞台。朝着观众一鞠躬。随着音乐停,萧衍开口清唱,然后音乐带入,清扬嘹亮的嗓音是少年独有的,慢慢的悠扬的歌声似乎穿透了人心。众人有些迷醉,这个清丽的少年站在舞台中央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感觉。随着音乐停止。萧衍转身背对着人,突然想起劲爆的舞曲,萧衍随着韵律摆动着身体,一抬手一回眸,一扭腰一动胯,都带着青春的活力。随着一舞结束。台下爆出雷鸣般的掌声。萧衍再次鞠躬下台。
”你真是太棒了,小衍,你要是进入娱乐圈,你绝对会火的“林峰兴奋的盯着萧衍,这个孩子带给他的惊喜真是太大了,天赋这东西果然不是人人都有的。
”我?我不行的,林峰哥哥,很晚了,我·····“萧衍羞涩的看着林峰,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跟林峰告辞,抬头竟然看见萧远山直径朝他走来。萧衍腿肚子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心立刻提到嗓子。连忙迎上萧远山。
”父亲······“萧衍小声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萧远山一嘴巴扇倒在地。
”畜生!你是天生和老子作对的是么?萧家的少爷竟然在酒吧卖唱!老子打死你“萧远山怒不解,朝着萧衍又踢了好几脚。
”高湛,带着畜生回去,先打他一百藤条“萧远山怒斥。
”是,老爷“高湛从萧远山后面走出了,上前拉起萧衍,这时候萧衍才看清来的人不止萧远山,还有高湛,还有刚才见过的男人高俊,还有一个他不认得的人。萧衍只得揉着脸颊,跟着高湛离开。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林峰一眼,似乎是在惋惜没有留一个林峰的联系方式。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00:22:00 +0800 CST  
我太坏心眼了,萧衍估计会被打死,我果然是后妈,
前面铺垫的似乎还不够啊,哎呀,慢慢来,虐的在后面哦,不过结局一定是好的,因为我也受不了悲伤的结局。
还有大家要是想看番外就说一下, 高俊和林峰的,

对了,对了,高俊是高湛的哥哥哦,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00:25:00 +0800 CST  
自己顶^_^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07:44:00 +0800 CST  
“远山,那孩子就是林妙雪的儿子?”高明远从后面走上来。皱眉看了一眼林峰的脸,又看了一眼儿子。转身朝萧远山点点头。“咱们先到办公室谈吧”
林峰听见高明远那样说,不禁震惊的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远山,似乎在确定高明远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萧远山有些尴尬的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林峰的样貌不禁皱起了眉头,心道”真像啊“心中疑问暂时压下,跟着高明远一起进了办公室。
”你们也一起跟进来“高明远看了一眼儿子,又扫了一眼林峰。
林峰摸了摸脸颊还有些痛痛的,但是不敢反对高明远的话,又想知道林妙雪的事情,就跟在高俊的身后进了办公室。
”董事长,林妙雪的儿子,真的是刚才那个孩子?“林峰一进办公室就着急的问萧远山。高俊则找了一个舒服的沙发一屁股坐下,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是?“萧远山皱着眉头盯着林峰,心中升起一丝不确定。
”我是林妙雪的弟弟“林峰低着头小声的说。当年的事情林峰也不清楚,父亲好赌有喜欢酗酒,母亲在他小时候就跟男人跑了,林峰就跟大他10岁的姐姐相依为命。后来有一日父亲赌输了钱,把他卖给了一个有钱人,当晚他姐姐林妙雪就代替他跟了那个有钱人,后来姐姐回来了,带了满身的伤,带着他藏了起来林妙雪一边打工一边共林峰读书。一年后林妙雪生了一个男孩,后来男孩一岁的时候姐姐和男孩突然消失了,林峰无法就自己一边打工一边上学,一边寻找姐姐。
”远山,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不能释怀么,我已经将我的小儿子送与你驱使,你就放下心中的不忿吧,馨儿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高明远神色有些倦怠,似乎陷入久远的回忆。
”你还知道馨儿??“萧远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高明远”他是你亲妹妹,你怎么能买通林妙雪那个贱人来陷害我,害的馨儿郁郁寡欢舍弃年幼的孩子跳海自杀!!”萧远山逼近高明远怒火似乎要从双目喷薄而出。

“萧叔叔,您先坐下,有事慢慢讲”高俊在一边终于出声。伸手拉过林峰似乎是怕萧远山的迁怒林峰一样。
“远山,当年的事,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林妙雪的确是个误会,我当时以为送去的是个男孩,”高明远自责的看着萧远山。
“姑父,怎么说我们也是亲戚,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高俊在一旁帮腔。这声姑父已经很久没叫了,似乎在姑姑死了以后,弟弟离开家里,高俊就再也没叫过萧远山姑父。
“不管怎么说,馨儿的死,你们高家难辞其咎!”萧远山冷哼,也觉得自己在纠缠也没什么意义,只是冷眼看着林峰忽然开口道”他我要带走“伸手一指林峰。
”那可不行“高俊一把拉住林峰藏在自己身后“姑父,林峰可是我的人,不能交给你,况且我弟弟还在姑父家,姑父有什么事情就与父亲说吧”高俊不等萧远山反应,拉着林峰就出了门。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14:09:00 +0800 CST  
“这次的军火在南部出现了意外,有人已经洞悉了这边,所以我打算先放一放外围的买卖,已经有人盯着我们了”萧远山眼见屋里没人,就开始谈公事,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如今上头也是这样打算的,眼下就先安静一段日子吧”高明远摩挲这茶杯,若有所思,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让军火被扣,不过这些他都可以不考虑,敢动他的货,胃口真大,不过也得看他高明远的东西,那人能不能吞的下去。
“如此没事,我就先告辞了”萧远山站起来,不带高明远反应就直接离开。
“远山啊远山,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你究竟是放不下馨儿,还是气我当年辜负了你”高明远意味深长的盯着萧远山的背影良久,才起身离开。
------------------------------------------------------------------------------------
“嗖啪~”
“啊~呜~二十二”萧衍跪趴在刑床上,裤子退到脚踝,光裸的屁股高高的撅着鞭痕很有规律的横在臀上,高湛拿着藤条,面无表情的抽在萧衍的臀上,每抽一下,萧衍都抱一下数字。
“嗖啪~”
“啊~呜~二,二十三,阿湛,轻轻轻点”萧衍痛的扭动的身子,想要躲避藤条的抽打。
高湛皱着眉头看着扭动的身子,觉得眼前的小孩有些娇气,才二十几下就要求饶。可高湛却不知道,他二十几下已经打出了六十几下的力道,高高肿起的鞭痕已经快要破皮出血了,高湛以前也看过萧让挨打,不过萧让每次挨打的时候都很倔强的不肯出声不肯求饶,每次都要老爷心软诱哄低头才肯作罢。高湛知道萧衍在萧家的地位一向是透明的,但是在高湛看来,男人大丈夫就应该流血不流泪,越是被忽略就越是要自强,哭哭啼啼的实在是让人厌烦。可高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厌烦什么。每一次看见男孩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高湛就莫名的心慌一下。那种感觉很讨厌,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嗖啪~闭嘴”高湛明显下手更重了些许,冷冷的声音似乎穿透了萧衍的心脏。将萧衍钉在哪里,连呼吸就小心翼翼的。
“二十四”萧衍小声的报数,手指扣住把手,要紧牙关。果然高湛见此情况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下去的手臂力道又恢复了原来的力道,萧衍痛的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15:00:00 +0800 CST  
“嗖啪~嗖啪~嗖啪~”藤条挨着上个藤条印抽上去,高湛一点放水的意思都么没有,萧衍就这样挨着,大概知道高湛不喜欢他求饶哭泣,萧衍也只是小幅度的扭动,咬着下唇忍着疼痛。可是他知道,这还是不最疼的,因为,一会父亲回来,他会更惨。
“畜生!!萧家的脸都被你丢干净了!”萧远山踹门而入,一把夺过高湛的藤条,狠狠的抽上萧衍的臀上。
“啊!!呜恩~”萧衍一个不稳从刑架上掉下来,因为裤子卡在脚踝,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发出闷哼。藤条继而劈头盖脸的抽了下来。
“混账,你是存心的是吧,让你学习你不好好学,竟然学你那个贱人妈,这么喜欢卖唱,怎不滚蛋,!!”萧远山怒火中烧,也有些口不择言,他除了生气也有些泄愤的成分在里面。虽然当年的事情萧远山知道的确不能怪这个孩子。
“不是,不是的,父亲,父亲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萧衍挣扎的勉强爬起来,小心翼翼的躲避藤条免得抽在自己的脸上,藤条砸在身体痛的一抽一抽的。
“畜生,就知道在外面丢人现眼,早知道你如此不知自爱,老子当年就应该掐死你”萧远山怒气更胜,扔了手上的藤条,抽了自己的腰带,狠狠的抽在萧衍的身上,萧衍早就痛的在地上打滚。求饶的话在嘴里说着,可是却没有一点用处。
高湛在旁边冷眼旁观,见此情景也不自觉的皱紧眉头,小孩挨打一向如此?看老爷下手如此重,高湛不自觉的上前一步,挡在萧衍身前。萧远山的皮带没收住,一皮带抽在高湛身上,高湛只是微微晃动一下。
“老爷,在打下去要出人命了”高湛面无表情的说,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15:24:00 +0800 CST  
高湛终于要和小衍衍有交集了!^_^

楼主 凰羽cc  发布于 2015-01-13 15:33:00 +0800 CST  

楼主:凰羽cc

字数:60218

发表时间:2015-01-12 01: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8:14 +0800 CST

评论数:54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