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除子夜[虐]

一直好想写故事的说,但是能力有限开坑会愧疚,尽我所能吧,不喜轻拍。另:真的是个好短的故事。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01:21:00 +0800 CST  
除子夜
几近破晓时分,初雪已经下了一整夜,原本宁静的府里渐渐有了动静,来往的脚步声在“致知小筑”外往来穿梭。
卓伶爬在雪地上一动不敢动,虽是薄雪,也是下了一夜的,如今整个身子白皑皑的,甚至衣服的边边角角都压在雪下,看不出颜色,俨然同廊阶成了一体。昏暗中无数次想要睡过去,终是没那个胆子,一来自己不想亦不能就这么死,二来没得到父亲的允许,纵是去了黄泉碧落,料来他也定会用绝三十六计,七十二法的将自己抓回来。
看着眼前的雪一点一点变的晶亮,卓伶克制不住的想要把身子缩进衣裳里,都说下雪不冷化雪冷,如今日泻才一角,已然感觉裸露在外的肌肤犹如被火烤,被灸炽,足足像是被凌迟一般……
日影漂移,初雪化为一摊摊冰水,卓翟云始才唤了小厮进来,披衣坐起,小厮方推门而入,卓翟云顿觉寒露兹于衣上,不由打了寒噤,命小厮把炭火再往旺里添,完全不理会门外还有一个爬在雪地里的……
及至收拾妥当,卓翟云裹了夹袄大麾,这才从屋内走了出来,就见廊阶下的卓伶乖乖的脸朝下爬在雪地里,雪水和朝露把整个身子弄的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提溜出来。
“爹……”听见声响刚想抬头,却立刻想起昨晚卓翟云的警告:敢乱动一下,自己的手就别想要了!于是只好委委屈屈的唤了一声爹爹,吃了一嘴的碎雪沫。
卓翟云不做声,只用脚轻踢卓伶伸在脑袋前的通红的右手,卓伶只好僵硬的把手往旁边移了移,又小心翼翼的把手伸直,掌心向下。
卓翟云毫不怜惜的一脚踩上去,伸手紧了紧大衣,这才开口“动了几次?”
冻了一夜的手已经僵硬的麻木,如今被这一踩,只感觉骨头都碎成了渣渣,当机一声闷哼溢了出来,大脑都疼的放了空。
卓翟云见卓伶不做声,脚下暗暗加力,历声道“冻哑巴了吗?”
“额——没——真的没动——”卓伶手上一疼,哪还敢大脑放空,立马回了话,右胳膊绷的紧紧的。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02:24:00 +0800 CST  
“额——没——真的没动——”卓伶手上一疼,哪还敢大脑放空,立马回了话,右胳膊绷的紧紧的。
卓翟云松了脚,看了一眼卓伶发紫的手背,脸色复杂,良久斥令儿子起来。
卓伶闻言立刻想起身,奈何能使力的关节都跟腐蚀了一样,仿佛能听见关节之间涩涩刺耳的摩擦声,无奈之下只好用额头顶着地面,撑起小半个身子,才用手指虚虚的扶着地面站了起来。
才触地面,就立刻感觉晨风砺面吹的自己冒冷汗,卓伶舍不得的盯着自己压出来的一小块地面,好歹趴了一晚上,地面起码也算是潮暖的,如今被冷风一吹,原本麻木的身子立刻刺痛不已。
卓翟云瞥了眼卓伶趴过的地方,不如别处皑皑或者水滩滩,就只是带了些潮气,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雪水打湿的,总之挺大一片与卓伶身量无几,形状看上去也像分毫不差。
如此想来,确实是一夜没敢动。
见卓伶站的摇摇晃晃,也没再多做挑剔,下了台阶在儿子面前站定,威冷的警告“从你裹巾之后,罚你从来都是给你留着脸的,要是再有下次,我看你是想要同小时候一样,闹的没脸没皮!”
“是,伶儿错了,以后……再也不敢给云弟使绊子了。”卓伶低着脑袋,呆呆的盯着父亲的衣角 。
“滚回去擦点药酒,回回都说不敢了!欠管教的东西!”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13:17:00 +0800 CST  
“滚回去擦点药酒,回回都说不敢了!欠管教的东西!”
“是。”卓伶忍着委屈涩涩的应下,踏着麻木的步子往外走,临出院子前,终身犹犹豫豫的扭过身子轻声对卓翟云说了句“爹爹莫气……”却被卓翟云一记凌厉的目光吓的心跳加速,顾不上不方便的腿脚一溜烟的跑了……
回了长宁小筑,就见小海他们几个已经克制不住在门檐下打盹了,只有小度一个人强睁着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院门口,见卓伶一瘸一拐的回来,一把拽起了小海几个,急步向卓伶走来。
“公子!您……您这是怎么了!”
卓伶还未来得及张口,被拖醒的小海抹了一把睡意朦胧的眼睛,嘴巴一撇“还能怎么了,哪次从致远小筑回来不都是这个样子,大惊小怪什么!还嫌公子不够难受吗?倒叫隔厢那位看了笑话!”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向隔厢看去,只见东厢房廊外呆立着一个小厮,手里端着铜盆,看样子是来倒洗漱水的,见众人齐刷刷的看着他,当即吓的不轻,哆嗦着连盆带水一道扔了,扭头小跑进了东厢阁。
“呵!主子没人教,奴才也没规矩,见了公子都不知道行规矩,让这种人进来伺候真是白瞎了整个小筑!”小海见那小厮畏缩的样子,立刻气不打一出来,那对主仆成天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好像公子多刻待了他们一样,害得公子不是受罚,就是……就是受罚!
小海说的义愤填膺,可把卓伶吓的不轻,一手捂了他的嘴,扯着对方进了西厢阁。
“公子干嘛不让人说,让别人惯会在大人面前装可怜!不过就是个捡来的庶子,还不定是不是大人的子嗣!一天到晚的给别人耍心机,真当公子好欺负呢!”进了西厢阁小海委屈的向卓伶抱怨。
小度深知小海那嘴一张就停不下来,认命的着人打了热水,浸了帕子,又跑去找烈酒。
屋头里面烧了地龙,炭火也是添的旺旺的,卓伶是真的浑身上下的骨头都不好了,忽冷忽热的环境使整个人疼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听小海在一旁吧啦吧啦,实在被烦的要死,冲小海吼道“林小海,你给我闭嘴,再嘚嘚一句,信不信我让你把院子里的雪给我舔干净!”
“……”小海立刻闭嘴了!瞪着一双大眼睛,难过的想:完了!定是大人把公子教坏了,这么狠的招数都能想的出来!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21:40:00 +0800 CST  
隔厢,小度轻叩了东厢门。
方才被吓跑的那小厮立刻害怕的躲在卓云朗的身后,小身子微微发抖……
卓云朗叹了口气,该来的终归躲不过,大哥受了狠罚,那些侍候大哥的人心里气不过,必定会来找自己撒气,方才就听见院子里骂的那般狠,指定今天是不好过了!
卓云朗开了房门,意外的没有看见气势汹汹的众人,反而是小度一个尴尬的立在门口。
方才小海骂的狠,弄的这会儿小度也不好意思,虽说这对主奴受欺负是正常的事,说白了府里哪个不欺负,但是终归那样说一位主子,小度总是觉得自己犯了大错。
愣仲之间,小度已经向卓云朗纳了个福“二公子安!”
卓云朗下意识的就跟着跪了下去“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对不起大哥,不!不!是对不起卓伶大公子!对不起!您罚我吧,我该死!惹公子不快!我该死!”
小度彻底傻了,看见二公子跪在自己面前,吓的差点扑倒在地,待反应过来,已经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不知道大人为什么每次罚公子,但是心思细腻如他,隐隐觉得这是还是同二公子脱不了关系,所以为了公子,这幅二主子给大公子下人认罪的样子绝对不能让人看见!
小度起身一把抓起了卓云朗,拍干净卓云朗衣服上沾的尘土,急言“二公子,这是说什么呢?!我是来向公子讨要烈酒的,公子那里不够,我来看看二公子这有没有,可否向那屋匀一点,到了月末发了份例,再还给二公子!”
卓云朗这才明白过来,并不是又来刻薄自己,真的只是来讨要物什,当即脸一红,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忙唤来糯康吩咐他把屋里所有的酒都搬了出来 。
小度挑了几罐烈酒,正要往回走,想了想又回过身子对卓云朗说“二公子,那些欺负你的下人真的不是公子吩咐的,公子也从没克扣过您一点份例,公子尽心教您功课,反倒却落得一顿好罚,您心里怎么过意的去,就当看在公子每日给您做窗课总结到深夜的份上,您能不能别在向大人告状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然而不待卓云朗说完,小度便扭头走了,卓云朗那句苍白的解释留在嘴边,苦涩凄凉。
回了西厢房,卓伶已经趴在床上睡了过去,左腿蜷在手臂里,时不时克制不住痛苦的抽搐俩下,小度心疼的拿开公子的手,小心翼翼的挽起卓云的裤管,只见肌肤已经大片大片的泛紫,甚至有些地方浮着肿起的楞子,小度霎时间就红了眼眶,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自从老爷带回了二公子,公子就总是毫无道理的被罚成这样,还有上次竟然生生打昏了过去,主子躺在床上几日,虽然一滴眼泪没流,但是小度知道,他的公子定然是疼的狠,因为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21:41:00 +0800 CST  
小度霎时间就红了眼眶,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自从老爷带回了二公子,公子就总是毫无道理的被罚成这样,还有上次竟然生生打昏了过去,主子躺在床上几日,虽然一滴眼泪没流,但是小度知道,他的公子定然是疼的狠,因为他总能在早起收拾褥铺的时候看见指甲划下的一道道裂痕,二公子没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大人虽然偶有鞭笞,但多半是宠着护着的,二公子来了之后,整个翻了个个,如今次次是罚的是只恨没打死。而公子也是从不违逆,只有在昏梦里才会惶恐的告饶,真正清醒时候都是一声不吭的捱了!他的公子!真真是要委屈死了!
【ps,主角真的是卓伶,这章之所以多写卓云朗是因为他也很重要!也算是主角吧,好累〒_〒终于写完了过渡章,给背景埋了个铺垫,下面开大虐,请自带纸巾O(∩_∩)O飘远–】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1 22:20:00 +0800 CST  
回了西厢房,卓伶已经趴在床上睡了过去,左腿蜷在手臂里,时不时克制不住痛苦的抽搐俩下,小度心疼的拿开公子的手,小心翼翼的挽起卓云的裤管,只见肌肤已经大片大片的泛紫,甚至有些地方浮着肿起的楞子,小度霎时间就红了眼眶,又是这样!每次都是!自从老爷带回了二公子,公子就总是毫无道理的被罚成这样,还有上次竟然生生打昏了过去,主子躺在床上几日,虽然一滴眼泪没流,但是小度知道,他的公子定然是疼的狠,因为他总能在早起收拾褥铺的时候看见指甲划下的一道道裂痕,二公子没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大人虽然偶有鞭笞,但多半是宠着护着的,二公子来了之后,整个翻了个个,如今次次是罚的是只恨没打死。而公子也是从不违逆,只有在昏梦里才会惶恐的告饶,真正清醒时候都是一声不吭的捱了!他的公子!真真是要委屈死了!
午时,卓伶就疼醒了,睁眼瞧见床顶,上好的檀木雕刻的顶,精巧细致,实在无法想象,这么一顶漂亮的卧塌竟然出自卓翟云之手。那是十四岁自己服役前,爹爹用俩个月的时间请了师傅亲手雕琢的,临出征前父亲以此做裹巾礼,策马相送十里黄沙,疼爱之意溢于言表,而如今……那份疼爱与关切不知不觉间都倾付给了谁?!隔厢的庶弟吗?即便是小错不断,天资蠢笨,还是父亲一般的指导从来未曾放弃,教他说人话,教他廉耻仪,教他为人道,而那段关乎自己的关乎爹爹的时光渐渐就随风四霰……梏不牢,抓不到。
“咚咚~公子!你醒了吗?”
敲门声唤回卓伶的思路,听见小海的声音,艰难的坐起来,出声准他进来。
小海脚步轻快的进了屋子,兴奋的说“公子,大人遣人过来唤你一道过去用膳。”
正在和靴履斗争的卓伶顿住,复又不可置信的抬头“爹爹……?”
“对啊!对啊!刚才遣人来的呢,才走没一会,不信公子你追出去看!”
闻言卓伶也不同靴履斗争了,光着脚就往外跑,别小海一把拉住“啊呦,我的公子喂!真没骗你,要是骗你,我就……我就把院子里的雪舔干净!”
见小海信誓旦旦的做着保证,卓伶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多久了?多久没和爹爹共桌用饭了,自从卓云朗的窗课被先生撕了之后,爹爹每日午时都会唤卓云朗过去,亲自指导他完成窗课,常常到了饭点,父子俩一道用膳,而自己往往只能在长宁小筑听小海说今日父亲命小厨房做了什么,明日又是什么,哪样菜合胃口,爹爹给卓云朗夹了一整碗,明个又弄了什么新花样……
卓伶理了理发冠,用碧玉簪子卡上,又把衣柜里的那袭月白色长衫拿出来比对“小海,这件好看吗?”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07:57:00 +0800 CST  
有些小短,等我睡个回笼觉再来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07:58:00 +0800 CST  
卓伶理了理发冠,用碧玉簪子卡上,又把衣柜里的那袭月白色长衫拿出来比对“小海,这件好看吗?”
“好!好!好!公子自然是穿什么都好看!”
到致远小筑的时候,卓云朗果然也在,见卓伶进来,他连忙起身,却被卓翟云一个眼神呵止“来的晚,还想让别人吃不得好饭不成?”
卓伶一听惶恐的摇头“伶儿不敢!”说完冲卓云朗摆手,示意他不必拘礼,而后撩袍坐在卓云朗身侧。
小海狠狠的瞪了俩眼卓云朗,心想二公子果然是没人教的,一个庶子还敢凌驾嫡子之上,按理庶子都是不能上正桌的,这可好,庶子直接位于上,倒叫公子位于下!
饭菜微凉看来是摆上有些时候了,小海在旁边布菜,少不得又要蛮横一番,凡是卓云朗想要吃的菜,小海必定一筷子全加自己碗里,几番下来,卓云朗怯懦的不敢再加,低头乖乖的嚼着白米饭。
卓伶看在眼里小小的得意,转而又悲凉的想自己果然是嫉妒他了吗?何时竟然幼稚到这种程度。
忽然,卓翟云指了指卓伶身前的虾球翡翠,卓伶反应过来忙放下筷子,双手殷勤的递送过去。
却见卓翟云单手接过,而后全部倾倒进卓云朗面前的空碗里,淡淡的冲他“全吃了,一滴不许剩!”
卓伶的脸攸然惨白,爹爹这是做给自己看的吗?不过就是耍了些小心眼,爹爹就要把自己最爱的虾球翡翠都倾倒给庶弟……
卓云朗感受到身后旁侧杀人般的目光,又用余光轻扫大哥,只见大哥脸色惨白,双眼微红,而父亲依旧吃的顾我。
想了想,卓云朗咬着下唇,轻轻的夹起碗里的虾球,递送到卓伶的碗里,松了筷子之后又手忙脚乱的缩回手,略带不安的看着卓伶。
卓伶看着庶弟送来的虾球,心下难过,筷子一挑,那丸子就吧啦吧啦滚出碗边,滚入桌下。别人施舍的东西,纵是千金难换,他卓伶也不要。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09:25:00 +0800 CST  
想了想,卓云朗咬着下唇,轻轻的夹起碗里的虾球,递送到卓伶的碗里,松了筷子之后又手忙脚乱的缩回手,略带不安的看着卓伶。
卓伶看着庶弟送来的虾球,心下难过,筷子一挑,那丸子就吧啦吧啦滚出碗边,滚入桌下。别人施舍的东西,纵是千金难换,他卓伶也不要。
卓翟云见此情景,“啪”的放下碗,威严至极的看着卓伶的眼睛,周围立马寂静恍若无人之境。
卓伶慌乱的避开父亲的眼睛,也放下碗筷,目光低垂,却隐隐有抵抗的架势。
卓翟云见儿子这般公然抵抗,瞬间气从心底来,“啪”的扔了筷子,冲卓伶吼“给我捡起来吃了!”
卓伶抬头含着泪水委屈的看着爹爹。一时间气氛诡异僵持下。
卓云朗咬了咬牙,开口道“都怪云儿不好,不知大哥喜好,云儿吃了就是,云儿吃了就是,!”说着他低下身子捡起那颗掉落桌下的虾球,起身往嘴里放去。
“说让你吃了吗?给他!”
平地一声吼,卓云朗吓的不轻,微张着嘴,也不知道吃是不吃。
那样子在小海看来就是惺惺作态,火上添油!
卓伶双手微微发抖,强自掐着手心却也掩不住内心巨大的悸动,爹爹还是警告意味十足的盯着自己,周边的下人都垂着头默不作声。
深吸一口气,把泪意逼退,而后抓起卓云朗手里脏了的虾球就放进嘴里,用力的嚼咽,面上却平静如水,仿佛何事都没有发生。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09:27:00 +0800 CST  
开坑一天多几个小时,我码了这么多的字,乃们是不是要表扬一下我,啊喂~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09:31:00 +0800 CST  
╭(╯^╰)╮是要开拍了,我是轻拍好还是重拍呢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1:18:00 +0800 CST  
卓伶坐回位置,卓云朗也紧捱而坐,看着儿子微抖的身子,知他是难受的紧,一时间也有些不忍心说接下来的事。
及至饭吃完,卓翟云一直未再没开口,待俩个儿子吃饱了,知他有事吩咐,均是一副垂头听训的样子,卓翟云也实在想不出拖延的借口了,索性从怀里掏出一份信笺拍在卓云朗面前“丹越赴的帖子,到时记得收拾妥当点,别给相府丢人!”
话音刚落,卓伶已经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盯着那帖子,滚金烫边,上面一朵华丽的牡丹开的大气尊贵。
丹越赴是皇宫荣华丹青社发的帖子,俩年举办一次丹青宴,到时各地丹青技艺精湛者都会来参加,若是游一次丹青宴,必定会长不少的丹青技艺和绘画见识。
爹爹明明知道自己四书五经,七书八卦唯爱丹青,现如今却把帖子给了连绘笔都不会拿的庶弟?
卓伶抬起脑袋与父亲平视,仿佛在确认爹爹的决定,只是对上那双威严而坚定的眸子,卓伶整颗心都犹如坠入冰窟。
卓翟云意味十足的望了一眼卓伶,起身往外走。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2:22:00 +0800 CST  
卓翟云意味十足的望了一眼卓伶,起身往外走。
而卓伶终于在父亲的脚即将踏出屋子的时候,起身怒问“爹爹明知我盼这帖子盼了多久,却还是把帖子给了连绘笔都不会握的卓云朗,我就是这般碍您的眼吗?如此厚此薄彼,爹爹可顾念过我的感受?这三年卓云朗他要的,只要我有的,还不是爹爹一句话,哪样我敢舍不得?如今就连我唯一想要的东西都有白瞎给他吗!卓伶在您心里就那样不值一提吗?爹爹就是这般同卓伶过不去吗!?”
卓伶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因为爹爹的不平而出声质问,原本说的理直气壮,却还是在卓翟云回头的那一刻后悔了……
卓翟云知道他是委屈,可也没想到儿子竟然一直以为自己是在与他过不去?!若不是因为这样能护他平安,若不是因为这样才能复辟,哪个父子愿意成天冷眼折磨自己的儿子,而如今其间诸多故事不能同他说,每日自己也备受折磨,却没想到卓伶竟然觉得自己做这些事情完全就是与他过不去?完全就是宠妾灭妻?一时间卓翟云百感交集千般滋味涌上心头,原本一直觉得懂事的儿子让自己心凉了半截。
卓翟云回头的时候,强装了威严镇定,冷酷薄怒,卓伶还是敏锐的察觉到父亲眼角的湿润,霎时愧疚与不平俩俩交织,争执不下。
“方才说的话再说一遍。”卓翟云转过身子,逆光下卓伶仿佛又看见了伟岸威严的父亲曾也是这样冷静循循的指导自己为人处事……
卓伶不答话,事实上他已经后悔,终是愧疚占了上风,不该怨的!不该的!是父母带自己来这个世上的,也是父母给予的衣食住处,而自己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去怨怼父亲的不平呢?
卓翟云呵退了下人,冲卓云朗说“去把如意柄取过来。”
闻言卓云朗身体打了个寒颤,父亲是要掌大哥的嘴了?如意柄,他知道!曾经因为惯讲兽语不说人话自己被父亲用那个掌嘴,生生给他掰了毛病,那滋味,卓云朗看了一眼大哥俊美的面孔,大哥一定很难受吧。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2:23:00 +0800 CST  
今天更了好多啊,我还是蛮勤快的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2:29:00 +0800 CST  
闻言卓云朗身体打了个寒颤,父亲是要掌大哥的嘴了?如意柄,他知道!曾经因为惯讲兽语不说人话自己被父亲用那个掌嘴,生生给他掰了毛病,那滋味,卓云朗看了一眼大哥俊美的面孔,大哥一定很难受吧。
卓云朗站着不动,拿起桌上的帖子双手递送出去“大哥说的没错,我连绘笔都不会握,这等风雅之事给我真的是白瞎了,请爹爹允了大哥这一回吧。”天地良心,卓云朗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可落在卓伶耳朵里就完全变了味,颇有一种委屈满满,欲拒还迎的味道。
话音才落卓云朗便被人提了起来,领口勒的脖子生疼,定睛一看竟然是卓伶,手轻握卓伶的手,不敢挣扎。
卓伶看着卓云朗那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出来,原本以为庶弟只是性格懦了点,心还是好的,却没想到小心眼如此之多,就那么爱施舍别人吗?!那种语气实是在说自己不识礼数委屈了他吗?!这些年他分了父亲的宠爱还不少吗?如此惺惺作态给谁瞧?小海说的果然没错,惯会装可怜!
正要伸手给他一拳,后腰一疼,生生被踹离了五米远,卓云朗顺势重获呼吸,艰难的在一边拍胸口。
卓翟云一脸怒荣“猪狗不如的畜生!!你还敢杀人不成!!”一把拉起卓云朗,见他确没大事,捡起地上的帖子往他怀里一塞“这没你说话的份,一边呆着去!!”
说罢怒气冲冲的甩袖出去。卓伶知道定是亲自取责杖去了,乖乖的就地跪下。
不肖一会功夫,卓翟云就回来了,手拿一柄如意柄外加三根一指宽的责杖。见卓伶已经跪下,也不愿多说,扯着儿子的领子就进了内室,而卓云朗留在外室进退不得。
内室是个小书房,巴掌大小却五脏俱全。
一松手,卓伶就走去一边的书案上,俯身撑好。
卓翟云在一脸怒气未平,抬手嗖的就是一棍子“今早是怎么警告你的?别给我装糊涂!亵裤褪了!不要脸的东西!”
卓伶闻言顾不上疼,想起卓云朗还在外室,若是如此必定丢脸之至,左右不肯动,只说“爹爹只管教训,伶儿下回绝对不敢了,下回……下回再……再……”
卓翟云也不再多说,扔了责杖,上去一把抽掉卓伶头上的碧玉簪子,头冠发丝随之垂落,卓伶正不解其意,只觉后袍被撩起,之后“嘶啦”一声,亵裤从腰应生而裂,白皙的臀腿霎时间暴露在微凉空气里……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5:47:00 +0800 CST  
还有亲没@,下次补上=_=今天就木有了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5:50:00 +0800 CST  
啊啊啊!新一章发不上来说含有不当内容该咋办〒_〒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7:30:00 +0800 CST  
卓翟云也不再多说,扔了责杖,上去一把抽去卓伶头上的碧玉簪子,头冠发丝随之垂落,卓伶正不解其意,只觉后袍被撩起,之后“嘶啦”一声,亵裤从腰际应生而裂,随后尖锐的碧玉簪子被卓翟云甩了出去,白皙的臀腿霎时间暴露在微凉空气里……
随着裂帛声响,心底仿佛有什么紧绷紧绷再紧绷,然后断裂,苦笑的看着散落在地的头冠,只觉得自己再可笑不过,之前临镜梳妆为哪般?!卓伶攥紧了拳头,一动也不动。
卓翟云捡起黝黑的责杖,对着卓伶撅起的臀尖,“嗖”的就是一杖。
臀上剧痛袭来,身子随之向前一伏,原本白皙的臀霎时映上了一道红痕。
“嗖。啪~”
“嗖。啪~”
第二杖第三杖抽下来的时候,卓伶本能的咬住嘴巴,手掌紧绷,指间随之微微翘起。况卓翟云手劲不轻,卓伶只觉得责杖深深皆抽进了臀肉深处。
十几杖下来,卓伶忍的辛苦,臀部已经不觉间缩了回去,卓翟云见此,上去用手按住卓伶的腰,迫使他的重新臀部高耸起来。
卓伶感受到父亲按在腰上的手只觉得羞愧难当,下意识的就要挣脱往回缩,却被卓翟云一棍子敲在小腿上,膝盖疼的打了个弯。
从裹巾之后,父亲在也没有这样责罚过自己,更多的是体罚劳罚,这宛若教训稚子的教训确实再没有过,想自己如今弱冠年岁,竟然要褪了裤子挨打,羞愤之余眼泪终于一连串的砸了下来。
二十几杖过后,卓翟云停了手,卓伶臀上已经是深红一片,抬眼看去,竟然发现儿子脸上布满了泪痕。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7:30:00 +0800 CST  
@魂尐七

楼主 雨落矜陶  发布于 2014-11-22 18:34:00 +0800 CST  

楼主:雨落矜陶

字数:58330

发表时间:2014-11-21 09: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09 18:10:55 +0800 CST

评论数:27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