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请君入瓮(实践\/bl)

一楼敬度。


还是我最爱的Ten Count 镇楼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29 14:35:00 +0800 CST  
话不多说,先撩为敬。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29 14:37:00 +0800 CST  
第一章

“狼哥,快快快!群里惊现一只极品美受!肯定合你的口味!”

谢朗一打开自己的qq小号,好几条消息立马弹了出来,他点开看了看,内容大都类似,都是告诉他群里来了个高颜值的新人然后让他赶紧进群调戏的。

他挑了挑眉,从善如流地打开消息已然99+的那个m/m实践群。

群里。

雪狼:“我来了。”

大概是刚来了新人的缘故,此时群里的消息本就以每几秒一条的速率飞速增加。谢朗这一发言,像是给群里的气氛投了催化剂,消息更是疯了一样刷刷地跳出来,几乎到了让人目不暇接的程度。

“啊!狼哥来了!”

“狼哥!”

“我就说哪里有帅比哪里就有我狼哥2333”

“狼哥你来晚了!”

……

谢朗早就习惯了这个群的刷屏速度,自动选择性忽略了多数消息后,直接回复“狼哥你来晚了”这条消息道:“怎么?”

被谢朗点到名的那个人立刻回到:“照片已经撤回了,而且……新人居然是个主。”

而群里其他人也纷纷感叹。“诶,真是太可惜了,长成那样居然是个主!”“狼哥你再早一会就看到了,好可惜啊~~~”

雪狼:“无妨。”

谢朗是一个常年混迹于m/m实践圈的一个男主。身高183,标准的男神身高,身材好颜值高气场强技术棒,在这个群里几乎没有小贝是不想跟他实践的。但这丫却是个标准的死颜控,任你多乖巧耐揍,或者肤白臀翘,只要长相入不了他的眼,一律拒绝。

因此一见群里这几个老油条都对新人的颜值赞不绝口,他就完全被勾起了兴致。

谢朗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滑动,大致浏览了一下新人进群之后的聊天记录,心里就大致有了数。

新人ID叫深海儒艮,倒是个新奇的名字,谢朗随手查了一下,发现儒艮是一种海牛目儒艮科草食性海生动物,一种体型巨大的白色的长得有些丑萌丑萌的海洋生物。

而有意思的是这样连好看都算不上的一种动物却被认为是“美人鱼”的原型。

这个深海儒艮话不多,多是群里别人问他什么,他才回答,而且往往只有几个字。不过虽然他头上顶的马甲是“男主”,但依据谢朗混圈多年的经验和身为名主的直觉,这个深海儒艮多半是个被。

谢朗在圈内虽然算得上受欢迎,但他口味也刁,因此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实践了,最近本就有些手痒,见到这种极品怎么可能会放过。于是他难得地主动戳了新人私聊:

雪狼:“你好。”

对方看起来正好在线,很快也回了个“你好。”还加了个问号。

谢朗嘴角一勾,在输入框里输入:“刚刚我错过了你的爆照,介意再发一次吗?”点击发送。

深海儒艮几乎又是秒回:“不好意思。介意。”

对方的反应几乎跟谢朗预料的一模一样,谢朗步步紧逼:“那我们可以交换照片。”

这次谢朗等了一会儿,对话框对面的那个人却依然毫无动静,不知道完全没有兴趣还是在犹豫。他知道这个时候急不来,于是退了一步:“不愿意也没关系。那我们就随便聊聊可以么?”

“……”对方又发了一串省略号,然后却道:“其实也没什么关系。”随着这行字一起出现的,还有一张背景打了马赛克的照片。

这张照片其实只有一个侧面,而且由于光线的原因连五官都不甚明朗,但就从那个侧脸的形状和模模糊糊的五官就能看出这人的确是长得好看。

怪不得连那群老油条都对他的颜值赞不绝口,这种长相别说在圈内,就算在现实里也是少见的了。谢朗眯了眯眼,不管怎么样,这个人,他实践定了!

大约是见谢朗没动静,深海儒艮忍不住催促了一下:“该你了。”

谢朗嘴角一勾,点开自己的相册,精挑细选了一张照片发出去。他并没有像圈里多数身材好的男主那样故意发张穿件无袖背心或者干脆赤裸着上身的照片来秀肌肉,而是选了一张规规矩矩的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的全身照。但尽管从头到脚没有一寸不该裸露的肌肤裸露,衬衫贴合身材的设计却反而更凸显了他的好身材。

诱饵已下,他就不信对方不动心。

雪狼:“怎么样,还满意你所看到的么?”

深海儒艮:“……”

“你真自恋。”

看到这条消息,谢朗忍不住磨了磨牙:“哥这叫自信。”

雪狼:“怎么样,有兴趣跟我实践吗?”

深海儒艮:“我是男主。”

雪狼:“纯主?”

深海儒艮:“嗯。”

雪狼:“实践过么?”

深海儒艮:“……没有。”

雪狼:“没有你怎么知道自己是纯主?跟我试试看吧。”

深海儒艮:“……不”

雪狼:“真的不考虑一下么,哥的技术包你满意。”

深海儒艮:“不约。”

谢朗叹了口气,明明就是个男被,怎么这么别扭呢。他想了想,发了一条:“那我可以做被。”

深海儒艮:“???”

看到发过来的三个问号,谢朗的嘴角忍不住浮起了一丝笑意。他迅速输入:“怎么了,你不是主吗?不敢?”

深海儒艮:“……”

“我没经验。”

谢朗心说我当然知道你没经验:“圈里谁不是从没经验过来的。你不试哪来的经验?”

深海儒艮又沉默了,谢朗却也不急,合上手机去厨房拿了瓶果汁,打开喝了一口,才继续打开qq。

对话框里静静地躺了一条新信息:“时间,地址。”

哦,这么快就上钩了?谢朗心里一喜,“枫棠艺术酒店,这周六下午,ok?”

深海儒艮又沉默了一会,才回到:“好。”

看到对方答应下来,谢朗心情大好,他本以为以对方表现出来的性格,自己还要多花些功夫才能把人约出来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成功了。

雪狼:“那加个好友吧。周六见。”

谢朗发送了好友请求,很快就被通过了。想到儒艮的传说,谢朗给这个深海儒艮备注了个“深海美人鱼”,才满意的下了线。

想到那个令他惊艳的侧脸,他已经开始期待这个周六了……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29 14:38:00 +0800 CST  
第二章

舒洋做了个有生以来最大胆的决定。

他同意了圈里一个男主的实践邀约——以主动的身份。

但问题在于他从头到脚从身到心完完全全就是个纯被,而他以男主的身份进实践群的初衷却恰恰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舒洋其实早就发现自己有sp的倾向了,但他却一直忍着没有去实践,原因无他,就是怂。他只敢看看sp小说和视频然后偷偷意淫自己就是里面的男主角,被强势有力的主动按着腰狠狠揍光屁股直到痛哭求饶的样子来过过干瘾,却不敢自己去找人实践。

不过最近他加了个小说交流群,那个群里天天有人讨论实践的工具和花样,还有一群小贝看似委屈实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抱怨,舒洋实在被撩得心痒难耐,索性弄了个qq小号想去实践群窥个屏以稍稍抚慰一下日益欲求不满的内心。但他到底是不打算实践的,因此挂了个男主的马甲想以此杜绝男主的勾搭。

万万没想到,即便如此,他还是被群里那个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男主雪狼看上了。

而且看上了还不算,他在刚刚认识这个男主不到一天……准确说来是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就跟人约了实践。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舒洋对来主动勾搭他的男主是不屑的。而且雪狼一开口就是跟他要照片,他更是有些轻蔑的认定对方就是个看脸的色狼——虽然事实也的确相去不远。但对方要求跟他交换照片的时候,他却鬼使神差的同意了。也许是因为人对于未知的事情总有些好奇心,也或许是由于舒洋初入真正的实践圈内心还有点小兴奋,再加上一张很不清晰的侧脸照也不算什么,自己爆都爆过了也不介意再来一次。

照片发出去之后,对方安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被舒洋的“美貌”所惊艳还是并不满意后悔提出交换照片的要求。舒洋有些沉不住气地发了句“该你了”。

这句发出去后倒是很快有了回音,对方也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是一张全身照,淡蓝色的衬衫系一条深色的领带,下身是和领带同色调的长裤和黑色皮鞋。照片里的男人双手抱胸,带着一点点倨傲的神情,刀削般锋利的剑眉微微拧起为他平添了一丝冷厉,剪裁合适的衬衫之下隐隐透出流畅的肌肉线条……总体来说,是个英俊而成熟的男人。而且,身材也很好。

舒洋忍不住把这张照片放大,用目光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舔了一遍,又果断点了保存,才呼出一口气。……妈个鸡,说好的现实里的男主多是秃顶啤酒肚的大叔呢,为什么这个居然是个肩宽腿长的大帅比!

由此可见,舒洋也是个颜控,哦,身材也控。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和谢朗两个人倒是臭味相投,天生一对。

没等舒洋OS完,雪狼又发过来一条消息:“怎么样,还满意你所看到的么?”

……满意,非常满意,哥们你真是非常帅啊啊啊!然而心里这样想着,深海儒艮发出去的消息却是:“你真自恋。”

雪狼很快回道:“哥这叫自信。”

有了前面那张照片打底,凭借这短短五个字,舒洋就仿佛能感受到对方嚣张肆意的气场透过小小的手机屏幕传了过来。让他忍不住幻想如果是真人站在他面前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样子。

一定特别帅。

“怎么样,有兴趣跟我实践吗?”

对方很快向他提出了实践的要求,舒洋的心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一直幻想自己被sp却没有个具象化的对象,但如果是这张照片里这个男人来揍自己……舒洋不得不承认,他动心了。

不过动心归动心,不过舒洋之前一直坚定地保持着只看文字和视频,绝不踏足三次元的鸵鸟心态,一下子真要约实践,他还是难以接受。

于是他强调了“我是男主”——既没有明确的拒绝对方,留了余地,又表达了他不想跟对方实践的意思。也许连舒洋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潜意识里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希望对方能看穿自己的内心坚持对自己穷追猛打的。

对方果然没有这么轻易放弃,这让舒洋既有点隐秘的欢喜又有些紧张。但不管他心里如何风起云涌,发出去的消息却都是拒绝的意思。

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放弃约自己的时候,雪狼却说:“那我可以做被。”

……Excuse me?舒洋震惊了,对方难道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伪主?可是根据刚刚进群时众人对他的态度明显不像啊?你可以做被这到底是,什,么,鬼!陷入凌乱的舒洋连打了三个问号发过去。

对方回了一句挑衅意味十足的话,舒洋这人怂是怂,可偏偏还死要面子经不起激,于是,他很可悲的答应了——答应跟自己理想的男主以跟他想象中的角色完全相反的方式实践。

说实话他在那条消息发出去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但这世上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后悔药,舒洋也不是那种因为是在网上就随便出尔反尔的那种人,这件有些荒诞的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定下了。于是他也只能安慰自己,好歹自己是打人的,也算不违背自己的初衷,而且对方长得这么帅——不见见真人实在有些可惜啊。

尽管这样的想法在逻辑上根本就错漏百出,但在当时舒洋还是成功地凭借这个自欺欺人的安慰到了自己。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30 16:49:00 +0800 CST  
关于更新⋯⋯追过失守的应该知道我的习惯——基本就是随心情。不喜欢被不熟的人催更,越催越慢的那种哟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30 23:33:00 +0800 CST  
来做一个小小的调查问卷吧,猜猜看周六会是什么个情况:
A.舒洋先拍谢朗,然后谢朗再拍舒洋
B.一开始就是谢朗拍舒洋,小绵羊毫无抵抗力,从此一直是这样的主贝关系
C.舒小绵羊放了谢大灰狼鸽子~~~想象一下谢朗的怒气值,之后的发展,我相信你们一定懂的

什么,你说谢朗先拍舒洋,然后舒洋再拍谢朗?哦,为什么会觉得连一开始舒洋就直接被压制了,之后还会有反攻的机会呢?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0-31 01:13:00 +0800 CST  
我看了一下,大多数人选了c,少数人选b,还有最多六七个人选了a⋯⋯真不好意思啊,楼主就是喜欢不按套路出牌的妖艳贱货,我选a,咦嘻嘻*/ω\*)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1 23:30:00 +0800 CST  
偷偷宣一波群:欢迎加入419宿舍,群号码:530082854
敲门砖是:文里任意角色名+贴吧ID,不写完整我是不会放人的,可冷酷!
我的群里常年冒泡的只有不到十个,常常只有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心酸),所以欢迎爱我的小伙伴陪我来讨论萌点,还有我每次更新会在群里通知(没有艾特人的习惯)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2 19:56:00 +0800 CST  
第三章

自从答应了跟雪狼出去实践后,舒洋再也没有上过自己的qq小号,连日常要水的小说群都没心情浪——几乎是以一种鸵鸟的心态假装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得度过了两天,而另一边的谢朗却是优哉游哉的期待着周六的约,甚至还因为心情很好而提高了工作效率每天都能提早下班。但不管是逃避还是期待,时间的流逝速度都是不会以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周六很快就如期而至。

从早上开始舒洋就整个人都陷入了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的状态,随着时间越来越逼近约定的两点,舒洋就愈发焦躁。

啊啊啊啊自己到底要不要去啊!快迟到了要不说自己有事不去了吧!可是跟人家约好了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啊啊啊可是真的不想去啊!

于是本来一点钟准备出门,直到一点半的时候舒洋还是在自家的大床上滚来滚去的纠结要不要去这个问题。

看了眼时间,舒洋估计这个时候就算去等到了那里谢朗可能也没有在等了,可是……万一还在呢?

这个念头一起,舒洋猛地跳了起来,抓起钥匙和钱包就“蹬蹬瞪”地冲下了楼,跑出小区招了辆出租车一屁股坐了进去:“司机!去枫叶路的那个枫棠艺术酒店,快快快我赶时间!”

司机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看惯了这样着急的客人,爽快的“诶”了一声之后熟练的一打方向盘,车子就稳稳当当的驶了出去。在舒洋的一路催促下,出租车终于在两点二十五的时候飚到了酒店。

舒洋下了车又是一路小跑,等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雪狼订的那间房间门口,离约定的两点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这一路上赶得急,可等真到了,舒洋又怂了,站在门口左脚绊着右脚地不肯往前一步。

好像门里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而自己打开这扇门就会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正在他站在门口种蘑菇的时候,门突然开了,舒洋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往后跳了一步,等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的时候,脸不自然的有点红。

出现在眼前的男人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由于近距离的原因,看上去甚至比照片上更帅,比他高了半个头的身高也给他一种莫名的压迫力。

男人看到他好像也有点意外,但很快就恢复淡定:“你迟到了。”

这四个字谢朗说得平淡,但落在心虚的舒洋耳中却莫名有一种压迫力,让他紧张到几乎腿肚子都要转筋:这……这个时候说自己是走错的还来得及吗?

舒洋一边在脑子里跑马车,一边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啊……我……路上堵车。”

“嗯,是有点堵。”男人也不戳穿他明显的谎言,“来了就进来吧。”说完话就转身进了房间。

见对方好像并没有很生气的样子,舒洋稍稍松了一口气,应了句“啊……好。”就亦步亦趋的跟在男人后面进了房间。

谢朗订的房间设施很好,床是king size的,深色的窗帘典雅而厚重,遮住了阳光的同时亦阻挡了一切被窥探的可能,头顶大灯照射下来的光是恰到好处的暖黄色。但舒洋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心思打量房间的好坏,全副心思都放在身前那个男人身上了,自然他也完全没有发现一见面对方甚至什么都还没做就已经自然而然的掌握了主动权——或者说除此之外本来就没有第二种可能。

等他进去,男人就反手关了门,随着“咔哒”一声门被锁住,舒洋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男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没带工具?”

“啊……我……我忘了……”

舒洋只觉得自己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一个“主动”出来实践居然连工具都没有带一个,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男人似乎轻笑了一下“没事,我带了。”

谢朗微微一抬下巴,舒洋随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茶几上已经摆了一个摊开来的工具箱,里面小绿、小红、戒尺、各号藤条、皮拍、孔板、有机玻璃拍……只要舒洋能想得到的工具,里面几乎都有,甚至还有长短不同的热熔胶。舒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如果这些都用在屁股上,那屁股得成什么样啊……

“我们是直接开始,还是你需要我去洗个澡?”

舒洋回过神来,看了看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不,不用了……”

“那直接开始?”

真让自己打啊?虽然之前谢朗说了要做被,但潜意识里舒洋还是觉得就自己这样的肯定会被狠狠压制的——是的这一点上他很有自知之明。现在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舒洋的预期,但事已至此,再开口说自己是被也太尴尬了,舒洋只得硬着头皮强撑下去。

“嗯……就这样吧。”

“我要用什么姿势?”

“就,趴着吧。”

看青年明明紧张得要死却还是故作镇定的样子,谢朗心里早已乐得不行了,就这样的还敢说自己是纯主?就连群里有经验的双都比他强得多。本来他今天的打算是一见面就气场全开,直接以雷霆万钧之势掌控住局面,让对方乖乖就范。但真的见了舒洋真人却改了主意,这小子的反应实在可爱,而且比想象中还要怂得多,自己还没做什么呢,就先吓成了这样。谢朗一时忍不住恶趣味发作,故意逗他。

于是他挑了挑眉,从善如流地拿了两个枕头叠在床中央,自觉趴了上去。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2 22:56:00 +0800 CST  
谢朗要挨打了,大家开不开心,咦嘻嘻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2 22:57:00 +0800 CST  
@哭呢旅@泪什么时候流下
谢谢这两位看文的朋友在我一更完就立刻迫不及待的催更,本来今天打算更的,那就推迟两天吧

越催越慢,我说到做到。

欢迎大家跟她们学习,踊跃催更。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3 08:17:00 +0800 CST  
啊,刚刚看到几个小天使的留言真是太可爱啦,好想把我所有的存稿都给她们(你等等并没有多少存稿啊)
忍不住了明天就更吧!

啊,反正楼主就是这个脾气,受不了的赶紧右上角点叉,省得你们跟我相看两厌剩下的,爱我的,朋友们,系好安全带坐稳了!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3 17:43:00 +0800 CST  
说开就开!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4 16:30:00 +0800 CST  
第四章

大概是位置的改变,男人带给他的压力小了很多,让舒洋能够好好的欣赏男人的身材。这个人真是得天独厚,上身是标准却又不夸张的倒三角,肩膀很宽阔,下身西装裤包裹下的线条流畅而有力,舒洋默默咽了咽口水,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

看了一眼工具箱,毫无经验的他挑了支看起来最为普通的竹尺,然后心一横噼里啪啦的抽了上去。

青年用的力气几乎跟拍灰没有什么两样,抽又抽得不得法,还隔着裤子,几乎半点杀伤力也无。谢朗挨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道:“竹尺伤不到人的,你不用留力气。”

舒洋被说得脸一红,强撑着道:“裤子脱了。”

谢朗闻言一丝犹豫都没有,干净利落起身,大大方方的脱完黑色的西装长裤站在舒洋面前,甚至还贴心的问了句“内裤要脱么?”

舒洋双眼一错不错地盯着眼前的“美色”,此刻他眼中的男人上身穿着紧身的衬衫,下面坦坦荡荡的露着两条和自己想象中一样结实而修长的长腿,而更显眼的是两腿间被灰色内裤包裹着的鼓鼓囊囊的那一团,整个人散发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让舒洋忍不住想到,还没勃起的时候就已经那么……那勃起的时候该有多雄伟啊……

等舒洋终于回过神来发现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顿时恼羞成怒道:“谁让你全脱了的!穿回去,脱到膝盖!”舒洋自以为很有气势,可看在谢朗眼里却可爱得不得了。

他强忍住了把炸毛的美人一把按趴在腿上直接动手的想法,规规矩矩的按照青年的要求把裤子穿回一半,又主动趴回了床上。

着实不容易。

见男人乖乖听自己的话,舒洋也来了点自信,狠了狠心使力打了下去。可男人还是无动于衷。如果说声音可以忍,但谢朗根本是毫无反应,浑身上下的肌肉连一点要绷紧的趋势都没有,可证明男人是真的没什么感觉。

真的不疼吗?舒洋心里疑惑。他干脆弃了戒尺,直接换了根藤条。一狠心,扒了男人的裤子,露出男人因长期坚持锻炼而紧实的臀部。

男人的全身都是好看的小麦色,只有屁股稍稍白一点儿,此时因为舒洋刚刚的努力,多了几条淡淡的红痕。舒洋吸取了刚刚的教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手里的藤条往下抡,一声响亮的藤条破空声之后,男人的臀肉绷了一下,被打到的地方先是浮起一道白痕,然后很快就狰狞着肿胀起来。

舒洋挑的那根藤条是最粗的,他的本意是,粗一点的接触面积大,应该不容易受伤才对,可他没想到的是,其实越粗的藤条反而越重。他虽然偏瘦,但好歹也是个成年男子,这全力的一记藤条甩下去,效果看起来有些恐怖倒也算正常。

这记藤条的威力出乎了他的预料,舒洋当即就慌了,“你……还好吧……”

饶是谢朗,猛然挨了舒洋这没轻没重的一记藤条,也倒抽了一口气。

“没事!”这两个字被谢朗说得像是硬生生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

舒洋见状更是愧疚:“对不起,我……”

“我说没事就没事!”

舒洋被吼得吓了一跳,再也捏不住藤条,手足无措的低下了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

谢朗觉得玩儿得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收回主动权了,便把自己撑了起来:“我说,你真的还想继续么?”

舒洋抬起头,愣到:“啊?”

谢朗什么也没说,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舒洋,让舒洋觉得他的眼神仿佛能穿透外表把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心思看得透透的,顿时红了脸,嗫嚅支吾起来。

谢朗微微加重了语气道:“还不肯说实话?”

舒洋顿时撑不住了:“你,你早就知道……”

谢朗无奈地叹了口气:“是你自己太明显了。我不想知道都不行。”谢朗一边说着,一边泰然自若的坐起来,依次穿上短裤和西服长裤。

看着眼前的男人从趴到立,看自己的角度由仰视变成了俯视,之前引而不发的气场完全打开,舒洋心里大概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心“咚咚”地跳了起来,又是忐忑又是一种“终于来了”的兴奋感,这两种种感觉混杂在一起,让他战栗难安。

随着谢朗的皮带扣啪嗒一声扣上,男人的气势已然提到顶峰,脸上的笑容也完全消失不见,见舒洋不知所措的坐在原地,发出了自两人见面以来第一个指令:“起来。”

舒洋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依从男人的话弹了起来,立正站好,等自己反应过来自己那么听话也显得太迫不及待了点,微微红了脸。

谢朗指了指一边的写字台,“去,桌子上撑着。”

舒洋大惊,虽然自己完全不排斥跟面前这个从外表到气场都完美得符合自己对主动的期待的男人实践……但,这,这就要开始了?程度还有工具什么的都还没有讨论过啊?

见舒洋犹豫,谢朗眉头一皱,加重语气道:“还要我再请你一遍?”

闻言舒洋立即,马上,二话不说地就按照谢朗的指令撑好了……好可怕啊!他刚刚到底是哪来的勇气对这个男人动手TAT

面前的美人胆怯地遵照了自己的指令以服从的姿态摆好姿势,谢朗却仍不满意,冷冷的纠正小绵羊不标准的姿势:“双腿打开,与肩同宽,腰往下压,屁股翘高!”

舒洋被迫分开了双腿,高高翘起臀部,一张俊脸登时红得不成样子。

谢朗心到,这就脸红了,待会有你受的。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4 16:30:00 +0800 CST  
大家对小绵羊的表现还满意吗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04 16:31:00 +0800 CST  
说更就更!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11 22:17:00 +0800 CST  
第五章

舒洋心里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就感到一个硬硬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屁股上——正是刚刚自己一开始拍谢朗用的那把戒尺。于是更紧张了,“不……不是一开始都不用工具的么?”

然而话音还没落,屁股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记。“我怎么打还要你教?”

这一记下来,舒洋立刻就懵逼了:“卧槽卧槽卧槽……怎么这么疼,刚刚自己打的时候他明明一点反应也没有啊!”

可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谢朗丝毫不给他适应时间地又连着狠抽了几记,舒洋顿时就有点慌,不是一开始都会有热身吗,怎……怎么跟说好的不太一样?

然而谢朗仿佛还嫌给他的刺激还不够似的道:“现在我们该好好来算一算账了。”

“啊?”舒洋大惊:“什么……”

谢朗把尺子贴在舒洋翘起的臀部上不轻不重地按压:“迟到,撒谎,装主……还装得这么差劲!”谢朗每说一个词就重重的给眼前这个屁股一下。

舒洋又痛又怕,下意识否认道:“我真的是堵车……”

他说完这句话后身后顿时安静了下来,那把刚刚给他造成伤害的戒尺也暂时离开了他的臀部,可还没等他松口气,身后就传来谢朗冷冷的声音:“堵车?”

舒洋犹犹豫豫的“嗯”了一声,这“嗯”字一出口,谢朗抬手就是狠狠的一记抽在了他腿根处的嫩肉上。“周六下午这个地段你跟我说堵车?!你有胆子再说一遍!”

“啊!我错了我错了……不是堵车不是堵车!嘶!是我迟到了!啊!疼疼疼……”

舒洋此刻已经完全慌了,他想象中的实践是双方有商有量,定好实践的数目和程度,然后在和谐友爱的气氛中进行让双方都愉悦的活动。但现在的情况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这才刚刚开始,男人的出手的力度就已经让他感到了一丝恐惧,他完全不敢想象接下来他要怎么熬。

那把尺子又轻轻的贴在了他的屁股上缓缓游移,仿佛随时都会狠狠地咬他一口,让舒洋胆战心惊。

“为什么要装成主?”

谢朗又恢复了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可现在舒洋却不敢随随便便回答,他斟酌了一会,还没组织好语言,屁股上的那根戒尺就威胁似的重压了一下。

舒洋顿时不敢再犹豫,飞快说到:“唔!别打!我说,我说!因为我害怕!我进群本来只是过过干瘾的……没有打算真的找人实践……我以为假装男主就不会有男主找我了……”

“咳。”谢朗清咳了一声掩饰了自己的笑意,按照他本来的猜想,这个深海儒艮应该是有点喜欢挨打,但又放不下面子,才伪装成主,没想到真正的理由这么逗。

“那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实践?”

舒洋几乎快哭了,他要是知道“雪狼”真人这么凶残他哪里还敢出来跟他实践啊!这种问题让他怎么回答啊,难道要说他是一时为色所迷吗?

见舒洋迟迟不回答,谢朗没了耐心,“啪啪啪”连着在面前这个挺翘的小屁股上挥了三记。

“说话!”

“唔……我,我也不知道……鬼使神差的就同意了。”

谢朗的嘴角悄悄勾了一下,心里觉得欺负得差不多了,也没有再逼他。“那好。我的规矩是迟到一分钟十下。你刚刚迟到了38分钟,380下。撒谎就算200吧,还有伪装成主……嗯,我想想,鉴于你的理由让我很满意,那就100下吧。总共680下,给你凑个整,700。”

!!!

700!

舒洋大惊失色,几乎当场跳起来说“不可能不可能!”刚刚这才挨了几下啊,自己的屁股就已经火辣辣的了,如果按照这种力度打700下,自己的屁股还不得开花?

“雪狼,我是第一次,你不能……”

啪!

没等他说完,谢朗又是毫不留情的一下。

“我不能什么?”

舒洋简直欲哭无泪,然而内心害怕的同时却也有一种被强势控制的快感。他不敢再跟谢朗提要求,想了想示弱道:“哥,哥!我受不了这么多的,我第一次你让我先适应适应啊!”

谢朗被这一声哥叫得愉悦,心道总算还不是太蠢:“叫朗哥。”

舒洋并不知道谢朗的真名,还以为让他叫狼哥,从善如流的改口,谢朗也没有纠正他。

“那你想挨多少?”

“……”舒洋又纠结了,以他自己的估计,这种力度他最多最多也就能挨个二百来下吧!可是二百和七百实在差得太远了,他怕真说了这个数字会惹怒身后的男人。可如果说得多,他自认根本挨不了啊!

“快点!我没那么多功夫跟你墨迹!”谢朗手中的尺子又威胁性的点了点舒洋的屁股,流露出一丝迫不及待的意味。

舒洋不敢让谢朗再等,咬了咬牙,一闭眼说道:“三百!”

身后安静了两秒,舒洋以为是自己报的数目太少,让对方不满意了,正想开口讨饶,却听男人用他那富有磁性的性感嗓音缓缓地道:“如你所愿。”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11 22:17:00 +0800 CST  
谢朗你这样会吓坏小绵羊的你造吗!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11 22:19:00 +0800 CST  
第六章

谢朗同意得这么干脆,倒是出乎了舒洋的意料之外,让他有点儿回不过味儿来,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这一丝丝不对劲的感觉很快就消弭了。

谢朗用手拍了拍他的屁股,轻描淡写地道:“裤子脱了,我们正式开始。”

什么什么!这就要脱裤子了!

舒洋大惊失色,谢朗的要求总是让他措手不及,或者说,总是比他的心理预期要更进一步,让他难以招架。

难以招架也得招架,因为谢朗手中的戒尺已经威胁性的贴在了他翘起的臀部上,一副随时都会狠狠打下来的样子。

舒洋咬了咬牙,双手不情不愿的移向了裤腰,磨磨蹭蹭的开始解皮带。谢朗见状倒也不着急,双手抱着胸饶有兴致的看着青年明明羞耻却因不敢违抗自己的指令而在那里纠结的小模样。

舒洋磨蹭了一会儿,却发现谢朗根本不催促他,反倒是自己这样要脱不脱的状态更加丢人——仿佛故意要讨打似的,索性横了横心,一把把牛仔外裤扯到了腿弯,然后自暴自弃般地趴好,把头深深埋进了双臂中,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而此刻谢朗的眼中却又是别有一番风情,身材姣好的青年穿着白色的三角内裤趴伏在桌面上,内裤边缘因为刚刚的几下戒尺隐隐透出一丝薄粉,裤子都松松的堆在腿弯,露出大片的白色肌肤,清清爽爽而又诱人之极。

他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会儿眼前这个迷人的小屁股,在心里吹了个口哨,然后弃了竹尺,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支比巴掌略微再大一点点的黑色皮拍贴了上去。

皮拍的质地微凉,又在空调房里放了这么久,即使隔着一层内裤舒洋也微微感到了一丝凉意,他大概猜出了此刻正在他屁股上缓缓逡巡的工具是什么,之前看视频的时候他就觉得这种皮质的工具打在臀面上应该会比较舒服,因此暂时忘了那三百下的恐怖数字,开始隐隐期待起来。

谢朗没有让他失望,皮拍很快地扬起,复又不轻不重的落在他的两瓣臀上。谢朗下手不重,皮拍几乎算是温柔的抚过舒洋的两团浑圆,发出清脆的声音。一时之间,一室只余皮拍落下的响声和谢朗偶尔纠正舒洋姿势的声音。

皮拍的受力面积本就大,谢朗又是这种打法,舒洋只觉得屁股上没有很痛,反倒是每一记打完都有些恰到好处的酥麻,还有些热热的,非常舒服。

如果是这样的三百下,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嘛,舒洋微微放松下来,甚至还主动翘高了臀部迎合皮拍,仿佛在请求谢朗把这个挺翘的小屁股抽得更肿一些。

谢朗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嘴角轻轻一勾,不动声色的开始加大力度。于是舒洋渐渐就觉得不是那么好受了,臀上热辣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每一记皮拍似乎都比之前那记更痛。他忍不住轻轻扭了扭屁股,想摆脱一点儿这种不适。

谁知他这一动,谢朗手里的皮拍顿时毫不客气的兜着风砸落下来,狠狠击打在他只着一层薄薄的内裤的臀上,两片臀肉轮流着被砸扁又弹起,令人不难想象这内裤包裹下的风景。

舒洋猝不及防的闷哼了一声,随后便紧咬了唇,细白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扣住了写字台的边缘,以此忍耐臀上像要烧起来似的疼痛。

谢朗连着抽了二三十下才堪堪停手,然后用手指灵活的挑开了内裤的边缘,查看了一下,只见舒洋露出来的一小片臀肉已是一片绯红,对比着依然白皙的大腿,煞是好看。他恶意地扯起那块弹性十足的布料,猛地松手,发出响亮地“啪”的一声。

舒洋“唔”了一声,羞愤地转过头怒视着始作俑者:“你……”却在接触到谢朗眼神的时候又软了下来,硬生生吞回了后面的话。

谢朗直视着舒洋的眼睛,眼神并不凌厉,却坚定而不容抗拒,他一个字都没有说,却迫得舒洋乖乖转了回去继续趴好,并且提心吊胆的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然后舒洋的内裤就被毫不留情的整个扒下,露出了里面已然通红的臀肉。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19 20:10:00 +0800 CST  
一个热乎乎的小羊臀新鲜出炉

楼主 生当尽欢小七  发布于 2016-11-19 20:13:00 +0800 CST  

楼主:生当尽欢小七

字数:16830

发表时间:2016-10-29 22: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49:47 +0800 CST

评论数:13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