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被遗弃的人(父子 虐)

百度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5 16:57:00 +0800 CST  
第一章:
帝凯王朝夜府
华丽的夜府中,一座破败的院子格外引人注目。而在破败的院子前跪着被日光照射的少年更加引人注目。六月,毒日当头,汗水沾湿了少年的衣衫。少年单薄的身影在毒日的照射下显得更加单薄,让人忍不住去怜惜他。夜天棋吞了吞口水,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5 22:10:00 +0800 CST  
毒日照射让人很是口渴。少年暗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父亲宽恕?夜府二公子,竟连水都喝不上。呵呵!父亲说他的出生就是个错误,出生后不仅克死了母亲还克死了同胞姐姐。所以父亲恨他甚至恨之入骨,所以没有人愿意接近他,没有人关心他,即使他是夜炎的二儿子。他的父亲夜炎,少年时就在敌人刀下救过太子,二十年来,抵御外来侵略,立下了汗马之劳,被世人尊称为“炎将军”。父亲一直是天棋的榜样,父亲啊!您的眼里什么时候才能有天棋的身影啊!少年咽下心中不适,微微一笑,会的,一定会的。然而世事无常,他是否还能坚持到父亲原谅他的一天呢?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5 22:52:00 +0800 CST  
第二章
初晨的阳光谱照着大地,万物复苏。
柔和的日光照在天棋安静的睡颜上,宛若刚出生的孩童。少年睁开双眼,不适的抬手遮住日光,忽然意识到天已亮了,匆匆换下一身青色衣衫,就前去给父亲请安。
等到天棋赶到父亲的清风阁时,父亲早已起床。父亲看都没看他说道:“二少爷,怎么不多睡会”?天棋听后慌忙双膝跪地道:“天棋知错,请父亲责罚!”父亲没说话,自顾自的看书。天棋就膝行到墙角罚跪。过了好一会,才听到父亲的怒吼:“滚去刑房等我。”吓得天棋猛地一哆嗦,立刻恭敬地称是。
刑房,是天棋并不陌生的地方。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6 09:03:00 +0800 CST  
推开门,满室的血腥味扑面而开,让人作呕。墙壁上刑具数不胜数。即使多次‘光顾’刑房,也抑制不住满心的恐惧。天棋深吸一口气,在刑房的正中央跪下,等待着父亲。
父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夜炎不屑地看了看跪在地上地天棋,冷哼一声。天棋看见父亲来了,立刻以头触地向父亲请责。夜炎拿起一条刑鞭,看着天棋。天棋忽地脸红了,父亲的规矩受罚要去衣的。即使做过无数次,还是会不好意思。可无数次血的教训,又不敢去挑战父亲的威严。天棋快速脱下衣衫,趴在刑凳上,把头埋在手臂里,等待着父亲的责罚。夜炎看到少年背上、臀上的鞭伤,棍伤有一丝动容。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6 09:49:00 +0800 CST  
却又马上被失去妻子和女儿的痛苦代替。夜炎把想到这更恨夜天棋,所以心中的痛苦化作凌厉的鞭向天棋身上抽去。
“啪啪啪啪啪”凌厉的五鞭过后,留下五条血流。夜天棋抑制住痛呼,忍受着身后刀割般的痛。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
‘痛,好痛,是不是要死了。死吧!死了父亲是不是就会原谅我了,如果是那就打死我吧!父亲,’天棋想到这就默默的闭上眼睛,承受着无尽的疼痛。夜炎看了看天棋血肉模糊的后背,就举鞭向臀上抽去,鞭鞭见血。没听到天棋的痛呼,夜炎诧异的看向天棋,原来早昏迷过去了。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6 10:17:00 +0800 CST  
夜炎又甩上一鞭,愤愤地骂了句“没出息的东西”就扔下带血的刑鞭,扭头离开。徒留下满室的血腥和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天棋,无人问津。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6 10:22:00 +0800 CST  
结局是HE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6 10:24:00 +0800 CST  
第三章
当天棋醒来的时候,天也变黑。周围是熟悉的环境,原来他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由于伤重,天棋又昏昏沉沉睡去。
冷清的小院,呜咽的狂风,也好似诉说着天棋的痛苦。皎洁的月色,也隐入云影之中。
清风阁
夜炎认真的看着文书,脑中却不时闪过那个单薄的身影和那个血肉模糊的后背。夜炎想忽略掉心中的烦躁,然而烦躁却越来越严重。夜炎“啪”的一声把杯子摔到地上,“来人,把夜天棋给老子叫来”。下人李才忙称是。“该死的夜天棋,都是他害的,让我连觉都睡不成””李才看着幽长的走廊愤愤的骂道。来到竹苑,李才看到天棋正睡着,心中怒气更盛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14:14:00 +0800 CST  
就出去提了一桶水,泼在了天棋身上。天棋被水一浇,立刻醒了过来。天棋看向一脸笑意的李才,问道:“你有什么事吗?”“老爷叫你呢!二少爷快去吧!”李才说完不屑的转身离去。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14:26:00 +0800 CST  
第四章
天棋忍受着身上的痛苦,跌跌撞撞地前去清风阁。天棋扣门“父亲”。
“滚进来”夜炎怒吼道。
天棋打开门,一个茶杯迎面而来。鲜血瞬时流下,天棋忽略掉头上直流的鲜血,慌忙跪下道:“父亲息怒,都是天棋的错,请父亲…责罚”。夜炎看着地上卑微的身影,青色的衣衫透着点点血迹,夜炎微皱着眉头。夜天棋看父亲沉默不语,吓得天棋不停的扣头请父亲责罚。“家法”淡淡的两个字,解救了天棋,即使会带来无穷的痛。天棋立刻膝行去拿书桌上的家法,家法是一个黑褐色的藤条,拿着手上的藤条,即使受过它无数次责打,却还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16:27:00 +0800 CST  
膝行到父亲身前,犹豫地看着父亲。
夜炎看着天棋眼中的期盼和恐惧,伸出去拿藤条的手顿了一下。‘不管以前多么痛苦,天棋眼中都没有恐惧,甚至被忽略了,现在是疼狠了吧!’夜炎想。想归想,还是拿起了天棋手中的藤条。天棋看见了父亲的犹豫,以为父亲会被宽恕。可…,呵呵!父亲,您不能疼疼天棋吗?父亲,天棋也会害怕,也会痛的。“啪”的一鞭把天棋打的趴在地上,也打断了天棋的思考。
“去衣”冷漠的声音响起。
天棋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空洞的眼睛一望无际,不知在想什么?麻木地褪去衣服,趴在地上。夜炎刚想动手,却被夜天棋身上地伤震惊了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17:13:00 +0800 CST  
天棋背后的伤最轻的是紫黑色,伤重的地方流着脓液,后背布满了血痂和脓液,原本白晰的臀部,现在却布满了黑紫色的肿痕,肿得二指高。后背的脓液流到臀处,显得更加恐怖。夜炎眼中划过一丝不舍,用藤条按了按后背的伤,叫道:“夜天棋”。天棋却是没有回应。夜炎诧异的看着天棋,却发现了脸上不自然的潮红。用手一触,是火热的触感,就连呼吸都带着滚热。
夜炎怔了一下,就唤了李才去把夜天棋送到他自己的院子,并吩咐给上药。李才愣了一下,才执行老爷的命令。
李才把夜天棋送到院子里后,用清水冲了伤口就离开了,留下昏迷的天棋和一室的冷清。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18:10:00 +0800 CST  
第五章
昏昏沉沉,辗转反侧,
不记得多少次在痛苦中醒来,又在痛苦中昏睡。
高热的折磨,满身的疼痛,恐怖的恶梦,让天棋深陷其中。
“父亲,疼……”
“不要,好痛,痛……”
“爹爹,爹爹,……爹爹………”
天棋喃喃自语着。
此时的夜炎正在书房里阅读文件,突然,心中一疼,脑中却快速闪过夜天棋的身影,心里慌乱起来,感觉将要永远失去什么一样。夜炎想到这,立刻前往夜天棋的竹苑。
来到竹苑,小院中除了一些竹子,别无他物。推开门,屋内一桌,一椅,一个床,除了这些也没了装饰,房子也破损不堪。
“爹爹,不要,好痛…,痛,爹爹…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21:37:00 +0800 CST  
天棋的呓语打断了夜炎的打量。夜炎看了看天棋,立刻唤来下人李才。
“蠢才,这就是你照顾的,来人,拉下去打五十大板。”夜炎怒道。不理会李才的求饶,又吩咐人去请御医。
夜炎着被折磨的天棋,心中越发的生气,却不知是生气什么?自己不是恨他害死妻子和女儿的吗?为什么看到他那么痛苦会心痛呢?夜炎很苦恼。
白发苍苍的御医终于来了,御医摸上天棋的脉搏,脸色越来越沉重,夜炎也越来越害怕。“长时间的不进食,胃痛加剧,极度的营养不良,鞭伤未及时处理大面积感染,伤势严重,还有这么高的温度,会烧成痴儿的,”御医说道:“好好的一个孩子,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22:05:00 +0800 CST  
怎么会虚弱成这样?”夜炎也没想到这么严重,一时也无话可说。
“爹爹,痛,痛……”耳边又传来天棋的呼痛声,有多久没听到天棋叫爹爹了,只有恭敬的称父亲,好像记得是我不允许天棋叫爹爹,是不是只有在梦中才能叫我一声爹爹。夜炎摸着天棋清瘦的脸颊,想到‘孩子,这些年我是不是真的错了?毕竟你并没有做什么?孩子,醒来吧!让爹爹好好的补偿你,再也不打你了,快醒来吧!’
御医给天棋上好药,写下方子让下人去煎药,嘱咐了夜炎醒后要吃药,就离开了。夜炎抱起天棋,真的好轻,暗想:以后一定养胖他。天棋在夜炎怀中沉沉地睡着,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22:23:00 +0800 CST  
夜炎看着怀中安静的睡颜,觉得好安心,这就是父子的感应吧!夜炎抱着夜天棋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此刻的相依是如此的美好,但心中的痛真的如此好抹掉吗?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22:28:00 +0800 CST  
今天没了,明日继续,好困,睡了~~~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7 22:30:00 +0800 CST  
第六章
三天过去了,可天棋还没有醒。
天气阴沉沉的,花儿没有微风的吹拂,也没精神地焉在花枝上。夜炎站在竹苑窗前看看阴沉的天空,和昏睡不醒的天棋,心情更加烦躁。
“来人,……”夜炎喊道。
“唉!……出去吧!”夜炎挥挥衣袖说道。
夜炎在房中烦躁的走来走去。‘天棋啊!孩子,你什么时候才醒啊!’夜炎想着‘孩子,我知道我不该把仇恨加在你身上,你快醒来吧!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的孩子’夜炎轻轻抚摸着天棋柔软的头发。唉!
………仿佛听到了父亲的呼唤,天棋慢慢睁开了朦胧沉重的双眼。夜炎惊喜的看着天棋,连忙吩咐人去叫御医。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8 20:23:00 +0800 CST  
夜炎睁开眼睛看见父亲,就立刻从床下滚下来,错过了夜炎眼中的惊喜和开心。
夜炎连忙去扶,天棋却避了过去,夜炎的手就僵在了那,天棋跪下道:父亲,天棋知错”。夜炎想着慢慢来,就掩饰好眼中的失落,“哦?错了,那你说错在纳?”夜炎玩味的看着天棋。
“天棋错在…,错在…”天棋不知说什么,红着脸低了头,就闭上了口。
看着天棋的窘样,夜炎心情忽然变得好起来,就大笑起来。天棋以为父亲被气笑了,身子就跪伏的更低,颤抖的一句话抖不说。夜炎看着这样的天棋想着‘一点儿都不可爱’,拉起天棋把他按在床上,说道:“好好养着”,就离开了。

楼主 月夜蝴蝶飞  发布于 2013-04-28 20:44:00 +0800 CST  

楼主:月夜蝴蝶飞

字数:7669

发表时间:2013-04-26 00:5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1 09:49:43 +0800 CST

评论数:1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