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莫失莫忘

却恨神佛已不渡我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08 23:12:00 +0800 CST  
我倚窗静看,春上枝头,细雨无声将回忆湿透。
可知约定终不负承诺之事只为你留。
可知即便历尽起落沉浮心还仍依旧。
可知宁携执念弃红尘无法看透。
可知庆幸与你相识相知相伴。
可知命盘难改往事随风留山河悠悠。
魂散天外,夜响残漏,什么湿了衣袖。
韶华易逝,诺言不老,谁一生守候。
山中花开,又是一年,不知故人归否。
回忆氤氲,雨下不休,我轻阖双眸。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09 00:52:00 +0800 CST  
暗夜戚戚,混沌威严的惩戒室趴着一位正值青春年华的16岁少年左愔。
.
暖黄的灯光若隐若现,地上淌着尚未干涸的鲜血,黑紫黑紫的。正眼瞧去,左愔昏的抽搐,脸色苍白,唇瓣被咬破几处,身上沟壑纵横,一时间竟分不清哪些为旧伤,哪处是新增的。
.
总之,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罢了。
.
总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
.
这一切皆源自于一场失恃。
.
左愔未出生年间,他的父亲左崇正面对内乱外斗,自顾已有些不暇,而一切却赶巧的紧,恰如此时左愔的母亲怀上了他。当时的左崇是皱着眉头反对的,一是妻子的身子骨着实差了些,二是在最关键的节骨眼上,不能不排除有人会来迫害妻子。
.
孩子可以再生,妻子只有一个。这是左崇脑海里徘徊着的唯一一句话。
.
但左愔的母亲还是毅然决然的护着肚里的孩子,她早知自己会命不久矣,一种慢性毒药一直在侵害着她柔弱的身子,但她却不曾告知左崇,她希望肚子里的骨肉可以代替自己陪在左崇身边,像她一样的。所以在危在旦夕之时保住了孩子,并取名左愔。
.
愔愔琴德,不可测兮。
.
祈愿你此生安静和悦,温情漫漫,乐康长生。
.
她怀抱着最美好希翼与世长辞。左崇赶不及见她最后一面,只是抱着冰冷的身体失声痛哭。
.
有恨有怨,但更多的是爱过。
.
护士将手中的孩儿抱到左崇边前,他不曾细看一眼,脸上布满阴翳,青筋暴起,一把夺过,狠狠地朝地面摔去。
.
管家驰叔见到此景不管不顾的冲上去,终接下即将落地却沉默着不哭不闹的左愔,抱着幸好未曾摔伤的左愔,泪洒满脸,跪地求情。
.
“先生,这是夫人最后拼尽性命留下的骨肉,您怎么忍心?”
.
“如果不是这**,夫人怎么可能会死?扔出去,丢了!”
.
冷漠的神态,无情的话语,夹杂着左愔的第一声啼哭。
.
多年后,驰叔依旧叹息着这一幕。当年左崇因为这一声啼哭留下了左愔,而左愔却因为这一声啼哭葬送了终生。
.
是缘还是劫,孰人能懂?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10 21:10:00 +0800 CST  
天空阴沉沉,一团团黑云遮目着端层,好似世界末日般的扯纠着,压抑的喘不过气。
.
16岁的左愔在设施完备的训练场上进行着限时记圈的运动,圈少超时成绩皆作废。虽早已习惯此类训练,身体往往也能快于思想做出判断,听从指令。但像此刻这般一遍又一遍返工重来的场景则是少有的。
.
原因只有一点,阔别十年的驰叔今晚抵达。得知消息的左愔为此乱了心神,且久久无法自调解决。
.
驰叔,是属于左愔的为数不多的温暖。
.
回忆幼年,周围所目之人皆对他敬,却远之。在没有玩具,缺失玩伴,父恨母亡的境地里,左愔总一人处。与孤独结友,抱被痛哭,安静如斯,融入黑暗。
.
直到驰叔的出现。他会给左愔讲母亲,那个温柔的女子。他会抱着左愔给挨过戒尺的小胖手“呼呼”。他会偷偷从厨房拿来一个个小蛋糕,甜滋滋的味道总能温暖着左愔。
.
那些年岁里,左愔感受至深的两个字便是——温柔。
.
以至于后来左愔常常将一句话挂于嘴边。
.
我想成为一个温暖的人,因为曾经被温暖的人那样待过,深深地明白那种被温柔以待的感觉。
.
然而恬静祥和的岁月总是匆匆而短暂的,往往想要紧握手心的却最易被时间冲散,只留下浅浅的疼和深深地念。
.
十年前的那场离别左愔忘不了,那场他撕心裂肺的祈求,那场驰叔被迫的漂与他乡,那场左崇的独断专行。
.
左愔狠甩脑袋,想要从过去回归现实中来。汗渍夹杂着冷汗顺着额头向下滴落,眼眶涩的像是要溢出什么样,胸口堵着一口气,喘不上来又咽不下去,两条腿灌铅似的沉重,“砰”,终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
.
“唔……”一条长莫约一米,大拇指粗细般的藤条扫落至左愔的后背,黑色的运动服看不出什么,只有承受的人才明白其中的痛楚。左崇单手紧握,藤条似火蛇般的盘旋飞舞,分毫不差的击在左愔脆弱的身子骨上。左愔被抽的发抖,昏迷间被抽醒,睁开无神的眼眸。
.
果不其然,坑坑洼洼的鹅卵石,昏暗幽闭的惩戒室,以及怒目汹汹的左崇。
.
面对此刻站立的男子,左愔只有敬和惧。
.
他一声不曾唤过的爸爸,他一次不曾拥有的怀抱,他今生无法如愿的陪伴。
.
他历尽的永远只有怒火,责罚,和冷漠。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12 00:04:00 +0800 CST  
昏了会被抽醒,醒了便自己请罚。
.
这是左崇给左愔定下的规矩。整整411条,束缚着左愔。小到晨昏定省、一言一行,大到礼、乐、射、御、书、数,不落分毫。
.
左愔就如笼中的金丝雀,渴求着外面的世界,却不能自由的飞翔。拥有一双本该展翅高飞的臂膀,却被折断,套上枷锁。失去翱翔而亡。
.
左愔褪去全身衣物,跪趴在地上,毫无尊严可言。持藤条人一下接着一下的抽在他的背上,臀上,腿上。旧伤添新伤,未痊愈的口子又流出新的鲜血,条条疤痕,如静止的蜈蚣,窥视着这具空虚的身子骨。旧肉未长好,又被重新撕开,不消几下鲜血便浸满了全身,沿着背部蜿蜒下流,藤条上也沾满鲜血。
.
“滴答滴答”的落血声刺耳的回响在静谧的室内。左愔似死物般的跪趴着,与最初的姿势别无二致,不移分毫。规矩他不敢忘。
.
“谢……谢…先……生责罚,左愔……知……错了。”
.
简简单单的十一个字是左愔咬着舌尖促使自己清醒吐出来的话。他的嘴里全是血沫子,口腔的嫩肉被咬破了几处,十指抓着地面,指甲被割破,指尖溢出血。唯有靠这些他才能在挨罚中“清醒”又庆幸的度过。
.
左崇放下藤条,未置一词,转身离开,潇洒利落。
.
竟是一字也不愿出口了吗?左愔暗自苦笑。明明是悲伤到了绝望的心境,嘴角却仍旧上挑,浮现一抹笑。
.
左愔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回到房间时,窗外已万家灯火,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他缩在一角,身处黑暗,不顾疼痛抱紧自己,轻声呢喃。
.
妈妈,小愔想你。爸爸,不,应该是先生,先生很好,对我是极好的,只是有时会疼,好疼,真的好疼。妈妈,我下次乖点,我乖,我真的乖的,那您能不能托梦告诉先生,下次罚过之后陪小愔说说话,一句,不,一个字都是可以的。小愔会乖的,真的会乖的。
.
不知过了多久,门从外面打开,左愔猛的睁开双眼,颤颤巍巍的扶墙站起,望着门口挺拔俊逸的人。
.
“小愔,好久不见。”
.
温柔的声线,一开口便如南风入境,风吹十里,牵绊人心。
.
“驰,驰叔?”干的发紧的音喉,抖动的话语。六分高兴,两分恐惧,两分回忆。
.
左愔傻傻的愣在原地,驰叔上前几步抱住左愔,清新的柠檬味充沛着整个房间,甜滋滋的发腻。那抹温暖又回来了。
.
“孩子,想哭便哭吧!我在,驰叔在。”
.
左愔却在驰叔看不见的地方轻皱眉头,满脸茫然。
.
哭?哭该做出什么动作呀?
.
“对不起,驰叔,我,我不会做哭的动作,先生只教过我笑。你看,我在笑,笑的好看吗?”
.
听罢此话,望着灯光下的笑脸,驰叔心绞着疼,一波一波,一阵一阵。不自觉间收紧了手臂。左愔强忍着被驰叔压到的伤口,一言不发,只是额间的冷汗,越发苍白的脸色出卖了他。
.
“小愔,你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驰叔匆忙松开双臂,想要检查左愔的身体,双手还未触及到他的衣物,便被躲开了。
.
“驰叔,您也累了一天了,快回去休息吧!”
左愔望着空中的双手,低下眼眸,极慢且清晰的吐出话语。
.
驰叔错愕的怔了怔,想张口说些什么,终放下双手,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
房门落锁的那刻,左愔的心快要碎了,疼得倒在地上打滚,破碎的呼痛声此起彼伏,喷出一口血,静静地倒在地上,半分力气也没有了。
.
大脑中却浮现出了这十年间的种种。驰叔,与小愔接触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小愔不敢再连累你,小愔好想你,小愔希望你安好无恙,长乐长安。所以,远离小愔,忘了小愔吧。
.
那天的日记,左愔只写下八个字。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13 22:09:00 +0800 CST  
黑夜沉沉,喧嚣静止,地泽万物都陷入深眠。左愔忍着痛缓步挪至阳台,冷汗浸在身上,似剜肉,似盐水,刺的一阵阵疼,一波波晕。
.
伤药?怎么可能有!上药?无稽之谈。
.
他站立阳台,仰望天空,星子一闪一闪的映入眼眸,半阙月亮高挂天际,浮于池面,镜花水月,似有若无。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
远方泛白,天际渐渐发亮,吹了一夜凉风的左愔放空思绪,由冷漠悲伤脸变为嘴角上挑脸。走进房间,换了一身衣物,照照镜子,洗净昨夜脸上的泪痕,轻柔毫无肉感的小脸,让脸色看起来不那么苍凉。
.
最后一步,检查笑容,是否正确无误,是否恰到好处,是否自然顺畅。
.
做这些不为别的,左愔只是“自私”的想让驰叔明白,他很好,真的很好。他不想让任何人为他担心,他只愿他在意的人一生平安顺遂,长乐长安。
.
打开房门,请安,早训。
.
却在廊外遇到驰叔时迟疑了一秒,复而一丝不苟的请安问好,仿如对面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未曾谋面的长辈。
.
正打算离开,却听见,“小愔,驰叔再过2个小时要走……”
.
听到此处,左愔张大瞳孔,不可思议的望着驰叔,又要走?眼里止不住的慌乱,双手紧握,十指深深的扎进两手掌而不自知,咽下嘴里的腥红,沙哑的声线响起。
.
“驰叔,请您照顾好自己,谢谢你当年的养育陪伴之恩,小愔在此作别。”
.
左愔深深鞠躬,不等驰叔再说什么,转身逃开。
.
左愔啊左愔,你早已失无所失,还渴求着什么呢?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16 22:11:00 +0800 CST  
番外一:海底月是天上月
湛蓝的天际,蔚蓝的海水,咸咸的海风,是左愔穷极一生想要触及却连看都无法看到的景物。
.
“小愔,我带你去看海,听海风”。
.
“沐,可以吗?”左愔小心翼翼的话语响在凌沐的耳间。
.
“当然可以了。来,把手给我。”
.
左愔局促着伸出手,凌沐一把拉过人的手,自由快乐的奔向海岸,浅浅的笑容绽放在左愔的脸上,渐渐地,欢声笑语一片。
.
俩人坐在沙滩上,左愔望着海水,眼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比星子,比萤火虫还要璀璨。连夏日的烈阳也温和了许多,清脆风铃的悦耳声音不间断的冒出来,“哈哈哈……”
.
凌沐宠溺的瞧着左愔,眼里的温柔似冬日的暖阳,腻出水来。
.
“沐,我们去玩海水好不好?”
.
“好”。
.
“嘻嘻……哈哈……”
.
左愔狂奔进海水里,俏皮的将海水泼在凌沐身上,复而跑开,凌沐任凭他嬉闹,沙滩上零散的脚印可爱的排成几列,在阳光下映照着那份浪漫与温情。
.
不知玩了多久,凌沐揉揉他的头,说道。
.
“小愔,我们回去休息会,晚些时候再来玩。”
.
“沐,不能再玩会吗?就一会儿?”左愔可怜兮兮的望着凌沐。
.
“乖,你的身子还未痊愈,时间还多着,海也跑不掉。不然以后就不准你再出来玩了”。
.
“好吧好吧,听你的。”
.
左愔不高兴的嘟嘟嘴,凌沐刮刮他的小鼻尖,抱起他,向水房走去。左愔懒散的像只小猫,依偎在凌沐的怀里,呼吸均匀,沉沉睡去。
.
“小愔,小愔……”
.
似遥远的声音,奏响在左愔心尖,他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一片漆黑。
.
“沐,沐,沐……想你……好想你……”
.
左愔带着哭腔凄凉的唤着梦中人,闭上早已失明的双眼,心底一片荒芜。
.
沐,你总告诉我时间还很多,可你为何走的这般匆匆,不留一丝痕迹?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去看海的,答应过得话怎能不算得数呢?
.
左愔蜷缩着身子,难过的抱紧自己,耳边传来阵阵歌声。
.
想看你笑
想和你闹
想拥你入我怀抱
上一秒红着脸在争吵
下一秒转身就能和好
不怕你哭
不怕你叫
因为你是我的骄傲
一双眼睛追着你乱跑
一颗心早已经准备好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
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
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
你可知道我唯一的想要
世界还小我陪你去到天涯海角
在没有烦恼的角落里停止寻找
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慢慢变老
你可知道我全部的心跳
随你跳
想看你笑
.
PS 愿不被情困。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5-21 18:37:00 +0800 CST  
这晚的左愔抱着酒瓶哭泣到天明,心里寒冷的似冰窖,冷风飕飕的回灌,他不像还活着,却那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
.
驰叔的离开他未曾去送,离别的场景左愔看不得也见不得,他只是傻傻地在房间的角落,在可以望得见驰叔的地方,静静的呆愣,良久,很久。
.
直至夕阳落山,直至影子拉长,再也不可见。
.
“我呀,终究逃不开。”
.
醉梦中的左愔喃喃自语,手臂脸颊滑满泪水。
.
逃不开什么?
.
左愔跳转话题,却用时间告知了一切。
.
时间啊,你不好的,一点也不。
PS
今天有人跟我讨论未来,未来,好遥远的字眼。
写的不多,着实累的不行,晚安吧。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7-04 23:23:00 +0800 CST  
这个夏季的婚礼~
杨姑娘,祝你幸福哦~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7-06 22:55:00 +0800 CST  
这大概是我最接近你的状态了吧。
真希望每天可以有100个小时够我忙碌。
每天都这样幻想。
病了一整个夏季了,但愿秋风吹起的时候我能痊愈吧。
我很好,也没想你。
总有人说我傻,哪里傻了,我聪明着呢,是不是?
以后不来了,每次梦见你快乐的样子我总是欢喜的。
我已用余生和苦难许下誓言,生生世世你都要幸福。
与你相遇,今生足以。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8-16 00:02:00 +0800 CST  
秋天总是雨水繁多的季节,窗外雾蒙蒙伴随着雨珠滑落的场景,说不出口的情绪饱含其中,静静地能呆坐一天。
·
这已经是驰叔离开的第三天了,左愔表面无变化,心里却难受得魂不守舍。比如:听课时的走神,几藤条的鞭打,下一秒依旧走神下去;比如:总会一人坐在阳台,安安静静的,不言不语,眼神盯着天边空洞。
·
他在想:驰叔什么时候回来?
·
他在想:今天可不可以睡四个小时?
·
他在想:身上和心尖可不可以不那么痛?
·
借我一个暮年
借我碎片
借我瞻前与顾后
借我执拗如少年
借我后天长成的先天
借我变如不曾改变
借我素淡的世故和明白的愚
借我可预知的脸
借我悲怆的磊落
借我温软的鲁莽和玩笑的庄严
借我最初与最终的不敢
借我不言而喻的不见
借我一场秋啊,可你说这已是冬天
-
PS :近来越来越不喜欢吃东西,人为什么要吃食物呢?不懂不懂,太烧脑了!

楼主 lalmtenderness  发布于 2017-09-20 02:05:00 +0800 CST  

楼主:lalmtenderness

字数:5347

发表时间:2017-05-09 07: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20 09:13:44 +0800 CST

评论数: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