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首席(现代)

周韬叙此生最大的心愿就是完成父母的心愿,这是他从11岁就决定了的事。无论为此付出多少,他也从未后悔过。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1:24:00 +0800 CST  
刚才的镇楼图违规,重发一遍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1:25:00 +0800 CST  
人物介绍
周韬叙:11岁,父母分别是某歌舞团的男女首席舞者,在前往海外演出的路上飞机失事,双双身亡。周韬叙从小跟着自己舅舅学习舞蹈,在父母过世以后和舅舅一起生活。
张峰:27岁,周韬叙的舅舅。和自己姐姐一样热爱舞蹈,但是由于身上的伤,不能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的排练和演出,投身教育事业。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1:28:00 +0800 CST  
周韬叙这辈子最怕的人是他舅舅——张峰。就比如现在,张峰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整间练功房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周韬叙就在这沉默中发觉自己腿软了。学期快要结束,为了能考出一个好成绩他已经两周没有练过功了,谁能想到刚考完试回家就被拉去练功房。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师父知道,更别说是两周不练了。
“你就想用这样的软功去考附中?”张峰率先打破了沉默,“这样的软功你能考上我张字倒过来写!”也不是张峰的脾气不好,实在是气着了。一个月前周韬叙说想要考舞院附中,和父母舅舅走一条路。这倒好,张峰顾着自己学生的毕业演出才半个月没盯着周韬叙练功,退功退的一塌糊涂。
“舅舅您消消气,给我一天,就一天时间。我肯定恢复到之前的样子,不,比之前还要软。您别气了成吗”周韬叙不说话还好,这话一出张峰刚压下去的火气就又蹭蹭得冒上来了,直接一巴掌往周韬叙脸上招呼过去。这一耳光把小孩打得不知所措,原本就发软站不住这一下直接跪下来了。“一天?你两周不练想一天补回来我看你是你想要你的腿了!你要是不想要我帮你废了吧,也省得我天天被你气!”张峰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一块板子,一只手把周韬叙提起来按在把杆上面,扬手就往小孩的臀上落板子。
周韬叙面对着自己舅舅的怒火连求饶的话都不敢说,身后叠加的板子带来的疼痛让他疼出一身冷汗,咬着嘴唇小声啜泣。又急又狠的板子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好在张峰再如何生气也还有理智,五十下过后就停手了。“从明天开始,每天五点起来和我一起练功。”张峰把板子放回柜子里就离开了,留着周韬叙一人在练功房里。周韬叙在把杆上撑了会,好容易缓过来些,一步一步往自己房间里挪过去,也不管还没吃饭,也没有换身衣服把汗擦干,趴在床上闭上眼就睡下了。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1:31:00 +0800 CST  
依旧是自己占了沙发。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1:32:00 +0800 CST  
黄昏时分,张峰端着熬好的粥和消肿药推开了周韬叙的房门,看见人随意地趴在床上睡着的姿势皱了下眉头,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轻轻拍了拍床上的人儿:“叙儿,叙儿起来喝点粥。”周韬叙被人从睡梦中吵醒本来是很不爽的,但注意到吵醒自己的人是谁之后默默收起了起床气,撑起身子本想坐起来,却压到了身后的伤,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嘶…”
“裤子脱了趴好我给你看看。疼狠了吧”此时的张峰与下午在练功房的那人完全不一样,轻声细语地哄着自家外甥。看人脱下裤子露出红里隐隐有些发黑的臀部说不心疼是假的,一边给人上药一边给人讲道理。“你说说你,今天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半个月退的功一天练回来,我看你是想和我这样年纪轻轻就告别舞台了是吧。叙儿会不会怪我下手太狠?”
周韬叙咬着自己的枕头忍着疼,听见张峰这么说急忙松开嘴“我怎么会怪舅舅,我知道您也是为了我好。毕竟这是一碗青春饭,我也知道,我再怎么优秀,在舞台上也就那几年时光罢了……”
“像你妈那样生了孩子还能在首席位置上呆那么久的是真少,好在你也不用怀孕生孩子。无论怎么样,不能和我一样年纪轻轻就不得不退出舞台……”周韬叙能听得出张峰语气里明显的不甘心,也能听得出那语气中对于母亲的羡慕和惋惜。
也许就是这些原因,让周韬叙义无反顾地踏上这一条坎坷的道路。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09 22:15:00 +0800 CST  
四点五十分的闹钟响起,周韬叙被吵醒了,但还是闭着眼睛死活不想动,狠下心来把手伸到身后掐一把,睡意全无。
4:52掀开被子,下床洗漱。
4:57换上练功服走向练功房。
4:59,到达练功房。
好在没有迟到,周韬叙松了一口气,按照张峰的计划忍着身后的疼痛一项一项做着。
舞院附中都竞争一向都很激烈,自从周韬叙说了想考以后,张峰就开始为他编剧目了,修修改改一个月算是差不多了。早饭过后再进练功房,张峰的手里多了一把扇子,把自己这一个月来的成果尽数教给周韬叙。不过短短一上午,两分半的舞蹈大致动作周韬叙都已经记住了。
但是仅记住是远远不够的,用张峰的话来说:“你想想我什么身份,你爸妈什么身份,你不以第一的成绩考进去你好意思吗!考试前没有专业一年级的水平你别给我去丢人。”说完一藤条抽上了正在控腿的周韬叙小腿上,“掉下来了,再往下掉给你腿上绑个沙袋。抖得跟个筛子一样想干啥,控住了!”
周韬叙一肚子的委屈不敢说,只能在心里腹诽:专业一年级什么水平,好歹受了一年训练,我怎么比…一般人能在170度抱住就不错了,我能抬上来控着就不容易了,还不让抖……没人性!练功房里只有挂钟的声音告示着时间的流逝,每一秒对于周韬叙而言都是煎熬。仿佛过了一世纪,才听见张峰的声音:“慢慢放下来。”由于松了一口气没控制住一下子把腿放下来的小孩成功为自己赚到了十下藤条。身后的伤本就还没好,这十下把周韬叙的眼泪都逼出来了。伸手抹了眼里的泪水,红着眼睛问道:“舅舅,我为什么要练控腿。”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0 20:42:00 +0800 CST  
感觉自己好勤劳哦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0 20:43:00 +0800 CST  
张峰完全没想到周韬叙会因为这十下红了眼眶,叹口气伸手给人揉揉身后的两团肉:“腿部肌肉力量那么差,不练练你啥也做不了。就你这腿,转转停不下来,跳也难跳好,别说你现在腰没到抓小腿的地步,就算腰软了,腿也撑不住。休息会,五分钟以后换腿。”
五分钟极为短暂,当听见张峰的命令时周韬叙觉得人生充满了灰暗,左腿,他抬不到170度。张峰的脸色明显很不好看,左右不平衡的问题居然这样严重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一藤条抽上周韬叙小腿:“160控住了。”依旧抖得厉害,但这回周韬叙不敢让腿往下掉一点点,毕竟张峰的脸黑得快要滴墨了。“明天开始,早上出去围着小区跑两圈蛙跳一圈。”
附中的招生要求,周韬叙还差得很远。关于舞感这方面也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吃了晚饭后,张峰就拉着周韬叙到广场上和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还一脸严肃地说:“这是培养你的舞感。”
两个月的暑假在张峰的安排下,周韬叙过得很充实。清晨晨练,上午软开技巧组合,下午文化课的学习晚上还要去跳广场舞。身后的那两团肉也没有一天不被招呼的。
但是开学了!半个月前周韬叙就为这事开心了起来,但是明显他低估张峰对于舞蹈的重视了。早上还得晨练,晚上还得跳广场舞,晚上睡觉腿也被绑着让人睡不安生了。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1 12:12:00 +0800 CST  
@爱的天使小天使@enjoy快乐向往@光玥韵祺@奇迹梦想师@默静幽儿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1 12:13:00 +0800 CST  
嘿嘿冒上来伪更一发。
其实关于腿部肌肉力量的问题是个很让人难过的问题。之前我去考一个艺术团的时候,四个八拍的动作然后老师就说我腿部肌肉力量太弱,虽然考进了,但是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去。从那以后我就立志要锻炼腿部肌肉力量,坚持了几天早上在操场上蛙跳,后来因为雾霾我就没练了QAQ
关于广场舞,其实真的能培养舞感但是我从来没干过这事,因为家附近没有广场舞大妈的聚集地。


顺便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今晚有没有更我也不知道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1 20:38:00 +0800 CST  
很明显张峰是高估了自家外甥,他自己的学生这样睡能睡着是因为白天太累,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这么睡。但是周韬叙不一样,虽然他早上起的早,但是晚上也睡得早啊,也就是早上的晨练累了那么一点点罢了。按照张峰的要求姿势入睡,对于周韬叙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熬了几天以后周韬叙发现舅舅是不会来检查的,早上也是不会来看的,所以放心大胆地在熄灯后十分钟解开腿上的束缚用正常方式入睡。
事情败露是在国庆的第一天。心疼学生这种事情张峰不太会,但是心疼外甥还是会的,一大早四点半就起来想把小孩的闹钟关了放假休息两天,一推门看见的就是床上好好睡着的周韬叙和地上的绳子。张峰强忍着没有当场掀了小孩被子拉起来打一顿,还是关了闹钟让人好好睡一会,自己出门去晨练了。
周韬叙五点半的时候醒了,瞧一眼闹钟正准备继续闭上眼睡,突然猛地意识到是闹钟没有响!从床上弹起来迅速穿好衣服跑到门口正打算换鞋出门的时候听见张峰的声音:“今天不练了,换身衣服来吃饭。”还没有想到其中的重点部分的小孩闻言朝着张峰咧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嘿,舅舅真好。”饭后周韬叙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张峰则是不动声色地去了练功房拿了板子回到客厅:“叙儿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周韬叙看见张峰手里的板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脑中立即回忆起了自己最近这周干的事,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把板子拿出来的。正纳闷呢突然想起今早的事情,身后某处开始隐隐作痛,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和张峰住一起那么久,跟着张峰学舞那么久,周韬叙对于张峰的底线一清二楚。男孩子调皮一点正常,但是敢对于舞蹈敷衍了事那就绝对要脱一层皮。张峰看见周韬叙跪在地上的动作,就知道周韬叙已经明白了,掂量着手上的板子:“说吧,多久了。”实际上周韬叙根本不敢实话实说告诉张峰就好好绑着睡了十天不到,但是也不敢对张峰撒谎,从前的教训告诉过他只要撒谎,一定会被戳穿。纠结犹豫一下顾左右而言他:“舅舅,我知道错了,您罚我吧。”张峰有些惊讶,毕竟周韬叙这样不敢正面回答问题的时候并不多见,却也能猜到这偷懒时间能有多久,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脱光,带上你的练功裤到练功房去。”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2 01:25:00 +0800 CST  
@爱的天使小天使@enjoy快乐向往@光玥韵祺@奇迹梦想师@默静幽儿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2 01:25:00 +0800 CST  
恭喜用户获得成就“卡拍”
但是我想说,卡拍只是为了让你们催更…楼主是个小傲娇\(//∇//)\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2 02:46:00 +0800 CST  
周韬叙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到卧室把门锁上,但是好在理智没有丧失,脱了自己衣服扔到卧室,去拿了练功裤就乖乖走进了练功房。张峰已经在等他了,以前放在角落的一把长凳子被搬到中央。和钢琴凳有一点相似,但是比钢琴凳窄,还多了三条皮带。调节好凳子的高度,周韬叙的双腿就被绑在凳子的两条腿上,微微塌腰撅起臀部上身被固定在凳面上,双手也被张峰用弹力带固定住无法动弹。这样一来,白花花的臀部成了身体的最高点,十分便于张峰下手。一根真皮皮带握在了张峰手上,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皮带就咬上了周韬叙的臀峰。一时间,皮带着肉声,惨叫声,痛呼声,求饶声,以及“刑凳”在地面挪动的声音此起彼伏。周韬叙拼命地扭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束缚,却也是无济于事,无论怎样,皮带都会准确无误地打上来。没过多久,周韬叙就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惨叫了。紫红色的臀部和白皙的大腿腰部形成鲜明的对比,张峰看着小孩只是趴在凳子上哭,也就不再继续打了,放下皮带给小孩顺顺气。
趴在凳子上的人儿脸上口水泪水汗水混在一块,好不狼狈。没有安慰的话语,只有一本正经地讲道理:“现在你能偷懒,等以后附中的学生人人都这么睡,你这样一定会被甩到后面去。虽然难受,但这是你必须坚持的。”张峰把周韬叙身上的束缚都解开,给人擦了擦脸:“你缓一会,缓过来了就起来穿上裤子。”慢慢收了眼泪周韬叙艰难地撑起来穿上裤子,疼得倒吸一口气,换换站起来看着张峰。对于周韬叙这样的坚强的行为表示满意,但是张峰也没有要放过小孩的心思,指了指刚才那“刑凳”,吐出两个字:“耗腿。”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2 11:58:00 +0800 CST  
周韬叙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张峰,确定了那两个字不是玩笑以后差点又哭出来。穿上裤子就已经够疼了,要是耗腿……周韬叙完全不敢想象,却也知道张峰现在还在气头上。按照张峰的性格,发现以后当场动手都是正常,难得忍了那么久,要是周韬叙再说一个不字,周韬叙相信,张峰会把他扒了再抽一顿。
虽然很想大声拒绝,但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孩还是忍着痛乖乖照做。张峰明显不想这么轻易放过他,抬脚,踩了上去。周韬叙疼得差点咬了舌头,刚收回去的泪水立刻涌了出来:“舅舅!舅舅我错了啊疼疼疼疼,您轻点啊舅舅……”张峰对于这些话自动屏蔽,皮带点了点小孩背部:“闭嘴。别乱动。”生怕身后皮带继续落下,周韬叙立即闭嘴好好体会这难言的疼痛。铺天盖地的疼,疼得发麻,没有知觉了。十五分钟以后张峰一下子把周韬叙拎起来,换条腿继续。
看着周韬叙这样疼得满浑身是汗小脸惨白的样子,张峰就算再气也舍不得责罚了。把周韬叙抱去卧室,放在床上轻声安抚:“叙儿,怪不怪我对你要求太高了。”小孩忍着疼撑起身子来缩进张峰怀里:“不会,舅舅很好。”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3 23:19:00 +0800 CST  
未来几天可能没有文,然后后天开学以后多半就是周更了,但是你们放心我平时会码字的。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3 23:21:00 +0800 CST  
国庆的假期,周韬叙在张峰的监督下没有一天不练功的。一切都相安无事,周韬叙除了学习和舞蹈以外什么也不想,转眼就到了舞院招收新生的时间。
人声鼎沸,就算是很多人都知道其中的艰辛和弊处,热爱舞蹈的人总是不会少的。张峰作为考官坐在考场里,周韬叙似乎就成了考试上唯一没有家长陪同的考生。平日里活泼的小孩此时一个人安静地等待着,显得有些紧张。
等了半天,周韬叙才听见自己的名字“李四,凌祤,张三,周韬叙,王五。候场室准备。”五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从人群里挤出来,排好队,进了候场室。
来参加考试的,主要分为三类人。第一类是炮灰,纯属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来的,比如王五,进了练功房以后只是局促地站着不知所措。第二类是业余爱好者来碰运气的,比如张三李四,他们是有一定基础的,但是还差一些火候。第三类就是目标明确盯着专业来的,比如周韬叙和凌祤。
五人进了候场室,凌祤和周韬叙两人练软开,张三李四则是想动作,留着王五一人目瞪口呆看着。
随着前一组的出来,五人再一次排好队,打起精神微笑进入考场。考官大多数是教高年级的老师,每天面对随随便便就能下二百七的学生,此时让他们来看有些甚至一百七都不行的人简直是折磨。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却不得不挑几个给高分出来。张峰,也在这群考官中。
原本有些紧张的周韬叙瞧见自家舅舅眼中的鼓励,感觉心情好了很多,脸上的微笑也充满了自信。软开,即兴表演,模仿对于周韬叙和凌祤而言都异常顺利,也成功把考官的目光吸引到了。最后两分半的表演凌祤选择的竟是张峰从前排的一只舞的片段节选,这样一看周韬叙和凌祤所表演的风格极为相似。这两人都让其他考官惊讶了一番,等到这一组考生离开以后考官们七嘴八舌讨论了起来:“刚才那两个孩子怎么跳的风格那么像,不会是一个老师教的吧。”张峰轻轻笑了笑:“跳的都是我的作品,只要没跳毁肯定像啊。”“可是那个周韬叙跳的你没跳过,你学生也没有跳的啊,啥时候的作品。”“我外甥,特意给他排的,还不错吧。”
周韬叙考完试整个人的心情都飞扬了起来,哼着小曲到到附近一家店里一边吃东西一边等着今天的考试结束。
一直呆到晚上,周韬叙才等到张峰。看着张峰面色欢喜的样子周韬叙也就不再担心什么了。和录取通知一起下来的,是周韬叙的期中考试成绩。张峰表示心很累,小兔崽子不是练舞偷懒就是学习退步,让人操不完的心。
=========
楼主有话说
我收回我昨晚说未来几天可能没有文的屁话,今天可能双更。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4 12:25:00 +0800 CST  
又到了一年最炎热的日子,也是一年里新生报道的日子。一群青春张扬的少男少女们聚集在舞院附中的门前,在公告上寻找自己的班级教室。周韬叙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去挤着看公告,张峰已经告诉他了,中国舞表演专业,一班,班主任是张峰。张峰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以前他自己和他的学生获得的奖项却是数不胜数。一班除了周韬叙以外的学生都觉得自己极其幸运,周韬叙想的是:完了,以后闯啥祸都逃不掉了。
张峰早已经在教室里等待着他们,等人都来齐了,才开口做自我介绍:“我姓张,张峰,相信你们应该都听说我。没听说过也没有关系,只要知道,在未来的六年里面,不出意外的话,你们的剧目实践课都是我教。你们能考上这里,肯定都是优秀的。但是都记住,我不教懒惰的人,无论优秀与否。”说这最后一句的时候,张峰盯着周韬叙看了几秒才移开视线,其用意不言而喻。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报道过后没几天就是军训,军训前入住宿舍,四人间的宿舍,因为人数问题周韬叙那间只有两人住着。张峰也在宿舍里帮着周韬叙整理东西,晚到宿舍一会的凌祤看见张峰在寝室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男神接触诶,这是凌祤脑子里唯一一句话,愣了一会才缓过神发现自己把脑子里想的说出来了,看见张峰和周韬叙都盯着自己看瞬间尴尬了起来:“额…老师好。” “嗯。”看着一个人拿着大包小包的凌祤张峰有点奇怪,“你一个人?。” “是啊,爸妈太忙了没空,我就只能自食其力。”凌祤一边回答,一边把自己的东西放在桌上一样样拿出来放好。张峰瞧了瞧周韬叙的东西,都理的差不多了,开始帮凌祤一起理东西。“老师,我能自己来的…”男神帮自己理东西诶,凌祤的内心的小人开心到跳起来还是面上故作淡定。张峰自动屏蔽了这一句话。等两人东西都理的差不多了,张峰才开口:“凌祤,你入学考试的时候跳得不错。你们两个人住互相照顾一点,有事下楼找我就行。”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听见张峰开口夸自己,凌祤觉得自己背井离乡一个人来这个陌生的城市,还是很值得的。周韬叙看着凌祤愣着伸手在人面前挥了挥:“傻了啊。” 凌祤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周韬叙:“你才傻了,你知道被张老师夸一句有多不容易吗!我被他夸了诶,我被我男神夸了啊哈哈哈哈!”周韬叙决定不和这个智障说话,默默翻了个白眼:把那个暴君当男神,我心疼你。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4 21:41:00 +0800 CST  
周韬叙天真得以为进了学校就能摆脱早功的摧残了。然而事实是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张峰进了寝室掀开周韬叙的被子就往人身后落巴掌。周韬叙是被打醒的,发现自己的处境以后顾不得什么规矩立马挣扎开抱着被子蜷缩在床的角落里一脸惊恐看着张峰。张峰指了指手腕上的手表,轻声道:“无故迟到,晚上来找我。”为了自己外甥的面子,也为了不打扰凌祤,张峰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但是凌祤一向睡眠浅,在张峰进来的那一刻就醒了,还没来的及起身看看是谁,就听见那诡异的动静。悄悄抬头看了眼,凌祤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在床上躺了十分钟才慢慢爬起来。洗漱过后在阳台上压压腿甩甩腰,就快要到集合的时间了。
军训的艰苦不言而喻,饶是这群天天练舞的孩子们也有些累。晚上所有人都在宿舍里看书玩手机的时候,周韬叙怀着忐忑的心进入了张峰的寝室。教师都是一人一间,周韬叙看见桌上那块板子就知道今天逃不掉一顿打了,低着头不敢看桌前坐着的人。“过来吧,不多,就三十。”张峰挥了挥手示意周韬叙趴在桌上。周韬叙慢慢过去脱了裤子趴下,嘴里还不忘求饶:“舅舅,轻点啊。”毫不留力的五下落在臀腿的那块嫩肉上,张峰按住了周韬叙的背以免人挣扎起来:“你放心,该你受的,一下也逃不掉。”宿舍里的隔音效果好不好周韬叙还不知道,再疼也不敢鬼叫,咬着自己的衣袖忍着,在心里默数着数。张峰对于这些问题从来不会手软,疼得周韬叙遏制不住嘴里的呜咽声几乎要忍不住拿脑袋撞桌子了。一只手的衣袖还在嘴里,另一只手则是紧紧抠住桌子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松开伸手去挡身后的板子。板子落下的速度很快,三十下很快就过去了。除了开始的五下张峰下手都不重,也只是有些红肿而已。张峰用手拍了拍小孩红肿的臀部:“明早四点五十我在宿舍楼门口等你。只要你受的住,尽管迟到。回去自己练练,我虽然只教剧目实践,但是你们的早晚功我是要看的。”
周韬叙默默穿上了裤子,悄悄揉了揉自己,从张峰的桌上拿了两块巧克力:“知道了!舅舅你就放心吧。”身后的伤不重,周韬叙蹦哒回了寝室。把一块巧克力扔给凌祤:“喏,你男神的巧克力。”凌祤接住巧克力,塞进嘴里,凑近到周韬叙的面前:“你和男神是什么关系啊,你俩很亲密的样子诶。” “他是我舅舅。”
凌祤一脸憧憬的样子:“哇你好幸运啊!你考试的时候那支舞是男神的作品吧,真羡慕你啊…”周韬叙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要是有机会的话,就不会羡慕我了。一定会后悔你今天说的话。”凌祤突然想到今天早上瞧见的那一幕,感觉似乎明白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男神是个暴力狂?

楼主 贤爱翰  发布于 2017-02-17 19:49:00 +0800 CST  

楼主:贤爱翰

字数:71437

发表时间:2017-02-10 05: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6:57 +0800 CST

评论数:22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