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强宠(强势霸道姐夫 文雅秀气小舅子)

此楼留着供奉度娘。用旅游的图片镇楼行吗?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5:00 +0800 CST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6:00 +0800 CST  
冯佩年见到叶荀是在和新婚妻子叶茜回门的那天,叶荀由于航班延误没赶上姐姐的婚礼。冯佩年觉得自己真正的人生从此开始。强势的男人充满掠夺的天性。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6:00 +0800 CST  
叶询今天回来的很晚,他轻手轻脚的掏出钥匙开门。客厅很黑,他不敢开灯,拿出手机按亮屏幕,趁着微光从鞋柜里取下拖鞋换上·。蹑着手脚向楼梯走去……
"站住!"充满怒气的一声低吼。"去哪儿了?"冯佩年躺在沙发里,没有动身。却让叶询的心狂跳起来。
"我……我在教授家找论文的资料,不知不觉就到现在。"叶询支吾的想着理由。
"嗯?是这样?"冯佩年坐了起来,垂着眼问,但是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叶询在说谎,他肯定。但还是忍着怒火给这年青的大男孩留下解释的机会,他太爱他,也极宠他。以前任何一个情人在这种情况下,他都会直接关到门外。12点过了,除了他本人,谁都别想进这门。
"是的,你也知道过几天老师去参加一个大型的研博会,要出国一个多月,我想尽快把论文弄完好让老师把把关。"叶询越说越小声,尽管冯佩年在离他较远的沙发上,但给他的感觉像是站在他面前压得他呼吸都困难。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7:00 +0800 CST  
冯佩年站起身走了过来。右手两指抬着叶询的脸"宝贝,你今晚去哪儿了?刚才的全重来。"
"冯佩年,我说的全是真的,你爱信不信。"叶询心想,真告诉他我和美娜出去他还不把美娜煮了?
"我的宝贝生气了?好了,上去洗澡。"冯佩年笑了笑。只是那笑一闪而过。
叶询知道冯佩年宠他,伥着这个他每次不管犯什么错,都是冯佩年帮他善后,最后顶多在床上教育他一下,还要分寸拿捏稳当,他身体不好,冯佩年很顾忌。但是叶询从内心深处来讲还是很害怕冯佩年的。冯佩年没有怎么过他,但他就是怕。叶询胡乱洗了一下身子,却仔细的洗了洗那个地方,他怕冯佩年会和他做,这样也可以将下午出去晚归的错糊弄过去。叶询为自己的心里想法感到脸红,一个名牌大学的尖子生要在床上讨好男人,真下……
最后叶询还是穿着睡袍出来了。睡袍是冯佩年买给他的,很合身,唯有些不足的太短了,刚盖住屁股。
"完了?"冯佩年躺在大床上,抽烟。
"嗯。"叶询走过来坐在他脚的位置。他看向冯佩年,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冯佩年身边放着银色托盘,里面是……
"怕?"冯佩年看着血色褪尽的叶询。"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7:00 +0800 CST  
"今天怕也要立规矩,你这样不听话我真是很伤脑筋,小询你怎么老是这样?"
"姐夫,姐夫,别……"叶询看着盘子里的长长的像筷子一样的金属器具,冷汗顺背渗出,冯佩年的手段他太了解了,政府黑帮通吃的人,玩他还不是和喝水一样?
"这个是扩张用的,看这形状扩哪儿你一定知道吧?哎,我的原则你也知道,首先是不能伤害你,但也得让你记住这规矩哪条能越哪条禁止。所以痛是会有的,你觉得我是不是做的也对?"冯佩年看着被吓到动也不会动的人,知道作用来了。他坐起身拉着叶询到自己怀里,一手搂着他,一手分开了叶询紧闭的双腿,沿着微颤的腿轻轻的握住那粉红的器官。叶询身子不由绷紧,不自主的咬紧下唇,这是他紧张时下意识的动作。
"松开,一会儿会咬破的。"冯佩年望着他的嘴说。
"姐夫,不要……"叶询可怜的求饶。
"是啊,你什么时候说过要,我给的你都不要。"
"不是的,今天可以我……"叶荀想说今晚他特别的清洗了一下,就是想让冯佩年能消气。
"你到底想说什么?"冯佩年眯着眼,他又想到下午他出去约会的事,火快将脑袋烧炸了。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8:00 +0800 CST  
叶荀不知道怎么说可以讨好冯佩年,于是直接自己爬到了床上,手轻轻的将腄袍撩起到背上,他知道这个姿势冯佩年比较偏爱,冯佩年老赞他的屁股圆润翘立,让人受不了。
冯佩年看着他,眼神暗下来,这漂亮的两个半圆,老子今晚就给他好好来两下。随手拿起了解在床头柜上的皮带折了在手中,点着叶荀的翘臀"高点,腿分开!"叶荀感到不对,回头看向冯佩年,当看到他手中的皮带时,叶荀才知道冯佩年根本不打算上他,而是要揍他,还是他自己要求的。叶荀的脸一下子没了安放的地方,他不知所措,头往枕头里埋了埋。
"我说的话没听见?"冯佩年已经很生气,叶荀的不作为他视为反抗,一皮带重重的甩到叶荀的屁股上。"啪!"清脆响亮。叶荀还在反应中,没料到冯佩年会这样,"啊――"惨惨大叫一声,捂着屁股翻过来身,手不停的搓着疼痛难忍的地方。"冯――"正要破口大骂,对上冯佩年眼底的风暴,又生生止住。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9:00 +0800 CST  
叶荀又恢复到了刚才的姿势,心里不断的骂自己是个作死的蠢货,自己找打。正想着冯佩年的手已从小腹穿过向上提他,叶荀不得不撅到高处,随后冯佩年将枕头放到了膝盖中间,叶荀被迫大分开了双腿。叶荀感到无比的羞耻,他是堂堂正正一名牌大学的学生,在学校风光无限,多少人眼里的偶像,却被冯佩年这样对待……
"嗖啪!嗖啪!――"没让叶荀有太多想法,冯佩年的皮带已甩上了身。
"啊 ,阿啊!……"叶荀来不及喊叫已被打出了眼泪。他从没被人这样打过,他甚至还来不及准备,火辣的痛 便扑身而来。
"啪啪啪……"冯佩年端着叶荀的屁股连甩几下,听到叶荀的叫声带上了哭腔,赶紧停了下来。这孩子可是细皮嫩肤的,别打坏了。他拿手摸过那刚刚受刑的地方,有轻微的肿红。即使这样,冯佩年也心疼的要命,比打自己5岁的儿子都心疼。
"怎么?就是要和我顽抗到底?"冯佩年把皮带放在叶荀的屁股上来回摩擦,叶荀抽泣了两声。嗡声嗡气的说"不了。"
"嗯?"冯佩年又抬起手。
"我错了!姐夫。别……"叶荀想说别打了却越说声音越低。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09:00 +0800 CST  
好像没有人?!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19:11:00 +0800 CST  
"那回来为什么不说实话?"
"我怕你生气――"叶荀说,却不敢再说下去,他为了保护天娜。
冯佩年见他眼睛不敢看他就知道他心里有鬼,皮带又挥了上去,但是减了一半的力。
"那今晚就让皮带教会小荀实话该怎么说吧!"说完就一下一下开始新一轮。
叶荀其实已经被第一下打服了,不管后面的即使减轻力道,皮带带给他的阴影已成功造成,每挨一下他都觉得很痛。在这又一轮不间断的拍打中,叶荀心理一下失了防线。叶荀哭了起来。求饶的话顺嘴就出,面子已经还给父母,他只要冯佩年停止这种要人命的惩罚。
"姐夫,姐夫你别打,我错了,我说实话,我说,你别打我,我不敢了……"叶荀呜呜的哭着,把自己下午和天娜到哪吃饭,又去了哪些地方都交代给了冯佩年。又将自己说谎是为了掩护天娜也告诉了冯佩年。
"姐夫,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和天娜什么都没有,真的,你……你能不能放过天娜。"
"奥?宝贝都能猜透姐夫的心思了。"冯佩年如是说,语气却冷的如冰。
"不是的,我没有替你安排的意思,真的。"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20:17:00 +0800 CST  
"那你自己说今天这事我怎么解决?"
"你罚我吧,都是我不听你的话,不该这样。"
"是啊,我太宠爱你,舍不得罚你,才让你如此肆无忌惮。"
"我……"叶荀不知怎么辩解。想到将要面对惩罚的他哪顾上辩解。
"过来!"冯佩年轻声说。叶荀红着脸跪坐在冯佩年跟前。
"叶荀,我上次打默默你在吗?"
"在,"叶荀不知道冯佩年想说什么。
"默默是怎么做的,你照做吧!"
"什么?你要像打默默那样――打我?"叶荀像看白痴一样看冯佩年。他被自己刺激坏脑子了吗?
"是,怎么不行吗?"你的小身板我怕打别处打坏你,不识好歹,冯佩年心里想。一把拉过来按到腿上,照屁股扇了上去,叶荀腿乱蹬,被冯佩年夹住。
"我可告诉你叶荀,再这样我就用家法伺候你,看你受住受不住。啪啪……"
"冯佩年,我又不是你儿子,你凭什么这样打我,我和你一样,是男人!你别惹急了我!"
冯佩年手不停,没理会他的挣扎。在他眼里叶荀比儿子还珍贵。打默默时都没想过会打坏,但是叶荀他含着怕热化了,捧着怕吓着,那是他冯佩年心尖子上那一点点肉。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20:18:00 +0800 CST  
"小荀,有时候你还不如默默。"连服软都不会,冯佩年想,大手一下一下拍打着叶荀不停乱颤的臀肉,那白嫩饱满的地方泛着娇艳的红,美得要了冯佩年的命!
叶荀把冯佩年的话想了两个来回,一下醒悟。急急着说"姐夫,饶了我吧!小荀受不了了……"
得到了自己的答案,冯佩年把手放在热乎乎的屁股上,"下次知道怎么做吗?"
"嗯。知道了。下次我会先问下你的,姐夫你信我,我再不会见她了!也再不敢对你说谎了。"
"噢?下次再说谎被我逮到怎么办啊?"冯佩年故意给他压力,就是想看他脸红的样子。
"那就让你拿皮带抽……"这可是叶荀最怕的了。
"我可舍不得,下次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不乖,打完了像默默一样给我写悔过书。"
叶荀头都抬不起来了,他脑子里满是默默每次挨打后光着屁股哭泣着趴在桌子上写悔过书的样子,虽然每次只些写几个字,但那样子……默默是小孩子,无所谓可他怎么可以那样子?
没听到叶荀回答,冯佩年抬着叶荀的下巴看着他。
"我我我也那样……"叶荀不知如何回答。"会不会别扭"
"当然会,但是必须那样。"冯佩年笑了。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20:19:00 +0800 CST  
你的检查要根据情况,不合格我可不放过。冯佩年后面的话没说。他抱着叶荀走到浴室镜子前,就着这姿势让叶荀也看到自己漂亮的红屁股。冯佩年手捧着边揉捏边抚摸,他舔着叶荀的耳朵低声说"宝贝看你多漂亮,这白里透红的桃花色再上好的胭脂都调不出来。"
叶荀的耳朵是全身最敏感的区域,刚才的拍打由于他太注意自己的形象,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被打的部位,这样使下身高速充血,那男性欲望的器官也有些硬硬的,此时被冯佩年这样挑逗怎经受得住,嘴里忍不住呻吟出声,下面一下子就硬了!冯佩年看着怀里不敢抬头的情人,再看下面,他嘴角邪恶的扬起,拿着洗手池边的洗手液在自己那里摸一遍,两手用力分开叶荀的臀肉,一指引导着便将自己涨硬的器官挤入那小小的臀穴里。
"啊!慢慢点,我一下子受不了!你慢点。"叶荀身体向上逃,却被冯佩年拉住往下,每次进入都像受刑,无论多久前戏,叶荀一下子都不能含住冯佩年那非常人的物件。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5 20:19:00 +0800 CST  
"好,姐夫慢点,宝贝抱紧我,我轻轻的弄……"冯佩年不停的用舌头在叶荀的耳廓里打转,还要哄着怀里的人儿放松。
叶荀被上下攻击的只顾着喘气和时有时无的尖叫,彻底沦落为欲望的奴隶。他无意中瞥见镜子里的影像,冯佩年狰狞的器官不断从他那个地方出来又进去还带着那摩擦出的白白的东西,这刺激着他,他不知道怎么办,回头一口用力的咬住冯佩年肩膀上的肉,狠狠地不松口。冯佩年感到了痛,却更兴奋了,他将叶荀猛的往上送又一下放下,叶荀"呀!"的叫出声,口也松了,冯佩年立马将他翻过去,一把压到洗手台上,用尽力量顶弄……
叶荀在冯佩年放下的那一声大叫中到达了高潮,一下射了出来。现在这样大力的抽插哪里能受住。他大叫着"啊!啊!啊姐夫姐夫我不做了!姐夫你轻些,姐夫!啊!"
"宝贝儿今晚特地把后面洗的香香的不就是想这一出吗?姐夫就好好满足你,今晚一定让你站不起来。"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07:48:00 +0800 CST  
“啊――啊……”叶荀分不清自己是快乐的叫喊还是痛哭了,感官已不由自己主宰。他狼狈的靠着身边一切能靠的物体,他觉得头重的似乎全身就只剩脑袋。冯佩年把他弄到床上,来回的折腾。最后他连呻吟都没有了。在冯佩年取湿巾给两人清洁时,他缓缓的睡着了,还是冯佩年将他抱着放在枕头上,搭好被子。
冯佩年坐在床头抽着烟,他想着初见叶荀……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07:49:00 +0800 CST  
如果你喜欢,就多提意见。我第一次写,经验缺乏。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07:50:00 +0800 CST  
叶茜和冯佩年结婚了,婚礼现场豪华优雅。叶茜的姐妹各种羡慕嫉妒恨,冯佩年长的那就别说了,有款有型,据说还有背景实力,人比较低调,这是叶茜的朋友第一次见他,不禁被他男性的荷尔蒙给吸引了。 晚上的酒宴在新世纪佳缘,宾客们一起说说笑笑,好不热闹。新人挨着桌子给大家敬酒,其间会偶有爆发一阵大笑声。估计是男方同龄人在耍笑新人。大家也没人计较,各自和各自的亲朋好友聊天互动。
‘’ 佩年,新娘子这么漂亮都没见你提过这就结婚了,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你小子是不是也太对不起哥们 儿几个了?’’
‘’是啊,老六你这事不地道啊!‘’赵刚也看着他。 ‘’我这也是一见钟情,没想过茜茜会和我这麽有缘,还能答应我的求婚。 ‘’叶茜深情的看着这个英俊不羁的男人,心里甜的可以当蜜吃。
‘’ 奥?看上去人家姑娘很爱你哦,一定又是被你这衣冠楚楚的外表迷惑了。弟妹,别看他一副君子正人的模样,晚上有你哭的,这个人面兽身的家伙…‘’说着还不怀好意的抛个眼神。 叶茜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她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她和他在认识的第二个礼拜就已经被拖到床上鞭挞了一翻。 至今想起心都止不住的狂跳。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14:11:00 +0800 CST  
。冯佩年知道不能再待了他的朋友可是从来没抓住他的小辫子过,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怎可轻易放过。 吆,看不出来我们冯少这么会心疼人的,你推着不让到你那闹,好,在这也行啊!来个现场版就让你带她回家,怎么样?乔南望着冯佩年,余光扫向叶茜。 你想看什么?冯佩年一捉狭。 来个简单的吧,太重了怕新娘子哭,寻宝,怎么样,大家同意吗? 同意 同意,大家跟着起哄。 好,待我和小茜说一下.说着冯佩年便搂着叶茜转过身悄悄耳语,只见叶茜头越来越低,脸越来越红,在冯佩年怀里抗拒的扭了两下,羞的眼都不敢抬起来看人。 寻宝就是男方让女方将一些小食品或物品放入女人私处,他再取出来给大家就可以了。叶茜今天穿着一身银白色嵌亮片的晚礼服,下面微开叉,要掀起衣服做,她里面搭的是一套的内衣,那内裤是丁字的,她岂不是要春光大泄了。 放心吧,茜茜,一切有我呢!冯佩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就这也让叶茜难堪的要紧。 你们想让我找什么,糖果,枣,豆?他一连说了好几种,他们平时就玩这些不外乎这些东西。 今天是你失去自由的纪念日,过了今天你就被套上套了,就找戒指吧纪念一下。赵刚站起来脱冯佩年的戒指。一个发着银色光的小圈握在他手里,赵刚色色的看冯佩年,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14:12:00 +0800 CST  
一个发着银色光的小圈握在他手里,赵刚色色的看冯佩年,满是不怀好意。然后将戒指递给叶茜,妹子你可藏好了,要是他3分钟就找到了,我们可是通不过的,那你可就不是这简单的游戏就能过关的啊! 叶茜涨红着脸去了休息室。不一会低着头出来了,冯佩年一把搂过她将她圈在怀里,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把下体围了起来,这样就都无法看到,只见冯佩年一手搂着叶茜一只手掀起裙子的下摆撩了起来顺着便伸到了里面,只见叶茜红着脸紧紧咬着嘴唇极力地忍着,冯佩年的两根手指探入叶茜的湿润处小心的弯曲感触,弄得叶茜的下体越来越湿润,温热的液体顺着冯佩年的手流了出来。她眼睛紧闭,身躯已有些微微颤抖。冯佩年手指来回的拨弄弯曲在又往里进了一点的时候他感到一个光滑的金属碰到自己,就毫不犹豫的向上一顶,啊~叶茜没忍住,一泄如注,一下就瘫倒在冯佩年怀里,双腿发软,颤抖着怎么都站不好。冯佩年将勾住的戒指轻轻拖出来,一手用力地扶着爱妻。发觉自己出糗的叶茜眼睛发红,快哭了出来,多亏冯佩年不停的安慰她。茜茜没事儿,真的没事儿,这很正常啊。 大家都没有想到会这样,最后冯佩年抱着叶茜早早回家安慰去了。叶茜也终于在冯佩年过人的体力中睡了过去。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14:14:00 +0800 CST  
新婚第三天是传统的三朝回门,这天早早的叶茜就起床了,她将给家人带的礼物分门别类放好,看着门口一大堆的东西上面标记的各人的礼物。忽然想到婚礼当天弟弟由于航班延误而没有赶上,今天可是要见到的,看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叶茜想给弟弟点什么好呢。最后还是去卧室问还在睡觉的冯佩年。"老公,我忘了告诉你,我弟弟在巴黎读书进修,因为航班延误了,就没赶上咱们的婚礼,今天回去应该能见到他,我已经好几年没见着他了。你说我给他带个什么礼物好呢?"冯佩年睁开迷蒙的眼睛,伸手拉住爱妻的手,"那是你弟弟,你应该比我了解他,看他喜欢什么吧,他喜欢玩的话就送些新上的电子产品,喜欢吃的话你考虑定些稀罕的小吃之类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

楼主 躺着中枪时代  发布于 2015-09-06 18:42:00 +0800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