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知秋(耽美,宠,管教)

生活日常文,重开贴,换了个名字。
温柔攻与作死受系列。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2:41:00 +0800 CST  
1.
八月份的夏天,热得让人烦躁,天气闷得像火炉一样。
前台小姐笑眯眯地看着我,我有点不自在,随意地开了间房呆着。小区停电了,我原本在床上翻来覆去,四周黑压压一片,又热又无聊,一身汗黏在身上不是很舒服,我干脆背了书包装了件T恤跑酒店去凑合一晚了。
许卿秋今晚怕是不回家了,我也懒得打电话去告诉他,说不定人家正开会呢。
我在浴室里将衣服脱下,背过身对着镜子看两眼,臀部上还有一些青,不过倒也不疼。这是两天前留下的,许卿秋这个月忙着公司的项目,都不怎么回家,我连续熬夜一星期打游戏。他那天凌晨突然杀回来,打开房门看见我顶着黑眼圈开着麦打游戏,我甚至没发现他已经回来了。
后果自然可想而知,被他摁在床上一顿好打,想起来就一阵颤抖,太疼了。
说起来,我的笔记本现在还被他锁在床头柜里出不来呢!
兴许是太困了,原本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酒店也许是自家发电的,周围街道小店都黑漆漆一片,人家在楼下喊着热,而我躲在酒店里睡得正香,我这是太奢侈了吗。
“喂?”我被电话铃声吵醒了,迷迷糊糊地回应着,没一会儿我就坐起来穿衣服了。
我手里的水杯刚放下,就被许卿秋拉过去坐到他腿上,我脸上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不少,这个姿势让我有些别扭,手不知道往哪儿放,只得稍微揪住他的衣角。
方才许卿秋居然回家了,没看着我人就给我打电话了,问了地址之后就开车过来了,这酒店原本就离小区不远。
“小区怎么回事?”他捏了一把我的脸。
“不知道,我没问,觉得太热就直接出来了。”
他把我往上提了提,整个人的重量的压在他腿上,我顺势将拖鞋蹬掉了,“你啊....”他显得有些无奈。
我动了动身子调整姿势“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
“今天很顺利,提前完成。”许卿秋抱着我的腰,将头靠过来在我脖颈上蹭了蹭,我不自觉往后缩了一下,他将我抱得更紧了,咬住了我的嘴唇,我不自觉地哼了一声,把脑袋往后撤,却被按着后脑勺纠缠了一会,我想,我的脸现在应该很红,那感觉仿佛在冒热气,我害羞了。
才将我放开,我就挣扎了两下跑去躺床了,用脚轻踹了他的背一下,抱住了被子。许卿秋佯装生气,把我翻过身,手指在我屁股上捏了一把,...
闹腾间,我开口说“你什么时候把笔记本还我啊....”
他眉毛挑了一下,“屁股不疼了?”
我眼神都暗了,背过身不理他,许卿秋跟着躺下来,拉了我两下见我没反应,强硬地把我翻过去抱在怀里。
“不高兴了?不是你没有自制我会把你电脑收了吗,对吧。”
“我哪有...就几天。”
“宝贝儿,你好好表现一下我说不定就还你了。”
老流氓!
许卿秋无非就是想让我主动一些,我俩在一起一年多了,基本都是他在主动的地位,而我一直顺着他走罢了,那啥啥...我也不好意思去主动,怎么说呢,就是不好意思,我性格是别扭了一些,但他要做什么我一直是满足他的,而且许卿秋也一直照顾着我的感受。
他身上还是工作时穿的衬衫,带着淡淡的烟味,我把他推开“你去洗澡。”
许卿秋的眼神有点温柔,我朝着他笑了一下,“快去。”
这酒店的浴室是用玻璃门围着的,微微能看到点儿影子,里面有帘子能够拉下来,这个人,明显故意的,不就放着让我看么。
我却也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许卿秋出来的时候,我正闷在被子里背对着他。屋子里开着空调,也不会很热。这里家伙现在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我的男人,身材真的很好,我嘴里有些干燥了。
他凑过来抱我,安静了一会儿以后,我伸长了手去够床头的灯,却被他抱得紧了,有些够不着,我戳了戳横在我腰间的手,他才收了回去,只留下了一盏暗黄色的灯。转了个身,面对着凑近他怀里。
“宝贝儿。”他喊我。
我抬头蹭了蹭他下巴,这是我仅能做出来的示意。在他去洗澡的时候,我就已经将原本的外裤脱掉了,我也不喜欢穿着外裤睡觉,不舒服。
他从上了床之后手就不安分了,沿着我的背滑到臀部,一阵揉捏,我只觉得身体有些发热,嗯,有些奇怪的感觉就上来了。
他勾着我的内裤拉到膝弯处,我更是羞得埋在他肩膀里,拍了拍我的屁股,因为盖着被子也不是听的清。“乖,自己踢掉。”
我动了动两腿,将内裤滑到脚踝,扔下床了。紧接着身上的T恤也被脱掉了。
“你这次项目全都搞定了吗?”我跟他现在是赤/裸相对,反正灯有点暗,被子里他也看不清,我问道。
“没有,只是我的任务搞定了,剩下的不需要我来做了。”
“那你之后有空吗?”
“怎么了?”
我有点不开心,“没,我就是问问。啊...别碰。”许卿秋伸手捏了捏我的腰,有点痒。
“我明天再去一趟公司,请假,也多陪你一会。”
我眼睛眨了两下,点头。下一秒被他翻起来,我整个人趴在了他的身上,两腿被他握着分开在两侧。他的手指也朝着每个地方去了。而我还想再说些什么,也被他堵住了说不出口。
我想。
我该关灯了。
....啊..
晚安!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2:41:00 +0800 CST  
2.
一夜无梦,我睡的很好。
许卿秋自从拿了项目以来,我们在一块的时间少之又少。
我们不过是聊了一些生活上的杂事,顺便做了个爱,仅此而已。
许卿秋已经二十八了,事业上也算稳定,他是个很优秀的人,能遇到他,我真的很幸运。相反,我刚大学毕业出来一年,整天宅在家里,给人家接插画的单子,收入少的可怜,不过还是能养活自己的。
许卿秋说过,以我的能力可以生活的更好,走的更高。我摇了摇头,我不想被限制在图纸里,我要的是自由,随心的画。好在他理解我,也支持我。
我放在家里的作品很多,许卿秋就给它们做了框,挂在我们的房间里。
若不是我拦着他,这个蠢货,能把整个房间都挂满了。
“知涯?宝贝儿...”我翻了个身,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身子往里缩了些。
似乎感觉有人在拉我,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面前是许卿秋的一张大脸。
“怎么了?”我声音沙哑的可怕。
他揉了揉我的脑袋“抱歉把你吵醒了,我要再去一趟公司,你继续睡会。”
“啊?你不是说休息几天吗?”我一脸迷惑地看着他。
“那我也要回去整理一下材料对吧,我中午就回来。”
“哦....”
“待会自己回家?我问过物业了已经来电了。”
我不耐烦地翻过身,抱着被子,眼皮子都在打架了“知道啦知道啦,你快去吧,我要睡觉。”脑袋又被糊撸了一把许卿秋才去公司了,也不懂他这个人,是怎么做到这么精力充沛的,反正我现在又累又困....不想动弹。
睡了好一会之后,我去前台退房,依旧还是那个姑娘,她看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被注视着的感觉很不好,问过后才发现许卿秋已经帮我结过账了...她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就算误会了,事实也摆在那儿,关我何事?
走在路上我揉了揉自己的腰,腿有点软。
太阳已经渐渐毒辣起来,我加快了脚步,离小区不远,压根就没必要打车浪费钱。
“嗯?”我疑惑了一下。
“怎么了。”
“没啥,有种你好久没回家的感觉。”我刚进家门许卿秋就在厨房里忙着了。
而我享受着他的伺候,都是清淡的菜系,我原本就不喜欢重口味的食物,许卿秋他不挑食,什么都能吃。这个家伙试图用勺子喂我时候,被我瞪了一眼,开什么玩笑,把我当小孩子养了吗,这可成什么样子。
“枕之给我批了三个星期的假,这下能好好陪你了。”他说。
“你没开玩笑吗?三个星期?”我瞪大了眼。
“当然,我给他赚了一大笔,他不给我好点待遇我可是随时都能跳槽。”许卿秋脸上带着得意。
“傻了吧你。”
“我带回家工作,有一些数据还是要我来的,你啊,我回来陪你你又不愿意了。”
我一边笑,一边说“嫌弃。”
许卿秋的眼圈有点发青,一看就是没有休息好,我推着赶着将他喊去睡觉,好不容易放假了还不知道好好休息,还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了,有些心疼他。
许卿秋将书房改成了画室,我除了打游戏就在里面呆着。偶尔会自己一个人跑去郊外写生,不然就跟着同学一起,我从搬过来和他住就没怎么跟他一块出门过,他真的太忙了。我偷偷拉开一个上锁的柜子,里面藏着我的画..许卿秋不知道的画。一幅幅都是他的样子,工作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我当然让他就在那让我画,只是凭记忆罢了。还有他高中的时候,这是我靠着模糊的印象画下来的。我才不想让他看到这些,好羞耻啊。
实在是坐不住,腰背有些酸疼,臀部也有些不舒服,我蹑手蹑脚地跑去躺在许卿秋旁边也睡着了。
……
许卿秋就推着购物车在旁边挑菜,小时候啊经常一个人,煮饭炒菜压根就不是问题。
我停下来想问他吃什么,又思考了一下,他大概是说随意的,问了也跟没问一样,我还是自己搞定吧。
路过零食区的时候,要是能边打游戏边吃就好了.../
哦不对,我的电脑呢?
“想买?”他问我。
“不是,你什么时候把笔记本还我。”
“然而你并没有好好表现呀。”许卿秋脸上带着笑,走到架子旁边抽了几包薯片。
我跟在他后面不说话,等他拿完了东西我加快了脚步就走,自己算账去吧。
我一旦不高兴了什么话也不想说,这个脾气让我吃了不少亏。
站在车边等着许卿秋出来,虽说是晚上,城市里的车来来往往,也热的很,我靠在门边刷微博。
“生气了?”
我摇了摇头,听见他解锁之后,许卿秋将两袋东西塞到后车座去,我也随之坐到了后车座。他有些无奈地看着我,沉默了两秒后到驾驶座上坐好。
“还没有?都不跟我坐前面了。”
“我怎么敢?”赌气。
“知涯,适可而止啊。”他提醒我说,我愣了一下,委屈一直往心里涌,直到听了一声叹气,他转过身子将钥匙塞到我手心里,“自己控制时间啊,做不到的话我想家里有东西可以帮你。”
“哦....!”我不自觉地绷紧臀部。
“你啊...每次不高兴就不说话。”
“谁让你不陪我还不让我玩了?”
“你还有理了?”
“不对吗!”
“行,你对。”
笔记本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许卿秋后来也不跟我讲理了,只要我玩的时间太长,他就拿着戒尺摆在我桌子上,他现在真是能用武力解决的事,干嘛要多费口舌。
所谓简单。
粗暴。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2:42:00 +0800 CST  
已经写了3万多字了,准备日更,但是两天才能写出一张,所以就有存货慢慢发.....希望有小伙伴看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2:45:00 +0800 CST  
3.
我迷迷糊糊地爬起床,客厅里传来谈话声,我揉着眼睛,把头探出去偷偷看一眼,如果是熟人我就懒得换衣服了。
“哥?”我惊讶了一下,就这么走出去了。
“你也不知道整理一下自己再出来?”许卿秋打量了我一下,明显嫌弃的表情,我瞪了他一眼“计较那些干啥。”
“你还是在家接单子?”我哥将手里的烟掐灭,他知道我不喜欢烟味,其实许卿秋偶尔也抽,只不过是在我不在的地方罢了。
我点了点头。
“二十三岁了,不找个工作稳定一下?”
“我...”
“没关系的,他这样不也挺好的。”许卿秋把我拉过去坐到他旁边,揉了揉我头发。
“你就使劲惯着他吧你。”林书岩轻笑了一下。
“那是自然。”许卿秋接着。
我在一旁翻了个白眼,见哥哥还有许卿秋聊起了工作,我自觉无趣,去卫生间里洗漱。
说起来我会认识许卿秋还得归功于我哥,刚上高一那年,我跑去我哥的大学找他,就为了找我的身份证去复印上交学校。倒也不是他不让我管自己的东西,实在是我丢三落四的,我后来想了想把关于自己的重要东西全交给我哥保管了。
哥哥他们的宿舍很整洁很干净,哪像我那儿....乱得一笔。
刚进屋就有一个男生弯着腰在收拾书柜,他的手正好伸到面前,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作为一个手控,我立马就被那修长的手给吸引了,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我对人不是很感兴趣,我只是单纯的喜欢好看的手。
“这是?”他转过头来问道。
我哥一边翻抽屉开锁说“我弟,林知涯。”
“你好,许卿秋。”他温和地对我笑了笑。
“啊..你好。”我眨了眨眼,我并不是很会和陌生人交流,只是简单地应了他一句后再偷偷去瞥他的手几眼,许卿秋的手真的好看,骨节分明,倒也不夸张,线条正好,并不是那种属于女生的柔和,怎么说的,真的就是生的刚好,很好看,说起来我当时还真就没去注意许卿秋的外貌。
光看手去了,谁知道他那破蹄子后来会和我某个地方经常接触。
这事啊以后再说,我要去换衣服了,出门跟他们去吃饭..说实在我宁愿打电话叫外卖,只不过我怕他俩会合起来把我打死?
也没什么事,哥哥也就是路过看看我而已。
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许卿秋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不想管他。
我跟人正聊着游戏呢,所谓扒一扒,剧情多是一样的,也没什么意思。
看他们在说喜欢什么类型的妹子,什么比较荤一点啊..别太素了。我撇了撇嘴,我就喜欢那种干净的妹子,整洁一点多好看,顺眼就行,像那种浓妆暴露的...不好意思,还真没兴趣。
[朴素点儿的妹子最耐看。]我没事也发几句话。
正好这会许卿秋从后面环住我脖子靠过来,就看到这句话了。
“啧。”他发出了个声音。
“.....”
“你还想看妹子?”
他手揉了揉我的短发,我把手机锁屏了放到茶几上,“哪有。”
“你现在不是盯着手机就抱着画板,再看个妹子,我咋办?”许卿秋的语气还有那么点儿委屈,说的好像我冷落你了一样。
“你这也要吃醋吗?还有啊,我哪里看妹子了,整天都待在家里对着你这张脸。”
“这不好吗?”他坐到我身边把我抱起来,抬手在我屁股上打了一下,我惊呼了一声,坐到了他腿上。仗着比我高了不起啊...说实在比他矮了半个头真是够了,凭什么我哥长的也那么高,我就才一米七?变异了?
“好,很好,”我笑嘻嘻地抱住他脖子,“醋坛子。”
“是不是我不在你就开始撩妹了?”
“撩什么妹....不如撩你。”我贴着他耳朵说,顺带出了口气。
我被他压在怀里又捏又揉的,好...好他娘的痒啊....“啊啊...别,别!”我在他怀里求饶,像他这种没有痒痒肉的人怎么理解这种痛苦。
很尴尬,闹腾的时候我从沙发翻了下去。许卿秋忙将我从沙发底下捞起来,我腰被磕了一下,疼的眼泪没飙出来。
“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我没好气地说,趴在沙发上揉腰,许卿秋把我的T恤掀起来,我自己也看不见他倒是说“红了一片。”
“你还好意思说!!”我抬脚踹了他一下。
“是,是,我错了,我给宝贝儿揉揉。”
“拉倒吧你,起开起开!”我把他推走,笑话,我tm腰的地方被摸到就痒...让他一碰我还受得了吗我。
我啊不过是想记录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我这辈子啊算是离不开许卿秋了,若说我这脾气差,也都是他给惯出来的。
怎么说呢,他一直在给我引路,给我支持,管教我。打我,教训我,讲真的,我心甘情愿,至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感激他,同时我也爱他。
他算是兄长,也是我的爱人。我们是平等的,许卿秋也会给我撒娇,会抱着我耍赖,我们的生活很平淡,但是我们很幸福。
大学临近毕业时,我有一段时间陷入了迷茫,不知所措。
我将自己埋在了画画里,每天抱着画板。
到后来,烦躁地撕掉一张张画,那段时间我特别沉默,整天阴阴沉沉的,我不善于表达,什么事情都往心里憋,有时候可能会造成一些误会,其实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开口。
许卿秋忍了我一个星期,我能看出来他的怒气,最后也就是吃饱了饭将碗往桌上一扔,进了房间,我一个人默默地收拾了碗筷。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7:28:00 +0800 CST  
高中时候,总想着大学,现在都快毕业了,我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二十几岁了,时间怎么就那么可怕呢,许卿秋会不会哪天就不要我了呢。
他没对我发火,一直在纵容我。
直到他那天工作回来,带着疲惫,看着我坐在画室的地板上收拾那一堆被我揉碎的画,又时不时发呆。许卿秋转身离开,回来时候将戒尺扔到了我脚边,“自己带着它,回卧室。”那时候他说,我不自觉抖了一下,我听到房门被狠狠甩上的声音。
也别说我这剧情跳得太快,我只是想到什么来记什么罢了。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7:29:00 +0800 CST  
今天再放一更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3 17:29:00 +0800 CST  
4.
我拿着戒尺,心里有些忐忑,也有点儿委屈。
我在门口踌躇了许久,直到房门被打开,许卿秋沉着脸站在我面前。
“进来。”他拉着我的手腕,我跟在他后面,一同坐到床上。
许卿秋缓了缓脸色,揉了揉我后颈,“最近怎么回事。”
不是我跟他怄气,我是没办法开口,几次想说出来,心里总有一股别扭劲。
漫长的沉默,房间里很安静。
“你起来。”
许卿秋强硬地把我拉起来站在他面前,他的手摸上我裤腰,解开我扣子,我忙伸手拉住他,“卿秋...我,你要干啥。”
“不换种方式,你这毛病也改不了,松手。”他抬头看我,我缩了一下,将手伸了回来,揪着衣角。
“哥哥...”我喊他。许卿秋没理我,将我的裤子剥下来扔到一旁,连着内裤也扯掉了,他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摆成跪姿。
“自己趴好。”他按着我的腰,我不得不使劲往下塌,臀部撅得老高。
T恤被掀起来,他将戒尺贴在我屁股上,没有什么话,扬手就是一下,我抖了一下,腰弓了起来,下一秒他又把我按塌下去。
他打得很有规律,我趴在床上疼的颤抖,每次将腰抬起来他就拿着戒尺给我压下去。
“啊....哥!我疼...疼啊。”我眼泪吧嗒地掉下来,他摁着我的腰在我臀部下方连着抽了十几下,我在犯错时候通常都喊他哥。
“别动!”许卿秋呵斥我。
你让别动就别动啊,我心里数着数,五十几下了,屁股上烧起来一样火辣辣地疼,我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想背过去挡着。太疼了....
“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呜,啊。”我趴到床上耍赖,我才不要跪着,我开始揪着被子想往床里头缩,被他一手扯了回来,更重的几下抽在了臀峰上,我嗷呜一下捂着屁股。
每次一挨打,什么之前的别扭都被扔在了脑后,我逞能,忍了那五十下之后就开始受不了了。
手被拨开之后又是一顿好打,我能感觉自己屁股肿起来了,很烫。许卿秋打我时候会停下来按两下,只要他觉得没啥事就会继续打我。
我眼泪全都抹在了床单上,开始往前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打我。”
“回来趴好!”
我转过头,我想当时我一定是哭的形象都没了,我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正好一颗泪珠就滚了下来,他只是指了指原地,我缩回去趴好,用手背把眼泪抹掉。
心里的委屈涌了上来,只能抱着被子哼声,这眼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往下滚,怎么擦也擦不掉,林知涯你个不争气的**,就会惹人生气,还爱哭。太tm丢人了。
我差点哭岔气了,好疼啊,我怎么躲他都打在了我屁股上。
直到后来,在他第五次停下来捏了捏我屁股时,我疼的躲开,挣扎了一下,他没在拿戒尺打我。
我当时埋在被子里都哭的没声了。许卿秋把我抱起来,拍了拍我的背,帮我擦掉眼泪,可这一哭,咋就停不下来了呢,我也克制着自己说不能哭...然而...
“别哭了,眼睛都肿了。”
我开始打嗝,好难受啊。他给我倒了杯水,我小抿了一口。我就跪在床的边缘,他就站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想要他...抱抱我。
许卿秋低笑了一下,把我抱进怀里,我环着他脖子,“我疼...”声音很小,好像是说给自己听一样。
“现在知道撒娇了?”他的手绕到我身后,慢慢给我揉着。
我嗷呜一下把头埋在他怀里,他原本就是站着的,比我高了许多。
我俩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他在等我主动开口说话,我心里有股气在挣扎,再后来似乎有一面墙,就在他面前崩塌。
“我只是最近很烦躁。”缓了一会儿后我说。
“嗯。”
“要毕业了,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同学考研的都准备了,出去工作的也找到了。”
“可是我还是待在家里无所事事,整天画着那些重复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特别烦躁,而且你一直在外面工作,特别忙,我又帮不了你什么,感觉你一直在包容我,照顾我。”
许卿秋揉了揉我头发,他在听我讲。
“我以为自己能处理好心态,可是时间长了越来越烦躁,画画也没画好,就一张张撕掉。”说到这里我又掉了几滴眼泪。
“乖。”
“哥哥,对不起。”我这一星期来,情绪阴阳不定,也没给许卿秋一个好脸色。他打我,倒是给我打清醒了些,虽然很疼,我从来不会因为挨打而怪他,因为是我犯傻了。
“有什么事,你都可以说出来,我都听着,没有必要别扭什么,我们是一家人啊知涯。”他把我从怀里拉出来看着他,“你别害怕什么,我会一直陪着你,我包容你,对你好,这些都是我自愿的。别把什么都藏在心里,你有时候觉得自己忍耐会比较好,但是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只有这一种,我可以一直当你的聆听者。”
我点了点头。
“你这性子,总是要挨打了才肯说,小孩子一样,二十几岁的人了,我总打你屁股也说不过去吧?你羞不羞,嗯?”
“你..你...哼。”我红着脸别开,不肯看他。
“知涯,记住了,别把什么话都憋着,你自己难受,身边的人也不一定好过。我陪着你呢。”许卿秋亲了亲我的额头。
“我知道了。”
他坐到床上,下一秒我就被他按在他的腿上。
?????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4 11:56:00 +0800 CST  
中午好米娜桑以后大概是每天中午发文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4 11:58:00 +0800 CST  
5.
“你还要打我?”我惊恐地看了他一眼,捂着屁股,明明已经和我已经把话都说开了,为什么还要我打我!
“让你记得深些。”许卿秋拨开我的手,温柔地揉了揉我臀部,我现在是缓回来了屁股没刚刚那么疼,可他再给我来几下我真的是受不了了。
“不...不要啊,我真知道了!”我在他腿上开始扑腾,“你看我屁股都肿了你还打我...!”
“嗯?”他一个音节就让我乖乖缩在他腿上撅屁股了,我觉得我一定在抖,我又一次委屈地背过手揉着屁股,许卿秋拉着我的手移到身子两侧。
这种乖乖撅屁股等挨打的滋味太不好受了,还不给反抗。
之后他又在我屁股上补了十巴掌,把整个臀部都给照顾了一遍,这个过程感觉很漫长,他打我一下就停顿一会,然后跟我说话,再揉揉,等我没了防备又来了一下,房间里全是巴掌着肉的声音,还有我的求饶声吸气声。
许卿秋后来让我在床上跪个十分钟,我愣是跪在床中央揉屁股了,他看准了时间才回来,刚开门就看到我跪坐在床上,手就放在屁股下垫着,我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让我跪在床上说是反省,也只是说说而已,他打过我了又怎么再舍得罚我,我方才要是不听他的话躺床上去,想必也不会拿我怎么样,顶多只是口头上再说我几句罢了,床上软,也不疼,就是十分钟在那儿有点无聊而已,我有转过头去看了看我的屁股,大红色,有点儿肿。其实也不算重,就是过程比较疼。
“好了,你这个眼神跟我欺负你了一样。”许卿秋把我拉起来,把我身上的T恤也脱掉了,抱起我就往浴室里去。我勾着他脖子“你没有吗,你打我那么疼。”
“好,那让我看看严不严重?”他把我放到浴缸里,拿给我两块海绵让我垫膝盖下面,跪坐在浴缸里,“来宝贝儿屁股抬起来我给瞧瞧。”
这个家伙!
“哎呀红了呢,圆滚滚的,疼紧了吧,我给摸摸就不疼了。”
“闭嘴了你!老流氓!”我对着他的腰拧了一下,就听到他吸气声我就放开了,许卿秋给我浑身都洗了一遍,出来的时候我都没好意思看他了,侧着身就躲进了被子里,永远不要和许卿秋拌嘴,他有一百种方法能够让你认输,顺带被吃一顿豆腐,自己却只能涨红着脸,啥也说不出来。
我一直在改,许卿秋也能够一直等我。我的性格不差,就是别扭,我也清楚的很,我想我应该要更信任他一些,至少不要把任何事都憋在心里,试着开口。
我只记得那天跟他说了很多话,他听着,我说,把我的委屈都讲给他听,他只是笑着说我想太多了,揉着我头发说有他在。
***。
我手撑着脑袋打瞌睡,不小心没撑住,差点没磕着桌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起来了这件事,我看了看在不远处处理数据的许卿秋,心情很舒畅。
没一会儿我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我疑惑了一下,许卿秋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继续工作了,我才接起来,让我接快递的,我这才想起来当时跟朋友打赌赌输了他让我在漫展出cos,谁叫我赌输了呢,他把人物给我的时候我内心都崩溃了,日你大爷的程予!
我跑去衣柜里拿衣服要出门,“知涯,你去哪?”许卿秋问我说,他用手指往上抬了抬眼镜,他的手真好看...
“我去保安室那边拿快递。”我一边说话一边往身上套衣服。
“嗯,知道了。”
我原本在家就只穿着短裤,套件T恤换条裤子也就成了,也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八月份的中午,太阳照下来能把我烤焦,我走去小区保安室领快递的路上恨不得把衣服脱掉,形象还是要有的,天气特别闷,一出门汗就流下来了,浑身黏黏的。照这样的情况过两天肯定会下雨。
我签了快递搬回家,程予这人为了让我出cos也是拼了,c服都帮我准备好了,我原以为他让我自己去买的。
许卿秋在卧室里工作,我一想到我出的人物就一阵恶寒,还是别让他看见好了,我怕他会控制不住他自己,就拖着这箱子去了书房,也就是我的画室,我就暂时把它放在里面,脱了鞋子回卧室。
“回来了?”他说。
“是啊,外面天气特别闷,我也就是去了一趟保安室身上全是汗。”穿了没十分钟的衣服这就得换掉了。
大夏天的也没有必要泡浴缸里,我也就冲洗一下就出来了,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洗澡时候我脑袋里一直在想。
我这没事跟人家赌什么赌啊。
程予还算有良心,里面居然还有几袋零食。我和他是高中同学,我一直在本省读书,大学也就在附近,只不过留在这儿竞争很大,高三那年他跟着父母转学去了外省,我俩就是好兄弟联系也没断,高中一毕业就一起入了游戏的坑。我高中时候哥哥都已经大二了,平常里最常陪我的也就是程予了。
我上高中那会才一米六,程予那会也只比我高一两厘米,现在大学毕业了,他一米八....我tm才一米七,我去你大爷的...!
我这才刚把衣服从箱子里拿出来,还没有拆封,显然我自己也不太能接受....愿...愿赌服输吧,我心里想。
我也仅仅只是把衣服拿出来看一下,并不准备在书房里换,毕竟地上铅笔灰有点多我怕弄脏了,等许卿秋不在时候我把它藏在卧室他不常翻的地方。
我找了个机会他不在卧室,我就想着试试尺寸,漫展快到了我怕时间也来不及。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5 11:59:00 +0800 CST  
他自从把工作带回家这段时间,有时候在客厅有时候在卧室工作的,我瞧着他这会在客厅里似乎有什么麻烦问题,我就回卧室了。
谁知道我换了衣服正把那白色丝袜往我腿上套时候,房门被打开了,我能看到许卿秋嘴角抽了一下。
而我,也愣在了原地。
我忘记说了,程予让我出的人物是蕾姆,一个女生。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5 12:00:00 +0800 CST  
晚上就放假了....也许可以多写点
谢谢小伙伴们支持感动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5 12:03:00 +0800 CST  
出去看了速度与激情8....于是...没有写文,尴尬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5 23:26:00 +0800 CST  
6.
丢人!太丢人了!
我觉得我的脸一瞬间燃烧起来,仿佛全身的热气都集中在了脸上。
“你最近就躲着我干这事呢?”他好笑得看着我,走过来帮我把长袜拉上去。
“我哪里躲着了!”我脸红着狡辩。
“扯吧你,另一条给我。”我坐在床上,把腿抬起来,他就蹲在我面前帮我把另一边的袜子也套上。
尺寸都刚好,他帮我整理了头发带上假毛。
“啧啧,还挺合身的,真不错。”许卿秋站在我后面掀起我裙子,摸了我大腿一把,我原本对着镜子看了看,化妆完了应该就差不多了,我赶紧拍掉他的手,不要脸的家伙。
转回身对着他肩膀就锤了一下“我要不是和别人打赌输了我愿意啊!”
“你准备穿这样去漫展么。”他笑着躲开。
我不情愿地嗯了一声,他也没说什么,我以前也出过其它人物,只不过都是男生,还有一次出妹子我也躲着没让他知道,他当时好像在公司忙吧?
不过裙子这种东西,感觉风吹过来都往腿中间里跑啊.....??
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我过了几天找妆娘试试妆感觉还是挺好..不开口说话正常情况下认不出来我是男生。
妆娘是个萌妹子,挺可爱的,眼睛大大的,我那天在她准备化妆品的时候,拿起手机来刷微博被她看到了,她大叫了一声,我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出去。
“你怎么了/...”我问她。
“知涯大大!我知道你!我关注你微博很久了!”她一脸激动的样子,我沉默了一下,我偶尔在微博上放自己画的画,古风,动漫都有,倒是小有名气,没想到能遇着自己粉丝,而我是个取名废,于是我微博名字就叫知涯。
“啊没想到能见到真人感觉和我想象的画风不一样啊。”她说着。
我轻轻地笑了一下,出于礼貌我得将手机收起来,若是跟人家对话时候还玩着手机那就太不尊重人了。“那你觉得我画风如何?”
“嗯....形容不出来!大概是很沉稳。但是现在一看不一样,你长得...好漂亮啊!”
说实在,我一个男生并不愿意听到别人夸我漂亮,这个词多来形容女孩子,我知道人家无意,倒也是无所谓的,沉稳?别说了,我的画个自己不是一个人。
后来妹子死活不收我的钱,整得我有些不好意思,跟我说给她一张签名就够了,她能在微博上嘚瑟好久呢。
“这...我也不会什么签名啊。”我尴尬地揉揉脑袋。
“这...这样啊。”她有些失望。
“要不,漫展那天你来我家里挑两张我的画送你吧?不然我也过不去啊是不是。”我话刚说完就觉得不太对劲,我这样让一个小姑娘来家里是不是不太好。
不过到时候她也是该来给我上妆的,是我想多了吧....
人家也不介意,我说话还真是不过脑子的。
“好啊!谢谢知涯大大!”
“不用喊我知涯大大了,就喊我知涯吧。”
妹子化妆还是很厉害的,蕾姆画起来很还原,而且还是放在我一个男生的脸上,她也是不容易。
至于后来的漫展我还是没有去。
当天妆娘来给我上妆,看到家里许卿秋在她也有些不自在,趁着许卿秋去倒水时候她偷偷问我说,“知涯,那位是你哥哥吗?”
“我爱人。”我原本闭着眼,她在我脸上画,她拿着眉笔的手抖了一下,画歪了。
“啊!对不起!没戳疼你吧!”我把眼睛睁开。
“没事的。”她震惊了一下,又继续在我脸上涂涂改改。
许卿秋走过来递给她一杯果汁“喝点水吧。”
“谢谢。”妹子有一点小小的别扭。
我之后让妹子挑了两幅画,我在右下角规规矩矩写上知涯,她还一个劲说谢谢,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送走妹子之后我也准备出发去漫展,许卿秋说好了载我过去的,才刚走到门口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把我扯回来,砰的一声关上门,我tm踩着这个奇怪的鞋子差点没扭着。
“卧槽你搞毛啊!!!”我抬手想揍他,被他一下子按在墙上。许卿秋的脸越靠越近,他笑着说“我想了想,还是不让你去了,我吃醋。”
“我都折腾完衣服和妆你才不让我出去!我tm不能违约啊!”我穿成这样怒吼,想想也是够违和的...
“不管,你让程予来找我说。”
许卿秋掀起我小裙子捏我屁股,他嘴就亲过来了,我最后软在他怀里,真是招架不住啊.....
“啊啊...你别弄脏衣服啊...”
“别想那么多,你这妆真不舒服,走我们去洗洗...”这人家才刚画完的啊...我在心里泪脸。
“你把衣服给我脱了再做!”
“别啊,这样看起来多好..”妈的,老色鬼。
“不要脸!”
那天我躺在床上,腰都没直起来,许卿秋被我赶去浴室里把那衣服给我洗干净了,妈的,太羞耻了!大早上的就.....我真是日了狗了!我那天晚上把他踹下床,他就厚着脸皮又黏上来,怎么会有这种人?
什么漫展...最后被程予坑了一笔大餐才过去了。
蕾姆那套c服我原来想还给程予的,又想到那天被许卿秋搞上了奇怪的东西,想想就可怕,还是算了吧....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6 12:57:00 +0800 CST  
7.
那件c服一直被藏在衣柜里,许卿秋偶尔拿它笑我,我恨不得把他撕成两半。
三个星期很快的,他又回公司去了,枕之哥这回也是给他批了这么一个长假也是不容易。
不过很不幸,我们吵架了。
我那天兴起想做饭来着,许卿秋做饭没我做的好吃,我有心情才自己做饭,不然麻烦事干嘛自己折腾啊。
他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我在厨房的冰箱里翻着家里还有的菜,还是能搞出一些来的,时间也还早,我还能去趟超市,看看缺点儿什么。
我在厨房里喊他,想问问他想吃点什么来着,喊了几次半天没听着回应,我走出厨房就看到他还在折腾手机,忽然就很暴躁,又喊了他一下,许卿秋才回过神来“啊?怎么了,你先等一下。”他头也不抬的,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我这会儿有种想要把菜甩到他脸上的冲动。
我转身回了厨房,将原本已经拿出来的菜收回了冰箱,就跑书房里去了。
我这会儿稿子接了有点多,还有很多没完成,我想是自己真当是觉得太闲了,没事做什么饭,方便面外卖就不错了。
这些单子越来越难画了,可是越复杂报酬也就越多,罢了罢了,也就是麻烦点儿。
说的容易,没有灵感的时候,我半个小时都挤不出一块儿来,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我更多的喜欢在纸上打稿,方便一些,才意识到手上都是铅笔灰的时候,我尴尬地晃了两下头....待会再洗吧...
门被打开了,“宝贝儿?刚刚怎么了。”
我正烦着,许卿秋又突然跑了过来,我没好气地说“没事了。”
继续折腾我的稿子,他走过来揉了揉我耳朵,被我侧着躲开了。
“生气了吗?对不起我刚刚在处理公司的文件,还得给人家发过去就没太注意听你说话。”他解释着说。
“我说没事!”
烦!
好tm烦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许卿秋明显愣了一下,把手伸了回去,“知涯...那文件挺重要的,别闹脾气,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至于吗就因为这些小事?”他还说。
之后他再说什么我连理都没理他,只当是没听见,自顾自地画画,许卿秋一直站在门口,等了一会才说“算了,你冷静冷静我们再谈。”
我一整天没有跟他说话,后来的饭是许卿秋煮的,只是一些简单的食材炒一炒罢了,实在是没什么胃口吃饭,很安静,我俩毫无交流,而我吃着吃着也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只道是饱了放了碗筷离开。
我tm尴尬症都要犯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脾气.....许卿秋明明都给我道歉了我还不依不饶的。这次数多了他也不主动找我说话了。
其实挺后悔的.....我这干嘛啊,好好的把关系搞成这样两个人都尴尬,可就是不想低头去认错,许卿秋也不会那么惯着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低头,不想了不想了,先画稿子再说吧,总会好的。
我在书房里呆到半夜,这总算是赶了两笔单子了,也不是我故意这么晚,我是真的把时间给忘记了。
画久了自然灵感就上来了,而我也不想停下,我翻了翻一本笔记,沾满了了铅笔灰,里面是我毕业以来接的单子啊...也能算是工作吧毕竟我靠这一点点的收入。
想起来这一年我还是进步不少,至少画法会更成熟精炼了些。
我正准备接着画下一单子时候,门就被打开了,原本就是半夜这突然一下吓了我一跳,整个人抖了一下。
我转过头,许卿秋就站在门边,他脸色不是很好“你睡不睡了?这都一点半了你跟我闹脾气也得睡觉吧?”他说。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已经很晚了,也难怪他会生气。我低下头没说话,扯了扯手里的笔记本有点尴尬。
许卿秋说完就走了。
我看了眼自己手上啊衣服上粘上了颜料和铅笔灰,先是去洗了头发洗了澡,再将衣服拿到阳台里去搓洗,我怕光是洗衣机洗不掉那些痕迹,谁知道又出了一身汗,我又冲了一次澡。
,我没回卧室去洗,我怕许卿秋睡了吵醒他,就在客厅里的卫生间。折腾完了就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等我回卧室的时候也不知道许卿秋是睡了还是没睡,只是平躺在床上闭着眼,关着灯,周围黑漆漆的。
我暗搓搓地钻进被子里背对着他。
失眠,失眠。
满脑子都在胡思乱想,一直到隔着窗帘能透过去看到一点儿亮起,许卿秋就起来了,而我眼睛干涩地要命,撑不住终于是睡着了,后来我起床了他也已经不在家里了。
他八点上班晚上七点回来已经成了规矩,偶尔还有加班。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7 12:05:00 +0800 CST  
什么时候才发到我想写的地方啊_(:з)∠)_不过最近有点卡文 心情复杂
自从开贴之后我上课走神频率越来越高了 时不时就想起剧情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7 12:10:00 +0800 CST  
8.
“哥?”我接了电话,还平躺在床上,揉了揉眼睛。
“你是不是还没起床?”林书岩在那边问我。
“嗯...咋了?”我坐起来,拿起床头的时钟看了一眼,也才十一点啊... 我差不多天亮才睡的,睡到现在也挺正常的,而且还没睡够呢。
我起来换衣服,我哥这冷不丁地让我去他那儿,说是该跟嫂子见见面了,我去你大爷的?你啥时候有女朋友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哥哥也真够抠门的,请我去他家里吃饭,说是嫂子亲自下厨,他这个炸厨房选手倒是会麻烦别人。
我在出租车上打瞌睡,等到了地方时候司机才把我叫醒了。
给我开门的是嫂子吧?
我正想着要不要喊一下什么的,我哥就在里面喊我“臭小子还不进来?”
我翻了个白眼脱掉鞋子,林书岩也真是够不要脸的,明显嫂子这就是刚从厨房里忙着还出来开门。
“哥。”
“嗯。”
“知涯是吧?快去坐着吧一会就能吃饭了,太晚弄了只能刚你等会儿了。”嫂子笑着说,她长得很干净,没有特意地化妆,只是稍微修了一下,高马尾,看起来很舒心,穿着也是很干净的休闲装,笑起来也很好看,林书岩真是赚了。
“啊,谢谢嫂子。”我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我本就不会交流也只能客气地回答。
“来,坐。”林书岩拍拍他旁边,我凑过去坐下,顺手拿起茶几上的薯片撕开包装就吃。
林书岩抬手在我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啪地一声,我瞪了他一眼把摸过薯片的手往他脸上抹了一把。
“你是不是欠揍。”林书岩拿起面巾纸嫌弃地往脸上擦。
和哥哥闲聊一些事,多是他说我听着,偶尔问我一两句,我只是简单地回答着,他恐怕也是习惯了,我从小就这样。
“许卿秋最近挺忙的吧?”哥哥和许卿秋两人专业一样,大学毕业也是一块儿创业的,哥哥把这几年的积蓄给投进去了,不过倒也没亏,收入还不错。
“是啊。”我点了点头。
“我还想说他会和你一起来呢。”
你俩一个公司的...还不知道吗。
再说我俩正冷战呢,许卿秋现在除了晚上回来睡觉我都快看不到他人了。
我干笑了一声没有回答,表情稍微变了一些,林书岩斜过眼看了我一眼,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我想着也不知道说什么,站起来说“哥,我去帮嫂子打下手吧。”我低头把薯片放回茶几上。
“……”林书岩没说话,我抬脚就往厨房去了。
他是明白我有很多事情都会憋在心里的,从小就这样,想着自己忍着就好了,倒是惹了旁人不高兴。
“嫂子,我来帮你吧。”我看着她在一边切菜一边顾着锅里的,还侧过脸来对我笑了一下,我还真是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好啊,你会做饭?”明显的反问,我走过去帮她洗菜。
“会啊,没有爸妈,以前啊家里只有哥哥和我,婶婶他们也不怎么管我们,只好自己动手。”
“哥哥忙着打工还要学习,我也就煮饭给他吃了,算是出份力吧。”
“你们哥俩挺好的呀,你很听你哥哥的话吧。”
“也许吧,他供我读书,照顾我,我总不能给他再惹麻烦。”我将洗好的菜放到一边,嫂子倒了点油在锅里热着。
“书岩经常提你,我能听出来他对你宝贝得很,我可都想吃醋了。”
“哈哈嫂子别逗我了。”我拿起锅铲,“我来吧。”
他们俩交往了三个月了,林书岩算是第一次把女朋友带回家里给我认识,是真的喜欢吧,我和她在厨房里聊一些小时候的事,也挺让人怀念的,这会想起来还跟昨天发生的一样,时间过得真快。
我啊躲不过哥哥的眼睛,我吃完饭在想着各种办法转移话题的时候,被他喊住了,哥哥明白我性子,总喜欢憋着,他倒是会逼我,只好乖乖的招了。
“你们俩个,也不知道各自互相退一步,啥事都没有。”嫂子笑着说。
我垂了垂眼眸,都是自己惹出来的事,确实别扭着不肯去了开口,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别人总会累的,没有谁会去无止境地包容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脾气,我当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去给许卿秋道歉,太尴尬了。
哥哥坐过来揉了揉我头发,“你们两个的事我不管,但是如果愿意我也能帮你一把,但是依你的性子什么都要自己来,但是又别扭着不肯去说,知涯,不能太死板,多替他想一想。”
“我知道.....”道理我都懂,可是许卿秋他现在时间都在工作上哪有心思管我这些?
我又开始熬夜,他回来休息的时候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就回房间去了。也没有呵斥我,教训我,太冷清了。
我回家的时候林书岩说我,就是孩子脾气,倔驴一样的,嫂子给我一袋零食,我都要不好意思了,她说两个人小吵小闹没事,但是也要互相体谅些,不然事情也就没了尽头了。
“只是想让你把心里话说出来,没别的意思,好好照顾自己,眼圈都黑了。”林书岩伸手将我衣服拉了整齐些。
我挠了挠头发,有些脸红。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7 22:35:00 +0800 CST  
小伙伴好少啊。卡文了现在,想不到梗写...剧情也接不下去不过已经写了四万字了。
其实我原来只是准备写给自己看的....
今天再更一章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7 22:38:00 +0800 CST  
9.
回去之后我也没有主动去找他,许卿秋那天回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客厅里泡着奶茶,他今晚还挺早的不过十点就回来了,我看着杯子正纠结的要不要问他喝不喝...
他没有说话,只是手揉了揉太阳穴,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就回卧室洗澡去了。
不到十一点他就躺在床上睡着了,眼袋很重,连灯都没关,这是得有多累直接就睡着了。我收拾了衣服就爬上床躺着了。
半夜迷迷糊糊的我似乎听到了咳嗽声,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又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只觉得他起床了,稍微轻咳了两声,似乎在强忍着。
只觉得他轻轻地往上拉了拉被我蹭掉在一旁的被子,帮我盖好了,入秋了,天气变凉了。
他将卧室的门关上,我这会是真的醒了。就听到许卿秋在客厅里咳嗽的声音。
我爬起来也跟着出去了,就看到许卿秋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
我在抽屉里翻出风油精来,涂在手上,拨开他的手跪坐在沙发上给他按摩头部,许卿秋又忍着咳嗽了。
“你难受别忍着,我又不至于被你传染。”我说。
“嗯,咳...”
给他揉了一会我就去烧水泡了杯感冒冲剂,许卿秋捏了捏我手心刚想说话,我就打断了他。
“对不起,这几天是我任性了...嗯那个..我错了。”说完我自己脸都要烧起来了。
许卿秋低笑了一下又开始咳嗽了,我拍了拍他的背。
“宝宝,我也有错,咳咳,咱以后不冷战了。”
“那就以后再说,我可不能保证呢。”我在他身上蹭了蹭。
“那下次我就打你屁股出气。”
????
“你这人....”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让他喝了药就继续去休息,许卿秋感冒了还是得跟我保持一段距离,我那天睡得很好,而他也似乎累得紧了。我偷偷拿了他的手机把闹钟给关掉了。
明明都忍得受不了了还是要死撑着不低头,我们俩个也是疯了,许卿秋感冒了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一边不靠近我,样子挺可怜的,想也知道他想要做些什么,我将画板收起来,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没事用脚去蹭一蹭许卿秋的腰。
哈!哈!哈!碰不得我吧!
“你再撩拨我,等我感冒好了你就别想下床了。”
威胁我?
“谁怕谁啊...老子身强力壮.....啊!”
“身强力壮?行...”他说话都有些咬牙切齿了,突然扑上来把我摁在沙发上,手在我腰上挠着我的痒痒肉,我眼泪都要飚出来了,整个人在沙发上扑腾。
“别别别....哈....好痒啊我错了!”
我都快要笑疯了,许卿秋才放开我,在我屁股上捏了两把,似乎还玩上瘾了又揉了揉两下...
“老流氓...!”
这冷战终于过去了,我才不想再跟他冷战了,明明难受的要死两个人还死要面子,每天见着也觉得尴尬。
这事先放着。
我说过要讲讲我跟我哥那会儿的事,其实也不久,就高中那会....不过数一数也有七八年了吧?
我站在办公室里,低着头,眼里有些慌乱。
班主任正和哥哥在谈话,我听不太清。
我有些不安,林书岩只是黑着脸把我带走。昨晚宿舍里面不知道谁带着两箱啤酒回来,经不住他们的怂恿我也喝了几瓶,谁知道他们喝了酒跟隔壁宿舍拌了嘴打起架来,我倒是没参与进去在一旁呆着....
这就被宿管给抓住了。
被勒令听课一周,我跟在哥哥后面往校园外走。林书岩也是这学校毕业的,当年以他的成绩怕是没有人不认识他,班主任也是知道的..我想我真是给他丢人了。
他把我带到他大学宿舍里,那个我说手长得好看的男生也在,我并没有心思去跟他打招呼,倒是他看了我问候了一下,见林书岩和我的脸色不对也没再多说什么。
哥哥在抽屉里翻着钥匙,拿出来看了一会又放回去了,转头对那人说“卿秋,你能不能先出门一会,宿舍给我用一下,两小时左右。”
我听了之后腿都软了,不....不要啊。
“行,不过你们要干啥?”他收拾了一下桌子,看了我一眼要哭出来的表情。
“没什么,就是跟他谈谈。”
许卿秋没再说话了,带了点课本就出去了。
我看着林书岩走到门口将宿舍门给锁上了,窗帘什么的也拉紧了。
“哥....”我小声地喊了一下。
“闭嘴。”他说,我看着他拿着一把木质的绘图尺出来摆在桌子上。
“哥...我知道错了,可我....”我还想着解释什么,被他吼了一下打断了。
“够了!你过来。”
我慢吞吞地走过去,林书岩拿起绘图尺一下子就抽到我大腿上,好疼....我几乎是被他揪过去的,还没站稳就被按在了桌子上。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8 12:11:00 +0800 CST  
10.
林书岩动作连贯地可怕,我都还没趴好,他一尺子就打下来了。
我疼得一缩,他把手按在我腰上。没有数量的责打,我很害怕,尺子打在牛仔裤上的声音是很沉闷的,我两臂叠在一起,将头埋了进去,疼...太他娘的疼了。
“你委屈什么?我打错你了?”他看我不吭声地埋在手臂里说。
“我没有.....”我抬起头来,视线有点朦胧。
“起来,裤子脱掉。”
“哥!......啊。”林书岩下一尺子又落在我的大腿上,我弯下腰使劲地揉了揉,大腿那处***一样地疼痛,又不得不收回来,将外裤拉倒臀腿处卡着,趴回桌子上,林书岩也不废话直接将我的裤子扯到了膝弯。
“哥哥。我....!啊....!”啪!啪!
又是重重的几下打在了臀峰上,我疼得想躲开。
身后像炸开一样地疼痛,林书岩几乎是用了全力在打我。心里默数着也有三四十下了,我疼的直蹬腿,捂住了屁股。
“哥哥你别打我了....我好疼。呜...”
林书岩将绘图尺放到桌子上,坐到我旁边,把我身子掰过来面对着他。我现在裤子挂在膝盖上,虽然说穿着内裤可是还是羞得狠了,我不自在地往下拉了拉衣服,还想把裤子提起来,被他一巴掌拍开。
“说吧怎么回事。”
我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断断续续地开口,“我没有想喝酒....可是室友都在喝还打牌...喊我一起...我...我就....”林书岩眼睛直直地看着我我就想逃,只见他把桌子上的绘图尺又拾了起来,我下意识往后退一步差点没被裤子绊倒,林书岩伸手扶了我一把。
“伸手。”他用尺子点了点我的左手。
“哥.....”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想要求饶。
我手在衣服上面摩擦了两下就伸出去了,林书岩捏着我的指尖将我手掌摊平。
这种感觉其实和打你屁股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林书岩把尺子轻拍在我手心上,我缩着肩膀想要把手伸回来。
我还特别怕哥哥的室友回来,虽然说门上了锁可是怎么可能没带钥匙呢?我现在牛仔裤滑在了脚踝的地方,下半身就穿着内裤,还举着手,够羞耻的了。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林书岩在我手心上狠狠抽了一记。
“呜!”我哼了一声想抽手被捏住了,又是两下打在手心上,太疼了...比打屁股还疼。
“我让你去寄宿,就是教你去喝酒的?”哥哥用尺子抬起我的下巴,让我看着他的眼睛。
“我....我没有。”眼泪啪地就掉下来了,滴在林书岩的手上。
那会我还不到十六岁,林书岩不许我碰烟和酒,也不许去一些乱七八糟的场所,我也一直都听他的话。
“没有?你喝酒就算了,也是很厉害,在学校宿舍里喝!”说完又是五下打在我的手心上。
“呜呜!哥哥,我知道错了...真的错了,我不敢喝了,我疼....”我哭着说,另一只手拼命地抹眼泪。
“几句话怂恿你就碰,我从小就跟你说了不要碰那些有的没的,好喝吗?”啪!啪!啪
“不...不好喝。我真的不敢了。”
我看着自己的手心红肿起来,火辣辣地刺痛,太疼了。
“停课一周你高中的课程你要花多长时间补回来?就不能给我省省心吗林知涯!”
“啊!”狠狠一尺子甩到我手心,我疼的直接挣扎回来在身侧摩擦着,好胀,好痛!
“另一只手。”
我脸上都是泪痕,又抹了一把眼泪将右手伸了出去,我站在哥哥面前抽噎着,他也就当做没看见。
林书岩同样捏着我指尖,连着五下打在我的手心上“呜呜呜....疼”实在是忍不住想蜷缩起手心。方才打在屁股上的板子也算什么,比起打手心已经算轻的了,屁股上肉多也比现在这般好受呀。
“还有,谁给你胆子去打架的?”林书岩抬手又是一下。
“我...!我真的没有!是.....他们,我没!呜。”我断断续续哭着说。
林书岩皱了皱眉头,站起来轻拍了拍我的背让我缓一缓,“好好说话。”
“我...我那天喝完酒,整个人有点晕,看着他们和隔壁宿舍吵架了,呜....可是我太困了,在宿舍里就睡了,可我没参与!但是...但是.....一块被宿管抓了。哥...你相信我。”我将红肿的手伸过去揪他的衣角,我不想挨打了,好疼啊,什么羞耻早就抛在一旁了。
林书岩没说话,揉了揉我的头,我知道他是相信我的,我高一那会才一米六...站在哥哥旁边简直矮了一大截,哥哥擦了擦我脸上的眼泪,我哭的更凶了。
“别哭了,知涯,我打你怨不怨?”他说。
我用力地摇了摇头。
“那我还会再罚你,还有五十下,挨完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当然你就算怨我我也会继续打你。”
我垂下眸子,闷声应了个“是”
我顺从地撑到桌子上,乖乖将屁股抬起来,林书岩伸手把我内裤脱了下去,我脸上好似在冒着热气,经过刚刚那一会我屁股早就不疼了,倒是手疼的厉害,将臀部暴露出来我有些控制不住地颤抖。
“哥哥,我错了,求你轻点儿....疼。”我紧张地说,手又不敢抓着东西,会疼。
尺子又一次抬起来,打在我的臀部上。

楼主 陆楠枝  发布于 2017-04-19 11:55:00 +0800 CST  

楼主:陆楠枝

字数:107187

发表时间:2017-04-13 20: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5 22:51:17 +0800 CST

评论数:20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