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逆鳞(父子)

格式问题,再重发一次。

第一章 解脱

狭小的空间,幽暗的灯光,木制的刑架上,绑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他还活着吗?”
一桶冷水猛的从男人头顶浇下,顷刻,他传出咳嗽声。
“多久了?”
“3天,什么东西也没有。”
男人突然笑起来,在那狭小的牢房里,竟有一丝惊悚:“苏杨,你终于来了。”
听到男子的声音,名叫苏杨的人走到男子面前,用手指捏起男子的脸,迫使他抬头。男子白净的脸颊上有几条血痕,水珠从他的头发滴下,嘴唇惨白,看起来十分虚弱。
“好久不见了,沈延。”
捏着男子脸颊的手加重了力气,又突然松开:“告诉我。”
沈延笑起来,却充满寒意:“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要什么?”
“我想要的你应该很清楚。”苏杨像失去了耐心,他用火钳夹起火炉里烧的通红的煤,大步走到沈延面前,深邃的眼神似乎要将他看穿:“告诉我。”
“我说过了,该说的…”沈延的话还没说完,苏杨手里的煤已经落在他的肚子上
“啊…”伴随着的是沈延的惨叫,那一块被煤压着的皮肤冒出了热气,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焦糊味。
“别消耗我的耐心。”
沈延猛烈的咳嗽了几声,似乎在凭借最后的力气:“苏杨,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你为苏昊远做了多少事,可他是怎么对你的,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这样做,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砰!”
沈延的腹部中了一枪,奇怪的,他没有惨叫,反而又笑道:“多谢,你倒也解脱了我,死了总比活着受折磨好。”
苏杨又走了几步,直到附在他耳边:“他是我父亲,我为他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我从没有后悔过,从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砰!”
正中头部。
“少主…他死了”
“打扫干净。”
苏杨走到牢房门口,又补充道:“他不会再说了”
沈延,就当我给你最后一个面子,解脱你。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6 22:34:00 +0800 CST  
第二章 罚

“父亲。”苏杨轻轻叫了一声,双膝弯了弯,跪在苏昊远面前,很熟练的动作,毕竟已经很久了
“东西呢?”办公椅上的男子看起来很疲惫,但却仍然有着难言的戾气,他说话也很轻,却压抑着苏杨的心神。
苏杨微微有些局促,他低下头,手指不自觉的攥紧,倏而又松开:“我杀了他。”
男子似乎料想到这个结果,他站起身,走到苏杨面前,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苏杨感觉到了这注视,他的心里莫名的紧张,嘴巴里忽然有了血腥的味道,大约是被他咬破了。
“父亲。”苏杨再次叫了一声,顿了顿又继续道:“他不会再说了,我会查的。”
听到苏杨的话,男子居然笑了笑,没有一丝笑意的冷笑:“所以你杀了他?”像是个疑问句,被他说出来却成了肯定句。
“你解脱了他。”男子说完这句话,又回到了办公椅上。脱离了被注视的压抑,苏杨竟缓缓呼了口气。
“可没人来解脱你”。
“哗”是抽屉被打开的声音,苏杨似乎预料到什么,认命的闭上眼睛。
很快,苏昊远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条马鞭。
马鞭很粗,手柄是还带着穗子,为了更顺手些,他用三条细马鞭缠在一起。
马鞭是很久以前,他和苏杨去蒙古玩的时候买的,马要是不听话,就用马鞭狠狠抽几下,便乖多了。他觉得很好用,就买了五条。之前打断了两条,为了用的久些,索性将剩下的三条缠在一起了。同行的人打趣问他:“你买它做什么?这可是打畜牲的。”
他的眼神有意看着苏杨,似笑非笑道:“不听话,不就和畜牲一样吗?”
“啪!”没有任何预兆,当苏杨还在想这些事的时候,马鞭已经落下来,砸在他身上。
“唔…”他死命咬着嘴唇,险些叫出声来,父亲一向不喜欢挨打时求饶和流泪,他是不会轻的,反而会加重,倒不如受着,只是一下而已,竟这么难熬。
“啪!”第二下落下,竟是同一个位置,背上出现了一条血痕,他的眼泪似乎快要流下来,却被他硬生生憋回去了。疼,好疼!
“啪!”又是同一个位置,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不顺畅了,衣服还在身上,可抵挡不了疼痛,反而是个累赘。
终于,在第四下落下时,他的身子再也控制不了跪姿,本能的扑向地面。
当他的手接触到地面,又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惶恐的说道:“父亲,对不起。”猛的用手再次撑起又断断续续道:“父亲,求您,求您,换个地方吧,真的,真的,好疼。”
苏昊远准备再次落下的鞭子顿了顿,却又更狠的落了下去,他怒极反笑:“怎么,五下而已,就受不住了,是不是太久没给你松皮肉,你都记不清了?”
说完,他又落了一鞭,不过总算换了地方,打在了屁股上,力道却又重了几分:“我是让你去审讯,不是让你去杀人。”
该怎么解释,沈延是个忠实的,他了解他,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再者,沈延的话就足够引爆他的怒点,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质疑他与父亲的关系,他的忠心。可是,怎么解释的来呢?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7 15:48:00 +0800 CST  
第三章 罚
“哪只手开的枪?”
听到苏昊远的问话,苏杨心下一惊,像是想到了什么,苦涩的一笑,将右手升起:“右手。”
苏杨的手十分好看,白净,骨节分明,虽然上面有因练枪而生出的茧,但丝毫不影响这双手的美感。不过现在,他倒希望自己没长手。
“啪!”马鞭夹杂着风声砸在他的手心,“嘶…”苏杨发出了一声呻吟,索性声音不大。
“啪!…”紧接着连续的五下更狠的砸在他的手心,手心能有多少肉,怎么抵挡马鞭的打,瞬时,苏杨的手心有了整齐的六道红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发白,再变红,然后高高的肿起。现在,他的手,如同一只圆滚滚的包子。
许是他忍耐力再好,眼中也噙满了泪水,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求饶的话被生生憋了回去,疼的几乎不能呼吸,十指连心啊,钻心的疼痛。
抬起的右手本能的颤抖,却仍未收回,怎么敢收回呢?
苏昊远看了看儿子的手,轻轻道:“裤子脱了。”
打,还要打!苏杨的心里说不出的难过,他以为父亲总能饶过他。呵,他的嘴角有了一丝苦笑,不过是他痴心妄想罢了,一切不都是他以为吗,从小到大,哪次轻饶过他呢。
想归想,手里的动作却没停,父亲的意思,他怎敢忤逆呢?他穿的并不厚,缓缓褪了裤子,去了内裤,露出白嫩的屁股,微微发颤。
屁股上还有一道肿起的红棱,是刚才抽打留下的。
“啪!”不等他有再多余的思考,马鞭再次打在他白嫩的屁股上,指甲已经嵌在了肉里,他的脑海里充斥的全都是一个字:疼,好疼,好疼。
马鞭一下又一下的落下来,好像永远也不停,有时会继续叠加在伤口上,更是疼的要命。他的脸上汗水与泪水交织,意识也涣散起来。
终于,在他感觉要昏过去的时候,马鞭停了,估摸着,大约有十余下。
苏昊远打人向来不求数目,挨打的数字听起来像是很少,可鞭鞭发狠,似乎每鞭落下,都能扯下一层皮肉。
终于停了,原来我还没死。他暗想,他想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干的难受,好不容易分泌出唾液,咽了咽,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慢慢将身子跪的更直了些,才缓缓开口:“多谢父亲。沈延的事,请父亲放心,我会查出来的,所有的事情,苏杨都会一一解决,决不会让帮里和公司受损失。”
“你知道查不出来的后果。滚出去。”
“是。”苏杨轻轻应道。
他用手撑着实木地板,缓缓抬起膝盖,直起身子。起身的动作牵动着伤口,他疼的“嘶嘶”直叫,但声音也极轻,怕再次惹恼了父亲。
脚刚一着地,便有了酥麻的感觉,大约是跪的太久了的缘故,他自嘲的想,这膝盖,迟早会废了吧,不过想到以往跪的时辰,今天已算开恩了不是吗?
他没法正常的大步走,只能慢慢挪着身子,怕站不稳,想寻个东西扶着,却也没有,只能将肿胀的右手抬起,左手扶着腰,极慢极慢的挪动步子。
这何尝不是一种折磨,可别忘了,他背上有伤,屁股上有伤,手上有伤,膝盖也疼得厉害。终于,终于,他摸到了门的边框。走出来了,他疼的满头大汗,险些两眼发黑,晕了过去。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他总算松了口气,一下栽倒在床上。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8 20:09:00 +0800 CST  
第四章 上药
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上疼的厉害,力气似乎被抽光了,像个断了线的风筝,随时都会从天空坠落下来,摔的粉身碎骨。
他费力的将眼睛睁大了些,终于摸到了桌上的手机,用左手笨拙的按下一串数字,拨了出去:“把牢里剩下的人,沈延的手下,带到帮里,交给二爷吧。”
交代完这话,他的手似乎也拿不住手机了,慢慢的,手机从他的手里滑落,落在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啊——”他突然吼了一声,身子不住的颤抖起来,泪水从眼睛里落下来,模糊了他的视线。像是从笼子里关久了放出来的猛兽,又像可怜的小猫咪。终于,哭声不再压抑,从眼泪无声的落下,到小声的啜泣,再到嚎啕大哭。洁白的床单上,有了一滩水洼。
当他醒来的时候,还是凌晨十二点。他是被疼醒的,他趴在床上的时候还是晚上六点,没想到哭着哭着就睡着了。趴了六个小时,他的胳膊有些酸痛,身上的伤由于没有及时上药,也疼的更厉害了。
“唔…”他慢慢直起身子,才发现浑身黏的难受。他打开衬衫纽扣,才发现衣服因为汗水和泪水,沾在了身上。因为时间有些长,背上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衣服刚一碰到伤口,他就疼的呲牙咧嘴“嘶…”。咬紧牙冠,总算脱掉了衣服和裤子,因为太痛,他的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打开抽屉,拿出了常用的药膏,用左手挤出来,熟练的在右手上涂了涂,又抹在伤口上。为了防止自己大半夜叫出来,他给自己的嘴里塞了条毛巾,这样,也不用咬嘴唇了,知道为什么用左手上药也这么熟练吗?因为父亲打他,很多时候也连带打手,而往往错事都是用右手做的,毕竟右手熟练嘛。打了右手,总得要自己上药,没办法,只能左手上了,慢慢的,也就练出来了。
如果说挨打是一种折磨,那上药的过程无疑是雪上加霜,他很轻很轻的涂,可还是疼的要命。不过对于上药,他也算是行家了。从小到大,似乎用的治伤药膏比他吃的饭还要多。
好不容易上完药,他总算松了口气,受罪啊,真是受罪啊!
—————————————————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因为上药的缘故,身上的伤总算好了些,不过走路的时候还是很疼,所以,他走路的姿势,华丽丽的从大步流星变为一瘸一拐,不过,好得能走。
匆匆洗漱下楼,父亲已经在吃早餐了,他一步步挪着下楼梯,管家看到自家少爷如此,自然猜到七八分,很是不忍,刚伸手准备扶他,他似乎猜到了,摇头拒绝,管家不好再说什么,便知趣的退到一边。
他今天才发现,原来下楼梯也是个力气活,因为,他生生又疼出了一身汗。
总算一瘸一拐的走到父亲身边,膝盖一弯,跪了下去,即使跪下去的那一瞬,他还是疼的龇牙咧嘴,但很快调整过来,软软的叫道:“父亲。”
苏昊远并未有表情,他看着碗里的粥,平淡的问道:“上过药了吗?”
苏杨的手轻轻玩弄着他的衣脚,轻轻应道:“上过了。”
苏昊远终于转头看向儿子,眉毛向上一挑,加重了语气:“你确定?”
看到父亲挑眉,他低了低头:“嗯,昨天晚上上过了。”
“今天早上呢?”
“唔…今天早上还没有。”苏杨的声音越发轻,他能说自己是怕迟了才没上药吗,肯定不能啊!
苏昊远的眉毛迅速皱在一起,骂道:“不省事的畜牲。”
苏杨仍旧低着头,可饭香却直往他鼻子里钻,唔…他现在好饿呀,昨天一天都没吃饭,现在问道味道,饿的更厉害了。偷偷瞟了瞟凳子,他的心情瞬间到达冰点,全是硬板凳,这可让他怎么坐的下?
苏昊远终于开口:“我知道你坐不下,去把软垫拿过来,跪在上面吃吧,吃完再去上药,然后和我一起去帮里。”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9 15:40:00 +0800 CST  
—— —— ——小尾巴—— —— ——

苏昊远:把软垫拿过来。
苏杨(一瘸一拐)拿过来,乖乖跪在上面(小声):放在凳子上不是更好嘛
苏昊远:你说什么?
苏杨(讪笑):没什么,没什么,我说这样很好。
苏昊远(一脸狐疑):你可拉倒吧,小畜牲。
苏杨(撇嘴小声):哼哼,骂我是小畜牲,你不就是老畜牲嘛,还没小畜牲可爱。
苏昊远:再唧唧咕咕就滚出去。
苏杨(小声):哼哼!
苏昊远:我可不是心疼你,我是心疼小畜牲的膝盖。
苏杨:。。。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9 19:50:00 +0800 CST  
为神马一个人也没有
小凄凉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19 21:10:00 +0800 CST  
第五章 二爷

“见过二爷。”苏杨弯下右膝,单膝下跪。
“起来吧。”坐在椅子上的男人抬了抬手,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微微眯着眼,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优雅的气息,没有苏昊远的戾气,只是不知那温柔的外表下,藏着颗怎样的心。
二爷姓秦,名江华。为什么叫二爷呢,倒是有些含义的。他与苏昊远是过了命的兄弟,当初,他和苏昊远联手血拼,打下了这番事业,创了黑帮“幽门”,专做白粉生意,黑白通吃。苏昊远与妻子凌薇薇更是合办了跨国公司。如今,苏昊远在中国做事,凌薇薇为了管理美国的生意,暂时定居美国。
他也算是副帮主,兼任刑堂堂主,说白了就是干审讯人,杀人的活,再管些杂事和生意。不过他审讯人倒是厉害的很,总能想出新招式来折磨人。再者,他比苏昊远小两岁。综上,也是被称为二爷的原因了。
秦江华看到苏杨的进来的姿势,心里便明白了八九分,笑道:“怎的,因为沈延的事,挨罚了?”
“是。”
“既然身子不方便,那就起来吧。”秦江华转头又吩咐道,“吧软垫拿来。”
“谢二爷体恤。”
有了软垫,苏杨坐下的时候屁股虽还隐隐作痛,但总归好受些了。
秦江华点了烟,吸了一口,看着自己吐出的烟圈,嘴角抹了一丝笑意:“你又给我找麻烦了。”
苏杨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苏杨知道二爷的手段,只有麻烦二爷了。”
秦江华笑道:“你下不了手,就让我来解决罢了。”
苏杨再次撑起身子,跪下:“到底什么也瞒不过二爷的眼睛。”
“老实说,你和沈延到底什么交情?”
苏杨顿了顿:“二爷,他的忠心您也知道,不用再浪费时间了,而且……”
苏杨话还未说完,便被秦江华打断了:“当初东岸码头救你的人,是他吧?”
苏杨心下一惊,当初的消息已被封锁,连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秦江华,居然知道。
那还是三年前,苏杨去东岸码头接货,不成想遭遇埋伏,自己的功夫也不如现在,不但损失了一些兄弟,自己也受了伤,正巧被同时接货的沈延所救,也算有了一面之缘吧。
沈延之所以被抓,是因为苏昊远暗中派人埋伏了他。要做道上的龙头老大,绝不是件容易事,他需要解决一个个威胁。区区沈延,不足挂齿,他真正需要解决的,是沈延背后的势力。
沈延背后又是一个帮派,底细不祥,实力却不容小觑。因为,那个帮里,总有新货运出。苏杨只交易过一次,只是对方心高气傲,一直谈不拢合作,苏昊远便想一锅端了,还少个威胁,所以。。。
苏杨不知如何回答,秦江华也不说话,空气中竟弥漫着寒意。
过了半晌,苏杨才缓缓开口:“是。”
秦江华已然知晓,只是想听他亲口说罢了,掐灭了烟,方才抬头:“怪不得你如此手软。”
苏杨的身子向前顷了顷:“只求二爷不要告诉父亲。”
秦江华的嘴角突然出现了玩味的笑容:“你很怕他?”
苏杨倒没有迟疑:“是。”
秦江华笑出了声:“放心,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多谢二爷。”
“行了,起来吧,让你坐着,又跪下了”
就冲您问的话,我也坐不住啊!
“苏昊远让你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虽说他答应了苏昊远一定要查出来,但终究是不好查的,一股黑道势力,查起来可不容易。
“还没有,不好查。”
秦江华再次笑了笑:“可以让‘暗阁’帮你查啊,你不是和他们老大也有交情吗?”
听到秦江华这话,苏杨暗淡的眸子突然有了神采,对了,他怎么没想到,真是傻了。
“暗阁”是道上有名的暗查机构,只要你想查的消息,它都能帮你查出来。不过,前提是要付相应的报酬,这报酬可大可小,完全是按阁主的心情。但是有时就付不起了,譬如,他想要秦江华的一根手指。当然,这是不可能的,谁敢在老虎上拔牙呢?除非,他活腻了。
他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谢二爷提醒。”
秦江华忽然收了笑意:“沈延的手下,你想怎么处置?”
“既然给了二爷,自然是看二爷的心情。”
“我是在问你。”
“他们说不出有用的了,不过是些小啰啰罢了。”
秦江华的笑意又露了出来:“你是喜欢磨人的呢,还是痛快的呢?”
苏杨终于抬头直视他,轻轻开口:“二爷,我喜欢痛快的。”
秦江华玩味的笑容扩大:“是吗,可是,我倒挺喜欢磨人的呢。”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20 23:01:00 +0800 CST  
今天是小年,祝各位小可爱们小年快乐,万事如意
嗯,然后再看看文吧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20 23:03:00 +0800 CST  
目前正文暂时不会拍,因为苏粑粑和儿砸都有点忙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24 20:18:00 +0800 CST  
祝各位小伙伴新年快乐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1-28 00:18:00 +0800 CST  
番外1 我的脸都丢尽了(2)
“啪!”巴掌就准确无误的落在苏杨的左半边屁股上,发出一声脆响。左边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五指印,指印由白变红。他的脸红的像是能滴出血来。
“父亲!”苏杨又羞又恼的叫了声,他原以为父亲是要用板子或者马鞭的,万万没想到是用巴掌,跟教训两三岁的小娃娃似的。
苏昊远选择无视这个声音,继续问道:“你说这一下该打在哪边呢?”
“父亲!”苏杨又叫了声,耳根也连带着红起来。可是回应他的是一记狠狠的巴掌:“你好好的受着。莫不是想挨鞭子?”
听到父亲的问话,他不敢再吵,只是那耳根与脸颊的红晕显示着他的害羞与难堪,轻轻回道:“不是的。”
苏昊远不再说话,只是用一下下的巴掌专心致志的给苏杨的屁股上色。
虽说巴掌比马鞭好挨多了,不过苏昊远的手上也是有十足的力气。巴掌着肉的脆响声,在这安静的书房里似乎被放大,时刻提醒着苏杨牢记现在的窘境。
白皙的屁股渐渐通红一片,微微发肿,像水蜜桃般,竟多了几分可爱。加之难堪,苏杨的耳根简直能与屁股上的红媲美。苏昊远落掌也是有分寸,毕竟自己的手能感觉到苏杨屁股的情况。
本也没想重罚,他用手指轻轻捏起苏杨的一块臀肉,即便是挨了打,手感也是极好的。捏了捏,又放下,狠狠的在臀峰拍了一掌:“最后十下,报数。”苏杨的臀肉不禁跳动起来。
臀峰是挨巴掌最多的地方,如今又被狠狠拍了一掌,疼痛难耐。真想揉揉,可是手又被父亲捏着。他不由轻轻扭动着屁股,希冀甩掉着疼痛。
苏昊远察觉苏杨的动作,将手又放在苏杨的臀峰上,轻轻揉了揉苏杨那微微发肿的屁股。在他看来,这个可爱的屁股完全能经受更严厉的责打,所以他用充满威胁的口吻道:“你要是再敢动,之前的打全部作废。”
闻言,苏杨的身子成功的轻颤了一下,停下了细微的扭动,赶忙回答:“不会的,父亲。”
苏昊远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轻轻拍了拍苏杨的臀峰:“屁股撅起来,”
苏杨哪里还敢违拗,只将屁股高高撅起:“请父亲责罚。”
苏昊远举起巴掌,用了十分力再一次打在苏杨高耸的臀峰上,苏杨的臀肉再一次跳动起来,桃红更甚,微微发颤。
“啊!”伴随巴掌落下的是苏杨的一声痛呼。这一巴掌,生生打出了他的眼泪。
知道自己用力不小,看着儿子慢慢平静下来,苏昊远才不急不慢的说道:“没报数,这下不算,加一下。”
“父亲…”苏杨急急的转过头看着苏昊远,求饶的话呼之欲出,却忽然想到,父亲最讨厌挨罚时求饶了,小时候有一次挨马鞭挨不住,哭着求饶,不料父亲非但没有停手,反而打的更狠。他疼的险些闭气,哭的嗓子都哑了,父亲还是不停手。最后还是保姆实在听不下去,硬闯进来,才拦住了父亲。若是没有保姆进来,苏杨想,自己恐怕是要被生生打死了。那次打的实在太厉害,他满声是伤。发着烧昏迷了好几天才醒过来,在床是趴了一个星期才下床,就算是下了床,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在这期间,父亲都没来看过自己,还是保姆一直照顾的。从那以后,苏杨对苏昊远的称呼,便从“爸”改成了较为疏离的父亲。而后,也不知怎的,见了苏昊远,苏杨的心神便十分压抑,总是站不稳,像随时能跌倒一样。苏昊远一气之下便对他说:“你竟然见了我连站都站不稳,那以后见了我便跪着吧。”
此后,他也怕父亲再怪罪,怕因此又挨马鞭,便每次见了父亲膝盖弯弯跪下。就让膝盖受点罪吧,也好过受皮肉之苦。说到底,自己还是怕疼的人啊。
清亮的眸子对上苏昊远狐疑的眼神,将险些说出求饶的话压进了肚子里,轻轻答道:“是…”
苏昊远再次挥掌,仍旧是十分的力气。
“啪!”“一”
“啪!”“二”
“啪!”“三”
…… ……
每打一下,苏杨就报出数字。报数呢,倒不是真记不下挨了多少下或打了多少下,只是加重挨打时的羞耻感罢了。往常挨打是不用报数的,因为苏昊远不看重数目,只看重受罚时打的力度,所以他的打绝不含水份。只是这次,多了几分逗逗苏杨的意思,所以他才会想起报数。
苏昊远落掌速度不快,每打完一下,都会停顿几秒钟,让苏杨充分感受疼痛,有时落完几掌,甚至会揉一揉,只是挨打时的揉绝不是轻揉,而是大力的揉搓。再趁苏杨屁股上的肉刚放松之际,巴掌狠狠的落下。若不是苏杨死命克制,怕是早就扭动屁股以求摆脱疼痛了。
苏昊远感觉裤子上有些潮湿,低头一看,才发现是苏杨的眼泪,已经在裤子上形成了一片小水洼。苏杨却是不敢哭出声的,怕惹恼了父亲,换来更狠的责罚。便咬着嘴唇,只有眼泪大把大把的往下流。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13:17:00 +0800 CST  
懒惰的我又回来了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13:17:00 +0800 CST  
咦?贴吧有字数限制么?为什么没发完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13:18:00 +0800 CST  
便咬着嘴唇,只有眼泪大把大把的往下流。
苏昊远皱了皱:“不许咬嘴唇,否则加罚。”
苏杨这才松开嘴,发出轻微的呜咽声:“呜…”
苏昊远到底还是于心不忍,抽了张纸巾,擦了擦苏杨眼角的泪水:“罢了,你以后若是挨罚时实在挨不住,就哭出来吧,只是不许求饶。”
苏杨有些吃惊,他原以为父亲会狠打几下的,没想到父亲这般说,还是轻应道:“谢谢父亲。”
“还有两下。”
苏昊远没有再打臀峰,因为臀峰已经从微微肿起变成了高高肿起。他用手指按了按,嗯,没有硬块,那就好。
“啪啪”最后两掌又快又狠,甚至没等苏杨报出数,最后两下就打完了。苏昊远选择打在臀腿交接出,那地方细皮嫩肉,再加之苏昊远并未收力气,两下连续扇在嫩肉处,疼的他两腿也跟着打颤,嫩肉处也变的通红。
苏昊远终于松了手,苏杨没了束缚,立刻用手揉着他身后的两团肉,这两团肉现在变的又红又肿,还发烫,他的眼泪不禁又疼的吧嗒吧嗒直往下掉。
苏昊远冷眼看着,清冷的声音在苏杨耳边响起:“我许你揉了吗?”
苏杨赶紧放下手,心里暗叫不好,疼的厉害,他居然忘了…挨打时没有父亲的允许,是不能乱动,大哭,求饶的,就算是打完,没有父亲的允许也是不可以的。这是很小便定的规矩。今天真是脑子诨了,才会去揉。
他再次乖乖趴好,实在是太痛,父亲巴掌落的慢,更是比马鞭还要磨人,况且还打在嫩肉上,疼的紧啊。
见苏杨不说话,苏昊远声音提高:“回话。”
苏杨嗫嚅道:“没有…”
苏昊远轻轻笑了笑:“看来是忘了规矩。我本来想打完这些就好了,现在看来,还不够呢。”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13:20:00 +0800 CST  
看在如此粗长的份上,来个人吧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13:21:00 +0800 CST  
番外1 我的脸都丢尽了(3)
“父亲…”苏杨轻轻叫了声,慢慢从苏昊远的腿上滑了下来。直到落在苏昊远脚边,避开受伤的屁股,将手放在苏昊远的大腿上,身子斜斜靠着苏昊远的小腿,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苏昊远终是给了他一个缓冲,指指墙角:“不许穿裤子,去面壁。”
苏杨略微迟疑,不过他很快便一瘸一拐的走到墙角,乖乖依军姿站立,他不敢再忤逆了。裤子已经滑至脚踝,露了两条白皙的腿,脸上刚褪下的红晕,再次布满脸颊。
苏昊远拿起书桌上的镇尺,走到苏杨身后:“腰弯下去,屁股撅起来。”
闻言,脸上红晕更甚,却不再转头,终是弯下腰,将屁股高高撅起。
苏昊远却还是不太满意,用镇尺轻轻拍了拍苏杨高耸的臀峰:“撅高。”
冰凉的镇尺接触到红肿发烫的屁股,苏杨的身子不住的轻颤。只将腰弯的更低,双手捏着脚踝,方才让苏昊远满意。
苏昊远将镇尺放在他的腰上:“掉下来一次,就十下。我今天没用马鞭打你,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最好乖一点。”
苏昊远把空调调高了几度,转身回到办公椅上,开始看苏杨写了一半的企划案。
苏杨保持的这个姿势刚开始倒没什么,可时间一长,便觉得腰酸背痛。而且,不站的时候觉得自己各个地方都没问题,可一但站好,便觉得胳膊痒,腿痒,脚痒,头发痒…反正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身子到底不受控制了,直发着颤,镇尺也有微微的颤抖。他的额头布满了汗,拼命想控制,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苏昊远也不喊停,似乎发觉了动静,抬起眸子,冷眼看着苏杨发颤的身子。
“啪嗒”镇尺受不住了颤动,终是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苏杨猛然一惊,却不敢再动,看了看落在地上的镇尺, 咬着嘴唇。
苏昊远合上企划案。不得不说,他的儿子十分有才能,就算是企划案没写完,他也很高兴儿子对新项目未来的规划,切合实际而且会带来巨大收益。想来,以后把公司和帮里全交给他,是没有问题的。思及此,火气又小了不少。
听着父亲的皮鞋在地板上走路发出的哒哒声,苏杨虽然背着身看不到,却觉得,那一步步,像踏在自己心上一样。
苏昊远捡起镇尺:“怎么掉了?”
苏杨终于松开咬着的嘴唇轻轻道:“对不起,父亲,因为我身子发颤,它就掉下去了。”
“之前的巴掌,是罚你不好好学习,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能误了,我先前相信你都能解决好,如今看来,倒是需要我教导教导。既然如此,你以后每天把作业拿到这书房来写,我不但要检查,还要给你另安排学习任务,要是做不到,就挨打。”
苏杨险些跳起来,什么鬼,拿到这里来写?!这不是羊入虎口嘛,何况,在父亲眼皮子底下,一紧张,搞不好会写的都不会了,要是挨一顿打,他还怎么去上学!不行不行啊!
“父亲…”苏杨刚想解释,却被苏昊远打断:“没商量。”苏昊远凌厉的眼神成功让想要反驳的苏杨闭了嘴:“你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的屁股吧。”
说着,一记狠厉的镇尺便落在了苏杨的屁股上,他本低垂的头,猛的扬起来,双手紧紧抓着脚踝,似乎怕松了手,自己便倒下去。
“刚才的巴掌是罚你不好好学习,二下镇尺,十下罚你不守规矩,十下罚你掉了它。”顿了顿又继续道:“不用报数。”
苏杨敛了眉眼:“是,请父亲责罚。”
毕竟是手打的,撅了这么长时间,屁股上的红肿已经消散了许多,白里透红,挨二十下倒是没有问题的。
苏杨甚至能听到镇尺落下的嗖嗖声,让他心里直发毛。苏昊远落的也有规律,左一下右一下,总算不只打那高耸的臀峰。
镇尺的威力就是比巴掌大些,加之苏昊远的力气,十下过后,已然通红一片,之前的红肿似乎又被换起,屁股微微透亮,亮中发肿。
看着苏杨渐渐塌下的腰,苏昊远皱着眉,用镇尺点了点他的腰:“还有十下,腰直起来,屁股撅高。”
苏杨已经满头大汗,他咬着牙,将腰放直,又将屁股高高撅起。
“啪!啪!啪!”似是为了提高苏杨的精神,苏昊远连续三下都狠抽在苏杨的臀腿间接处。“啊——”嫩肉处被再次袭击,还是有威力的镇尺,苏杨不禁一声惨叫,眼泪直往下掉,头拼命摇着,双腿打颤,屁股却是再疼也不敢动半分,脚踝更是被指甲生生掐出了血印。
苏昊远冷言道:“规矩背一遍。”
苏杨深吸了一口气:“挨罚时不能躲,不能逃,不能乱动,不能讨价还价,不能求饶,不能大哭,不能喊叫未经您允许,不能揉。否则,加罚。”
苏昊远轻笑:“看来记得挺清楚,我还以为你忘了。只是我刚才说了,以后挨罚你可以哭出声,其余不变。”
“是,谢谢父亲。”苏杨的嘴角也多了一分自嘲的笑意,他不能忘啊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20:22:00 +0800 CST  
“是,谢谢父亲。”苏杨的嘴角也多了一分自嘲的笑意,他不能忘啊,被保姆拉下的那次,挨打最狠的那次,他以为自己会被打死的那次,就是父亲在给自己教这规矩啊。他怎么能忘呢,现在自己的背上,都还有那次打留下的一道疤呢,一条像蜈蚣一样歪歪扭扭的疤永远留在他的背上。父亲,儿子永远不会忘啊。
苏昊远不再说话,安静打完余下的几镇尺,这几下他倒收了几分力气,就看在苏杨企划案还写的很好的份上吧。毕竟苏杨的屁股已经红肿更甚,高高肿起,再狠打下去,怕是明天又下不来床了。
“起来吧,裤子穿上。”苏昊远收了镇尺,缓缓开口。
苏杨终于得以起身,只是腰酸背痛,又咬咬牙站直,提起了裤子。
幸好他的裤子宽松,苏杨没再穿内裤,因为屁股已经肿大了一圈,内裤都穿不上了。
见他站好,苏昊远便开口: “行了,回房上药吧。”
苏杨低着头,轻轻道:“父亲…我想让您帮我…”
我想让您帮我上药几个字似是如鲠在喉,怎么也不能继续说下去了。
苏昊远眯了眯眼,嘴角有了笑意:“想让我帮你什么?”
“没…没什么…父亲,我…回房了”
看着儿子加快的步伐,却是一瘸一拐的步子,苏昊远不禁笑出声,他自是知道儿子想让自己给他上药的,却故意装作不知,看着儿子的反应。他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本番外完√)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20:29:00 +0800 CST  
其实我在更文的时候就想,怎么才能把潜水党炸出来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20:30:00 +0800 CST  
晚安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6 22:04:00 +0800 CST  
第六章 暗阁
被秦江华一语点醒,苏杨便是迫不及待来到暗阁。
暗阁以画廊掩人耳目。在东山路,苏杨找到了这个画廊。
画廊也无特别之处,看着普普通通,若不是有几幅名画装点着,怕是这样一个小店面,也没多大用处。
一进门,店小二便笑眯眯走过来:“您看上哪幅画?”
“我表舅前些日子将一幅画寄存在贵店,今天让我来取。”
店小二的笑容呆滞了一下,却猛的反应过来:“寄存画的人比较多,不知是何时寄存的?”
“上个月,八号。”
“画的可是向日葵?”
“是牡丹。”
“如此,请您随我上去找找吧。”
“多谢了。”
店小二上了楼,推了推墙上的画。那副画居然动了,画背后,是一个黑漆漆的地下室。
店小二转过头低下:“少主,请吧。”

楼主 柠檬酸啊a  发布于 2017-02-07 11:26:00 +0800 CST  

楼主:柠檬酸啊a

字数:64129

发表时间:2017-01-17 06:3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3 20:33:45 +0800 CST

评论数:231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