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私立体罚学校)

一楼给度受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5 11:11:00 +0800 CST  
第一章 入学
九月一号是所有高中开学的日子,圣德中学也不例外。这天常星宇早早的起床,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圣德高中是他自己要报考的,虽然知道这所学校的特殊,但是超高的教学质量还是吸引了他,于是在父亲的陪同下他带着早早准备好的行李来到学校。
校园里每个年级都准备好了桌子,每个桌子前有三名教师负责学生入学接待工作。老师的身后是身穿迷彩服的持枪护卫,在别的学校应该是很纷乱的场景在这里却显得异常的规矩,家长们被限制在学校以外不准进入,所有的孩子们自己排队来到桌前缴费,领取饭卡、胸卡和班级管理制度手册。常星宇自觉的排着队等待报名,很快便轮到了他,将基本信息填好交给老师,常星宇领到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去宿舍摆放行李,收拾铺位。
常星宇的宿舍在二号楼301房间,每个宿舍四个舍友,宿舍环境不错,每人一个衣橱,一张带书架的书桌,一台电脑(不过该电脑只能链接学校内部网络,当然也许有技术特别高的黑客同志会有一些想法)。常星宇很快整理好自己的床位,这时宿舍的其他人也来了。都是同龄人,大家很快就熟悉起来,宿舍老大是长得胖胖的李峰,老二瘦高的徐左权,老三一张娃娃脸的夏雨,老四也就是常星宇了,几个人聊了一会儿就赶紧去教室,因为刚刚报名的时侯班主任张老通知他们十点准时在教室集合,几人不敢耽搁。
常星宇他们是八班的,教室在二楼,四人搭伴很快来到教室,这时候教室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四人找了空位坐下,等着班主任。随着学生陆陆续续的走进来,时间也到达十点,张老师准时的走进教室。紧接着就是很普通的点名,张老师边点名边再名册上记录着什么。耳听着外面有人喊报告,张老师却没有搭理,继续点名然后让学生自我介绍。全班同学都介绍完,张老师才示意那两个迟到的同学进来。所有的人都盯着那两个人看,常星宇也看着两个人,俩人长得一样,应该是双胞胎,侧脸很是俊秀,在他们这一群里算的上是校草级别的小帅哥。不过现在两个同学很是局促不安,“老师,对不起,我们迟到了。”大概是哥哥的一个孩子说道。
“赵麒赵麟?你们做一下自我介绍吧。”张老师说道。
果然刚刚道歉的那个孩子开始自我介绍,他是哥哥赵麒另一个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赵麟。介绍完了,张老师却并没有让他们下去。而是说道“选择来圣德中学来上学,说明你们对这里的规定不陌生,圣德之所以成功靠的就是严格的规章制度,奖罚分明,你们选择了圣德,那就要接受她的一切。今天是入学第一天,老师并不想过多的苛责你们,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对于第一天就迟到的孩子,老师觉得应该给予严厉的责罚。”说着张老师看向赵麒“去把墙上的藤条取下来,双手交给我。”
赵麒低着头,手指不安的搅动着,却不想动。
“开学第一天,我不想我班级的孩子因为不听管教而被送到惩戒室去。”张老师又说道。
赵麒终究是顶不住压力,惩戒室对于所有的孩子都是个可怕的存在,哪怕他们只是刚入学的新生,也是早有耳闻的。
赵麒将藤条取来,按照老师的要求双手托起举过头顶,像在举行一个庄重的仪式一样。张老师接过藤条,点了点面前的讲桌,“裤子脱了,背对同学趴在讲桌上。”赵麒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眼里含着泪水。“快点,做错了事就要受罚,没什么可害羞的”。目光扫过下面坐着的学生,“你们也一样,所有犯错的学生受罚时都必须脱了衣服,只有打在皮肉上的才算是责罚,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可害羞的(圣德分为男女两个校区,老师也是男女分开的)。今天是第一次,我可以对你们宽松点,以后犯了错不准迟疑,你所拖延的时间全部换成藤条。”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5 20:02:00 +0800 CST  
赵麒似乎也想明白了,双手颤抖的解开腰带,将宽大的校服短裤连同内裤一块褪下来,白皙而形状较好的pg就暴露在同学们的目光下。常星宇心情激动的看着讲台上的人,终于看到真得了,跟视频果然不一样,只见那个帅气的男孩趴在讲桌上,pg正对着自己,旁边的老师拿着藤条“啪啪啪”一连三下抽在那个漂亮的pg上,常星宇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有点想取而代之的想法,真是太过瘾了。赵麒并不会大声哭叫,只是在藤条着肉时发出好听的呜呜声,迟到的惩罚是十下藤条,老师很快就打完了。赵麒迅速的提上裤子,站到一边,看着弟弟挨打。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5 20:15:00 +0800 CST  
就餐
班主任杀鸡儆猴的效果很好很强大,全班同学都被吓住了,他们也真正认识到了圣德与别处的不一样。张老师让赵麒赵麟回到座位上,开始开班会,重点强调班规班纪。这次全班都在认真听讲,默默的记忆,希望自己不要有事情犯在老班手里。很快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班主任将学生吃饭宗的勺子发下去,要求学生去教学楼外的空地上集合整队。
常星宇随着大队来到楼下,到底还是孩子,刚刚的藤条似乎已经被遗忘,孩子们开始哇哇哇的吵闹。突然隔壁七班的班主任抬脚踹向一个闹的特别欢的男生“把嘴闭上,安静。”孩子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见那个被踹的学生自己爬起来,看了他们班主任一眼,迅速得站在队伍里,一声都没吭。
餐厅里所有的学生有续的排队打饭吃饭,不能插队,不准大声喧哗,吃完饭后餐盘要统一放到收餐盘的车子里,剩饭剩菜不能太多……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6 11:55:00 +0800 CST  
似乎注定着入学第一顿饭的不太平,喧哗声从高一二班的就餐区传来,虽然很快被平息但是也引起了其他同学的注意。常星宇很快的打听到了大概情况。原来有个学生打完饭转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后面排队的同学,菜汁溅到了那个同学身上,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言不合两人便打了起来。值班教师很快就赶了过来,随后是教导主任。也许是为了给新生一个警告,教导主任当场宣布了处理结果。二班扣除班级量化管理分数二分,两位当事人每人扣分五分,同时对两位同学做出五十藤条的当场责罚。除了高一新生,其他人对这种惩罚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听到主任宣布的惩罚结果,校园纠察队的同学随手就将一个吃饭用的长凳搬过来,两名同学被要求光pg趴在长凳上,纠察队的两个学长走过来,一人拿着一根藤条“啪啪啪……”藤条着肉的声音此起彼伏,常星宇虽然隔得较远,但是仍然能隐隐瞧见那白嫩的臀肉慢慢的变红变肿。这俩人的痛呼声也哇哇的响起来,声音没有那对双胞胎好听,给人一种凄惨的感觉。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6 12:31:00 +0800 CST  
霍渊
短短一个上午,新生已经经历了两场恐怖的责罚,所有的新生一时间都收敛起来,夹起尾巴做人。
下午是见面会,由各个部门主任和大家见面,然后介绍教官,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军训了。看着台上的领导,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很容易就引起了学生们的注意。霍渊圣德高中赫赫有名的阎王,霍渊是圣德中学惩戒部的部长,据说曾经为华国特种总教官,能力十分强大,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到了圣德惩戒部。圣德惩戒部是圣德高中的特殊部门,他不光监管着学生,同时也负责对教师进行教育惩戒甚至包括校长。
霍渊坐在主席台上,听着校长先生无聊的发言,开始神游天外。霍琳那小崽子要回来了吧?听说失忆了,小说看多了吗,还失忆,嗯居然到现在都每过来,看来忘的东西不少啊。没关系,十八岁正好上高中,大不了从新学一遍。霍渊冷冷的想着。不禁又想死了出国前的情景……
“我不是故意的,哥…哥求你了,我不要出国,不要送我出国,哥…哥…”就这样霍渊冷冷的叫手下将闯了大祸的霍琳送上了飞机,这一去就是三年,直到霍渊将所有的事情摆平。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6 19:52:00 +0800 CST  
发不出来了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6 21:32:00 +0800 CST  
霍琳真得失忆了吗?霍渊斜靠在椅子上,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小崽子。嗯,高了比以前成熟多了“明天去圣德报道,和高一新生一起军训。听说你失忆了,以后白天去教室上课,晚上来我办公室,我给你补习,我给你一学期的时间,一学期以后你要跟上高一学生的进度。”霍琳吃惊的看着他的恶魔哥哥,霍阎王就是霍阎王啊,我都“失忆了”居然还要继续被摧残……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7 07:07:00 +0800 CST  
班里来新人了,正好赶上班主任分班,霍琳和常星宇成了同桌。“嗨哥们,你居然迟到了两天,很牛啊”。常星宇热情的打着招呼。“你好,以后多多关照。”
课上,常星宇好奇的观察着新同桌,他低着头,不听课也不做笔记,而是用铅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的。这同学胆真大,胡思乱想着,常星宇走神了。
“常星宇,你来做一下这道题”物理老师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常星宇直愣愣的站起来,什么?做题,我刚刚都没听啊。常星宇硬着头皮走上讲台,祈祷自己能解出那道例题,可惜事与愿违,常星宇真真是不会,只能站在讲台上发呆。
“同桌上来,你来解这道题”霍琳被叫了起来。霍琳知道自己没听讲被老师发现了,不过,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堂堂麻省理工大学的高材生解答这种问题,不是小case吗,真以为小爷我失忆了啊。霍琳潇洒的将答案写在黑板上,俐落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顺便给小白同桌以同情的一撇。
这就是学霸吗?画着画居然就能把题解出来了,让我这只是偶尔走一下神的乖学生情何以堪。常星宇悲哀的想着,已经预料到将要面临的悲惨遭遇。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7 20:50:00 +0800 CST  
打不出来啊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7 20:54:00 +0800 CST  
貌似又吐出来了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8 19:18:00 +0800 CST  
看到物理老师手里的藤条,常星宇的心情有点复杂,既羞怕又有一点期待的感觉,毕竟他是自愿来到这所体罚学校的。规矩都是一样的,常星宇红着脸将裤子褪下来,撅着pg趴在讲桌上。这种场面老师已经是司空见惯,扬手就抽在常星宇白嫩的pg上。“啊…啊…”尽管做足了思想准备常星宇还是叫起来,太疼了。
“上课不好好听讲还好意思叫!”物理老师抽的更狠了。台下的学生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一幕,偷偷的咽口水,情不自禁的摸摸自己的屁屁,有点感同身受的样子。物理老师毫不留情的抽了二十藤条,让常星宇回到座位上,继续讲课。常星宇小心翼翼的坐下,好疼,看了看继续作画的同桌,不敢再走神。
下课铃响起,老师走出教室,同学们开始活跃起来。
“霍琳,你家是哪的?怎么现在才入学,你家是不是和学校有关系啊?”常星宇八卦自己的同桌,霍琳撇了他一眼,没之声。“你怎么不理我?你都害我挨打了还不理我?”常星宇继续喋喋不休。“起立”班长洪亮的声音响起,化学老师已经来上课了“老师好”同学们喊到。“坐下”“啊”一声惨叫,常星宇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刚挨过藤条的pg似乎要裂开一般,不知道是谁将他的凳子推到了桌子底下。
“怎么回事?”化学老师已经走了过来,常星宇正要说点什么,却见霍琳看着他“没…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嗯,以后注意点,别毛毛躁躁的”化学老师满意的走回讲台……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8 19:50:00 +0800 CST  
四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时间已是中午,同学们收拾东西准备去吃饭“喂,霍琳,你什么意思?”常星宇气冲冲的问。
霍琳也不说话,起身就要走。“你给我站住,说明白。”霍琳看着被拉住的袖子。“怎么?你不喜欢?”声音充满了诱惑。“喜……喜欢什么?”常星宇底气不足。霍琳反手抓住常星宇,将人拽出了教室。霍琳将常星宇拉入空无一人的器材室,随手将门锁上。“放开我,你要干什么……”常星宇挣脱不开。
霍琳将人甩在地上“不明白?看着藤条两眼放光,你说你不明白?”霍琳冷笑道,自己这个小白同桌可真有意思。
心里的秘密被人揭穿了,常星宇脸色发白“你……你胡说,我才没有。”
霍琳冷笑,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目光令常星宇感觉无所遁形,似乎内心的一切想法都暴露在霍琳面前。那冷厉威严的目光让常星宇颤抖,膜拜,臣服。霍琳此时的形象和常星宇内心深处的影子重合“主人!”常星宇情不自禁的喊出这句话,随即惊醒过来,不知所措。
“跪下!”霍琳突然命令。
常星宇,条件反射的跪在地上,浑身一阵颤栗,这是在脑海中幻想了无数遍的场景。
“裤子脱了,撅起来!”霍琳又命令道。
常星宇将裤子脱下来放到一边,又撅着pg跪好,后臀上还留着物理老师抽打的痕迹。霍琳走过去,伸手抚摸着那一条条肿痕,然后“啪啪啪……”左右开弓抽着常星宇的pg,抽的臀肉乱颤。常星宇细细体味着着这丝丝的疼痛,心里竟升起一丝丝欢愉,小星宇也不由得颤了颤。见小白同桌起了反应,霍琳从裤兜里拿出一只签字笔,顺手将笔帽拔下来从常星宇的身后插入,常星宇紧张的撅着pg却是不敢反抗,任由霍琳将笔帽塞进体内。霍琳拍拍常星宇的pg,“去吃饭吧。”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9 09:45:00 +0800 CST  
常星宇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和霍琳住在了一起,而常星宇的资料也早早的放在了霍渊的办公桌上。真是不消停阿,霍渊想着霍琳这几天的动作,算了,再让他玩几天吧。私立学校的学习氛围是很浓的,毕竟是一个体罚学校,谁都怕挨打对不对,学校有规定,每次大考前一百名同学获得奖金奖励,同时负责惩罚最后一百名同学,这个惩罚是要在大操场上举行的,需要当着全校师生的年挨打,那是特别恐怖的,因此每次考试学校的名次变动都很大。当然这些和霍琳没多大关系,他还是在课上不时的画个画写个东西啥的,因为没有扰乱课堂秩序,而且老师的提问都能回答出来,各科老师像是形成了默契一般,也不再管他。毕竟校长说过,这个叫霍琳的如果犯错就送去校长室,不允许老师们私自体罚,如此麻烦的过程,还是算了吧。有这样的学霸衬托着,折磨着常星宇都要怀疑人生了,似乎跟了霍琳以后,pg就没有一天是不疼的。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9 17:18:00 +0800 CST  
倒霉的高一年级主任
看着手里的通知,常树明后悔了,不应该松口阿。常树明是今年高一年级的年级主任,在圣德年级主任的权利是很大的,但是这个很大是有限制的,很明显常树明打破了这个限制。在金钱的诱惑下,常树明破格招收了二十名没有达到分数线的学生,但是这个事却被捅到了惩戒部……
惩戒部部长的办公室里,常树明不安的站在那里,霍渊的目光似乎能把他穿透凌迟,细密的汗珠爬上额头。
“收了多少?”“一个学生十万,一共二百万”,常树明不敢有丝毫隐瞒,反正也瞒不住。
“爷少你钱花了?你一个月的收入不低吧?”
常树明终究是顶不住压力跪在地上“是学生自己不争气,惹了麻烦,请老师责罚(常树明曾经也在这个学校读书,并且是霍渊的学生)。”原来常树明在外面喝醉了酒,被人算计了,对方拍了他和一个女人的裸照,敲诈他五百万,常树明手里没有那么多钱,一时没守住就收了礼。
霍渊抬脚踹在常树明身上,常树明倒在地上随即又跪好“早就告诉过你们在外面应酬要守住,md净给我惹事,出了事为什么不上报?”说着又踹了常树明一脚。
事情暴露了,常树明反而觉得安心了,这会儿也不怕了“当时怕老师责罚,没敢说”。
“现在呢?不怕了?”“学生早就后悔了,请老师责罚。”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19 18:05:00 +0800 CST  
霍渊看着跪在面前的常树明,恨恨的又踹了一脚,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四个年级主任(高一高二高三和复习班)就这个是自己保上去的,结果偏偏是他出了状况“跪在这里干嘛,等着领赏啊?去找你二师哥去,让他把你这些破事处理干净了再来找我。”常树明听了慌忙爬起来退了出去,就知道还得找二哥,这次惨了,常树明哭丧着脸。
常树明的二师哥肖峰是跨国集团汇丰集团的董事长,这个人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也不知道为什么,常树明在这个二师哥面前是最不受待见的,所以出了事常树明也不愿意去找肖峰,但现在是不得不去了。
肖峰看着一向畏自己如虎的小三送上门来很是惊讶,“难得三爷来我这小地方阿,怎么有事?”语气十分的平淡。
常树明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二哥,小弟是来求你帮忙的。”
“吆,难得,你常三爷还有事情找我帮忙?我可不敢当。”
常树明一口气憋在胸口,真想离开,不就是以前对不住他吗,真是小心眼。可是想到老师的命令,找谁不行,非让找他,说明老师故意让他来化解矛盾的,所以不能走。
“二哥,以前都是小弟不懂事,请您原谅,这次是老师让小弟来得……”
“什么意思?还想拿老师压我,老师既然让我办事为什么不亲自跟我打招呼,用得着你在这里作威作福。”
“你,你连老师的话都不听了”。
“少拿老师来压我,老师的话我会听,但不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21 08:04:00 +0800 CST  
常树明咬牙“那二哥怎么才肯帮我?”
“当初老师罚了我七天七夜,挨的鞭子不计其数,你说我该不该帮你?”
常树明懵了,七天七夜,为什么我不知道。当初一时的任性居然害得二哥如此,怪不得等自己玩够了从日本回来时没有见到二哥,怪不得以后二哥就很少去霍宅了,常树明突然觉得万分愧疚……常树明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不该再麻烦二哥了,失魂落魄的道“是小弟不懂事,打扰二哥了。”说完转身就要离去。
“回来,谁允许你走了?”常树明茫然的回头看着肖峰。
“怎么,做错了就只会逃避?打算一走了之?”
常树明看着肖峰走到花瓶前,将插在里面的一根藤条拿起来挥了挥“过来趴着。”
常树明呆愣愣的走过去,趴在桌上。
“需要我重新教你规矩吗?”常树明脸色微红,双手摸向腰间,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下来,红着脸再次趴好“嗖啪”藤条狠狠的咬在臀肉上“呃…”二哥依然是这么狠,常树明默默的忍着痛,心里却奇妙的踏实下来。
一下,两下,三下……藤条似疾风骤雨般落下“二哥,二哥…三儿知错了”似乎长期的压抑爆发出来,二十八岁的常树明哭得像个孩子。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21 19:25:00 +0800 CST  
肖峰听着常树明的痛呼,突然就感觉到藤条有些沉重,本来想狠狠教训他的心思也淡了,咬咬牙“最后十下,报数。”
常树明从疼痛中醒过神来“嗖啪,一”“嗖啪,二”“嗖啪,呃…三”……十下很快就挨完了,常树明摊在桌子上喘着粗气。
“行了,起来吧,你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以后自己注意点。”肖峰将藤条放回花瓶里,示意常树明可以离开了。
“二哥,对不起请您原谅。”常树明低头说道。
肖峰最终是不忍心,将他扶起来“兄弟三个,老师最喜欢你,也只有你守着老师,你以后要听话,不能任性胡为了。”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23 12:29:00 +0800 CST  
送走常树明,肖峰来到书房。书房里,霍渊斜靠在老板椅上翻着一本金融杂志。“解决了?”霍渊头也不抬的问道。“是的。”肖峰恭敬的回答,语气里透着委屈。
霍渊烦躁的将杂志扔在桌子上“你是不是永远这样和我说话?”
肖峰沉默不语。
霍渊原本就暴躁的脾气重新被挑起来了“去把你的规矩拿来!”
肖峰抿着嘴,沉默的回到自己房间,很快将一个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拿了出来,双手托着盒子跪在霍渊面前。
霍渊感觉一口气顶在胸口,MD就那么一次委屈了他,这都几年了,每次都这么半死不活的气人。看着他那委屈的样“给老子滚!”说着就起身离开了。
肖峰目送着霍渊离开,勾了勾唇角,苦涩的笑笑,果然老师对自己是从来没有耐心的。不过他还是将身体跪直……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23 15:43:00 +0800 CST  
肖峰和常树明不一样,他很小的时侯就跟着霍渊了,不过那时侯是以仆人的身份,霍渊对自己领回来的孩子还是不错的,供他上学读书。那时侯霍渊只有一个学生~郭孝成,霍渊那时侯也就十七八岁,脾气暴躁易怒对郭孝成很是苛责。但是十二岁郭孝成大概是因为长期寄人篱下的原因,很听话,很会讨霍渊开心,反而是肖峰这个小仆人经常会惹出祸端,所以相比于郭孝成肖峰的规矩比较多。不过虽然是仆人,霍家众人也没人拿他当仆人看,郭孝成也一直拿他当弟弟疼。直到霍渊二十八岁的时侯又领回来了一个男孩,就是常树明,据说常树明的爸爸是霍渊的部下,出任务牺牲了,母亲拿着抚恤金扔下孩子跑了,霍渊把孩子接了过来,将常树明收在门下,收徒的时侯郭孝成看出了肖峰的不快,就向霍渊请求将肖峰一起收入门墙,于是霍渊一下子就有了两个弟子。不过因为肖峰已经在霍宅生活了十来年了而常树明刚刚搬来,不可避免的霍渊要对他多关照一下。换成郭孝成也就没事了,可偏偏肖峰是个比较敏感的孩子,突然间自己身上的关注少了,六有些不快了,于是找机会就给常树明制造了几次麻烦,被霍渊狠狠责罚了一次,也就消停了。没想到的是常树明也是个记仇的,肖峰不找他麻烦了,他到开始给肖峰使绊子。都是小孩子间的斗气行为,霍渊也没在意,于是两个人在日本出事了,常树明不知轻重的跳海消失了,肖峰被狠狠责罚,当然找回来的常树明也没有逃脱。可是肖峰被罚的很委屈,毕竟事情根本就和他没关系,只是常树明的一场恶作剧罢了。老师罚那么狠,肖峰钻了牛角尖连霍渊也埋怨上了。

楼主 蕊蝶2017  发布于 2017-08-23 16:14:00 +0800 CST  

楼主:蕊蝶2017

字数:12936

发表时间:2017-08-15 19: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02 20:09:28 +0800 CST

评论数:4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