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共存

——异世相通之时,行将末日。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0:08:00 +0800 CST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0:08:00 +0800 CST  
前言
———————————————

小说:《共存》

作者:木木
百度ID:真是个好天气啊

声明:本文为bl耽美+sp文,不喜者慎入,版权必究。

友情提示:本文为异世界小说,所以,
千万不要被前几章误导!
千万不要被前几章误导!
千万不要被前几章误导!
( ̄▽ ̄) 重要的话说三遍。。。
本文一切内容伪科学,一切物理知识不适用,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案:
浪迹天涯受&心怀天下攻((´∇`)信我)

先出场的是受!
先出场的是受!
先出场的是受!

(( ̄▽ ̄) 重要的话说三遍~~~)

———————————————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0:09:00 +0800 CST  
【楔子】
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清净经》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0:09:00 +0800 CST  
【第一章 • 落难(一)】
海边的小店大多是卖些海鲜特产、水果饮料,一些商家还会把店面装饰地精巧靓丽,以便吸引更多的游人。

可沈秋却不这么干。他成天在门口挂着个“吃好喝好”的破木牌子,毫不讲究地在海边开了个破破烂烂的饭馆。

每天摸着黑起床是沈秋的第一要务,他拖着不知哪天就会散架的身子,从单人床和墙壁之间的夹缝里爬起来,顺手摇一把在床上睡得天昏地暗的弟弟,再摸着黑把地上的床铺收起来塞在床下,就趿着开了胶的拖鞋,到逼仄的卫生间里洗漱方便。

除了送外卖和替人发传单,沈秋的吃喝拉撒睡就都在店里解决,所以等他打仗似的把自己收拾利索了,就系上了还泛着潮的围裙,开门开窗,叮叮咣咣地准备了起来。

“哥,你吵死了。”沈灵年仅十三,是个正在发育的小家伙,眼下他正睡得迷迷糊糊,却被人不管不顾地吵醒了,于是就起床气大作地对人抱怨道:“你赶着投胎啊?这么早,谁来吃饭啊?”

“给老子闭嘴,”沈秋自顾自地拖着地,头也不回地说道,“老子要是还能投次胎,绝对不当你哥。”

沈灵最烦他哥这种无情的论调,于是当下就炸了毛:“那又不是我的错,爸妈死的早关我什么事啊!你不爱养我别养我啊!我求着你养了?!”

沈秋就扔了手里的拖把,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直接把人按在床上扒了内裤,手起掌落地打了起来,他边打边沉声骂道:“我让你说!让你说!看老子打不死你!”

沈灵睡眠不足又挨上了打,登时就气的哭了出来:“你打死我!你打死我啊!有种你就打死我!别让我看不起你!”

沈秋就一言不发地把人按实在了,一掌又一掌地重重拍着,毫不留情地教训着毛糙的小子,直到人疼得狠了哭的变了声,才停了手问道:“怎么着,这就受不了了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呜…我恨死你了……”沈灵冤枉地哭道,“你打死我…打死我算了……”

见人老实了,沈秋就得意地放了手,言简意赅地命令道:“滚去洗漱。”

好汉不吃眼前亏,沈灵就抽抽噎噎地提上了内裤,抹着眼泪地洗漱去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0:10:00 +0800 CST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看官大家好,这里是木木,真是太感谢大家的支持了,谢谢大家!【鞠躬】

陌寒完结,共存开篇,有点不舍,也有点小激动,不过请大家放心,木木会像以前一样,共存不完结绝不开新坑,而且一定会给共存一个棒棒的结局哒,所以大家放心啦~

今天是陌寒的完结日,而且是新文的生日,所以撒花~~~

但是木木有点累了呢,所以今晚就先酱紫了,明天再更哦~大家晚安~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0 21:19:00 +0800 CST  
【续 • 落难(一)】
开水煮面放点盐,再配着沈秋自制的海藻酱,就算是顿沈家的早饭了。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沈秋可谓把这句名言践行到了底。由于他舍不得用给客人准备的食材,便隔三差五地亲自去海里打捞,捞上来的好东西都给了客人,剩下的杂碎才留给自己。

沈灵嫌弃地看着那瓶绿油油的海藻酱,犹疑地问道:“哥,这是你从哪儿捞来的啊?能吃吗?不会有毒吧?”

沈秋夹了一筷子放嘴里嚼了,尝着没什么怪味,才言简意赅地答道:“不想吃别吃。”

于是沈灵就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那就好,都是你的,都给你。”

沈秋有一副好牙口,还有个吃不坏的肚子,就算是旁人吃了上吐下泻的毒物,沈秋只需蹲个茅坑就把问题解决了。

一瓶绿油油的海藻酱,沈灵一下也没动,全被沈秋扒在碗里就着面条吞了下去。沈灵看着他哥把最后一口咽进肚里,终于忍不住问道:“哥,你死不了吧?”

“放心吧,”沈秋抹了抹嘴,收拾着碗筷答道,“老子还得活着给你娶媳妇儿呢。”

可沈秋到底还是吃坏了肚子,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的肚子就胀得像个皮球,连喘气都困难了起来。

等沈灵换好了衣服,抬头看见豆大的汗从他哥的脸上滚了下来,就意识到大事不好了。他连忙冲到人身边,紧张地问道:“哥,你怎么了?”

沈秋牙关紧咬地摆了摆手,他一手捂着鼓胀的肚子,一手拉开放钱的抽屉,取了五张百元大钞交给弟弟,又无力地冲门口指了指,憋着劲地说道:“给你买的新运动鞋,在门口放着,今天该交钱了,快学画画去吧,别迟到了。”

沈灵再不多说,接过钱就跑了。待人走后,沈秋终于支撑不住地倒在了地上,他只觉肚子里像是有条蛇一样的东西,翻来覆去地搅个不停,他剧痛难捱,不多时就昏了过去。

“快点快点!”沈灵惊慌地催着医生往家赶,“快点啊!我哥他快不行了啊!”

等沈灵拖着七老八十的医生赶回了家,沈秋已经不省人事了,可他的肚子却已恢复了正常的大小,最起码看起来是不那么骇人了。

医生是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他一路被人拖拽着跑过来,险些要了他的老命,于是他刚进店里不看病人也不说话,只腿脚一软地趴在了地上,兀自喘息了半晌。

“哎你别死啊!”沈灵没心没肺地冲人吼道,“你先看看我哥啊!”

老爷子就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对人摆了摆手说道:“以后你可再也别来找我了,钱再多我也不给你看了。”

沈灵心急如焚,他没轻没重地把人拖到了他哥跟前,火急火燎地大声吼道:“把他给我治好!!!”

老爷子就蹲了下来,可还没等他号上脉,沈秋就诈尸般的坐了起来,直把老爷子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呦喂我的娘哎!”老爷子口不择言地喊道,“你别吓唬我行不行!”

沈秋就对着人打量了半晌,愣是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直到他被沈灵哭丧似的勒住了脖子,才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

“哥啊!哥!”沈灵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搂着人哭道,“你还没死呢!”

“滚滚滚,”沈秋就抬手把人推开了,莫名其妙地骂道,“你这是让我死还是不让我死啊!”

沈灵却只是哭,而且是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嚎啕大哭。

见人没事了,老爷子就拖着快散架了的身子,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他把那五百块钱掏出来说道:“你要是没事了啊,这钱我就还你了,以后啊,”老爷子摆着手地说,“咱井水不犯河水。”

沈秋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可送上门的钱没有不要的道理,于是他就接过了钱,对沈灵吩咐道:“别哭了,起来送人家回去。”

“不用啦!”老爷子连忙摆着手拒绝道,“你开你的饭馆,我干我的医生,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自己走回去!”

沈秋就客气地笑了笑:“那您路上慢点儿。”

“放心吧您呐,”老爷子边往外走边说,“我肯定慢慢儿走。”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1 13:07:00 +0800 CST  
【第二章 落难(二)】
见人走了,沈秋就把钱收进了抽屉,走到抽噎不止的弟弟身边,没轻没重地撸了把人的脑袋,安慰似的打发道:“行了,老子还没死呢,别在这儿哭丧了。赶紧把鞋换了,学画画去吧。”

沈灵摇了摇头,抹着眼泪说道:“不去了,说什么也不去了。”

“你说什么?!”沈秋沉了声恐吓道,“你再给老子说一遍!”

“我说我不去了!”沈灵抬起头梗着脖子大吼道,“说什么都不去了!我不去了!”

“你敢!”沈秋指着人的鼻子破口骂道,“老子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窝囊废啊!那画画不是你要学的吗?你想学就学,现在学不会了就给老子怂啊!”

“你才学不会呢!”沈灵站起来不甘示弱地反击道,“谁说我学不会啊!我画的是最好的!老师说我画的是最好的!每次考试我都有奖!”

“你什么奖啊!就那几张破纸那是奖吗?!”沈秋脸红脖子粗地吼道,“那玩意儿我从批发市场给你买一沓回来,全写上你名字,写上‘沈灵素描优秀奖’,啊‘全国优秀奖’,还有‘世界一等奖’,有个屁用啊!”

“那什么有用啊!什么有用啊!什么有用啊!”沈灵气的眼泪都掉了下来,指着人大吼道:“那你跟我说什么有用啊!钱有用啊?!钱有个屁用!有个屁用!你要死了我也不活了!留着钱烧纸去吧!”大吼过后沈灵就扯着嗓子哭了起来,还不忘断断续续地骂着:“我跟你说,你就是个**,就是天底下最**的人,就没你这么当哥的我跟你说……呜……”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1 17:38:00 +0800 CST  
【续 落难(二)】
沈秋被吼的杵在原地缓了半晌,他的心窝蓦然一酸,就连忙深吸了口气把这种说不上来的难受给生生地忍了下去,然后飞快地抬手抹了把眼睛,不耐烦似的让步道:“行了行了行了,别哭了,一个大老爷们老哭个什么劲。不想去就别去了,把钱拿过来,我给你攒着娶媳妇儿。”

可沈灵哭上了劲,一时也收不住,于是他就打着哭嗝地说:“那老李头儿不是…不是已经给…给你了吗,你还跟我…跟我要什么呀?”

“啊?”沈秋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他连忙打开抽屉把刚收到的钱验了真假,又神经兮兮地连着点了三遍,确定是五张没错,才又放了进去,然后惊魂未定地转身问道:“祖宗哎,你请个外诊掏五百?”

“不是还给你了嘛!”沈灵最见不得他哥这种守财奴似的模样,于是当下就气急败坏地吼道:“钱不就是纸嘛!等你死了它有什么用啊?!”

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按理说沈灵的话不仅没错,还颇有几分禅意,可沈秋却是个冒着吃死自己的风险也不愿多花一分钱的主,于是他就简单粗暴地一把扯过人,噼里啪啦地朝人屁股上打了起来:“我打死你!你个败家子!我让你乱花钱!让你乱花钱!”

“啊!你**!”沈灵立刻扑腾了起来,他疼痛难捱,就口不择言地骂道:“刚那东西怎么没毒死你啊!你死了你就知道了!钱才是虚的!”

“说!说!我让你说!”沈秋用劲地连拍了几掌,直到听着人除了哭什么也不说了,才松开了手,指着人的鼻子教育道:“再敢给我乱花钱,老子就打死你。”

沈灵就抹了把泪,反手揉着被打肿了的屁股,气呼呼的杵在原地动也不动了。沈秋就撸了把人的脑袋,毫不心疼地指使道:“站着干嘛啊?写作业去啊!”

沈灵就低着脑袋去卧室拿了书包,在厨房旁边的矮桌上写起了作业。

沈秋的店面虽破,却收拾得十分整洁,而且菜肴的口味正宗,价格又十分合理,所以他的生意倒还算可以。颠勺一整天,下来跟打过仗似的,等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沈秋已是疲惫不堪了。

沈灵搬完了桌椅,就到厨房请示要不要关门,可他远远地对他哥打量了一会儿,却发现似乎哪儿不太对,于是他走近一瞧,登时就吓了一跳:“哎呦我的妈呀!哥你眼睛怎么了?!”

“怎么了?”沈秋就在胳膊上蹭了蹭眼睛,看着人问道,“我眼睛怎么了?”

“你……”沈灵指着人的眼睛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反手指了指卫生间:“你自己去……照…照照镜子……”

“哎呀没事,”沈秋又在胳膊上蹭了蹭,无所谓地说,“被油烟熏的了吧。”

沈灵直勾勾地盯着他哥,犹疑地说道:“不…不太……不太可能吧……”

沈秋看着人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总算是有些好奇了,于是他拿起抹布擦了擦手上的洗洁精沫子,走进卫生间照镜子去了。

“嗷啊!!!”沈秋刚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就惊吓过度地喊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怎么成这样了?!!”

沈灵就小心翼翼地站在卫生间外,跟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哥,被吓得面无表情。

“灵儿!”沈秋一个箭步冲到弟弟跟前,蹲下身子指着自己的眼睛问道:“你看我眼珠是什么颜色?!”

“绿…绿……”沈灵绊着舌头地答道,“绿的啊……”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1 18:54:00 +0800 CST  
【作者有话要说】
(「・ω・)「嘿呦呵~各位看官大家好,这里是木木~

关于沈秋的眼球变成绿色的根本原因,不会立刻揭晓,因为《共存》是一篇长篇小说,这个谜底会伴随着整部小说的进程而逐步揭晓,至于他会不会有特异功能,也会在整部小说中慢慢展开。

但可以肯定的是,嗯没错就是因为他吃了那瓶绿油油的海藻酱,所以才变异了。

不过请大家放心,因为木木本身胆子就比较小,所以《共存》不会恐怖,只不过是离奇而已。一切内容伪科学,一切物理知识不适用,请大家不要细究哦~

祝大家看文愉快~【鞠躬】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1 19:13:00 +0800 CST  
【第三章 • 落难(三)】
沈秋终于确定了自己没看花眼,就跟弟弟大眼瞪小眼地呆了半晌,战战兢兢地问道:“眼眼…眼睛突然变色什么的,也挺正常的,是吗?”

沈灵就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不…不正常啊。”

沈秋却跟没听见似的点着头自我安慰道:“没事没事,变个色而已,又没什么怪事。”

“哥,”沈灵终于大着胆子地问道,“你…你不觉得有点儿……有点儿黑吗?”

“黑?”沈秋莫名其妙地答道,“不黑啊,开着灯呢黑什么?”

沈灵就环顾了一圈漆黑的四周,又抬头看了看眼睛闪着绿光的沈秋,手心都冒了层汗,于是他绊着舌头地提醒道:“可是我刚刚收拾桌椅的时候……就已已经…已经把灯都都…都关了啊……”

沈秋一愣,抬头看了看吊灯,果然是熄的,他又朝窗外看去,恍然惊觉已是深夜的窗外,看起来却如白昼般明亮。

“哥?”见人久久望着窗外,沈灵犹疑地问道,“你还……还是人吗?”

“废话!”沈秋没轻没重地撸了把弟弟的脑袋,他反手一拍开了灯,又冲卧室一指,若无其事地命令道:“滚去睡觉,明天去把画具拿回来,以后天天在门口画海,敢偷懒我就打死你。”

沈灵看着他哥在灯光下不再发光的绿眼睛,终于稳了稳心神,然后犹疑地问道:“那你呢?”

沈秋一指厨房,言简意赅地答道:“洗碗啊。”

“洗完了呢?”沈灵继续问道,“你睡不睡?”

沈秋这才发现,自己虽然累得要死,却毫无困意,于是他心烦意乱地挥了挥手,对人打发道:“你先去睡吧,不用管我。”

沈灵目送着他哥进了一片漆黑的厨房,就小心翼翼地把厨房的灯打开了,蹑手蹑脚地睡觉去了。

沈秋三下五除二地把厨房收拾利索了,就进了卧室。他见人已经睡了,就哄孩子似的隔着被子拍了拍,然后轻手轻脚地把单人床下的床铺搬了出来,扛在肩上走出了卧室。

沈秋反手把卧室门关紧了,就慢慢走出了店,然后他果决地把自己连床铺带人一起锁在了店外,还把钥匙从门缝里扔了回去。

沈秋把床铺铺在了离店十米远的礁石上,他听着海浪轰轰的响声,坐在床铺上仰望着白昼般的星空。

弟弟问他还是不是人,沈秋不知道,他活了二十三年,眼睛变色这种事,别说是遇见了,就是听他也从来没听见过。

“这都什么事儿啊,”沈秋自说自话地念道,“凭什么就该我啊。”

可这略显苦涩的话被海风一吹,就再没了后续。勾弦的月牙惨白地挂在天上,漫天的繁星莹莹地闪着微光,海浪不停地冲刷着沙滩,把游人随手丢弃的垃圾,一层层地吐在岸上。

枯坐良久,沈秋却依然毫无困意,他叹了口气,四仰八叉地躺了下去。开始是眼睛绿了,看不见黑了,现在连觉也不会睡了,往后还会有什么变化,沈秋想都不敢想。他怕自己变成怪物,变成那种恐怖片里六亲不认似的怪物,他怕到把弟弟门窗紧锁地关进店里,又怕自己拿着钥匙开门进去,就把钥匙都扔了回去。

“老天爷,”沈秋无奈地念道,“我求你开开眼。”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2 15:10:00 +0800 CST  
【续 • 落难(三)】
“哥……”一声弱弱的呼唤把沈秋吓得一个激灵,他连忙坐起来寻声看去,只见沈灵光着脚丫子地站在沙滩上,怀里还抱了个枕头。

“你干什么呢?”沈秋心虚地对人打发道,“赶紧回屋睡去!”

沈灵摇了摇头,他迈着步子走到他哥跟前,一屁股坐在了床铺上,两只脚互相拍打着抖掉了沾上的沙子,就嘟囔着说:“你要是怕吃了我,就回屋睡去吧,我把窗户从外边关上就行了。”

沈秋被戳中了心事,就心烦意乱地劝道:“你回去睡吧,哥没事。”

“哥,”沈灵忽然落寞地问道,“你睡过床吗?”

“废话,”沈秋心不在焉地答道,“老子十三岁以前睡的都是床。”

“那你现在有十年没睡过床了吧?”沈灵委委屈屈地问道,“还记得床是什么感觉吗?”

沈秋就叹了口气,揉了把他弟弟的脑袋,岔开话题问道:“问这个干嘛?”

沈灵就摇了摇头:“哥,打从我记事起,你就睡地上,今晚就算你变成怪物前的……最后一次吧,去床上睡吧。”

“滚,”沈秋言不由衷地骂道,“有你这么咒人的吗?谁说我要变成怪物了?不就是个夜视眼么,这是老天赐给我的!别人想有这特异功能还没有呢!”说完他把人一推,心虚地劝道:“赶紧回屋睡去吧。”

沈灵却反身一朴,八爪鱼似的抱住他哥,委委屈屈地小声哭道:“你就算变成怪物了也是我哥,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沈秋胸口一堵,酸劲直冲上了鼻梁,他眼皮儿一动就忍不住地落了泪。海风不住,浪声不止,礁岩上的兄弟俩就这么互相抱着过了半晌,沈秋终于叹了口气,抱着人哄道:“傻小子,老子还得活着给你娶媳妇儿呢。”

可是一夜过后,什么也没发生,沈秋没有死,也没能变成怪物,他的眼睛虽然依旧绿着,可它绿的浑然天成,丝毫不见妖艳之色,来店里吃饭的又大多是游客,不知道他原本的样子,于是见了他这双碧绿的眼睛,还嚷嚷着说他有西方人的血统,沈秋也就客气地一笑而过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2 16:33:00 +0800 CST  
【紧急公告】
各位看官大家好,这里是木木,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由于这段时间木木急着赶文,所以每天熬夜查资料盯手机码字,今天木木的眼睛忽然出现了略严重的问题,虽然眼珠没有变绿,但是眼白出现了大面积的黑斑,所以木木决定暂停更文,安心静养,等着视力重新恢复。

由于视力问题不能日更,从而导致《共存》的进程延误,木木深感抱歉!同时为了避免视力进一步衰退,木木决定遵从医嘱,每天减少看手机、电脑的次数和时间,所以即使木木这次视力恢复,以后也不会每天更多次了,届时的更文时间会另行公告,敬请大家谅解!【深深地一鞠躬】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2 19:21:00 +0800 CST  
【第四章 • 落难(四)】
老马失蹄也有时,沈秋做了五年的掌勺,早已刀工了得,可他却心心念着夜视眼的事,于是就心不在焉地把手给切了。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手上的口子不仅不痛不痒,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着绿光地愈合了起来,连滴血都没出。沈秋就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手,半晌都没了动静。

“老板,”有个俊秀青年走到厨房门口问道,“菜好了吗?”

沈秋就稳了稳心神,回头客气地笑道:“就好就好,您稍等啊。”

“要不我跟你一起做吧?”俊秀青年撸着袖子就走了进来,火急火燎地说,“我老公都快把酒喝干了,我得赶紧给他炒个菜啊,不然我怕他胃难受。”

沈秋手一抖,就又切了自己一刀,这次他也懒得管手怎么样了,就回头对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这货是个男的吧?那怎么还有老公啊?同性恋?真恶心。

可想归想,毕竟顾客是上帝,提的又不是什么无理的要求,于是沈秋就笑容不改地客气道:“真是不好意思啊,这样吧,姜母鸭已经好了,您先端出去吧。”

“哎好嘞。”俊秀青年端起盘子就走,还不忘回头催道:“那麻烦您快点啊。”

“哎好。”沈秋点头应了,见人走了才敛了笑容,他低头看了看连中两刀的左手,竟连个口子都没有,于是他抄起刀朝着胳膊就砍了上去,直把菜刀卡在了骨头上,跟剁肉似的毫不留情。

可伤口依然不痛不痒,泛着绿光地把菜刀缓缓地逼了出来,胳膊完好无损。沈秋握着菜刀的手已经冷汗津津,他心烦意乱地站了半晌,终于还是眉头紧锁地做起了菜。

等他端着四菜一汤出来,才调整好了客气的笑容:“先生,您的菜齐了,让您久等了,真是不…”

一句“不好意思”卡在了喉咙里,沈秋就彻底噎住了。他直愣愣地盯着坐在俊秀青年对面的男人,只见此人一头白发,俊美得过分。沈秋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在客人面前失态是大忌,于是他就涨红了脸地笑道:“不…不好意思啊。”

“无妨,”男人优雅地摆了摆手,从容地笑道,“可还有酒吗?”

“齐岳!”俊秀青年不等沈秋回答,就一拍桌子,气急败坏地吼道,“说好了一天半一瓶的!你这都几瓶了啊?!”

“你可是来见家长的,”男人勾唇一笑,“得稳重一些。”

这俊秀青年果然就安静了下来,还心虚地整了整本就平整的衣衫,再不说话了。

沈秋就客气地笑道:“白酒的话,我这儿只有丹凤了。”

“一瓶,”被唤作齐岳的男人轻声笑道,“谢谢。”

为美人服务是愉悦身心的,沈秋一时间就忘了乱七八糟的事,尽可能优雅地给人上了酒水,才回厨房继续做菜了。

“有这种老公也不错啊,”沈秋嘴角上扬的想,“每天看着都养眼。”

……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还觉得人家同性恋恶心来着。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3 11:39:00 +0800 CST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看官大家好,这里是木木,感谢大家的支持,比心哦~

关于齐岳的出现,大家不用管那么多啦,以前的老盆友们都很熟悉银狐大大,可是只看了《共存》的新朋友们并不知情,所以木木来解释一下。

“齐岳”是木木上一部小说《陌寒》的主人公之一,因为已完结不会再更新,大家很舍不得,所以木木这次就拜托他和他媳妇来友情客串一把啦,并不影响主剧情,所以放心啦~

(。・ω・。)ノ♡爱你们哦~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3 13:07:00 +0800 CST  
我只是来晃一圈……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5 10:58:00 +0800 CST  
【续 • 落难(四)】
沈秋正想着,外面就传来了催命似的喊声:“老板!沈老板!”

沈秋听见这熟悉的声音,便头皮发麻地停了手里的活,调整好了表情从厨房走了出来,陪着笑脸地应声道:“哎呦张姐啊,您来啦,坐下喝茶啊。”

“不用了,”被唤作张姐的中年妇女摆了摆手,言简意赅地说明了来意:“你房租该交啦!”

“哎呦,您看我这记性,”沈秋打着哈哈地说,“早就说给您送去,一天忙的要死,就给忘了,您等着啊,我给您拿。”

沈秋拉开抽屉,点了整四十五张百元大钞,陪着笑脸地递给人说:“张姐,我今天店里就剩这么多了,剩下的五百块钱,改天我给您送去。”

“哎呀你不能这样!”张姐顿时就急得变了脸色,“沈老板啊,我们都是生意人,你有难处我知道,可是我家的孩子也要吃饭啊!我们做人要凭良心嘛,你每次拖欠房租,我已经很照顾了!”

沈秋连忙陪着笑脸不停地点头:“是是是,张姐您是照顾我很多,可是我这几天手头真的有点紧,不是我不给你,我现在是真的拿不出来啊,这样,您缓我几天,改天我一定专程给您送去!”

“你不要给我开空头支票了好不好啊?”张姐气急败坏地嚷了起来,“每次你说送,可哪次不是我跑来要你才给啊?我的路费也有好大一笔了好吧?!”

“不好意思啊,不好意思,”沈秋尴尬地打着哈哈,“张姐,这也到饭点了,我去给您炒几个菜,您等一下啊。”

“我不要吃!”张姐直接拒绝了,“我不是来闹事的,你把钱给我就好了,我们早都谈好的价格嘛,你拖什么嘛!要不是看在你死了爹娘还要养弟弟,我这个店早都不租给你了!”

“是是是,”沈秋点着头应道,“张姐您是好心照顾我,这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没钱了,您就缓我几天,就几天,行吗?”

“你怎么是这个样子啊?”张姐的脸都急红了,“你有钱去买美瞳,有钱给你弟弟买新衣服,有钱让他上好中学,还给他补课报兴趣班,你就没有钱交房租啊?那你没钱交房租干嘛还租房子啊?”

沈秋一时语塞,梗在原地没了话说。他的确是给弟弟置办了一切,只要弟弟开口,哪怕让他天天吃海藻,他也咬着牙地给。他觉得自己十三岁以前有爹娘疼爱,可弟弟才出生不久,就没了爸妈照顾,所以他不能让弟弟差什么,最起码,不能比以前的自己差什么。

“你也是个文化人,”张姐缓了语气,“当年你考上厦门大学的时候,你多神气啊,多懂事啊,怎么突然大学也没去上,开了饭店就变成这样了?我要早知道你交不起房租,我干嘛还租店给你啊?可我要是真把你们兄弟俩赶出去了,佛祖都不会饶过我的!你让我怎么过啊?我也要生活啊!”

原来在沈秋初中时,他的父母因车祸双亡,留下了年仅十三岁的他,以及刚满三岁的弟弟。当时孤苦无依的沈秋与弟弟被唯一的舅舅收养,可这个舅舅不仅快速地娶了老婆,占了房子,还把他和弟弟一并赶出了家门。自此之后,沈秋就带着弟弟东奔西走,他咬着牙地打工挣钱,咬着牙地拿下了高中文凭。可他不能再咬着牙地上大学了,因为弟弟长大了,要上学,要穿衣服,要吃东西,要买手机,还要学画画。

曾经的沈秋也是个清心傲骨的书生,他不服老天这么对他,所以他立志要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地,曾经的他以为好好学习上了大学就能有份像样的工作,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上着朝九晚五的班,泡个可爱依人的妹子,还能在同学聚会上毫不遮掩地说一句:“老子靠的都是自己。”这样的场景,只是想想,沈秋就卯足了干劲,可他这满腔沸腾的热血,在听到弟弟委委屈屈地说“我想上学”的刹那之间,都散成了灰。

他抽了一整晚的劣质烟,涣散了三天的精气神,终于脱下了平展的校服,撕碎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租下了店铺,戴上了围裙,从刚开始连递菜单都要咬牙低头卯着劲的状态,终于变成了千篇一律的点头微笑。在金钱的世界里,他的傲骨一文不值。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5 12:17:00 +0800 CST  
【第五章 • 落难(五)】
可沈秋的确是拿不出钱了,抽屉里的剩余是今天要付给蔬菜供应商的,还有水电费,也该交了。

正在沈秋尴尬地杵在原地时,一个小麦肤色的少年站了起来,他从钱包里点出了五百块,递给兀自生气的张姐,礼貌地笑道:“阿姨,这个钱我来给,大家都在吃饭,您就别在这儿站着了,挺影响食欲。”

张姐接了钱,意难平地解释道:“我不是来闹事…”

少年却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人了解释,又伸手做了个请,礼貌地笑道:“走吧。”

张姐就一并数了钱,再不多说地离开了。

虽说沈秋是练出了厚脸皮的本事,可到底也是有着一把傲骨,虽说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可若是因同情才送上来的,他是断然不收的。于是他立刻走到少年身边,由衷地谢道:“这位先生,谢谢您,麻烦您留下联系方式,我一定会把钱还给您的。”

少年却摆手拒绝了:“不用谢我,我这是花钱哄人开心。”然后他冲同桌吃饭的另一个少年一指,风骚地笑道:“要谢就谢我清哥好了。”

沈秋就对着那位白皙的少年重复道:“谢谢您,麻烦您留下联系方式,我会把钱还给您的!”

那少年却抬手冲旁桌的齐岳一指,温和地笑道:“钱我是不用的,给这位先生上几瓶好酒,再加几个菜就行了。”

沈秋便忙不迭地应了,拎了几瓶酒出来,又问过人要加什么菜,就回厨房利索地准备去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5 13:44:00 +0800 CST  
(。・ω・。)ノ♡呐~你们要的青云~友情客串~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5 13:44:00 +0800 CST  
【续 • 落难(五)】
海边的日落格外辉煌,湛蓝的海,澄澈的天,中间还划了条金色的线,橙黄的太阳被海浪冲刷地起起伏伏,或明或暗地将落将息。沈秋每次看到这样的日落,都会由衷地觉得,太阳要沉到海里去了,海里一定有着另一个世界——哪怕他学的是唯物主义,也不能阻挡他这唯剩的浪漫情怀。

沈灵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的,他奉沈秋之命,带回了一堆画具,还捎着抱了只脏兮兮的狗。

“哥,”沈灵站在门口,委委屈屈地请求道,“我想养只狗……”

沈秋就一言不发地接过画具,伸手把狗扔到一边,毫不留情地转身回店,身体力行地回答了弟弟的请求。

沈灵连忙又把狗抱在了怀里,他锲而不舍地追上了他哥,跟在人身后念咒似的重复着:“哥,养只狗吧,养只狗吧,养只狗吧……”

沈秋完全无视了弟弟的所有举动,他自顾自地忙到了送走最后一批客人。

“哥,”沈灵坚持不懈地重复道,“养只狗吧。”

沈秋的耐性早已耗尽,只是刚才一直有客人在,他不好发作罢了,现在没了外人,他就一把扯起弟弟怀里的狗,跟扔垃圾似的直接扔出了门口,还把大惊失色想要冲出去救狗的弟弟扯了回来,咬着牙地问道:“老子自己都吃不饱,凭什么给你养只狗?”

“那是因为你不吃客人的剩饭!”沈灵急于救狗,于是词不达意地大吼了起来,“可是它会吃啊!”

虽然沈秋总觉得自己每天累的跟狗一样,可却是真没想过把自己跟狗相提并论,于是他当下就被拱起了火,怒不可遏地咬着牙问道:“你真当老子是条狗吗?”

沈灵想解释一句没有,可他听着小狗被摔疼了的惨叫声,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了出去,把缩在角落里的狗小心地抱了起来,心疼不已地冲沈秋吼道:“你怎么这么残忍啊!”

沈秋的火属于暗火,能让他大吼大叫的事,往往都是小事,吼完也就过去了,可若是真动了气,他便是黑着个脸,阴沉的可怕。

比如现在,他就一言不发地冲弟弟走了过去,把小狗扯出来扔在地上,认认真真地对人问道:“你还想上学吗?”

沈灵一愣,半晌都没了动静。他知道他哥生气了,可他也实在想养一只狗,于是他干脆拒绝了回答,呜咽着哭了起来。

沈秋却不依不饶地接着问道:“它是只狗,咱家是饭店,它拉了尿了,就算客人不觉得恶心,你会收拾吗?就算你收拾,你能不上学了,24小时都跟着它吗?如果能,那就别上了,回来养狗吧。”

沈灵哭的越来越委屈,他从呜咽变成了抽泣,又从抽泣变成了哭嚎。他知道他必须上学,也几乎放弃了养狗的打算,可他受不了他哥这么严肃的样子,他就是觉得害怕,就是觉得冤枉,就是觉得想哭,于是他哭的越来越厉害,以至于仰天哀嚎了起来。

狗是通人性的动物,它竟瘸着腿地慢慢蹭到了沈灵的脚下,轻哼着蹭了蹭人的裤脚,似是安慰,又似是乞求。

沈秋想把狗踢到一边,可他刚一抬腿,还没挨到狗的身子,这狗就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撞击了一般,像块破布似的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不远的树上,只听它凄惨而短促地叫了一声,便再没了声息。

“啊!!!”沈灵大惊失色地跑了过去,眼见小狗是真的死了,就站起来不管不顾地冲人吼道:“你变态!你个虐待狂!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沈灵已经跑远了,可沈秋还在震惊之中没能反应过来,他本意只是想把小狗稍微踢开,不想让它蹭脏弟弟的新运动鞋而已,可事发过于突然,沈秋甚至没能感觉出来,那股震开小狗的力量,究竟是不是来源于自己。

沈秋惶恐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夜视眼,不死身,还有这股莫名的力量,他不知道这些究竟是福是祸,可他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些现象已经明显超出了他目前对科学领域的所有认知。

沈秋就这么兀自站了半晌,直到夹潮的海风吹得他打起了冷战,他才恍然惊觉自己已是一身冷汗了。他走到一块小礁石旁,试着踢了踢,礁石却纹丝不动,他又试着挥了挥拳,礁石依然不动分毫。

沈秋深刻的明白,如果刚才震飞小狗的力量真的来源于自己,那么在他尚未掌握控制这股力量的方法之前,就最好不要接近任何人,尤其是沈灵。

沈秋又试了很多姿势,最终他盯着小块的礁石,全神贯注地想着把它踢开,然后轻轻抬脚,礁石果然不受控制地飞崩开来,直撞在了不远处的垃圾箱上,把厚厚的钢板撞出了个浅浅的凹痕。

意念!沈秋的脑海中惊现出这个匪夷所思的答案,这个极不符合科学理论的事实,让他这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瞬间动摇了。他呆愣的站了半晌,等再反应过来时,已是冷汗津津了。

楼主 真是个好天气啊  发布于 2017-05-15 23:42:00 +0800 CST  

楼主:真是个好天气啊

字数:84659

发表时间:2017-05-11 04: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2-17 14:51:39 +0800 CST

评论数:458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