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顾以郗(师生)

楼主喜爱师生坑,入这个文圈三个月,算是新人,第一次尝试写sp文,励志不以为了拍而拍。
入坑请谨慎:
1、楼主没有存稿
2、最近事情略多
3、尽量不坑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5 17:24:00 +0800 CST  
期中的试卷由科代表发下去,顾以郗发完英语试卷一脸受挫的站在自己的座位上,试卷上猩红的大字似乎在诉说着他的无能。
37分。
苦笑着将试卷夹在书里,想着已经高三了,竟然还有这么一科死死的拖着他的后腿。
和大部分男生一样,顾以郗是理科好,英语差,语文一般,典型的理科男,但若是以这样的状态参加高考是绝对不行的。
越是深想,顾以郗越觉得挫败,这次期中考试之前,他几乎每天都有认真复习英语,甚至将学习数理化的时间都挪了一半奉献给了英语,没想到还是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成绩。
他还是英语科代表。
若是你像喜欢数理化一样喜欢英语就好了。顾以郗脑中突然想起之前英语老师和他走一起时说的话,兴趣是最大的老师,这话真是不错。
下节课就是英语课,顾以郗作为科代表是需要提前去办公室帮老师把书拿进教室并且告诉同学们下节课需要准备些什么,叹了口气,认命的朝着英语办公室走去。
走在路上顾以郗不禁想着,再这样下去他还能考进他想去的那所大学吗?省会城市里最好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分数向来不低,若是偏科几乎没有可能能考进去。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想起周末刷贴吧不经意看过的一个帖子——训诫。
或许,他可以试试。
一脚踏进办公室,看见英语老师正坐在座位上等着他的到来,深吸一口气立在英语老师身前,“于老师,我来拿下节课上课需要的东西。”
“嗯,让大家把试卷准备好,下节课讲试卷。”于岸深深的看了自己的课代表一眼,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他。
往常这个时候顾以郗已经转身走了,今天却站在原地磨磨蹭蹭,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于岸见状不觉有些好笑,“怎么?还有事?”
“嗯……”顾以郗红着脸有些迟疑,眼神飘忽不定不敢与他对视,于岸也不再开口,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眼神中不免有些好奇,一年来可从未见过他的科代表有过这样的神情。
站了一会,顾以郗下定决心,用力眨了眨眼,一脸紧张,语气却是坚定,“于老师,请您监督我学习英语,制定计划,必要时……必要时您可以对我进行体罚。”言罢便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站起身时却错过了于岸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行,下午放学时来找我,带上你制定好的英语学习计划以及这次的英语试卷,”于岸的语气有些兴味,“现在你先回班上。”

因为提出了这个一个令人难堪的要求,顾以郗一整节英语课都心不在焉,完全不知道于岸在台上讲了什么,到了下课铃才猛地惊醒,略显心虚的看了一眼于岸,却见他神色如常放下心来,上台问了作业。
却在于岸快离教室之际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放学时别忘了,顺便再想想你今天犯的错。”


——
刚刚吃饭去了,更新略迟。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5 20:23:00 +0800 CST  
明天可能会再更一章,楼主没有存稿,又是第一次撸sp文,欢迎大家捉虫及提意见。
大家晚安❤️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6 00:15:00 +0800 CST  
第二章
若是于岸离开时没有说这话,顾以郗还可能很快的调整好状态认真听接下来的课程,可惜他因着于岸的话担心不已,想着第一天就可能会挨打……他心中不由惴惴。
一天课下来平常最喜欢的数理化都没听进去,就连英语学习计划也是好不容易因为担忧才写出来,而具体写了什么他转眼也不记得了。
放学后,趁全班都走光了之后,顾以郗手上拿着试卷和计划才匆匆赶去于岸的办公室,他想起白天于岸的神情,竟有些不敢让对方等太久。
“报告。”
于岸放下手中的教案,侧身坐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顾以郗,眉头微挑。
“于老师,”顾以郗面色微红,低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的试卷和计划,请您检查。”
“头抬起来。”于岸嗓音低沉严厉,带着与平时上课不同的严肃,并没有去接对方双手递给自己的东西。
闻言顾以郗抬起头,有些唾弃自己,竟是这般没种,愈想胆子就愈发大了起来,眼神毫不退缩的对上于岸的双眼,再次开口,语气也带着些许少年人有的傲气,“于老师,请您过目。”
接过他手中的东西,心中不由觉得好笑,还真是一个孩子。没有看他递来的东西,而是指了指一旁的独凳,示意他坐下,“对于你今天说的,我想我们需要先谈一谈。”
顾以郗看了一眼于岸,他弄不清楚他的意思,这样的于岸他也是第一次见,竟有些被他的气场震慑住,听话的坐到凳子上,双手放在身前,模样何其乖巧。
“你今天上课前说的话,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你能具体说说你的看法吗?”于岸见他坐好便直接开口问道。
小孩能说出那样的话确实另他吃惊,但是在这之前他还是要确认一次小孩心中的具体意思,毕竟体罚在今天而言,对老师来说并非好事。
顾以郗看着于岸温和真诚的眸子,与方才的严厉全然不同,然而他还是不敢随意糊弄,咬了下嘴唇,斟酌语句,“于老师,您知道训诫吗?”
训诫!?于岸心中一震,尽管早就猜到他的意思,但仍失神片刻,缓过神来看着顾以郗,应了一声,“嗯。”
“我想考上x大,请于老师……对我进行训诫。”顾以郗站起身看着于岸,原本他上午的决定只是想努力提高英语水平,只是经过刚刚的对峙他突然做了这个决定,连他自己都不解。或许只是于岸散发出的气场让人不自觉的信任以及依赖吧。
没有立即答应,于岸手指轻轻的在桌上敲着,眼神玩味的看着他,语气轻佻,“哦?为什么?”
顾以郗愣了,他想过对方的反应,比如直接拒绝,但是没想这个,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眼神有些闪躲,有些不确定的回答,“因为……我想要成长。”说完便低下头,面上染上一层绯红,这样的话说起来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于岸没有说话,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只是敲桌子的手指放了下来,看着顾以郗。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6 07:27:00 +0800 CST  
今天更不了,最近现实里有些忙看见评论很开心啊,第一次写sp文,下一章有拍,第一次到时候请大家多多提意见,谢谢么么哒。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7 09:05:00 +0800 CST  
第三章
整个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人,一时间没人说话,空气里流转着让人压抑的因子。
“于老师……”顾以郗率先受不住开口,试探的叫着于岸,语气里有着他自己都没注意的小心翼翼。
于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墙角,“站那儿去,面对着墙壁,军姿。”说完也不再看他,而是拿起放在桌上的计划看起来。
顾以郗有些犹豫的看着于岸,却见对方完全不理自己,一咬牙走到墙壁前站定,内心小有的骄傲不允许他偷奸耍滑,将身子调整成军姿一动不动。
这计划可以说是毫无逻辑,没有一点方向性和目的性,只看这个,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一个高三生能写出的。
于岸拿起笔将其中一行字勾画出来,每次英语考试及格,又拿起一旁的英语试卷,眼皮抬了抬,看了顾以郗一眼。
他其实挺喜欢这个小孩的,要说学习,就英语语文差了点其他科目都能上年纪前几名,性子方面也符合他的胃口,聪明又带点小骄傲。所以今天他来找他,他心中除了惊讶还有一抹高兴,这样的孩子,不好好雕琢一下,他也觉得可惜了。
办公室里,每个老师都有配一个柜子,放一些老师的日用品或者资料什么的。于岸将试卷和计划的两张纸并排的放在桌上,朝着柜子的方向走去,从里面取出一个长形木盒子,压在纸上,又把顾以郗给叫了过来。
“想清楚了吗?”于岸问。
顾以郗愣住,他方才一直走神,担心于岸是否会同意的事。
“看来是什么也没想了。”于岸声音上扬,疑问句让他说成肯定句,“记得下课后我说过什么?”
于岸看着他面上一惊,知道对方是想起了也不等他回答就继续道,“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于老师对不起,我不应该上课走神不听讲。”顾以郗用尽量恭敬的态度对于岸说。
然而于岸并不应这句话,而是指了指桌上的长木盒子,“打开看看。”
听话的走上前,将木盒子轻轻打开。
戒尺!
于岸整个人都愣住了,一时间这木盒子是合上也不是打开也不是,手足无措的看着于岸,他有想过会被体罚,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这把檀木戒尺是于岸下课后专门去买来给小孩的,他打算在第一天就给他立个规矩。
“送你的,取出来看看,喜欢吗?”
听着于岸风轻云淡的语气,顾以郗内流满面,他能说不喜欢吗?动作却也不停的将戒尺取了出来。
檀木的,戒尺的握柄处被写上了顾以郗三字,莫名其妙的,顾以郗内心流过一丝暖流,这是属于他的。
“于老师……”顾以郗双手捧着戒尺,又叫了一声于岸,他觉得下午从进了这屋子他就不再会说话,平时的伶牙俐齿不翼而飞,除了沉默就是说话结巴。
“嗯,咱们先解决了这件事再谈谈后面的,”于岸没有让他更尴尬,顺手将戒尺取了下来,“之后你再考虑你之前的话做不做数,现在,将手伸出来。”

——————
我不是故意卡拍的……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8 00:42:00 +0800 CST  
今天真的是喝高了,刚刚躺在床上,对不起大家,卡拍了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19 00:24:00 +0800 CST  
第四章
“20下,你同意吗?”于岸手持戒尺放在顾以郗的双手上,温和的问。
顾以郗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见状于岸站到顾以郗的身侧,用戒尺在他手心点了点,“先说个规矩,以后我问你你要回答,点头摇头什么的,别再出现,第一次就先饶了你。”
“20下,不能躲不能喊,否则重来。”
话音刚落,顾以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双手如同炸裂一般,被猛的击下沉,想也没想的快速将手缩回交握在一起,没有想到会这么疼。
“这下不算。”于岸皱了皱眉头,对顾以郗的表现有些不满。
顾以郗震惊的抬起头,总算明白了方才于岸说的话的意思,心中不免有些害怕,这样的疼痛,他不确定他是否可以忍得下来。
“快点,手伸出来,别让我帮你。”于岸眉头皱的更紧,他知道戒尺打在手上的感觉,但是他对于顾以郗现在的表现有些失望了。
男子汉大丈夫,自己都同意了的事,还这般畏缩不前,失了气概。
似乎看出了于岸的不满,顾以郗将手臂伸的更直,身体直立,“对不起,于老师,请您继续。”
于岸也不多说,像是惩罚他刚刚的闪躲一般,这一下竟比方才用的力更重,打在了第一下的愣子上。
顾以郗疼的几乎呼吸停滞,忍了好久才忍住了将手收回来的条件反射,感受着手上剧烈的疼痛以及疼痛过后的肿胀。
“咻,啪。”
等顾以郗刚刚体会过来,于岸又是一下,还是方才的愣子上面,不过力道轻了不少,顾以郗却是感受不出来,只觉得直疼到心尖。
于岸五下一个愣子,有节奏的啪打,每次等顾以郗刚刚缓过劲来就接着下一下,十下过后两只手都浮现出明显的红愣子,胀痛不已。
“咻,啪。”
又是新的一道愣,顾以郗感觉出来,于岸是每五下的第一下格外的重,只一下就能打出一道肿胀的红愣,然后接着四下都打在上面,疼痛感升级。他第一次知道挨手心也是这般难挨,尽管这只是他第一次挨打。
于岸看着眼前的人神游在外,嘴角的温和渐隐,下手竟是一下十成十的力气猛的打在顾以郗的手上,疼的顾以郗眼神朦胧,双手竟是不听控制的缩了回来。
“走神了?”于岸放下戒尺,看着强压下害怕顾以郗。
顾以郗低下头没回话。
“记得方才我说的什么吗?”
突然顾以郗害怕的两只手臂抖了起来,方才他挨了15下就已经这样,而缩回手又要重来,他双眼朦胧的看着于岸不住的摇头。
“啧,”于岸坐下来,“看来你已经忘了啊,谁教你的不答长辈的话?”
顾以郗双眼睁大,内心惊讶,竟,说的不是重罚?却又忘了回话。
“掌嘴。”于岸看着顾以郗冷冷道,眼神中看不到一丝怜惜,只有冰冷。
“凭什么!”顾以郗叫出声,他实在不能理解,双手的疼痛不住的提醒着他方才发生的一切,而他之前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不跑,他认为第一次挨打能做到他那样已经很不错了。
于岸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于老师,打人不打脸,我认为您太过分了。”顾以郗双手紧握在身侧,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我不能接受。”
话音一落,竟是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外走去。
“若是走出了这个门,下次再进来可就没这么轻松了。”于岸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话语飘进顾以郗的耳朵。
“于老师,是我看走了眼,不会有下次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
看顾以郗花样作死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0 11:14:00 +0800 CST  
第五章
距离上次事件已经过去一周,这一周里顾以郗只是尽职尽责的履行着英语科代表的职位,却没有和于岸多说一句话。
高三开始每周都会有周测,周一语文周二英语周三综合周四数学,周周如此。原本对于顾以郗来说,周测这样的小事他早已不放在心上,只是当做一次练习,照他以往的习惯是直接将桌面收拾干净拿起卷子答完就开始做自己的事,却不想今天一直难以静心。
还记得当初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正气凛然的冲出办公室,内心都为自己的行为点了一个赞,也让自己这一周如往常一样面对于岸,却不想于岸比他还要神色自若。
顾以郗的手肿了一天,到了第三天疼痛才减轻,每每握笔都会想起他忍着不适和疼痛乖巧的站在于岸身前挨打的模样,还有于岸冷酷的说出掌嘴的模样。
一周过去手掌虽然不痛,但他这几天培养出来的习惯用笔戳了戳金星丘,愈发的烦躁起来。
这节课下课就是英语考试。
试卷一早就躺在他的桌子里面,只需下课铃一响他就发下去,于岸对于他们班很是信任,所以每次在他到来之前全班就已经开始答题,同时他也不强压着同学们说不能提前交卷,任由他们交了做自己的事。每周四次的考试,全班竟是都喜欢周二这次。
答题已经开始了,顾以郗看着互不相识的试卷,第一次产生了自暴自弃的想法。
期中的37分几乎成了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不过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去找了于岸,却不曾想弄了个不欢而散。
他又想起于岸冷酷的面容,懊恼的砸了自己头顶一下,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想起那个不将人尊严放在眼里的于岸,烦躁的将试卷夹在书里,随手掏出一份理综试卷做了起来。
-
周测英语试卷少了一份。
这次的试卷其实并不难,班上有好几个140分以上,于岸将改好的试卷放在桌边,等着那个不听话的小孩来拿着发下去。
本来想看看经过一周,小孩的英语有没有进步,在一摞试卷里找顾以郗这个名字,翻了两遍也没找到,数了数试卷,差一份,于岸不禁被小孩气笑了,一周的规规矩矩没想到来了这一出。
“于老师。”
正想着,顾以郗就已经站在了于岸的桌边,表示他是来拿上课前的东西。
“试卷少了一份,你不想解释一下?”于岸没有绕圈子,抬头看着顾以郗,他有些想知道小孩会怎么解释。
“对不起,于老师,我没有交。”顾以郗对于岸道歉,他没有打算隐瞒,以他的骄傲,放纵自己自暴自弃已是难得,再说谎骗人真不是他能做出的事。
“原因?”于岸问。
“对不起,于老师。”顾以郗还是只有一句对不起,难不成要他说出他因为想到于岸内心烦躁不愿做题的理由来?
“嗯,把试卷补上,回教室去吧。”说着将东西递给顾以郗,挥挥手让他出去。
顾以郗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转身回了教室。
————
第一次尝试写训诫文,有人看很开心,关于前面掌嘴这事,对于骄傲的顾以郗来说确实很难接受,所以他直接放弃了被于岸训诫,毕竟是现代,打人不打脸这事约定俗成,打脸就有着羞辱的成分了。
然而对于于岸来说,他是想在第一天给顾以郗立个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他其实是一个很古板的人。至于掌嘴,他在开始打顾以郗之前就有说,问话就要回答,第一次饶了他,接着他又因疼痛害怕忘记了回话,本就是立规矩,于岸自然不会惯的他这个毛病,却操之过急,让训诫没有进行下去。
后面我会加油撸文的!大家多多提意见呀!
你们说了我想了很多,让我对于顾以郗和于岸的形象更加鲜明,最近几天会尽量日更的。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1 17:20:00 +0800 CST  
第六章
顾以郗没有想到于岸会这么轻松的放过他,以上次于岸的反应今天应该是让他吃不来兜着走的,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放他回去。
……就像以前一样。
这个念头一起,顾以郗就知道他和于岸之间没有了训诫关系。
在顾以郗的这所高中,英语老师大部分都是女老师,只有几个男老师,并且听说当年女老师像上反应说为了方便,将男老师的办公室与女老师的分开。
而于岸是男老师里面最年轻的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年纪,却总是喜欢穿一身西装,身材挺拔,又总是温和面带笑容,在学校竟无一人不喜欢他。
于岸站在讲台上,环视一圈,眼神不着痕迹的从顾以郗身上扫过,说,“大家把昨天周测的试卷拿出来,都考的不错,满分150,上140的有5个,130以上有十多个,英语也算是一门比较拉分的科目,考的好的继续保持,不好的就继续努力,平时可以多背背单词看一点儿英语文章之类的,还剩这几个月,用点心,也是能补起来的。”
“嗯,大家看着试卷,这套题不难,我也就讲讲错的多的几道,剩下的我下课让科代表把答案贴后面去,你们自己订正,不懂的再来单独问我。”
或许每个老师在课堂上都会有一点儿话唠体质,每次都喜欢说一点或激励或警示的话语还提醒同学们。
这个班是学校的小英才班,几乎所有的人毕业之后要么去清华北大要么去985,211,但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意外。
偏科是学生的大忌。
顾以郗坐在最后一排,心中有些难受,其他科再厉害又怎么样,别人英语轻轻松松甩你一百分,总分也就倒数了。
心情颇为糟糕,试卷做完,课后一对答案比以前还差,同桌开玩笑说他这是准确的避开了所有正确答案,比蒙题得分还低。
-
又是一周过去,顾以郗这周每天都背50个单词,但总是背了就忘,当初选择理科就是为了不用背书,却总是避开不了英语语文这两门必修科目。
尽管顾以郗记住的单词并不多,但高中的常考单词也就那么一些,再一次的周测他做起来比之前略轻松,像很多句子他也能看懂,并不用像以前一样连蒙带猜了。
他有些期待这次的成绩。
然而有时候现实就是如此,你越是期待,给你的打击就越大。
43分,相比期中还略有进步,但对于有所期待的顾以郗无疑是一击暴击,仿佛一周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不见成效。
他看着于岸与往常无异的神色,却总觉得对方眼神中藏有嘲讽。
又一次失败,让他有些疑神疑鬼了。
他是不是能付出代价,再一次的去找于岸,请求对方来训诫他。
两百多天后的高考,梦想中的大学,他想,他应该去找他,至少,像一个学生一样去寻求老师的帮助。
放学后他走进办公室,站在于岸桌前,见对方正在批改别班的试卷,“于老师。”
“嗯?有事?”于岸头也不抬,继续忙着手里的事情。
——
这章算是一个过渡,给顾以郗再次去找于岸做铺垫。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2 17:55:00 +0800 CST  
征求大家一件事要不要建一个群玩啊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2 21:41:00 +0800 CST  
第七章
“于老师,我,我想请您介绍点英语学习方法。”顾以郗磨蹭一会,终究还是没有说出训诫的话,有了学习方法怕也是不错的。
“多背单词,多做题。”于岸还是没有抬头,专心做着手上的事。
顾以郗站在原地,一时弄不清对方的意思,欲言又止。
多背单词多做题这样的话他也是知道的,但是就是起不了多少作用,事情没解决,站着也不是离开也不是,气氛就这般僵住,两人都不再说话。
这个点儿,办公室不止于岸一个老师,另一个老师看见顾以郗,对于岸笑着打趣,“怎么?你的小科代表终于舍得奋发图强了?”
偏科的在学校很多,但是像顾以郗这样偏的彻底又在小英才班的也没几个,至少这个年级就他一个人,靠着这名声,在英语老师这里算是小火一把。
这个说话的老师顾以郗认识,是隔壁班的英语老师,姓王,一个资历深的老师,平时爱开点玩笑。
“他哪称得上奋发图强。”于岸笑着回应老师,却看也不看顾以郗。
“那他眼巴巴的跑你这来取经。”王老师笑呵呵的说。
“他这是心里不安找安心呢。”放下手中的红笔,应着王老师的话,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顾以郗。
“哈哈哈,你慢慢处理,我先下班了。”王老师看了两人一眼,转身离开。
“嗯,王老师慢走。”对于有德的老教师,于岸会给对方应有的尊重。
“还有事吗,顾以郗。”于岸看着顾以郗,难得的叫了对方全名,平时有的温和此时都消失无踪。
“于老师,嗯…我,我想您介绍一点具体的学习方法。”顾以郗结结巴巴的说,他知道他这个问题有些无理取闹,就像是写文,你问别人方法也就是多看多练多思考,所以学习高中的应试英语多背单词,多做题也就没什么错了。
“具体的?”于岸一手搭在桌上一手放在膝上,“每个人需要的练习量以及范围不同,至于你嘛,”他笑了笑,“范围是全部练习量当然越多越好。”
顾以郗被噎了一下,看着于岸竟分不清他这是在说笑还是实话,想着既然已经来了,干脆做的彻底一点吧,对着于岸微微敬礼,“于老师,请您能够帮助我学好英语。”
“当然,帮助学生提高成绩是老师的本分,更何况你还是我的科代表,有不懂的来找我更方便。”于岸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但是他又想着训诫这事要讲究个你情我愿,他不说,只等着猎物进坑。
顾以郗有些难受了,这就像是一场拉锯战,不过顾以郗赌不起罢了,只得先认输,“于老师,上次的提前离开是我的不对,请您原谅,请您能同意接受训诫我。”
“在此之前,咱们想把上次的账算一算。”于岸冷着一张脸,小孩的选择没有出乎他的预料。
顾以郗微微退了两步,目光闪烁,有些害怕的于岸,这是要让他补上上次的耳光吗?
“于老师……您可以把……折算成另外的惩罚吗?”只要不打脸什么都可以啊!顾以郗内心狂喊。
“行啊,换成之后每天额外多背一百个单词,我要检查。”于岸没有过多的为难对方,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立规矩,隔了两个礼拜也失了当时的意味。眼中神色不明,不过,多100个单词,也有得受了。
顾以郗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又听见对方说话。
“那咱们再算一算这两周的账?”于岸玩味的看着顾以郗,就看着对方面色由红变白,颤巍巍的伸出双手。
——
我真不是故意卡的(●°u°●)」一章还多撸了两百字,结果还是没把拍撸出来,果然是我太唠叨了吗?
话说码个字母上大人一直在旁边和我说话,不停的拿零食诱惑我,鬼知道我写了什么……
啊,对了,今天第一次对戏哦,玩的很开心呢嘻嘻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3 17:21:00 +0800 CST  
希望大家不要只点赞,要多发言啊有了你们我才有前进的动力,毕竟我是一懒癌晚期患者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3 22:01:00 +0800 CST  
开个楼层,求推荐好看的训诫文或许调教文呀最近可文荒了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3 22:06:00 +0800 CST  
第八章
将戒尺放在顾以郗的双手上,让他捧着戒尺站在原地,这时候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俩人,突然安静下来让顾以郗有些难以适应。
顾以郗浑身僵硬的站着,脑子里不停回放这半个月来有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戒尺捧在手里让他总是想起上次戒尺上手的疼痛,站的愈发端正。
“你自己先想想你这两周有做过什么?”于岸转过身继续批改刚刚没有弄完的作业,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对了,别让我来提醒你,那样惩罚可是会加倍的。”
闻言,顾以郗脑中不停旋转,作为一个标准的理科男,智商是肯定在线的,不过手上捧的戒尺总是有意无意的干扰着他的脑电波,让智商总是搭不上线,现在只能想到的就是他周测试卷没做。
抿了抿嘴唇,声音有些干涩,就算已经做好了被训诫的准备,但就这样对着一个人陈述自己的错误也是很难为情的,酝酿了情绪,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上周的周测考试时做了理综。”
“继续。”于岸手中笔未停,淡淡的说出俩字。
继续什么?顾以郗突然有些烦躁,大脑一片空白,除了没做周测之外还有什么事?
然而越是想,越是什么都想不出来,烦躁的情绪更加严重,连他自己都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要说平时他也算是一个稳重的人,情绪波动断不会这么大。
笔直的站着,手上捧着戒尺,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让原本不重的戒尺放在手上也尤如千斤,双手酸痛不已,竟颤抖个不停,双腿也因长时间站立发痛发麻。
“怎么?还没想出来?”于岸停下手中的笔,将作业摆放整齐放在一旁,其他事情做完,只剩下眼前这一桩了。
“让我来提醒你,”于岸站起身,立在顾以郗的身旁,“作为学生,上课纪律应该如何?最后一排就能随你为所欲为了?还有,理科不错就能不交作业,只做自己的练习?”上一周班级老师开会的时候,听到几个教理科的老师谈起顾以郗,便凑上去和他们聊了几句,这才知道顾以郗是上了高三就没交过作业,看来他每次都交英语作业,也算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顾以郗竟是被于岸的气势吓的抖了抖,心中疑惑不已,原以为上次他夺门而出于岸也就没再注意过自己,没想到,对于自己的恶习他知道一清二楚,一时间也找不到借口来为自己开脱,只能抵着个脑袋说了个对不起。
“抬起头来!”于岸厉声斥道,“犯了错承担责任,别动不动的就低头,拿出个男人样来。”
说完,取走顾以郗手上的戒尺,点了点桌子,“双手撑这。”
顾以郗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于岸,脚步迟疑,一动不动,他经过两周有了解过训诫,也不像一开始夺门而出,而是眼巴巴的望着于岸,希望他收回成命。
“快点,别让我帮你。”
闻言吓了一跳,想起只要让于岸帮忙惩罚就得翻倍,磨蹭的走过去,几步路竟是走了几分钟,于岸也不催促,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对方摆好姿势。
“我再说一次受罚时的规矩,不能躲,不能挡,不能动,否则拿下不算,且加罚五下。”于岸拿着戒尺给对方调整姿势,将腰拍下去一些,双腿分开一些,让手臂背在身后,“记住这个姿势,以后就用这个姿势挨罚了。”
话落,就用了十成力朝着臀峰打过去,打在校服裤子啪的一声,声音有些闷,并不像平时那样响亮,于岸皱了皱眉头,道,“将裤子脱了。”
——
如果废话不多的话下一章可能这一拍就拍完了!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4 22:43:00 +0800 CST  
哈哈哈哈我把下一章撸好了,第一次这么快半个小时搞定,不过还是没拍完过了零点发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4 23:22:00 +0800 CST  
第九章
由于伏趴在桌上,顾以郗的脸紧紧贴在上面,听见于岸的要求,艰难的转过头,面色胀红,快要被急哭了,原本这样趴在这被人揍已经很难堪了,现在竟然还要求脱了裤子,开口祈求,“于老师……可不可以不要……就这样打可以吗?我宁愿翻倍。”
“不行。”于岸想也没想就拒绝,原本他也不想脱了他裤子,只是没想到校服裤子是宽松的运动裤,对于拍打起到了很好的阻挡作用,但若是加倍,他不敢保证顾以郗的安全。
顾以郗站起身子,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裤腰,却怎么也褪不下去,只得将眼神再次看向于岸。
“别让我像对小孩子数秒来逼迫你。”于岸仿若未闻,声音听不出喜怒来,就像陈述一个事实,从表面什么也不能推测出来。
但就是如此,顾以郗不敢造次了,想着那不停嘲笑着他的英语分数,强忍着夺门而出的欲望,眼眶发红,将裤子褪在大腿上,再次趴桌上,脸埋在手臂里,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第一下打出的红印横杠在臀峰,惊起一串鸡皮疙瘩。
见对方已经摆好姿势,于岸把戒尺放在对方的臀上,道,“好好反省你自己犯的错误,疼了可以叫喊,但别咬自己的嘴唇。”
“咻~啪!”
又是极狠的一下,顾以郗吸气个不停,这直接抽打在皮肤上的感觉与抽打在裤子上的差距太远了,少了那一层的遮盖,痛感竟是成直线上升,让他差点转身夺了于岸手中的刑具,对,没错,此刻的戒尺对于顾以郗来说就是一个刑具。
等了几秒,看顾以郗紧绷的臀放松了下来,于岸没有放水又是一下抽了上去,整齐的排在上一道红肿下方,只见屁股上先是一白,接着又很快的变红,然后同第一单痕迹一样,肿起一道楞子。
维持着几秒一下的节奏,于岸一下又一下的抽着,从臀峰一直到臀腿之间,又从臀腿之间抽回臀峰,被二次击打的地方痛感成几何数字增长。
十几下过去,顾以郗忍不住的跺了跺腿,身后停止的拍打让他突然想起之前于岸说的话,不能动……吓的他立马转头看向于岸,眼中满是认错的神情,却见于岸没有什么表情的指了指桌子,示意他趴好。
刚一趴好,戒尺就打在屁股上,似乎是为了惩罚他的乱动,这一下竟是比之前的每一下都痛,顾以郗没忍住伸手挡在屁股上,又受惊般的缩回手,转头看着一脸似笑非笑的于岸,这一刻顾以郗是真的快哭出来了,真的……太疼了!
似乎上犹如滚油浇上去一般,红肿滚烫。
在剧烈的疼痛面前,任何骄傲都可以抛之不顾,顾以郗眼眶发红,浑身发抖的看着于岸,这一刻的他竟是有些害怕于岸,害怕他手中的戒尺。
“趴好了。”于岸的此时的声音可以说的上是温和,但是其中的内容对于顾以郗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咬了咬牙,再次趴在桌上。
————
破万字!开心!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5 00:02:00 +0800 CST  
刚建了个群,以后更文了就在群里提醒你们呀
还有咱们写师生萌师生的可以一起交流交流
群号码:631354862
进群带一个角色名字就好。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5 11:11:00 +0800 CST  
第十章
狠狠的五下毫不手软的拍在顾以郗的臀上,“这是惩罚你用手挡,三项错误,也不多罚,每项20下,现在还剩45下,撑好了!”
顾以郗疼的双腿直打颤,有些腿软,第一次挨罚没想到就这样痛,他想着自己屁股一定已经青紫了,咬了咬牙,这是他自己选择的,将头埋在臂弯,闭上双眼,忍着身体的晃动。
知道了会挨多少下,比方才什么都不知道,只觉遥遥无期的拍打好得多,默数着数字。
见他再次摆好了姿势,于岸手中的戒尺再次咬上顾以郗红肿的屁股,第一次若是放水,以后管教起来就麻烦了。
每五下一组,从臀峰排到臀腿交接处,再依次排上去,顾以郗只觉得自己整个屁股如火烧一般,嘴用手臂堵住才防止了溢出的呻吟和大喊。
办公室里只剩下有规律的拍打声,每一下都听得顾以郗心尖一颤,然后疼的双腿发软。
于岸最后五下没有放水,反而用了更大的力气将整个屁股打了个遍,要知道已经泛着青色的屁股再次遭受重击,其中滋味也只有顾以郗知晓了。
一声闷哼从喉结溢出,然后被疼出的泪水顺着双眼不住的往下掉,快十八岁的男生被人扒光了屁股揍哭,顾以郗想想就更想哭了,太羞了!
“行了,起来吧。”于岸用戒尺点了点他的背,示意对方站起身来。
刚松了桌子的支撑,顾以郗差点一下跪在地上,哆嗦着穿上裤子,对于已经青肿的屁股又是一番酷刑,泪眼朦胧的望着于岸,想问他是否可以回去了。
正想开口说话的于岸注意到顾以郗手臂上的牙齿印,眸色一暗,不让咬嘴唇就咬手臂了?冷声道,“两臂打直,手肘于肩同条直线,手心向上。”
尚还有一滴眼泪挂在眼角的顾以郗害怕的看着于岸,但双手也随着他的话调整为标准姿势。
十成力气的戒尺敲在顾以郗的手臂上,手臂被打沉下去,眼看着一道红肿快速出现,这与屁股上的疼痛不同,仿佛直击骨头,疼入心髓,眼泪又下来了。
“伸直。”于岸冰冷的话里没有丝毫怜惜,只是冷冷的命令道。
顾以郗委屈的望着他,不知道这又是为什么打他,但是看着对方眼底的冷意又不敢不听,咬着牙再次将双手举平。
见他摆好,狠狠的五下从前臂打到上臂,包括第一下的红楞,六道红肿整齐排列在顾以郗的手臂上,疼的不停打颤,再难将手打直。
“放下吧。”于岸将顾以郗的手臂压下,将戒尺放在桌上,这意味着惩罚结束,“以后挨罚别咬手臂,若真难忍着,就叫出来吧,只有我们两个,不用害羞。”
听到于岸的解释,顾以郗委屈的又想哭了,这是办公室啊!谁知道隔音怎么样,会不会有学生路过,这要叫出来被人听见第二天就闻名全校了。
像是知道他心中想什么似的,于岸开口,“放心吧,办公室隔音条件不错。”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6 10:39:00 +0800 CST  
11
听于岸这么一说,顾以郗面上瞬间变红,装作不在意的看向一旁,泛红的耳尖却暴露了他。
因为这是个小办公室,只有三个英语老师,且都是男老师就没那么讲究,面朝走廊的方向只有一扇门,窗户是靠着外面的绿化的,若是门窗一关,除了覆在门上是听不见其他声音的。
见状,于岸也不说破,坐在凳子上看着他,说,“以后每天晚自习结束之后都交一份当天的反思总结给我,字数不限,只要都是真的就行。”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个黑皮笔记本,递给顾以郗,“就写在这上面吧,若是犯了错,你觉得该罚,记下被罚数量,若是被我发现你没有交代清楚的错误,惩罚可是会翻倍的。”
闻言,顾以郗皱了下眉头,他并不喜欢这种带着程序性敷衍的任务,但碍于刚才挨了打,心中还存着畏惧,就接手接过本子,端正的立在原地。
“还有就是关于学习计划重新写一份周计划给我,每一个的,详细到每一天每一节课需要做什么,不要再像上次交一个除了保证就是保证的毫无实际意义的计划,这周之内完成。”
顿了顿又继续道,“早晨提前一小时到操场,读半小时的英语文章增加语感,另外半小时一边跑步一边听听力,抽空时间再背50个单词,当然刚刚罚的多背100个除外。”
见对方在认真的听自己说,也笑了笑,收回了气势,没有像刚才一样板着脸,但说出的话却明显见对方浑身一颤,“交反思总结的时候随机抽查背诵的单词,错一个两戒尺,重复错误翻倍。”
听着于岸十分细心的给自己安排任务,这明显不是临时想的,而是经过考虑后的安排,这就是他之前找于岸想要达到的目的,没想到竟是这般容易就达到了,虽然内心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自己理想的大学,咬咬牙,没有什么是忍不了的。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是的,于老师。”
于岸知道顾以郗听进了自己的话,就算没有听进下次受罚之后也能给揍明白了,于是对他挥了挥手,让对方回去了,就见对方特别有礼貌的告别,看不出因为严要求的丝毫不满,于岸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知道他还要走的路很长,但是已经到他手里的,还能给跑了不成。
收拾收拾桌子也回家了。
回到家的顾以郗,家中只有他一个人,他盯着手上的笔记本有些无措,刚坐下就因为屁股肿胀疼痛而被惊的弹跳起来,看似柔软的沙发此刻也成了酷刑,他跑去浴室借着镜子偷偷看了一眼身后,果然青紫了。
洗了澡,找出家里的医药箱上了点药,疲倦的倒在床上睡着了,晚饭也没有吃。
夜里因为疼痛也一直睡得不踏实,不停的做噩梦,嘴里嘟囔着爸妈这样的字眼,醒来时天早已大亮,做了一晚上的梦,脑袋昏沉,抬手摸索着一旁的手机。看了眼时间,猛的惊醒,想起于岸的要求,每天提前一小时,而今天却连正常上课都快迟到了。
——
其实因为一点事本没有码字欲望的,结果还是撸了一千字,晚安大家。

楼主 叶苓歆  发布于 2017-07-28 00:38:00 +0800 CST  

楼主:叶苓歆

字数:34488

发表时间:2017-07-16 01: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20 09:12:46 +0800 CST

评论数:11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