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小哥住手(瓶邪only,盗墓同人)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00:12:00 +0800 CST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00:14:00 +0800 CST  
写瓶邪的人太少了,没办法,只好自己写了,有人看吗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00:16:00 +0800 CST  
不知什么时候,张起灵发现他对吴邪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感,一种超越了朋友的情感,他开始越来越关心吴邪的生活,关心他的一举一动,关心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到与这世界又有了联系,对他和吴邪之间的友谊也更加珍惜了。他清楚的记得,那天在篝火旁,吴邪对他说的话,“话不能这么说,至少我会知道”。当时听到这句话,张起灵突然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这就是感动的感觉吧。
张起灵放下筷子,看了看吴邪,说了声“再见”。
吴邪不明所以,这个闷油瓶子想干什么,为什么有种永别的感觉,他是想自杀吗,想到这里,吴邪快速站了起来,跑回了铺子里把事情交代给了王盟后就冲了出去。
他焦急的向火车站跑去,心里不停想着闷油瓶说的话,感到无比焦急,但当他终于跑到车站的时候,他发现这小子竟然坐着一辆去往北京的车走了,这个地上生活九级残障还是两下子嘛。吴邪只好先回去订了北京的机票,到北京后又买了几颗茶叶蛋坐下吃,一边想着怎么把闷油瓶劝回来。
吴邪想了一下用板砖拍晕他和下药,都不可行,估计结果不是闷油瓶转身就走,就是把吴邪摁在地上打一顿,他至今都忘不了张起灵第一次打他的情形
那是点天灯的时候,吴邪和胖子,闷油瓶大闹新月饭店,然后坐上小花的车去了老宅,这时闷油瓶的记忆其实已经恢复很多了。打扫完卫生后,霍老太太说了自己的意图,希望他们能一起去个墓,吴邪很惊讶闷油瓶居然答应了,没办法,自己也只好答应。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后来吴邪看到张起灵盯着鬼玺看,就上前问他为什么要答应,可张起灵非但没有回答,反而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吴邪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吧,不禁觉得有些委屈,毕竟那个眼神太恐怖了,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吴邪怀疑闷油瓶的记忆是不是恢复了。
当天晚上,胖子因为体型原因一个人占了一间,吴邪只好和张起灵挤一间,他也想再试着问一遍。但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就算与胖子挤也要离张起灵远一些。
吴邪刚躺下,张起灵就进来了,并且关好了门,吴邪往床里靠了靠,挪出一个位置,张起灵走了过来,坐在吴邪身边,一言不发,只有静静的看着他。吴邪被看的发毛,他觉得张起灵的眼神中有种莫名的严厉,表示着主人很生气,难道是因为我问他为什么答应霍老太太。不过是问了一下嘛,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吴邪心想,不由觉得很委屈,自己辛辛苦苦救他出来,这人不感谢也就算了还这种态度。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00:19:00 +0800 CST  
有人看吗,有的话再更一段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11:28:00 +0800 CST  
吴邪一翻身,背对着张起灵睡下了。
张起灵现在很生气,不是因为吴邪的问题,而是点天灯的事情。他确实已经记起来了,是这个人把他从陨玉下带了回来,是这个人给他找好住处,并帮忙寻找他的记忆,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不想离开吴邪了,而且吴邪也不想可以独自行动的样子。
比如今天,他不搞清楚情况就坐了下去,最后不得不大闹新月饭店,如果他和胖子不在,难道吴邪真要把一只手或脚甚至命丢在那里吗?而且这人现在什么态度,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错了的样子,还在因为自己瞪他一眼耍脾气,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以前吴邪也作过很多死,张起灵不管是因为不熟,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已经成为生死之交,吴邪在张起灵心中也已经占了很大一部分,他再也无法容忍这家伙无法无天的行为了
想到这里,张起灵把吴邪扳了过来,面对着他,吴邪又奇怪又紧张,这闷油瓶想干嘛啊,不会骂我一顿吧,至于吗,他脑补了一下张起灵狠狠骂他的样子,发现自己脑补不出来。
“吴邪”。张起灵说
“小哥,怎么啦。”看着张起灵的眼神,吴邪不由的裹紧了被子。
“今天在新月饭店,为什么那么莽撞?”
“啊?”吴邪一愣,这闷油瓶还真开始教训他了,虽然是责备,但吴邪却感到这闷油瓶子在关心自己,感觉很受用。
“哈哈,小哥,我不是不了解情况吗?我太想问出蛇眉铜鱼的秘密了,所以只好耍流氓了,没想到还耍出事情了。”吴邪打个哈哈
“这很危险.”
“没事,反正有你和胖子,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你觉得你没错?”张起灵感到自己怒火要压不住了。
吴邪一愣,敢情这人教训小孩哪,他感到很不忿,我是莽撞,但你也不用这样吧,你又不是我爸,干嘛这样教训我。心里这样想着,又把身子翻过去了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12:03:00 +0800 CST  
很高兴有人看,大家放心,今天一定拍完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14:00:00 +0800 CST  
吴邪不禁火大,“张起灵,又怎么了!”张起灵没有理他,而是十分干脆的把吴邪翻了过来,一只手按住腰,另一只手重重的朝吴邪屁股打了下去。吴邪一开始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是臀上炸裂的疼痛,火辣辣的,他不由自主的想挣脱开来,可是张起灵死死按着他的腰,让他连动都动不了。
“张起灵,啊,你干嘛,啊,好疼,你居然敢打我,别,住手,我怎么惹你了,你他妈快住手,啊,疼啊,小哥小哥,有话好好说啊……”吴邪一边挣扎一边哭喊。
“知道错了吗。”张起灵淡淡地说。
“诶?”吴邪愣了一下,然后脑子突然开窍,原来这家伙是揪着新月饭店这件事不放啊。
啪!看到吴邪走神,张起灵又是狠狠一巴掌甩下去。
“啊~”吴邪疼的背都挺了起来,这一下有狠又快,吴邪不由自主的大叫出声。
“哎呦,小哥别打了,我不是说了嘛,我也不知道情况,这不是情势所迫嘛。”吴邪还在顶嘴
看着这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张起灵眯了眯眼,这人果然还是不肯认错,那就别怪他心狠了。打定主意后,张起灵举起巴掌,继续打了下去。
“诶,小哥住手啊,疼,我受不了了!”吴邪都快哭出来了,这人怎么这样,讲不讲道理,来不来就动手,而且自己都这么大了,向孩子一样被按在床上打,丢死人了。胖子就在隔壁睡觉,他也不敢叫太大,可是再这样打下去,就不知道能不能克制住自己了。吴邪开始求饶:“小哥,啊,我知错了,我知道错了,啊,别,啊,别打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轻着点啊,疼死了。”
听到吴邪终于认错,或许也是因为明天还有事情,张起灵才停下来手,他看着趴在床上一脸痛苦的吴邪,不由觉得相当头疼。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16:18:00 +0800 CST  
拍完了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16:18:00 +0800 CST  
还有一小段糖,有人回复我就发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20:38:00 +0800 CST  
张起灵默默坐了下来,用一只手不停抚摸着吴邪的背安慰他,吴邪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他小的时候都没人这样打过他,这么大了居然有人敢打他,说不别扭不委屈是假的。他口里喘着气,努力克制着身后火辣辣的疼痛,好想伸手摸一下,可又觉得这样更丢人。张起灵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摸着后背的手向后移给他揉起了屁股,吴邪虽然舒服了一些,但他觉得更尴尬了,头埋在枕头里不敢抬起来。
“以后这种事情不要再做了。凡事动动脑子,别让自己受伤。”张起灵揉了一会说道。
吴邪沉浸在尴尬中无法自拔。
“听到没有!”见吴邪没反应,张起灵拔高了声音。
“啊,哦,听到了……”吴邪身子一抖,赶紧答应道
张起灵叹了口气,把吴邪抱到里侧,然后自己睡下了。
吴邪不敢乱动,乖乖躺好,虽然后面在疼,但他却有点感动,这个闷油瓶还是挺关心他的。过了一会儿,他就睡着了。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22:14:00 +0800 CST  
楼楼要求不高,只要有人回复就更文,所以大家不要潜水了都来聊聊嘛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8 23:55:00 +0800 CST  
好开心,我更啦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10:36:00 +0800 CST  
想到这里,吴邪彻底打消了那板砖砸闷油瓶的念头,他可不想在陌生的城市再被打一顿,这个人生起气来可不是人,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吴邪到了车站等了半天,却没有等来闷油瓶,然后他揪住那辆车的司机问闷油瓶的去向,司机过了好久才理解,告诉吴邪说闷油瓶在一个收费站下车了,吴邪愣住了,这个九级残障挺有脑子嘛,他问了收费站的地址,然后翻了一下地图,发现那里有通往二道白河的车。吴邪于是给小花打了个电话让小花帮他准备一下,然后火速向二道白河赶去,到了那里黑车的下客点时天已经很晚了,这个地方刚下过雪,天气很冷,吴邪来的也很匆忙,没有什么准备,他瑟瑟发抖的坐在车站站台上,等着下一列车的到来。
几个小时一直没歇着,吴邪再也克制不住浓浓的疲惫,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有人在拍他的脸,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吴邪吴邪,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发现面前站着一个人,正很紧张的盯着他。是闷油瓶,吴邪心中一喜,不由得站了起来,可是因为坐的太久了,腿有点软,又一下子坐了下去,但他还是难掩心中的兴奋。张起灵看到吴邪醒了过来,松了口气,然后一股怒气从心底升起,这人就这么在这里睡了,如果他来得迟一点,如果他没有坐这辆车,那他是不是要冻死在这里,何况现在是晚上,这里又是黑车点,几乎不会有人发现他。张起灵越想越后怕,越想越生气,浓浓的怒气染上了好看的双眸,严厉的目光使吴邪打了一个寒颤。这里本来就很冷,闷油瓶的眼神让他更冷了。吴邪心想:完了完了,好像又把这个暴力狂惹着了,他不是再揍自己一顿吧,算了,只要肯跟自己回来,他怎么打都行。
“吴邪。”张起灵说.“谁让你跟来的,马上给我回去”
“小哥,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到底去长白山干嘛啊?”因为是戴罪之身,吴邪话语中带着一丝丝的讨好。
可张起灵根本不吃这套。“我有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快回去,十分钟后还有一班车,你坐那辆回去.”
吴邪登时火气就上来了,什么叫不关他的事,他们是生死之交不是吗,为什么这个闷油瓶总是这么一意孤行。想到这里,吴邪也不想保持好态度了,他说“对,是你的事,那么跟不跟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是死是活不用你管。”说完后我赌气的把头往旁边一偏,不再看他。张起灵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跟他顶,连是死是活这种话都敢说出来,觉得更生气了,如果不是这地方太冷,他真想直接在这里好好教训他一顿,然后把他打包送回去。他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气,一言不发转身走了,他想用冷暴力来逼吴邪回去,可没想到吴邪看自己走了又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张起灵顿时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奈,这人是黏在他身上了吗。
张起灵刻意不去理他,吴邪偏不放弃,他这次没带多少东西,所以看到商店就进去买点东西。张起灵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消失,但他没有,他怕吴邪再在哪个地方睡过去,到时候自己可不一定能及时救他,后果不堪设想。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10:43:00 +0800 CST  
话说今天要不要拍了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18:45:00 +0800 CST  
楼主去跑步,回来更拍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20:39:00 +0800 CST  
他们俩又走了一会儿,上了一辆面的,在车上吴邪问张起灵是不是想自杀,张起灵不出意料还是没有理他,反而再次让他回去,吴邪感到一阵憋屈。面的上了山,停在一个旅馆前面,张起灵直接走进去订了房间,吴邪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房间订好后,吴邪赶紧趁闷油瓶休息的时候置办装备,小花的装备此时也已经送了过来。
到了晚上,吴邪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里一直在想怎么把那个闷蛋劝回去,刚才他给小花打了电话,解雨臣让吴邪在张起灵耳边不停说话,他说就算张起灵没有反应,他也会听进去的。
夜已经深了,吴邪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会有谁过来,我靠,不会是特殊服务吧。吴邪一边腹诽一边开了门,打开后他就愣住了,门外站的,是闷油瓶。
张起灵这次来是想把他劝回去的,他不能让吴邪再跟下去了,上了雪山,过了雪线之后,吴邪的生命就危险了。
张起灵感到很头疼,他对人一直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因为他对其他人并不感兴趣,也不想引起其他人的兴趣,然而现在却不得不去劝说一个人,张起灵觉得不如去倒斗。
无视吴邪诧异又有点欣喜的目光,张起灵径直走了进去,到沙发上坐下,看着吴邪。
吴邪有种直觉,张起灵这次有话要对他说。
“吴邪。”张起灵开口了:“明天马上回去”。
“我不。”因为赌气,吴邪回答的也很干脆。
“吴邪,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明天我就要进山,你不能再跟下去了。”张起灵皱了皱眉头。
“你为什么要进山,现在天气很差,你又没带什么装备,去送死吗?”吴邪没好气的说.
“这是我的…”
“妈的,你别跟我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是生死之交,我不要放任你不管的,我已经决定了,我一定要去!”吴邪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张起灵没有说话,而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站了起来,向吴邪走去。
“诶,小哥,你要干嘛,喂喂,放手啊……”吴邪看着张起灵向他走过来,正纳闷着,突然张起灵的手就拽住他的后领,把他拖到了沙发扶手上。吴邪屁股顶在扶手上,不由得高高翘起。
吴邪瞬间明白闷油瓶要干什么了,这家伙是打他上瘾了吗,难道这人只会使用暴力吗?
然后更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张起灵伸手把吴邪的裤子扯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吴邪打了个寒颤,然后就是恐惧和害羞,他连忙把手伸过去想把裤子拉上去。
张起灵无视吴邪的小动作,直接一巴掌打了上去。
“啪!”
“啊!”因为以前的惨痛经历和突如其来的羞耻,吴邪害怕极了,猝不及防的叫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
“小哥,你怎么又打人,啊,啊,快住手,疼,疼死了。”
张起灵充耳不闻,继续狠狠打下去
啪!“回去!
“我不!”
似乎是为了惩罚吴邪的倔强,张起灵用更狠的一巴掌扇了下去。
“啊~”吴邪惨叫出声,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
啪啪啪啪!
“我再说一遍,回去!”
“我不,我不,啊,疼,小哥求你轻点.”
吴邪此时疼的满头大汗,张起灵的手究竟是什么做的,石头吗,打起来不是一般的疼。他再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眼泪涌了出来,开始抽泣,一遍不停求饶。
张起灵当然不会因为这个就此住手,他要打到吴邪回心转意。
“呜呜,小哥,就算你现在逼我回去,啊,我,啊,也不会真的回去的,啊,疼,疼,小哥你想打死我啊,呜~”
张起灵看着吴邪整个屁股已经红彤彤的,叹了口气,不再打了。确实,他也许今晚能把他打回去,但吴邪的心意是不会变的,生死之交吗,真的是啊。
吴邪见张起灵不打了,赶紧用手好好揉了揉,他已经疼到不想管有没有面子了.
张起灵站起身,把还在揉屁股的吴邪抱到了床上,转身出去了。
吴邪擦了擦汗,腹诽道“这个闷油瓶子,打完人就这样走了,不过,这次是他赢了呢。想到这里,赶紧这次挨打也值得了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张起灵又进来了。吴邪吓得一抖,不是吧,再打自己可受不住了。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张起灵从兜里掏出一管药膏,径直走上前来要脱吴邪的裤子。
“诶,不用了,小哥,我没事的。”吴邪赶紧护住裤子,开玩笑,再被人扒了裤子还要不要脸了。
“如果明天还想跟着我的话,就松手。”张起灵淡淡的说.
吴邪撇了撇嘴,放开了手。
张起灵轻轻地把吴邪的裤子褪了下来,开始擦药。
吴邪回头瞧了一眼,看见自己屁股整个都红了,不由得开始骂闷油瓶祖宗,你们家小孩手可真是黑。
“现在大雪封山了,你上去会死的.”张起灵淡淡的说。
“那你呢?”吴邪头埋在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张起灵本来想说这是自己的事情,可想到吴邪先前的反应,又咽回去了。
“我不会死的,我要进青铜门。”
吴邪震惊的回头:“你去那里干什么,那里有什么”.
“终极需要人守护。”
“我也要去!”吴邪斩钉截铁的说。“啊,小哥,轻点轻点。”
听到这话,张起灵抹药的手一个使劲,疼的吴邪嗷嗷叫.
“我不是跟你闹着玩,你不能去。”张起灵说。
不能去就不能去,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吴邪腹诽。
“那,至少让我陪你走最后一程吧。”吴邪妥协了,先走到雪线那儿,劝不回来再说.
张起灵不置可否,他将吴邪伤处上好药好,就自己离开了,临走帮吴邪盖好了被子。
“明天中午出发.”张起灵关了灯,在出门的那一刻说道
“诶,好。”吴邪答应着,看来这暴力狂同意了,吴邪禁不住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21:39:00 +0800 CST  
是不是很粗长(夸我)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19 21:39:00 +0800 CST  
我马上要更啦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23 17:10:00 +0800 CST  
第二天中午,张起灵走了出来,吴邪早就全副武装等在门外了,张起灵摇了摇头,直接去退房,吴邪也不介意,很快就跟了上去。
他们一路上山,张起灵不停看四周的山和云来判断方向,吴邪只是跟着,什么都不管,反正有张起灵看路,很快他们走过了雪线
吴邪一路上也没闲着,他在张起灵耳边不停地唠叨着人世间的美好,讲杭州,讲自己的童年,学校,朋友,讲述以前下过的斗,还有自己当年对闷油瓶的印象。也不管闷油瓶有没有听,只是在一直讲着,他知道闷油瓶其实听进去了。
张起灵静静的听着,他知道吴邪的心意,心里有点感动。听到吴邪对他的第一印象是特讨厌时,不禁轻轻一笑,当然绝对不会让吴邪看出来。
就这样过了三天,他们搭起帐篷过夜,张起灵在搭帐篷,吴邪在收拾东西。帐篷很快就搭好了,然而吴邪还是没有收拾完,张起灵看到吴邪背包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看就是没做什么准备,不,是根本没做准备,连手套都有一只是女式的,冲锋衣也过大了,回想起他在火车站差点冻死,张起灵不禁摇了摇头,吴邪真是让人没办法。
他不知道为什么就直接走了过去,然后在吴邪身后打了一巴掌
吴邪在那里撅着屁股收拾的好好的,突然感到身后一阵疼痛,诶呦一声,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回头一看,闷油瓶站在后面看着他,一副死人脸的样子,好像刚才施暴的人不是他似的
“小哥,你...”
“以后出门要做好准备,不要冒冒失失的。”说完这话,张起灵转身进了帐篷
“...你大爷的。又把老子当儿子教训。”吴邪暗中腹诽
吴邪感觉自己最近真是过的好窝囊,一路急急忙忙跑来找这闷油瓶,先是在火车站被他瞪了好几眼,然后是在旅馆了被那暴力狂摁在沙发上脱了裤子打,现在屁股上又被甩了一巴掌,靠,老子作为男人的尊严呢。这家伙是不是年纪太大想要儿子了,满足一下自己的管教欲,要不干嘛只打屁股。
到了晚上,吴邪百无聊赖的看着火光,这里已经离他设定的距离很近了,大概再走一天就到了,但闷油瓶还是没有回去的打算,吴邪感到很气闷。
他突然感到了一股目光射过来,他知道那是闷油瓶的,他问闷油瓶自己身上有什么怪物吗,闷油瓶没有说话,吴邪知道他就这样,也没有在意。但是突然,闷油瓶开口了。
“把烟给我。”
吴邪递给他,以为他又要嚼,结果居然真的抽了起来,丫还真会抽烟。
“你打算跟到哪里?”闷油瓶突然开口。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无关。”吴邪不客气的说。“你明天继续跟着我的话,我会把你打晕.”
吴邪震惊了,打晕过去,难道要打屁股打到自己疼晕过去吗。这下手也太狠了吧,我们什么仇什么怨.
“是打你头。”看着吴邪奇怪的表情,闷油瓶知道他想歪了,不由得想笑。当然,他不会让吴邪看出来的。
果不其然,吴邪的脸迅速红了起来。
“你,你不要乱来啊……”吴邪结结巴巴的说
“你不会有事的,我会把你背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你醒来,已经找不到我了。”
吴邪没了办法,闷油瓶是铁定不让他跟着了。
吴邪郁闷的躺着,听着闷油瓶收拾行李的声音,他知道一切已成定局。
“我知道了,我明天不会跟着你了。吴邪疲惫的说。
闷油瓶收拾东西的声音没有停

楼主 卡卡卡685  发布于 2016-09-23 17:27:00 +0800 CST  

楼主:卡卡卡685

字数:301793

发表时间:2016-09-18 08: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5 08:34:11 +0800 CST

评论数:669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