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凡》(现代,父子)

新人拜吧,第一次发文,二货熊孩子和帅老爸。
楼主镇楼,哈哈。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00:07:00 +0800 CST  
(一)
晚自习刚下,沈尧蹭到许以北身边,神神秘秘的。
“唉,许以北,今天天下出了新副本,杀了BOSS要爆紫装。”
许以北心里一动,天下这个网游在他们之间很火。许以北玩了很久,这些游戏装备都是可以买到的,有些贵对他而言也可以接受,但他不喜欢用钱,他喜欢自己亲自打出来的那种感觉。所以,许以北的操作玩儿的很溜,但是他的装备却有些次,让他最痛心疾首的是每次有活动他都在学校,错失了无数机会。今天又有活动,而今天他还在学校!
“那又怎样,现在十点,活动早开始了,等你周末回家BOSS都死了八百回了。”许以北愤愤的将书桌整理好。
“那是你,才要等到周末回家。”沈尧搭着许以北的肩膀,朝身后的季言招招手,一边走一边说,“这次周年庆,每隔一个小时就会随机出现BOSS直到十二点。你看现在十点,十点四十关灯,关灯后如果没什么意外是不会有人再来查人的。我们十一点出门,我叫好车,就在教师宿舍那里,到网吧还能赶上最后的机会。怎么样?我这计划不错吧。”沈尧朝许以北挑挑眉,得意洋洋的。
“合着你的计划就是叫我们爬墙!关了灯你怎么出寝室!门全都锁死了。一边去,别烦我。”许以北黑着脸推开沈尧,和季言走到一块。
“哎哎哎,你听我说详细点。我宿舍有绳子,我们从窗子爬出去,教师宿舍那儿墙矮,一出去就有车接我们。我们学校半夜出去玩儿的人都是这么出学校的。”
沈尧不死心,继续追着他俩,自玩儿天下开始就是他们仨一起下副本的次数最多,主要是这俩操作玩儿的溜。季言是个死心眼儿,对这些一向不太上心,但这死孩子就听许以北的,只要许以北去他铁定会去,明明他们仨一起长大,真是白瞎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他一定是遇到了俩假发小!
“真的?”许以北有些心动,可是想到刚发下来的,周末要回家的签字的惨不忍睹的月考成绩单,再想到他爸揍他时面无表情的黑脸……许以北是真有点犯怂。两条眉毛拧啊拧,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许以北你说你怂什么呢?一中多少人总结出来的绝佳道路,几乎没人被抓住过,你怕什么?”沈尧怒了,使出激将法。
“谁怂了!”许以北脖子一梗,心里的那丝惧意一瞬间荡然无存。
“哈哈,不错!”沈尧拍拍许以北的肩膀,转向季言,“季言,一起?”
少年安安静静,面容清冷,他扫过沈尧和许以北,两人笑嘻嘻的。
“走吧,季言,你不去我们俩怎么行?”许以北拍拍他。
他的职业是法师,而许以北和沈尧都是战士,一般都是他俩在前面打怪,他在后面远程协助。按许以北的话来说,他就是是他俩的后盾。
“好吧。”季言点点头。
沈尧郁猝,他下午问季言的时候被他一口回绝了,这是什么发小!退货!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00:09:00 +0800 CST  
夜色寂静,学校里静悄悄的,树影重重,相距甚远的路灯散发出昏暗的光。
许以北三人像是深夜活动的老鼠,悄没声儿的从寝室二楼的窗子翻出,落到草地里。
“吓死我了。”许以北在季言的帮助下成功落地,他拍拍胸脯,无比的感慨,“幸好我们住在二楼,不然得摔死。”
“嘘!”沈尧想转过头瞪他,奈何天太黑什么也看不见,“你小点声儿,别把保安招来!”
“你不是说没人么!”许以北低声吼他。
“我是说保安少,没说没保安!”沈尧咬牙,恨不得堵上许以北的嘴。
“好了,别说了,走吧,不然等会儿真有人来了。”季言果断的截住了争吵的两人。
许以北闭上嘴,跟在季言身后。他紧张的手里直冒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再看季言,沉着又冷静,一点也不像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许以北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
他不知道的是季言其实知道他紧张,他一紧张起来话就特别多。
许以北觉得他们三个人像是电影里的特工一样,走走停停,避开夜里巡逻的保安。
“我去,许以北,你是不是猪啊,这么笨。”沈尧和季言两人蹲在墙头拽许以北。
“别废话,快拉我上去。”许以北黑线,天知道这墙这么高,他打架还不错,爬墙什么的真不行,从小连树也不会爬。
“喂!谁在哪里?”一道光束闪过,黑夜里传来一声大吼。
“快快!保安!保安!”许以北吓得身躯一震,手足并用的往上爬。
沈尧瘫坐在车上,憋着笑意,人果然是要有压力才有动力,他和季言拉了许以北半天这小子都爬不上来,保安大叔一声吼,许以北像猴子一样就上来了,太搞笑了。
许以北丢了脸,全程黑着脸,直到到了网吧才有所好转。
深夜的网吧,年轻人占了大部分,有许多是像许以北他们一样从学校爬墙出来的。
敲击键盘的声音和按鼠标的声音此起彼伏,电脑屏幕的荧光照着年轻而专注的面孔。
“季言!回血!沈尧!准备切换!”许以北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他们运气还不错,刚进到副本就遇到了BOSS。围攻了一会儿,BOSS的血槽和许以北的血槽才不多都空了。许以北准备和沈尧切换,让季言给他回点血。
“许以北,你快点!”沈尧操作差点,已经快要顶不住了。
“来了啊!”许以北磨刀霍霍,准备和BOSS来个了结。
咔——许以北的电脑屏幕突然黑了,他一瞬间血气有些上涌,他打了一晚上的怪,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挂掉了。
“网管!你这电脑怎么……”许以北愤然回头,突然消了声。
男人立于他的身后,身姿笔挺,他的面容和许以北有七分相识。男人的瞳孔漆黑如幽深的古井,不同于许以北的清透稚气。他还穿着整齐的黑色西装,应该是又加班了。
许以北呆愣的望着他,他觉得他的心跳似乎停滞了一瞬间,惧意像是被压缩到极限的物质,忽然爆开,涌进四肢百骸。
许以北小心翼翼的觑着许琛的脸色,他咽了咽口水,“爸。”他头皮发麻的厉害,连声音也有些颤抖。
许琛沉默不语的望着许以北,看不出一丝情绪。
许以北被许琛盯得像是落入了不见底的深渊,心头直跳,手心的汗短短的几分钟里出了一层又一层。然后,他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让他直想抽自己的话,他说,“爸,一起来打两盘?”
许琛的脸明显的黑了。
季言和沈尧站起来,许琛身上的气势压的他们不敢造次,打了一晚上的怪,在最后一刻,因为许先生的到来,全军覆没。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00:10:00 +0800 CST  
我去码拍去了。第一次写拍,还有点紧张啊,哈哈哈。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10:37:00 +0800 CST  
(二)
许琛眉峰一扫,许以北不敢再耽搁,起来站到许琛身边。这时许以北才看见许先生身后的的人,是他们的班主任,三十多岁的女人,干练知性。
“安老师,人我带回去,明天早上在送回学校。”许琛朝女人点头示意。
“好的。许先生,这个年纪的小孩很多都喜欢打游戏,学校也想了很多办法禁止他们偷溜出校,可现在的小孩太聪明,方法层出不穷。今天这样的情况实属我们监管不力。”班主任无奈摇头。
许以北瞪大了眼,恨不得冲上去封住这人的嘴。喂喂,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该好好保养了,大半夜的不回去睡美容觉,在这儿废什么话!可是许琛站在他身边,他还不敢造次,只能干瞪眼。
“上周我们进行了月考,这周出了成绩。”班主任还没有打算放他们走。
许以北简直快炸了!喂喂,你够了啊,还嫌事儿不够大,准备添把柴么?他这两天正犯愁该怎么交待月考的事儿呢,你这么猝不及防的给我踢爆是要闹哪样啊。
许琛回过头,似笑非笑的扫过他,许以北就像是腾腾的火苗突然被浇了一盆水,啊不,一吨水,噗——灭了。他垂下头,规规矩矩的站好。
“许以北是以年级前五十进的我们班,不知是不是不太习惯高中,连续两次月考,每一次退步都很大。许多老师反应他上课老是心不在焉的,我和他谈过,他不愿多说。我想还是许先生和他谈谈比较好。”班主任脸上的无奈更甚。
许以北现在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和我爸什么时候谈心,您老这也管的太宽了吧。
“我知道了,安老师费心了。”许琛点点头,脸上甚是平静。
许以北现在真是欲哭无泪,恨不得回到两个小时前掐死沈尧。许琛这人,面上的表情多少和怒气成反比。
许以北离开网吧前朝季言看了一眼,季言勉强朝他笑了笑,脸色在灯光下惨白惨白的。
许琛兀自开着车,压根就不理会许以北。车内的空气似乎胶状化了一般,沉沉的压在人身上,像是一柄枷锁。
许以北抓过许琛车上的水,咕噜咕噜的灌下一整瓶,隔了片刻,觉得……胃有点撑。
恍惚间,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他们家别墅前,这一段路似乎很长又好像很短。许以北现在门口,看着许琛大步走了,他深吸一口气,反正缩头是一刀,伸头也是一刀。
许以北刚关门,许琛朝他看了一眼,径自上了楼。而许以北冷不丁地看见他手里攥着的,家里阿姨打扫卫生时用的……鸡毛掸子。许以北的小脸唰地白了,两股战战,一步也挪不动,可是在许琛面前他就是胳膊,还是小胳膊,胳膊怎么拧得过大腿?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14:10:00 +0800 CST  
楼主写文比龟速还龟速,还喜欢渲染。将就着看吧。晚上在努努力。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14:11:00 +0800 CST  
还有一点小尾巴。现在出门,回来就更~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19:34:00 +0800 CST  
书房的门虚掩着,淡暖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到许以北发白的脸上。
许以北在许琛身前站定,少年的头微微垂着,漆黑的发丝散乱的垂在额前。他偷偷瞄了许琛一眼,许琛目光扫过来,许以北心头一颤,喏喏道,“爸爸。”
许琛没有说话。许琛打他的次数不多,但也不少,每次都能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许琛三十七岁,许以北十六岁,他们比寻常的父子年龄相差要小,他们家就他们俩,平常相处就像是朋友,但许以北心底一直有一份对于父亲的敬畏。
许以北是真的怕极了许琛生气的时候不动声色的深沉模样。许琛的身影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沉沉的威压让人喘不过气。许以北觉得他就像是被锁定的猎物,他时时戒备,惊慌失措,又像惊弓之鸟。
许琛大步朝他走来,步履生风,像是破开了一层层无形的防备。
许以北望着许琛,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整个人脑袋像是高速转动后的主机,咔一下死机了,脑袋烫的厉害。
破空声响起,打破了沉重的寂静。疼痛在许以北的臀上炸开。
“啊——”许以北像是被烫到一样,猛地跳开,他转过身望着许琛,清透的瞳孔里布满了惧意。
许琛攥住他的手臂,鸡毛掸子准确无误的落到他的臀上。
啪——啪——啪——一声又一声。
“啊——啊啊——爸,爸。”
许以北的眼泪猛地流了出来,细细的鸡毛掸子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追着他。臀上的疼痛一下接着一下,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臀部。他剧烈的挣扎着,却挣不脱许琛攥着他的手。疼痛像是滚烫的烙铁,一股脑的全都涌进脑子里,脑海里空茫茫的,只想远离那罪魁祸首。
“啊——爸,爸爸,啊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啊——”
许以北失控的大吼,疼痛像是不会消散一般,全都累积在臀部,这种尖锐的细细的疼痛快要让他崩溃了。现在入了冬,身上的厚裤子却完全阻挡不了抽打。他拉着许琛攥着他的手,瞳孔里密密麻麻的尽是哀求,他不停的叫着许琛,想要讨一分饶。
许琛沉着脸,一下又一下抽在许以北的臀上,鸡毛掸子起落间带起今人心颤的破空声。
“啊——啊啊——”许以北的眼泪沾湿了满脸,却是减轻不了半分的疼痛。直到他快要绝望了,许琛才停了手,松开钳制他的手。
许以北刚一得了自由,便挪动着步子,和许琛拉开距离。他一手挡在身后,一手不停的擦着眼泪,可眼睛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怎么也止不住泪水。
许以北缓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了,站在原地抽抽噎噎的,俊秀的面容哭的通红。他一点也不想在待在这里,可许琛没有发话他也不敢走。
许琛等他哭了一会儿,沉声道,“闭上嘴。”
许以北吓得一哆嗦,抬头望着许琛,却看见他手里还攥着那根鸡毛掸子,瞬间噤声。清透的瞳孔红的像兔子,嘴唇紧抿着,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滴落,却不敢在发出声音。他战战兢兢,调动起全身,片刻也不敢松懈。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4 22:11:00 +0800 CST  
我可以走剧情,不通篇写拍么。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5 07:50:00 +0800 CST  
(三)
“说说吧,这次月考。”许琛好整以暇,鸡毛掸子就垂在腿边。
许以北听到月考,不自觉的站直了身体,屁股上的肌肉一抽一抽的,能感觉到不寻常的热度。他期期艾艾,支支吾吾的说,“成绩单在学校……”声音里还带着哭腔,弱的微不可闻。
许琛向前踏出一步,目光收紧,“你要是想再挨一顿,你就继续给我打马虎眼。”
许以北大骇,急急地推了两步,红肿的眼睛又红了一圈,他直摆手,急切的辩解,“我真的没撒谎,我只记得数学和英语都是一百一十多,其他的我都记不清了,哦,还有年级排名三百多……”
许以北被他爸吓得什么都说了,说完就直想抽自己,说成绩就说成绩,你说排名干嘛呢。他小心的观察着许琛的脸色,眼里十足的胆怯不安。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5 12:05:00 +0800 CST  
那条神回复太长了,看着不舒服。请大家在这里把他顶下去。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5 12:11:00 +0800 CST  
许琛没再靠进许以北,站在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身姿笔挺如松,英挺的面容沉沉如水。他眉头微拧,盯着许以北哭的通红的脸颊。半响,他平静出声,“两个选择,要么转学到外国语学校,要么你可以继续待在一中,但不准再住校。”
许以北霍然抬头,失声惊呼,“爸爸!”
许以北看着他,双眼急得通红。一中和他们家在城市的两端,纵是开车,大概也是四十分钟的车程,如果他执意留在一中,许琛必不会安排车每天送他。他根本就不可能留在一中走读,许琛根本就没给他选择。
当初许琛本来是不同意他去一中的,他求了许琛好久,许琛才勉强同意。
许琛不理会他,径自出了门,路过他身边时稍稍停顿,“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去睡觉,明天自己去学校,不准迟到。”
许以北趴在床上,屁股上的疼痛一阵一阵的传来。许琛的话一遍遍的在脑子里回放,让人心烦意乱。已经是后半夜了,他将头埋进浅色的枕头里,辗转难眠。
许琛进来的时候,许以北床头的灯还静静的亮着。他走过去,坐到床边。许以北转过头来望着他,他撇了许以北一眼,伸手掀开被子。
“爸!”许以北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去压被子,却被许琛利落的镇压了。
许琛直接拉下了少年的裤子。少年的屁股肿了一圈,现在还是通红一片,肿起的楞子纵横交错,有些交叠的地方有一小块一小块的淤青。明早消了肿就没什么大碍了。
许以北的脸颊绯红,许琛松开他,他立马拉过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
许琛起身准备走人,已是后半夜,折腾了一晚上他也累了,明天还要去公司。
“爸爸!”许以北慌慌张张地拉住许琛的手。
许琛停下脚步,回过身,等着许以北的下文。
“爸爸。”许以北舔舔嘴角,有些忐忑,许琛在某些方面来说很独裁,“我就留在一中可以吗?”
“你可以选择继续就在一中。”许琛脸色不变。
“可是留在一中根本就不可能走读,你知道的。”许以北急了。
“那就转学。”许琛纹丝不动。
“爸爸,你不能出尔反尔,当初你答应过我的!”许以北急急地吼出声。
“我可没答应你半夜爬墙出学校去网吧。”许琛目光一凛。
“我错了。”许以北缩缩头,软下声,“求你了,我的朋友都在一中。”
许琛盯着他,少年攥着他的手,清透的眼中带着一丝恳求。他沉默半响,“有个条件。”
“可以可以。你说吧。”许以北眼里迸发出喜悦。
“下次月考,前五十。”许琛抽出手,转身离开。
天还没亮,许琛都还没起来,许以北已经推着他的自行车准备出门了。
他们家门口,季言也推着自行车等着了。他和季言家都在这片别墅区,外国语学校离这里不远,其实他去哪里到是无所谓,但是季言却被他爸发配到了一中,作为从小长大,一直在一个班的发小,他自然而然的也就选择了一中。
许以北仔细的观察着季言。和季言他爸相比,许先生简直是温柔。此时此刻的季言脸色有些苍白,他右手扶着车,左手虚放着。许以北猛地攥过他的左手,手心里有淡淡地青印。
许以北有些内疚,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伤。他曾见识过季言他爸打他,和他爸不同,不在意有没有人,不在意伤口会不会被看见。他小心翼翼,“你还好么?”
季言任由他拉着,隔了半响,他轻声说,“疼。”
骄傲如季言,清冷如季言,也只愿意在许以北面前露出软弱,也只能在他面前露出软弱。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5 17:17:00 +0800 CST  
熊孩子又要奔赴下一波作死了,用什么工具好呢?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5 20:37:00 +0800 CST  
停更一天。明天楼主过生去,哈哈哈~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6 00:04:00 +0800 CST  
谢谢各位~奉上小剧场,和正文有关。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6 13:55:00 +0800 CST  
许以北七岁那年差点被人拐了去。许琛找到他的时候,在一个小破屋子里,许以北缩着小小的身子躲在角落里,那两个男人正在大吃大喝。许琛眼底的怒火仿佛要将人烧成灰,恨不得将人挫骨扬灰。
许琛将许以北抱在怀里,小孩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还有脚印。许以北憋了好久,直到许琛带着他走出那间小破屋,他才哭出来,哭的撕心裂肺,惊天动地。
那段时间,许以北根本不敢不敢一个人待着。每晚睡觉他都死死地扒着许琛的脖子,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许琛将他搂在怀里,心疼万分。
许以北除了他,谁也不让近身,许琛只能每天上班也带着他。
许琛的公司当时正处在上升期,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暮色四合,许以北在许琛怀里睡着了。许琛换了一个姿势,换出那只酸麻的手。
许以北动了动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饿没饿?”许琛拉了拉盖在他身上的衣服。
“唔……爸爸。”许以北望着他,他本能的觉得许琛现在很累,“你累了吗?”
“恩。现在饿不饿,不饿我们就回家在吃饭。”许琛淡笑。
“不饿。爸爸,你为什么会累?”小时候的许以北声音稚嫩又清脆。
“因为我老了啊。”许琛揽着他。
“爸爸,你为什么会老?”
“恩……”许琛思考了一会儿,“因为,你长大了,我就老了。”
“爸爸,爸爸,”许以北抱着他的脖子,“那我不长大,你不要老好不好?”
许琛一愣,他凑过去,和许以北头头抵着头,他说,“好,我不老。”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6 14:15:00 +0800 CST  
小段子。
————————————
许以北又被许琛揍了。
他背上自己最喜欢的小书包,准备去找他爷爷。
许琛透过门缝看见了他鬼鬼祟祟的小身影。
许以北像是一只小老鼠,好不容易摸到了门口,心里一阵激动,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哈哈。
“站住。”许琛抄着手站在楼梯口。
许以北一哆嗦,小手背在身后,惴惴不安的望着他爸。他脸上的泪痕许琛给他擦干了,但他的小屁股还有些疼。
“你去哪儿?”许琛悠悠闲闲的望着他。
许以北有些害怕,慢慢的往门口挪,小声说,“我……我不告诉你。”
许琛眼一眯,大步朝他走去。
“啊——”许以北一转身迈着小短腿就往外跑。
许琛一把抓住他,将他举到身前与他平视。
许以北蹬着小短腿吼他,“你放开我,放开我,我和别人打架你都不帮我,还揍我!我要去告诉爷爷,我让爷爷也揍你!!”
许琛黑线,打架你还有理了。许琛夹着他进到书房。
咔——锁了门。
“站墙角去。”许琛淡淡地发话。
许以北的小脸憋的红红的,瞪着他爸,他爸淡淡地看着他。最后,委委屈屈的到墙角罚站。
呜——下次让爷爷也罚你站!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7 14:30:00 +0800 CST  
(四)
高中的生活节奏快的不可思议,这周最后两天又要进行月考。
那天许以北和季言骑车出了别墅区又打车到学校,披星戴月的起床,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才踩着铃声赶到学校。许以北简直不能想象如果走读,他得多狼狈。
为了不转学,许以北正在和各科的习题斗智斗勇。他还记得他和季言说这事儿的时候,季言比他还要紧张,唉,这倒霉孩子,没了他可怎么办呢?
“许以北你转性啦?”沈尧课间凑过来,见许以北竟然在学习,大吃一惊。
“什么事?没事儿别烦我。”许以北想着他和季言那天紧赶慢赶才赶到学校,这货却坐着他们家车慢悠悠的来了,气就不打一处来。
“正事儿。下周和隔壁班有场篮球赛。”沈尧顿了一下,十分的鄙夷,“你可别再当猪一样的队友啊!”
许以北抬头瞪他,却说不出反驳的话。上次他们那么快就落网就是拜许以北所赐,他被保安一吼,急切间校牌掉了……被抓个正着,他爸找了人,通过他的游戏帐号直接锁定了他们的位置。沈尧知道后,大呼,猪队友!
这周末许以北神清气爽地回家了。不仅篮球赛赢了隔壁班,月考成绩也进了前五十,虽然是四十九名,但好歹进了不是。
许以北在家等了好久,许先生才踏着月色回家。许以北狗腿的迎上去,接过他爸脱下的黑色大衣。
许琛瞥了他一眼,“有事?”
“有事,有事,你坐。”许以北拉着许琛坐下。
许以北掏出成绩单,喜滋滋的放在许琛面前。许琛瞟了一眼,考得到是刚好达标。许琛拿出笔,签下墨意淋漓的两个字。
“爸爸……”许以北搓搓手,欲言又止。
“下不为例。”许琛放下笔。
“那说好了。”许以北笑开,“你这次答应了,以后也不能再来卡我。”
许琛扫了他一眼,“别得寸进尺。”
“知道啦,我一定安分守己。”许以北保证。
许琛淡笑,不置可否,许以北若是能安分那就不是许以北了。
只是,许琛没想到,许以北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让他被请到学校。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7 18:12:00 +0800 CST  
(五)
少年人的友谊来的简单又迅速。许以北自从上次和隔壁班打了一场篮球赛,也和隔壁班的刘征交了个朋友。
刘征这人,整日里不学无术,惹是生非,人缘不错,交恶的人也不少。
许以北带着季言去医务室草草包扎了手上的伤口,回到办公室等着许琛来。
许以北看了看季言手臂上被鲜血浸透的绷带,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去管刘征的破事儿。许琛来了就来了,大不了他又被揍一顿,可是这次他又把季言给拉进来了。
许琛和陈霖进来的时候,许以北和季言的脸都有些发白。许以北畏畏缩缩的看着许琛,季言转过脸盯着窗外,冬天午后的阳光苍白脆弱。
陈霖年近四十,身姿挺拔如年轻人,五官轮廓英俊深邃,周身气势威严,比之许琛半分不弱,是经过波澜起伏的宠辱不惊。季言清冷的面容较之陈霖要柔和三分,但五官轮廓是相似的。季言像是年轻时的陈霖,陈霖像是长大后的季言。
陈霖带着季言,许琛带着许以北出了办公室准备回家。许以北望着季言,他苍白着一张脸跟在陈霖身后,像是一只受伤的幼兽,倔强的对抗整个世界。
“陈叔叔。”许以北不安的望着陈霖,“今天是我要去管这件事,和季言没关系,他只是和我在一起,那个刘征也只是我的朋友。”
陈霖回过头,似笑非笑的扫过季言,又看向许以北。
季言低垂着头,紧抿着嘴,什么也不说。
“以北。”许琛淡淡出声阻止他。
“以北,你回去吧。”季言抬头,眼里浮过一丝暖意。
许以北回到家,许琛兀自坐在沙发上,也不理睬许以北。
许以北笔直地站在许琛的面前,大气也不敢出,他攥着手,手心里的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诺大的别墅里静悄悄的,许以北的心跳被无限的放大,砰砰直跳。
许琛一向对于许以北打架的事很是反感,每一次犯在他手里,都是一顿狠揍。上一次打架是在初三的上学期,许以北得到的教训可以用惨痛来形容,自此他再也不敢惹事打架。
历经一年,他竟又犯在许琛手里,他不敢想象要如何去面对许琛的怒火。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7 20:18:00 +0800 CST  
拍,还是不拍……

楼主 素色BAI  发布于 2017-08-17 20:19:00 +0800 CST  

楼主:素色BAI

字数:40737

发表时间:2017-08-14 08: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20 09:14:03 +0800 CST

评论数:76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