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柳竹峰【命中注定的徒儿】师徒训诫

先拜度娘~~ 一鞠躬~~

大家安安 冰儿又重开开帖子
由于旧帖子很乱 所以冰儿决定重整

此新贴 每章节会有标题
错别字将会更改

欢迎新人入坑~ 谨慎选择~不喜勿进~
如有雷同 纯属巧合
最后看文愉快~谢谢大家支持

内容大纲:
这一次要写古代师徒训诫文
故事讲述主角-小武 (仅有5岁半)
因机缘拜入柳竹峰成为第二十一代首席弟子
然而首席弟子哪有那么容易当?
师傅大人会怎么折磨...不...是教导他呢?
尽情期待~~~~ 欢迎评论~~~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1:07:00 +0800 CST  
主要故事人物
戚炎武(小武)
-首席弟子, 白彧凡爱徒
白彧凡
-柳竹峰掌门,小武师父
沈七
-白彧凡二师弟, 纪律堂七堂主
银月
-白彧凡三师弟 ,月堂主
楚梦然
-楚家少爷, 想拜白彧凡为师
凌越
-身份未知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1:36:00 +0800 CST  
图源 google

第一张 小武
第二张 白彧凡
第三张 沈七
第四张 银月
第五张 楚梦然
第六张凌越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2:45:00 +0800 CST  
(一)失落的少年
天气阴沉,满天都是灰黑色的浊云,丝毫不见任何阳光,仿佛快下雨般的情景。此时,有位大约五岁半的少年正跪在树林里的凉亭内,凉亭周围几乎被布置了结界。他身穿黑色的衣服,腰间配着一条蓝白色半圆形的玉佩,一条黑色的锦带将头发高高系起,皮肤白皙。少年身体微微的颤抖,手上紧紧的握着一封信和一只笛子,时不时用手敲打着结界,眼中带红,脸颊上还颤流眼泪的痕迹,泪痕未干,另一波眼泪又留了下来。“爹,娘”少年不断重复... 眼看他已经跪了快一个时辰,双腿早已近没什么直觉却,却还是一动也不动的笔直跪着。

微风吹吹,树上的树叶随着微风被吹进了凉亭内正落在少年的身上。少年身体微微颤抖,瞄了一眼身上的树叶,愣了一会儿。信上的话顿时回忆在他脑中:“小武,当你醒来的时候,爹娘已走远走远,你不要担心,原谅爹娘的不告而别,远方危险不宜带你去,爹答应你,定会回来找你。结界大概会在一个时辰后自动解开,解开后你速去源都找一个叫未常的人,他会收留你。路途中切记小心,避开戚浊,万万不能落入他的手中。你自己要照顾自己,不准再伤害自己,爹一定会再最短的时间找到克制你身上火血的方法。若真的找到,定会告知未常,他会帮你压制。 最后 切记,绝对不要再输血给别人疗伤了-戚阳笔。回想起这信中的话,小武眼框又被眼泪侵袭,他坚强的抬头仰望着天空,不让眼泪留下。许久,他安抚了自己的心。起步离开凉亭。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2:57:00 +0800 CST  
(二)反抗
刚离开凉亭,一只暗器便朝向少年发出,不知是幸运还是倒霉,小武因被脚下的石头而被绊倒,躲过了暗器的伤害,摔了一身。 小武起身后才发现眼前正站着一位熟悉的人。这个人就是他的叔叔-戚浊。“终于找到你了,跟我回去。”戚浊淡淡的看着小武,劝他回去。小武没有说话,假意一脸任命的站了起来,朝向戚浊走了过去。戚浊嘴角一笑心想:“没有他爹娘的阻挡要抓到眼前的人是再容易不过了。”戚浊看着眼前的孩子顿时松懈了防备一手想接过他,不料却被小武反击。小武乘着刚刚跌倒时拿起压在手下的树枝对着戚浊使出父亲教他的-落云剑法 攻向戚浊。

戚浊皱了皱眉头,眼中充满‘佩服’两个字。他佩服眼前的孩子有勇气去抵抗一个能够瞬间把他杀死的人。眼前的孩子用着微弱不堪的真气,耍杂技般的使用剑法,再加上他用的是树枝,不是剑。这样的行为有如在虎口挣扎的小狐狸,白费力气。然而,小武眼神坚定,没有犹豫,拿着树枝瞄准戚浊攻去,现在的他只知道自己若不反抗就会被抓回去,若反抗或许就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能够摆脱。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5:03:00 +0800 CST  
(三)重伤
眼前的场景就是一人攻,一人躲。无论小武再怎么努力攻击都没有伤到戚浊。这也很明确的告诉了他自己,这只是无谓的挣扎。打斗又持续了一段时间,浊想也没什么心思继续和他斗下去“既然你不听话,那就别怪我!”话完,戚浊动手用真气狠狠地一掌打在小武胸前。虽然小武从四岁开始习武,但也并不代表现在的他能够抵抗戚浊。小武来不及避开 一掌正正打在小武胸前,小武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往后飞同时撞上一棵大树,嘴里又是吐出多一口鲜血 然后才跌趴在地上。

“真是麻烦,非要走不动了才肯乖乖听话吗?”戚浊冷冷的道后走向了小武。小武自知无能,忍痛爬起来就往后跑。戚浊看着眼前的人又气炸了,再也不管他伤得多严重,反正伤是会痊愈的,只要不弄死就好了!戚浊拿起身上的四只飞镖往小武手脚镖去。他想借飞镖克制着小武的行动,让他不能走也不能逃。

但是他失算了,纵使暗器插在小武的双手双脚上,小武还是咬牙忍痛的承受着。黑色的衣服因血变得更黑,红色鲜血划过了他的衣服,一滴滴流了下来,但是他却没有停下,依然忍痛的往山上跑。戚浊无奈的跟去,他想看看这孩子又要刷什么花招。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5:03:00 +0800 CST  
(四)跳崖
许久,他们来到了悬崖。小武停了脚步,转身看了看戚浊一眼。“没有路了,跟我回去。”小武没有回应,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思考着要怎么办。戚浊又道“其实克制火血的方法我找到了,我可以给你,只要你和我回去。”“少骗我!就算真的有,我今天也不会跟你回去!”小武完全不用思考地回答“没了克制火血的方法,又有你苦头受了,你能忍受火血的痛苦吗?”“少来来威胁我!”小武的话很明显的告诉戚浊今天自己是死也不会回去。小武他转身看了看悬崖,又转身看了看戚浊。

“戚浊!!! 今日,若我大命不死,日后必屠杀你们这些叛者以洗耻辱。”小武眼神坚定,没有一丝犹豫说完便往悬崖跳了下去。戚浊顿时被眼前的事给吓呆了,他伸手想要去抓住小武,却抓不住。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跳下去。他开始害怕,害怕自己办事不力,人已经跳下去,这么高的山,必死无疑,他要拿什么去交给那个蒙面人交代?.........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少年在空中往下跌,眼神依然坚定,没有为自己的行为而后悔。他知道自己身受重伤,身体疼痛的快死了,原本坚定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身体还在空中不停地跌..............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1:00 +0800 CST  
(五)真的活下来了!
“小武,快醒醒,再不起床你爹就要打你了。”“娘?”少年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的亲娘,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武娘微微一笑,抚摸了儿子的头后站了起来,转身就离开了。“娘,娘,你不要离开,娘” 就这样 少年被自己的梦给吓醒。

此时他躺在一个床上,周围没有人,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了并包扎着,原本满血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想必是有人帮自己换了吧。小武看着自己满身包扎后的伤呆了一会儿,动了动全身,一阵阵的痛传来,痛的他眼泪流下来。此时的泪并非是伤心而是高兴。他高兴自己没有死去,他真的活了下来。突然...门外传来琴声。随着琴声,小武觉得自己身上的痛减少了许多。他想起身想离开床,慢慢的移动身体下床。不料,前脚刚想踏地,就跌在了地上。

‘碰’一声,琴声停止了,随后是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位男子正走进来。男子见小武跌倒在地,走了过去抱起他放回床上。男子身穿蓝白色的衣服,一头黑色的直头发,眉间有着红色的印记,看起来大约不过25岁,高大威猛 。“有伤就养伤,现在你还不能走路,待你好了,再下床吧。”男子话中带有几分温柔看着小武说。小武抬头看了看他有礼貌的问“是你救了我?”“嗯”男子只是说了一个字。“多谢前辈相救,打捞了。不知如何称呼前辈?。”“白彧凡,你呢?”“晚辈叫...小武,再次多谢白前辈出手相救,若来世有机会必当报恩。”小武拱手道,他原本想说自己的名字 但是毕竟自己现在正被追杀,所以就没说自己的名字。“报恩就不必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受那么重的伤?”

小武脸上顿时沉了下来,不知怎么回答,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自己身负火血一事。沉默了许久又才道“晚辈没事,多谢白前辈关心。”白彧凡见他如此不再多问“嗯,你自己好好休息吧。”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2:00 +0800 CST  
(六)无意听到的对话
一星期后的早晨清晰,太阳缓缓的伸了出来,白黄色的阳光照亮了整个大地。小武起身后,动了动自己的身子,抬了抬自己的腿,确认自己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了,起身准备向白前辈请辞,自己毕竟要去源都找人。小武走到门前,打开了门走了出去。刚踏出门一步就惊讶的站在原地。这里的院子很大,沿着道路走出来的两旁有着绿悠悠的草丛,草丛上的长满了一朵朵红色鲜花,沿着桥走的不远处有一个小亭子等等。

小孩子终究是个小孩子,小武高兴的跑来跑去,砰砰跳跳,跑去草丛玩了起来。同时,正有两名弟子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他们一身淡青色的衣服 手中带有佩剑。正想去前问问白前辈在何处,却被他们的对话给愣住了。“掌门说要留意那小孩,不能让他离开影越阁半步,这是何意?。”其中一名弟子回答“不知道,不过我那天好像听到掌门堂主他们讲这小孩有什么过人之处”“过人之处?哈哈哈 难不成他天资过人?还是他身负什么啊 哈哈哈”“别胡说了,快走,当误了正事,我可不像受罚。”“是是是,走吧。”说完这句话,小武像是傻了的呆在原地。

两名弟子离开后,他才走了出来,一脸不悦的表情,心道:“掌门一定就是白前辈了?难倒他是知道了我身负血火?救我一命不过是为了火血?”小武仰望天空,顿时眼泪又忍不住的留下来。他又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那么身负火血。就这样,小武一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大约半个时辰后,白彧凡 从清华殿回来,刚巧看到小武站着不动,姿势正确,像是在罚站般。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2:00 +0800 CST  
(七)选择离开
白彧凡走了过去,站在小武面前道“你怎么站在这里?能走动了?身体好了?”小武看着眼前的人,心中不悦,脸上还是淡淡的道“没什么,嗯,好了” 听到小武说他身体好时,白彧凡惊讶的愣了一会暗暗心道 “那么重的伤 一个星期就能痊愈?这恢复能力太不可思议了!”心中惊讶却不表示在脸上只是很淡定的点点头。“既然好了,那么白前辈,晚辈......” 还没说完 就被白彧凡打断话 “ 走,我带你去附近熟悉熟悉。”“这......”白彧凡拉着小武的手,一边走,一边介绍。“这里是柳竹峰,影越阁是我的住处......”

柳柱峰太大了,一逛就过了两个时辰,白彧凡终于把柳竹峰各各地方位子详细的告诉小武。回到了影越阁,白彧凡 拿出了一张地图,交给了小武后 “这个给你,记好每个地方,可别走错了。”“谢谢” 虽然不知道白前辈的意思,但小武还是接过了地图。

午饭后,小武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沉思许久,最终决定利用地图自己离开柳竹峰。决定后,他拿起笛子,开始吹起。 房里笛声飘飘,轻快的曲子 一声声被吹出,曲子悦但却带着淡淡的悲伤... 刚吹完一首曲子,便有人进入。小武抬头一看,是一名弟子。

那弟子走到小武前“掌门命我拿几套衣物给你”然后把手中的两套衣物交给小武。 “谢谢”小武接过。正当弟子要离开时小武问道 “请问你知道如何下山吗?”“下山?我们都是御剑下山的。”“除了御剑呢?”“听说沿着后山往下走就可以了。但没有人试过,怎么了你要下山吗?” 弟子疑惑问道。“没事,就随口问问 ”小武一脸心虚的样子。 就这样弟子说完转身就离开了。他没有多想,只是当小武随口问问,不然就算给他吃了豹子胆也不敢私自放人下山!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3:00 +0800 CST  
(八)你不能离开!
晚上,小武换了一身夜行衣,手上拿着白前辈给的地图,沿着地图来到了后山。后山烟雾盛大,周围温度寒冷,小武没有多想,他只希望自己可以马上离开这里。走着走着,越走越发现不对劲。一阵阵烟雾飘来,周围温度明显上升,烟雾也越来越浓,伸手不见五指,看不清眼前的道路,分不清 东南西北 就这样小武被困在山中。一个时辰后,他还是没有找到离开的路,自己也发现似乎一直在原地环绕。

望着眼前的烟雾,小武无奈,做下来休息... 休息完毕体力恢复后,小武起身准备要离开时,眼前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白彧凡。他一脸冰冷 看不出是喜是怒。小武起身,绕过白彧凡就继续往前走。“你离开,为什么不告诉我?”冷冷的一句话从身后传来。往前走的小武停下了脚步,没有转身道“晚辈还有事,来不及向白前辈告辞,现在正式想你告辞 再见!!” 小武话中明显带有不高兴的语气,说完就继续走。

没走几步又被白彧凡给叫住 “你不能走!”听到这里小武就气 恨不得冲向前揍他一顿,但是他没有,他忍了忍这口气,继续走,当作没有听到。白彧凡见他不理不睬 没了耐心,直接轻功飞来他的面前。小武没理他又想绕过,可是却被白彧凡抓住了手,小武立马反手想要挣扎出来,可是不行 白彧凡抓的很紧,不服气的他另一手握紧了拳头,直接揍过去。白彧凡没有防守,就这样白白被小武揍了一拳。“你离开,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依然是那一句话,但是不同的是,话中非常明显白彧凡这次真的生气了。小武哼了一声道“告诉你?告诉你来抓我,利用我对吗? 现在我已经在你手里了,直接赐我一刀死了痛快就好。” 话刚说完,白彧凡就给小武一个大大的巴掌。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3:00 +0800 CST  
(九)你自己看吧!
“谁告诉你我要利用你”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陈述“是我听到的! 说不准我离开,说我有什么过人之处还不准我离开,呵呵呵,何必把我说的那么伟大,直接说要我的火血就好了,我就奇怪怎么可能会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见眼前的人装糊涂,小武也不客气的说出来了。“我对你的火血没有兴趣”看到眼前的小孩子白彧凡就心疼 小小年纪就被火血给折磨 现在既然误会自己要利用他的火血,可见他之前活的一定很辛苦。“不对我的火血有兴趣,那为什么说我过人之处,又为什么不准我离开!”现在在小武心里 自己就是死也要知道个真相,先给个糖子再把糖子抢走 自己可会吃不消!

小武一脸生气的样子。白彧凡不理会 脸上冷冰冰哼道“跪下”“我今生只跪天跪地,跪父母。”小武倔强,不听 站在原地道。一句话很明显就是我就是不跪你,你能拿我怎么样?“你不是说要报恩吗?跪下,拜我为师。”小武呆呆了一会又道“做了你的徒弟,我就不能违抗师命,必须贡献自己的血对吗?白彧凡听到这里就气炸了,恨不得现在马上狠打他一顿 但还是忍了脾气道。“罢了,罢了,说什么你也不相信,自己看吧。”

随手一划,一条蓝白色半圆形的玉佩出现在他的手上,他把玉佩交给了小武。“这....”这个玉佩既然和自己身上佩戴的玉佩一模一样? 不,是另一半!小武连忙将自己的玉佩拿了比对了一番。结果是 这个玉佩是一对的。两条玉佩比对的同时,玉佩合二为一 成了一个完整蓝白色的玉佩。小武不清楚现在是是什么意思。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有这个玉佩?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人要收他为徒?他只是傻傻的看着白彧凡。“你自己看好了!” 白彧凡施法,玉佩中散发耀眼的光芒,玉佩中飘出一丝真气,直直进入小武的脑中.....

“小武,小武,醒醒” 小武听到有人在呼叫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白前辈?”“嗯,你想要知道的 自己看吧”“这是....”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6:33:00 +0800 CST  
有人潜水吗? 冒泡下
给冰儿一些动力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7:52:00 +0800 CST  
新贴重发 这里看文 冒个泡@唯爱薄荷音少年@长直发的姑娘@云飞的樱空释@四叶花开之恋@钰終墨镜水落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8:51:00 +0800 CST  
吃饱后继续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19:30:00 +0800 CST  
(十)回忆七年前【1】
戚石谷
七年前的九月初三,小武诞生。 一出身的小孩光滑滑的头,小小的眼睛,粉红色的小唇,圆滚滚的脸,石头般大小的手脚,就像一般孩子一样可爱的迷人。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小身子的周围围绕着微弱的红黑色真气。武父看了一眼就断定是 - 火血。

传说记载,火血就是一种特殊的血液。火血功效能治刀伤,只要持有者自愿伤身输血,无论多严重的伤都能止住并快速痊愈。当然,若持有者不愿意,血液就等同毒药 能够将人毒死。等价交换,想要不惜一切的救一个人,就必须要有所牺牲。代价就是在月圆之夜时忍受万蚁攻心般的疼痛持续一个时辰。

百年前的火血是一粒小珠子,是魔族首领所练之物。魔族首领用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男孩子的血炼化了火血,让其流入自己体内融合,成为自己的血, 就为了救活奄奄一息的爱人。 不料在火血练成的关键之时,正道联手攻打魔教,双方死伤无数,然而炼化不能停止,魔族首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族人伤亡。 魔族惨败 正道攻进魔殿 魔族首领一时心急,强制加快修炼火血,不料火血既然反噬 重伤了魔族首领 然而他没有放弃 还是继续强行炼化 在魔族首领的的毅力下火血成功炼化 就差与其融合。此时,正道已经到了殿外,魔族首领 强制再加快融合火血, 不料未完成融合就被正道所杀,火血也随之消失不见。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20:09:00 +0800 CST  
(十一)回忆七年前【2】
一晃就过了百年, 武父看了看自己的孩子,他不知道自己孩子为何身负火血? 看着自己儿子,武父心痛。武父抱着自己的儿子确定没有别的症状后,损耗了自己的真气,封印了孩子周围的真气。

随之封印,火血没有在小武身上发生什么变化,平静的像根本就没有火血的存在。

然而四年前,小武三岁。顽皮的小武与同谷的孩子-成起 在家中玩耍时,起了争执不小心把桌子上的茶杯打翻到地上。满地茶杯碎片,成起不理发脾气的小武,自己蹲在地上捡起茶杯,碎片一不小心碎片划伤了手。小武看见成起手上的伤,连忙蹲下道歉并眼泪汪汪的看着成起的手,胆子一大,拿起碎片也划伤自己的手以示歉意。鲜红色的血留了出来,他将自己受伤的手握着成起的手哭声道歉。成父一进房看到眼前的事情连忙叫来了大夫。就是在那个时候小武不知不觉的解开了封印,治愈了成起的伤,体内火血也开始苏醒。

事后,武父很生气下令禁足自己孩子不准踏出戚府半步,当然小武被教训得三天下不了床。之后武父再次损耗自己的修为再次封印火血。但这次不同,武父没能够封印火血。至于原因,武父也不知。事后的月圆之夜 小武全身疼痛 身体围绕着厚厚的火血真气 疼的他发狂的将卧室的东西都打翻。侍者见事不对连忙告知武父武母,待武父武母赶到时小武双手抱臂,缩着身子晕倒在地。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20:09:00 +0800 CST  
文发不出~~ 发图片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20:17:00 +0800 CST  
(十三)离开?留下?
回忆结束,小武睁开眼睛看了看白彧凡一眼,依旧站在原地。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小武才弯了双曲跪了下去 眼中微红 很明显一脸不愿意的跪了下去。白彧凡看了看眼前的孩子,故意转身道“起来吧,我送你下山”小武笔直跪在原地。

白彧凡走了两步停下道“你不是要离开吗? 为何现在又不走?”“白前辈,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小武没有回复反而问了白彧凡。 白彧凡笑了笑 没回答,转身拉起了跪着的小武往山下走。没走两步,小武就刷掉了白彧凡的手,站在原地,眼泪汪汪的看着白彧凡。“你不离开?”白彧凡开口道。 小武摇头 “说话!”白彧凡语气变得有点严肃,但脸上却看不出是不是生气。“不要,我不要下山,打死我也不下山”话完小武又跪了下去。

白彧凡嘴角一笑 看了看眼前的孩子 明显是自己要的效果“怎么? 不走? 好 给你两个选择 一 拜我为师 做我的徒弟 二 离开这里 我会送你下山, 但是以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若是我弟子,定少不了挨一顿藤条, 你自己选” 小武呆在原地思考了片刻,正了正跪姿,坚定的道“小武拜见师傅,小武有错,请师父责罚!”“好,自己的选择,可别后悔!走,回去影越阁再说。”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20:18:00 +0800 CST  
(十四)初立规矩【1】
影越阁(白彧凡的住处)
漆黑黑的夜晚 寒风飘飘,影越阁外的花朵都在摇摇摆摆,就好像在欢迎小武一般的摇摆。小武随着白彧凡进了内室,白彧凡坐在上方,小武则跪在下方,两人没有说话 一人坐一人跪。许久,白彧凡站起了身道“做我白彧凡的徒弟,规矩自然少不了,今天就给你立立规矩。”不等小武回话又道“刚刚给你时间思考了吧!现在说说自己哪里错了?”小武把头低下“小武出言...”话未完就被白彧凡打断“抬头回答!”

小武提了提勇气抬头看着白彧凡道“小武 出言不逊,目无尊长,请师父管教”白彧凡点点头“还有呢?”小武思考片刻开口“小武不知,请师傅明示”“10下藤条作为交换,愿意?”“请师父明示”“双手”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条黑蓝色的藤条出现在白彧凡的手里。他一边玩着那只吓人的藤条 一边要求小武伸手。

小武内心害怕,他将头底下,双手伸平,高举过头,等待10下的到来。然而疼痛并没有出现,小武偷偷抬头看了看白彧凡一眼,正巧对上白彧凡的眼睛。他害怕的又低下了头。“咻~啪” 一下的疼痛在小武防不胜防的时候抽了下来。小武还未来得及消化疼痛,第二下第三下就接着落下来。

前五下,小武还能忍耐,但是当第六下开始的时候,小武开始低声的呻吟,虽然很疼但是就是不敢收手,毕竟第一天做徒弟必须表现乖乖,也许师傅看了会心疼自己,少罚一点。然而,在白彧凡的眼皮子下,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自己毕竟是过来人,想当年自己被师傅罚时也是这种想法。白彧凡没有理会小武,只是挥着手中的藤条。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4-14 21:02:00 +0800 CST  

楼主:erineyin

字数:222476

发表时间:2017-04-14 19:0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05 23:18:25 +0800 CST

评论数:72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