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那时花开(师生)

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没有玛丽苏,就是一个干净的师生文,其中的故事大概有四分之一纪实吧。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0:32:00 +0800 CST  
以前曾经写过一部分,名字叫”我不是混世魔王“ 后来帖子删了号也找不到了,只好重新申请一个,还好留了底子,稍作修改,增加新的,然后重新发。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0:34:00 +0800 CST  
(1)我是宋阳

“儿子,你也该上初中了,想去哪儿上学啊?告诉妈,妈给你打听打听去。”
“我想上寄宿学校,离家越远越好。”宋阳一边玩着手里的游戏机一边说道
“宋阳你这孩子怎么回事?翅膀硬了想离开家了是不是?” 老妈一挑眉,声音一下子提高许多。
“我只是想锻炼下我的自理能力,再说你们不是也没时间照顾我,我这是两全其美啊”宋阳赶紧放下游戏机,坐直身子,正声说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是宋阳从小就知道的道理,所以他忍住了和他妈反驳的念头,装出了一副罕见的知书达礼的样子。
果然宋阳的母亲没有在说什么,心满意足的点点头,就去所谓的调查学校了。

宋阳虽然有一个听上去文质彬彬的名字,和一副白白净净的长相,可是隐藏在这外表下的,是一个从小调皮捣蛋,却总是用自己的小机灵瞒天过海得过且过的孩子。马上就要上初中了,宋阳的成绩只在班里算个中不溜儿的位置,也许是因为小学的语文和数学老师要求比较严格,这两科还勉强说的过去。可是英语却垃圾的如同幼儿园小孩一样,连最基本的语法都不会,好不容易靠眼力混过了期末考试,可是身边的孩子一个个如同神童一般,考试满分,奥数得奖,作文得奖,科技小发明得奖,英语得奖,这奖那奖还让人活吗?这怎么上初中?按区域划分上学的话宋阳只能上个乱七八糟的学校,他虽然无所谓,可他妈可不愿意。照她的话说“初中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虽然上小学前她也是这么说的)一定要找一个重点学校,好像不上一个好学校宋阳以后就要流浪街头一样,于是宋阳才想出了这么个主意,等上了寄宿学校,还离家那么远,山高皇帝远的你管得着我吗?

宋阳的父母关系不好,从他记事开始他们就在吵架,吵到现在谁也不理谁了,但是美其名曰为了宋阳好,一直没有离婚。他们每天忙来忙去,也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在忙些什么,忙的都没时间接送宋阳去学校,也没时间陪他吃饭,每天回到家面对着冷冰冰的做好的饭菜和空荡荡的家,你以为宋阳会悲伤的不能自已吗?呸!宋阳每天放学回家分别给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后。就开始玩电脑玩的不能自已,直到他听见晚上爸妈回家上楼的脚步声,才迅速拔电源线,飞奔到床上,装成早早睡觉的样子。基本上,当红的网游他玩了个遍。没错,虽然他们很忙,但是他的父母对他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让他们看见宋阳这么混日子,非火冒三丈不可。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0:38:00 +0800 CST  
(2)初来乍到

宋阳的母亲果然厉害,经过多方打听后,给宋阳找了一个离家车程40分钟的,全封闭半军事化管理的寄宿制学校。花了她不小的一笔钱,所以在开学前千叮咛万嘱咐的对宋阳说:“你可要好好学习啊,这送你上学的钱咱可不能白花,咱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你得利用好这些资源,考个好大学。学校要求开学之前到校军训一个礼拜,你要好好表现,别给我惹事儿”

“知道了知道了” 宋阳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内心里想的却是,终于自由了!终于离开家了!

一路上又听了他妈罗里吧嗦的叮咛嘱咐,烦的宋阳一度想捂住耳朵,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把行李安置好,宿舍收拾完,宋阳就迫不及待的告别了他妈,来到了教室。教室里已经来了几个同学,虽然都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十二三岁的孩子一点都不怕生,欢快的聊着。
讲台前蹲着一个瘦削的成年人,白衬衫扎在裤子里,袖子整齐的挽在关节处,露出纤细的手臂,正在背对着他抠抠索索。班主任吗?蹲着干嘛?宋阳走上前一探究竟,发现这个男人正在费力的想解开被绳子捆的紧紧的他们的军训用的军装。

陆然感受到了孩子的存在,抬起头看到这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子,白白净净的,站在他面前正悉悉索索的从包里翻着什么,然后拿出了一把剪刀递给他,男孩非常细心的把刀刃那边对着他自己,把剪刀的把手递给了陆然。“谢谢” 陆然淡淡的说道,不动声色的接过了剪刀。

是个很懂事儿的孩子啊,这是陆然对宋阳的第一感觉,不过不久以后以后他就发现,他错的太离谱了。

不一会,陆然就剪开了所有捆军装的绳子,他站起来,环顾教室一周,在教室的角落里看见了男孩正和坐他身后的孩子聊的正欢,他把剪刀还给男孩后,登上了讲台。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宋阳抬起头来,第一次认真的注视着讲台上的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规规矩矩的相貌,规规矩矩的身高,规规矩矩的衬衫和西裤。古板的让人无法吐槽!这是宋阳对陆然的第一印象,当然,他也错了。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0:41:00 +0800 CST  
(3)军训之站没站相

“我叫陆然,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教你们英语,”陆然转身在黑板上用好看的行楷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中学生了,初中,是很关键的三年,我希望你们能尽快适应中学生活,争取在这三年中不走弯路,把这三年过的有意义。”

简短的讲话过后,陆然分发了军服,便要求大家各自回寝室换上军服,去操场集合。

尽管宋阳要了最小号的军服,穿在身上依然是晃晃荡荡的,尤其是这军装附带的皮带,这是皮带吗?捆麻袋的吧!

于是当陆然放心不下这些小家伙,来到他们的寝室时,就看到了邋里邋遢把军服穿的咣里咣当的宋阳。陆然忍住笑,皱着眉头揪着宋阳的皮带扣把男孩拽了过来,“这皮带啊,是系在衣服外面的,是个装饰作用,你去把你自己的皮带拿过来。” 陆然蹲宋阳面前,一边帮男孩解系的歪歪扭扭的皮带,一边认真的说着。

尽管被一个大男人解皮带另宋阳非常害羞及不爽,可是他确实被男人蹲在他身前认真的脸有点感动。
“你叫什么?”
“我叫宋阳,陆老师,我自己来吧,我能行”男孩不好意思的说道。
陆然放开了男孩,又帮其他的学生整理了下服装,就带队来到了操场。

他们班有两个教官,一个高大,一个瘦小,教官按个头给他们排了队,果不其然,又矮又瘦的宋阳站在了队伍的最后,虽然心中不忿,但是他有什么办法?陆然放心的把班级交给教官,自己闪到了远处的阴凉地儿里观望着。

“先拔军姿!双脚分开六十度,收腹、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向后张!谁都不许给我笑!先站15分钟。” 两个教官都不是本地人,操着搞笑的口音讲述着站军姿的要领。

可是这人吧,越是不让你笑,你就越想笑,站军姿的时候,好像从小到大所有发生过的好玩的事情都一下子想起来的,宋阳使劲地憋着,身体一抖一抖的。
“那小矮个儿!你干什么呢?上发条了?像什么样子?跟个报废汽车似的!给我站好!” 宋阳一听,赶紧收了声。

嗯不错不错,陆然看着整齐的班级,小崽子们一个个的在教官的淫威下站的笔直笔直的,大气不敢出一下,不愧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些教官第一天都拿出了自己最威严的一面,方便以后的管理……嗯?陆然看到了站在队伍末尾的宋阳,那是怎样一种站姿啊,含胸驼背还塌着腰,如同一棵恣意生长的歪脖松。

陆然蹬着他那擦的闪亮的皮鞋,绕着班级转了两圈,在路过宋阳面前的时候轻轻拍了下宋阳的背,低声说了句:“站好”

宋阳如同触电一般挺直了腰板,可是汗水从脸上一滴滴的滑落,把宋阳痒的不行。左右看了看,刚想挠一下,就被陆然一记严厉的眼刀砍回了正形,可惜宋阳这没坚持几分钟就又塌下了腰。这汗水实在是太痒了,宋阳又开始打鬼主意,左顾右盼准备趁没人看他的时候擦一擦汗。

“我说你是不是没骨头啊?站都不会站!左看右看找什么呢?” 宋阳刚一伸脖子就被教官发现了,教官怒吼着,恨不得全操场都能听见他在咆哮。
陆然看不下去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学生,宋阳不嫌丢人他还嫌丢人呢。“教官,您消消气儿,这学生我拎一边儿教训去,这孩子就是缺练,我给他开个小课,剩下的孩子您费心了。” 说着就提溜着宋阳往外走。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1:59:00 +0800 CST  
(4)军训之我有洁癖

陆然拉着宋阳跌跌撞撞一路走到了远处。
“不会站是不是?那教官那么大嗓门儿你不嫌害臊?瞎看什么呢?” 陆然问道
“太热了,我出汗好多,特痒,我就想挠挠。”宋阳辩解道。
“就你热,就你出汗,就你痒是吧,别人都是没有感官的木头人!?”嘴上不留情面,但是陆然还是带着宋阳到了阴凉处。

“给我站这儿,我看你再找借口。”陆然啪的拍了一下宋阳的小屁股。小男孩羞的脸一下就红了,赶紧左看看右看看,还好,附近没有班级在训练,远处也只有两三个老师躲在树下聊天。
“看什么看,站好了!”

宋阳挺直了身子,尽量回想教官刚才说的动作要领。陆然满意的看了看挺拔的小男孩,给他掰了掰肩膀,就打开手机开始干自己的事情。

宋阳起先还能坚持,可不到一会就又松懈了。陆然看了宋阳一眼,咣的一脚不轻不重的踹在了他的小腿上。宋阳看了看男人,军姿也不站了,弯下腰,自顾自的在刚才陆然落脚的地方掸掸灰。
呵,小家伙,还挺爱干净,陆然又是一脚上去,踹在了宋阳另一条腿上。
继续掸灰。
陆然四处看看,捡来了一根树枝,攥在手里,盯着男孩。
“老师,体罚学生是犯法的,您怎么认识我第一天就干这伤天害理目无王法的事儿?”
陆然没有说话,只是一下子抽在了宋阳的小腿上,这次手里加了点力气。宋阳疼的一哆嗦,手不由自主的就想往刚才的伤处摸。还没等手伸到,陆然啪的又是一下。
“我看你再动”

NMB好汉不吃眼前亏好男不和贱人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宋阳咬牙切齿的在心里念叨着,手却不敢再乱动了。陆然见他老实了,也没再抽他,只是手里还攥着那根树枝。
“跟我这儿老老实实站一个小时,我就放你回去。” 说完陆然就继续看手机了

唉班里又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呢?远处好像听到了口号声,他们开始练队列了吧?其实听着教官那搞笑的口音也挺好玩的,今天晚上回班干什么呢有没有联欢会啊……宋阳开始了神游。

“啪!”火辣辣的疼一下子把宋阳拉回了现实。
“站不好抽你,走神也抽你!”陆然慢条斯理的说道
“………”
“不会说话啦?”
“…哦”
“啪!”又是一下。“你不是这么没礼貌的人吧?”陆然问道。
“…知道了。”宋阳不情不愿的说道

陆然没有再去计较宋阳的语气,只是在接下来的40分钟里,宋阳一共挨了将近20下,期间那个教官还过来找过一次,看见宋阳笔直的站着,以及手持树枝的陆然,便放心的走了。但是宋阳确是要疯了,虽然陆然没有像对待犯人那样对他严刑拷打,但是这一下接一下的疼痛让他有些吃不消。他疼的满头大汗,汗水顺着头发一缕一缕的流下,他痒的要死却不敢擦汗,腿上又痛又痒,好似几千万只蚂蚁在爬来爬去。
陆然看出了宋阳的难受,还是有些于心不忍,宋阳毕竟只是个孩子,他从口袋里拿出了纸巾,一手扶着宋阳已经满是汗水的脖子,一手给宋阳花猫洗脸似的擦汗。
虽说不忍心,可孩子还是要教育的,没有再细纠结宋阳的站姿,甚至还没等宋阳站到一个小时,他就先回到了班级所在的位置,告诉教官宋阳他先带走了,让教官结束训练后带着孩子们吃饭然后回班开班会。

快步回到宋阳身边,这次他没有拽起宋阳就走。
“先别动,把劲儿卸下来,放松一下。”陆然说道。
宋阳放松了下来,只觉得全身都疼,腿也不敢弯,腰也不敢使劲,放松了5分钟了快,想回宿舍却根本不敢迈腿。

妹的难道老子今天就要折在这里了?宋阳暗自想到。
“坚强点儿,还要我背着您走?”陆然特意刺激了下男孩。
宋阳识破了陆然的激将法,赖着脸皮的回答道:“对,走不动,老了。”他想也不敢陆然真的拿他怎么样,谁知道陆然一下子就把他打横扛在了肩上。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我能走!”宋阳喊道。陆然也没真想扛着他走,就把男孩放了下来,跟着男孩亦步亦趋的回了宿舍。

学生的宿舍很简单,但是设备很齐全,一个宿舍有3个上下铺,一共6张床,两张靠墙的简易桌子,四把对应的椅子,一个独立卫生间,以及一个晾衣服放柜子的小阳台。陆然拉了把凳子坐下,就对宋阳说道:“你去洗澡吧,洗完澡出来我要和你聊聊。”

聊你妹啊是爱上我了吗,该吃饭吃饭去难怪你这么瘦,宋阳翻了个白眼就进了卫生间。

“陆老师帮我拿条内裤!我是5号柜子。”不一会,宋阳开了卫生间的门,伸出一颗湿漉漉的头对陆然说。
“出来自己拿!谁愿意给你拿内裤”陆然吼道。那颗湿漉漉的头马上伸了回去,匡的一声关上了门。
半晌,宋阳裹了条小毛巾就钻了出来,滴溜溜跑到阳台翻了条内裤穿上,干净衣服放在屋里,他就穿着一条小内裤回了屋子,刚要穿衣服就被陆然叫住。

“正好别穿了,先过来”陆然说道

我靠什么意思猥亵幼童?宋阳愣了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2:00:00 +0800 CST  
(5)小试牛刀

陆然见宋阳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把把他拉过来,宋阳这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要跑。
“穿着条小内裤你是要去哪儿?给我站这儿来”。陆然淡淡的说道,见宋阳没反应,就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拽到身边。把他摁倒在自己的腿上,任宋阳再迟钝也知道陆然要干什么了,拼命挣扎着。可陆然一张大手一下抓起了宋阳的双手,反剪在后背,然后用自己的腿死死的拦住宋阳的两条腿,这样宋阳就动弹不得的被摁趴在了陆然的腿上。

“陆老师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明天我好好站军姿!”
陆然轻笑了一下,哼,小孩子真机灵,认错倒还挺快。可惜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这点儿小机灵我还看不出来?
宋阳见陆然不吃这套,便开始大喊:“老师您不能这样,您这是犯法的,我要去告诉别人!您应该呵护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
陆然不为所动,这小孩子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可惜他陆然是什么人?

啪!没给小孩继续说话的机会,陆然的大手就极速的落下,一下就盖住了宋阳的整个小屁股,宋阳吃痛,狠狠一咬牙,忍住了自己的呼痛声,挨打还嗷嗷叫?太丢人了。

啪!又是一下。
“我打你站没站相!”
啪!
“打你左顾右盼!”

“陆老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明天不敢了!您看我表现!”
陆然没有理他,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打着,不到10下宋阳的小屁股就又红又烫了。明天还要继续训练,可不能给耽误了。
啪!“知不知道错!”陆然厉声问道
“知道了真的知道了老师!!”
啪!“明天怎么办!”
“明天一定好好站!我保证!”

陆然的大巴掌没有再落下,他抬起了胳膊,松开了宋阳。宋阳一个鲤鱼打滚站起来,龇牙咧嘴的揉着屁股。
“行了行了别装了,一点劲儿都没使。”
“疼着呢,您试试”
“去去去,给我床上呆着去”
“老师您要干什么!?宋阳惊恐的捂住身子,缩到一旁。

“你个小孩子脑子里一天到晚都装的是什么?”陆然皱着眉头把小孩提愣到床上,仔细的看着孩子腿上的伤,变魔术一般的从兜里掏出刚买的云南白药,轻轻的涂在了孩子的腿上,陆然下手不重,只是有些伤口重叠的地方有点肿,不会影响明天的训练,屁股上的伤更不用担心,估计一会就不红了,今天本来也不想狠罚他。倒是因为站的那一小时军姿,让小孩的全身肌肉都紧绷绷的。陆然仔仔细细的帮孩子揉着小腿,把小孩的肌肉揉松,不然这明天可得酸的不行。

“老话说的好,站如松,坐如钟,我想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自己的腰板都挺不直,别人该怎么看你?等你长大以后还是这样子,谁会把你当回事儿?人家一看就说你没气质,往严重了说,以后和别人谈判的时候,你这么站着就是低人一等,失去了主动的机会。你说是不是?”

陆然见没人回应,抬眼一看,小孩正美滋滋的享受着呢。
我靠!打完了罚完了还得给做马杀鸡?!想得美!
陆然一巴掌又忽闪在了小孩屁股上。“起来起来!你当你是大爷啊?!听没听见我说什么?”
“听见了听见了,我这不是老毛病了吗,一时半会不好改。”宋阳转过身讨好地说道。
“改不了我给你改!以后不好好站着,见一次打一次!还治不了你了?告诉你休息一会得了啊!男孩子别那么娇气!一会儿班会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宋阳可不想搞什么特殊,再说了,错过了班会就错过了和同学们认识的机会。

陆然听到了满意的答案,点点头,说道:“少惹点事儿。你可是我的重点监视对象。”

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宋阳想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12:10:00 +0800 CST  
(6)班会
陆然又帮小孩子揉了揉就先行离开了宋阳的宿舍,不一会,宋阳的舍友们也陆陆续续的从食堂回来了,他们很有默契的谁都没有提宋阳被拎走单练的事情,毕竟刚开学,还没有那么熟络,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抱怨着训练很艰苦,就一个个的去洗澡了,随后换了便装,和宋阳一起出发去教室。

到了教室,在坐下的一瞬间,还是会感觉到腿的酸软和某个部位的温度。妈的,竟然被一个老师打了。宋阳恨恨的想到,当他正准备从桌斗里掏出铅笔盒的时候,发现了课桌里多了块巧克力,肉松面包,和一盒牛奶,还附有一张小纸条,上面是陆然遒劲的大字:不许在教室吃。宋阳无所谓的撕开巧克力,掰了一块,放进嘴里,没有咀嚼,而是用口腔的温度慢慢的融化它,没有理会面包和牛奶,就开始和旁边的同学聊天了。直到上课铃响陆然走了进来。聒噪的教室渐渐安静下来。陆然若无其事的瞟了眼宋阳的位置,见宋阳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同学们,今天这节晚自习学校给我们安排的任务是班会课,我希望能通过这节班会课了解一下大家,也希望大家能互相认识一下,毕竟以后会做三年的同学,中学的朋友是最珍贵的,我相信你们有些人还会成为一生的朋友,好,现在从咱们学号开始,依次做自我介绍,内容不限,自由发挥。”

班里的学生一个个的上去自我介绍,大多是千篇一律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特长,极少数同学自信满满的说了自己的理想。
直到宋阳大大咧咧的蹿上台。
“大家好,我叫宋阳,阳光的阳,我这人没啥特长,平时就喜欢玩玩电脑游戏,像什么跑跑卡丁车啊,梦幻西游啊,冒险岛啊CS啊这些我都玩,欢迎大家以后和我一起切磋啊哈哈…….”话还没说完,宋阳一转眼正好对上了站在教室后的陆然要杀人一般的眼神。宋阳生生的把后半段咽了下去,结巴地改口说道:“我…..平常学习一般,但是上了初中以后想努力一些,希望大家共同进步……”就头也不抬的回座位了。

打轻了。陆然暗自想到。

自我介绍结束后,陆然重新站上讲台,布置下一项任务:写军训日记。
“刚才大家的表现都很好,希望你们能认识很好的朋友并且实现你们的理想。接下来学校给咱们布置了另一个任务,写军训日记。这个军训日记一共7篇,每天一篇,随便写,只是记录一下你们的心情和感想,如果有什么对教官或者对我的意见也可以写上来,每天上交,这样我发现问题可以及时和你们沟通。不用担心,畅所欲言。我不会纠结你们的内容的。”

随后陆然分发了军训日记,其实只是薄薄的7张卷子纸钉起来的手册而已。

唉,又要写东西,春游要写游记,看电影要写观后感,过个周末要写周记,连个军训都特么要写军训日记,让不让人活了,宋阳怨恨地想到。不过随后他似乎是想到什么了似的,狡黠的一笑,你不是说不限内容吗?那我就圆你一个心愿!随后宋阳开始了奋笔疾书。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3 21:05:00 +0800 CST  
(7)重写

陆然翻着学生们写的军训日记,感叹着应试教育的威力,所有孩子的日记都千篇一律,中规中矩,看的出来,大家都很认真,每人都写了两三百字,如同一篇小作文,即使是应付老师的,也都很上心,生怕在第一天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当然陆然也大方的留下自己的评论和鼓励。

嗯?陆然翻到其中一篇,皱起了眉头。
本子上只有歪歪扭扭几个大字:
“今天我们练了站军姿,很辛苦,但我收获了很多。”
陆然把本子合上,看了眼写在封面上的名字,是宋阳的。

打轻了,陆然再一次想到。
于是当小孩拿到班主任反馈回来的军训日志后,只看到一行鲜红的大字:
“你写的日记怎么比我写的评语字数还要少?重写!”
宋阳扳着指头数了数,靠!这评语还真比他写的日记多一个字!老贼!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4 09:39:00 +0800 CST  
(8)
军训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今天是军训的第三天,但是宋阳状态很不好,心中好像有一团怨气,想发泄又发泄不出来,教官要求踢正步,他也提不起劲儿,动作做得不标准,自然又被教官拎了出来。
“不会踢正步是不是?来,在大家面前演示一下。”
宋阳斜了一眼教官,心中的怨气似乎又多了一分,于是故意在同学面前把动作做的很难看,引来了同学们的阵阵笑声。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踢正步,要不你自己找你们班主任去。”教官严肃的说道,他量宋阳也不会愿意去找班主任,其实只是吓吓宋阳,顺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谁知宋阳这孩子憋着一口气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出操场,宋阳才感到迷茫,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发脾气了,一定又会被陆老师教训一顿吧......正思考着呢就撞见了正从教学楼里出来的陆然。

“你咋了?这是去哪儿啊?”陆然停下脚步问道。
“陆老师,教官让我找您。”宋阳心中的怨气还没散去,憋着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陆然一愣,看出了小孩子的不正常,耐心的问:“为什么教官让我找你?”
“因为我没好好走正步。”宋阳依然冷冷的回答道
“为啥不好好走正步了?别让我挤牙膏成不,前两天表现不是挺好的么,我还想表扬你呢。”陆然说道。
宋阳没说话,低着头,看着前方的地。
“哈喽?能不能看着我说话?我是趴地上呢吗?”陆然在宋阳眼前挥挥手,打趣道。
小孩一下子被逗笑了,抬起头想了想,还是回答道:“老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情特别差,什么都不想干。”
“所以和教官闹脾气了?”陆然接话道。
宋阳没说话,又把头低下了。
陆然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抬起宋阳的下巴,强迫宋阳看着自己,对他说道:“如果你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你可以看着我的额头或者眉毛说话,这样不会给人压迫感,你自己也不会感到紧张,不会表现出对人的不尊重,你再这样我以后跟你说话得躺在地上了。”
宋阳又笑了,终于自己抬起头,但是眼神还是有些飘忽不定,不过最后定在了陆然的眉毛之间。
“嗯,这样就可以了,以后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也得看着别人,即使你害怕,要不多不礼貌,而且,我有那么凶嘛。”
“当然了,您还不凶啊都用大棍子撂我。”宋阳喃喃地说道。
“又瞎说什么呢,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事儿啊是你的错,我理解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会表现出来,你自己的坏心情会影响别人,教官也是无辜的,他无缘无故被你发了一顿脾气,坏心情也是会传染的,没准你们教官现在就在对着其他同学发脾气,我知道你小,所以这件事上不想苛责你了,但是以后也学着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你现在要是调整好了就回队,调整不好我就陪你在这里休息会儿,有我在你旁边也不会有老师来找你麻烦。”陆然揉了揉宋阳的肩。

宋阳有些愣,他本来以为陆然会劈头盖脸一顿骂,听完这一席话,心里的怒气好像也没了,就说道:还行吧“没一个小时今天的训练就结束了,我再坚持下吧。”
“好,我就不陪着你回去了,有些事情我相信你是可以自己处理的,和教官解释一下,道个歉,这事儿就过去了,实在不行在回来找我。”陆然微笑的鼓励着,拍了拍宋阳的背。

“呃......我试试吧。” 宋阳没再磨蹭,慢慢的往操场走,一边走一边思考该怎么说,他承认他的妥协是被陆然感动到了,然而道歉的话当着全班的面他还是说不出口的。


其实事情并没有宋阳想的那么复杂,他刚回到队里,喊了个报告,教官没问他别的,就让他归队了,这又让宋阳感到一丝愧疚,自己这脾气可能是应该改改,怎么忽冷忽热的,教官没再找他麻烦,训练很快就结束了,只是剩下的时间里,宋阳脑海里回想的只有刚才陆然的温柔,这个老师…….对我还是挺好的,比以前的老师都好.......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4 11:26:00 +0800 CST  
(9)军训结束
短暂的军训结束了,宋阳没有再出其他的状况,安心的熬过了七天,回家休息了几天以后就返校了,返校当天学校召开了家长见面会,宋阳的母亲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和陆然见了个面,趁宋阳没在,宋阳的母亲偷偷把陆然拉到班门口。

“陆老师,我和阳阳他爸平时都忙,家离学校又远,没法教育阳阳,阳阳又皮,小学的时候就让老师很头疼,您该打该骂我们不拦着,但是孩子自尊心挺强的,从小到大我们没给过他什么关爱,现在更插不上嘴了,孩子根本不听我们的,我们也很无奈,和孩子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只能麻烦您费心了。”

陆然笑了笑,心想,阳阳,亏你还有这么个乖的名字,嘴上却说道:“孩子是挺皮实的,但是聪明,有潜力,您就放心把他交给我吧,不过你们家长也要多关心关心孩子,孩子现在正需要家长的关爱呢,孩子和家长啊是越大越生疏,但是我理解您的苦衷,所以在学校里我一定会替您们照顾好他的”

宋阳的母亲听见连忙把宋阳招呼了过来:“以后可要听你们陆老师的话,他对你抱很大期望的。”
宋阳无所谓的撇撇嘴,低下头:“知道了。”随后又想到陆然说过的话,抬起头,看着陆然傻笑了一下。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被后来的家长挤走了。


家长见面会就在这熙熙攘攘中结束了,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5 11:45:00 +0800 CST  
(10)
开学好几天了,也许是因为陆然的威严形象还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也许是因为刚开学的新鲜劲还没过,宋阳表现的中规中矩,每天按时交作业,上课不说闲话,晚自习也不交头接耳。虽然在陆然的英语课上他什么都听不懂,但是却也不敢造次,只是在其他课上走神很严重,但当他看到中学老师并没有像小学老师那样管得那么严的时候,终归还是一天天的懈怠下来了。

直到有一天的数学课,宋阳如同变魔术一般的拿出了一副扑克牌,这是他上个星期周末回家的时候特地从家里哪来的,这个学校不让带手机不让带电子设备,那只能搞来这种简易的方式娱乐一下了。

“要不要来一发斗地主?”宋阳压低声音邪恶的问着坐在身边聊得来的两个人。
“走起走起!!” 那俩人早就听厌了数学课,一听有玩儿的立马就激动了。

“俩二,要不要要不要?不要我走了”
“你妈的俩二谁要得起?瞎得瑟什么呢你?”
“慢着慢着我4个3炸了你,没人要吧?看着啊,我45678一个顺子,有人要吗?”宋阳兴奋的说道,却发现没人回答,他的两个牌友正一本正经如饥似渴的如同待哺的孩子般看着数学老师。

卧槽什么情况,突然,宋阳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机械的把头转向教室后门上专供老师监视班内情况的窗子上,果然,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陆然。


我。日。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5 13:21:00 +0800 CST  
(11)
陆然铁青着脸看着宋阳,过了几秒,转过头一声不吭的走了。
这张突然出现的脸可把宋阳吓坏了,直到陆然走开他才反应过来手里还攥着那一打45678的顺子,他呆呆的把头转回来,接下来的整节数学课他都愣愣的坐着,也不敢和他的牌友们串供,总感觉门后有张脸在监视着他。


下了课,陆然没事人儿一样的把三个人叫出教室,让三人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先叫了三人中的一人进了办公室,留下宋阳和另外一个人大眼瞪小眼,不到一会儿,被叫进办公室的那个人出来了,还没等宋阳他们问问情况,就被陆然“押送”回了班,紧接着就把另一个牌友叫进了办公室,只留下宋阳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门口,没一会儿,那名同学也出了办公室,宋阳刚想利用和他擦肩而过的机会使个眼神对个口型,就被陆然一个眼神吓了回去,也乖乖的跟陆然进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一共有六个老师,两个班的班主任和四个任课教师,看见宋阳进来,开始打趣道:“哟犯错犯到陆老师手里啦,就看你小子平常不安分,欠收拾。”宋阳尴尬的嘿嘿的笑着,装傻的挠挠头,没吭声,跟着走到陆然桌前,陆然低下头开始写自己的教案,他不说话,宋阳也不敢吭声,他不明白,平时能说会道装傻充愣门儿清的自己怎么碰上陆然就哑巴了。也许是因为他知道一切小把戏在陆然眼里都会被看穿吧,也许是因为他不想去对付陆然,因为陆然对他很好?宋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行不行,不能有这种想法,他终归是个老师,他宋阳和老师就好比是老鼠和猫的关系,自己如果不想着保命,最后只有被猫吃掉。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5 22:07:00 +0800 CST  
(12)
宋阳见陆然一直不说话,有点着急,自己这也站了半天了,办公室虽然没人注意他,可是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陆老师……”
陆然头也不抬:“干啥”
“………我不该上课玩牌……”
“谁把牌带到学校来的?”

果然,宋阳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到陆然一定会问这个问题。他的脑子飞快的转着:说不知道?万一他那两个牌友已经把他供出来了怎么办?那就是打牌加上撒谎,承认是自己带的?那就是打牌加上教唆他人上课玩牌,哪个更严重?貌似是第二种更严重啊,可是不知道陆然的底线是什么,要不先试探试探陆然,看他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带的牌?

“我劝你不要瞎琢磨了,我都知道了,我喜欢敢做刚当的孩子,所以想听你自己说。”陆然转着笔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我带的牌…” 宋阳立马缴械投降了。
“嗯,站着吧。” 陆然不再搭理宋阳
“陆老师,我知道错了…” 宋阳赶紧补上一句。
“做之前知不知道是错的?”
“……知道…..” 宋阳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只能手足无措的站着。

铃铃铃—下课铃响了,
“陆老师,吃不吃饭去啊?”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问道。
“谢谢您,您甭管我,我干完手里这点事儿就去吃,您先去吧。”陆然回道,老师们也不再勉强,三三两两的走出办公室。

“你的人缘挺好的。” 见办公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陆然一边写教案一边突然冒出来一句。
“啊?”宋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们没说是你带的牌。”陆然解释

妹的。宋阳一方面为被陆然耍了感到气愤,一方面又为自己俩哥们儿的义气感到欣慰。

“老师,都是我的错,是我带的牌,也是我要求玩的,您别怪他们。” 宋然马上为自己的两个好哥们开脱,既然他们没出卖宋阳,那宋阳也一定会尽到他作为哥们儿的义气。
“那好吧,看你们的感情这么深,我也人性化一回,两个选择,一是你挨打,他们写检查,二是你写检查,他们挨打。” 陆然转过身玩味的说道。

次奥……这叫什么选择,本来就是宋阳的牌,他肯定不能罚的比他的牌友轻,再说了这俩哥们儿都这么保护宋阳了,宋阳怎么可能卖了他们?陆然这表面上说着是给宋阳一个选择,其实就是告诉宋阳:你要挨打了。
老贼老贼老贼老贼老贼

“怎么样,选哪个?”
“…老师,我选第一个。”宋阳不好意思的说道
“第一个是哪个啊?”陆然坏笑着

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
“………就是让他们写检查……”
“那你呢?”陆然继续逗着

暴力狂暴力狂暴力狂
“………我挨打…”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6 13:27:00 +0800 CST  
(13)
陆然收起了笑脸,变得严肃起来。

“我想上课不该做小动作这种事情我没有必要在强调了吧,你从上幼儿园起老师就应该告诉过你这个道理,你以为老师什么都不知道,但其实老师在讲台上看的一清二楚,数学老师辛辛苦苦的备课,大热天的一口水都喝不了,站45分钟给你讲课,可是你上课走神不听讲就算了,还拉着别人和你打牌,老师会怎么想?我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学习方法,也许你喜欢自学,认为上课听讲是浪费时间,但是你起码应该尊重老师的劳动成果吧,我不要求你再像小学生那样上课手背后坐好,我只要求你能给老师最起码的尊重,我的课我可以最大限度的宽容你,但是别的课我希望你能严格要求自己,进入社会后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宽容你,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吧”

宋阳呆呆的站着,脑子里回荡的只有那句“我可以最大限度的宽容你。” 他承认自己被感动了,他原以为老师和学生的关系永远都是敌对的,可是他从没想过会有一个老师会去包容他。

宋阳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人,虽然他的父母对的的关心和教育少,但是他毕竟也算是半个出身书香世家,从小就被教育要讲究各种规矩,不是不知道尊重人的重要性,只是从没有人告诉过他上课瞎闹是对老师的不尊重,今天被陆然一说,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可这上课说话走神不听讲是自己已经保持了六年的“良好”习惯,哪儿那么容易改?

陆然见宋阳陷入了思考,知道自己的一番话起了作用,“我相信你能理解我说的话,但是这罚你是逃不掉的,做错事要自己承担责任,我帮你长长记性。”

宋阳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还是要挨打,刚刚的感动一下荡然无存。
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
谁要你帮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6 13:29:00 +0800 CST  
(14)
“走吧。”陆然收拾了下东西,站起身说道。
“……去哪儿啊?”
“回宿舍。”
这厮不会又要去我宿舍施虐吧,宿舍里那么多同学,让他们看我挨打,我这一世颜面何存?不如现在咬舌自尽,宋阳想着还用牙齿试探着咬了咬舌头,然后摇了摇脑袋
“去我宿舍。” 陆然大概是知道宋阳在想些什么,好心的补充道。
宋阳松了口气,随后又紧张起来;去这厮的宿舍?那岂不是这厮为刀俎我为鱼肉了!?那到时候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我,想到这,宋阳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那个公主和魔王的冷笑话,暗自感叹自己的脑洞,死到临头了还有这么多联想,自己真是没救了。

从教学楼到教师宿舍的路并不远,陆然的腿长,走的又急,宋阳只能小跑的跟着他,一路上碰见许多学生,还好不是他的同班同学,不然又是费劲的一大通解释。

看着陆然摁了电梯上到9楼,宋阳越来越紧张,慢慢的跟着陆然出了电梯,陆然拿出钥匙开了门,一股淡淡的烟味萦绕在屋子里,宋阳虽好奇教师宿舍的格局,却也不好当着陆然的面东张西望走来走去,只能小心的上下打量着,教师宿舍大小格局和学生宿舍是一样的,只是教师宿舍里并没有上下铺,只有一张大床。

“进来吧。” 陆然走到桌子前,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木尺,淡淡的说道。
宋阳一下子绷紧了身子。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6 13:31:00 +0800 CST  
这两天要去找朋友。所以连发三章。剩下的两天就先不更了哟哈哈哈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6 13:45:00 +0800 CST  
(15)
虽说上次陆然的教训不疼不痒,可是宋阳毕竟还是怕的,他缩了缩身子,说到:“陆老师……能不能……”
“好啊,那你回去写检查吧,把你俩好哥们儿叫来。”陆然不为所动。
宋阳这才想起来,不是他挨打,就是他的兄弟挨打,抱着代人受过英勇就义舍身为兄弟的一种革命情感,宋阳鼓足了勇气走上前。

“手撑桌子上,裤子脱了。”
“!?”宋阳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然。
“哪个字儿听不懂?”
“为什么要脱裤子?”
“为了不让你受伤。”
怕我受伤就别打我啊,宋阳暗自想着,嘴上却说:“我不怕受伤,不用脱了。”
“少废话,不然我帮你。”
要脱你脱,反正我做不出自己脱裤子挨打的事。宋阳心一横,就直接转过身去背对陆然,双手撑在了桌子上。
陆然知道小孩子的自尊心强,便说了声:“仅此一次” 便伸手扒下了宋阳的裤子,校服裤子松松垮垮的一下子就滑倒了膝盖。又伸手想去拽宋阳的内裤,宋阳一下子转过身:“不行!”
“怎么不行,你怎么那么多事儿?两个男的有什么别扭的?”
“说不行就是不行!”宋阳站起来,双手捂着屁股说道。
“宋阳,你最好不要触碰我的底线。” 陆然有些生气,声音都变的冰冷了许多。
“陆老师,仅此一次,我就这一次,您念我是初犯,别这样对我……” 宋阳的眼里少有的流露出了一丝乞求。

老师,您说您可以最大限度的纵容我,那就纵容我这一次好不好,给我个机会,让我相信您,让我感受到您的好。
陆然到底是心疼了,只说了声转过身去,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宋阳转过身去,手慢慢的放下,撑到了桌子上。两条大腿在空气中裸露着,虽是盛夏,却感觉到了寒意,宋阳的身子绷的紧紧的,陆然把手放到了他的背上,没有约束,也没有抚摸,渐渐的宋阳放松了身体,只听一下破风的声音,木尺就稳稳地落在了他的屁股上,宋阳差点蹦起来,疼,太疼了,这和上次不一样啊。宋阳浑身弓了起来,刚放松的身子又紧了。
陆然仔细的观察着宋阳的反应,待宋阳渐渐的呼吸平稳后毫不留情的又甩上了第二下。
宋阳一下子攥紧了拳头,怎么这么疼啊。
啪!第三下,宋阳皱着眉头咬紧牙关。
啪!第四下
认错啊宋阳,快认错,也许认错陆老师就心软了,内心里的小人焦急地对宋阳说道。
啪!第五下
我也想认错啊可是嘴上像是糊了什么东西一样,我就是张不开嘴啊
啪!第六下
宋阳松开了拳头,一下子抓紧桌沿,两条脚不住的磕着地,想缓解疼痛
陆然静静的等着。
啪!
“陆老师我知道错了!”宋阳终于张开了口
啪!“既然知道错了就自己承担后果”
“我改!下次不敢了!”
啪!“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您给我个机会!看我表现!”
啪!“你不要再想着怎么蒙混过关,我不吃你这一套,该罚的一定要罚,最后再打你10下,身子不许乱动,否则重头开始,你给我好好挨着,记住了以后该怎么尊重别人。” 陆然低沉的在身后说着。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9 09:03:00 +0800 CST  
(16)
日!还要打!宋阳觉得自己的半边屁股火辣辣的,刚刚陆然打的那几下全部落在了左半边屁股上,现在他的左半边屁股要着了一样,可是陆然居然说还要打。

宋阳其实是个极其要强也极其耐痛的孩子,他见陆然不会因为他的认错而改变想法,便不再浪费口舌,专心的研究怎么对付接下来的痛苦。

啪!这次陆然的木尺落在了右边,宋阳咬紧牙关,心里默念着,这才一下这才一下,我能坚持下去的,一下都坚持不了,剩下的9下还能活吗?
啪!又是扎扎实实的一下。宋阳死死的抓住桌子,极力想缓解这第二下带来的疼痛。加油加油,已经第二下了,第一下都坚持过来了,第二下也没什么难的
接下来的八下陆然没下都打的扎扎实实,给足了宋阳时间去吸收疼痛,宋阳虽然痛苦,却也真的没有乱动,一是因为他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二是因为陆然也确实没有下狠手,毕竟只是玩个牌,长个记性就好了。

十下过后,陆然停了下来,把木尺放在桌子上。
宋阳身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小心的动了动腿,回身就想提裤子,却带动了伤口,绵绵的疼痛袭来,可以忍受,但毕竟是不舒服的。陆然一手扶住宋阳的胳膊,一手帮他提上了裤子,然后扶着他一步步往床边走“床上趴会儿吧,今天别回宿舍了,真娇气,才20下你就这样,就是没吃过苦” 陆然说道。
“挨打的又不是您。” 宋然抽抽鼻子
走到床边,宋阳站定,就要脱衣服。
“你干什么呢?”陆然问道。
“我这在外面逛一天了,衣服脏,我怕也把床弄脏了。”
“没事,我不嫌弃你。”陆然笑到,心里却感叹道,都挨了打了这洁癖怎么还这么严重。
“你不嫌弃我还嫌弃呢,帮我脱下裤子。”
宋阳的裤子还耷拉在膝盖上,他没法回身去够,又不敢坐在床上脱,就光着膀子趴在床上,伸着腿让陆然拽他裤子。
“现在怎么脱的这么勤快啊,刚才干嘛去了。”陆然嘲笑道
宋阳报复般的蹬蹬腿,想象征性的踹陆然,却一下子牵动了伤口,龇牙咧嘴的直吸气。
“让不让我看看伤口帮你上药?”陆然问道
“不要。”想都不用想,宋阳就回绝了。
“好,那你趴着睡会。一会还上课呢,长篇大论的道理我也不给你讲了,你自己领悟吧”陆然知道自己打的并不重,也不强求。

“……陆老师,如果我选了自己写检查,让他们挨打,您还真打他们啊”宋阳把头埋在枕头里小声的问道。
陆然知道宋阳想听到什么答案,他想要的无非是对他特殊的照顾和关爱,陆然打都打了,还是想哄着小孩子的,于是故意说道:“才不打他们呢,就打你。”
宋阳嘴上叫嚣着不公平,其实心里美滋滋的,虽然挨了打,可是被人关注总是幸福的。

“陆老师。”
“嗯?”
“抽烟不好。”
“嗯,所以你别抽,不然我抽你。” 陆然淡淡的说
“……我的意思是您应该少抽烟。” 宋阳小声的说
“行了,别说话了抓紧时间休息会,平常这时候你们也该午休了吧,睡吧,我还有点事忙,一会我叫你,迟到了或者上课睡着了我饶不了你。”
小孩撇撇嘴,渐渐的没了声响。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19 20:49:00 +0800 CST  
(17)
看着小孩渐入梦乡,陆然拿起手机走到阳台
“张老师吗,我是陆然,我这儿八班有个学生在我这,叫宋阳,他今天中午没法回宿舍了,跟您通报一声,麻烦您了。”
收了手机,陆然回到屋内,轻轻的给小孩盖了条毯子,宋阳的睡眠很轻,他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陆然赶紧躲开,回到桌子前撑着头开始小憩。


随着起床铃急促的响起,宋阳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茫然的转转头,才回想起来自己身处陆然的宿舍,抬头一看,见陆然正颇有兴趣的盯着自己,宋阳脸上一红,“老师,您没睡啊。”
陆然翻了个白眼,说道:“一张床,你还没穿衣服,我可不想别人说闲话,赶紧起来,别迟到,饿不饿?”
小孩眼睛一亮,忙不迭的点头:“饿!”
“没时间带你吃饭了,这有饼干牛奶,你垫点儿吧。”
“我去…为啥每次挨完打都是这待遇,死刑犯走之前还有顿好的呢。”宋阳不满的嘟囔道
“瞎嘀咕什么呢?爱吃不吃。” 陆然把饼干放在桌子上
“那就不吃。”小孩气鼓鼓的说道,本以为陆然会哄他,没想到陆然说:“那下节我的课你给我后面站着听课。”撂下这句话,陆然就走进卫生间洗澡了。

其实陆然说的也是气话,他断定宋阳不会这么不明智,选择折磨自己,可是当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宋阳已经走了,毯子已经被工工整整地叠了起来,饼干和牛奶一样没动,当他赶到学校的时候,发现宋阳已经拿着英语书面无表情的站在教室后面。

孩子,你怎么这么犟?

楼主 胡同儿大爷  发布于 2015-10-20 21:05:00 +0800 CST  

楼主:胡同儿大爷

字数:210886

发表时间:2015-10-13 18: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28 22:40:17 +0800 CST

评论数:43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