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你以为我是怎么成为学霸的?

这是一个学习的楼!九门科目手拿小鞭子齐上阵!每章都有拍!全方位督促各位好好学习!考不好就要挨揍!为了“成为图书馆的灯塔,成为教室里的不夜人!”而奋斗!

此贴是贝奶奶和江爷@墨九卿yxy共同创作,#滑稽go die#欢迎(欲求不满的)大家一起来学习!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1 17:42:00 +0800 CST  
【1.语文篇】
我回到家的时候,语文正在书案前专心攻着他的笔墨纸砚,只留给我一个安静的侧脸,似根本就没有发现屋里多了一个我。

宣纸上写的那首词,我听过,是陈与义的《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宣纸上已有的是: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写了一半。语文的书法风格很似钟繇,笔法清劲,疏瘦圆浑。他写得极慢,我等的极慌,可我不敢打搅,甚至连微动身子都不敢,只能哀哀的盼着他赶紧写完下半阙。

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捏湿了手中紧紧攥着的卷子,我多想把这张卷子浸湿,浸的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出才好。可是不可能,上面硕硕的102三个数字鲜红鲜红的,太过刺眼,刺得我心惊肉跳的。

终于,等到了他写完了“更”字,我方才舒了口气,不过片刻心又悬了起来,因为语文眼神虽然不离宣纸,可他的手却向我伸出。

我稳了稳,双手把卷子递了上去。我的眼神没离开他的侧脸,他微小的面目表情都能让我一惊,还好,还好,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认真的把卷子从头看到尾。

诚然,我觉得102已经很好了,可是我知道,远远达不到语文对我的要求。

他把宣纸放在了另一处案子上,示意我过去。

他在看古文阅读,我心里有点虚,低下头不敢看他,因为我的古文阅读,做的实在是..有些差。

“沛公不胜杯杓中,‘胜’怎么讲?”他的声音很柔,应该..没事。

我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

“承担。”

他点了点头,我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何可胜道也哉中的‘胜’,怎么讲?”没等我庆幸完,二次进攻。

我很紧张,大脑有些空白,我明明记得很是耳熟,可偏偏就是记不起来,急的我想哭。

语文等了我一会儿,见我还是不回答,抄起桌上的镇纸,点了点桌面。即使他不说我也知道这动作什么意思,我真的怕了,有些语无伦次。

“我真的..背了..我就是,就是一时想不起来..我..”

言语也没用,我舒了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上身趴在了桌子上,恰好,臀部卡在桌沿。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1 18:00:00 +0800 CST  
江爷写完了发给我我直接发出来的,刚刚那段是江爷写的#滑稽go die#只看楼主的大家没有关系~以后我们会交叉更请根据文风自行辨认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1 18:24:00 +0800 CST  
啪!

这一镇纸不轻,打得我直吸冷气,妈的,好重的一下,我能清晰的感到身后起了一道肿痕,又热又疼。

“尽,这次能记清楚了?”上方飘来他的声音。

我忙不迭的点头,何可胜道也哉中道是尽的意思,何可胜道也哉中道是尽的意思,何可胜道也哉中道是尽的意思。心中默念三遍,真他娘的疼。

“进不入以离尤兮,离怎么讲?”他娘的,又来。

“罹,遭受。”还好爷爷背过了。

他轻笑,点了点桌案另一侧的宣纸。

“写。”

什么梗??这又是哪一招..?怎么这么多整人的招数啊??

可我真的不会写这个字儿,凭着印象我硬生生的写成了崔,语文又举起了镇纸,我比了闭眼睛,妈的..让疼痛来的,更猛烈点吧!

啪!

啊啊啊,这他妈的也太猛烈了点儿吧?硬生生的把海燕给疼死了啊!

这一下至少把我身后的肉拍肿了,我觉得,热辣热辣的。

“可怜体无比,可怜怎么讲?”

“逆以煎我怀,逆怎么讲?”

“便言多令才,令怎么讲?”

....

一个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让我想哭,好特么的陌生..伴随着语文的声音,阵阵疼痛袭来,我特么的屁股啊..要疼哭了..

“可怜,可爱的意思。”

“逆,预料的意思。”

“令,美好的意思。”

他每说一句话,都是齐刷刷的三镇纸,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越来越狠辣,我身后仿佛烧着了一样,一跳一跳的疼,又热又胀。妈的,看着这么温文尔雅的人,怎么这么心狠手辣?!

我身后一定是肿了不少,因为我觉得,我轻薄柔软的内裤碰上去,也觉得摩擦疼的慌。

待到他把卷子上我出错的地方全过了一遍,我已经挨了近四十下镇纸了,身后肿胀着疼,疼得我想哭。

我是真的怕语文,他整个人都布满了神秘,我根本都看不透,每每遇见他,我都要费好大脑筋,费完脑筋还要挨打。我全身上下的机智,一碰见语文就毫无解数。

“离骚,课文选段,背下来,你知道我的规矩。”

语文的规矩,错一个字一板子,我真的又疼又怕,面对他,我总是反射性的畏惧感。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揽茝。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怨灵修之浩荡兮,终不察夫民心。
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固时俗之工巧兮,偭规矩而改错。
背绳墨以追曲兮,竞周容以为度。
忳郁邑余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宁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为此态也。
鸷鸟之不群兮,自前世而固然。
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
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诟。
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

前半部分我背的滚瓜烂熟,所以即使我十分紧张,也能凭着肌肉记忆念出来。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1 19:41:00 +0800 CST  
可下半部分我背的有些不熟,结结巴巴的也没能背出个所以然,我知道,今天绝不会好过。

果然啊,语文把书递给我,拉了椅子坐下,手里玩弄着镇尺。

“错了多少?”

我万不敢骗他,只能期期艾艾的数。

“三十一。”我的手都有些发抖。

我都做好挨打的准备了,可他迟迟没有动手,依旧翻着我的卷子。

“我知道你向来待我没有待他 们那么用心。”他淡淡道。

我不欲辩解,因为这都是真的,作为一个理科生,我的确用心甚少。

气氛蜜汁尴尬,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语文老师看见我们自习课埋头刷题时的一句叹息:上辈子杀猪,这辈子教书;上辈子杀人,这辈子教语文。

“可是,你自己说,有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他依旧淡淡的语气。

我嗫嚅着:“没有。”

“我不会让这些影响你的。”说罢,他把我压到桌子上,手起手落就是一连串的镇尺。密密麻麻的疼直逼脑门儿,我吸了口冷气,手指紧紧抠着桌案。

身后一定又红又肿,我觉得身后的肉一跳一跳的疼,伴着衣裤的摩擦,更加难以忍受。又热又胀,疼得我眼泪直掉。

我没有心情数到底挨了多少下,只觉得这板子似乎没了绝期。一下又一下的砸下来,我甚至能听见风声,真他娘的心狠手辣。

“啊——”敲在臀峰上的那一板子格外狠,我疼的冷汗直冒,一拳头砸在桌案上。好疼,太疼了。

等到他打完,我仿佛水里出来的一样,趴在桌子上喘气。语文拨开我额前的碎发,轻声。

“很疼?”

我点点头,他娘的废话。

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语音轻柔。

“你能忍下来,是不是?”

他的语气很温柔,让我一时间停了哭泣。

他又拍了拍我的脸,轻松地道。

“真乖,现在我们重头来过。”他说完,指了指古文阅读。

我觉得,我身后仿佛起火了一般,而现在,火还没灭,这个人居然还要堆上汽油。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2 11:42:00 +0800 CST  
我非常不服,又疼又气,你当小爷是好惹的?我一拍桌子,恨恨道。

“老子不学了!”

什么东西啊都是?

我迈脚欲走,谁料步子跨大了,疼的差点栽地上。

语文却也不恼,只是走到我面前,啪的拍开了试卷。

我挑事儿一般的直直看着我的分数,妈的,102还不行?102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好吗..你还想干什么?

他对于我的怄气只是一笑,慢慢道。

“高考750分,你自己算算,扣除48分,你离你想去的大学还有多少距离?”

我有点冒冷汗,没有接话。

他冷笑,点了点桌子。

“没了我,你行不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不学了?”

我头低着,无话可说,他说的,句句在理。

他缓了一会儿,又柔声道。

“我..并没有想让你重视我同他们一样,只是普普通通的不忽视,就很好了。”

莫名的,我听着有些心酸。

“理科生这科瘸腿,我知道,在你们学校是通病。但是,我不会让你归于这一列。”

我冷汗涔涔。

“我好歹占了五分之一的分值,你敢不要我?”他好似轻笑了一声,言罢,不知从哪里拿来了课本。

他说的话都有道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即使再不情愿,我也不得不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孔雀东南飞》这篇,我说过里面的文词都是极佳的,对古文阅读有很大好处,我相信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现在,我们回顾一下。”

我身子一抖,真不好意思..您真的,信错人了...

我满脑子都是孔雀东南飞,麻雀西北窜,急的想哭哭不出,身后更疼了...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2 18:34:00 +0800 CST  
孔雀东南飞,麻雀西北窜...

完了,完了,我满脑子都是这句话,一直转啊转..身后仿佛已经有了征兆似的,突突的跳着疼。

“一树梨花压海棠...”在这个节骨眼儿,我的手机响了,手机铃声很是称景,是《自挂东南枝》,我慌得手抖,赶紧掏出来,紧张之间手机差点掉下去。我也不管是谁拨来的电话,匆匆就挂了,因为这铃声真的是...

我偷偷的瞄了语文一眼,他似笑非笑,我的眼神对上他,连忙转过头,惊得一身冷汗。

“啧啧,一树梨花压海棠..啧啧。”

我不敢接话,只得凄凄惨惨戚戚的趴在书案上,叫苦不迭。

“《孔雀东南飞》原题是什么?”他坐在竹椅子上,手指轻轻敲着椅子扶手。

我脑子还停留在刚才的一树梨花压海棠里面,被他突兀的问话问的一懵,不过片刻,我反应了过来。

“《古诗为焦仲妻作》”

语文点了点头,翻了翻书页。

“守节情不移,守节怎么讲?”

我隐隐觉得有印象,总觉得这句话问的别有深意,难道是语文针对刚才的 一树梨花压海棠 才问的?

“坚守女节的意思。”我很有自信,毕竟我看过那么多电视剧,这还是知道的。

语文饶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淡淡道。

“指忠于职守,遵守规则。”

我手一抖,我..天要亡我..

“裤子脱了。”语文姿势不改,轻轻吩咐我。

我轻车熟路的脱了裤子,只留我那一条又软又透气又舒适的内裤。

刚脱下,身后就是一疼,生生的把我拍到了桌子上,我的额头磕到桌子上,疼的直吸气。

好狠的一下,之前挨过的打刚缓和的疼痛仿佛受到某种召唤似的,密密匝匝的疼起来。

妈的,疼..疼哭了都..

“适 ,不同意思,六个。”他推过来了纸笔。

我咬了咬嘴唇,很想伸手往身后揉揉,可我不敢,只得听话的接了笔。

我真的是又疼又怕,一紧张,什么东西都往脑子里涌。一树梨花压海棠...

妈的,都怪那个电话,我等会儿一定怼死给我打电话的没眼力见儿的小子!

绞尽脑汁,我也只想出了两个。

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享有;少无适俗韵 迎合。

语文举手要打,我急了,往旁边挪了两步,不择言道。

“你不能因为这个打我..都没学...”

他真的垂下了手,目光灼灼的看着我,看得我一阵发虚。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2 20:27:00 +0800 CST  
他一把把书推到我眼前,我有些眼花,他的声音从我上方传来。

“没有学过?笔记明明白白记着,你敢骗我?”

我害怕的一抖,那书本上,的确明明白白的写着。

余自乔安舟行适临汝 到

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 女子出嫁

适得府君书,明日来迎汝 刚刚,才

适大病,不能行 适逢

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享有

少无适俗韵 迎合

完了,明明白白的打脸,可我当真是口不择言啊!

我正欲回头看他,向他求情,身后一阵剧烈的疼猛然传来,我疼得整个身子都剧烈扑动。

“啊——”

语文摁着我的腰,一连串不间歇的板子抽下来,我能清晰的感到板子抽在原本就肿胀的臀肉上带来的刺激疼痛。他下的每一板子,我都觉得他要把我拍到桌子里去,疼得热辣,疼的销魂。

“呜...轻一些...啊..”我本身不是那种抗打的体质,再加上他力道极大,我根本受不住。

他打完,我已经在桌子上滚作一团,眼泪流的不住。身后热辣肿胀,原本舒适的内裤都有些紧绷,我连碰都不敢碰。

他叹了口气,手附上了我的脸,把我提起来,我眼泪不住,哭的泪眼朦胧,站在他面前委委屈屈的看着他。

他擦了擦我的眼泪,轻声道。

“委屈了?”

我怕他怕的紧,一个劲儿的猛摇头。他又叹了口气,却不看我的眼睛。

“我不希望你把我当做负担,想让你把我同他们一样,以我为乐,不再看见我就头疼,躲避我如老鼠遇猫,可不可以?”

他的声音极其的轻柔,我听得有些痴了,眨巴了一下眼睛,他的相貌因为距离的缘故放大在我的面前,我不由得想到了这句话。

君子比德如玉,温润而泽。

【语文篇 完】

语文篇暂时没惹嘿嘿,第一次码这种题材有些不着道嘿嘿,作为一个语文渣渣我也是很懵逼..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3 12:51:00 +0800 CST  
【2.数学篇】
我好害怕。
不行,我不能进房,我的伤还没有好全。
可是……妈蛋,这次数学连100都没过。要是被知道了……我打了一个寒颤。
“杵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冰冷的嗓音牵扯着我的心脏。我稍稍往前挪了一步。
熟悉的场景。昨日是语文,今日变成数学了。一打草稿纸规整的摆放在桌上,数学正低着头奋笔疾书,一条条曲线折线从他的笔下纵横而出。些许橡皮屑凌乱的散在书桌周围。一本《高等数学》轻轻摆放在一侧,一切都显得那么井井有条。
数学知道我在,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我。他似乎在计算什么复杂的东西。我战战兢兢地站在他身旁,思索着怎么才能把96分改成一个好看一点的数字。
他的袖子高高挽起,线条优美满是肌肉的小臂在桌子上不断移动。笔尖轻颤,他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是算出了一个满意的结果。
目光终于落到了我的身上。两片薄薄的镜片抵挡不住他锐利的神色。我几乎控制不住的要低下头去,牙齿不受控制的咬住嘴唇,浑身都开始战栗起来。

“呵,考了多少,怕成这个样子。”他从鼻尖发出一声轻嘲,伸出手拿过我手中攥得皱巴巴的卷子。
“啧,96?还算给我争脸,没考个不及格。”他似乎是在夸奖我,语调还有些微微上扬,可我竟是连冷汗都吓出来了。
“额……额……对不起……”我结结巴巴地道歉,却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向我道歉有什么用?”他呵呵一笑,却没有笑意。“你过来。”他起身,让我坐在他的位置上。
数学站在我身后,微微前倾的上半身将我环起来,特别令人安心,而此刻我却感到异常的难受。
我的伤还没好透!昨日一番热辣辣的责打让我的两片皮肉肿胀不堪,虽是过了一日,却依旧疼痛难忍,此时此刻坐在实木凳子上,让我着实不舒服。
“看好。”数学将我的卷子平铺在桌上,一手执笔,仔仔细细地讲起题目。
“这里。用公式。(e^x*f(x))’=e^x*(f(x)+f’(x))。这么简单的题目,你上课都在干什么?”他皱起眉头训斥,我低着脑袋,沉默不语。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3 14:23:00 +0800 CST  
“这道题。上次才给你讲过。”数学弯起指关节在桌子上敲了敲,声音已经带了点怒火,“极值不会求吗?”
“呃…会…算错…”我从牙缝中挤出这些字眼,偷偷瞄了他一眼,他的脸更黑了。
修长的食指点在卷子上,微微向下滑动,直到触碰另一个鲜红的叉,指尖一点,随后我听到了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解释一下!集!合!为!什!么!会!错!”
我脑子被门挤了可以吗!我冷汗涔涔的,小声嗫嚅:“粗…粗心…”
“粗心?呵。”数学冷笑,一把把我揪起来,
“滚过来趴好!”我连忙过去,踮起脚弯腰趴在了椅背上,这个姿势真不舒服,让我脑袋都有些充血。
数学抽出了我腰间的皮带,对折两下,在手里挽了一个花。一手按着我的背,一手抡圆了向下打去。
满耳都是破风声,我脑袋一片空白,骤然的剧痛让我眼前几乎出现了幻觉,伤上叠加的痛楚仿佛要生生撕裂我。
他又抽了两下,然后吩咐我,“褪裤。”
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脱下裤子又趴回去。数学是最喜怒无常的,我不敢招惹他。
他看着我肿胀的臀上两道发白的痕迹,嘲讽地:“听说你把学语文的时间都用来学数学了?”
皮带的顶端抵着我的臀峰,“那怎么还学成这样!”
一下打的猝不及防。皮革与臀肉的亲密接触让我痛呼出声。
“我…对不起…我想好好学的…我粗心…老是算错…”
我诚恳的道歉。数学沉默着。
明明没人说话,屋子里的气氛却更加紧张了,我踮着脚,小腿蹦紧,献祭似的将屁股翘到最高。保持这个姿势真是累极了,我的脑袋向下垂着,可以感受到血液在哗哗倒涌。
“唰——啪!”狠狠地一下抽过,一条棱子贯穿了两瓣臀肉,我疼的扬起头,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粗心,算错。”他每说一个字就抽一下,“都是借口。”
“归根究底,是你基础不扎实。”
“你自己说说,平时写作业认真吗?”
“认真啊!”我理直气壮,“正确率挺高的!”
他被我气笑了,又快又狠的三下打在我的臀腿之间。
“你干嘛啊!”我气的骂出来,真他娘的疼!怎么做的好还要挨揍!
“你都是自己做的?嗯?”
“……有一点是抄同学的。”
“呵。”他动动手,我又挨了一下。

“挺厉害的是吧。手机上搜题软件挺多呢。”
“你以为我是老古董?”
“作业帮,小猿搜题,学霸君?”
“拍个照搜一搜,答案来的多容易啊,说起来也不是抄同学的是吧。”
“可是它有过程!”他每说一句话就抽一下,我疼的跺脚,也不忘反驳。
“你看么?”他嘲讽的笑,手却不停,我的双丘又胀又辣,那感觉。。。有点像一屁股坐在了一盆刚烧好的麻辣烫里。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3 19:50:00 +0800 CST  
看来大家都异常有共鸣啊#滑稽go die#我就是靠着作业帮走天下的人哈哈哈哈【顶锅盖】然后我还有一章存稿,你们要今天看还是明天看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3 22:06:00 +0800 CST  
那就发一半吧!


“我…我看啊!我旁边都写了过程的!”我有点底气不足。
“哦哦,是嘛是嘛,”数学把皮带放在了一旁,把我拉起来带到桌边,从我书包里拿出了作业本。
他翻开,随便指了一道题,“这道题怎么解的?”他一只手勾上了我的肩膀,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好整以暇的等我的解释。
我有点不自在,眼睛瞟了瞟作业本旁边从作业帮上抄下来的过程,读着:“呃,先根据题意得出一个关于abc的方程,再通过公式,联立可以求出两个解。同时除于……”
“行了行了,”数学打断我,“你告诉我这里的e是怎么求出来的。”
“嗯…”我佯装思考,在抄下来的过程里找了又找,却没有发现有关的内容。我结结巴巴的,“嗯…这个…呃……哎呀!时间太长了,我给忘了!”
他噗嗤一笑,又淡淡的“你不是做过吗?你不是会做吗?过程不是看了吗?”
“现在想。”
我咬咬唇,刚刚踮了太久的脚,此刻有些发酸。
“我……我不会…”
勾在我肩膀上的手缓缓上移,狠狠拧了一下我的耳朵。
“嗷嗷嗷!”我捂着耳朵跳脚,却震到了已经麻木的小腿,于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又疼的滚来滚去。
数学叹了一口气,无奈把我拉起来,揉揉我的屁股让我坐在他的腿上。
他把下巴往我头顶上一搁,闭着眼睛很委屈的说:
“你啊打不得骂不得,又不好好努力,总是想点小心思,投机取巧的方法倒想了不少。”
“你以为我不知道?抄了个过程,上课就不用听了对不对?自我感觉还很好,觉得自己都会了。”
“万一老师叫你起来回答问题,读读过程还能应付过去,悠哉悠哉的,可乐呵。”
“我知道你有时候想好好学,弄懂过程,可是就是懒,看看答案复杂,就放弃了,是不是?”
“你总是说数学重要,可你真的有好好学习吗?昨晚我看到语文在那里黯然伤神,心里也挺难过的。”
“想想你啊,学语文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数学上了,我还对语文有点愧疚。”
他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脑门,
“不过我没想到,数学你也学的那么差。”
“唔……”数学我求求您把您尊贵的脑袋移开!我知道这样男友力max可是我很痛啊!
数学很瘦,大腿没什么肉,我坐在上面咯的慌,屁股又疼又痒,好想揉揉啊…
“继续给你讲题,这次认真点。”
“嗯嗯!”我忙不迭的点头。
他指着一处:“这里强调了多少遍?要考虑两种情况。这是填空题,少一解一分都没有。你想想做了那么久,最后没分,不是很冤枉吗?”
“还有公式。”数学拿起了我的铅笔袋,找出我的橡皮和铅笔。
“看出什么了没有?”
我摇摇头。



【有没有人猜得出他看出了什么?#滑稽go die##滑稽go die#】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3 22:46:00 +0800 CST  
这是最后一点存稿了QAQ我要去上课啦,不要说我短小喔,回来就码字!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12:57:00 +0800 CST  
“还有公式。”数学拿起了我的铅笔袋,找出我的橡皮和铅笔。
“看出什么了没有?”
我摇摇头。
他突然把好好坐着的我推下腿又拉趴在上面,用手给了我狠狠地一下。
“多大了还打小抄!”
又是两下盖在屁股上,我羞的脖子都红了,这种方式!这种方式!
“就该用教训小孩的方式揍你!”
“用铅笔在桌子上打小抄写公式,就不用背了?”
他的手很大,一巴掌下去可以盖住我的一瓣臀肉,
“看看你铅笔短了多少!”
“以前一年用不掉一块橡皮,现在呢!”
“九门功课都打过小抄,是不是?”
“除了写在桌上,还有传小纸条?带着手机查百度?”
你怎么他娘的猜的那么准!
“嗯…嗯………”
数学刚才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现下又生气了。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考完之后哭!有什么用?”
数学平时很高冷,此时话多了起来,教训的痛斥的,巴拉巴拉钻进我脑门,我一边忍痛一边还要忍唠叨
“啊啊啊不听老妈子啰嗦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气压骤降。
卧槽,我怎么给说出来了。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12:57:00 +0800 CST  
“……”
沉默。
可怕的沉默。
“…那个…数,数学?哎呀我刚刚就是嘴欠!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
“你就是欠揍!”
数学压着我的背,抬起腿将我的屁股顶的更高,更方便他落巴掌。
接二连三的痛楚真真是让我痛苦难忍,旧伤叠新伤,一想到日后还有那么多科目,我这屁股还能要吗!
“痛!”
“痛什么痛!我现在很生气,你最好老老实实给我挨完了。”
“我错了!”
“错哪儿?”巴掌危险的悬在身后。
“不该说你是老妈子……”
身后的巴掌落得更急了。
我急的要哭,不断地求饶,
“我真的有认真的!昨晚做梦还梦到了全等三角形!”
“那你说说怎么证。”
“什么SSS,SAS,AAS,ASA啊。”
“还有呢?”
“啊?没,没了啊…”
“…”数学一时有点语塞,拎着我站起来,一只手把我箍在坏里,另一只手取了皮带就抽。
“啊啊啊真的没有了!”
“你明天开始每天过来默写!”
“可是我寒假作业还没做。。嗷嗷嗷!疼!”他突然拧住了我的大腿内侧,痛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做?”他眯起眼睛。
“是啊!”我朝他眼泪汪汪地喊,太特么疼了!
“寒假作业老师没有发答案!我也没有用作业帮!”
“呵,你人缘挺好的啊?”
数学瞬间的暴怒让我吓了一跳,皮带在身后飞舞,我不断挣扎,却被他的紧紧箍在怀里。
“放假第一天qq空间里就有人传了答案是吧,保存的可开心呢。嗯?”
“同学团结合作,老师让你们上交答案,一人留一张是吧。最后凑起来变成完整的。嗯?”
“前面玩的痛快,最后几天约了同学出去,你抄我的数学我抄你的语文。嗯?”
“挺厉害的,抄还故意抄点不一样的,一个星期写成一周?AB∥=CD写成AB∥CD且AB=CD。嗯?”
“还抄点错,自己用红笔圈出来继续抄个对的上去,假装是订正的。嗯?”
“就这样你还说是自己做的!警慎啊警慎,抄的是挺谨慎的。可给我长点心吧!”
皮带仿佛毒蛇一般撕扯着我的屁股,我敢肯定,现在颜色都快和调色盘一样了。我想反驳,但是他说的都是事实。
“啪啪!”他狠狠落下最后两下,然后让我起来。
“跪椅子上去。”
“我能不能穿个裤子…”
“你说呢?”
我哀怨的跪上去。
数学好整以暇的靠在桌子上欣赏我的屁股。
“你能不能不要看我。。。”
“那可不行,我是老妈子,最喜欢看小男生的屁股。”他凉凉的说。
一口血卡在我的喉咙里,大哥你怎么这么记仇啊!!!!
“本来还想揍你的,但是想想化学英语他们还排着队呢,所以就宽容宽容你,跪两个小时吧。”
我真是谢谢你的宽容啊!谢谢你没把我打傻啊!!!


【数学篇 完】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17:50:00 +0800 CST  
主人公叫警慎喔~因为连续两顿狠揍,所以英语要先缓一缓,不然打死了就不好了先上化学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22:04:00 +0800 CS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犯错了!!!!那个文发错了中间少了一段!!!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23:40:00 +0800 CST  
我相信大多数人家里都会有一种特别烦人的亲戚,我也不例外。

我有一个胖阿姨,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打小过年见她我都不情不愿。她家有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姐姐,每年回家她都免不了在我家长面前说她女儿多么优秀,一番拿我比较之后,总心高气傲的让我读技校。

不成,我要先发会儿火,你怎么不读技校??就你知道我成绩不好只能读技校?谁告诉你我长大学习不好的??

不发火了,我是温文尔雅的警慎。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小时候在她床上尿过床啊?为什么这么针对我。她家里有钱,脖子上手腕上都是金链子,黄橙橙的,亮眼睛。

我为什么要说她呢,是因为,胖阿姨最近来了我家。

我爸妈忙,天南海北的飞,离学校近的小区,买了套房子,我在里面生活得有滋有味儿的,可是胖阿姨来本市办事儿,自然而然的住在我家。

我很不爽,因为胖阿姨其人,真的很烦。

为什么不住酒店???

碍于礼貌,我也不能说出口,只能忍下。

可我没忍两天,因为胖阿姨喝咖啡的时候,弄脏了我的等人抱枕;她吃饭的时候又劝我读技校;她把我的镜面魔方和CD当垃圾一样扔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气恼之下,我看见她身上的金链子,心生一计。胖阿姨有个习惯,晚上睡觉总要把金链子放在清水里泡一夜,我虽然不明白她的脑回路,可这给了我可乘之机。

什么?我偷?怎么可能,我不干这等苟且之事,再说,我要金链子干什么?

我把金链子从清水里捞出来,扔到王水里面。思考了一下把这东西扔哪里。王水这么不稳定,我可不想被氯气毒死。想了一下封死了塞到了实验室里面,权等着化学sir回来了处理。

第二天,我是被胖阿姨的吼声给吵醒的。

“哪个小赤佬偷了我的金子?”

我莫名想偷笑,但我忍住了。胖阿姨粗鲁的推开我的门。

“你是不是偷拿了我的黄金?”

我蹭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看着恼羞成怒的胖阿姨。

“你要是能从我们家翻出来你的金链子,我十倍赔给你!没查清楚就随便诬赖别人?”

胖阿姨从我手里抢过钥匙,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

我冷笑两声,窝在客厅看电视。

“你个小贼!你还说你没偷!”胖阿姨愤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转过头,看着她手里拿着一大块黄橙橙的东西。

莫名的,我笑了出声。胖阿姨手里拿的黄铜矿,是我一个小表叔,挖矿,以为自己挖到了黄金,兴奋地回来以为发财了,结果那并不是黄金,是黄铜矿CuFeS2,气的他摔到了我家,又回去了。

我揉了揉太阳穴。

“阿姨,麻烦您瞅一下,这是您那链子么?”

胖阿姨振振有词。

“你一定把链子砸成这样的!”

我为她的智商折服,冷笑道。

“阿姨,您睁大眼睛看看成吗,这矿石上面的斑状锖色,还有带绿的条痕,是您那黄金吗?再说我砸黄金能把它砸成这样?”

胖阿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4 23:43:00 +0800 CST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372楼有语数番外!!!!特别好看!!!!只看楼主的大家不要错过!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5 07:59:00 +0800 CST  
啊啊啊我最近脑子不太对!化学那段“什么,我偷?……我要金链子干什么?”后面加一段:【我们家有专门的储备常用化学试剂的房间,化学sir前几天出了门,钥匙自然在我手里。
浓硝酸浓盐酸一比三,王水值得拥有。
我以前听过一个烧钱的化学实验,一个科学家在金箱子里面烧钻石,检测产物二氧化碳,现在我也要做这么值钱的试验了,心里一阵激动。】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7-02-05 11:08:00 +0800 CST  

楼主:海然海贝

字数:58275

发表时间:2017-02-02 01:4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09 08:32:14 +0800 CST

评论数:814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