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帆渊(父子)

一楼BD。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7 23:12:00 +0800 CST  
新人,写得不好。鼓起好大的勇气才敢发出来的。
请大家多多批评指点了。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7 23:14:00 +0800 CST  
零下好快啊!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7 23:14:00 +0800 CST  
第一章
    礼台上一对新婚夫妇那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刺伤了站在门口的卓帆。看着台上依然年轻漂亮的母亲,那开心的笑容,他只觉得心更痛。父亲刚刚去世3个月,母亲便迫不及待的嫁给了这个破坏他家庭,害死他父亲的罪魁祸首。
他紧握着双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肉里。转身朝门外走去,礼堂内众人的欢呼声和祝福声渐渐远去。
    外面的天气灰蒙蒙,天渐渐的暗下去也越发的寒冷。他慢慢的穿过马路,漫无目的行走来到一处街市,在街市上的长凳随意坐下,看着人流如海的街市。周围形形色色的人从身边走过,他越发觉得自己孤单,无助。心好痛,只觉得浑身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他挪动了自己坐的僵硬的双腿,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感觉手心一凉,他抬起透过街道的霓虹灯看到一片一片的雪花从空中慢慢打着旋飘落下来,下雪了。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7 23:15:00 +0800 CST  
那个老妈催睡觉,明天再发。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7 23:16:00 +0800 CST  
谢谢各位亲的支持。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8:44:00 +0800 CST  
那个偶回来了。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8:45:00 +0800 CST  
    今年入冬的第一场雪,飘洒的落下,也落在了他的心里。心口感觉越来越凉,想起刚才母亲那发自内心地笑容,心不由得抽痛起来,为父亲感到不值,记忆中母亲从来都没有像今天那样笑过。
    从兜里掏出钥匙,看着手里用照片做成的钥匙扣,照片上一个孩子搂着男人幸福的微笑着。
    纤细的手指慢慢掰开钥匙扣,摩挲着那张照片。
    泪,慢慢的滴落在那张照片上,一点点晕开。
    泪,渐渐迷住了双眼。
    爸,您看下雪了,您答应我等下雪的时候要带小帆去滑雪,小帆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呢?
    爸,您看这是成绩单,昨天月考成绩下来小帆考试又是全年级第一呢。
    爸,小帆懂事了,小帆什么都不要,小帆听话以后什么都听您的。
    爸,你在哪里,不要丢下小帆好不好。
    爸,您好狠心,小帆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您就闭上了双眼。
    爸,您为什么要留下小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爸,您看今天你最爱的老婆变成了别人的新娘,我好恨啊!
    爸,您看啊,您看啊!呵呵~~,
    爸,我恨您!
    爸——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11:00 +0800 CST  
     他发疯似地捶打着自己的大腿,痛哭起来,不时引来众人的侧目。

    雪,越下越大,那雪花宛若精灵满天飘扬,装饰着大地。风呼啸,吹散了那晶莹剔透的雪瓣,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世界瞬间被银色包裹,像是要带走那满世界的污秽,带来一个崭新的世界。

   雪也把他变成白色,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越发显得他那纤细的身影孤单,仿佛整个世界都把他抛弃了。

   哭声渐渐小下来,他红肿着眼睛看着那张被自己揉皱的照片,小心的慢慢铺平放回钥匙扣中。又看了看那放在手里被揉皱的成绩单,一把把成绩单撕得粉碎,喃喃道,我要这有什么用,没有用了,我在优秀又能怎么样,没人会关心了,没有人了,呵呵。没有人了。

    他踉跄的站起身,穿过街市消失在街尾。只留下那地上的纸屑随风吹散,慢慢被雪掩盖。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21:00 +0800 CST  
自己坐沙发。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25:00 +0800 CST  
呜~~~~~我的沙发啊!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25:00 +0800 CST  
是啊!我也纳闷,为啥小帆还是完好无损的呢。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44:00 +0800 CST  
偶不舍得我家帆儿受伤吗?
俗话说,伤在儿身,痛在娘心啊!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19:45:00 +0800 CST  
我家儿子还好好的呢。
那个某凝干笑。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20:00:00 +0800 CST  
    婚礼在高潮中结束,沈伊柔和慕云天送走所有的宾客。看着在自己旁边自己深爱的男人,她觉得非常的幸福,一整天都感觉那么不真实。

    她偎依在云天怀里,轻声说道,“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云天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用行动告诉她这是真的。

    “我好高兴啊,啊!天啊!小帆呢?”伊柔从幸福中回味过来,才想起来儿子哪去了。

   “天,你说小帆不会有事吧!”

    云天轻声的安慰着自己的妻子,想起那孩子,不禁觉得头痛。他能感觉到那孩子对他有深深的敌意。

   “没事的,小帆那么懂事,不会有事的。”

   “都是我不好,这些天冷落了他。”

   “我让小王去接他,这么晚了小帆应该回家了,明天不是有课吗?”说完吩咐身后的助理去接小帆。

   伊柔在云天的安慰下放下对小帆的担心,和云天坐上另一部车离去。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22:17:00 +0800 CST  
    王秘书看着老板远去,又看了看现在的天气,暗骂晦气,这么晚了还要去接一个杂种。老板也不知怎么想的,放这么那么多美女有钱的不要,偏偏娶一个死了丈夫还带孩子的穷女人。真是的看来他慕家的财产要便宜那个死小子了。

    任命的开着自己的车去接那孩子,在路上又不禁大骂,这住的什么破地方,七拐八拐的还黑布隆通的,老子的车还能要啊!在饶了几次远路终于找到了小帆所住的小区。
    踩着凸凹不平的台阶,摸瞎上到顶楼,期间小王的脚差点没歪到,才来到小帆的住处。此时小王的脸整个都黑了。

   “砰砰砰——”门敲得巨响。小王正要放弃的时候,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透着朦胧的光,小王看到一个清瘦的孩子站在面前,看不真切表情。

   “你有什么事?”小帆清了一下嗓子说道。

    “你是卓帆吧,董事长让我接你回家!”

   “回家?”

   “是啊!赶紧收拾收拾吧,晚了,董事长和夫人会着急的。”

“这位先生,你找错认了,请回吧!”说完砰的一声把小王关在门外。

    小王在门外恨得咬牙,你个小兔崽子,老子大老远来接你,你个不识好歹的东西,我呸!他狠狠的盯着门半天,愤愤不平的下楼了。

“喂,董事长,我是小王。小少爷不跟我走啊!那个,董事长——”

   ……

   “嗯,好的,我知道了,嗯,那董事长还有别的吩咐吗?”

   ……

“那董事长也早点休息吧!”

小王把手机随手撂到车后座,开起车扬长而去。

雪还在漫天飞舞,大地沉浸在一片寂静中。小帆搂着爸爸的照片进入睡梦中,一滴泪顺着他那俊俏的脸颊滑落。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22:24:00 +0800 CST  
纠结中,那个小帆啊,为什么皮带还没上身啊?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8 22:26:00 +0800 CST  
唉,到底该用什么工具啊?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9 15:23:00 +0800 CST  
藤条了,藤条。其实偶更喜欢鞭子。
那个尺子,是不是太轻了。
带锅盖逃走。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9 16:49:00 +0800 CST  
咳咳~~
干笑。
偶到现在都没舍得打呢,你都打了多少回了。

楼主 凝水月熙  发布于 2009-12-29 17:01:00 +0800 CST  

楼主:凝水月熙

字数:42830

发表时间:2009-12-28 07: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3:19:17 +0800 CST

评论数:3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