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学霸是个贱浪骚(实践)(耽美宠文)

秦尧泽是主,圈名廿三爷。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实践中遇到同学,还是全学年最耀眼的学霸,盘踞第一宝座不撒手的那种。
沈祈年告诉他,在不就给我顿狠的,在不轻轻的下手玩一把宠溺,弄那些半疼不疼的事情太恶心。
秦尧泽被这个神奇的理论震惊了,然后破天荒的,跟他处了长期。
后来他就发现,这个在学校有些高冷的学霸…原来只是伪装…
沈祈年像是一个耀眼的舞者,活跃在最堕落的街头,他就像是毒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渐渐的让秦尧泽感觉到沉沦…
秦尧泽说祈年,你就是个小妖精。
沈祈年微微眯了眯眼角说,那么三爷收不收我这个妖精?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1-29 12:29:00 +0800 CST  
(一)这人有点眼熟
“同城实践,有意私我”
短短的八个字,突然让秦尧泽来了兴致。
这人标注的属性是被,如果不是那种专要打到身体极限的人,为了不给自己的主动留下不好的印象,发消息的时候都会比较谦卑,深怕真的约了实践自己死的很惨。
这个人倒是挺傲的,求挨打都这么简单粗暴。
化学课上,秦尧泽抬头看了一眼兀自在讲台说的慷慨激昂的化学老师,心里没有丝毫愧疚的拿出手机,点开了与发消息那个“夜唱”的对话框。
秦尧泽发了句“你好~”
对方秒回,十分生硬“嗯,你好”
秦尧泽嘴角抽了抽,这人貌似很高冷啊。
吐槽归吐槽,秦尧泽并没有放弃勾搭这个不同于常人的小被。
秦尧泽直接了断的问他要不要实践,对方再次秒回,意思是同意,地方让他定。
秦尧泽勾唇笑了笑,给他发了一个酒店的地址。感觉这会是一次很有意思的实践。
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秦尧泽准备听一听化学老师在讲什么。
这个时候,隔壁班传来了他们班任的怒吼,大致是在叱骂一个学生上课玩手机,班任要没收他还不让。
“玩手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秦尧泽嘟囔着。
“哥,隔壁是重点班”同桌宇文烁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人家重点班的风纪能和咱们相比吗?!”
“你小点声…”秦尧泽看了一眼面不改色的化学老师,感觉刚才宇文烁的声音没有比他小多少。
宇文烁也面不改色“没关系没关系…”
“我说,你刚才一脸猥琐的盯着手机干什么”宇文烁推一推身边的秦尧泽,用一种探索的眼神看着他“是不是找到小被被了?”最后一句,宇文烁压低了声调。
秦尧泽笑容满面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计较他嫌弃他笑容猥琐的事情。
宇文烁也是圈里人,是下手极狠的主,一般没有人可以让他完全发泄出来。圈名游戈,当初很是嘚瑟的和秦尧泽说“游戈,游哥,嗯,很好!”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1-29 17:32:00 +0800 CST  
人呢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1-29 17:34:00 +0800 CST  
宇文烁也是圈里人,是下手极狠的主,一般没有人可以让他完全发泄出来。圈名游戈,当初很是嘚瑟的和秦尧泽说“游戈,游哥,嗯,很好!”
此时,宇文烁一脸惊悚“上课都不影响你找人实践,你是要有多饥渴”
秦尧泽白了他一眼。
“哎呦哎呦你看看”宇文烁低头去摆弄手机,估计也要找人实践去,他看着圈里那群人的动态,不知道翻到了什么,突然乐了出来。
全班同学看了一眼宇文烁,又看了一眼化学老师。
老师毫无反应。
宇文烁乐颠颠的把手机递到秦尧泽的眼前“看看这个人,作为一个小被,他很狂啊”宇文烁还在乐此不疲的和秦尧泽说这个小被居然找主装高冷,估计不会有人搭理这个货,搭理他的一定是个抖M吧啦吧啦…
秦尧泽一脸黑线“别说了,有人找他的”
“啊,有人,你?”宇文烁还在笑“别闹了,你不是喜欢听话的吗,这一看就不是个安分的”
“就是我”秦尧泽无视宇文烁一脸诧异,舒服的往后靠了靠“一样的见多了,想换换口味”
宇文烁无语,低头继续勾搭小被。
放学,本来应该无比空旷的操场此时围了一群人。
“这是发生了什么…”宇文烁好奇的蹿过去问。
“重点班的学霸,上课玩手机被老师发现,老师要他把手机交出来他还不让”有人给宇文烁解释着,眉宇间带了点幸灾乐祸“老师罚他操场三圈蛙跳”
“这个学霸挺有个性”秦尧泽也蹭过来,听明白事情之后一脸赞叹的说。
“是挺个性”宇文烁点点头,突然有些担忧的道“三圈蛙跳啊,真做完估计腿都要折了吧”他拨开人群挤到前边,就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人蹲在地上把手背到身后,挺直着脊背在做蛙跳。
“应该挺耐打的…”宇文烁嘀咕着。
“怎么,想找他”秦尧泽搭上他的肩膀,笑着说“人家才不会有这种爱好呢”
“我知道,就是想想”宇文烁也乐了,似乎在笑自己草木皆兵,看谁都像混sp圈的“行了,咱们走吧”
秦尧泽点点头,和宇文烁并排往外走。
在转弯的时候,秦尧泽下意识的回过头,正看见那个有个性的学霸低下了头,漆黑一片的眸子里看不清情绪。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1 22:03:00 +0800 CST  
———————————————————
周末的夜晚,秦尧泽把地址给夜唱发过去,说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到那里去。
对方很快回复了个“好”
秦尧泽笑了笑,转过头开始准备工具。他的东西不多,由于不了解这个貌似高冷的小被,不清楚他能承受什么样的疼痛,他把各种自己有的东西都带上了。
一个上学背的双肩包,就这么满了。
秦尧泽不喜欢用那种很专业的工具包,他觉得会显得人很死板。作为一个资深学渣,秦尧泽向来野惯了,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刻板的东西。
梧桐街的一家酒店后门的阴暗角落站着一个低着头的少年。
他微微弯了弯腰靠在墙上,看上去是在等人。
秦尧泽走过去,问他“在等人?”
“跟你有关系?”沈祈年抬起头看向自己面前,比自己高出几厘米的人,薄唇轻抿,声音有点挑衅。
“是夜唱吗”年纪应该和他差不多,人瞧着却是个锋利的。秦尧泽不再废话,开门见山的问。
沈祈年有点吃惊,他没有说话,开始上上下下打量秦尧泽“我是夜唱,那…廿三爷?”
秦尧泽不置可否,算是默认。
“三爷在圈里待了这么久,没想到是个这么年轻的人啊”沈祈年突然笑了,本就有些上挑的眼角此时更得妖媚,特意柔下来的声音更是软的让人沉沦。
他伸出手,轻轻触了一下秦尧泽身后背着的书包“这个就是三爷的东西吗,还真是够随便的”
“夜唱啊…”秦尧泽看着一点也不怕自己,还先入为主和他搭话的人,突然产生了一丝兴趣。“你是第一个知道我的身份却不害怕我的小被”秦尧泽揽上他的腰,伏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这东西你情我愿,有什么可害怕的”沈祈年没有推开他,反而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指尖轻轻的绕上了秦尧泽的书包带“三爷,房间我订好了,就等您了”
“有没有人说你胆子很大”秦尧泽轻轻在他微微翘起的臀上拍了拍,勾着一丝看不清喜怒的笑容道。
“那三爷喜不喜欢这样呢”沈祈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同样笑着抬头问他,甚至还用头轻轻地在秦尧泽的下巴上蹭了蹭,看向他的眼神带了一丝挑逗。
秦尧泽有些怔然,回过神来后略带了几分气力打上他的身后“挨打倒是挺积极,有没有人说你很骚,和网上一点也不一样呢?”
沈祈年没有生气,只是不痛不痒的在秦尧泽的胸膛砸了一下“三爷欺负我…”
秦尧泽的兴致彻底被激发了出来,他紧了紧怀里的人,低声说“那就走吧,我的小被”
沈祈年笑的愈发满足,他说“三爷,我等着您的手段”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1 22:04:00 +0800 CST  
伪更
————————————
人生最重要的那一年,高三。
他们的事情被老师知道了,老师请来了沈祈年的家长。
秦尧泽弓着背站在冰天雪地里,任由纷纷扬扬的大雪使他遍体发凉。
他看着夜晚仍然灯火通明的学校走廊久久不语。
半晌,从里边走出来一个衣着单薄的少年。
沈祈年把手搓热捂上秦尧泽的脸颊“怎么还在这里,不冷吗”
秦尧泽把他的手掰开,尽力维持着那个依旧痞气的笑容“走吧大学霸,我们不可能了”
他摸出一根烟,刚要点上,打火机却被沈祈年抢走了。
“我来”沈祈年低下头熟练的为他打上了火,半晌再次抬头,红着眼睛笑着看他“我爸妈已经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吗”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2 10:41:00 +0800 CST  
沈祈年笑的愈发满足,他说“三爷,我等着您的手段”
半搂着伪高冷的沈祈年,两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很要好的兄弟。
秦尧泽微微低头去看他,突然生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人,似乎有点眼熟呢…
(二)要不要来长期
来到沈祈年订好的房间,秦尧泽伸出手捏起了一绺他的头发“要不要洗个澡?”
沈祈年调皮的笑了笑,不动声色脱离了他的臂弯“三爷,我没什么忌讳的,也不用太多前戏,三爷都不用打伤了我。只是希望您能让我提个要求”
“说”秦尧泽觉得挺有趣,小被跟着主动出来实践,一般是没什么说话的资格的,从前也不见得有人跟他提要求,听话乖巧的见多了,来个会讨巧的也不错。
“嗯…”沈祈年满足的笑了“其实这对三爷来说很简单,我受不了那种隐隐作痛的感觉,在不,您给顿狠的。在不,您下手轻点,干脆玩一把宠溺。那种不轻不重的手法我实在是喜欢不起来”
“可以”秦尧泽颔首,表示能接受“那么,去床上跪着”
“三爷这种雷厉风行可真是让人心醉呢”沈祈年愣了愣,继而笑着走到床边,脱了鞋子跪在了上边“三爷…”他回头看他。
“自己脱”秦尧泽把书包拉链拉开,不紧不慢的拿出了一把黑檀木制的板子。
“三爷真是大手笔,檀木挺贵呢吧”沈祈年脱了裤子,看看他手里的东西说道。
“少说两句”上一秒秦尧泽还在把玩手里的板子,下一秒那东西已经兜着风重重落在了沈祈年的身上“你有点聒噪”
沈祈年一时没反应过来,扑在了雪白的床单上。
“许你动了吗”秦尧泽没有扶他,也没有再打。他只是皱着眉站在那里不紧不慢的说着,声音里隐隐透出的威严让沈祈年心脏漏了一拍。
他暗暗嘲笑自己没出息,又直起了身子“我错了,三爷打吧”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2 20:15:00 +0800 CST  
秦尧泽瞧着他一直散发着笑意的眉眼,没来由的有种想法,他想让这个人在他面前不得不卸下完美从容的面具,无论是哭还是喊叫都好。
宇文烁曾经说过,人的内心总是有一个角落沾满灰尘,肮脏腐臭,为了不让自己发疯,人就必须要找到一个方式去发泄。
不管这种方式是不是很疯狂不被世人所理解。
秦尧泽抿抿唇,挥手又给了他一板子。
沈祈年自己说了不用前戏,那么秦尧泽也就没给他热身什么的轻拍,上来就是重重的一下,声音沉重,很快给沈祈年颇为白皙的皮肤染上了绯红。
沈祈年轻轻的哼了一声。
“我还以为你不会出声”秦尧泽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一瞬,片刻之后,他不再说话,扬起手就是一连串的狠打。
他实践的过程中不怎么说话,过后怎么安慰陪伴都没问题,只是在过程中他还是喜欢安静多一点。
有的人说他看着像是个痞里痞气的叛逆少年,动起手来却是个沉默的。也有人喜欢他那种沉默的劲儿,面对这样的施罚者心都跟着战栗,实在不能更满足。
秦尧泽对此表示:我就静静的看着,不说话。
妖媚魅惑如沈祈年,在秦尧泽说过“聒噪”后并没有闭嘴,他把耷拉到身后挡住了秦尧泽施虐的衣服撩上来,甚至故意将一把已经通红的小臀托的更高了些。
“三爷对不起,下次不会了”沈祈年回过头故作委屈的说。
秦尧泽能从沈祈年的眼睛里读出他对于这种疼痛的享受。他知道沈祈年是在说衣服,也知道他在隐晦的告诉他这样不够,他还可以接受更狠的。
圈子里多的是小被根本不怎么恋痛,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宠着。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个暖心的男女朋友?
秦尧泽放下板子,抽出了一根藤条。
“别流血,我还要上学”沈祈年看了一眼秦尧泽换的东西,淡淡的说道。
“去哪里,手扶着窗台边”秦尧泽扬手一指那个高度几乎正好到沈祈年肋骨的窗台,命令着。
“三爷…”沈祈年有些犹豫。
秦尧泽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笑了笑,声音还是不容反抗“这里没有你拒绝的余地”
“是”沈祈年没有再求饶,兀自下床走到了窗边,把手臂搭了上去。
秦尧泽看着他走路的姿势,突然皱起了眉。
那种姿势绝对不是臀上的伤可以造成的。他走过去,看似随意的用藤条的底端戳了一下沈祈年的小腿。
沈祈年“嘶…”了一声,很快他回过头看向秦尧泽“三爷,我…”
“怎么弄的?”秦尧泽把他按回去,不让他回头。
沈祈年几乎感觉自己半个身子伏在窗台上,下身更是献祭一般供在秦尧泽的面前。
他难得烧红了脸,有点焦虑。
这样的地方,如果对面的楼层有人故意看向这里,一定可以看到一个少年被另一个少年按在窗台,而且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藤条,其中一个光着屁股。
“上课回复三爷的消息,被老师罚蛙跳”沈祈年声音小了不少,显然他做不到这样几乎露天的责打。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2 20:16:00 +0800 CST  
秦尧泽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那个有个性的学霸貌似也是这样的情况。
他仔细回忆了学霸长相,在看向手下那只红屁股的主人时眼睛里就带了一丝了然。
学霸也有这种爱好啊…果然宇文烁是对的。
秦尧泽没有再说话,放开按着他的手,高高抬起了手臂。
藤条带着破风声落到秦尧泽通红的屁股上,很快撩起了一层青紫的檩子。
沈祈年开始低低的哀求“三爷,求您快点吧,我…”
回答他的是更狠的一藤条,秦尧泽的声音带了几分火气“告诉过你不要说话,再说的话我就直接把你绑到楼下打”
“是是是三爷我错了”沈祈年回过头,眼睛里已经有了眼泪“您打吧,夜唱再也不敢了”
本来是挺让人心疼的模样,可是秦尧泽联系上之前他一身骚气的样子,就莫名感觉他是故意要博同情。
于是秦尧泽再次抬起了手,接下来的几下愈发狠戾。
大约是害怕秦尧泽把他绑到楼下,沈祈年咬住了自己的手臂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生怕惹怒了此时才真真正正端起主动架子的秦尧泽。
虽然这样自己趴在一个半露天的地方挨打很羞耻,但是沈祈年还是感觉到了一丝灵魂扭曲般的兴奋。
这样狠戾不准他言语的秦尧泽,很让他喜欢。
喜欢的让他自己都唾弃自己,怎么可以这样贱,人家明明下手越来越重,自己却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要把那个已经饱受折磨的位置离秦尧泽近一些,再近一些。
“我果然没有说错,夜唱,你真是个骚气的”秦尧泽笑了起来,他把藤条扔在地上,轻轻的拦腰抱起根本不能动的沈祈年走向床边“虽然你很诱人,但是也不能再打了,你自己说了,你还要上课”
“谢谢…谢谢三爷”沈祈年费力的扯出一抹笑。
秦尧泽摇了摇头“实践结束了,别害怕,我给你上点药”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2 20:18:00 +0800 CST  
秦尧泽摇了摇头“实践结束了,别害怕,我给你上点药”
沈祈年“嗯”了一声。
其实上药对他这样的伤来说绝对是另一种形式的遭罪。
沈祈年疼的两眼发黑,但是却真正感觉到了实践的快乐所在。
也许是他心理有问题,可是这是他最真实的想法。
他入圈有年头了,这次只是他数不清的实践之中的一次而已。
以往,褪掉裤子挨打,有些主会故意让他做出很多屈辱的动作。什么光着下身弯腰抓住脚踝,跪趴在地上喊主人…他都做过。
可是在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只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厌恶。
沈祈年觉得他不是一个合格的被。虽然不说,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线。实践的时候如果他可以接受,那么怎么玩都可以,但是如果他内心抵触那些东西,他不会反抗,实践的时候被没有主动权,一切都要听主动的。
可是过后怎么做全凭他的心情。
他是那种因为在实践里受到了屈辱,过后宁可找地痞流氓给那个主动敲黑砖的人。
从来没有人能让他有那种心甘情愿要臣服在脚下的那个人。
不,他遇到过。
那是他初中的时候,那个主动很对他胃口。
可是在他不小心违背了规矩叫出来的时候,那个人毫不犹豫的扇过来的巴掌一下子打懵了他。他突然明白过来,在人家那里,他就是个玩具,连人都算不上。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3 20:10:00 +0800 CST  
现在,他遇上了第二个。
“三爷,有没有兴趣处长期啊”沈祈年忍下身后一下疼过一下的上药过程,转过头对着秦尧泽笑的无比灿烂。
(三)还疼不疼
“可以啊”秦尧泽自然而然的同意了。
话说出口,他却有些怔愣。以前不是没有人跟他提过长期,然而他不喜欢那种受束缚的感觉,从来没有答应过。
现在,夜唱仅仅是提了一下,他就迅速的同意了,倒像是他在等着他的这句话一样。
秦尧泽摇摇头笑了,这些都不重要。
“那谢谢三爷了,三爷以后可要善待我啊”沈祈年笑的像得了好处的猫,一脸的满足看的秦尧泽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回轮到沈祈年愣了愣。他任由秦尧泽的手指穿过他的发间,半晌把脸埋在手臂里,没有说话。
“怎么,还害羞了?”秦尧泽好笑的说,故意去捏他的小脸。
“三爷你讨厌”沈祈年轻轻的拍了一下秦尧泽的手。
秦尧泽哈哈大笑。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03 20:11:00 +0800 CST  
秦尧泽哈哈大笑。
————————————————
实践后的第二天清晨,秦尧泽在床上哀嚎了半天,最终还是不得不爬了起来。
虽然他很想逃学,可是比起这个,更重要的,他想弄清楚夜唱到底是不是那个有个性的学霸。
如果是的话…那就神奇了。
学霸这种可望不可及的东西啊…居然也有这种爱好…
来到班级,宇文烁的脸简直可以精彩的出一本书。
“你那是什么表情”秦尧泽一脸嫌弃。
“你看看”宇文烁把桌子上一个打开了的饭盒推到他的面前。
据秦尧泽多年的经验可知,那貌似是米饭以及红烧肉。只不过它焦黑焦黑的而已。
“太可怕了,这是哪个妹妹给你做的啊”秦尧泽表示有点辣眼睛。
“真的是小妹妹就好了”宇文烁欲哭无泪“周六周日你忙着勾搭人去那啥啥,我也没闲着”
“这是他给你做的?”秦尧泽乐了出来“对你倒是挺好的”
“好个屁,这是人吃的东西吗”宇文烁满心满眼的嫌弃,恨恨的将它扔进了垃圾桶“不能挨狠的还非要粘着我,看他那一头乱码七糟的颜色我就来气”
秦尧泽终于明白了宇文烁的火气是因为什么。典型的实践没满足他。
宇文烁和他不同,如果说他找人实践是为了发泄,那么宇文烁就是纯粹的喜欢这件事情。
他喜欢那种把很美好的东西亲手毁掉的感觉,在实践中把人打到遍体鳞伤,破皮流血,这是很多被最害怕遇到的,可这也是宇文烁最喜欢的。
“一个需要人引路的小痞子,就适合那种温柔的不要不要的主动”宇文烁一语中的“那他妈找我干什么”
“行了别生气了”秦尧泽安慰他“不喜欢的话不理他就好了,生这么大气干什么”
“还他妈非要和我处长期”宇文烁的怒气不减反增“十中的学生,特意来七中给我送饭,我让他滚他居然还在这死缠烂打……”
“请问,有一个叫宇文烁的吗”在宇文烁骂的起劲的时候,有一个人走进了高二七班的门。
“我”宇文烁没好气的说。
“送情书送到我们班来了,你他妈跟我横什么横”来者显然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张口就骂了出来。
“你……”宇文烁站起来要回骂过去,秦尧泽却拦住了他“息怒息怒”秦尧泽看过去,此时一脸戾气杵在门边的隔壁班学生,赫然是刚和他实践过的夜唱。
“没看出来,你脾气不小啊”秦尧泽晃到一脸震惊不敢说话的沈祈年面前,笑着问道。
“你……”沈祈年几乎不能呼吸。
这个刚刚和他定了长期的人,居然是他的同校同学?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0 12:15:00 +0800 CST  
考前一发,祝我考好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0 12:15:00 +0800 CST  
我没觉得自己的文好到什么程度,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转文的地方,但我知道我很不喜欢有人未经我的允许转我的文。这段话不是谴责,纯粹是个人感受。再加上毕竟我是学生党,在线时间不长,无法迅速看到亲们的回复,希望亲们可以谅解。还有,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人转了我的文,希望你可以自行删帖,三天,如果三天后还是发现了这个现象,可能你觉得很过分,我想说,对不起,我会举报你盼谅解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0 17:06:00 +0800 CST  
这个刚刚和他定了长期的人,居然是他的同校同学?
“没想到宇文烁还有人追啊”秦尧泽没有怪他的想法,很是自然的从他的手里拿过了那封情书,慢慢的念着上边的字“宁玦也?好像是个男生的名字啊”
沈祈年伸手捂住了脸,深深觉得没有面子“来送情书的确实是个男生……”
秦尧泽没忍住笑出了声。
那边宇文烁一脸黑线的走了过来,抢过那封情书恨恨的扔到了垃圾桶“这个世界真是什么人都有,你,还有旁边那个,都别笑了!”
这回沈祈年也笑出了声。
沈祈年回到自己的班级后,宇文烁贼兮兮的凑到秦尧泽身边晃他肩膀“刚才那个是不是就是你前两天勾搭的那个小被被啊”
秦尧泽一下子警觉了起来“你怎么知道?”
宇文烁暧昧的笑了笑“你是不知道他刚才看你的眼神呐……”
“好了别说了,好好想想那个什么什么也给你的情书吧”秦尧泽把他的脸拍到一边,打发道。
“哼哼哼……”
七中缺老师很严重,尤其缺体育老师。
于是这天,七班八班的体育课凑到了一起上。
眼见着体育老师拎着个小蓝本晃悠晃悠的走过来,沈祈年脸都绿了。
这不会是要测长跑吧……
秦尧泽下意识的往沈祈年那边看了一眼,意料之内的看到了他毫不掩饰的咬牙切齿。
明明他是应该担心沈祈年的,可是此时秦尧泽只感觉到了由衷的幸灾乐祸。
体育老师发了话,果真是要测长跑。女生八百,男生一千。
走路没什么问题,至于跑步嘛……
沈祈年试探着大步走了一下,脸部表情立刻狰狞了起来。
要死要死的疼痛啊。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1 20:54:00 +0800 CST  
第一组出发后,秦尧泽蹦到了沈祈年的身边,把他拉出了队伍。
“怎么样,还疼吗”秦尧泽努力维持着自己高冷的形象,尽量不让沈祈年看出他眼角眉梢的笑意。
“你说呢,要不要我拿藤条抽你一顿?”沈祈年怨怼瞥了秦尧泽一眼。
“好了好了,不能跑跟老师说一声就行了”秦尧泽安慰似的伸手想揉他的头发。
沈祈年警觉的躲了过去“别碰我啊,在学校我们只是同学”
秦尧泽的手顿了顿,继而他把手收回来,晦暗了眼睛里的光芒,压低声音道“你这是在逼我在这里和你动手”
什么时候实践的规律和场合是可以让一个被决定的了?
感觉到秦尧泽可能生气了,沈祈年立刻抱住了他的手臂谄媚的笑了“三爷三爷人家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个小被一般见识哈~”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啊!啊!!”的声音穿了过来。迅速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
是一个带着圆圆眼睛的女生,她的目光粘在沈祈年拽秦尧泽的手臂的手挪都挪不开了。
看见是她,沈祈年立刻十分淡定的转了回来“三爷你不用理她,那是我们班八卦界大姐头,平时看见两个男生多说两句话就激动的不行,腐女看人基惯了”
秦尧泽也回过头,十分唏嘘“真的是够够的……”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1 20:55:00 +0800 CST  
如果我说我想在溪苑……开一个同人的话……会不会有人打我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4 21:59: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4900404002?share=9105&fr=share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5 12:13:00 +0800 CST  
秦尧泽也回过头,十分唏嘘“真的是够够的……”
(四)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最终男生一千米跑沈祈年还是没有参加。
轮到秦尧泽的时候,他就揪了根草举过头顶晃来晃去以此表示自己对秦尧泽的鼓励。
体育课过后,两个人交换了姓名。
秦尧泽听了之后深深地震惊了“你居然是学年第一啊”
沈祈年立刻得瑟了起来“那是必须的,你个学渣还不管我叫大神?”
秦尧泽果断抬腿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
“很疼啊”沈祈年回过头颇为幽怨的说。
于是见四下无人的秦尧泽顺手给他揉了揉。
沈祈年愣愣的靠在秦尧泽怀里,半天反应过来“没那么严重,你不用担心”
秦尧泽挑了挑眉“那可不行,我对我的小被一向很好,既然你提出了长期,那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
负责……
沈祈年感觉这话有些问题,但是却没有反驳。
体育课回班,沈祈年站在原地看着秦尧泽走进自己班级的背影,咂摸着“秦尧泽”这三个字,半晌油然而生一种熟悉感。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啊”
秦尧泽不是什么阳光向上的大好少年,却也不是什么整天打架的痞子。这么一个人,他应该不认识才对。
————————————————
夜晚,沈祈年独自走在几乎夜夜笙歌的街头。
家里没有人,他闲着也是闲着。
“呦,小年又来了”诺也酒吧里,浓妆艳抹的老板娘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拿开你的手”沈祈年嘴上无比嫌弃,却并没有阻止她对于他头发的蹂躏。
“怎么样,这几天过的好吗”老板娘熟稔的为他调好鸡尾酒,笑盈盈的看着他。
“挺好的”沈祈年透过清澈的酒水,仿佛看到了秦尧泽的影子。他笑了笑,回答着“这回的人我挺满意,处着长期”
“有了长期还敢来这种地方”老板娘吃惊的捂住了嘴“不怕那位打死你?”
“杀人偿命”沈祈年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一个年龄,狠不到哪里去,更何况……”他低头喝了一口,狡黠的冲老板娘笑了笑“我巴不得他给我一顿狠的”
“我差点忘了”老板娘做恍然大悟状“对于实践,你可一直是欲求不满的人”
“说的太露骨了吧”沈祈年暗戳戳的斜眼瞟她“说的我很不要脸的求虐一样”
难道不是……老板娘白他一眼,突然伸出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人。
那人是少年身形,瞧着没比沈祈年大几岁。
“跟你哥来过一次”老板娘努努嘴“我看着关系不一般”
“他的性取向一直不怎么正常,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弯了,那一定是他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我”沈祈年浑不在意地打趣道。
“等哪天你哥领回来个男生让你叫嫂子你就笑不出来了”老板娘看着他的笑容长叹一声“相信我,娃子,这一天不会遥远的”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16 22:16:00 +0800 CST  
决定先放短小的文钩钩你们的胃口,然后我周六放拍

楼主 筱凉生  发布于 2016-12-21 23:04:00 +0800 CST  

楼主:筱凉生

字数:124859

发表时间:2016-11-29 20: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2-31 16:20:33 +0800 CST

评论数:1562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