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恢恢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7:06:00 +0800 CST  
继续刷下限……
现代文。相当苏。完全没大纲。想哪写哪。总体应该是比较和谐甜蜜的,但是不排除作者忽然福至心灵(头被门夹)然后就忽然手滑的可能嗯……

响应吧主号召提供分类:耽美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7:07:00 +0800 CST  
盛夏从侧门溜进宅邸,给今天守门的兄弟留下一个明快的微笑。
当然,如果他没有急着要溜回屋,应该不会注意不到那些人铁板的脸上不由自主露出的同情。
是的,同情。看上去,好像和这个人完全扯不上关系的感情。

轻手轻脚地上了三楼,回到自己的卧室前,为了没有惊动什么人心中喝彩,盛夏扭开房门,正要进浴室洗掉脸上沾上的尘土,就听见那个他此刻最不想听见的声音说:“你回来了。”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没人通知他今天会回来……腹诽片刻,盛夏转过身,看着他床上坐着的人,露出一个诚恳又讨好的笑容。
“靖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叫我去接。”
上帝保佑,他刚回来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
御靖对他回以笑容:“也没有回来多久,就在你开车出去之后一会儿。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这下子盛夏笑不出来了。他正盘算着现在跑出去能有多大的成功率,御靖已经站了起来,并且走到了他面前。
以盛夏187公分的身高,日常生活里需要他抬眼去看的人并不多,但御靖偏偏就是一个。
御靖伸出手时,他本能的想自卫,但幸好或说不幸,他又听到了一句话。
“敢动手,一会儿把你吊起来打。”
于是盛夏只能老老实实被拖到床边,然后被按倒在床上。带着顶棚的大床很高,即使是他趴下腿也只能别扭的垂着,还不如能叫膝盖着地的小床。他看着放在身边的竹板子被拿走,垂死挣扎:“靖哥,不要一回来就打我好不好,我又没有怎么样。”
御靖的回答是一板子。隔着裤子,声音还是很脆,当然,也很疼。
“自己把裤子脱了。”
盛夏按揉着方才惨遭蹂躏的位置,偷眼看他。
啧啧,脸黑的和锅底一样,真是浪费了老天给的好相貌。
“我是你的结婚对象啊靖哥,又不是你儿子,你不要管我管这么紧好不好……”
手被扯开,然后更重的两板落在方才他按揉着的地方,要不是腰被按着,盛夏恐怕已经跳起来了。
“你进门第一天就知道的事情如果现在忘了,我不介意先让你想起来,之后再跟你说今天的事。”
为什么现在这个家伙在生气的时候也能这么镇静的说话呢,越来越难对付了……完全无视自己对对方心性的训练,盛夏举手投降。
“别,我马上脱。”
解开皮带纽扣拉链,就着这么别扭的姿势,盛夏老老实实地连内裤一起撸了下去。由于姿势,裤子顺着腿滑到脚腕,他整个下身都暴露出来,方才挨的几下造成的淤痕在白皙的肌肤上分外醒目。竹板贴上肌肤的刹那,他小声惊叫,可怜兮兮地扭头看向御靖。
以他的经验,御靖现在相当的不高兴。
换言之,他今天死定了。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8:04:00 +0800 CST  
抢沙发党早啊~挥爪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8:07:00 +0800 CST  
“我出门前跟你说什么?”
“唔……注意身体?”
“啪!”
没了那两层衣服,板子货真价实直接砸在臀峰上,臀肉扭曲凹陷,再弹起来时,雪白已是鲜红,盛夏顿时疼出眼泪来。他不是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但是难免还是想挣扎一下。
“还有什么?”
“好好吃饭……?”
“啪!”“你可以继续拖下去,小夏,我明天没事,我们可以一直耗下去。”
触感清凉的竹板在发烫的肉体上移动。
“只要你屁股撑得住。”
所谓,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不要飙车……呜”
他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伤处。虚掩着,根本不敢碰。御靖用竹板将他的手推了下去。
“没错,我叫你不要飙车。”
答对的奖励是接连三板。密密地挨着,将还暂时保持着原样的肌肤也染上了艳色。盛夏抽泣着,不敢再挡,只能抓着纹绣精致的床单强忍。
“结果呢?你去了几次?开到多少?”
“三……四次……”
“啪!”
“到底是几次?”
“……四次……”
“开到多少?”
“……”
迟疑的结果是又多吃了一板子,但盛夏不敢说。他很清楚如果他说出来,御靖会让他屁股开花。
不过他今天似乎真的很不走运。因为御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张纸扔在他面前。
他略扫了一眼,脸立刻吓白了。
卫星记录。
他没想到他上心到这个地步。
“靖哥……靖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靖哥……啊——”
连续的击打让他没法求饶,只能惨叫。
但御靖没有丝毫手软的打算。
“三百四十码!三百九十码?!你以为你是F1赛车手还是在开飞机!”
他承认他在他第二次出去后拿到报告时第一反应就是飞回来把他打到坐不进车。结果他变本加厉。
他后悔同意他订布加迪。
他不知道为什么以他小爱人的出身,会这样迷恋飙车。
有一句古话叫做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他却为了玩乐玩儿命。
盛夏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他开始还想数,但到最后大脑仿佛都被击打声震碎了,根本无法凝聚思绪。
“我不想有一天在外面,就收到传真来的死亡通知书,你知道吗?”
竹板又搁在了他臀上。
盛夏张口,终于哭出声来。
“我不敢了……哥,我再也不敢了……靖哥你饶了我这次……疼……我再不敢了……”
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哭求,根本不敢扭头去看自己的屁股变成什么样子了。大概像一块被拍碎的羊血或是豆腐什么的吧。他略想了一下,便骇地扯住他的手,泪汪汪地看他。
“上一次你也说再也不敢了,如果不疼,你会长记性吗?”
“四次,之前的不算,”他看了看他已经破皮流血的屁股,到底还是软了些许,“……一次十下。”
他这么说便是一定要打完的。盛夏也晓得再求也没用,他哭的头都昏了,恹恹地伏着也不应声。板子再打下来的时候,他竟有些气恨了。
他都已经伤到这个地步,他竟一点水都不肯放,反而打的更重了。
一板一板落在已经破皮的伤处,就像生生把肉割下来似的。四十下打过,盛夏也快昏过去了。他自从搬进这里,不是没有挨过打,但的确鲜少有打得这么凶狠的。御靖帮他脱掉鞋,把他捞上床抱进怀里,轻吻着他哭肿的眼睑。盛夏睁开眼,眼睛是红的。
“我……脸上脏……”
他倒是想起来方才是要洗脸的。不过想想就算洗了现在也肯定又花了,想到这个,他便苦着脸恨恨地看他。但是被看的人丝毫没有打算反省的意思,反而警示似的在他臀上轻轻一拍。他忙缩起身来,一副惊怕的样子。

--------------快点称赞一下人家的勤劳,捂脸--------------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9:45:00 +0800 CST  
回复:11楼
喷……你赢了,咳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09:51:00 +0800 CST  
我#$%^&我都这么勤劳了乃们居然还忍心催文囧~

回复:22楼
这个很温柔哦,不过你也沾边了,就是有首歌里面最后一句话叫“有些爱,逃不出天网恢恢。”
其实没啥特别的意思╮(╯_╰)╭因为这个文没啥计划。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19:26:00 +0800 CST  
回复:24楼
=3=~收到了~没事你有空再上。我也是因为本尊QQ太卡最近才上小号的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8 19:38:00 +0800 CST  
御靖站起身,轻车熟路地在柜子里找到了医药箱。棉签沾了硼酸消毒伤口,并不刺激的液体依然让盛夏哇哇大叫。
“好痛,痛死了——我要离婚呜……”
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听心爱的伴侣说离婚两个字,御靖当然也不例外。他单手搂着盛夏,在他耳边说:“不想我换酒精的话,闭嘴。”
禽兽……恶魔……盛夏暗骂,一口咬在他肩膀上。对此御靖倒显得很宽容——反正疼的全身发软的人,牙齿也没什么威力。他处理好伤口,把人放回床上,又打湿了毛巾帮他擦身。绝对无法忍耐黏腻感的盛夏态度软化了一点,但还是气鼓鼓的作出毫不领情的样子。直到御靖在他身边躺下,把他拦腰搂在怀里,他才点着他的胸口说:“你一定有暴力倾向。”反对家庭暴力。
屁股火烧火燎的疼,一时也睡不着,盛夏越想越觉得自己实在委屈的不得了。那抽着鼻子却又强忍着不哭的倔强样子,大概只有御靖才有幸得见吧。毕竟能欺负到他的人,能伤到他的人,都太少了。
被指责的人握住指责者的手,轻轻抚摸。
“你的暴力倾向比我更严重,人所共知,我亲爱的盛公子。”
他第一次见到他,便是他遭遇麻烦。那段路很荒僻,如果不是因为赶时间,他根本不会走。而即使是再好的车也会有意外的抛锚。缘分就是如此奇妙。珍珠白的闪电击穿视野,那辆美丽到引人遐想的车子忽然停在了不远处,车门打开,比Murciélago更醒目的男子出现在视野里,抬手一阵枪响。最前面追赶的一辆车子由于在极速驾驶中被击穿发动机而当场爆炸,堵塞道路。对着熊熊的火光,那高挑俊美的青年夸张飞吻,随后转过身对着御靖的方向从容挥手,大方的不可思议。在他驱车离开后,那道一闪而过的电光还停留在御靖的脑海里。
他在快要迈入三十岁的时候,陷入一见钟情。
------------微量~------------

FREE TALK

御靖:其实你到底为什么会对我挥手,你应该看不到我的脸才对吧?
盛夏:=v=有人可以作证我正当防卫,我当然高兴了。
御靖:=_,=原来在你盛公子的字典里还有正当防卫几个字啊。
盛夏:^0^这种话从黑道尼桑的嘴里说出来可真是连一张手纸的重量都没有呢。
御靖:==+我家已经洗白很久了。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9 05:05:00 +0800 CST  
回复:35楼

这个口气,喷笑……好强大啊好强大,于是指2L,不解释。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19 06:03:00 +0800 CST  
“好疼……”盛夏抱着他的脖子撒娇撒的理直气壮,“睡不着……”
御靖回神,捏捏他的鼻尖:“睡不着怎么办?”
“不如你来讲个故事吧?呜……”异想天开又让屁股被惩罚性的轻拍了一下,盛夏哼哧几声,扭头不说话了。
御靖失笑,当时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个小家伙任性的这么厉害呢?
“不许闹了,乖乖睡觉。”
“你叫人这么打试试啊……以后你出门我就赶快回家,每次都是同样的‘礼物’,我不是沙包诶哥。”他索性转回来跟他摆出游说的驾驶,“我要是这么打弟弟,早就被人造反了喂,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以后不打了行不行?”
御靖轻揉额角,今天已经打得很狠了,再折腾他也舍不得。但这个小东西……
“我记得墙上好像挂了马鞭。”
事实证明,有针对性的威胁总是有效的。盛夏立马闭嘴缩起身体。
“你想想都是为什么事儿挨打?”
继续缩。
失踪,飙车,扯谎,暧昧,火并事件……御靖觉得自己自从养了这么一个,很有短时间内由“哥”阶段迈入“叔”阶段的架势。
太操心,老得快。
他搂住他,交换一个浅浅的吻。
“你知道我的底线。”
他唯不能容忍他令自己陷入危险,或试图背叛。
盛夏反抱住他,留下一个热情的吻。他有些难为情地低声说:“靖哥……我爱你。”
御靖很想感动一下,不过实在是没时间,因为他马上又说:“不过还是不要这么狠嘛,你看现在气氛多好,本来可以做的——”
“老实睡觉!”

------------这篇文为毛总是大量不起来……呃,继续微量-------------

楼主 长安月下洛阳花  发布于 2010-06-20 07:24:00 +0800 CST  

楼主:长安月下洛阳花

字数:4018

发表时间:2010-06-18 15: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3-08 22:48:44 +0800 CST

评论数: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